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楼上住着我的小甜点

楼上住着我的小甜点

桥边红药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程心最大的爱好是美食,毕业之后,她把爱好变成了事业。如今她是一家网站的美食博主,拥有很多忠实粉丝。除了美食之外,她最近迷上了一位游戏主播,主播声音极具磁性,游戏水平堪称大神,不过却从来不露脸。程心刚刚搬了新家,在电梯里碰巧遇见了楼上的帅气男邻居。丘皮特之箭射向了二人,殊不知,她喜欢的男主播正是那位邻居……

主角:程心,陆若驰   更新:2022-07-16 01:5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心,陆若驰 的女频言情小说《楼上住着我的小甜点》,由网络作家“桥边红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程心最大的爱好是美食,毕业之后,她把爱好变成了事业。如今她是一家网站的美食博主,拥有很多忠实粉丝。除了美食之外,她最近迷上了一位游戏主播,主播声音极具磁性,游戏水平堪称大神,不过却从来不露脸。程心刚刚搬了新家,在电梯里碰巧遇见了楼上的帅气男邻居。丘皮特之箭射向了二人,殊不知,她喜欢的男主播正是那位邻居……

《楼上住着我的小甜点》精彩片段

“你好!请等一等!”

程心走到电梯口,眼看门就要关上,走快两步,急急出声。

程心的新蛋糕店快装修好了,上周让哥哥程意给她租的这里的房子,离店铺近。

这个小区叫城市假日,地段很好,周边配套设施完善,是哥哥费了好大劲儿才托朋友弄到一间空房,程心非常满意。

电梯门重新开了,程心侧头进了电梯。

刚才搬快递的时候老天竟然二话不说开始下雨,程心从小区门口走进来,淋了点雨。

“谢谢谢谢!”

程心晃晃脑袋把有些挡视线的头发晃开,看向帮忙按住电梯的人,眼里划过惊艳。

好帅!

按电梯的男人很高,身材匀称,黑发蓬松,鼻梁高挺,线条流畅,深邃的双眼半阖,浅瞳通透、黑白分明。

程心有些脸热,匆匆低下头。

大概是程心进来后一直没动静,男人眼神看向她,再看看她怀里的箱子。

程心感觉到了,她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刚刚淋了点雨,是不是头发乱了?

陆若驰没多看,问了一句。

“几楼?”

忘了按电梯了!程心有些懊恼,怎么这都能忘?

“13A,谢谢。”

程心的小心脏颤了颤,瞥了瞥楼层按钮,却看到帅哥按电梯的手。

他的手也很好看。骨节分明、修长白皙,指甲修剪地很干净。

程心看到13楼的按键也是亮的,和陆若驰搭话:“您住13楼吗?”

陆若驰“嗯”了一声。

程心心里有点忐忑,她有一点点社恐,但是想到哥哥鼓励她多跟人交流,鼓起勇气继续说:“我这两天刚搬来,请多关照。”

电梯到了13楼,陆若驰朝程心点点头,走出去了。

程心眨了眨眼,他也害怕和人说话吗?

陆若驰今天回了趟老宅,心情不是很好,不太想说话,程心说了什么他没太注意,出于礼貌给了点反应,直到回到书房坐下才整理好心情。

夕阳将落,万家灯火。

程心抱着抱枕看游戏直播,音量调的很小,程意正在例行公事给她打语音通话。

“……心心,你一个人住习不习惯啊?新店人手够吗?什么时候开业,我和老爸去给你捧场!唉,你一个人在这么远的地方,我和老爸真的不太放心……”

程心有些无语,虽然她现在确实不在S市,但这里离S市也就一小时车程,还没她读大学的时候离家远。

自从她搬过来住,程意每次和她通话都要这么唠唠叨叨地,程心耳朵都快起茧了。

“哥,不用担心我。店里的事都处理得差不多了,今天遇到了邻居……邻居还挺好的。”

程意听见妹妹今天主动社交了,挺高兴的,又嘱咐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把直播声音调大了一点,程心跟白东宁聊天。

白东宁是程心最要好的闺蜜,S市名门望族白家的大小姐,跟程心相反,她是个社牛。

【小橙子】:东宁,我今天遇到一个住13楼的邻居!特别帅,我跟他打招呼了。

【阿白】:心心宝贝今天这么棒!聊得还愉快吗?

【小橙子】:我觉得还行,但是他好像不太爱说话……

程心给她发了几段语音,背景音还有噼噼啪啪的枪战音效。

白东宁的注意力有点偏了,又看直播?

刚开始知道程心私底下喜欢玩吃鸡她很惊讶,程心给她的印象就是甜甜软软的海绵蛋糕,没想到枪战游戏玩得这么溜。

【阿白】:你又在看直播了?

【小橙子】:对啊。

程心半年前突然迷上了一个主播,之后给她打电话,十次有八次背景音都是这个主播,白东宁知道程心一直是在用自己的工资给那个主播氪金。

【阿白】:心心,有这钱多买两瓶SK-Ⅱ不香吗!对了,你开业那天我就不去了,过两天给你个惊喜。

程心知道白东宁是为了她好,其实她爸爸现在还每月给她转生活费,租房子扣费都扣她爸爸的卡,她把大部分钱都丢到银行买理财了,手头不算紧。

而且下周新店开业,她的进项就会多了,每月氪点金还是没什么问题。

“叮”

手机弹出新消息:您的订阅续期。

程心点进去一看,原来是提督的续费信息。

下一秒,平板的扬声器里传出赤伶颇有磁性的声音:“感谢小橙子老板的一个续费提督,祝小橙子明天必有一个好消息,谢谢老板。”

B站的主播粉头分三档,舰长-提督-总督,想要一直当粉头就得每个月给主播氪金,两个档次之间的价格相差十倍。

半年前,程心直接连续包月上了主播【赤伶lrc】的提督,首月1998,次月七折,当了个光荣的二档粉丝头子。

程心喜欢赤伶低沉性感的声音,第一次听就觉得这个男人吞了磁铁,不然声音怎么会自带吸引力。

实时滚动的大航海名单上程心的ID上榜了,她今天刚续费,所以一下跳到了榜一。

高能榜

榜一,小橙子每天都很努力,贡献值,20000

夜晚的直播间热闹非凡,弹幕刷了满屏。

“小橙子老板大气!”“小橙子来啦!好久不见!”“小橙子牌牌暗了两周了”……

程心打字跟弹幕互动。

“今天自动扣费,最近搬家,忙晕了”

屏幕另一边。

陆若驰一边操作游戏界面一边抽空看弹幕,今天续费的提督他有印象。

应该是半年前上的船,每个月都能收到续费的消息,但房管说她没加粉丝群也没加舰长群,平时也没见她怎么在弹幕说话。

陆若驰没怎么理,氪金老板有自己的想法,他管不着。

直播间热闹的氛围感染了陆若驰,从老宅带回来的压抑减轻了不少。

看到小橙子的弹幕,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

“小橙子最近在忙吗?有一阵子没在直播间看到你了。过段时间有活动带舰长,有空可以过来玩一下。”

富有磁性的声音温暖而浑厚,仿佛厚重的低音大提琴在耳边演奏古老神秘的乐曲,说不出的惑人。

程心听到赤伶cue她,心跳快了两拍,原来赤伶有关注过她挂直播间的状态吗?

明明隔着屏幕,她还是有些害羞,毕竟直播间的观众都能听到呢。

“嗯嗯,这两天搬新店。”

“那祝小橙子顺风顺水顺财神,财源滚滚日进斗金。”

程心觉得赤伶的年龄应该不大,声音听起来还带着几分少年气,沉稳而温和,程心听着脸热,当粉丝这么久,对赤伶倒是越发喜欢了。

回想起第一次进他的直播间,是因为好奇。

直播间的简介短短一行字,大喇喇的摆在封面。

【赤伶lrc】的直播间:主播很凶不温柔,会骂人,不喜勿入。

程心点进去,刚好听到匹配的队友出言不逊,而赤伶语气平平,不带一个脏字地怼了回去。

果然会骂人。

程心觉得赤伶好厉害,换做是她可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把麦克风和喇叭都关了,耳不闻心不烦。

继续看了几分钟,发现赤伶技术了得,声音又抓她耳朵,就干脆设了特别关注,在直播间一留就留到了现在。

她一直很关注平台主播的线下活动通知,想找机会见见赤伶本人,可惜赤伶根本不参加线下活动,程心觉得很遗憾。


周六,陆若驰正在剪视频,水冷的主机机箱里是炫彩的灯光,有规律地闪烁代表它正在为主人卖力工作。

陆若驰按下渲染键的同时,门铃响了。

“朕快饿死了女……士,您的外卖。”

陆若驰打开门,外卖小哥风尘仆仆地,笑容有些僵硬,还是敬业地咧着嘴。

陆若驰没有接外卖袋子,很疑惑。

“我没点外卖,是不是送错了。”

外卖小哥看了看餐票,再看看门牌号。

“E区B栋1303,没错啊。”

陆若驰确实没有点,对外卖小哥说:“你打个电话问一下吧,可能填错地址了。”

外卖小哥照着电话拨了过去。

程心正在烤饼干,酥脆的黄油曲奇从烤箱里拿出来,香气四溢。

手机突然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程心接起来:“喂,您好。”

“您好,请问是朕快饿死了女士吗?”

这不是她哥的外卖id吗?怎么问到她这儿了。

犹豫了一下,听到外卖小哥继续说:“您点了陶陶居的外卖……”

程心想起来了,她早上在家庭群里说了句想吃广式早茶,估计是她哥下班看到了,给她点的。

“您现在在哪?我去拿。可能是我家人给我点的,写错地址了。”程心把围裙手套脱了,把曲奇装罐。

“我在城市假日E区B栋1303。”

送到楼下去了,她哥真是,肯定打扰到邻居了。

程心急急忙忙拿了一罐饼干,下楼拿外卖。

程心到的时候,陆若驰正在和外卖小哥闲聊。

外卖小哥闹了个乌龙,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啊先生,打扰您了。”

陆若驰耸耸肩,视频在渲染,他闲着也是闲着:“没事,正好看看谁粗心填错地址了。”

“陶陶居……是做什么菜的?”陆若驰有些好奇地看了看包装袋,他好像没见过这家店。

外卖小哥把袋子往上拎了拎:“好像是做广式茶点的,我去他们店面看,都是一小笼一小笼的点心。”

“店面地址在哪?”等袁大回来一起去吃吃看。

“就在复兴路那边,很大的招牌,一下就看见了……诶朕小姐,您的外卖。”

程心走上前:“不好意思,是我哥写错地址了。”

看了看站在门口的陆若驰,他今天穿得比上次年轻一些,Levis经典款灰色套头卫衣,宽松的运动长裤,头发看着松松软软的,嘴边还挂着微笑,完全不是前两天电梯里生人勿近的样子。

原来帅哥不社恐啊,她之前还以为他害怕和人说话呢。

外卖小哥还有别的单要送,把外卖给了程心就走了。

程心看陆若驰还站在门口,把饼干给他:“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这个饼干我刚烤的。”

陆若驰看了程心一眼,是那天忘记按电梯的小姑娘。

今天她把头发扎起来了,五官小巧精致,看着很特别乖巧。

接过饼干:“没事,你是最近新搬来的?以前好像没见过你。”

程心忙不迭地点头,心想有浅浅的困惑,她认出来这是上次电梯里的帅哥,她记得她有跟他提过邻居这件事呀?

程心想了想,大概是上次没有自我介绍,于是认真道:“对的,我前两天刚搬过来。我叫程心,程序的程,心意的心。你呢?”

“陆若驰,陆地的陆,倘若的若,奔驰的驰。”陆若驰闻着黄油香香甜甜的味道,心情不错,礼尚往来地跟着认真介绍。

收到友好的信号,程心继续努力社交:“我在万达对面开了家甜品店,明天开业有活动,你要是有空可以来看看。”

可能是程心刚烤完饼干浑身都香香的,陆若驰家的银渐层闻着味儿跑过来了,看看陆若驰手里拿的饼干罐,不敢抢,跑去程心脚边蹭。

陆若驰没想到这只小馋猫馋到别人身上去了,皱眉叫他:“球球,回来。没礼貌。”

程心对陆若驰的第一印象还是冷冷清清,没想到他居然养黏人的银渐层,摆摆手:“没事,我挺喜欢猫的。”

然后蹲下去摸了摸球球圆滚滚的脑袋:“你叫球球吗?真可爱。”

球球被摸得舒服,使劲儿在程心手里蹭。

陆若驰养了球球一星期了,第一次看球球露出这么享受的表情。

“你也养猫吗?”陆若驰问。

程心专心逗球球,头也没抬:“不养,以前在朋友的猫咖帮过忙,照顾过一段时间猫猫。”

陆若驰看到程心的袖子被蹭上了几根猫毛,想到这两天家里随处可见的猫毛,问道:“猫都这么爱掉毛吗?掉得家里到处是。”

程心抬头,果然看到了陆若驰身上细细的猫毛,有些好笑:“秋天刚好是猫猫掉毛的时间,你用耙子给它耙一下,就不会掉的到处都是了。”

“那怎么让它自己玩,别老过来找我?把他关别的房间里还天天叫唤。”袁大把猫送过来后就钻到山里考察了,他联系不到人,自己养又抓瞎,球球平时老爱贴着他,烦不胜烦。

程心语塞,他养猫之前不搞清楚猫咪的习性吗?银渐层就是特别黏人啊。

“我问一下,这猫是你的吗?”

“不是,朋友家的,放我这养几天。”陆若驰如实回答。

怪不得,她就说!陆若驰这样的,要养也养高贵安静的布偶,银渐层这种黏人小可爱不适合他!

程心笑着站起来,对陆若驰说:“球球是银渐层,这个品种就是比较黏人的,你在房间给他圈一块地,他看到你就不会那么害怕了。不过,本性难移,你懂的。”

球球还在扒拉程心的裤腿,陆若驰思忖了一下,把球球抱起来:“我知道了,谢谢。”

“不客气,它猫粮猫砂啥的用完了,我可以给你推荐几款好的。”程心又摸了摸球球的脑袋。

她喜欢猫,以前在猫咖帮忙的时候,店主跟她科普过这些东西,她还做了笔记。

“行。”陆若驰干脆地报了手机号,让程心加了他的微信。

程心上楼梯的时候在回忆刚刚的聊天过程,嘴角带笑,她这次主动说了好多话!不过陆若驰的声音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程心没多想,大概她觉得好听的声音都有些像吧,想到今天事情的起因,给程意打电话。

“哥,我住13A不是13楼,你快改一下地址,免得下次又送人家家去了。”程心今天接到快递小哥的电话就开始在脑海里设想社交台词,还好楼下邻居好相处,她交流的还算顺畅。

现在想想不对,她哥租的房子怎么地址会写错?她都要阴谋论她哥,是不是为了让她多社交才故意填错地址的。

“啊?是吗,我看看……确实啊!可能打快了没注意,下回改!”程意刚开完会,很抱歉闹了个乌龙,“陶陶居好吃吗?”

程心看着盒子里晶莹剔透的虾饺,确实好吃,楼下邻居很耐心和她交流,还让她撸猫,这一趟她血赚。

“好吃。”程心突然想起明天新店开业了,还是告诉程意:“哥,我的店明天开业,你有空就来看看?”

程意听了,他妹妹开店,必须捧场啊!马上安排!

“心心,明天下午哥带上老爸一起去给你撑场子。”

程心没忍住,笑了一声:“好,那谢谢你们了。”

打完电话,程心想到了陆若驰,没跟哥哥说呢,她邻居人还不错。

翻出笔记,再问了猫咖的店长,给陆若驰发了几款适合银渐层的猫粮、猫砂还有小零食的链接。

根据她自己的使用经历,整理了一份文档,把每款的优缺点都列出来,供君选择。

陆若驰下播后看到程心给他发的消息。

“这么用心。”陆若驰喃喃道。

一条条看完,陆若驰回复了“谢谢”,从程心说的这几款里面挑了两个给球球的肚子进货。

下单之后想了想,把订单页面截图发给程心。

【陆若驰】:买了这两个,看看他爱不爱吃。

看见程心的微信昵称,陆若驰顿了顿,他好像有个前两天才续费的提督也叫小橙子,还挺巧。


程心并不是学西点的,兴趣使然,在爸爸和哥哥的支持下开了甜品店。

第一家店经营的不错,前期宣传到位、又确实物美价廉,有很多顾客慕名而来。

程心看业绩不错,就合计再开一家,筹备了大半年,今天终于开业了。

HoneyTalk开业第一天,不说来的人络绎不绝,但也让程心和店里的伙计忙得不可开交。

几人忙了一上午,终于能歇会儿了。

“心心姐,今天人真多,还好你让阿杰过来帮忙了。”

后厨师傅还在准备下午要卖的点心,小花摊在收银台休息,和程心吐槽。

小花是程心在母校周年庆的时候偶然碰到的女孩儿,农村里出来的,家里人不让读书了,来城里打工。

当时路过教室,看小花探头探脑地向里面张望,还拿笔记着什么,程心好奇看了一下,就聊上了。

后来知道小花还想读书,就让她在店里帮忙,鼓励她考个成人本科。

“你就让阿杰一个人收拾?”程心裱完花,从后厨出来,轻轻拍了拍小花的脑袋。

“我一个人可以。”阿杰是个沉默寡言的性子,听见程心cue他,回了一句,继续埋头收拾座位。

这时门口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了,有人进来。

程心看到来人,愣了一下。

陆若驰在玻璃柜旁看糕点,因为上午卖的好,现在柜里的面包只剩几个零星地摆在架子上。胖胖的麻薯圆滚滚地堆着,金黄色的菠萝包色泽诱人,香气四溢。

陆若驰嗅着黄油的香味,感觉自己好像也包裹在里面跟着面粉一起发酵,松松软软。

怪不得说甜品店很治愈,香香甜甜的味道好像把烦恼都驱散了。

小花这时看清了来的是个帅的人神共愤的小哥哥,心心姐看到居然愣了一下。

她的目光在两人之间逡巡,写满了八卦。

程心走上前去,有了上次的经历,她并不很害怕和陆若驰交流:“你好,陆先生,想吃点什么。”

陆先生?

陆若驰听着怪别扭的,说:“叫我名字就行,要不你给我介绍一下店里的招牌?”

程心腼腆地笑了笑,带陆若驰走到玻璃柜前,一种一种介绍。

店里所有的点心都是她和点心师傅一起敲定的,介绍起来如数家珍。

陆若驰时不时点头,状似听得很认真。

今天起床后陆若驰没有收到程心的回复,想到她说今天新店开业,就出来看看。

HoneyTalk的装修很出众,他走出小区一眼就看到了。

大门做成了三角顶的小屋,刷了米黄的底色,屋顶和店名标志则是巧克力的颜色,屋檐底下是仿木纹的栅栏围出的两侧空地,摆了几张桌子,橱窗没有做成一片式的玻璃,而是由米白色窗框分隔成了一格一格的,像童话故事里的糖果屋。好像下一秒就会有抱着蜜罐的小熊摇摇摆摆地走进去,装满甜甜的蜂蜜。

门店的占地面积不算小,程心的店也不只卖糕点,咖啡饮料也是卖的,因为刚好在一个巷子的拐角处,程心还在光线好的地方辟出一块地方做堂食,现在还有不少人坐着聊天。

陆若驰听程心介绍完了店里的甜品种类,略微思考了一下,问:“你这儿接下午茶订单吗?”

程心突然有点反应不过来,不是吧?开业第一天就要有大单子了?

陆若驰继续解释:“就是团体订单,月付,每周两三次,送楼上。”

楼上?她记得这栋写字楼上面好像是一家咨询公司,陆若驰是在这里上班吗?

“接是可以接,但是数量、品种这些,还需要和糕点师傅商量一下。”程心没有马上答应,这对她来说确实是一笔大生意,“你在楼上上班吗?”

陆若驰思考了一下,他是那家公司的小股东,这算是在楼上上班吗?

“嗯。”他还是点了点头,勉强算是吧。

“我到时候把合同发给你,你们商量好了回复我。”陆若驰又挑了两个蛋糕切件,准备付钱。

“心心!生意兴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程心一听就知道这是她那不靠谱的哥。

说来也奇怪,明明是同一个妈生的,程心和程意的性子南辕北辙,程心说话细声细气地招人疼,程意则是大嗓门儿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但是程意自从进了自家公司星海地产当太子爷,他们家公司的股票涨势就特别好。

听老爸说那些合作的叔叔伯伯特别喜欢程意这样的,程心看着自家哥哥精力旺盛地像个猴儿,大概是比较年轻热闹吧?

“哥,你来了,过来坐。”程心找了个空位,招呼程意坐下,“老爸没和你一起来吗?”

“没,他有会,让我给他带一点儿回去。”程意坐下。

程心去后厨给程意拿专门做的豆乳盒子,程意则盯着在收银台付钱的陆若驰,拉了阿杰过来问:“阿杰,那男的和心心什么关系?”

他可是在马路对面就看到了,他的乖乖妹妹一直在和陆若驰说话。

阿杰刚刚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一些内容,一板一眼地说:“应该是合作关系,程意哥。”

合作?这小子要合什么作?就这小甜品店有啥好合作的?

陆若驰买完单,刚好程心从后厨拿了豆乳盒子出来,程心想着陆若驰过来捧场她得表示一下感谢。

叫住了陆若驰:“陆若驰,这个盒子刚做好的,给你一份拿回去吃。”

陆若驰这次满意了称呼,接过了袋子:“好。”

“噢对了,不吃放冰箱里,别让球球吃了。”程心想到球球上次都能闻着味儿来舔她的手,陆若驰这次拿了这么多点心回去还不知道会馋成啥样儿。

“嗯。”陆若驰回答的有些漫不经心,他才不会把程心做的点心给猫碰到,“说到这个,你昨天推荐的猫粮我看了,给他买了两个小零食。”

程心笑笑:“嗯,我看到消息了,早上太忙忘了回。他要不爱吃,我再找别的牌子。”

陆若驰听到程心解释,突然心情特别好,笑着和程心道别。

陆若驰原本就长了一张风光霁月的脸,如此一笑更是郎艳独绝。

程心被这等颜色晃了眼,愣愣地看着陆若驰出了门。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店里,影影绰绰,程心的心好像也随着微微颤动。

陆若驰回了家,球球闻到味道就窜过来了。

陆若驰这次没有把他丢开,打开袋子把蛋糕切件放冰箱。

转头看见球球在扒拉豆乳盒子,走过去把他的爪子拍开:“你不许碰。”

球球缩了缩脑袋,有点被吓到了,他暂时的衣食父母怎么突然这么凶。

陆若驰拿了小叉子出来,打开盖子。

程心做的比较像千层蛋糕,底下是蛋糕胚,一层芋泥,一层淡奶油,一层肉松,再一层紫薯泥,最后还有一层薄薄的淡奶油,并不特别腻。

陆若驰挖了一块,在球球面前晃了晃,球球的眼珠子跟着转来转去。

“这是你程心姐姐刚做的,她说了,你不能吃,只有我能吃。”说完把那一块全都吃了。

球球就这么在陆若驰的逗弄下馋得流口水,他的小零食什么时候才能来。

陆若驰吃完后想想不对,袁大叫球球儿子,那他怎么也是个叔辈,那程心不是和他差辈儿了?

倒猫粮的手一顿,今天只给这小胖子吃八分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