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撩精王妃有读心术后王爷镇不住了

撩精王妃有读心术后王爷镇不住了

卷卷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现世最顶级的医学天才白轻悠,一朝穿越,成为了北齐国辰王府的尊贵嫡女,而且还是一个未婚先孕有颜无脑的小可怜。穿越开局便被白莲绿茶陷害,还险些丢了命,不过幸好她穿越自带金手指,从此一路虐渣打脸撕白莲,当她的小日子过的风生水起之时,白轻悠发现自家的小包子时时刻刻都想给自己找个爹爹……

主角:白轻悠,南宫旻   更新:2022-07-16 01:5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轻悠,南宫旻 的女频言情小说《撩精王妃有读心术后王爷镇不住了》,由网络作家“卷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世最顶级的医学天才白轻悠,一朝穿越,成为了北齐国辰王府的尊贵嫡女,而且还是一个未婚先孕有颜无脑的小可怜。穿越开局便被白莲绿茶陷害,还险些丢了命,不过幸好她穿越自带金手指,从此一路虐渣打脸撕白莲,当她的小日子过的风生水起之时,白轻悠发现自家的小包子时时刻刻都想给自己找个爹爹……

《撩精王妃有读心术后王爷镇不住了》精彩片段

“哇!”

撕心裂肺的婴儿哭声震耳欲聋。

好吵啊!

头也好痛。

白轻悠缓缓睁开眼睛,隐约看见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正撕心裂肺的哭着。

她强撑着身子坐起来,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我去!这什么情况。

虽说房间摆设简陋,但蜡烛灯盏、雕花八宝木桌、铜镜,甚至是老式却精致的衣柜,无不彰显着,她,穿越了。

白轻悠心里大喊一声了不得,还来不及多想,刚刚弱下去的小婴儿的哭声再次放大。

“宝宝不哭啊!”白轻悠心疼地撑起身子,想要抱着小婴儿哄哄。

谁知哐当一声,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

她一脸可惜地看着破掉的门板,抬头就对上一个长得娇俏,却满眼狠毒年轻女子的目光。

“白轻悠,你怎么还不死!”

白安窈双手叉腰,气势汹汹。

而她刚才说的那句话,犹如魔咒一般,在她脑海中不断回响,陌生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几乎要淹没她的意志。

滔天的恨意从心底疯狂生长。

不行!要冷静。

白轻悠狠狠攥紧了手心,指甲陷进了手心的嫩肉里,痛意随之而来,恨意也逐渐消退。

再对上白安窈凶巴巴的眼神,她已经淡定下来了。

“你还没死,我怎么能死呢?”她嘲弄地看着白安窈,原身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是原身的仇人。

目光锐利冰冷,如同冰刃。

白安窈到嘴边的狠话,就被她一记眼神瞪了回去。

【贱人!敢瞪我,要不是你占着嫡长女的身份,郡主之位早就是我的了!】

嗯?

白轻悠眉头微皱,她刚刚听到了什么?白安窈明明没开口啊。

不等她深究,就听白安窈冷哼一声。

“来人,把这个不知羞耻的贱人拖出去,反正都生病了,拖去乱葬岗,还有这个野种,摔死了,扔在她身边。”

白安窈后退一步,两个身强体壮的恶婆子就上前一步。

白轻悠心底猛地一震,果真是蛇蝎心肠啊,尚在襁褓的婴儿都容不下。

她双手攥紧,血腥味在口腔中蔓延开。

“郡主,得罪了!”一个婆子不屑地看着她,伸手就要抱起婴儿。

【小贱蹄子,整天哭哭哭,吵得老娘都睡不着觉了。】

婆子一脸狞笑,伸出了魔爪。

白轻悠眼神一冷,猛然出手,狠狠抓住婆子的手往后一折。

咔擦一声,那婆子的手就折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疼疼疼!”

婆子疼得眼泪横流,踉跄后退。

【怎么可能!】

白安窈错愕的看着她,一个病秧子,怎么可能还有还手之力!

白轻悠一边惊讶自己能听到几人的心声,一边为几人的狠毒感到心惊。

好歹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为了一个郡主之位就要弄死自己,白安窈是吃什么长大的,被养得这么恶毒。

“上,弄死这两个!”白安窈凶狠地看着两人。

【父王好不容易被母妃支出府,今天我一定要弄死你!到时候就说你羞愧难当,自戕了。白轻悠,我为你谋了个好名声,你可要谢谢我啊!】

白安窈嘴角勾起一抹恶毒的笑。

我谢你个大头鬼!

白轻悠暗骂一声,小孩子都能下得去手,也不怕遭报应。

不,白安窈的报应已经来了,就是她白轻悠!

她冷笑一声,只见另一个婆子扑了上来,她一脚踹在对方小腹,手指在婆子手臂上戳了几下。

“啊!”

惨叫声震耳欲聋。

饶是自信满满的白安窈,都觉得头皮发麻。

“如何?还要杀我吗?”白轻悠强撑着身子,冰冷地看着她。

【怎么可能!她不是都要死了吗?怎么还有力气打倒两个粗使婆子。】

白安窈慌乱地看着她。

听到她心中的恐惧,白轻悠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笑意。

“是不是在想,为什么我还能站起来?”

她一步步上前,逼近了白安窈。

“贱人,你别靠近我,我嫌脏!”白安窈厌恶又慌乱地看着她。

呵!

她冷笑一声,一把抓住白安窈的手臂。

“啊!”白安窈以为自己会像躺在地上的两个婆子一样断手断脚,吓得失声尖叫。

然而预想的疼痛并没有出现。

白轻悠嫌弃地皱起眉头,一巴掌甩在她脸上。

“白安窈,别叫了!”

耳光清脆响亮,打断了白安窈的尖叫声。

总算,安静下来了。

床上的小婴儿不知何时也没哭了,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朝这边看呢。

白轻悠轻笑,“乖乖听话啊,很快就好。”

“贱人,你敢打我,信不信我......”

啪!

狠话戛然而止。

白轻悠揉了揉发疼的手掌,“别吓着孩子,不好哄。”

“贱人你......”

“上赶着讨好我的未婚夫,恨不得做姐姐和未来姐夫的小三,到底谁贱?”

她掐住白安窈的下巴,眼神阴冷。

白安窈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她知道了?!她怎么可能知道呢,我明明做的很隐秘啊】

听到她的心声,白轻悠冷笑,“好奇我怎么知道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白安窈心脏扑通直跳,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的冷汗。

她感觉面前的白轻悠就像地底爬出来的恶鬼,来找她报仇的。

白轻悠想,可不就是来报仇的嘛!

“你......你放手!让母妃知道你欺负我,你别想吃饭了!”白安窈害怕地推了她一把。

白轻悠感觉这具身体的力气正在逐渐流失,再拖延下去,自己反而要吃亏,冷冷地甩开了白安窈,道:“滚!”

话落,白安窈手忙脚乱地带着两个婆子走了。

【早知道这个贱人力气这么大,就不应该把她院子里的人支开,还能按着她。】

闻声,白轻悠眼神咻然冰冷。

原来,院子的人都被支开了。

床上的小婴儿不知何时自己就睡着了,白轻悠扬眉,小家伙还挺乖。

她坐在床边,温柔地看着小家伙,心思,却早就飘远了。

她本是个医学天才,获得多项国际医学奖项,却在连着几天高强度工作下,猝死了,成为了异世界北齐国的郡主,亲爹是北齐皇帝的亲弟弟辰王,娘亲是镇北将军之女,可惜已经死了。


至于原身......

她竟是带着前世被白安窈和辰王妃害死的仇恨重生而来,只可惜,重生就重病,没能为自己报仇。

这种情况,属实有点不可思议。

恨意再次袭来,她甚至想要直接撕了白安窈。

“冷静!冷静!”

白轻悠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看着床上睡得香甜的粉团子,“就算报仇,也要安顿好你的孩子,她才八个月,上辈子她如何凄惨,你忘了吗?”

这话一出,她心底的恨意才逐渐平息。

恨,是原身留在身体里的执念。

而孩子,同样也是。

床上睡得香甜的小宝宝,正是原身的孩子。

当初原身外出,意外被人玷污怀孕,却找不到对方,辰王妃一顿忽悠,让原身留下孩子。

从原身记忆来看,她前世,孩子一岁的时候,被辰王妃扔进湖里淹死了,而原身也被白安窈毁容,折磨而死。

好一对蛇蝎心肠的母女啊!

她暗道:你就放心的去吧!我会护着孩子,为你们报仇!

很快,原身残留在体内的执念渐渐散去。

白轻悠吐了一口浊气,这具身体实在太差,必须要好好调理,否则自己都活不成,更别说养活孩子和报仇了。

她安静为自己诊脉,反复几次后,心中大骇。

原身根本不是生产之后身体虚弱,而是中了毒。

至于毒从何来,她想,定然跟白安窈母女脱不了关系!

“郡主,您怎么样了?”一个面黄肌瘦,骨瘦如柴的小丫鬟慌忙冲了进来,眼角还带着泪。

白轻悠眉头微皱,“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小丫鬟皱巴巴的衣裳被撕开一条大口子,脸上还有两个红艳艳的巴掌印,眼泪汪汪。

她正是原身的贴身丫鬟锦衣,对原身忠心耿耿,前世,锦衣为了护着原身和孩子,被白安窈下令,活活打死了。

下场惨烈。

白轻悠都忍不住心酸愧疚。

这辈子,她绝对不会让锦衣变成那样。

“郡主?”锦衣小心翼翼地上前,自从郡主出事后,性情大变,有时候对小姐极好,有时候又恨透了小姐。

白轻悠听见她的心声,更是觉得心酸,道:“我没事,你还好吗?”

满是关怀温柔的声音,让锦衣红了眼,“奴婢没事,奴婢撑得住,一定护着郡主和小姐的!”

“还有力气跑一趟吗?”她问。

锦衣虽不知道白轻悠想干什么,但当即就点头说能。

只要能让郡主过得好一点,就算上刀山下油锅,她都可以。

听见她的心声,白轻悠感动万分,拿开枕头,打开床板下的暗格,拿出一个盒子。

盒子里的东西,是原身母亲留给她的,都是保命符。

今天,该动用了。

她挑了其中一块玉佩,交给锦衣,道:“你拿着玉佩去城西十八里巷子的第三个院子,把玉佩交给她,就说,十万火急。”

“是。”锦衣坚定地点头,转身跑出院子。

目送锦衣离开,白轻悠叹了口气,希望锦衣能及时把人找来。

不然白安窈把辰王妃请来了,没有靠山,就不好收场了。

辰王府的郡主未婚先孕,没找到孩子的父亲,还把孩子生下来了,她的名声早就被辰王妃玩坏了。

辰王府对外宣称她在府中休养,她在辰王府空有郡主之名,不受辰王待见,辰王妃又掌管辰王府内务,她在辰王府,举步维艰。

外人却都以为,她在辰王府过得极好。

白轻悠心中冷笑,一切都要归功于辰王妃的好演技。

至于那个登徒子,她迟早有一天要把人救出来,阉了他!

她眼底闪过一抹凌厉。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安静的院子再次吵闹起来。

她立刻提高警惕,为孩子盖好被子,强撑着出了房间。

“母妃,你今天一定要弄死那个小贱人,她竟敢打我!”白安窈捂着肿成猪头的脸,气焰嚣张。

辰王妃心疼女儿,更痛恨白轻悠还不死,这一年多,她处处为难,那个小贱人却跟野草似的,顽强得很。

今天,她一定要斩草除根!

听到辰王妃阴狠的心声,白轻悠已经见怪不怪了。

莫名穿越,莫名能听见别人的心声,这算不算老天给她开了个金手指。

她自嘲地笑笑,坐在了台阶上。

没办法,节约体力。

“王妃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她佯装悠然,靠在边上的柱子上,漫不经心地看向辰王妃。

见她安然无恙,辰王妃瞳孔微缩。

【我不是让人在她的饮食中下了毒药吗?她的身体只会一点点虚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精神。】

白轻悠冷笑,果然是她!

辰王妃也是人精,没有表露分毫,面色清冷地看着她,道:“你打了安窈?”

“打了。”

白轻悠漫不经心。

“安窈是你妹妹,姐妹之间,应当和睦相处,你今日动手,该罚。”

辰王妃冷眼看着她。

【一个空壳子郡主还敢跟我争,今天我就活活打死你!】

白轻悠眉梢微挑,“王妃做事公正,我错了,该罚。”

“那就打她一百杖!”

白安窈满眼兴奋。

“安窈,也该罚。”白轻悠嘲弄地看着白安窈,道:“她带人欺辱本郡主,还要摔死本郡主的女儿,敢问王妃,她该罚吗?”

“你胡说!”白安窈矢口否认。

白轻悠冷笑,“我胡说?你怕不是脑子摔坏了吧,口口声声骂本郡主是贱人,你忘了吗?”

辰王妃眉头一皱,小贱人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竟敢说这种话。

“虽说本郡主与安窈都是父王的嫡女,但本郡主,是皇上亲封的郡主,岂是她比得上的!”白轻悠一字一句,直直往母女的心窝子上戳。

辰王妃脸色越渐难看,道:“堵住嘴,一百杖!”

“王妃如此公正,不知,是要打谁一百杖?”

苍老却不失凌厉的声音响起。

辰王妃脸色蓦地一变。

一个青衣嬷嬷面沉如水地走进院子,狼狈的锦衣跟在她身后,还有五个粗壮的婆子,个个冷着脸,周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意。

“孔嬷嬷,您怎么来了?”


辰王妃阴沉的脸上堆起端庄的笑容。

【孔嬷嬷可是贴身伺候太后的人,怎么会来辰王府,难道是因为白轻悠?】

她凌厉的目光在锦衣身上一扫而过,后者则哆嗦了一下。

“锦衣,你带着几个婆子,去看看小姐。”孔嬷嬷淡定非常,向辰王妃和白轻悠行了一礼,“辰王妃,郡主。”

被完全忽视的白安窈顿时面目狰狞。

她也是辰王嫡女,老虔婆凭什么忽视她!

“孔嬷嬷。”白轻悠落落大方地向孔嬷嬷点点头,出尘的气质跟她身上破旧的衣裳截然不同。

孔嬷嬷眼底闪过一抹欣赏。

不亏是那位的女儿,即便穷途末路,也不失风骨。

“听闻郡主一直在王府里休养,太后怕提起郡主的伤心事,让郡主难受,一直没来看望,今儿个得知郡主生病,特意让老奴来瞧瞧。”

孔嬷嬷瞥了眼辰王妃,“上次见面,郡主刚刚诞下小姐,现在看来,郡主瘦多了。”

话里话外,无不是对辰王妃的敲打。

辰王妃面不改色,甚至带着几分关心,道:“是啊,孔嬷嬷您快劝劝轻悠,注意着身体。”

白轻悠没有拆穿她假惺惺的一面,笑着应下了。

孔嬷嬷见状,心中更是高看她一眼。

不急于眼前一时高低,看得长远,不错。

白轻悠得知孔嬷嬷在心里夸自己,暗笑,当然目光长远了,她知道一切,自然也知道如何对付辰王妃。

两辈子的仇,要慢慢算!

“母妃,你怎么......”白安窈低声提醒,却被辰王妃瞪了回去。

孔嬷嬷嫌弃地看了眼白安窈,小家子气!

“王妃别怪老奴多嘴,郡主是皇上亲封的郡主,深受皇上太后喜欢,皇后娘娘也时常惦记着,王妃心里觉得不舒服,也忍一忍,别让人觉得,王妃苛待了郡主。”

漂亮!

白轻悠暗暗叫好,辰王妃脸上完美无缺的笑容已经出现了裂缝。

“孔嬷嬷说的是。”辰王妃咬碎了一口银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孔嬷嬷这才点头,看向白轻悠,道:“太后担心郡主一人照顾不好小姐,特意让老奴给您带了两个奶娘,帮着郡主照顾。”

这话一出,辰王妃脸色蓦地一沉。

太后摆明了要为白轻悠撑腰了。

同样是辰王的嫡女,太后竟然如此偏心。

白轻悠面色淡然地看了眼辰王妃,将她的心思听的一清二楚。

呵!若是太后不出手,恐怕她真要死在辰王妃手里。

原身实在倔强,不肯向太后服软,殊不知太后这位皇祖母,是真的关心她。

她淡然一笑,向孔嬷嬷行了一礼,道:“轻悠多谢皇祖母。”

孔嬷嬷满意点头,“太后说,郡主有时间,就带着小姐多进宫看她。”

“是。”

白轻悠和孔嬷嬷闲聊几句,就送孔嬷嬷出门去了。

辰王妃脸色阴沉地看着院子里多出来的两个人,心中怒气横生。

如今多了太后的眼线,她只能悄悄弄死白轻悠。

白安窈心有不甘,想对她动手,却被辰王妃拦了下来。

见母女脸愤愤不平的离开,白轻悠冷笑,“呵!未来,我们走着瞧!”

......

三年后。

皇宫,太后生辰。

丝竹声悦耳,人人面带喜色,却小心谨慎。

一身浅蓝色华服的白轻悠头疼地看着身边空荡荡的位置,起身交代一句,便去找她的女儿——白桑晚了。

三年前,太后派人为她撑腰,她也慢慢在辰王府争取到自己的地位,轻悠郡主的名声,也传开了。

如今,辰王妃在王府,早已不是独揽大权了。

她为女儿取名白桑晚,养得白白嫩呢,人见人爱,唯一的问题就是,喜欢给她自己找爹。

今天宫中人多,小丫头片子多半又找爹去了。

“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白轻悠捂脸感叹,直奔御花园。

根据她丰富的经验,小丫头多半在御花园蹲帅哥。

还记得她第一次在御花园找到白桑晚时,小丫头正抱着一个斯文男子的大腿,死活不要人走,还口口声声叫人家爹。

她当时恨不得用块豆腐把自己撞死。

御花园中。

粉雕玉琢的白桑晚蹲在花丛后面,葡萄似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打量着路过的人。

“这次怎么没遇见帅锅啊!娘亲喜欢帅锅。”小丫头唉声叹气。

虽然她不明白成婚是为了什么,但别人家的小孩都有爹爹和娘亲,作为轻悠郡主的掌上明珠,她白桑晚也必须有爹爹。

想罢,小丫头再次沉下心,静静蹲点。

等得她都犯困了,一个黑色绣金靴子出现在她面前。

“咦?”

她歪着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提溜起来。

“谁家的小姑娘?”南宫旻皱着眉,仔细端详着面前粉雕玉琢的小团子。

感觉,有点眼熟。

白桑晚正准备踢开这双魔爪,却在看清对方的脸时,眼睛一亮。

“爹爹!”

南宫旻身后的小太监心肝都在颤。

南宫旻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你在叫我?”

白桑晚头如捣蒜,“对啊,爹爹,你不觉得我们都长得一样好看吗?”

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真诚。

而匆忙找来的白轻悠,正好看到这一幕。

“白桑晚!”

看着宝贝女儿被一个高冷帅哥提着衣领,还眼巴巴地叫对方爹爹,白轻悠想找根面条把自己吊死。

她飞快走过去。

白桑晚粉嘟嘟的小脸一白,死死抱住了南宫旻的胳膊,“爹爹救命,娘亲凶!”

那气鼓鼓的样子,像只河豚。

白轻悠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面对这种情况了,全京城都知道,她轻悠郡主有个到处认爹的闺女,长得可爱,就是脑子不行。

“你给我下来!”

她气得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南宫旻眉梢微挑,护着白桑晚的同时,也在观察白轻悠。

轻悠郡主,皇上太后的掌上明珠,不是公主,胜似公主。

三四年前,未婚先孕......

“不好意思,桑晚不懂事,有没有弄脏你的衣裳?”白轻悠看自家女儿乱踢的脚丫,感觉脑仁子疼得厉害。

谁知白桑晚紧紧抱着南宫旻的胳膊,可怜巴巴地望着他,“爹爹,救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