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昊世之主

昊世之主

留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男频畅销书作者“留白”大大的最新作品《昊世之主》,讲述了男主箫辛尘的不凡经历和复仇故事。本书现在正在连载,最新章节请关注网站每日更新!作品简介:箫辛尘是燕京第一家族箫家的私生子,生母不被箫家所容,被赶出箫家。但这没有影响他富足的生活条件,直到五年前的一个雨夜,箫家被贼人所害,只有他一人因为沈慕青的帮助,才得以逃过一死。也是在那时,她因他失了清白。五年铁血征途,箫辛尘已成为天龙的神。但他在此时得知,女儿重病,妻子被绑架。他震怒之下,重返南疆,势必打碎那片天!

主角:箫辛尘,沈念尘,沈慕青   更新:2022-07-16 01:5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箫辛尘,沈念尘,沈慕青 的女频言情小说《昊世之主》,由网络作家“留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男频畅销书作者“留白”大大的最新作品《昊世之主》,讲述了男主箫辛尘的不凡经历和复仇故事。本书现在正在连载,最新章节请关注网站每日更新!作品简介:箫辛尘是燕京第一家族箫家的私生子,生母不被箫家所容,被赶出箫家。但这没有影响他富足的生活条件,直到五年前的一个雨夜,箫家被贼人所害,只有他一人因为沈慕青的帮助,才得以逃过一死。也是在那时,她因他失了清白。五年铁血征途,箫辛尘已成为天龙的神。但他在此时得知,女儿重病,妻子被绑架。他震怒之下,重返南疆,势必打碎那片天!

《昊世之主》精彩片段

“箫辛尘!我是妖神教长老,你杀了我,届时我妖神教必定率众攻打北部神州,整个北部神州也会因为你,变成人间地狱,寸草不留!”

一个身高三米的巨人,此刻却害怕的如同稚子,只因为他面前所站立的那个身高只有他一半的男人。

男人的五官如刀削斧凿,眼神刚毅冰冷。

他提长剑而立,虽然身高不及这巨人一半,但气势之盛,似乎要将这天捅破个窟窿。

他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色彩,说:“他们做好了丧身于此的准备了吗?”

说着,他提长剑向前。

噗通!

那巨人瞬间跪地,哀求着:“天龙阁下,我错了,我不该踏入北部神州,求求你,别杀我!”

箫辛尘脚步不停,嘴角上扬,冷酷依旧:“道歉的话就留给上帝吧,我只负责送你去见他。”

沧啷啷!

话落,宝剑出鞘,锋利直刺天际。

唰!

手起,剑落,好大一颗人头也随之落下。

甩甩长剑上的血,望着北部神州灰蒙蒙的天,箫辛尘的脸上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主上!妖神教北部分教覆灭,斩敌八千,我部一人殉职,四人重伤!”

这时,一个身穿重铠的男人走来,态度恭敬无比。

箫辛尘看了一眼,淡淡道:“区区一个分教,竟让我天龙殿损失如此惨重?”

噗通!

重铠武士慌忙跪地,一脸惭愧道:“属下无能,请主上责罚!”

箫辛尘微微摇头,说:“算了。打扫战场,准备撤离。”

重铠武士说:“是!请主上登车!”

箫辛尘转身走向一辆装甲车。

“爸爸,这是尘尘第1000次呼叫你,你能听见吗?”

“爸爸,尘尘想问你个问题,人没了心脏是不是就会死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尘尘可能就要死了。”

“有个爷爷说想要尘尘的心脏治病,可尘尘不想给,因为我还没见到爸爸。”

“亲爱的爸爸,我叫尘尘,沈念尘,妈妈说是为了让我记住爸爸的名字。其实我知道,妈妈比我更想爸爸,每次妈妈下雨的时候,妈妈都会跟我说,她和爸爸是在五年前的雨夜认识的。”

“妈妈跟我说,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最勇敢的人,哪怕五年前被人暗杀差点死掉,那倔强的眼神值得她铭记一生。”

“可爸爸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来救我呢”

“……”

装甲车的无线电频道,忽然响起了一个清脆而又无助的小女孩声音。

这乱入的无线电信号,让旁边的操作员心神一紧,刚要关闭,就见箫辛尘猛地睁开眼,那双冰冷的眼睛里,竟然多了几分谁也没见过的神采——那叫“父爱”。

可谁也不知道,箫辛尘此刻的心情到底是有多激动。

五年前,雨夜,暗杀……

这些简单的词汇组合在一起,却唤起了他这些年最不愿意提及的时刻。

箫辛尘乃是燕京第一家族萧家的私生子,生母不被萧家所容,赶出了萧家。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没什么。

虽然不在萧家,但日子过得倒是富足轻松。

可直到五年前的一个雨夜,一群蒙面的神秘人闯入他家,将他那个不完整的家打成粉碎。

生母以命护着他,换来了他逃跑的一线生机。

可也只是一线生机。

那群神秘人势必要斩草除根,他逃无可逃,慌乱中闯入了一个独居女孩儿的闺房。

而那女孩儿在知道他的身世之后,为了帮助他逃生,不惜牺牲自己的清白,来帮他躲避敌人的追捕。

仇家的追杀,让他不敢多留。

一夜的缠绵,他只知道那女孩叫沈慕青,是南疆市沈家的千金。

为了复仇,他一头钻进了最乱的北部神州。

在这里,人命如草芥,可也只有这里,是萧家触角延伸不到的地方。

而这里,也是他复仇的起点。

终于,历经五年,他每战士卒身先,悍不畏死,一步一个脚印,一步步创下了如今在北部神州威名赫赫的天龙殿。

旗下四大天王,雄踞一方。

八百陷阵,有死无生。

三千浮屠,兵锋所指。

而这一切的荣耀,却连亲生女儿的心脏都保不住,他要这“天龙”尊号有何用?!

“爸爸,尘尘好想你,你快来救尘尘……”

“小逼崽子,原来是你动了我的无线电啊,真是个小机灵鬼呢,你说你这么聪明,我该怎么奖励你好呢?桀桀。”

小女孩的声音忽然被一个阴森的声音打断,小女孩瞬间惊恐的大叫着:“不要,不要拔我的指甲……好疼……好疼……爸爸,我的手好疼……”

嘟嘟嘟……

无线电到此断了。

拔指甲?!

他的女儿,这个世界上与他最亲近的人,居然被拔掉指甲?!

这种酷刑,即便是他都不会对敌人使用,更何况是对一个还不足五岁的儿童?!

“啊啊啊!”

他疯狂怒吼,状若天魔。

一时间,周围的空间似乎都变得扭曲起来,一股巨大的势能,压的所有人不敢呼吸。

“给我接通!”

当无线电通讯断掉的瞬间,一直以冷酷著称的箫辛尘,终于出离了愤怒。

他双眼通红,一身煞气冲天。

所有人噤若寒蝉。

箫辛尘就是天龙的神,是定海神针,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何时见他如此愤怒?

一人立马上前去弄,却再也接不通,豆大的汗水一颗颗往下落,噗通一声单膝跪地,“主上,对方将无线电关闭了,搜索不到了!”

“搜索不到?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

箫辛尘满面寒霜,周围的温度也骤然降低几度。

他女儿的心脏即将被摘掉,指甲要被拔掉,正在遭受着非人的虐待,可他们却跟他说,搜索不到?

连他最亲最爱的女儿都无法庇护,那他要这天龙殿还有何用?要这世界还有何用?!

噗通!

噗通!

“属下等该死!”

刹那间,整个战场上跪满了重甲武士。

这威严肃穆的场面,就连虫儿也不敢鸣叫。

“主上,南疆来信!主母与小主三天前被南疆龙家绑架,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属下自知失职,害得主母与小主身陷囹圄,罪无可赦!属下此生能跟随主上,是我一生的荣耀。如果主上不嫌弃属下无能,下辈子属下还要跟随主上南征北战!”

忽的,一个重甲武士眼含热泪的说着。

这铁骨铮铮的汉子,在敌人将场子扯出的时候没有哭过,在数十人被数千人包围的时候也没有哭过,而如今却哭的像个孩子。

他哭着,笑着,说完这些话,把剑横在脖子上,怒吼一声:“主上,属下去了!”

“主上!属下等也去了!”

战场上,近百重甲武士齐声怒吼,热泪滚滚。

天龙殿视荣誉为一切。

他们的失职玷污了“天龙殿”三个字,只能用鲜血和生命来洗刷干净。

“崩!”

“崩!”

“崩!”

就在近百人要以死谢罪的时候,就听见一阵脆响,他们手中的长剑纷纷断裂。

所有人愕然,齐声喊着:“主上!让我们死吧!我们的罪只能用血洗刷!”

箫辛尘一脸寒霜,冷声道:“我允许你们死了吗?”

全场无言,一脸羞愧的看着箫辛尘。

他们没死,但身上的屈辱让他们比死还难受。

“我们失去了什么,就用我们的双手重新拿回来!”箫辛尘下令,“回南疆!把这片天给我打碎!”

“是!”

近百人齐声怒吼,一股气势直冲天际,打碎云霄。


“属下自知失职,害得主母与小主身陷囹圄,罪无可赦!”

“属下此生能跟随主上,是属下一生的荣耀。如果主上不嫌弃属下无能,下辈子属下还要跟随主上南征北战!”

忽的,一个重甲武士眼含热泪地说着。

这铁骨铮铮的汉子,在敌人将肠子扯出来的时候没有哭过,在数十人被数千人包围的时候也没有哭过,而如今却哭得像个孩子。

他哭着,笑着,说完这些话,把剑横在脖子上,怒吼一声:“主上,属下去了!”

“主上!属下等也去了!”

战场上,近百重甲武士齐声怒吼,热泪滚滚。

天龙殿视荣誉为一切。

他们的失职玷污了“天龙殿”三个字,只能用鲜血和生命来洗刷干净。

“崩!”

“崩!”

“崩!”

就在近百人要以死谢罪的时候,就听见一阵脆响,他们手中的长剑纷纷断裂。

所有人愕然,齐声喊着:“主上!让我们死吧!我们的罪只能用血洗刷!”

箫辛尘一脸寒霜,冷声道:“我允许你们死了吗?”

全场无言,一脸羞愧地看着箫辛尘。

他们没死,但身上的屈辱让他们比死还难受。

“我们失去了什么,就用我们的双手重新拿回来!”箫辛尘下令,“回南疆!把这片天给我打碎!”

“是!”

近百人齐声怒吼,一股气势直冲天际,打碎云霄。

……

南疆市。

郊区的一个屠宰场,烂肉散发出来的腐朽气息。

“不要拔我的指甲,我怕疼……”

“爸爸,你快来救我……”

一个不大的酒翁中,露出一个小女孩儿的脑袋,这就是箫辛尘在这世上唯一的骨血——沈念尘!

那白嫩美丽的小脸上,鲜血、污垢和眼泪混合在一起,黏在头发上,可怜到让人心痛!

那酒翁口仅仅比脑袋大一点,也不知道沈念尘被塞进去之前,到底承受了多少折磨。

这场景,即便是再冷血的人,也会感到残忍与愤怒。

酒翁的两边开了个窟窿,沈念尘的双手伸了出来,被绳子捆绑在一起。

可令人泪目的是,沈念尘那原本青葱般的手指上,赫然少了几个指甲,粉色的肉混合着已经干涸的鲜血,手指红肿得不像话。

这一看就是被人活生生将指甲拔出来的。

十指连心,哪怕成年人不小心被门缝或者锤子砸中指甲,都会疼得好几天睡不着觉,更何况她才四岁的年纪,就被人硬生生将指甲拔出来,这是何等残酷的折磨?

即便是再狠心的人,又如何舍得对如此粉雕玉琢的瓷娃娃下手?

这些人手段的残暴,几乎突破了人类的底线!

此时,一个壮汉缓缓蹲了下来,阴影将沈念尘彻底吞噬,沈念尘那惨白的脸上,露出绝望的痛苦,哀求着:“别过来,别过来……”

因为害怕,漂亮的小脸挂满泪水,撕心裂肺的哭声,即便是再残忍的人,也会有所不忍。

可那壮汉非但没有不忍,反而露出了狰狞恐怖的笑容,像是在戏耍绝境之下的老鼠,他一点点挪过去。

沈念尘害怕得想逃,可酒翁没有腿,又怎么能逃?

“啧啧,真是个聪明的小机灵鬼,即便是被关在这酒瓮里,也能偷到我的无线电设备,你说你这么聪明,叔叔该怎么奖励你呢?”

壮汉狞笑着,别说是四五岁的沈念尘,即便是一个成年男人都会被吓得尿裤子。

没人知道沈念尘内心深处有多害怕,她只是不住地哀求着:“不要,不要……”

她想逃,却无处逃,绝望、恐怖与浓浓的死亡气息,将弱小的她彻底吞噬。

可她却想起了妈妈说的那句话——爸爸是个大英雄,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人,作为爸爸的女儿,她必须也要坚强起来。

她哭喊着,努力做出凶恶的表情,说:“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爸爸会杀了你的,爸爸会替我报仇的!”

“哦?你说的是那个废物爸爸吗?可他已经死了,该怎么救你呢?桀桀……”

壮汉森然笑着,随后神情一狞,张开血盆大口,说:“你这么想你爸爸,我送你去见他好不好?”

“不要……不要……”

小女孩害怕的哭喊着,头拼命地转向一边,似乎只要这样,危险就能离她远去。

“想跑?过来吧!”

壮汉怒吼一声,直接拉住小女孩的手,用力扯了过来。

“哇哇……好疼……尘尘好疼,爸爸你听得见吗……”

这一拉碰到了小女孩的伤口,她哇痛哭。

可壮汉却痴迷的看着小女孩手上那残忍的伤口,就像这是一幅最美丽的图画,脸上露出了病态的享受,说:“多么好看的一双手啊,修长,匀称,长大了一定是个大美人……可是为什么你的指甲,偏偏没长……齐呢!”

“既然如此,那叔叔就辛苦一下,帮你把剩下的指甲也全部拔掉,这样就整齐好看了,好不好?”

“不要,不要拔尘尘的指甲……”

小女孩拼命地想抽回手,可她这弱小的身体,又如何跟成年人对抗?

她所有的努力都徒劳无功。

壮汉皱眉,不悦地说:“你不乖哦,不过没关系,等把你所有的指甲都拔光了,你就会乖了……”

他近乎病态的抚摸着沈念尘的秀发,露出那狰狞让人极度不舒服的表情。

“有点疼,忍着点哦,叔叔要开始给你修指甲了呢……”

这时,壮汉手中拿着一个钳子,一点点靠近。

看到那东西,小女孩露出绝望与恐惧的神情,这表情让人心疼,因为她曾经经历过。

她双眼无助、空洞地望向一边,等待着她那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爸爸来救她。

可是,爸爸不会来了。

她虽然小,但苦难的经历,却让她过分早熟。

她早就知道爸爸不会来的,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垂死挣扎,和自我安慰罢了。

不然为什么她发了1000次的无线电,爸爸都没来救自己?

她闭上了眼睛。

眼泪?

她早已经流光。

鲜血何时会流光?

是被拔掉所有指甲之后,还是在被人摘掉心脏,去救一个肮脏恶臭的灵魂之后?

钳子一点点夹住她的指甲,就像这不公平的命运对她的迫害与碾压,直至将她折磨得血肉模糊,粉身碎骨。

轰隆!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巨响,破败的屠宰场屋顶碎裂,杂物伴随着灰尘,滚滚而起。


在浓雾中,一张冷若寒霜的脸,渐渐清晰。

这张脸沈念尘太熟悉了,她多少次抱着这张脸的照片,在眼泪中入睡,期待着一醒来这张脸就真的在她的眼前。

瞬间,希望、惊喜终于在这张早已经绝望和麻木的脸上重新出现,眼泪也不自觉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惊喜地大叫着:“爸爸!是爸爸!爸爸终于来了!”

看着小女孩那惨状,箫辛尘目眦欲裂。

即便她被折磨得都看不出人形了,可那种血脉相连的亲近感,让他一眼就确定这是他的女儿。

他大叫一声:“尘尘!”

他冲上前,想要解救那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女儿。

可一个壮汉却站了出来。

狂暴的气势在箫辛尘身上释放,他双眼冷若寒冰,盯着壮汉,说:“是你伤害的我女儿?!”

壮汉嗤笑一声:“是啊,你这个废物能拿我怎么样?从天而降,出场方式够拉风的,怎么着,你是来送快递的吗?”

箫辛尘说:“虽然我不喜欢折磨别人的肉体,但今天,为了你,我破例了!”

“你很喜欢酒瓮?很喜欢把人塞进酒翁?很喜欢拔人指甲?”

“很好!那我会把的脚指甲、手指甲、牙齿,一颗一颗地拔掉!”

“我要把你全身的骨头,一根又一根地打断!”

“然后,我再把你浇筑在水泥柱里,在你的头皮上,划一个‘十’字,再倒上水银。”

“你猜,这样你会怎么样?”

“水泥的巨大压力,会让你的皮肤瞬间向下脱,从头皮,到脖子,到腹部,直到脚底,就跟脱衣服一样干净利落!”

“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会继续养着你,等你伤好了,再来一遍!周而复始,无穷无尽!”

“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要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人世间!”

说到这,他身上森冷的气势全开,几乎要将整个屋顶掀翻,将世界笼罩在他的气势中,逃无可逃!

听着箫辛尘的话,原本还一脸狞笑的壮汉再也笑不出来了,一脸恐怖之色,双腿不住地打颤。

这刑罚光是听都让人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他自认是个狠人,可跟箫辛尘一比,他的刑罚手段简直是天壤之别!

他不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箫辛尘,冷声说:“大言不惭的废物,还是让我送你们父女俩上路,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的。”

“去死吧!”

说着,他怒吼一声,冲了过去。

砰!

壮汉还没靠近,整个人就直接倒飞了出去。

差距!

实力上巨大的差距,让壮汉彻底被碾压,连靠近都不能。

他想逃,可这时,一只手抓住了他。

那只手白皙、修长,比女人得还漂亮,可却像是命运之爪,谁也无法逃脱!

“害怕了?”

箫辛尘森冷的声音传来,壮汉毛骨悚然,“别怕,因为真正让你害怕的,还要在后面!”

崩!

说着,他捏开壮汉的嘴巴,拔掉了他的大门牙,巨大的痛意,让壮汉惨叫起来。

然而,这连开胃小菜都算不上。

崩!

崩!

崩!

……

一颗又一颗的牙齿,被活生生的拔下来,带着鲜血,丢弃在一旁的污水中。

壮汉满口鲜血,眼中写满了对未知的恐惧。

“呵,原来人一共有32颗牙齿啊?”

“那接下来,就让我们数数,人身上一共有多少根骨头!”

咔吧!

咔吧!

……

随后,又是一阵骨头断裂的声音,壮汉已经被折磨的脸惨叫都发不出来了。

这是个魔王!

是他有生以来,见过最狠的人!

他此刻只想晕过去,只有晕过去,就不用承受这种钻心彻骨的痛意了。

可是,箫辛尘又岂能让他如意?

他要让壮汉活着,感受他女儿十倍、百倍、千倍以上的痛苦!

……

“去准备水泥!”

壮汉像死狗般躺在地上,箫辛尘下令。

“是!”

旁边的重甲武士说。

……

砰!

酒翁四散开来,沈念尘即将落地的瞬间,箫辛尘宛若超人般出现,将那具瘦弱、娇小且饱受折磨的身子抱在怀中,额头紧紧的贴着她那痛苦的小脸,无比愧疚的说:“尘尘,对不起,爸爸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小女孩摇摇头,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心碎:“尘尘不怪爸爸,只要能见到爸爸,尘尘受再多苦也不在乎。”

听到女儿这懂事到让人心疼的话,箫辛尘的眼泪一颗颗的掉落。

看着她身上的伤势,他心疼无比:“尘尘,痛吗?”

小女孩摇头,说:“只要爸爸帮尘尘呼呼就不疼了。爸爸,尘尘好累,要在爸爸怀里睡会,爸爸别再走了好吗?”

说着,她声音越来越小,眼皮也越来越重,头一偏,就没了声息。

“啊啊啊!”

箫辛尘再也忍受不住了,疯狂怒吼着,狂暴的气势,将周围的一切吹翻,玻璃全部爆裂,就连那些重甲武士,也都站不稳了。

“主上!小主人受伤严重,指甲被拔掉四个,手骨、腿骨、脚骨尽碎,情况十分危急,是否通知鬼王医前来为小主治病?”

这时,重甲武士单膝跪地,恭敬道。

鬼王医命叫赛阎罗,是天龙殿四大天王之一,一身医术肉白骨,活死人,乃是当世第一神医。

无论受再重的伤,病的再厉害,只要鬼王医愿意,即便是阎罗王亲自来了,也带不走这人。

“不用,我亲自为我的女儿治病!”

箫辛尘大手一挥,直接说。

世人都知道鬼王医赛阎罗是当世第一神医,却不知道在天龙殿内,鬼王医的医术只能算是第二。

他对近百重甲武士说:“给我护法!在我给女儿治病期间,任何人靠近十米内,杀!无赦!”

“是!”

所有重甲武士齐齐跪地,随后退出十米外,为箫辛尘护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