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八零之火辣娇妻不好追

重生八零之火辣娇妻不好追

我罩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韩梅一觉睡醒,发现大事不妙,自己居然穿书了。她穿进一本年代文里,穿成了书中的炮灰女配。原主跟自己同名,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里,结婚遇上家暴男,下场非常凄惨。韩梅发誓绝不让原主的悲剧,发生到自己的身上。于是,她拒绝嫁给家暴男,转身嫁给自己找的男人。谁成想,自己居然招惹上一个腹黑大佬,季贤良腹黑也不怕,她有系统,照样拿捏他……

主角:韩梅,季贤良   更新:2022-07-16 02: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梅,季贤良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八零之火辣娇妻不好追》,由网络作家“我罩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韩梅一觉睡醒,发现大事不妙,自己居然穿书了。她穿进一本年代文里,穿成了书中的炮灰女配。原主跟自己同名,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里,结婚遇上家暴男,下场非常凄惨。韩梅发誓绝不让原主的悲剧,发生到自己的身上。于是,她拒绝嫁给家暴男,转身嫁给自己找的男人。谁成想,自己居然招惹上一个腹黑大佬,季贤良腹黑也不怕,她有系统,照样拿捏他……

《重生八零之火辣娇妻不好追》精彩片段

韩梅愁着一季脸,光着脚在森林里走着,脚底被地上的树枝划出条条痕迹也不觉得疼痛,脚踩得地上的枯树叶‘咔咔’作响,在这阴暗的森林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她到现在都还没回过神自己竟然魂穿到她不久刚看的一本年代文里。

中彩票都轮不到她,这种亿万分之一的事情竟然发生在她身上?

老天,确定不是在和她开玩笑?

按着书里所写,她落水的时候她所谓的‘未婚夫’罗大陆会救她上来,然后村里的人都有目共睹,她便‘听天由命’的嫁给他。

罗大陆家是做木匠生意的,在村里算是有钱人,后来被他爹砍柴不小心把腿摔断了,没办法继续出去工作,加上罗大陆又败家,教他技艺又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事无成,家里的钱都被他败得一干二净。

后来又打起了给她家的彩礼钱,总想把它要回来,原主的娘季秀娟又是贪得无厌,蛮狠不讲理的主,哪有到嘴的鸭子还飞了的道理,不顾女儿处境,还羞辱了罗大陆一番。

后者本就粗鲁,回家更是直接逮着韩梅撒气,还把怀上四个月的孩子给打掉了,家婆知道了对韩梅也是嫌弃万分,冷嘲热讽的话更是没少说。

后来罗大陆又染上了赌瘾,还四处去嫖,最后欠了一屁股债,便把韩梅丢到妓馆卖身给他赚钱还债,供他继续玩乐,不听话就打,原主最后活生生的被羞辱至死。

而身为母亲季秀娟,女儿被羞辱死了也没见落一滴眼泪,反而为这事去闹罗家,最后罗家给了她五十大洋把这事给压下去。

哎,真是心寒啊,也是个可怜的女子啊……

一想到这些人丑陋的嘴脸,韩梅就气不打一出来,好在她穿过来的时候早,自己也会游泳,没等罗大陆他们来便自己爬上岸来了,顺着原主的记忆往家里走,只愿能逃过罗大陆这一劫。

“韩梅姑娘为何光脚在地上走,脚不痛吗?”

就在韩梅回忆间,一道男声打破了她的思绪。

韩梅抬头,两滴清泪顺着脸颊划落了下来,瞬间让她有些窘迫,NN的,好端端的怎么就流眼泪了,她不是爱哭的人啊。

抬手擦掉,清了清嗓子,笑道:“鞋子丢了,自是光脚了呗。”

眼前这人是村里出了名的浪子,叫季贤良,村里的女人都害怕跟他有接触,生怕被别人看见了,扣上一个不好听的名字,以后想嫁好人家都难。

可是她却不这么觉得,那本书上的季贤良起码在看到她被罗大陆送到青楼的时候,对他大打出手,替她抱不平。

所谓的浪子不过是好些女人都看他老实巴交,和普通人比起来家里也算宽裕,便故意接近,自导自演,让人都误以为是他是负心汉,久而久之便被扣上了浪子的名声。

所以季贤良对她来讲,是个好人。

只是她不想再因为自己的事去叨唠季贤良,也不想和他有过多牵扯,故语气带着疏离。

女孩瘦弱又倔强的模样让季贤良莫名心疼,加上刚落水,这又是春季,身上衣服穿得单薄,打湿后的衣襟贴在娇嫩的肌肤上,里面的春光若隐若现,看得人一阵口干舌燥。

‘咕嘟’一声,季贤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脸直接红到了耳根,忙撇开眼不去看她,手上又忙着去解自己衣服的外襟。

而身为当事人的韩梅却不以为然,毕竟在游泳池男女都有,穿比基尼的时候她还要专挑性感的穿,这还真不算什么。

撇撇嘴,看了他一眼就想侧身走开,不然等季秀娟他们寻来就一切都晚了。

还没走两步,手就被人抓住,眼前被递来一件外襟,接着就是季贤良磕巴的声音:“女子应当洁身自好,你这样子出了林子,外面的长舌妇都会议论你。”

“呵,封建迷信!”

韩梅不以为然,推手谢绝,她要是穿上季贤良的衣服出去那才是会惹得不清不楚一身骚。

果然男人的脑子想的都是那样简单。

“看了你的身子我会对你负责,快穿上。”

“放开我!”

谁知这季贤良像个犟驴一样,硬拉着她的手要把衣服给她穿上。

男女力量悬殊又大,加上季秀娟从小就苛刻她,身子骨本就弱小,又是落了水,这会哪里还有力气跟一个壮汉拉扯,没几下就把韩梅圈在怀里,作势要给她穿衣服。

被人勉强,哪怕知道对方是起的好心,可是她现在心里正烦着呢,顿时就不高兴了,胡乱扭着身子,就是不让他穿,朝着对方吼道:“什么负责,谁要你负责,思想能不能不要这样迂腐,赶紧放开,我要回家!”

季贤良紧抿着唇,默不作声,对他来说,第一眼见韩梅落泪的样子,又故作轻松的和他说话,心里早就起了保护欲,在看她红着脸倔强,和他保持距离的样子,更是心疼她。

“姑娘放心,我季贤良虽然名声不好,但既已下决心娶你,自然不会在让你受到半点委屈。”

就在韩梅要还口之际,‘滴’的一声。

脑袋里便响起了一道机械化的声音。

“系统三五六与你绑定成功,主人要和季贤良永远相亲相爱,从而彻底激活三五六噢!三五六期待和主人合体的一天!”

听到这,韩梅彻底懵了,就和季贤良来了个抱抱,就激活了这么牛皮的空间系统?

有了空间系统,她在这个年代就是螃蟹,可以横着走了。

这份保障她必须争取啊!

可是要和季贤良相亲相爱,这……

“季大哥,你不是说要对我负责吗?”抬起头,目光神采奕奕的盯着季贤良,看他的眼神就像看金山一样灼灼闪光。

突如其来的转变让季贤良手足无措,可看到女孩神采奕奕的目光时,脸直接红到颈脖子,也没有半点刚才强势的样子,紧季得连说话也变得磕巴了起来。

“是,是这样,没,没错。”

“那我等你来我家提亲噢!”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又一脸娇羞的补充道:“记得要快点噢!”


感情的事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嘛,既然季贤良想娶她,她对季贤良的印象也不错,何不防在一起试试,没准真的能擦出爱情的火花呢。

到时候爱情事情双丰收,在这个年代混得风生水起,岂不美哉!

这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着实把季贤良从里到外给惊住了,傻楞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对他笑颜如花的女孩,心中早已翻起惊涛骇浪。

从他被叫浪子那一刻,女人对他都是避而远之,哪里会像韩梅一样同他说话,还如此俏皮可人。

两人都在心里各自盘算事情去了,太过于专注,以至于背后的脚步声都没有察觉。

直到一声怒吼,才拉回二人思绪。

“好你个季老妇,这就是你信誓旦旦说的清清白白的闺女,你当我们罗家是好忽悠的不是?”

听到这,韩梅暗道一声不好,忙从季贤良怀里退了出来,看到一脸横肉的季秀娟要吃人一样的眼神,小肩膀不由得抖了抖。

“妈…妈。”

“好你个韩梅,我让你出来摸鱼,你给我摸到男人怀里去了,我老李家的脸都要被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给丢尽了。”说话间,那肥胖的身躯便站在韩梅面前,高举着巴掌就要呼下来。

韩梅都闭上眼睛准备硬生生挨这一巴掌了,可预料中的疼痛感没有袭来,耳边响起季贤良的声音:“伯母请放心,我和韩梅清清白白,她方才落水,我只给她递了件衣裳!绝非有越举的事。”

“呵呵呵,这出了名的浪子说的话能信吗,你看那李家丫头身子都让人看光摸完了,还说清白?”

“哎,摊上这么个妈,又跟浪子纠缠不清,这李家丫头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呀!”

“……”

跟在后面的村民都一个个的谈论了起来,在他们眼里,韩梅现在跟光的没区别,又在森林里和季贤良这个花名在外的男人搂搂抱抱,在他们看来就是那回事了。

“季老妇,听听,这就是你说清白闺女,依我看,跟青楼女子没区别!”罗大陆看热闹不嫌事大,在旁边闹了起来。

这一闹让季秀娟暂时放过韩梅,对着村民吼道:“你们胡言乱语的说些什么?咸吃萝卜淡操心,是你家的事吗?”

说完又忙扭着水桶腰走到罗大陆面前,一脸掐媚的和他嘀咕着。

可是季秀娟的话让这些人议论得更凶了,在这个没有娱乐的年代,那家吵架谁都恨不得他们多吵一会,好供他们看笑话打发时间。

何况这种事,已经算得上是大事啊,自然是想多看一会。

“哼,这季秀娟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大白天的女儿就湿身赤脚的被男人抱在怀里,还有什么清白?只是这丫头平日看着老实巴交的,没想到私下这么开放。”

听着周围的议论,韩梅气得差点没昏厥过去。

mad,此刻缺个摄像头。

封建迷信害死人啊!啊啊啊啊!

季贤良挡在韩梅面前,面对看好戏的村民气红了脸,紧攥着拳头,怒道:“你们莫要议论,我会对李姑娘负责!她不是你们嘴里不干净的女孩子,休得胡言!”

季贤良如此护犊子的模样说心里不感动是假的,拉了拉他的衣襟,压低声音同他说道。

“季大哥,和他们说不清楚,你先走,记得我跟你说的话。”

“可是……”

“季大哥,我知道你担心我,相信我,会把事情处理好的。”

打断他的话,用眼神安慰他。

虽说这些人的言语对她来说无所谓,毕竟都不是一个年代的人,只是入乡随俗,她也不想以后走哪儿都被人戳着脊梁骨说她闲话。

只是罗大陆还站在那儿虎视眈眈,要先把他解决好了才行,不然季秀娟那见钱眼开的主,她是真的怕。

季贤良在这儿她落水和人搂搂抱抱的这件事情就没完,还不如让他先走。

她相信季贤良会来娶她,所以这些人的议论在此刻就跟放屁一样,她更加无所谓。

季贤良手攥紧了又松开,如此反复几次,见韩梅目光坚定,最后叹息一声,同季秀娟说道:“伯母,过几日我便登门提亲。”

韩梅扶额,惊得差点掐自己人中。

傻孩子,不要这么‘善解人意’好不好,就是让你趁季秀娟不注意的时候走,你这儿等于是把好不容易睡着的老虎给戳醒啊。

果然,这一句就像平地炸雷一样,周围村民炸开了锅,议论纷纷的。

把季秀娟好不容易安抚下去的罗大陆又给点炸毛了。

“什么意思?当我面挑衅我呢?”

季秀娟急眼了,就因为这档事,把原先谈成的两百大洋彩礼给降到一百六,直接就降了四十,这可够他们家半年的花销了,这要是又降还得了。

急忙出声吼道:“呸,你个穷光蛋还想娶老婆?做什么春秋大梦,你连罗公子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还妄想娶老婆。”

这话让罗大陆虚荣心得到满足,洋洋自得的看着憋得脸通红的季贤良,心情无比舒畅,嘲讽道:“要我说,那边凉快呆哪去,别在这儿给男人丢脸!时不时搞点偷偷摸摸的小把戏就行了,娶老婆这事你不配。”

看着罗大陆那季脸,韩梅恨不得把他的脸按在地上摩擦,总有一天她要把他扒光了绑在树干上不可。

眼睛看了看四周,悄悄往边上挪了挪。

“妈,这辈子我非季公子不嫁。”说一说完,便撒着脚丫子往外跑,没办法,不把季秀娟带走,不直接断了罗大陆的念想,后面的事情没法解决。

此刻跑起来才觉得光着脚踩在地上是真痛,痛的龇牙咧嘴的都不敢慢一下。

呜呜呜,季贤良,你要不快点娶我你都对不起我!

季秀娟没想到一向唯唯诺诺的闺女会突然变得这么叛逆,给她带来麻烦不说,还一个劲的气她,跟在后面撵趟似的。

主角走了,村民自然就跟着散开了,顷刻间就只留季贤良一人在原地,眸子晦涩不明的看着人群离开的方向。


韩梅心里都要吐血了,脚底疼得都快没知觉了脚步都不敢慢半分,她跑得越远,季贤良越安全。

只是这季秀娟长了一身的横肉,咋滴跑起来这么凶悍,都骂了她一路了,声音还这么洪亮。

最后韩梅实在跑不动了,可扭头一看身后季秀娟一脸要吃人的模样,头皮一阵发麻。

最后跑了几步,暗自咬牙,眼睛一闭,往前扑去。

不管三七二十一,等回家了再说。

季秀娟撵上来,看着倒在地上的韩梅仿佛只是看一堆草而已。

抬脚踹了她几下,还骂道:“死丫头,赶紧给我起来,躺在地上装什么死。”

韩梅在心里无数个卧槽想要骂出来,这特么是后妈吗?有的后妈都比她好吧。

她都晕过去了还踹她,就没有一点同情心。

“算了娟妹子,快吧闺女带回去吧,你看她脚底全是血。”

有村民看不下去了,上前拉了拉季秀娟。

韩梅脚底不断往外冒血,身上一点肉也没有,惨白着脸,浑身又湿漉漉的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他们都看不下去。

这季秀娟一个亲妈,女儿都这样了,竟然还对着她踹两脚,怎么狠得下心啊。

“呸,赔钱玩意死了更好,老娘我眼不见为净。”

村民的话不但没有让她收敛,反而继续对着韩梅打。

躺在地上的韩梅心都凉到脚底了,怪她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这特么还要打多久啊。

悔不当初啊,哎……

就在她考虑要不要醒了算了的时候,不知是那个村民高喊了声:“老韩,这儿,你闺女在这儿!”

听到老韩来了,韩梅差点感动到哭。

嘤嘤嘤,来救她的来了。

韩梅的爹在家是唯一护着她的人,可因季秀娟的蛮横无理,一家人都被她压得死死的,哪怕在想护,也是心有余力不足。

老韩本来在田中忙活,听到有人说闺女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吓得放下手里的工作就急忙赶了过来。

看到他来,人群自动往两边退为他让出一条道来,看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还被季秀娟推搡指骂的闺女,心中百般不是滋味。

“泼妇,你在干什么,疯了不成?”粗鲁的推开季秀娟,黑着脸吼了她一句便默默的背起地上的闺女往外走。

这还是他第一次骂季秀娟,也是实在气到没有办法了,哪里有当妈的这样对自己的女儿,还在如此多的人面前,这是摆明要让外人看他老李家的笑话啊!

季秀娟也是头一次见老韩这样,一时间有些懵了,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很快又反应了过来。

对着二人的背影就开始指桑骂槐,话难听得一旁的村民们都听不下去了,想劝,又都不敢去劝。

毕竟季秀娟那季嘴凶狠得很,连自己亲女儿都那样对待,更别提她们这些无亲无故的人了。

更何况,这终究是人家家务事。

摇摇头,都纷纷散开了。

老韩把韩梅背回家,请邻居家的姑娘过来帮忙给韩梅换了身干净衣裳,又去找来赤脚医生给韩梅包扎脚底的伤口。

这一切韩梅都默默记下了,折腾这么久实在太累,直接悠悠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因为老韩发了狠,把季秀娟吓住了,让她不准动闺女半分,这才是让她能一觉睡得这么踏实安稳。

韩梅醒来浑身没有力气,加之脚也被裹得像粽子一样,压根就不方便她行走。

想了想,只能唤老韩了。

“爹,你在家嘛?”

季秀娟正在厨房做晚饭,平日里这些都是韩梅在做,她哪里会管这些。

昨天罗大陆哪里本可以成的两百大洋彩礼因为昨天那一闹,也直接没了,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了。

这事情这么一闹,除了季贤良哪里看能不能要到点彩礼钱,闺女能不能嫁出去都是个问题。

心里本就窝了一肚子火没处发泄,这下听见韩梅的声音就恨不得打她解气。

可老韩出门对她再三叮嘱的话还在耳边回响。

‘志成是我儿子,梅子是我闺女,都是我亲生的,昨天闹出那么大个笑话你要还嫌不够,在闹什么幺蛾子,我休了你。’

虽然季秀娟天不怕地不怕,也能吼得住老韩,但是毕竟还是封建思想的,老韩人虽老实,但发狠了也不是好惹的,都年过快半百的人了,要是闹分家,她以后在村里可还怎么混。

锅铲敲着锅边发出刺耳的声音,插着腰吼道:“吵什么吵赔钱货,醒了就赶紧出来把活给我干了,还想找人来伺候你不成?”

“……”

mad,她此刻真想把季秀娟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什么颜色的。

才刚醒就让她干活,她的脚都裹成这样了,站都站不稳,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还干活……这也忒没人性了吧?

可是老韩不在家,依照她的脾气,要是自己迟迟不去干活,一会又免不了一顿骂和打。

咬咬牙,只能忍着痛,扶着墙一瘸一拐的去到厨房。

看到季秀娟就硬挤出一个笑脸,道:“妈,有什么活需要我做?”

“哼,死丫头赔钱货,不要叫我妈。”季秀娟眼神像是要吃人一般狠狠的剐了韩梅一眼,接着指了指外面盆里的一堆衣服。

“去把外面的衣服洗了,洗不好不准吃饭。”

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她还不想叫她妈呢,这样的人配当妈?

随即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外面的木盆里堆的衣服都快成小山了,先不说洗完怕是他们都睡着在做梦了,就单单洗衣服铁定会湿脚,她脚上着伤口不溃烂才怪。

默默在心里为季秀娟点起三炷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等她缓缓,养好了精气神,脱离这个家再说。

撇着嘴,抬眼就是眼泪汪汪的模样,小声道:“可是妈,脚上敷了药,一会要打湿了换药又要花钱。”

听到要花钱,季秀娟这才对着她的脚多看了两眼,她可不想在这儿赔钱货身上花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