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前夫争当我新欢

离婚后前夫争当我新欢

半支烟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结婚三年,楚辞从未见过自己的丈夫,若不是那天周延深的律师带着一纸离婚协议找上门,她恐怕都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名义上的丈夫。离婚后,她转身找了一个新欢,从此成为了全城人人艳羡的女人。当楚辞以为幸福握在手中之时,却不想迎接她的是一场苦痛劫难……

主角:楚辞,周延深   更新:2022-07-16 02: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辞,周延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前夫争当我新欢》,由网络作家“半支烟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三年,楚辞从未见过自己的丈夫,若不是那天周延深的律师带着一纸离婚协议找上门,她恐怕都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名义上的丈夫。离婚后,她转身找了一个新欢,从此成为了全城人人艳羡的女人。当楚辞以为幸福握在手中之时,却不想迎接她的是一场苦痛劫难……

《离婚后前夫争当我新欢》精彩片段

江洲,初冬微雨。

周家的老太爷已经过世一个月了。

楚辞看着桌面上的结婚协议,刚刚好到三年的协议期。

她的手托着下巴,转着鼻尖,一边画着图纸,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的。

大概谁都想不到,她楚辞竟然会是江洲周家的长孙媳妇。

说来也可笑。

三年前,她要钱,周家要人冲喜。

所以她被周延深选中的,就连所有的手续都是秘书一手办理的,而后就把楚辞领回了周家。

全程,楚辞连周延深长什么样都没见过。

周延深只给楚辞钱。

楚辞只管哄好老太爷。

一直到老太爷过世。

她这个见不得光的媳妇自然就下台三鞠躬,不可能有资格出现葬礼。

周延深也是那时候才回来的。

完美错过。

楚辞嗤了声。

原本的图纸上倒是写了几个周延深的名字。

楚辞瞬间画了几个大叉。

她觉得周延深一定是个残疾,或者是一个毁容不能见人的人。

不然何必这么藏着掖着。

不过楚辞没多想。

她把婚前协议收好,而后找到了周延深的电话。

这是结婚三年来,楚辞第一次主动联系周延深。

还——

怪尴尬的。

电话响了几声,终于被接通了:“周延深,哪位。”

“楚辞。”楚辞立刻自报家门。

“楚辞?”周延深的口气有些疑惑,但很快,低音炮的嗓音传来,“是你。”

楚辞噢了声,倒也没什么惧怕的。

大概是没见过面的缘故。

“有事吗?”周延深有些冷淡。

“有。”楚辞还是一本正经的,“我说我们离婚吧。”

周延深的眼神微眯,瞬间变得锐利了起来。

这婚是必然要离,只是没想到,这离婚竟然是楚辞提出来的。

而楚辞温绵的声音继续在周延深的耳边传来:“三年的期限到了,爷爷也已经过世了,我不需要再扮演你的妻子,哄着爷爷开心了。”

说着,楚辞顿了顿,才继续把话说完:“所以,离婚不是刚刚好。”

一切都像是早有预谋。

甚至就连说出口的话都像是演练了千百遍,完全没任何的紧张。

周延深有片刻的错觉。

面前的不是楚辞,而是和自己谈判的商业对手。

这种感觉让周延深觉得糟糕透顶。

但是碍于面子,周延深不可能在楚辞面前表现出任何的情绪,他的声音也跟着越发的冷淡:“你想离婚?”

楚辞不急不躁的:“难道你不想离婚吗?”

好似问题一下子又被丢到了周延深的面前。

周延深嗤笑一声:“好。明天宋律师会联系你。”

宋轶,是周延深的私人律师,当年他们结婚的协议也是宋轶一手准备的。

所以楚辞对宋轶倒是不陌生。

楚辞点点头嗯了声:“好。”

周延深并没多说,直接挂了手机。

楚辞看着挂断的手机,耸耸肩,倒是一脸无所谓。

也没什么不习惯的。

反正他们除了一张结婚证外,和陌生人并没太大的区别。

平心而论,结婚三年,周延深在金钱方面倒是很大方。

楚辞衣食无忧,有刷不完的信用卡。

就只是——

他们之间凉薄的很。

可能还不如楚辞和隔壁萨摩耶的感情好。

在和周延深谈完后,楚辞拿起手机发了一条微信:【我要离婚了。】

微信没回。

楚辞也不介意。

很快,楚辞又低头认真的画图。

......

翌日。

楚辞还没来得及到公司,手机就响了,她低头看了一眼,是宋轶的电话。

楚辞没拒绝,接了起来:“宋律师你好。”

“周太太你好。”宋轶还没改变对楚辞的称呼,“周总让我通知您,早上9点到律师事务所这边签订离婚协议。”

“好。”楚辞无奈应声。

宋轶倒是干脆的挂了电话。

楚辞打了电话回公司,顺便再和客户赔礼道歉后,这才下了地铁,循着记忆转了一条线,在9点之前,准时出现在宋轶的办公室里。

这是楚辞第二次来。

第一次是她和周延深结婚前。

楚辞坐下来后,自然看不见周延深,毕竟结婚这人都没来。

宋轶的处事风格极为利落,很快就拿出了离婚协议放在楚辞的面前。

“周太太,这是离婚协议,如果没问题的话,您签字确认就可以,别的手续,我会处理完成。”宋轶公式化的开口。

楚辞嗯了声,低头看了那几页的离婚协议。

她并不傻。

这里所有的条款都是有利于周延深的。

对自己并没任何用处。

就连这段为期三年的婚姻,就算在离婚后也不能被提及。

周太太还是那个见不得光的周太太。


而结婚三年,周延深的任何身家,楚辞也分不到。

但是楚辞不介意。

周延深也已经算大方了,给了楚辞足够的现金和两栋别墅,就凭这些,在江洲,楚辞也是一个过亿的小富婆了。

她很快低头签下了离婚协议。

宋轶看的眉头都拧了起来。

他不知道楚辞是真清高,还是故作矜持。这协议里多少陷阱,只要有文化的人都看的出来的,但是楚辞却签订的毫不犹豫的。

这下,倒是宋轶有些于心不忍了:“周太太,您没别的要求吗?只要是合理要求我都会和周总提的。”

一日夫妻百日恩,周延深不会拒绝。

何况,这么多苛刻的条件,无非也就是想看楚辞懊恼大闹的样子,但是却没想到,楚辞却淡定的不像话。

一千万现金。

两栋别墅。

对于周延深而言,一个零头都不到,闭着眼睛都能给出去的。

结果楚辞听着宋轶的话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

宋轶觉得自己看错人了。

他下意识的看着身后的玻璃,因为他很清楚,周延深就在后面,他们看不见周延深,但是周延深却可以清楚的把这个房间内的一切,看的明白。

“有。”楚辞很清脆的应着。

“你说。”宋轶点头。

“在公寓内的亲吻鱼,我想带走。那是我三年前买的。”楚辞应声。

宋轶傻眼:“就这样?”

“是。”楚辞给了肯定的答案。

而后楚辞站起身,笑眯眯的把文件还给了宋轶:“宋律师,我的文件签好了,辛苦你了,等你处理好接下来的事情,通知我去办理离婚手续就可以。”

说完,楚辞颔首示意,就不再停留,很轻快的离开了。

宋轶默了默没说话。

总觉得楚辞是——

解脱了?

在楚辞走后,办公室门忽然被打开。

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出来,穿着正式的黑西装。

白色衬衫的扣子随意的解开了两颗,喉结滚动了一下,既禁欲又性感的模样。

棱角分明的面部线条,五官深邃。

这是周延深。

但唯独周延深脸上的阴沉,让人退避三舍。

宋轶硬着头皮开口:“周总。”

周延深话都没说,就直接跟着楚辞的方向走了出去。

这并不是周延深第一次见楚辞,这三年里,周延深见过楚辞几次,只是楚辞都不知道而已。

楚辞能把老太爷哄的很好。

素来难以亲近的老太爷对楚辞极为的满意。

在周延深看来,楚辞从老太爷那也拿了不少的好处。

一个爱钱的女人,怎么可能在离婚的时候又这么云淡风轻呢?

他总想着扯掉楚辞虚伪的面容。

......

楚辞离开律师事务所的时候,却发现江洲开始下雨了。

她有些懊恼。

忽然身后一把伞就这么撑在了楚辞的身后。

楚辞一愣。

周延深已经先发制人:“看你从宋律师那出来,想着应该是熟人。”

“你也是律所的律师吗?”楚辞下意识的问着。

“算是。”周延深想了想,“你要去哪,我顺便送你。”

楚辞看了雨势,倒是有越下越大的意思了。

她冲着周延深笑了笑:“不麻烦,我打车就好。”

非亲非故,是没必要受人馈赠。

周延深安静了下,是没想到被楚辞拒绝了。

但是表面周延深还是不动声色,并没再继续说什么,就这么在原地站着。

楚辞有些意外的看着周延深。

“下雨,你没伞,等你打到车我再离开。”周延深在楚辞看过来的时候淡淡给了解释。

楚辞生了一张娃娃脸。

那双大眼睛灵动的就像是会说话,纤长的睫毛闪动了一下。

不似现在网红的锥子脸,而是饱满的鹅蛋型的脸。

红唇一张一合的,是先天的艳丽,就连肌肤都是白里透红,看起来格外的健康。

留着齐肩的娃娃头。

加上楚辞穿着浅色的牛仔裤,白衬衫和小白鞋,背着一个书包。

周延深忽然有了一种和小女人说话的感觉。

楚辞今年几岁?

应该是24了。

楚辞倒是没注意到周延深的闪神,有些懊恼的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

江洲下雨的时候,打车是难上加难。

她只是请了两小时的假,等下还要去见客户。

总不能把工作都推了。

“应该很难打车,我送你。”周延深的声音忽然传来。

这次,楚辞看着周延深,大眼眨了眨,是没在拒绝:“那就太麻烦你了。”

说着楚辞调皮的行了个礼。

周延深无声的发笑,嗯了声:“跟我来。”

楚辞点点头,很安静的跟了上去。


两人明明同撑一把伞,但是还是保持了适当的距离。

到了车子边,周延深很绅士的给楚辞开了门,用伞挡着上方,不让楚辞淋到雨。

楚辞坐上车,默默给周延深加了很高的印象分。

很快,周延深上了车。

“你要去哪里?”周延深明知故问。

楚辞倒是没隐瞒:“淮海公馆。”

淮海公馆是江洲数一数二的豪宅,在市中心最为繁华但是却又闹中取静的地方。

这里并非是有钱就可以入住,还有绝对的社会地位。

而淮海公馆就是周氏集团下属的地产开发的一个豪宅产业。

自然周延深留了顶层的复试套房。

但是结婚三年来,周延深根本没来过,哪里就只有楚辞一个人。

楚辞说完,自然主义到周延深的眼神看向自己。

她倒是不慌不忙的:“我不住那,我只是在那工作,现在合约结束,我要去把我的私人物品拿回来,顺便还门禁卡。”

说着,楚辞晃了晃手中的门禁卡。

周延深的手忽然收紧,抓着方向盘:“工作?”

“嗯。”楚辞点点头,“保姆的工作。”

周延深:“......”

堂堂一个周太太,竟然把自己说成了保姆。

显然周延深忘记了,是自己在合同里,不允许楚辞提及任何和周家有关系的事情。

“你年级轻轻,为什么要去当保姆?”周延深讳莫如深的顺着楚辞的话问下去。

“雇主很大方。我缺钱。”楚辞也没隐瞒的意思,大大方方的。

周延深侧目了一下。

大概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女人,可以把缺钱和爱钱表达的这么淋漓尽致的。

“既然雇主大方,为什么不继续合约?”周延深一边开车,问的好似很随意。

楚辞规矩的坐在副驾驶座上,明明那是一本正经,但是那声音里却带着奶声,软软糯糯的。

“因为我现在不缺钱了。”楚辞落地有声,而后就转移了话题,“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周延——”话说出口,周延深忽然就戛然而止。

楚辞没多想,就把这名字当成周延深的了:“你好啊,周律师。”

周延深就顺口应了声。

车内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就像忽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很快,车子在淮海公馆门口停了下来。

“周律师,谢谢。”楚辞很礼貌的对着周延深道了谢。

她笑起来的时候,酒窝深深嵌入,眉眼弯弯的,而后就抓着自己的书包,打开车门下了车。

一点都没迟疑。

周延深看着楚辞离开的身影,衬衫的袖子就这么挽到了手肘处,倚靠在车窗上。

深邃的眼眸让人揣测不到他此刻的情绪。

他安静的从置物架里取出烟盒抽了一个烟。

食指和中指就这么夹着,眼神微眯。

江洲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雨势很密。

落在地上,溅起一朵朵的水花。

周延深很忙。

他确确实实是一名顶尖的律师,但也是周氏集团掌权人。

他不应该浪费时间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但是他是被离婚的那一位。

就好似自尊被践踏在脚底,总想扳回一城。

更多的是想看楚辞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周延深说服了自己。

......

10分钟后——

周延深就看见楚辞从公寓走了出来,不知道和保全交代了什么。

保全和楚辞说话,好似还红了脸。

周延深的眉头拧的更紧。

他抬头看了一眼仍旧在下雨的天。

周延深做了一件自己都没想到的事情。

他重新拿起伞,朝着公寓楼走去。

“好了?”周延深走到楚辞的边上,润声问着。

楚辞被吓了一跳,保全也被吓了一跳。

“周律师?”是楚辞率先开口。

“正好看还在下雨,就等了一会,既然都送了,就送到底。”周延深淡淡开口。

这理由合情合理。

楚辞看了眼,是还在下雨。

江洲这个季节的雨要下起来就是没完没了的。

打车打不到,亲吻鱼带不上地铁。

若是折腾一圈,客户那边就真的要迟到了。

好像还真的不能拒绝周延深。

但是楚辞却猜不透周延深到底要做什么。

“你住哪里,我送你过去。”周延深是一个掌握主动权的人。

楚辞抱着接吻鱼,想了想:“那就麻烦周律师了,我在华林。”

和周延深没结婚之前,她就一直住在这里。

现在只是回家而已。

周延深嗯了声。

很快,两人又上了车。

车子朝着华林的方向开去。

主动找话题的人还是周延深:“你就回来拿鱼的?”

“嗯。”楚辞点点头,“养了三年,有感情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