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先婚后爱坏坏娇妻三叔爱

先婚后爱坏坏娇妻三叔爱

红豆风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爷爷去世前给杭清颜安排了一门亲事,为了顺从爷爷遗愿,她才愿意接受联姻。可就在结婚前,她撞破了渣男未婚夫和小三女儿的丑事,正好借机解除婚约。但渣男不愿放弃她这条大鱼,总来纠缠。误打误撞,杭清颜上了渣男三叔程辞礼的车,却因此达成婚姻合作。婚后的她借着程辞礼的势力,打脸渣男渣爹,报复小三母女。本以为大功告成就是解除关系之时,程辞礼却不愿放手!

主角:杭清颜,程辞礼   更新:2022-07-16 02: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杭清颜,程辞礼 的女频言情小说《先婚后爱坏坏娇妻三叔爱》,由网络作家“红豆风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爷爷去世前给杭清颜安排了一门亲事,为了顺从爷爷遗愿,她才愿意接受联姻。可就在结婚前,她撞破了渣男未婚夫和小三女儿的丑事,正好借机解除婚约。但渣男不愿放弃她这条大鱼,总来纠缠。误打误撞,杭清颜上了渣男三叔程辞礼的车,却因此达成婚姻合作。婚后的她借着程辞礼的势力,打脸渣男渣爹,报复小三母女。本以为大功告成就是解除关系之时,程辞礼却不愿放手!

《先婚后爱坏坏娇妻三叔爱》精彩片段

“你有病吧?漾漾怎么惹你了,上来二话不说就打人?她要是有个好歹,我饶不了你!”

愤怒的声音落进耳里,杭清颜紧捏着手中的文件包,目光定定盯着眼前赤裸着上身的未婚夫程煜城。

以及躲在未婚夫身后的杭漾漾。

杭漾漾眼眶盈红,声音哽咽。

“煜城哥哥,你别生颜姐姐的气,都是我不好,我……我还是走吧……”

“你走什么走,要走也是她走!”

看着眼前这出戏。

杭清颜嗤笑一声,讽刺的眸光扫过杭漾漾只裹着浴巾的身体和上面密密麻麻的吻痕,只觉得恶心。

如果不是外公和程家早年定下联姻合约,她根本不会程煜城有丝毫关系。

为了外公的心愿,哪怕知道他在外面浪荡,也不在乎,可她没想到这人会是她继母的女儿。

她永远不会忘记,这对小三母女是如何登堂入室羞辱她母亲的。

“你别忘了,违反合约是什么后果。”

当年两家长辈定下的合约不仅仅是为结两姓之好,更是为了共同扩大在秦城的商业版图。

如果有一方违背约定,便需要赔付另一方家族企业百分之十的股份。

杭清颜神色清冷,看这对渣男贱女犹如看畜生一般。

她在杭家的这些年,为了外公的颜面,一直压抑着脾气本性,在外人眼里总是一副柔弱温和的模样。

可如今,这份屈辱脆生生打在她脸上,她没理由不还手。

程煜城将杭漾漾亲密的搂在怀里,神情不屑一顾,“合约上可只写了杭家女儿,你能是,漾漾就不能是?”

杭清颜冷笑一声,“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你再说一遍!”程煜城双眼瞪如铜铃,火冒三丈。

她眸中讥讽过半,“难道我说错了?小三的女儿果然会继承衣钵,随便勾引你两下,你就上钩了,还真是枉为程家的子孙。”

“你放屁!”

程煜城咬牙切齿,“我和漾漾青梅竹马,如果不是那份合约,谁愿意娶你这个克母的扫把星!”

杭清颜眸光一瞬间阴冷下来。

十五年前,她母亲发现在父亲在外养女人,那女人的女儿只比她小一岁。

也就意味着,他那倒插门父亲在母亲怀孕期间出了轨。

母亲逼着父亲解释,父亲却同母亲大吵一架,甚至对母亲动手,母亲在那场争吵中摔倒磕到了头,未能抢救过来。

头七没过,她那人渣父亲就把小三和其女接到杭家,好吃好喝供着,还对外宣称,是她顽劣不堪才害死母亲。

克母之名也是小三让人传播出去,只为败坏她的名声。

“颜姐姐,你不要生成哥哥的气,都是我太爱成哥哥才情不自禁……你打我骂我吧!”

杭漾漾几番哽咽,泫然欲泣。

程煜城将人往怀里紧了紧,“你以后是我程家的少孙夫人,没必要跟这么个贱人低头。”

“还真是情真意切呢。”杭清颜面色凝沉的从手表侧边取出一个针孔摄像头,“既然你们这么恩爱,我不帮你们一把怎么对得起你们呢。”

程煜城脸色骤然铁青,伸手就去抢夺,却被她轻巧躲过。

“你要敢放出去,我饶不了你!”

杭清颜勾唇一笑,眼里没有丝毫温度,“再过一周就是我们的婚礼,你说我要是在当天把这个惊喜送给大家,会有什么效果?”

程煜城牙关紧咬,声音从齿缝中挤出来,“你敢!”

“我怎么不敢呐?”她手腕一转,就把东西完好的收了起来。

杭漾漾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狠厉,倏地往地上一跪,眼泪夺眶而出,“姐姐,你不能这么做,我求你了!”

“想让我不放出去也行啊。”杭清颜看向程煜城,“只要你把程氏百分之十的股份给我,我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你做梦!”程煜城怒不可遏。

“那咱们就婚礼见吧。”她冷笑转身,抬脚就走。

身后却传来程煜城恶劣的嗓音:“你以为你走得掉吗?”

话音落下的一瞬,杭清颜就听到一阵训练有素的脚步声。


几乎是她踏出门槛的刹那。

一行黑衣西服,人高马大的保镖匀速将走廊堵住。

程煜城把跪在地上的杭漾漾扶起来,心疼的替她擦掉眼泪,一脸嫌恶的盯着杭清颜。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不交出来,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杭清颜清冽的目光扫过这群壮实的保镖,回头冷嗤一声。

“本事不大,废话倒是挺多。”

程煜城被激的恼羞成怒,“给我狠狠打,不用管她死活!”

一声令下,数十个保镖蜂拥而上,挥拳提脚。

杭清颜手腕一转,似劲风穿梭在拳脚之中,快的让人捉不住。

不过片刻,这群人接连倒下,她眼尖的看见又有一群保镖模样的人从左右长廊分别冲来。

“漾漾之前说你是装柔弱我还不信,今天我就让你败在自己的拳脚之下!”

程煜城拔高嗓音,指挥这群人继续上。

杭清颜眸色一紧,这群人她不是不可以收拾,但如果源源不断有人来,她的体力迟早会撑不住。

卑鄙的畜生!

杭清颜不做思考,在两波人夹击的片刻,飞身扑下楼梯扶手。

“给我追!”

头顶传来程煜城气急败坏的嗓音,杭清颜拔腿就往外跑。

此刻。

临近酒店的柏油马路边,停着一辆加长林肯。

车后座的男人一身高定西装,金丝框眼睛架在高挺的鼻梁上。

驾驶座上兼司机的梁助轻咳两声:“程总,这已经是最后一个地方了……”

他欲言又止。

“说。”他目光寡淡冷然,声音沉的骇人。

“要……要跟老爷子知会一声吗?”

程老爷子如今已七十高寿,每天最盼的事情就是迎儿媳,等孙子,可程总却是个吃斋念佛的性子。

别说女人,就是母蚊子都休想靠近他半步。

不为别的,只因为程总一见到那些女人就会生理性干呕,无药可治。

今儿老爷子可是下了最后通牒,要是再从这些精挑细选的名媛贵女中相不中未来儿媳,程总就可以不用回家了。

可结果很明显,这最后一个地方,未来儿媳的希望也破灭了。

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他嗓音低凉,“我自会处理,去老宅。”

梁助理不敢再吭声。

车子刚开启引擎,车门被人倏然打开,一道纤瘦的黑色身影骤然映入眼底。

不等他反应,耳边传来清透脆生的嗓音。

“师傅,快开车!”

林肯一瞬间启动,驶离酒店。

杭清颜往后窗看了眼,乌泱泱的保镖一个都没能追上来,嘴角勾起一抹得意。

“停车。”

不过两分钟,林肯便被勒令停下。

一直看着窗外的杭清颜这才意识到,身边还有个人。

她回头一眼瞧见那双含山射雾的双眼,仿佛要将她牢牢吸进去。

程辞礼?

杭清颜心底闪过一丝诧异。

刚刚从程煜城那里逃出来,转眼就碰上渣男的三叔……

不愧是程家掌权人,传闻中的冷阎王,不动声色间就已用气场将她压的有些窒息。

不过……

如果她很程煜城的三叔在一块,那事情可不是变得有趣多了?

“滚下去。”

男人嗓音冰冷如寒霜,锋锐的眸子像是随时能将她割裂。

想到自己的计划,杭清颜眉眼忽然一弯,倾身几寸,“这位先生,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吧?”

清新的浅香袭来,程辞礼非但没有干呕,心中先前的烦躁都被抚平几分。

他竟然对这个女人没有任何反应?

“你也有资格和我做交易?”程辞礼神色冷冽。

杭清颜笑容一顿,果真是油盐不进的性子,难怪这么大岁数也没个女人。

“我遇到了点麻烦,只要先生愿意现在跟我协议结婚,我可以自带一个亿的彩礼。婚后只要你需要我都可以陪你演戏应付你家人,如果你不需要,我们可以有名无实,分居两地,我绝不打扰你的私生活,怎么样?”

她声音轻快,所有自信都来源于她对程老爷子迫切想要程辞礼成家立室的消息。

程辞礼眼里的冷厉减轻两分,似嘲似嗤,“我凭什么信你?”


“别急啊。”杭清颜拿出手机,随手翻出一个号码,指尖在键盘上快速的敲了几下。

正要点发送邮件时,她收回手指,笑着看他,“先生,给个邮箱呗?”

梁助从中央后视镜瞧见程总的眼神,迅速给她报了一串数字。

短短几秒钟,程辞礼的手机便收到一份电子合同,合同内容与她所说分毫不差。

几乎是只要一个名头,什么都任由他差遣的意思。

就连名字都已经签好了。

他目光发深,没想到传闻中不谙世事的杭家大小姐私下里竟然是这幅面孔。

还真是……有趣的很。

“这份诚意怎么样?”杭清颜侧身倚在座背上,笑容肆意。

“不怎么样。”程辞礼嗓音清冽漠然。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先生愿意给邮箱不正说明,您并不反对我的提议不是吗?”

程辞礼淡淡掀起眼皮,手机在此时忽然响起。

他瞥了眼,是老爷子打过来的,太阳穴一瞬间突突跳起来。

迟疑半秒,他接通。

“小兔崽子,这么多姑娘你都相不中吗?你今天要是不给我带个孙媳回来,以后就别见我!”

消息灵通的程老爷子声如洪钟,气势磅礴,都不给他回应的机会,强硬挂断。

程辞礼眉心微拧,盯了眼中央后视镜。

梁助止不住缩了缩身子。

思虑两秒,他吩咐梁助,“联系徐律师,草拟结婚协议。”

梁助惊讶的咽了咽嗓子,不敢不应。

杭清颜勾唇,“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咯。”

程辞礼没应,吩咐梁助开回老宅。

她一愣,“你该不会今天就要带我见家长吧?”

“怎么?”程辞礼眼里挑起冷淡的戏谑,“杭小姐刚才说的任由我吩咐,这么快就忘了?”

她眨了眨眼睛,笑盈盈的轻叹,“我逗你呢。”

程辞礼寡然闭目,并不理会她。

车速不快,晃晃悠悠的近一个小时才进了程家老宅。

正赶上程老爷子的下午茶时间。

案几一边坐着个身穿墨绿旗袍的贵妇,另一边是程煜城。

她踏进门槛时,正巧听到他叫苦不迭的后半句。

“……她为了不嫁给我,这么糟蹋设计我,我怎么能娶这种用心险恶的女人?”

程老爷子正要说话,忽听到脚步声,抬眸看过去。

瞧见他们二人走进来,脸上的凝肃一瞬消失,笑呵呵的招手。

“阿礼,这就是你选中的媳妇儿?快带过来让我瞧瞧。”

两家姻亲定的早,杭清颜又一直被约束着行踪,再加上程煜城内心并不愿带她回程家,程老爷子实则并未真正见过长大之后的杭清颜。

只以为她是今天相亲贵女中的一个。

程辞礼面色始终平淡,还没来得及出声,就听程煜城震惊不已的嗓音。

“杭清颜?你来干什么?我告诉你,就算你找到程家来,我也绝不可能娶你!”

他咬牙切齿的瞪着她,他本是想回来施用一番苦肉计,让祖爷爷同意明天换新娘子的事,却没想到这贱人竟然也来了。

“你设计我和杭二小姐同床一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他倒打一耙,先卖起被‘设计’的惨来。

杭清颜眼底划过讽刺的冷意。

这先斩后奏一手玩的可真溜啊,这么一来,如果她放出录像,反倒坐实了他口中的话。

程老爷子回过神来,盯着她问道:“你是杭家长女?”

杭清颜笑容温婉,礼貌回应,“正是。”

老爷子矍铄的目光扫在她脸上。

她明显感觉到老爷子的不悦。

一旁墨绿旗袍的贵妇,程煜城生母徐琳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

“小门小户的东西,设计阿城被发现,又舍不得松开程家这棵大树,所以追上门来了?”

杭清颜嗤笑一声,“这样的渣男败类,也值得我追上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