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后我成了冷面丞相的小撩精

穿越后我成了冷面丞相的小撩精

悦柠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文科状元林墨墨意外穿越,魂穿到了一个灵魂出窍的公主身上。这公主在新婚当天被驸马放了鸽子,甚至还被渣男和白莲花伙同背叛。林墨墨当然要给她报仇,让坏人们得到应有的报应。最终完成任务的她,把身体还给原主,自己却成了孤魂野鬼。岂料,那谪仙般的丞相,竟寻遍天下招魂人只为找到她!

主角:林墨墨,苏暮白   更新:2022-07-16 02: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墨墨,苏暮白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后我成了冷面丞相的小撩精》,由网络作家“悦柠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文科状元林墨墨意外穿越,魂穿到了一个灵魂出窍的公主身上。这公主在新婚当天被驸马放了鸽子,甚至还被渣男和白莲花伙同背叛。林墨墨当然要给她报仇,让坏人们得到应有的报应。最终完成任务的她,把身体还给原主,自己却成了孤魂野鬼。岂料,那谪仙般的丞相,竟寻遍天下招魂人只为找到她!

《穿越后我成了冷面丞相的小撩精》精彩片段

宣文二十年。

六月初六,难得一遇的良辰吉日。

新晋户部侍郎郭侍郎的府门口。

一顶花轿停在门口,后面跟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嫁妆队伍。

“哎哟喂,这吉时马上就要到了,这新郎怎么还不见人影啊?”

“许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耽误了吧,不然成亲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会不来呢?”

“什么事能比成亲还重要啊?这娶的可是公主啊?”

“哎,你们说这郭大人是不是不愿意娶公主,所以才没来的啊?”

“怎么会呢,郭大人和羲和公主可是圣上赐婚,郭大人是要抗旨吗?”

“哎,这你就不明白了吧,传闻这羲和公主痴恋郭大人,又怎么会舍得郭大人受罚呢?”

“也是.....”

沐南音一身凤冠霞帔,手持遮面扇,坐在花轿里,听着外面传来的各种议论声,拳头不由得攥紧,攥紧,再攥紧......

伤心,难堪,羞辱......

眼泪在眼里打转,倔强的不肯落下!

可是即便如此,她扔抱着一丝希望。

因为,她真的爱惨了他!

正因为她爱惨了他,他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公主。”跟在轿旁的宫女白芷担心的唤一声,“咱们现在怎么办?”

“再等等吧。”沐南音做着最后的挣扎,盼了这么久,她怎么甘心就此放弃!

“公主!”白芷真的是恨铁不成钢,“驸马都这么过分了,您还纵着他吗?平日里他跟那些女子暧昧不清也就罢了,可是今天是你们的大婚之日啊......”

“别说了。”白芷的话让沐南音心痛又难堪,眼泪终于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明轩肯定是有重要的事耽误了。”

嘴里说着替驸马开脱的话,心里却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自己!

想起之前听到的各种流言蜚语,以及因为自己无底线的纵容,被郭家看轻,被人嘲笑......

沐南音顿时感觉心痛得无法呼吸。

这时,去打探消息的丫鬟半夏回来了,稍微犹豫了一会儿,对着轿中的人开口,“公主,赵小姐落水,性命垂危,驸马他.......他......有可能来不了了!”

“铛~~”绣着龙凤呈祥的遮面扇从沐南音手里掉落,沐南音感觉心脏被一只手紧紧的拽住,疼得她无法呼吸,随即一阵晕眩袭来,无力的倒在了轿子里。

“公主!”白芷听到轿子里传来“咚”的一声,急忙掀开轿帘,看到沐南音倒在里面,慌忙从轿门进去扶起她,又是掐人中,又是按穴位的。

折腾了好一会儿,沐南音总算是醒了。

“公主,您醒了?”见沐南音睁开眼睛,白芷大大松了一口气,“公主,您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公主?”林墨墨疑惑的看着面前的青衣丫鬟,有点懵圈,她记得她是去神农架旅游,没来横店当群演啊!

这......他喵的是怎么回事?

白芷见自家公主用那种陌生的眼光看着自己,整个人都慌了,“公主,您别吓奴婢啊,驸马这般折辱您,咱们回宫让陛下给您主持公道便是了,您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驸马?公主?”林墨墨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和四周。

只见自己一身大红嫁衣坐在一顶古香古色的轿子里,轿子也是装扮得极为喜庆,显然,这是女子出嫁的桥段。

“你们这是什么剧组啊?”林墨墨说着便伸手想掀开轿帘看看,却被身边的丫鬟一把拦住,“公主不可以。”

林墨墨只好作罢,却也注意到自己的双手光滑细白,嫩如柔夷。

妈呀,这不是她的手!

所以,她这是穿越了还是在做梦?

林墨墨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嘶~”

疼,不是在做梦!

旁边的丫鬟见自家公主掐自己,急忙抱着她的手哭道:“公主,您这是做什么呀,您不开心了您掐奴婢,干嘛伤害自己啊,您这样陛下和皇后娘娘还有太子殿下会心疼的。”

这都怎么回事啊?头好痛,林墨墨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正想开口问问面前的丫鬟,就听到脑海里传来了一道声音。

“恭喜主人,愿望达成,走出了神农架,穿越成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美貌又多金的公主!”

what?

“你不是......那个......那个......”听到这个声音,林墨墨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不是她在晕倒过去之前听到的那个声音吗,她还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是我,主人!”一个扑扇着一对透明翅膀的杯子邀功似的看着林墨墨,“主人,你的愿望我已经帮你实现了,快点儿感谢我吧。”

“感谢你个鬼啊,你个破烂东西赶紧把我送回去。”要不是条件不允许,林墨墨真的想踹死它!还感谢它?!

“愿望一旦达成,概不退货!”

“你个周扒皮的狗屎破烂......”林墨墨正准备骂这个把她送来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的罪魁祸首一顿!

就被它打断了,“哎哎哎,先别着急骂,你现在在成亲呢,赶紧处理一下这事儿吧!”说着把事情简单的跟她说了一下。

林墨墨听完,又是叹气又是摇头。

这他喵的都什么狗血剧情啊?!

好好的公主,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作践到这个份上!

倒贴凤凰男,成亲当天凤凰男还抛下她去救白莲花?!

这情况不是应该下令让人抄了这凤凰男的家,再让人去把凤凰男和白莲花给关去大牢或者直接这狗男女千刀万剐吗?

把自己气死了算怎么回事?

那男的他是潘安转世还是天神下凡?!

“主人你可别感叹了,赶紧下去处理一下吧,这可是你来这里的第一战啊,必须得打得漂漂亮亮的。”

外面的议论声和嘲笑声还在继续,林墨墨只好揉揉有些疼的脑袋,扶着丫鬟的手准备下花轿!

“公主,咱们回宫吧,这郭家实在是配不上您。”丫鬟白芷小心翼翼的扶着自家公主,以为她这般情况还要坚持嫁去杜家,劝慰道。

林墨墨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掀开轿帘走了下去。

外面的人一看到她,都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

林墨墨淡淡的扫视了一圈,最后把目光放在面前气派恢弘的侍郎府大门上。

呵~好一个软饭硬吃还想打包的凤凰男,今天就让姑奶奶来教教你怎么做人。

..........


“公主,我们回宫吧。”白芷看了看周围的人,担心的说道。

林墨墨没理她,看了看侍郎府大门后偷偷摸摸,探头探脑的人影,扬声道:“来人,把这侍郎府给本宫拆了!”

大门后的人一听到这话,急忙走了出来,大声喊道:“我看谁敢?”

林墨墨看都没看那人一眼,对后面的侍卫道:“没听到本宫的话吗,拆!一片瓦也不留!”

“住手,都住手!”刚刚说话那妇人大喊着排开双手拦在大门口,“沐南音你做什么,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林墨墨听到这话,终于正眼瞧了那妇人一眼,讥笑道:“本宫要是愿意,拆皇宫都可以,一个小小的侍郎府,本宫有何拆不得的。”

说完,林墨墨又对白芷吩咐道:“去,把太子哥哥府上的侍卫都借过来,用最快的速度把这府邸拆了,拆不掉的就砸了!”

“是,公主!”白芷福了福,转身去吩咐人去了。

“沐南音,你真是反了,还没进我郭家大门就如此放肆,你眼里还有没有明轩,还有没有我这个......”那妇人见林墨墨完全没把她的话当一回事,指着她大喊大叫!

“掌嘴!”那妇人的话还没说完,林墨墨就打断了她的话。

林墨墨的话音刚落,身后的半夏和空青就上前去按住那妇人,一扬手,“啪啪啪`”几个耳光毫不客气的打了下去。

郭家母子仗着公主喜欢,对公主毫无敬意,这口气,他们忍了很久了。

“沐......”那妇人见往日毒她各种讨好的公主居然真的让人打她,张口刚要说什么,就被半夏用帕子堵住了嘴!

林墨墨见那妇人恶狠恶的瞪着她,嘲讽的看了她一眼,“一个没有任何品阶的乡野村妇,见到皇室公主不行礼,指着公主大喊大叫,直呼公主名讳,随便一个罪名都可以让你和你的儿子回炉重造!仗着本宫的喜欢,目无尊卑法纪,肆意妄为,还真把自己当碟子菜了?”

看着夫人丑陋的嘴脸,林墨墨再次感叹沐南音这公主不仅眼瞎,还喜欢自欺欺人。

在此之前,她明明就撞见过这郭明轩的娘在和别人面前大言不惭的说什么公主又如何,只要进了郭家的大门,以后还不是要靠她的儿子给她挣脸面,要是惹了她不高兴,她就让儿子休了她.........

这公主的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呀,堂堂一国嫡公主被一个乡野妇人这般怠慢轻视,还要巴巴的嫁过来!

若是那郭明轩是个爱她,敬她,对她好,把她当成宝的也就罢了。

问题是郭明轩那货就是一个中央空调!

这大月国是没人了吗?

这也巴巴的上赶着倒贴?!

最后还把自己给气死了!

唉~林墨墨越想越觉得无语,看了一眼脸已经被打成猪头的杜母,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唇,“行了,再打下去郭明轩都认不出来。”

“公主?”半夏听到这话,以为自家公主又要稍软,一着急,手一松,郭母直接到了地上,门牙都磕掉了一颗。

林墨墨抬抬手,示意半夏稍安勿躁。

郭母以为林墨墨是怕郭明轩生气,才让人停的手,忍着疼痛费力爬起来,扯掉口中的帕子,吐了一口血水,口齿不清的说道:“沐南音,明轩回来......”

却不想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墨墨打断了,“来人,把这大妈......咳咳,把这疯妇打二十大板,扔到路口的墙角去讨饭,至于郭明轩,折辱皇室公主,即刻起休弃驸马之位,其他的,留给父皇处置!”

说完,头也不回的坐进轿子,顺便把头上那顶快要把脖子压断的凤冠取下来扔到一边,揉揉脖子,捡起之前掉在轿子里的扇子扇了扇。

“公主,咱们现在去哪儿啊?”

林墨墨掀开轿帘看了看白芷那认真的脸,十分无语,“回宫啊,还能去哪儿?”说罢,对外面喊了一声:“回宫!”

不知怎的,林墨墨总觉得对面的茶楼好像有人在看自己,但是她看过去又什么都看不到。

轿子离开侍郎府门口的街道的时候,林墨墨又掀开轿帘看了一眼对面的茶楼,还是什么都没看到。

但她确定,那里肯定有人。

算了算了,她还是赶紧回去吧。

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太诡异了,她得好好捋捋......

侍郎府对面的茶楼上。

刚刚看完侍郎府门口的闹剧的白衣男子,看着沐南音的仪仗慢慢远去,神色有些莫名,不紧不慢的开口:“这羲和公主今日还真是令人眼界大开啊!”

男子生着一双桃花眼,却又清冷如谪仙。

他对面一个身穿红衣,看上去甚是不羁的男子饶有兴致的看着对面正在被一点一点拆除的侍郎府,道:“可不是嘛,平日里为了那姓郭的,连公主的尊严都不要,不知被多少人私下里嘲笑,今日居然这么硬气,那座陛下为了不让她受委屈,重金打造的侍郎府说拆就拆,还把姓郭的老母给打了。”

说完看了对面的白衣男子,见他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又接着道:“虽然不知道这羲和公主今日是撞了什么邪,不过这样才是一个公主该有的样子。”

“撞邪?”白衣男子勾了勾唇角,“确实很像!”

......

将军府。

一个一身玄衣的男子正在月下独酌。

地上已经有了几个空坛子,下人想过来劝又不敢。

微风轻拂,暮色撩人,男子周身却散发着悲伤的气息。

纵使男子酒量千杯不倒,此时也有些微醺了。

“沐南音,你是不是眼睛不好,那郭明轩有什么好的,你就那么喜欢他,他那样的人你都要嫁,呵~”

“你说我没有喜欢的人,我不懂,哈哈哈,我就问你,你有心吗?我从小陪你一起长大,从小疼你,护你,你说喜欢威风凛凛的大将军,我便去从军......等我回来,你却告诉我你喜欢上了别人......”

“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良心......沐南音......郭明轩心思不纯,怎么劝你都不听,日后被欺负了,你可千万别哭着回来找我......”

......

男子边喝边嘀嘀咕咕的说了许多。

最后一个酒坛也空了,被他随意扔在地上,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凭着记忆往房间走。

“沐南音,你个没良心的......”

“咚!”一声,撞到柱子上,男子干脆躺在了地上,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

护卫陵游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将军大刺刺的躺在地上,周身散发着刺鼻的酒味。

“这是喝了多少酒啊。”陵游蹲下把男子扶起来,“将军,将军......”

“何事?”男子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来人,再次摇摇晃晃的起身,走到一旁的游廊下坐下。

陵游跟着走过去,“将军,羲和公主把驸马休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你说什么?”听到陵游的话,刚刚还醉意朦胧的男子眼里瞬间一片清明,猛的站了起来,“怎么回事?”

“将军,今日公主大婚,驸马半路去救赵家小姐,让公主颜面扫地,公主一气之下,当街休了驸马,还把郭府给拆了......”

陵游的话还没说完,眼前的人已经没有踪影。

“唉,将军,您去哪儿啊?”

..........


另一边。

沐南音回宫后径直回了自己的长乐宫,应付完闻讯赶来探望的皇帝皇后和太子,把自己关在房间。

“苍天呐,我这运气要是去买彩票现在都世界首富了吧!”林墨墨无语的在床上翻来翻去,多希望这一切都是在做梦!

可是,她掐了自己好几次,每次都疼得要死。

这疼痛感在告诉她,这特喵不是在做梦!

是真的,比珍珠还真!

“苍天呐,你送我回去吧,我发誓,以后出去旅游再也不乱走了,看到奇怪的东西再也不好奇了,看到金子我都不捡了......”

说起来连她自己都不信。

她就是去了一趟神农架,因为被一只五彩斑斓的鸟引着误入了深处,然后迷了路!

手机没有信号,没带吃的,身上的水也喝完了,遇到的野果不认识也不敢吃。

天色越来越晚,想起以前在网上看到的说是神农架深处有野人和野兽,林墨墨不敢再瞎转悠,打算先找个山洞过一晚,其他的,等天亮再说。

半路踩到一个杯子,捡起来看了看,除了有点儿古朴,没啥特别的,看了看自己的小包包,打算扔了它手都扬起来了,杯子却说话了,差点儿把林墨墨吓得当场去世。

“真是对不起啊,吓到你了,为了表示歉意,我可以满足你三个愿望。”小杯子扑扇着一对近乎透明的翅膀,歉意的看着这林墨墨。

林墨墨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就随口说了句,“走出神农架,变得美丽又多金,然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然后。

她就到这个历史上没有任何痕迹的不知名朝代来了。

还很狗血的一来就遇上痴情女被渣男抛弃现场。

这也就算了,那个痴情女还是她自己!

“苍天呐,如果我有罪,请用法律制裁我,何必把我送来这种鬼地方受折磨!”林墨墨烦躁的用被子捂上头,按照一般的穿越套路,她基本上是回不去了。

只是,好不甘心啊,她才刚刚考上梦寐以求的大学,那么多帅气的学长还没来得及撩一个。

她前几天接的那个报酬丰厚的单子,才付了定金......

“主人,你就别想那些了,我给你算过了,你的姻缘在这里,而且当公主你什么丢不用干就有很多钱了,还没人敢欺负......”

“闭嘴吧你!”又听到那个破烂杯子的声音,林墨墨掀开被子猛的坐了起来,“要不是你这个破烂杯,我会来这里吗?”

“主人,人家不叫破烂杯,人家是阿妈咪神杯,有名字的,叫小甜甜。”

小破烂杯一本正经的告诉林墨墨它的名字,接过得到林墨墨一个简单粗暴的,“滚!”

“阿妈咪神杯?你兄弟阿拉丁神杯没教你帮人实现愿望是怎么做的吗?”

被凶了的杯子委委屈屈,“可是主人,银家要是不送你来这,你在神农架深处走不出来,要么饿死,要么被野兽吃掉,或者被野人抓去当媳妇,那好惨的!”

“你当我们大中华的黎叔叔叔是吃干饭的?”林墨墨没好气的敲了一小甜甜,不过敲了个寂寞。

“主人,别生气了,这里也有很多小哥哥的。”小甜甜讨好的对着林墨墨卖萌,“穿越这种事情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幸经历的,你能来这里肯定是命中注定的。”

“讲重点!”肚子有些饿,林墨墨起身端了一盘糕点吃了起来。

嗯,还别说,这宫里的御厨手艺就是好!

“重点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前世因为痴恋郭明轩,不仅丢了公主的骄傲,还落得了一个国破家亡的下场,她死之前以血为祭祀,用灵魂作为交换,要郭明轩血债血偿!”

“咦~这么惨!”恋爱脑的威力这么大吗?林墨墨表示有被吓到,她见过因为恋爱脑毁了自己的事业的女明星,可是这因为恋爱脑毁了自己的国家,是不是有点儿太生猛了!

“嗯呢,确实好惨!”小甜甜忙不迭的点点头,“要不然她也不会用自己的灵魂作为交换,让一切重来。”

“呵呵!”林墨墨无语望天,“按照正常套路,她不是应该自己重生,自己报仇吗?把我这个八杆子打不到一处的人无辜人员拉过来是怎么回事?”

“因为主人你是有缘人!”

“讲人话!”林墨墨倒了一杯茶,好想泼到那个破烂杯身上。

小破烂杯,哦不,小甜甜很怂的离她远了一些,“人话就是她的灵魂被拿去交换了,没办法自己来。”

“所以呢?”

“所以就需要主人你收拾郭明轩那个渣男和赵明娇那个白莲花,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报应。”

糕点有些噎得慌,林墨墨喝了两杯茶才全部咽了下去,“所以,这是要上演女主归来,手撕白莲花和渣男的戏码?”

“嗯嗯!”小甜甜点点头,“不过这只是其中一个,还有......”

听到还有两个字,林墨墨觉得手里的糕点都不香了,直接朝小甜甜扔过去,“讲话一次性讲完能死啊你!”

“哦。”小甜甜委屈巴巴的瘪瘪嘴,“除了手撕渣男和白莲花而外,还要帮她守护这个国家,再帮她找寻真爱!”

“噗~”听到这话,林墨墨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找寻什么?真爱?”

小甜甜猛地点点头。

“前两条可以,最后一条,换一个!”

她要是能帮人找到真爱,也不至于活了快十八年了还是个单身狗!

小甜甜为难的开口,“没办法换呢。”

“那我要是不呢?”找寻真爱干什么,那玩意儿能吃吗?

“那主人会被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再也没有机会回去!”

林墨墨这下再也压制不知心里的洪荒怒火,直接把杯子朝小甜甜在的方向砸了出去。

搞的她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一样,还永世不得超生?

天地良心,她可一直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

小甜甜看着暴躁的林墨墨,觉得自己还是先躲一下比较好,“那个,主人啊,你刚过来,又在郭府门口大展威风,肯定是累了,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先去给你探探路啊。”

“滚吧!”林墨墨现在也不想看见这气人的东西,准备先睡一觉再说。

“好嘞!”

“等会儿,回来。”朝大床走了几步,林墨墨突然想起了什么,喊住了正要滚蛋的小甜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