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骁爷的小祖宗又在虐渣

骁爷的小祖宗又在虐渣

不眠衣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裴沅歆上辈子眼盲心瞎,一厢情愿爱上渣男,千方百计嫁给对方为妻。她付出一片真心,却惨遭算计利用,最终落得一个家破人亡,含恨惨死的下场。再睁眼,她居然带着前世记忆,重生回到了过去,回到了自己的人生悲剧还未发生之前。这一世,她发誓绝不再任人鱼肉,重蹈覆辙。只是,裴沅歆没有想到,自己随便一指,招惹上的男人竟然是权势滔天的沈晏骁。一跃成为骁爷的小祖宗,她很快便将渣男恶女送进地狱……

主角:裴沅歆,沈晏骁   更新:2022-07-16 02: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沅歆,沈晏骁 的女频言情小说《骁爷的小祖宗又在虐渣》,由网络作家“不眠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裴沅歆上辈子眼盲心瞎,一厢情愿爱上渣男,千方百计嫁给对方为妻。她付出一片真心,却惨遭算计利用,最终落得一个家破人亡,含恨惨死的下场。再睁眼,她居然带着前世记忆,重生回到了过去,回到了自己的人生悲剧还未发生之前。这一世,她发誓绝不再任人鱼肉,重蹈覆辙。只是,裴沅歆没有想到,自己随便一指,招惹上的男人竟然是权势滔天的沈晏骁。一跃成为骁爷的小祖宗,她很快便将渣男恶女送进地狱……

《骁爷的小祖宗又在虐渣》精彩片段

“少夫人不会摔傻了吧?”

“傻就傻了呗,傻了不是更好,少爷就能娶自己心尖上的人儿了,她死皮赖脸进到傅家,让少爷好久都没回家了。”

少爷?傅家?

她不是抑郁而终了吗?怎么会……在傅家。

“少夫人,该吃晚饭了。”门口保姆模样的女人,站在裴沅歆床边有些居高临下看着她,话语带着些许嘲讽。

听到女人的声音,裴沅歆猛地回过神来,疯了似的狠狠推开女人冲到镜子面前。

看着镜子里那张娇俏妩媚的面容,裴沅歆有些动容。

她真的重新活过来了!

这是她和傅奕恒结婚的第一晚。

前世,她本以为嫁给了心爱之人,却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傅家的阴谋,傅奕恒利用她的真心,对裴家的家产进行大肆地倾占,最后不仅裴家没落,还将她赶出了傅宅,抑郁而终。

前后,不过三年。

照片上的男人一脸冷漠,眼里满是厌恶。

裴沅歆发泄似的伸出手将那张照片从结婚证上撕了下来,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撕碎,扔在了地上。

这一世,她是裴沅歆,是裴家捧在手心里的公主,既然重活一世,她绝不再走前世的老路!

她冷着脸回到房间,换上了自己最喜欢的修身红色小短裙,又给自己画了一个妩媚的妆容,这样肆意张扬的模样让她终于找回点熟悉的感觉。

前世,喜欢上傅奕恒之后,她将自己的衣食改成了傅奕恒所喜欢的样子,甚至连自己的行为也照着苏芷雨的样子学习。

也因此闹出了不少笑话,丢尽了裴家的脸。

“少夫人,您要出去的话,要得到少爷的允许,还有你这身打扮少爷看到了会生气的。”她刚走到门口,保姆白欢就将她拦了下来。

“是吗?那就让他气死好了。”裴沅歆嘴角勾勒出一抹讥讽,凑近女人低声笑道:“这样的话,你就可以为自己喜欢的人披麻戴孝了。”

“你!”

她怎么会知道?

而且这个女人似乎从楼梯上摔下来之后就变得不一样了。

就连她曾经最喜欢的少爷,似乎在她口中也变得一文不值!

裴沅歆忽略她惊讶的表情,径直绕过她走向了车库。

车库里是父亲给她陪嫁的几十辆限量版豪车,她发现,最喜欢那辆居然被傅奕恒那个渣男装扮成了苏芷雨最喜欢的样子!

这是……要用她的车去讨好那个女人?

开什么玩笑!

今夜她就要让傅家成为市里最大的笑话!

夜色如墨,裴沅歆妙曼的身影出现在了酒吧,点了一杯自己最喜欢喝的烈酒。

酒水入喉,神色都带了些许迷离,突然,她目光落在不远处坐在走廊的一个男人身上。

男人长得很好看,一身昂贵西装,五官明朗,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禁欲的气息,是她喜欢的类型。

既然都决定甩了傅奕恒那个渣男了,那她为什么不趁机潇洒一把呢?

裴沅歆端着一杯鸡尾酒朝着男人走去,将手搭在他的肩上,眨巴眨巴眼睛笑了一下,“先生,一个人?”

沈晏骁晃动了一下手中的子弹杯,目光在裴沅歆脸上游移,之前不悦的情绪似乎瞬间烟消云散,“现在不是了。”

“那……一起喝一杯?”越走近,裴沅歆越觉得男人简直好看到发指,这颜值完全不输一线的流量明星,冷冰冰的一张脸,给他增添了几丝神秘感。

男人微微抿了一口酒,“不了,裴小姐今晚新婚夜,就跑出来跟一个男人喝酒,要是傅奕恒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带人来抓你回去。”

“你认识我?”

裴沅歆没想到这男人竟然还是熟人,以前怎么没怎么见过?

或许见过,但前世的她纯粹是个恋爱脑,满心都只有傅奕恒那个渣男,别的男人从来没正眼瞧过一眼。

这样一想,还真亏!

裴沅歆端着酒杯,径直跟男主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凑过去,声音带着几分魅惑的沙哑:“难道,是你害怕?”

沈晏骁盯着她看了半晌,醇厚的声音在裴沅歆耳边响起:“我的生命里,还从没有怕这个字。”

男人的声音弄的裴沅歆耳朵微痒,她伸手按下了男人的脑袋,直接吻了上去。

此刻,酒吧门口。

傅奕恒满脸阴狠看着和一个陌生男人倒在一起的裴沅歆,气得双眼发红。

这是他的新婚妻子,今天晚上是他们的新婚之夜,此刻他的妻子居然在酒吧跟别的男人私混在一起。

这不是赤果果在打他的脸吗?

“裴沅歆,你这是在做什么?”

傅奕恒走上前,一巴掌就要打在裴沅歆的脸上,却被女人一把捏住,紧接着响亮的一巴掌响彻整个包厢。

一旁的沈晏骁端着一杯红酒,看着女人肆意嚣张的表情,越发觉得满意。

这才是真实的她!

“做什么?傅少新婚之夜不在傅宅,偏跑到酒吧里来逮我,你说这是故意的呢,还是凑巧呢?还是傅少正好在这附近幽会某个不知趣的小绿茶?”

“你!”被戳中心事的傅奕恒脸色一白。

他确实是在附近,今天虽然是他的新婚夜,但他舍不得让苏芷雨难过,哄了整整一天,还答应晚上要留下来陪她。

要不是接到电话说裴沅歆居然敢在新婚之夜公然出轨,他此刻还在苏芷雨的被窝里跟她你侬我侬呢!

“你别扯别的,我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别忘了,我们已经结婚了,你是傅太太!”

啪,又是一巴掌。

裴沅歆冷冷地望着他,“傅先生是不是得了健忘症,忘了曾经说过只有苏芷雨才配当傅太太?我人应该在哪里,是我的自由,用不着你来过问,如果你觉得这样伤了你们傅家的面子,那……就离婚吧。”

什么?!傅奕恒刚从被打的懵逼中回过神来,听到这句话再次傻眼。

裴沅歆这个女人居然敢提离婚!

这怎么可以,裴家的财产他还没拿到,他是不可能离婚的。

“凭什么?”傅奕恒捂着发疼的脸颊隐忍着要还手的怒气质问着,要不是晚宴马上就开始了,这一巴掌他一定还回去。

只见裴沅歆一张红唇轻启,刺耳的话在包间里徘徊,“因为你、不、配!”


“裴沅歆!人的忍耐是有限的,不要再无理取闹,马上跟我走,爷爷还在等着。”

傅奕恒强行按捺住涌上心头的怒意,上前攥住她的手就往门口拽。

“松开!我自己会走。”

裴沅歆现在只觉得傅奕恒碰一下她都恶心,要不是为了她之后的计划,今天说什么她都不会回去。

傅奕恒闻言,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握的更紧了。

只见一只修长的大手闯入裴沅歆的视野,一把握上了傅奕恒的手:“你……松手。”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管我……啊!疼疼疼……”傅奕恒疼的咬牙切齿,但看到沈晏骁那阴沉的目光,骂人的话直接消失在了喉间。

“你弄疼她了。”

清冷的嗓音响起。

沈晏骁的视线落在裴沅歆手腕上红色的痕迹,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随后恶狠狠甩开手,从一旁的桌上拿过帕子擦拭着,像是沾染上了什么脏东西。

傅奕恒敢怒不敢言,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我在外面等你,动作快点!”

这个小贱人,没想到短短时间里就找了个这么维护她的男人,可真有本事,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她生性如此放荡!

裴沅歆也没想到这个刚认识的男人会出面帮她,看着眼前不断散发着光芒的帅气男人,她只觉得自己这一趟没白来。

她猛地凑近沈晏骁,看似要亲他,嘴唇却在他的脸尚轻擦而过,然后潇洒地挥了挥手,“作为谢礼。我们下次再见!”

沈晏骁伸手摸了摸脸颊,目光落在那个肆意张扬的身影上,红色短裙完美的展现出了她的身材,微微露在外面的香肩像是在引人犯罪。

当年自己落水,是裴沅歆不顾自己的安危跳下水救他,才让他有今日。

这些年来他一直暗中关注着她,她所有事情他都知道,看着她疯狂痴迷傅奕恒,知道她今日结婚才在这里买醉,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那也就意味着她跟傅奕恒……

再且,裴沅歆就该是这样散发着耀眼的光芒的人。

而不该是……

不知想到什么,沈晏骁的眼神一下子阴沉了下去。

……

晚宴,休息室。

“裴沅歆,你可真是好样的,说,今天那个小白脸到底是谁!”

裴沅歆直接忽视了傅奕恒的话,悠闲地靠在沙发上。

见自己被忽视,傅奕恒忍不住更大声唤着她的名字:“裴沅歆!”

“有事?如果不是离婚的事那就免谈。”裴沅歆现在只觉得跟傅奕恒多说一句都是浪费时间。

傅奕恒还想说什么,紧锁的大门被人打开,身着一袭白裙的苏芷雨抱着文件出现在两人面前。

“那个……打扰了,公司有些要事需要傅总看一下。”

裴沅歆头都不带抬一下的,连个眼神都不给,任由傅奕恒将人带了进去。

傅奕恒知道苏芷雨不放心他才找借口跟过来的,他也不气,反而觉得自豪,有这样一个温柔善解人意的女人在乎,自然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

他将门关好,背对着门将一脸委屈的苏芷雨搂在怀里,“怎么?不放心我?”

“哪儿有,就是看你晚上没有吃饭,怕你胃疼,想来告诉你我在家里熬了骨头汤,等着你回去喝呢。”

苏芷雨靠在傅奕恒的怀里,趁着傅奕恒没注意故意将门给推开了一些。

透过门缝她看到裴沅歆不屑的笑脸,她的瞳孔猛地一缩,然后迅速离开傅奕恒的怀抱。

“怎么了?”傅奕恒察觉到不对。

“没事,只是你身上的衣服湿了。”苏芷雨从傅奕恒怀里起来,指了指他胸前一片红色的酒渍,

“应该是刚刚带着裴沅歆到休息室时撞到人时弄得,我去换一件。”提到裴沅歆,傅奕恒就很是不悦。

推开门,裴沅歆依旧头都不抬,傅奕恒拿起备用的衣服,当着裴沅歆的面准备换上,他扭头看了一眼在玩手机的女人,不知为何心里有了一股无名火。

“裴沅歆,作为傅太太,你是不是该尽一下妻子的责任。”

裴沅歆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妻子的责任?

“傅少今天是打没挨够,连带着脑子都已经开始不清醒了?傅太太这个称呼可不太适合我,倒是你身旁那个小绿茶挺合适的,如果有需要,我可以让给她。”

“哦,对了,你要是现在答应的话,我立马将傅家送到我家的聘礼送过去,这样也算是名正言顺,只不过中间拐了个弯罢了。”

苏芷雨被裴沅歆这一张伶牙俐齿的嘴惊讶的不行。

以前这女人见了她都一幅张牙舞爪的样子,什么时候像今天这么冷静过?

她微微低下头,装作被羞辱的样子,“不用了,你是傅总明媒正娶的妻子,谈何让不让的。是我配不上傅总……”

等奕恒将你们裴家的财产拿到手,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嚣张!

苏芷雨如此卑微的样子刺痛了傅奕恒的眼睛,他伸手拦住苏芷雨的腰将她搂进怀里,安慰着:“傻瓜,只要我喜欢你,有什么配不上的。”

裴沅歆撇了撇嘴,看着面前两人做戏的嘴脸实在恶心,伸手拿起包就要走,却被傅奕恒抢先一步拦住。

“让开!”裴沅歆清冷的声音透露着不容拒绝。

傅奕恒生怕她将自己跟苏芷雨的事情跟爷爷说了,到时候他恐怕会被爷爷打个半死,甚至可能丢掉继承傅家财产的权利。

这么一想,他只能用爷爷威胁她,“裴沅歆,你要是不想爷爷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离婚的事你最好少提!”

裴沅歆冷冷地盯着他,傅奕恒只觉得自己浑身寒毛立起,像是身处在冰窖里,本以为裴沅歆会妥协,却没想到她根本就不受威胁。

“那不是我该考虑的事。”

说完,绕过傅奕恒离开休息室。

前世裴家被傅奕恒弄的家破人亡,傅爷爷看到她憔悴的模样很是心疼她,还说早知道当初就不该让她跟傅奕恒结婚。

她相信自己离婚傅爷爷不会怪罪她的。

傅奕恒看着裴沅歆潇洒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裴沅歆……似乎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离开傅家,裴沅歆直接回到了裴家。

前世父亲为了她不停地给傅家让利,傅家这只毒蝎子吃到了甜头就不肯松手,直至将人毒死才肯放弃。

这一世她绝不会让傅家得逞!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父亲,裴沅歆眼眶莫名就湿润了起来,前世裴家倒台后,父亲一病不起骨瘦如柴,最后不治而亡,她好像很久没有见到如此康健的父亲了。

裴伟国见女儿一直看着自己,眼里还含着泪水,忙紧张上前询问:“歆歆,发生什么事了?”

“爸,以后不要再帮傅家了,也不要再将裴家应得的东西让给他们了。”裴沅歆神色冷漠地伸手擦拭了眼角的泪水,看着裴伟国一脸严肃道。

裴伟国闻言,先是高兴女儿终于不再是恋爱脑了,知道考虑裴家的利益了,后才反应过来女儿这一番话的反常。

他坐在裴沅歆身边,眼神凌厉地像一把冷刀子,“你告诉爸爸,是不是傅奕恒那小子欺负你,让你受委屈了?”

“你放心爸爸绝对绕不了他,会给你好好出气。”

“爸……”裴沅歆的声音有些哽咽,之前隐忍的情绪一下子全部崩盘,伸手将裴伟国紧紧抱住,感受他身上的温度。

好久都没有听到父亲说这种话了,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还在父母膝下被保护的像个公主。

裴沅歆将自己的情绪收拢好,松开裴伟国,很是平静地看着他。

“爸,接下来我说的话你听好了。以后无论傅家是死是活,他们家的一切都跟我们裴家没有任何关系。”

裴伟国想要说什么,被裴沅歆打断了。

“傅奕恒出轨了。”

裴伟国听到傅奕恒出轨气的立马站起了身,“欺人太甚!傅奕恒那王八蛋,我不打断他第三条腿,敢欺负我女儿!还有没有把裴家放在眼里,把我裴伟国放在眼里!”

他宝贝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居然受到这样的屈辱!

看着自己养育二十多年的女儿此刻一脸淡漠地讲述着自己跟丈夫同时出轨的事,一时间觉得女儿竟有些陌生。

可想而知她在傅奕恒那里受到了多大的委屈。

裴伟国只觉得心头一阵无名火起,既生气又心疼,“我定要傅家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

望着父亲生气又心疼的模样,裴沅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随着眼眶止不住地落下。

裴伟国见女儿哭了,连忙坐下用颤抖着的手擦着她脸上的泪,连带着声音也微微颤抖,“别哭……只要有爸爸在,就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

裴沅歆抿了抿唇,眼底浮现一抹坚定,“爸,我要跟傅奕恒离婚。”

裴伟国眼里满是心疼,摸着裴沅歆的脑袋,“只要是你的决定爸爸都支持。只是你们这才刚结婚就要离婚,传出去对你的名声……”

“爸,只要我在傅家一天,是傅太太一天,其他人就会看在你的面子上跟傅奕恒合作。要让傅奕恒付出惨痛的代价就必须要离婚,更何况我一点儿也不想在跟傅奕恒有任何关系。”

“爸是怕你后悔。”裴伟国叹了口气,女儿有多喜欢傅奕恒他是知道的,他怕女儿事后回想起来会后悔。

“爸,我不会后悔的。我已经有其他喜欢的人了。”裴沅歆知道父亲是在担心自己,她必须要让父亲知道自己的决心。

说有喜欢的人无疑是想让父亲放心。

裴伟国愣在了原地,刚想说什么,管家急匆匆出现在了门口,脸上还挂着伤:“老爷,小姐,傅少带着人来了。”

父女两看向门口,就见傅奕恒带着一群人出现在了门口,气势汹汹。

客厅里的气压降到了极致,也安静到了极致。

“你先下去休息。”管家应声退下。

“傅奕恒,你这是做什么?”裴伟国不悦皱了皱眉头,他还没找上门算账,正主不打招呼就出现了,还带了这么多人!

“爸。”

傅奕恒刚开口就被裴伟国打断,“别叫我爸!”

傅奕恒脸色略微难看,看向一旁一脸冷漠的裴沅歆,知道自己跟苏芷雨的事情裴伟国应该已经知道了,但只要没有撕破脸一切都还有回转的余地。

他坐到裴沅歆身边,脸上带着笑容,“老婆,跟我回家!”

“谁是你老婆,我没记错的话一个小时前你还在跟苏芷雨你侬我侬,怎么,这么快就忘了?还有,我已经说过了,我们离婚!”

裴沅歆语气不善,别看傅奕恒表面文质彬彬,内里却是有暴力倾向的,前世她可没少挨他的打。

“我没同意离婚。”傅奕恒的表情阴郁起来,用眼神警告着裴沅歆。

裴伟国见不得女儿受委屈,直接挡在两人中间,“不离也得离。你一个刚结婚就出轨的人,这事没什么好商量的!”

“我是出轨了,可是你的女儿也干净不到哪儿去。你知道我今晚是从哪儿将她带回来的吗?从酒吧!她跟一个男人倒在一起的沙发上带回来的!”

傅奕恒向来不打无准备的仗,他们两人都有过错,这事要是传出去裴家丢不起这个脸。

裴伟国不可置信看向裴沅歆,裴沅歆摇了摇头。

裴伟国瞬间稳下了心神,面对这张口胡言乱语败坏女儿名声的人,不需要客气,“滚,立刻滚出去!明日我就去傅家谈离婚的事。”

“既然要走,裴沅歆自然也要一起。她现在还是傅太太。”傅奕恒伸手想要去拉裴沅歆,被裴沅歆不着痕迹避开。

只要裴沅歆在傅家,他就有把握将她控制住,这样就能牵制住裴伟国,既然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动手!”傅奕恒一声令下,他带来的人朝着裴沅歆围去。

“再过来我就报警了!”裴沅歆强行保持镇定,拿着手机警告着。

“警察哪儿有那么多闲心管家务事!”下一秒裴沅歆的电话就被傅奕恒夺下。

裴伟国挡在前面想要阻拦那群人前进,却被直接推到在沙发上,让人控制住。

“爸!”裴沅歆担心地看着裴伟国。

就在那群人要将裴沅歆围起来带走时,管家再次冲了进来,神情有些惊恐,“老爷……小姐。”

话未说完,沈宴骁裹挟着阴郁森寒的怒意出现在门口,那张俊逸的脸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阴云。

他身旁的男人动作迅速地隔开了裴沅歆身边的人,将她护在身后。

“是你?”

傅奕恒看到沈宴骁倒是乐了一下,他还没去找这小白脸算账,这人就送上门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