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豪门总裁求负责

豪门总裁求负责

阿侧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桑和傅北野原本没有任何的交集,因为一场并不美丽的意外,他们牵扯在一起。在外人看来,两个人并不般配:一个是没有什么文化的暴发户,一个是矜贵又高冷的名门贵公子。后来,吃瓜群众发现,秦桑不仅仅是南桥胡同里飞出来的金凤凰,还是身披无数马甲的满级大佬。而傅北野,也不是真的又废柴,又没用,他们简直绝配!

主角:秦桑,傅北野   更新:2022-07-16 02: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桑,傅北野 的女频言情小说《豪门总裁求负责》,由网络作家“阿侧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桑和傅北野原本没有任何的交集,因为一场并不美丽的意外,他们牵扯在一起。在外人看来,两个人并不般配:一个是没有什么文化的暴发户,一个是矜贵又高冷的名门贵公子。后来,吃瓜群众发现,秦桑不仅仅是南桥胡同里飞出来的金凤凰,还是身披无数马甲的满级大佬。而傅北野,也不是真的又废柴,又没用,他们简直绝配!

《豪门总裁求负责》精彩片段

由于傅北野一大早的开罪,秦桑今天起床气格外严重,早餐都吃得格外没胃口。

以至于接到二哥电话,她的声音也恹恹的,“干嘛?”

“秋姨和小芸过来了,咱爸让你回家一趟。”

听到“小芸”这个名字,秦桑眼前自动闪过傅北野和她吃烛光晚餐的画面,眉心凛了凛。

再听到电话里那一阵阵的欢声笑语,她“啪”地撂下叉子。

“等着,我马上回去。”

秦桑上楼换了身皮衣皮裤,化了对北斗眉,打着金色眼影,涂了哑光红唇,波浪卷发编了几个脏辫,墨镜一戴谁也不爱。

下楼的时候,佣人们看到这样打扮的太太,都默默在心里点上一排蜡烛,不知道谁又要遭殃了。

车库里停着一溜豪车,秦桑却径直走向一辆改装过的摩托车,戴上头盔,皮靴一踩油门,疾驰而去。

一路开往北郊,一栋庄园明晃晃地伫立在那,外头均是黑衣保镖,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秦桑开着摩托车“呜呜呜”奔驰过来,大门立马为她敞开,黑衣保镖齐齐鞠躬问好:“小姐!”

她畅通无阻地进入庄园,一个漂移将车停稳,摘下头盔。

拎着半路买的牛油鸡翅进家门的时候,隔着老远,就听见客厅里传来女人尖锐又骄傲的声音,“小芸是真的有出息,我下半辈子啊就指望她了。”

“小姐回来了。”

佣人们纷纷跟秦桑打招呼,秦桑换了双拖鞋,眼风朝秋霞和沈芸扫过去。

秋霞脸上的笑容在看到秦桑的一瞬肉眼可见地收了收,沈芸则是满含深意地望了秦桑一眼。

二哥秦森闻着味道朝秦桑走过来,“又买了牛油鸡翅,从小到大还没吃够啊。”

秦桑睨他一眼,“你小时候吃的起吗?”

秦森想着是吃不起,嘴馋地顺手从袋子里捞了一只,把剩下的拿到厨房去。

秦老虎坐在沙发上,朝秦桑招招手。

“桑啊,快过来,好久没见你妈跟你妹妹了吧,过来说会儿话。”

秦桑应声走过去,沈芸则是礼貌地站了起来,低低唤了声,“姐姐。”

模样乖乖怯怯的,透着小家碧玉的温婉。

“都是自家姐妹,这么客气做什么,快坐。”

没等秦桑发话,秋霞就先心疼起小女儿来,满脸疼惜地握着沈芸的手。

“小芸啊,就是胆小,一见她姐姐就打怵,总这么乖乖巧巧的,所以才老受欺负。我把她送到国外去,就是想让她跟外国人多处处,性格也能打开些。不过这孩子是真优秀,在学校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还拿了全额奖学金呢。”

“妈,快别这样说了,怪不好意思的。”

沈芸满脸羞赧,看了看秦桑,给秋霞使了个眼色。

这眼色使的那叫一个明显,秋霞这才将目光落在大女儿身上。

秦桑大喇喇地在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一副混不吝的模样,浑身都透着匪气。

野得不行。

“秦桑啊,不是妈妈说你,你都24了,总这么不务正业地混着,你想啃老啃到什么时候?这都结婚了,还穿成这个样子……”

秋霞连声叹气,看秦桑哪哪都不顺眼,“你妹妹还比你小两岁呢,都大学毕业了,很快就要成为一名医生了,你多少跟你妹妹学习学习……”

“我跟她学什么?学怎么勾引别人老公?还是学怎么背着姐姐跟姐夫吃烛光晚餐?”


秦桑盘腿坐在沙发上,剥着橘子,面无表情地三连怼。

她这话一出,沈芸的脸色顿时变了。

秦桑没鸟她,朝她亲妈看过去,“你都改嫁的人了,天天往你的前夫家跑,你现任不吃醋吗?今天又来干嘛?打秋风?”

又是三连怼,秋霞的脸色也变了,“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可是你亲妈!”

“你还别说,我一直怀疑这层血缘关系是不是真的,兴许当年抱错了呢。”

秦桑将一个橘瓣填进嘴里,面无表情地说着狠话。

……

她家里的关系有点复杂,她爸娶过两个老婆,她妈嫁过两个老公。

她爸秦老虎和第一任老婆生了她大哥秦朗和二哥秦森,然后和秋霞生了她。

但当时秦家实在是太穷了,穷的揭不开锅,秋霞受不了这份穷,更不想再跟着秦老虎过那种打打杀杀、担惊受怕的日子,就又跟一个小老板好上了。

秋霞离婚改嫁那年,秦桑才一岁,刚学会走路,就成了没妈的孩子。

沈芸是秋霞和第二任老公生的,所以秦桑和沈芸属于同母异父的姐妹,而她也莫名其妙成了沈家攀附他们秦家的纽带。

“你……”秋霞被秦桑气得不轻,捂着肚子直吸气。

沈芸大惊失色,满脸焦急,“妈,是不是胃又难受了?你别跟姐姐生气,姐姐就这脾气,有口无心的。”

母女说话间秦桑已经把一个橘子都吃完了,淡淡道:“你一个医学生,连内脏的位置都搞不清?你妈捂的那是胃吗,那是肾。”

装都装不到位,她都懒得看她们演。

“我上楼补个觉。”秦桑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要往楼上走的时候,不忘嘱咐她爸,“要什么都别答应,一天天的,当咱家是慈善机构呢。”

她不是圣人,不做慈善。

秦桑一上楼,先把脏辫给拆了。

太久没扎小辫子,扯得头皮疼,她抓了抓瀑布般的长发,挽了几道,从梳妆台取了支银簪,随手一插——准备干活!

秦桑在地毯上席地而坐,把小桌板拖过来,刚打开电脑,就响起“叮叮”两声。

“桑,准备好了吗?”

秦桑回复:“来吧!”

紧接着,寂静的房间里只能听到键盘的敲击声,像雨打芭蕉,噼里啪啦作响。

秦桑最近和团队接了个活,帮银行追捕一个盗刷信用卡的通缉犯,黑吃黑这种事她很多年不做了,本不想管的,可资方开价极高,她就接了。

钱是个好东西,该赚当然得赚,别的豪门千金视金钱如粪土,而她这位半路出家的千金小姐视金钱如生命。

不然怎么养得活这么一大家子人?还有她那个废柴老公!

秦桑效率很高,二十分钟圆满完成任务。

“不愧是我桑姐,这技术没谁了!咱们蛟龙队自从你加入之后简直是如虎添翼,迟早有一天我们会在你的带领下打败神话战队,把他们拉下神坛!”

屏幕上出现一个娃娃脸长相的小帅哥,是团队里最小的一个,代号‘小P’,是秦桑的铁杆粉丝,被她收了做小跟班。

“行了别吹了,我技术好我知道。”

秦桑这边的摄像头是关着的,漆黑一片,听筒里只传出她清淡的嗓音,“京城最近有什么动静吗?”

“没什么新鲜事……”

小P歪头想了一下,“哦,对了!傅老爷子最近不太行,傅家那几个孝顺儿子鞍前马后地伺候着,天天守在病床前,等着老爷子分家产。

孙子辈就忙着生娃呗,这个时候谁要是能先整个孩子出来,给老爷子抱个重孙,估计在家产争夺战上就能够拔得头筹了。”

小P家世不俗,说起这些豪门秘事头头是道,滔滔不绝,“傅家长孙正为自己选媳妇呢,也想赶紧生个孩子,可他不是残疾了么,也不知道那方面行不行,名媛千金们都不想嫁。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去二线城市挑好人家的闺女,还得防着弟弟们生孩子。傅家大房夫人急的不行,嘴巴上起了三个泡……”

秦桑面无表情地听着傅家豪宅里的这些事,微微眯了眯眸。

家族内部斗成这样,傅北野这儿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昨天办事时还做了安全措施,他就不想生个孩子?

是不想生,还是不想跟她生?

正想着,手机铃声大作,大哥秦朗打来了电话,“傅北野回来了?”

秦桑淡淡“嗯”了一声。

“人既然回来了,就好好处,别动不动就吵架,你这说炸就炸的臭脾气,也该收敛收敛。”

“谁脾气臭了,我脾气好着呢!”

秦桑不乐意听了,“我知道,你不就是担心我们俩离婚么,放心吧,在计划没成功之前,我是不会跟他离的。”

她清冷一笑,“我还得跟他生个孩子呢,不然怎么把傅家拿下?”

……

卓野科技有限公司。

总裁办公室,一个修长的身影懒洋洋躺在沙发上。

一只胳膊放在后面垫着脑袋,另一只手臂随意搭在身前,好看的手腕上还戴着一只百达翡丽名表。

他微微侧着头,鼻梁高挺,卷长的睫毛覆在眼皮上,又浓又密,肤色极白,有些人就算睡着了也是一赏心悦目的美男子。

卓然翻看着摞成堆的文件,忙得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再看躺在那里睡得正香的合伙人,心里太不平衡了。

“我说,你一大早地过来,就是跑来睡觉的?”

傅北野换了一只胳膊枕,眼皮都不曾睁开,沙哑的嗓音透着十足慵懒,“倒时差呢。”

卓然冷哼一声,“啪”地将文件撂在办公桌上,暗骂:我信了你的邪!

“你大半年都在帝都,就前两天去加国象征性地转了一圈,倒个鬼的时差。这话你骗骗你家里那个没怎么读过书出过国的金丝雀还行,还想蒙我?”

傅北野听到这,才略略睁了睁眼,不悦地凛了下眉,“没读过书没出过国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

“呦,还护起来不让说了?”

卓然轻笑一声,朝他走了过去,“半年没回家,一回家就累成这样,看来昨晚上夫妻生活很和谐啊,小别胜新婚啊。”

他坏笑着要拍傅北野大腿,傅北野眼疾手快抬手一挡,卓然打在了他的手腕上,被表磕的生疼。

“还戴着这块手表呢,我记得这是半年前你过生日时秦桑送你的吧。那时候你不是还嫌人家是暴发户的品味吗,我看你戴的挺开心的这不?”

卓然作势要去拽他的表,“怎么着,你该不会真喜欢上那只金丝雀了吧?你当年娶她,不就是想掩人耳目,让傅家那些人放松警惕吗?难不成日久生情,假戏真做了?”

傅北野眸子暗了暗,也不说话,跟他过了两招,差点将卓然的手腕掰折,疼得他直吸气。

“不闹了不闹了,说正事!”

傅北野这才收回手,警告地睨了卓然一眼,冷冽的眼神裹挟着几分清绝。

“下手够黑的你,真是近墨者黑。”

卓然甩了甩酸麻的手腕,觉得傅北野行事作风越来越像他娶的那位暴发户千金了,“我说,傅家现在这情况,你没想带秦桑回去看看?”

“回去做什么,老爷子一时半会还死不了,想逼我回去而已。”

傅北野顺手点燃一支烟,白烟袅袅从指尖升起。

“那你还不早点回去?”

卓然正色起来,“老爷子可是发话了,谁先给他生下重孙谁就能拥有傅氏集团20%的股份,再加20%,你就能拥有掌控傅氏的绝对主权了!”

傅北野吸了口烟,淡淡道:“我又没儿子。”

“废话,所以才要你赶紧生啊。”

卓然觉得这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你那残障大哥可都要娶媳妇造娃了,你还不抓紧时间!再怎么说你媳妇是现成的吧?”

傅北野斜眼看他,“娶媳妇就是用来生孩子的?”

卓然被他一噎,“这也,不冲突啊。”

傅北野薄唇不屑一挑,将烟掐灭进烟灰缸里,漫不经心地拂了拂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我用不着。”

说,他家媳妇,也跟别人家的媳妇不一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