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皇后虐夫不讲武德

皇后虐夫不讲武德

再见良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那年,吉颐和是墨城国高高在上的长公主,在朝堂之上,第一次见到了风度翩翩的穆翰辰。仅仅一眼,她便情根深种,自此心里再也装不下任何男子。后来她不顾任何人的反对,嫁给了这位敌国皇子,原本以为一定会收获幸福,可换来的却是一场灾难。墨城国断送在了他的手上,那份痴情也断送在了他的手上……

主角:吉颐和,穆翰辰   更新:2022-07-16 02: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吉颐和,穆翰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皇后虐夫不讲武德》,由网络作家“再见良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年,吉颐和是墨城国高高在上的长公主,在朝堂之上,第一次见到了风度翩翩的穆翰辰。仅仅一眼,她便情根深种,自此心里再也装不下任何男子。后来她不顾任何人的反对,嫁给了这位敌国皇子,原本以为一定会收获幸福,可换来的却是一场灾难。墨城国断送在了他的手上,那份痴情也断送在了他的手上……

《皇后虐夫不讲武德》精彩片段

吉颐和醒来的时候给自己把了个脉,四肢绵软乏困无力,看来穆翰辰不仅废了她的武功,还用了药,以至于这具拎着五凤朝阳刀上阵杀敌的身躯,如今别说缚鸡之力,就是在这凤鸣宫走一圈都做不到。

看到她醒来,一个陌生的侍女站在帷帐前,恭敬道:“皇后娘娘,从今以后就是奴婢伺候您,尽管吩咐就是。”

吉颐和环顾一圈,除了这个侍女再无旁人,问道:“他们呢?”

那侍女脸色一白跪了下去:“奴婢不知。”

吉颐和默然不语,有什么不知的?她复辟墨城国刺杀皇上,犯的是诛九族的重罪,凤鸣宫的宫人们肯定是被连累了。

只是想不通,穆翰辰那样一个暴虐、狠毒、目空一切的人,为什么没有把她杀了,反而继续让她住在凤鸣宫里。

身体虽然绵软困乏,可是她素来没有赖床的习惯,在侍女的搀扶下梳洗,入目之物悉数被换,无论是瓷杯茶盏还是钗环,一切尖锐物全部被换成了圆润的玉质器皿,穆翰辰有心了,这是防止她自戕?

吉颐和随手拿起一只玉镯把玩着,穆翰辰就来了,看这时辰应该是才下了早朝。

明黄的身影大步流星而来,与他帝王应体现出的稳重有些不符,颀长挺拔的身形走近时,带着股淡淡龙涎香的味道,俊美无俦的脸上嵌着双冷煞无温的凤眸,目光对视时,倒是显出几分少有的温情。

“退下吧!”穆翰辰屏退了侍女站在吉颐和身后,很自然的拿起梳子为她挽了个发髻。

他的手很巧,配上玉钗后,倒把她装扮的比平日里温婉了许多。

“朕的颐和好美。”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勾起唇角微笑,本应是夫妻恩爱的画面,却让吉颐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穆翰辰,你为何......”穆翰辰用手抵住她的唇,制止她再说下去。

“颐和,事情已经过去就别再想了,乖乖留在朕的身边,为朕生个皇子,朕要让他继承这天下大统。”

吉颐和拨开他的手,“可你明明知道,在向墨城国举兵的时候,我们之间就再也回不去了。”

“怎么回不去?与你同衾同穴的人是朕,你是朕的皇后,后宫佳丽三千,朕独宠你一人,可曾有半点对不起你?”穆翰辰强势的转过她的身子与之目光对视,目光霸道蛮狠,像个侵略者。

吉颐和冷笑一声:“穆翰辰,你是没有对不起我,但是你对不起墨城国,对不起我父王兄长!当年你还是大贞的废太子,流亡在外时是谁收留了你?大贞皇子追杀你时,又是谁救了你,你还记得吗?

你却在共剿南梁时突然袭击,踏灭我国土砍杀我父王兄长,更可恨我皇族九岁以上男子全部被你斩杀。像你这种狼心狗肺,恩将仇报的人,人人得而诛之!

灭国之恨永世难忘,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事情既然已经败露,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要与你假装恩爱却做不到!”

四目相对,她的眼里已再无半点爱意,剩下的只有恨。

穆翰辰紧抿着唇一言不发,他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尤其是在最重视的江山和皇权面前,杀伐果断是一贯的作风。

可是却始终狠不下心来,毕竟是腥风血雨中与他并肩而战,一路从墨城国杀到大贞,鼎力助他登上皇位的妻子。

她是他唯一真心爱过的人,十年夫妻同心协力患难与共,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绝情断义谈何容易?

他再次软了心肠,把她抱入怀中,喃喃低语:“颐和,还记得那次在雪山被困,你身负重伤,朕本可以丢弃你独自逃脱,可是朕爱你如命,为你拼力厮杀突出重围。

在你虚脱之时,不惜割自己的血喂你食用,为你朕连命都不顾,朕与你真心相爱都忘了吗?如今你既然是朕的皇后,是大贞的国母,凡事当为大贞和朕的利益考虑,嗯?”

他从未如此好脾气的哄过谁,从始至终只有吉颐和能让他温柔以待。

“穆翰辰,杀了我吧,否则哪怕我只有一口气,也要为祖国和我父兄报仇!”

她心里自然明白,那时的情意全部都是真的,可是那些被迫害和逃亡的日子早已扭曲了穆翰辰的心性。

登上大贞皇帝的宝座后更加狠绝暴戾,近乎疯狂的复仇,肆意掠夺邻国,他早不是那个让她倾心相爱的人。

穆翰辰心中一恨,抱起吉颐和往软塌而去,压住她叩开唇齿塞了颗药丸,继而狠狠吻了下去。

“朕不管能不能回到从前,只要你留在身边,与朕恩爱缠绵生下皇子公主,终有一日你会忘记那些仇恨。”

“放开我!”吉颐和挣脱不过狠狠咬了他一口,可是他却不顾疼痛依然吻了过来,甚至更为疯狂。

在药物的作用下,她的身体开始发烫,不受控制的搂住他的脖颈,依偎在他的怀抱里。

脑海里同时响起两个声音。

一个在痛声呵斥:吉颐和,你不能躺在父兄的尸骨上与仇敌亲热,他挥刀相向的时候,你们的情爱就已经彻底结束了!

令一个声音却在哀嚎:吉颐和,他真的很爱你,你明明也很爱他,对吗?

“穆翰辰!”吉颐和低哑着嗓子最后一次喊着他的名字,粲然一笑,随即热情的回应了他的吻。

“颐和......”他心怀欢喜,像个初尝云雨的少年,动情的回应。

扶在他腰间的手一动,拔出了那把七宝刀,是她送他的定情信物,所以他总是随身携带,此刻却直直扎向他的心口。

“......你?”穆翰辰扼住那手腕,稍一用力刀锋急转。

就在他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时,吉颐和已用脖颈对着那刀锋划去,瞬间鲜血飞溅而出,胡乱了他的视线......

“吉颐和!!!你不能丢下朕!!!”痛彻心扉的嘶吼响彻云霄!

眼前一片鲜红,他用手捂住那潺潺流血的伤口,温热的血从他指间流出,怀中的身体越来越冷......


传闻那天有刺客杀入凤鸣宫,皇后临危救驾不幸遇难。

自皇后去世后,皇上情深义重哀痛难平,立誓吉颐和是他此生唯一正妻,所以皇后之位久久空悬。

他们的爱情佳话不仅传遍街头巷尾,还被记入大贞史册。

那年,她是墨城国长公主,朱颜皓齿、玉腕凝霜,尽显高贵,在朝堂上第一次见到了穆翰辰。

他虽一路风尘,衣冠不整,却难掩一身英气。

四目相对目光触及之时,不约而同的动了心。

之后她才知道他是大贞废太子,不仅被继后陷害,还被手足追杀四处逃亡。

墨城国王本不愿留下这个麻烦,是她出面求情,才把他留在墨城国。

后来,哪怕父兄反对,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

在大贞面对外敌和内乱的外忧内患之际,是她求父王借兵与他一同征战沙场救大贞于危难,这才助他重登太子位,继而成为大贞皇帝后一统天下。

不为人知的的是,如果没有那年的相遇,如果没有当初的心动,如果没有她出面求情,她怎会被灭国,父兄族人怎会惨死?

那年,她遇到了他,一见倾心,本以为是命运的馈赠,却没想到成了一生的劫难。

三年后,吉颐和醒来时,入目的是一片粉色的帷帐,眉头不由的皱了皱,她是医者又如男儿一般喜欢刀枪剑戟,所以性情洒脱率真,反而不喜欢这种小女儿家的情调。

看到她睁开眼睛,身旁的侍女喜极而泣:“小主,你可算是醒了,花溪焦心死了。”

小主?花溪?一切都好陌生,又有点熟悉。

脑海里突然有了很多从未有过的记忆,她是南梁遗国公主寇蔓,因有倾城美貌被敬献给大贞皇帝,但是病娇体弱如西子,进宫后水土不服外加受了风寒就死了。

此刻吉颐和的灵魂占据了这具身体,是重生?

曾经的吉颐和现在的寇蔓,翻了翻床头的黄历,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时光已经过去三年了?又重回穆翰辰的后宫?

暗暗运了下力,武功修为还在,可惜这具身体病娇体弱,只能使出之前两三分的力道。

不过她有信心,只要好好调理多加锻炼,再配合针灸打通穴脉,功力就可逐步恢复。

她转头看着花溪,慢慢的又看向窗外的景物,如果判断没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云琅阁,是个临时住所,专门负责安置刚入宫尚未分配住所的美人。

与她一同等待安置的,还有另外三个敬献的美人,分别是圆脸带梨涡长相甜美的于美人,身材高挑清秀淡雅的姜美人,妩媚娇艳身材丰腴的乔美人。

不想午休时花溪就与她耳语:“乔美人殁了。”

寇蔓心头微讶,坐起身问道:“怎么回事?”中午一起用膳时,还属她嗓门最大,一副趾高气昂志在必得的样子,怎么打盹的功夫,人就殁了呢?

花溪轻声回道:“听说乔美人午休的时候悄悄去了美姣池,当时皇上正在美姣池旁散步,乔美人不知怎么的一个不当就跌入了池里,呼喊着求皇上救命,皇上倒是安排侍卫把她捞了出来,但是却嫌她弄脏了池水,下命杖毙了。”

美姣池?

当时她与穆翰辰率领军队外援大贞时,在临河有一场恶战,就是在那场恶战中,她腹中第一个孩儿没了,当时怀着那孩子时,曾梦到一条白色蛟龙盘在胳膊上冲她笑,那条蛟龙生的十分好看。

穆翰辰继位后,就修建了美姣池,专为纪念他们那个未出生就逝去的孩子。

他们时常在美姣池旁散步,每逢年节的夜晚,还会在池中放荷花灯,只求那孩子早日投转归来。

寇蔓沉默不语,病娇的身子乏困的很,反正也无事,本想再睡一会儿,可是有了乔美人这出插曲,午休是休不下去了。

因为统理六宫的冯贵妃要传她们三个美人过去训话。

自皇后去世后,宫中最受宠的就是冯贵妃和觅贵妃。

这冯贵妃生的端庄貌美,母家在帮着穆翰辰铲除陷害他的继母及族人时立下汗马功劳,如今的冯家不仅是朝中权贵,就连冯贵妃也被皇上看重,自她统理六宫后,更是事事以皇后的标准行事,当真有母仪天下的风范。

而觅贵妃则是皇后的妹妹,在皇后去世前,这个妹妹就陪在身边,以解皇后思乡之苦,当时并不是皇上的嫔妃,哪知皇后去世后,被皇上纳入后宫,还直接就给了贵妃的位份,真是沾了皇后好大一个光,羡煞了后宫里的嫔妃。

提起这觅贵妃,寇蔓的心里恨了恨,当初就是担心事败后连累到这个妹妹,所以事先安排人把她送出宫,哪知她却向穆翰辰告密,这才导致刺杀失败。

仇敌固然可恶,这不顾家仇国恨,向仇敌通风报信的贱人更为可憎。

寇蔓既然重生一世,自然要把这些账算个清楚。

三个美人很快到了冯贵妃的风华宫,见礼过后,立在厅中听冯贵妃训话。

“皇上最不喜欢的就是后宫嫔妃争宠献媚使这下作手段,去年就有个美人平地摔跤摔进了皇上的怀里被杖毙,前年就更多了,不是半夜里在宫苑里吟唱的,就是在宫苑的墙头上跳舞的,还有在皇上常去的地方巧遇的,统统都被杖毙了。

所以本宫今天喊你们来,是要你们记住,这里的后宫不同寻常,争宠献媚死的快,不争不抢保平安......”

冯贵妃一开了口,就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自己说的口干舌燥连连饮茶,对三个美人久站的疲累之态视而不见。

让寇蔓不得不怀疑,这位贵妃娘娘平日里肯定是没有什么事做,才会闲得把几句话来回重复的说个不停。

好在外面传报:“皇上驾到!”

众人皆跪拜迎驾,明黄的身影颀长挺拔的从外不急不缓走入,步伐稳健,俯瞰众生。

寇蔓微微侧目看着那人,身形消瘦了不少,面无表情看不出悲喜,两腮微微凹陷,显得颧骨高耸着,那双凤眸更加冷煞无情,两鬓已有白发,比三年前看起来足足老了十岁,腰间却仍配着那把七宝刀。


穆翰辰刚入座,寇蔓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本来冯贵妃训话的时候,寇蔓嗓子就干痒想咳,不想失仪就一直忍着,忍了许久突然就再也忍不住的咳嗽起来,就连身子都不可控的剧烈抖动着,一张小脸因咳嗽白里透红千娇百媚。

迎来穆翰辰的一个冷睨,他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大殿里的温度却骤然而降,所有人都默契的屏住呼吸。

冯贵妃厉声训斥:“寇美人,方才本宫说了那么许多,你怎么一句话都听不进去,圣驾面前失仪,是想装柔弱博可怜吗?那本宫可告诉你,皇上最厌烦你这种病娇之态。”

穆翰辰的确厌烦这病娇模样,因为吉颐和武艺高强又懂医术,平日里很少生病,即便受伤也忍痛不言,有一次他给她剜去中箭的毒伤,她吃痛的咬着帕子,连喊都没喊一声。

所以对于后宫里这些今日头痛明日腹痛,博得他怜惜关注的人向来没有好感。

再加上他刚才进来时,就察觉到这女子悄然侧目,心中不喜更甚了几分。

寇蔓起身再次行礼,态度不卑不亢道:“回禀贵妃娘娘,臣妾并非故意失仪博圣驾怜惜,确实是刚入京都水土不服,再加上天气骤寒染了风寒,所以才咳嗽了几声,如若不信可宣赵太医一问便知。”上午赵太医才给她问诊,对她的症状非常了解。

“水土不服?那就回南梁吧!”穆翰辰眼皮都没抬,淡淡的说了一句。

冯贵妃一下就变了脸色。

旁边几个美人吓的瑟缩着,远远跪着的花溪更是吓的磕头,哭求道:“求皇上开恩,千万别让寇美人回南梁。”

遗国公主名为公主实为罪人,手足空空既无寸铁也无金银,父亲兄长或死或罚劳役,一个弱女子无有依仗,偏偏又生的如此貌美,回到南梁岂不是任由别人百般欺凌羞辱,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这可比杖毙还要狠毒。

寇蔓却挺直了腰背,面无惧色的看着穆翰辰。

心想:穆翰辰你最好把我送回去,否则这次我不仅要你的命,还要夺你的江山。

穆翰辰察觉到那抹带着恨意的目光,抬眼扫视过去,分明是一张陌生的脸,那双眼眸却似曾相识。

那不是女子的娇弱,既不惊慌失措,也不委曲求全,不献媚讨好,甚至连一丝落寞忧伤都没有。

而是像男儿一般的灼灼目光,有鹰的犀利,狼的狠毒,狐的狡猾。

这样的眼眸他只在一个女人身上见过,那就是吉颐和。

想起她面对强敌,一身战甲骑着战马与他并驾齐驱,挥着五凤朝阳刀粲然一笑:“穆翰辰你我夫妻生同衾死同穴,赴汤蹈火何足惧哉!”

想起她那日毒杀不成又举刀而向,痛骂他:“穆翰辰你这个白眼狼,国仇家恨不共戴天,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

想起她喷溅了他满身的血,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却睁的大大的,满含着无法磨灭的恨意......

胸腔里忽然汹涌澎湃起来,饱含着爱恨交织无法言说的情绪,“下次再咳,就滚!”

冷煞无温的声音传来,冯贵妃意识到,这位狠绝无情的皇上还是第一次改变决定,不由得把目光在寇蔓脸上多扫视了几眼。

美人的确是美人,病态娇弱我见犹怜,就是放在这美人如云的后宫,姿容也是绝色中的绝色。

可惜,并不是她们这位皇上喜欢的类型。

她们这位皇上喜欢哪种类型呢?

冯贵妃脑海里浮现出皇后的样子,她身材高挑,因为常年练武,骨架比一般女子大一些,容颜艳丽出众,因常年征战风餐露宿皮肤并不白皙,而是健康的小麦色。

喜欢穿素色衣衫,不喜欢佩戴钗环环佩叮当的,身上连玉佩荷包都没有,只在腰间配了把七宝匕首,听闻那是皇上送她的定情信物。

那样的一个女人无论是言行举止,还是行事作风都没有丁点女人味,反而比男儿还要英姿飒爽。

偏偏她们这位皇上就是爱的要命。

不过也不是没有例外,那个病恹恹的觅贵妃不就是个例外吗?

留意到冯贵妃的目光,穆翰辰也往寇蔓身上多扫了两眼,因为他坐的位置比较高,所以虽然离的远,还是能把寇蔓的举止看的清清楚楚。

目光扫过去时,好巧不巧的就落在那双脚上,此刻的寇蔓挺直着腰板跪在地上,两只脚本应并拢,却习惯的形成一个“八”字,活像一只小鸭子的脚。

这是她不经意的小习惯,在墨城国的时候,是不用动不动就行跪拜之礼的,所以来到大贞后,每次行跪拜礼,她总是别别扭扭,两只脚尤其的别扭,就不自觉的形成个“八”字,算是心里对这个礼仪的抗拒。

后来穆翰辰继位后,就再未让她行过跪拜礼,可是她的这个小习惯穆翰辰却记忆犹新。

此刻看到她这姿态,瞬间唤回久违的记忆,目光再次看向她的眼眸。

依旧是那双无所畏惧,如鹰如狼如狐的眼,那一刻,穆翰辰似乎透过这个身形,看到了独属于吉颐和的灵魂。

但是他很快就自嘲,肯定是思念成疾,才会有这种荒唐的念头,再加上有事而来,便挥挥手。

“让她们出去吧,朕有事与你说。”穆翰辰的声音打断了冯贵妃的思绪,连忙打发了三位美人离开。

——

待大殿里安静下来,穆翰辰说道:“朕在宫外有个三岁的皇子,从今日起接回宫中,记入你和朕的名下。”

冯贵妃惊愕的捂住心口,问道:“宫外的......三岁的......皇子?”

她入宫六年,那时皇后还活着,谁人不知皇上独宠皇后,从未在其他妃嫔那里留宿,谁人不知皇上对皇后一心一意,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个三岁的皇子?

按照时间推算,这个孩子自然不会是皇后的。

这突然冒出来的皇子,让一种酸痛苦涩的感觉充斥着四肢百骸。

在旁人眼里她统理六宫,身份尊贵位同副后,可是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入宫六年她过着青灯古佛的日子,像个尼姑一样苦苦修行,从始至终皇上都未动过她一个指头,甚至连肢体亲近都没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