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都市之王者战神

都市之王者战神

易安居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涛是个富家子弟,父母皆是知识份子,在那个年代,家里的房子越来越大,车子越来越豪华,而他也成为了同学们眼中挥金如土的小少爷。虽然生活越来越好,但是少年却并没有因此走上歧途,反而一直是班级里的标杆人物。不过一场突如其来的事故改变了一切,母亲出车祸身亡,父亲整日郁郁寡欢,公司出现亏空,家里欠下了巨额外债。好在父亲重振旗鼓,带着林涛来到了小县城,打算重新开始……

主角:林涛,金贞爱   更新:2022-07-16 0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涛,金贞爱 的女频言情小说《都市之王者战神》,由网络作家“易安居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涛是个富家子弟,父母皆是知识份子,在那个年代,家里的房子越来越大,车子越来越豪华,而他也成为了同学们眼中挥金如土的小少爷。虽然生活越来越好,但是少年却并没有因此走上歧途,反而一直是班级里的标杆人物。不过一场突如其来的事故改变了一切,母亲出车祸身亡,父亲整日郁郁寡欢,公司出现亏空,家里欠下了巨额外债。好在父亲重振旗鼓,带着林涛来到了小县城,打算重新开始……

《都市之王者战神》精彩片段

虚县是L市的一个贫困县,地处天南和海北两省交界处,温带季风性气候,多山少地,资源贫乏人口稀少,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名人,历任县长都为本地的经济发愁。

1998年3月3日,虚县政府门前彩旗飘展,人头攒动,三层的政府大楼上挂着醒目的红色条幅,上帖着白色的大字“虚县十万父老子弟欢迎林志远先生来虚县投资”。

政府门前虚县所有领导列队欢迎,眼睛都朝着东面观望。“呜—呜”的警笛声传来,众人眼睛里露出激动的神色,警车开道,后面一辆黑色的奥迪进入人们的视野。

“鼓掌欢迎”政府办王主任一声令下,掌声雷动。中心小学的军乐队马上开始演奏,这在虚县来说可是最隆重的迎接仪式。奥迪车缓缓的停了下来,王主任和陈秘书小跑到车旁给车门打开,弯着腰用手臂护住车顶,从里面下来四个人:其中两人是虚县的汪县长和马书记。人们把目光聚集在一个西装革履带着金丝眼睛的风度偏偏的中年人身上,想必这个就是大老板林志远,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穿阿迪达斯,脚登乔丹运动鞋的面容白皙的少年,看样子有点长途疲劳。掌声更加热烈,林志远微笑着对众人点点头,在县长和书记的陪伴下走进虚县政府大楼,只是那个少年的表情有些麻木,大大的眼睛显得有些无神,对身边的热情无动于衷。

夜幕降临,随着林志远前来的少年,此时正在政府招待所的房间里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这个少年就是林志远的儿子林涛。林涛还在回忆三天前的父子对话,那天林志远高兴的从外面回来,而且还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儿子,这回爸爸有救了,你准备一下,我们后天去一个小县城,你可能要在那里上一段高中”

“我在这里挺好的,去县城干什么?”

“你不懂,为了咱父子两下半辈子的幸福你就先委屈一下,等将来什么出国留学,海外定居还不是你说的算——看看这是刚买的蟹,今天咱爷俩好好的喝一杯”,林志远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走进厨房。林涛看着父亲高兴的样子,不想再问了。

以前在林涛眼里,父亲是个英雄,那风度翩翩的高大形象牢牢的占据了他的心里。父亲和母亲白手起家十年前在深圳创建了远华贸易公司,生意蒸蒸日上,从旧楼区的两居室换成了花园别墅,破吉普车变成了奔驰奥迪。在同学的眼中他是一个富家公子,什么衣服流行就穿什么,什么高档就买什么,整天无忧无虑。一边是父母的疼爱,一边是自由的生活学习林涛很满意当时的生活。

可是两年前的一个雨天改变了这一切,那天是星期天,林涛在跆拳道馆训练,外面雷雨交加,林涛在室内也是挥汗如雨,拳头猛烈的打击沙袋,虽然林涛外表文弱可骨子里却有一股倔强,在五年的训练中博得一个“拼命三郎”的称号。父母亲都是大学毕业思想开通,对他的教育一直是宽松的,当年他提出学习跆拳道,母亲是十分赞同的。因为母亲酷爱武侠小说,连网名都取的是‘白发魔女’,父亲只是说不要耽误学习就行。从小学五年到高一五年的节假日林涛基本都在跆拳道馆度过,虽然他那时只有十六岁,但已经是这个跆拳道馆的金馆主的助教。一道巨大的闪电仿佛照亮了整个天空,林涛心里没来由的出现一丝惊恐。林涛停止了训练,去浴室冲了冲汗水,换上衣服坐在一旁看学员训练。

“小涛今天你怎么这么快就停止了训练,这可不象你的风格啊?”金馆主的女儿,金贞爱穿着道服走了过来,挺翘的鼻尖上聚集着汗珠,长长的睫毛衬托着灵动的眼睛,林涛马上递给她一条毛巾说道:“不知怎么的,突然觉的有些心绪不宁——”

“哦,是不是有什么心事?难道是暗恋你们的班花小雨”金贞爱和林涛在同一所学校,而且她比林涛高一个年级,但金贞爱对林涛的班级情况了如指掌,这两天那个叫小雨的女孩同林涛走的很近,这让金贞爱的心里酸溜溜的。

“胡说什么,有你这个小老虎在身边,还不被你辣手摧花啊”

“你敢骂我,小子是不是想练练啊”金贞爱示威的扬起小拳头,金贞爱可是随着父亲从小习武还得过韩国青州杯的少年组跆拳道冠军,在馆内可是艺压群雄。

“是想恋恋不过是恋爱的恋”林涛一把抓住了金贞爱的粉拳,无赖的在上面摸了摸,感觉入手滑腻,林涛也是头一次这么大胆,只觉得心跳加快,金贞爱也是脸色发红,对林涛的大胆举动有些措不及手。

“快松手,爸爸看着呢?”金贞爱忙把手缩回,脸红到了白皙的脖子。面对不远处馆主的微笑和竖起的拇指,林涛尴尬的笑了笑。

手机的彩铃突然响起“不接你电话呀,不接你电话——”每天林涛总是在零声响后十几秒才接,今天却直接打开了手机,“喂,小涛吗?快来中心医院——你妈出车祸了”

“小涛出什么事了——”金贞爱看林涛飞快的跑了出去,着急的喊道。

中心医院的太平间里,林涛握着妈妈的手,泪如泉涌,妈妈还是那么漂亮,仿佛就是沉睡的白雪公主,只是脸色略显苍白,他不相信妈妈就这样去了。

“妈妈怎么会死——妈妈”林涛终于哭出声来,林志远扶着儿子的肩膀哽咽的说道“医生说你妈妈的肝脏被挤坏了——心蕊你怎么——”父子两人无尽的悲伤让一旁的护士也不禁落泪。

自从妈妈走后,林涛的家里没有了往日的欢乐,父亲常常深夜醉酒而归。父亲对母亲的深情让林涛感动,常常默默无声的打扫父亲呕吐的秽物。看着父亲常常对着母亲的照片发呆林涛心里很难过,可是自己却不知如何劝导中年丧妻的父亲。林涛也非常怀念母亲,但却比林志远坚强,每当看到父亲郁郁不乐的时候,林涛总是偷偷给父亲的几个好朋友打电话。让他们给父亲开解。对于父亲公司的情况林涛是从来不会过问的,但今年却常听见父亲对股市的抱怨,他哪里知道这两年林志远为了缓解心中的伤痛陷入股市不能自拔,公司已经严重亏空,正在面临倒闭的危险。因此那天父亲提出去县城,林涛也没有过多追问。简单的同几个朋友道了别,在临走的前一天晚上,金馆主和女儿给他饯行,金馆主如同自己的另一个父亲不断的叮嘱林涛,眼中难以掩饰不舍之情。在华灯初照的深圳街头,金贞爱和林涛默默的并排走着,小手悄悄的牵住了林涛的手,金贞爱只觉的手一紧,完全被林涛宽大的手掌包裹,是那么的坚实有力,金贞爱心里暖暖的,小声的说道:“小涛你这次去多久?”

“可能会久一些,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很久吗,如果碰到漂亮的女孩子你会不会把我忘了”

突然林涛揽住金贞爱柔软的腰肢,深情的注视她脉脉含情的大眼睛,两颗悸动的心跳到了一处,金贞爱缓缓闭上眼睛,双手抱住了林涛,惹火的红唇向林涛靠近,动情的和林涛拥吻在一起,良久两人才不舍的分开。金贞爱媚眼如丝,轻依在林涛的胸前。

“小涛我等你——”

“咣当”招待所的门被推开了,打断了林涛的回忆,父亲林志远满身酒气的回来了。

“小涛你还没睡啊,饿了没有,让服务员给你泡碗面”

“我不饿,爸你怎么又喝这么多,会伤身体的。”

“没事,今天高兴,你的入学手续都办好了——呵呵——在这里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县长一句话什么都解决了,听说这里的重点高中的升学率不错——以后就好了”林志远脱了衣服很快打起了鼾声。

“只要父亲高兴就好。”林涛心里一直是这么想的,母亲离开两年了,父亲从没有动过再婚的念头,这让涛很感动,但林涛也不希望父亲老是这个样子,也许自己什么时候应该劝劝父亲不要老是生活在过去的阴影中。

第二天,早上七点,县长的秘书小陈带着林涛走进了虚县的重点高中,再穷不能穷教育,虚县虽然穷,但重点高中的建筑高低错落到是蛮亮的,绿色的草坪,高耸的雕像,明快的喷泉为虚县的学子营造了最好的环境。可以说这是虚县的最好建筑。在毛校长的热情介绍下,林涛对这个陌生的地方产生了一丝好感,林涛被一个略显发福班主任秦老师带入理科班二年三班。一双双陌生的眼睛盯着林涛,多半都是好奇,因为上早自习的时候秦老师就对大家说过今天要转来一个新同学。

“大家好,我叫林涛”说完林涛鞠了一躬,然后就径直走向中间的一个空位,在稀稀拉拉的掌声中,林涛就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同学们不时把目光投向这个帅气的少年,不知道这个新来的同学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第一堂是语文课,上课的老师正是班主任秦文。

“林涛是新转来的同学,以前的课程和咱们的学校不太一样,柳月,张凯你们两个坐在他旁边要多帮助一下,好了现在开始上课,今天我们讲的是苏东坡的一首——”

这个秦老师貌不出众,但课讲的却是声情并茂,很快把同学们的思想引领到三国时期,周瑜的才情,小乔的美貌,火烧赤壁的绝唱,诗人的感怀让众人置身其中,不停的变换着角色,旁观者,还是参与者——当下课铃声响起,大家仍旧觉得余情未尽。

林涛还没来得及仔细回味,柳月和张凯已经热情的把几本笔记送了过来,柳月更是细心的递给他一张课程表,这时班级开始热闹起来,出出进进往来不断。

“喂!张凯,明天理科班二八要挑战咱们班,奶奶的可不能弱了咱班的志气”门口一个一米八左右的一个胖子走了进来,把目光投在林涛身上,上下打量。

“二八可是挑战了全校无败绩,他们是不是想拿咱们开心,炫耀他们东方不败的美名啊,咱们班挑出十一个会踢足球的可不容易啊!”张凯略显沮丧。

“我看这个新来的兄弟就不错吗,要个有个,要型有型,喂兄弟你叫什么,以前混哪里的”胖子一把张凯挤在一旁,一张肥脸离林涛不足半尺,小眼睛烁烁放光。

“小弟林涛,老家L市,还请多多照顾”

“没的说,我叫孟波,以后有什么事知会一声”说着胖子友好的拍了拍林涛的肩膀。

“林涛你以前踢什么位置的”张凯也凑了过来。

“边锋”林涛对两人报以微笑,以前在深圳的学校,林涛的人缘也很好,是个乐于交朋友的人,并不是表面那么冷酷。

“巧了——巧了,正缺一个边锋呢,等放学我聚齐兄弟好好研究一下,不见不散”胖子伴着上课铃声高兴的跑了出去。

林涛是个不爱出风头的人,但还是‘锥处囊中,锋芒毕露’,英语课上漂亮的英语老师,看到了这个新来的同学,让他读课文,一口标准的伦敦音,流利的阅读,让老师顾盼生辉,连说GOOD。同学们也投来羡慕的眼光,“小子行啊,真给我们男生争气”张凯小声说道,在班级里男生的阅读水平极差,被女生压的死死的,可谓阴盛阳衰。林涛的到来让男生们长出一口气。

“你们几个男生要多同这个新同学交流英语,听到没有”

“YES,sire”

班级里除了林涛之外的十个男生齐声回答。惹得漂亮的英语老师和女同学一阵笑声。

“你们几个再调皮就罚你们抄写一百遍单词”,玉手一扬,一个粉笔头化出一道抛物线准确的砸在叫声最大的张凯头上,张凯笑嘻嘻的吐了吐舌头。林涛也被课堂上的活跃气氛感染,心情渐渐的好了起来。年轻人是十分好相处的,到中午时分,他和几个男同学开实说笑笑了,一起到食堂去吃饭。

食堂虽然修的漂亮但饭菜明显反映出虚县的真实情况,林涛了解到学生每月的固定饭费是一百五十元,每顿饭只有两个菜一个素的一个肉的,不过说是肉菜却是很少的几块肉,这时胖子孟波挤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小铝盆,边走边敲:“你们几个把饭卡拿过来。”

林涛有些不解,难道胖子是想欺压几个同学,眼见五个同学笑嘻嘻的把饭卡交给胖子。张凯一捅林涛,挤眉弄眼道:“胖子有手段能打到更多的肉,你看那菜盆里肉很多,但都在表面,打菜的只是掏里面的,让你空欢喜。”

果然,胖子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端着一小盆肉走了过来。林涛疑惑的看着别人菜里可怜的几片肥肉。

“小子傻了吧,以后只要跟着哥哥我,包你有酒有肉”胖子得意的对林涛说道。

“有没有美女呀”张凯笑道。

“你等着吧,要有美女我能自干堕落吃成这样”林涛不禁莞尔,心说这个胖子倒是挺会为自己找理由。后来林涛才知道,打菜的那个大妈是和孟波同村的,从小看着孟波长大的。而且这份工作是孟波的父亲重点高中的后勤主任安排的。

“菜来了!”隔着一个桌子,一帮人呼呼啦啦的围了过来,手里拎的都是打包的塑料保鲜盒,打开后里面鸡鸭鱼肉排骨一应俱全,胖子吞口口水小声骂道:“妈的仗着他爹是税务局长跑到这里大吃大喝”

张凯悄悄一指那个头上有一撮黄毛的家伙,眼中透出不屑。

“胖子,你们球队组好没有,明天晚上我们可是在鸿宾楼定了庆功宴的”黄毛挑衅的说道。

“黄毛得意什么,还不一定鹿死谁手呢?”胖子反击道,但明显底气不足。

“小样就你还敢大言不惭,有种的话五百元鸿宾楼消费,谁输谁请”

胖子这桌顿时鸦雀无声,五百元那可不是小数,是这里的学生的三个月伙食费还有零头,明显除了胖子外几人的家境都不太好。

“我出三百”林涛小声的说道,林涛之所以没有说五百,是怕伤了几个人的自尊。胖子投来感激的目光。

“好,我答应你,击掌为誓”胖子底气十足的走了过去,倒是把黄毛等人震慑了。黄毛连说三个好字,同胖子击了三掌。眼角的余光却盯在一身名牌的林涛身上。经过这一场小小的风波,更加增进了几人的感情。文科班球队的其他成员陆续围了过来,为胖子的壮举喝彩,这帮人在餐桌上开始研究战术,大有壮士断腕之势。

林涛很快融入了这个新的集体,在放学的时候,接到父亲的电话,不得不提前向几个研究战术的伙伴告辞。林涛回到招待所,看见父亲正在门口等着他,旁边还有那位文质彬彬的陈秘书。

“快上车,陈秘书已经帮我们安排好了新家”父亲林志远高兴的说道。林涛上了车,仔细的打量这个仅有一个十字街的县城,车子来到一个全新的住宅小区,两排四层的新楼房,据陈秘书讲这是在县委书记的牵线下由一位市里的富商投资的。林涛的新家是一套三居室,简单的装修,但家具一应俱全,还有宽带入户。林涛很高兴,这下自己带的笔记本电脑就有用武之地了。陈秘书嘘寒问暖,生怕父子两人不满意,林涛简单的回了两句在学校的情况,就开始回到自己的屋子安装电脑。

一进入电脑,林涛就发现一封金贞爱的邮件,真情的问候让林涛感动。林涛马上打开MSN同金贞爱联系,很快出现了心上人发嗔的可爱面容,林涛连忙赔不是,惹的对方一阵娇笑。

“看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你,快说说虚县和学校的情况,对了那里美女多不多啊”这才是她最关心的问题。林涛简单的介绍了现在的情况,并把本地教育网上虚县重点高中的校区景观图片发给金贞爱。金贞爱惊呼道:“学校一点也不差吗?这是贫困县吗?”

“这里重视教育,这可是全县最好的建筑,你不知道,在学校的食堂,学生盯着菜里的几片肉就跟狼似的”

“真的假的?太夸张了吧!”金贞爱依然不信。

“学生一个月的伙食费90顿饭就150元,一个月的消费还不够你一顿皮萨的”林涛对于学生的贫苦,身有感触。

“这么说你在那里是超级大款了,小心让人家劫富济贫啊!”

“我好怕怕啊,师姐你快来保护我啊!”林涛可怜的说道,结果视频里出现金贞爱的一只粉足。

“哇!好臭啊,师姐你几天没洗脚了”林涛捏着鼻子说道。气的金贞爱在视频里张牙舞爪,恨不得从视频里钻出来K林涛一顿。

两心相悦自是有说不完的话,林涛连晚饭都没有去吃,在楼下买了一箱泡面和榨菜,跑回来充饥,继续和金贞爱在视频里缠绵。尤其讲到食堂里胖子的趣事让金贞爱大笑不已。

两人一直聊到半夜,金贞爱开始打哈欠这才罢手。“小子等你足球赛的精彩表现啊,你不是咱们学校的第一边锋吗,不要给我丢脸啊,拜拜”

“拜拜”林涛把嘴唇贴近视频,结果对面传来一声惊呼,被关掉了视频。林涛心有不甘的躺在床上,很快进入了梦乡。连父亲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直到次日闹钟响起,林涛才臃懒的爬了起来,洗脸刷牙,林涛惊讶的发现厨房餐桌上父亲早已经准备好的面包和牛奶,还有一张纸条“今晚可能不回来了,不要亏待自己的胃。落款是‘爸爸’。在纸条底下还有一张新的工商银行卡。

林涛很感动父亲在百忙之中还没有忘了自己。吃完早饭,林涛换上球衣背上包就下了楼。在银行林涛输入了自己的生日,从卡里面取出五百元,林涛惊讶的发现里面竟然有五万块,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这次给存了这么多。自己以前的信用卡里还有一万多呢,那是在跆拳道馆贞爱的父亲给发的工资。卡里的钱让林涛总觉得怪怪的。电话铃响,胖子孟波可是那几个伙伴里唯一有手机的,里面传来胖子的气喘吁吁的声音:“林涛出来没有,就等你了”

“五分钟必到。”林涛顾不得多想坐上一个电动三轮车向学校急驰而去。


一来到学校,林涛有些傻眼了,足球场上的火暴场面比他原来的学校有过之而不及,胖子和张凯等人正在场上练习传球,两侧清一色的文科班女生,几个男生犹如万花丛中一点绿。对面二八班的球队有点凄惨,虽然是清一色的皇马球衣,但稀稀落落的后援看客让他们无地自容。

“妈的,不是让你多找一些吗,怎么就这几块料?”黄毛在一边大喊大叫,觉得十分丢面子。

“快上吧哥们。练习一下”胖子扬手招呼,旁边早有柳月接过他的背包,柳月今天穿的是水绿色裙子让他眼前一亮,昨天没注意,这个假小子似的柳月打扮起来很扎眼,连身边的美女都没仔细看真是罪过。再看旁边有二十几个女生都穿着裙子手里还拿着彩色丝巾。“美女啦啦队。”

林涛小声说了句谢谢,跑进球场。前锋张凯,右边锋许亮,中腰马武,主力后卫胖子,这几个人的球技也让林涛吃了一惊,没想到衣服参差不齐的二三班球队,水平还是蛮高的,林涛不禁对这次比赛有了点信心。林涛观察其他队友,其他队友也在观察他,几次传球之后,张凯笑道“有你传球,我保证来个开门红”

“张凯你要第一个进球,我就请你撮一顿”胖子扭动肥硕的身体,将球高高顶起。十分钟的热身结束,裁判一声哨向,双方进场。林涛看着身为体育老师的裁判,真不知道是谁把老师从难得的休息日中拉来。

猜拳后,黄毛获得发球权,比赛开始。黄毛将球向后传去,自己跑象前场,二八班的球队训练有素,球传的很流畅,很快被对方的8号边锋突入到底线,八号一个传中把球踢向黄毛,突然一个肥胖的身体挡在黄毛前面,一脚将球踢到前场,张凯似早有默契,挺身接球,快速将球传给林涛。林涛带球从左路突破,用一个小巧的脚法晃过一个后卫,将球飞快的传到张凯的脚下,张凯临门大脚抽射,当的一声,皮球正击在左侧门柱之上。“加油,张凯加油!”美女啦啦队的呼声响起,林涛在眼角的余光里看到,漂亮的英语老师也在其中,同美少女们一起摆动长腿,双臂齐摇,后面的百余名女生也跟着大喊,声威震场。也不知道是谁居然把文科班的女生都拉来助阵了。

在全体文科班的女生助威之下,二三班的男生如同打了兴奋剂,对方几次突破都被解围,双方一时处于白热化状态。趁他病要他命,二三班的队伍气势高涨,对方明显情绪烦躁,林涛接到中腰马武的传球,全力向底线突破,眼看球门近在眼前,守门员大声疾呼,对方10号后卫,拼命的挡在就要在禁区起脚的林涛前面,林涛还是起脚了,但他并没有抽射,而是用脚尖轻轻一捅,皮球飞快的从10号后卫裆下穿过,来到前锋张凯的前面,张凯面对守门员不在犹豫,右脚顺势一拨。皮球在欢呼声中轻快入网,守门员扑倒在左面,狠狠的用拳头砸着地面,眼中带着不甘。黄毛更是气急败坏的踢了十号一脚。文科班队员在场上欢呼,张凯更是学着某人,甩了球衣,露出一身排骨,在操场上狂奔,惹的全场女生暴笑。

开球不久中场比赛结束,男队员被文科班女生热情的包围,有递毛巾,有递水,男生们难得享受这样高级的待遇,被围在众香国里,心里这叫一个美。平日里觉的女生唧唧喳喳,现在却觉的莺声燕语悦耳动听。理科班黄毛那边形成了强烈反差。张凯和林涛成了瞩目对象,胖子对林涛的穿裆传球赞不绝口,声称绝对有英超水平。

下半场在女同学的欢呼声中入场,女人疯狂更可怕,那歇斯底里的呐喊,彻底击溃了对方的心理防线,张凯和右边峰频频射门,对方不得不由进攻队型变成全面防守。最后补时两分钟许亮接到林涛左路的一个长传,许亮单身突破,将球狠狠的砸在横梁上,震慑敌胆。对方终于熬到比赛结束,在二三班的欢呼声中,颓废的坐到地上。

二三班的男生打败了学校的排名第一的强队,胖子发出消息决定封刀,一年内不接受任何球队挑战,除非有人再次击败黄毛的队伍,这不是明显气人吗。待到众人散去,黄毛脸色阴沉的来到胖子身边,甩给他五百元。临走还扔下一句话:“小心噎死”

“噎死,也比气死好。”胖子还击道。

“胖子,这钱怎么花?”张凯等人围了上来。

“这样吧,一百块买水果分给三个班的女生,四百块每人买一双新球鞋,我出两百请大家吃饭,一是庆贺。二是给林涛接风”胖子的话让林涛暗挑大指,众人欢呼着涌出校门,正好英语老师和体育老师走在一起。

“每人只能喝两瓶啤酒,不许喝白酒,要是喝多了,每人100遍单词”英语老师及时的把凉水泼到几个头脑发热的家伙头上。

“YES,MADME”

林涛随着嬉笑的人群跑出校门。

胖子带着球队的十一个人来到,一个名叫如意的餐馆,里面的桌椅板凳是全新的,看样在刚开业不久,大厅的六张桌子全满了,生意满不错的。

“孟波来了,你们的包间是菊花厅,大间坐十几个没问题”看来胖子和这里的老板娘很熟悉,老板娘热情的将众人领到包间,里面的环境简洁干净,墙上还挂了四幅菊花的油画,很典雅。

“坐坐,别客气,冯姨,来一箱啤酒,菜吗—看着安排,反正就200元消费”胖子说着递给老板娘两张红票,这个冯姨是个半老徐娘,但风蕴犹存,笑着接过钱,说道:“放心吧,在这里就是到家一样,保准满意”

老板娘转身出去,一个身穿花布衣服的十八九岁的女服务员端上茶水,小心翼翼的给众人倒茶,众人开始谈论今天的足球比赛,各个眉飞色舞。

“今天咱们扬眉吐气,就是个爽啊?你看黄毛那个熊样,鼻子都气歪了”胖子压了口茶,把目光投向林涛。

“要说这最大的功臣非林涛莫数,那球传的就是帅”张凯并不居功,把功劳完全让给林涛,众人也跟着附和。不一会酒菜上来,张凯开始给众人道酒,众人首先敬林涛一杯,给他接风,林涛一饮而尽。林涛在深圳也经常和同学聚会,这样的场合并不陌生。接着林涛给大家敬酒,酒一喝,话就多,气愤也变的更加融洽。虽然学校禁止学生饮酒,但却管不住年轻人的不安分,高中的男生在校外喝酒已经是家常便饭。

菜一道接着一道,不过半个时辰,桌子已经摆满,看样子已经远远超出200元,后来林涛才知道,老板娘是专门供应高中粮食和蔬菜的,同孟波的老爸不是一般的交情。

“孟波,你说黄毛丢了面子会不会报复”许亮眼中有些不安,原来黄毛这个人非常阴险,而且在学校拉帮结伙,还经常和社会闲散人员瞎混,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只不过,这些纠纷常在校外发生,学校管不着。这个许亮曾经是黄毛的初中同学,对黄毛十分了解。因此才会担心。

“我们十一个人会怕他吗,再说这是我的地盘,喝酒”胖子虽然声音大,但底气明显不足。大量的啤酒下肚,众人情绪高涨,三一群俩一伙开始神侃,从美国总统谈到学校的厨师,只要高兴就好。

“喂,你们说咱们学校哪个女生最漂亮?”,一个瘦弱的队员含混不清的说道,林涛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更不用说知道校花是谁?只能在一旁听着。

“二七的欧阳清,当年刚入学的那会我们是一个班,每次见到他我都不敢看第二眼”许亮不好意思的说道。

“瞧你那点出息,我看文科班的汪兰最漂亮,据说每天她都能收到好几封情书,每次下学都有人在门口等她向她告白,后来不得不住宿”

“你小子是不是也写过情书啊——”

说着说着就乱了,场面一塌糊涂,大家只是不停的喝酒,不停的大声说话,谁还管他是什么内容呢,两箱啤酒就在大声喧哗中没了,有三个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也许是平常学习压力太大了,难得有这样的放松机会。林涛此时还十分清醒,也许父亲常常醉酒也是为了解压,林涛这样想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相互搀扶着走出餐馆,老板娘在后面不停的喊着‘要小心’。

“走,唱歌去,今天喝的高兴,谁不去,谁就是不给我面子”胖子的提议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别人也只能跟着。就在大家进入一个胡同口的时候,七辆摩托车挡住了去路,从上面下来八个人。

胖子酒醒了一半,走到大家前面笑道:“几位大哥有什么吩咐?”

“是黄毛的人”许亮小声说道。林涛把目光扫向几个人,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痞子造型,看来今天不能善了。而自己这方都是学生,还有五个在半睡半醒之间,一会非得吃亏不可。林涛在后面悄悄的给陈秘书打了电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