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带球跑后我吃软饭吃撑了

带球跑后我吃软饭吃撑了

酩酊小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唐小晏命运多舛,她本是种田文中的女主,只要佛系的种田就可以完成任务,哪知道竟然穿错书了!一不留神,成为了霸总文中的恶毒女配,是男女主感情路上的绊脚石,做尽了坏事,却偷鸡不成蚀把米,以至于怀上了生父不详的孩子。如今,她独自一人带着双胞胎艰难的讨生活,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主角:唐小晏,顾修   更新:2022-07-16 02: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小晏,顾修 的女频言情小说《带球跑后我吃软饭吃撑了》,由网络作家“酩酊小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小晏命运多舛,她本是种田文中的女主,只要佛系的种田就可以完成任务,哪知道竟然穿错书了!一不留神,成为了霸总文中的恶毒女配,是男女主感情路上的绊脚石,做尽了坏事,却偷鸡不成蚀把米,以至于怀上了生父不详的孩子。如今,她独自一人带着双胞胎艰难的讨生活,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带球跑后我吃软饭吃撑了》精彩片段

“小唐啊,你看,这不是我徒弟前阵子摔伤了腿,不好再参加节目么?不然我也不想过来打扰你,知道你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但我问过了,节目组的拍摄地点就在你家隔壁的那间竹楼,你出门拐过弯儿就到了,用不到两分钟时间,所以啊,小唐……你看能帮你冯爷一个忙不?”

说实话,唐小晏还真有点不太想帮这个忙,倒不是因为她自己一个人带着双胞胎兄弟不方便的缘故,只是单纯地觉得麻烦,有点懒得动而已。

她本来就是佛系种田文女主,按照原计划,她应是穿到佛系种田文里,种种花,画画图,再雕一下小玩儿意赚钱,就基本能走完大部分的剧情线了。

谁料,在位面穿梭的时候,出错了,穿错书了,她一下子就穿进了某本带球跑总裁文里,似乎还穿成了在第一章就被炮灰掉了的女配,唐小晏。

在这本带球跑总裁文里,唐小晏是破坏男女主感情的恶毒女配,想要给女主下药,毁了男主的计划,但不曾想计划被男主识破,上位不成,反倒被反手灌了药,扔进了男人堆里。

唐小晏刚好就是在那个时间点穿来的,她是挣扎着从男人堆里逃出来了,但后来因为药物的关系,也不知误进了哪个男人的房间,等清醒过来后,唐小晏才知道自己把人给睡了,就是好像睡她那个男人也被下药了,两人就这么糊里糊涂地睡了。

由于这是唐小晏第一次穿到总裁文里,手生没经验啊,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就怕自己回头被这文里的偏执男主给发现了,就一下子将她的脑袋给‘咔嚓’掉了。

想来想去,唐小晏还是觉得溜之大吉、保命要紧,想来她这么一个第一章就被炮灰掉的女配,只要后面她主动消失在男女主视野里,后面什么深情虐恋剧情线什么的,就应该和她没啥关系了吧。

她只是一个佛系种田文女主而已,这么高难度的女配角色她可是hold不住、hold不住啊,还是躲起来,找个好地方好好种她的田比较好。

当时的唐小晏是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只是在离开之前,有点心虚地将钱包里所有的纸币,两张红色的人民币给压在了床头,这才穿好了衣服,心虚地溜走了,来到了这江城边郊的一个小村,古玉村,一生活就生活了六年。

唯一的意外便是当年这么一睡,还真睡出孩子来了,更没预料到的是,原主身体条件很差,经医生检查过后,表示并不适合动手术,否则很有可能会大出血,会有生命危险,以后也难再有孩子。

唐小晏血型还是比较稀有的血型,要真大出血,就凭着古玉村的医疗条件,还真怕血库的血不够用,所以,医生还是建议唐小晏还是将肚子里生下来比较好。

这其实也怪唐小晏是新手没经验,是她小看了总裁文里那些男的‘一夜就能让女生怀上’的超强悍能力了,当年,她疲于逃离男女主势力范围,忙于脱离主剧情和安家落户,一忙就忙了三个月,后来发现自己的生理期情况不太对,去了医院检查,这才发现自己竟是怀了。

无奈之下,唐小晏也就只好将孩子生下来了,是一对可爱至极的双胞胎男娃,生下来看了那么一眼,唐小晏便爱上了,有点幸运自己听了医生的话,将孩子生下来了。

只是看样子,自己的佛系种田生活就要结束了,毕竟单亲妈妈带娃不容易,还是一带就带俩娃,那就更加艰难了,看着两个奶香奶香的男娃,唐小晏便是咬咬牙打算拼一把。

不得不说,在刚开始的四五年还真是蛮难的,幸好古玉村村民淳朴,见着唐小晏一个女人带俩娃辛苦,便帮了不少忙,最艰难的时候就是这么熬过来的,也就是到了最近这两年,唐小晏才重新开始变得佛系起来的。

无他,只因为那两个娃儿,大宝小宝实在是太懂事,智商还是出乎意料的高,几乎将家里的大小事给包揽了,一点也不用唐小晏担心。

尤其是大宝,性格沉稳得不成,自去年主动提出要她帮打理网上画图接单的活儿后,到现在,大宝便已完全接手过去了,直让唐小晏在每月画图量减少的同时,还得到了比以前还要高出四五倍的报酬。

见此,唐小晏便完全放心下来了,说到底,唐小晏骨子里还是佛系种田文女主,一放松下来,没两年就完形毕露了,重新变成那个种种花、画画图的佛系唐小晏了。

而眼前的冯爷,便是当年帮了唐小晏很多忙的村民之一,也是在古玉村里开着最大古玉店铺的冯老板,他自己曾是玉石雕刻师,就是年纪大了,玉石雕刻的工作基本都交给自己那两徒弟,他平时就管管店铺的生意,和村里的大家串串门之类。

就是今年年初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冯爷的小徒弟贪上了富贵,叛出了冯爷的门下,转投了隔壁和氏村门下,还带走了冯爷的好些学徒和老客户,直让冯爷这边的生意一落千丈,冯爷又怎么不气,幸好大徒弟忠厚,愣是和冯爷一起将烂摊子给撑起来了。

但问题是,老客户流失,直让本来就少人来的古玉村生意更惨重了,古玉村里的玉石买卖和玉石雕刻生意基本都是一家的,冯爷的老客户流失了,古玉村的玉石生意也就受影响了。

而恰好,就在半个月前,《华夏珍宝》节目组来到了古玉村踩点,恰好就看中了古玉村氛围,想将古玉村和隔壁和氏村两村作为最新一期节目拍摄点,打算先在古玉村拍摄上一周左右,再到隔壁和氏村拍摄一周,而节目组选中的落脚地点,便是唐小晏隔壁的那间竹楼,稍微维修一下就能入住了。

除此之外,节目组还向古玉村要了五个人,要的都是村里玉石雕刻一等一的好手,主要任务是等到时候节目嘉宾来了,在充当一带一导游熟悉古玉村的同时,还和嘉宾们合作雕刻玉石,节目嘉宾挑玉石材料,而他们负责雕刻。

雕出来的玉雕,节目组之后会被拿到慈善晚会上拍卖,并会将拍卖所得的钱全都捐赠出去。

冯爷的大徒弟,自然也是其中之一被选中的玉石雕刻好手之一,但冯爷那叛出了师门的小徒弟,昨天好像特意从隔壁村回来了,回来狠嘲了冯爷和大徒弟一番,说他们手艺现在都没他高,别到时候上了节目丢人现眼了。

这一番话,直气得让大徒弟失了理智,和对方扭打起来了,一个不小心就这么摔了下来,给摔伤了腿,就连拿雕刻刀的右手都有点被扭着了,确实是无法再上节目,冯爷这才求到唐小晏这里来。

毕竟雕刻这门手艺,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来的,他们古玉村里的年轻人不算少了,但真正能拿得出手的年轻人,也就只有五个而已,正好和节目组要人的数量相同,现在少了一个人,可不成啊。

当然,也不是毫无办法,真不成,冯爷完全将情况告知节目组,剩下的一个手艺人到隔壁和氏村里去找就成了,和氏村里比他们古玉村发展可要好多了,能拿得出手的年轻人也比他们古玉村要多。

但问题是冯爷不愿啊,连续两回发生了这些糟心的事儿,冯爷一口气就这么憋着那里,难受得很,无论怎么的,他们古玉村再丢人,也不能在和氏村面前丢这个人。

于是,冯爷想来想去,便想到唐小晏这边来了,唐小晏不是在古玉村里学的手艺,但她确实也是玉雕手艺人。

好几年前就雕过好些小玩儿意让冯爷帮着卖,那些小玩儿意看起来雕得蛮简单的,但却是灵气活现,很受欢迎,才刚在店里摆上架没多久,很快就被人看中买回去了。

这是唐小晏刚来古玉村那会儿的事儿了,现在冯爷已经好几年没见唐小晏拿玉雕出来卖了,要不是这会儿出事要人,冯爷他都快忘记这糟事儿了。

但凭着记忆,冯爷记得唐小晏雕刻的手艺是不错,至少不比他家大徒弟差,这才找到唐小晏这边来了。

唐小晏也不是什么忘恩负义之人,就是性子懒散,不太愿意动而已,但冯爷到底帮过她们好多,唐小晏想了想,思索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答应下来了,朝着冯爷点点头道:

“成,我答应下来了,那些节目组的人大概什么时候会来村里?”

听到这话,冯爷脸上的神色就是大喜,一张脸便是红润了好几分,连连就表示道:

“太好了,小唐,这会儿还真谢谢你了,节目组那边人大概明天就过来村里了,我也会向节目组那边将情况给说明的,小唐你明天直接过来就成,回头我将地址给你,对了,小唐你明天要是忙不过来的话,大宝小宝要不就带到我店铺来,我帮忙看着就好了,我也喜欢大宝小宝,他们这俩娃也有好一段时间没上我这里来吧……?”

见着冯爷已经缓下来的面色,唐小晏便知道他现在心情不错,不过她家大宝小宝要不要到冯爷店铺里待着,唐小晏还是听两个小的,自从唐小晏发现自己这俩娃智商超乎常人,便很多事儿都会问两只小的,让两只小的自己拿主意了。

想到这里,唐小晏便和冯爷说了声,转身就往屋里头去,还没进屋,一个软乎乎的团子就这么往她大腿上抱来了,抬头就露出了一张软乎乎的精致小脸,伸出指头指了指自己的小脸,就奶奶地撒娇道:“晏晏~你今日还没香香小轩轩呢,小轩轩已经等好久了哦~”

而在这个奶奶着撒娇的萌娃身后,还站着一个一张长得一模一样的萌娃,只不过这萌娃的性格要显得沉稳、老诚得多了,瞧着晚自己一分钟出生的双胞胎弟弟就这么抱着唐小晏撒娇,一张娃娃脸上,竟满是嫌弃,就这么鄙视地瞧着自家弟弟。

“唐子轩,你今年多大了,快六岁了,还学人撒娇、要香香,你知羞不知羞啊?”


被cue的唐子轩,转头瞧了自家双胞胎哥哥一眼,无辜地眨巴眨巴了眼睛。

然后,再也不管自家哥哥的脸色有多臭,转回过头来就继续抱着唐小晏的大腿撒娇着,边撒娇还边奶奶地告状上。

“晏晏~唐子骏他不诚实,他明明也想要香香来着,不会撒娇就说轩轩六岁了还不知羞……”

只是这话唐子轩还没说话,身后的唐子骏便已急急地跑上前来,一把就捂住唐子轩乱说话的嘴巴,涨红了一张好看脸,就急急地开口道:“晏晏,你别听唐子轩乱说,我才没想要香香呢。”

“偶说了吧,唐子骏你还不诚实,你脸都红了,比猴子屁股还红。”

被捂着嘴的唐子轩,不死心地边挣扎着,边含糊地说着,直让哥哥唐子骏脸上更红了几分,脑子却在飞速思考着,是现在就原地胖揍揭自己老底的唐子轩一顿,还是将唐子轩给拖出去、挖坑直接埋了好。

这让看了好一会儿戏的唐小晏再也忍不住了,笑着蹲下身来,一手就搂了自家一个娃,在自家两娃娃好看的脸上,一边就香了一个。

小宝唐子轩反应很快,眨巴眨巴着好看地星星眼搂着自家妈妈的脖子,就回吻了一个。

就是大宝唐子骏别扭极的,明明一张小脸满脸上都写着高兴,却僵硬着身体别扭地说着:“晏晏,我六岁了,已经长大了,是个男人了,没听说吗?女生是不能随便亲男人的。”

“那晏晏已经亲了,轩宝已经给回礼了,骏宝不给回礼么?妈妈很伤心。”

瞧着唐小晏脸上一下子变失落起来的表情,大宝唐子骏立马也急了,连连猛摇着头说“不是”,这才轻搂上唐小晏的脖子,一边在唐小晏的侧脸上印下软软一吻,一边还格外别扭地嘀咕着:“晏晏,这是最后一次了,下不为例……”

看得唐小晏心都软了,直将自家两宝多亲了几口,这才将依依不舍地两宝贝给放开来了,说起正事起来,问他们这段时间愿不愿意到冯爷那边待着,如果按照节目组原定的拍摄安排的话,她估计得跟组一个周时间,却是没什么时间照看他们了。

当然,唐子骏、唐子轩两宝早不需要别人照顾了,自己就能将自己照顾好,但这娃才六岁,再加上节目组的人一来,还住在隔壁竹楼,人多口杂的,唐小晏还是有点不放心,有冯爷帮忙看着一点的,唐小晏也放心一点。

对于这一点,唐子骏和唐子轩两宝很快就看出来了,连连就点头表示没问题,他们这段时间到冯爷那边待着就成,等节目组的拍摄结束了,他们再回来便是了。

“晏晏,你放心跟组,后院的花花你也不用担心,轩轩会帮你照看着它们,你专心工作就好了。”

小宝唐子轩反应很快地开口回应道了,边回应着,便边将他和他哥的小背包拖了出来,开始自己给自己收拾行李了。

唐子骏倒没有那么快动作,而是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拉着唐小晏的手就走到边上正开着的笔记本电脑,小短手在键盘上按了几下,没一会儿便指着屏幕开口道:

“晏晏,你看看,这是我这个月打算替你接的三个单子,但你跟组的话太累了,要不要我帮你将单子全推掉啊,还有就是,‘顾氏珠宝’那边的人又找来了,这次薪酬还翻倍了,我们还继续回绝吗?”

唐子骏现在打开着的页面,是一个‘玉雕设计’网站,网上有不少玉雕手艺人都在这里接单。

唐小晏也是,甚至可以说,在早些年养这两宝的时候,生活费都是在这接单网上赚的,而在这网站上,接单模式一共有两种,一种是提供设计画图,另一种则是对面甲方直接将玉石材料寄来,手艺人雕好了之后,再将玉雕寄回去。

当然,第二种接单模式要比第一种报酬多得多了,相对应的,手续也麻烦得多,但之前唐小晏为赚得更多的奶粉钱,基本接的都是第二种雕刻类的单子,也就是后来经济水平提高了,才改接了更方便的图稿单,没再接雕刻单了。

‘顾氏珠宝’的人是三个月前找来的,唐小晏也听说过这公司的名气,貌似祖上也是玉雕发家的,公司原名是叫‘顾氏宝玉’,后来经时代的变迁,才改名为了‘顾氏珠宝’,兼并玉雕生意和珠宝生意。

就是近些年来,玉雕几乎没怎么有商品新推出了,反倒是精致的珠宝生意卖得不错,但顾氏的负责人似乎不想让玉雕的生意在‘顾氏集团’里消失,所以才让人到处寻找出色的玉雕手艺人,唐小晏也是三个月前被对方找上的。

不得不说,顾氏集团确实财大气粗,开价让唐小晏很心动,但聊过后,唐小晏却发现对方只接受雕刻单,并且因顾氏集团的玉石原料价格全都不菲和商业战略的缘故,玉石是不外寄的,但他们会邀请雕刻师来顾氏集团雕刻,路费住宿费餐费等等全包,待遇是很不错。

只是这对于带着两宝的唐小晏来说并不适合,再加上唐小晏,咳,在这近两年来懒散的毛病更严重了,一想到要跑出古玉村,大老远跑这么一趟就不想动了,而且她现在赚的钱也够用了,也就拒绝了。

但对面‘顾氏珠宝’的人却是不死心,将开价和报酬往上提了不少,对唐小晏优待得不能再优待了,就是原则一直坚持着没改动,很自然地,唐小晏也就只能拒绝了。

这么说着,唐小晏便这么朝唐子骏说道了,“回绝吧,其他已接的单子就留下我正在画的那个就成,另外的两个买主问他们愿不愿意等,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下个月再帮他们画,要是不愿意的话,付点违约金就成。”

“那两单买主的话,我之前已经问过了,他们说他们愿意等,那我去回绝顾氏那边的人了。”

唐子骏边操作着电脑,边这么开口道,似乎早已预料唐小晏会是这么的安排,并很快将顾氏的单子给回绝掉了。

做完这一切,唐子骏这才爬起来和唐子轩一起,将两人的小背包给收拾好,完了,唐小晏还打算带两个小的出去一趟,看有没些什么缺的要添的,之后还打算跟冯爷走一趟,买些吃食的探望探望冯爷那边打着石膏、不好动弹的大徒弟。

不过,在出门之前,唐小晏还是带着两个小到了后院,给一温室的兰花浇了水、检查过了没病害后,这才放心走出了门。

与此同时,顾氏集团大楼最高层。

正听着手下部门经理汇报挖人成果的顾修,眉头却是越拧越紧了,终是不耐烦听这么废话,挥挥手就开口道:“说重点,我之前让你挖的人挖得怎么样?三个月过去了,还没成果吗?”

“不,不成,顾总,我已经跟着劝了三个月了,对方好像并不太在意报酬,就是不愿意来顾氏接单……你看,顾总,我们就不能换个人挖吗?‘曰唐安’也不过是网上有人气而已,论手艺,应比不过其他知名的雕刻师吧?我们浪费在‘曰唐安’身上的时间太久了。”

部门经理苦巴巴地说着,浪费时间还算是好的,问题还是对面油盐不进啊,怎么都不愿意答应来才是他们最头疼的,在这三个月里,部门经理都感觉自己吃不好、睡不好,都快瘦了一圈了。

对此,顾修也不是不明白,但玉雕是顾氏的核心,在玉雕这门生意上,顾氏不打算丢。

而且顾修不仅不打算丢,还想将玉雕这门生意给重新捡起来了,以前带起顾氏玉雕的师傅们现在年纪都大了,新来玉雕师的水平还没到撑起顾氏玉雕的水平,导致在玉雕上青黄不接,顾修想挖好的玉雕手艺人已经很久了。

部门经理的意思,顾修也很明白,但现在已成名的玉雕师并不成,也并不是说顾修不尊重玉雕师,相反,他很看重这些手艺人,但现场成名的玉雕师年纪都蛮大了,没过几年,也会和现状一样,一样是青黄不接,治标不治本。

同时,顾修认为那些成名玉雕师的雕刻风格,并不太合适顾氏,反倒是之前他在朋友那见到一样兰花小雕件,让他爱不释手,兰花雕件小小的一件,用的玉也不是什么好玉,但却是雕得活灵活现,灵气十足。

当时,顾修便想开价买下了,谁料这雕件也是他好友的心头好,说什么也不愿意让出去,就连从出于哪个玉雕师都不知道,是他偶然从某个玉石起源村里掏来的,但雕件的底部,有一个小小的‘唐’字,和网上出名的神秘玉雕师‘曰唐安’留字的风格一样,这应该也是对方的出品。

到此,顾修才知道‘曰唐安’这号人物,就想开高价将对方给挖来,但耗了三个多月,却依旧是什么成效都没有。

“看来,还是得去玉石起源村那边走一趟了……”

顾修这么想着,便已这么开口吩咐道了,“对了,之前《华夏珍宝》节目组不是我邀请当‘玉雕’主题这一期的节目嘉宾么?还在等着我回复吗?告诉张导,我接了,正好能借着综艺节目宣传一下我们‘顾氏珍宝’。”

而很快,节目组张导那边便已给回复了,十分激动地表示节目嘉宾的位置还给顾修留着,就是明天他们节目组就出发去古玉村了,就不知道顾总的行程能不能赶不上,不能赶上的话,他们延期出发也没关系。

“不用延期,张导,不需要因为我一个人麻烦到其他节目嘉宾,就这样吧,地址发来,明天我会与你们节目组汇合上的。”


对面的张导连连说是,这边电话才刚挂,节目组那边马上便有地址和相关的注意事项发来了,生怕顾修会反悔似的。

不过,因时间和公司事儿忙的关系,顾修是不打算和节目组一起走的,而是会直接抵达古玉村,明天一大早就直接坐飞机过去了,机票什么已吩咐下去让秘书安排了。

只是秘书应了一声后,却没有马上就离开办公室,而是‘支支吾吾’满脸为难地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看着顾修紧皱起来的眉头,秘书咬咬牙,深吸了一口气,便是豁出去开口道:

“顾……顾总,还有一件事,江小姐她来了,她现在就在外面等着,顾总你看要不要去见她,还是……”

“打发了吧,就说我正在开会,没时间。”

听到‘江小姐’这个名字,顾修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眼底闪过了好一阵的不耐烦,几乎想也没想就这么让秘书回绝了,连一脸都不想见。

顾修的脾气虽说没好到哪里去,但也不算差,只因为顾家的家教向来甚严,做事更是看重场合,所以在外面,顾修一向多有克制,在个人形象上也甚少有污点,只除了那位‘江小姐’,这可是顾修近三十年的人生里最大的污点了。

这事儿,可得从六年前说起。

六年前,顾修刚接任顾氏集团不久,便出席了一场慈善晚会,打算对外宣告顾氏集团的新掌门人身份。

谁料,在这场慈善晚会上,却有人想用下三滥的手段泼顾氏集团脏水,给他下了那方面的药物,让他在药物控制下迷糊地睡了一个女人,事后,顾修处理也很雷厉风行,在将监控销毁的同时,立马就将对面的人给抓住了,短短半年时间不到,便让对方公司破了产,并欠下了好大一笔债。

江燕儿这个女人,便是当晚他不小心睡了的女人,他一睡醒来,江燕儿便已哭不成声的睡在他身边了。

当然,顾修也不是什么不负责任的人,虽然事情不是他所愿的,但做错就是做错了。当即,顾修便向江燕儿道了歉,并询问了对方有什么要求,只要是他顾修能做到的,都会无条件地答应她,作为补偿。

而江燕儿当时的要求便是,要做她顾修名义上的女朋友,她想要借顾家的名头摆脱家族联婚。

当时,顾修是同意了的,毕竟是他顾修有错在先,只是没想到这‘女朋友’一当就当了六年,而且在这六年时间内,江燕儿越来越得寸进尺,原本说好只是在商圈里做戏,对方却是未经他同意,直接公开表示已与自己交往很久了,还捏造了很多虚假恩爱的事实。

这还不是最过分的,最过分的是江燕儿还试图插足他们顾氏集团,往公司伸出不该伸的手,想借着顾氏集团给他们江氏企业谋好处,这便是顾修对江燕儿越来越不耐烦的原因。

更麻烦的是,当年发生的事儿,家里的那两老并不知情,还以为江燕儿真的是他顾修的女朋友,最近还在催婚,说他老大不少了,也该有孩子了。问题是顾修从来都没动过心,就更不可能会和江燕儿结婚了,他甚至后悔当年过于草率了。

一想到这里,顾修便更觉得更头痛了,摆摆手便让秘书出去。

见此,秘书便更不敢再逗留,领命就出去了,边出去还边头痛怎么解决外面那个难缠的‘江小姐’。

也因为这一出,顾修今日便没了回顾家大宅的心情了,干脆一整天都窝在办公室里工作,工作累了,便到隔壁房间休息一下便是了。

时间就这么一晃,很快就到第二天白天了,顾修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后,便已坐上秘书安排好去机场的车,直接往《华夏珍宝》这一期第一个拍摄地点,古玉村,出发了。

不得不说,六月的天还真是分外的热,而坐落在江城边郊的古玉村,竟是比江城市中心还要热,温度至少要高上那么四五度。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缘故,顾修他们的车才刚抵达古玉村不久就抛瞄了,动也动不了,就只能先下车找到早先一步抵达古玉村的节目组他们汇合了。

“顾总,我刚刚已和张导联系上了,他们那边正在直播拍摄中,我们直接过去就成了,那地儿距离这里并不远,直走拐过弯儿过去就成,你看怎么样……?”

罗秘书边擦着汗,边这么细细地禀告着,从他有点狼狈的样子来看,似乎也是热得厉害,但工作的实力在那里,罗秘书热得再厉害,还是将行程给顾修安排好了。

顾修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嗯’了一声便让罗秘书在前面带路了,只是才刚没走几步,就在拐弯的时候,顾修忽然感觉腿边一痛,便发现一个半大的孩子因抱着水走、走得有点匆忙,一个不留神撞到他身上来了,就连手上捧着的矿泉水也洒了,大半倒在了他造价不菲的西装上,惊得走在前面的罗秘书连忙就折返回来了,极为紧张地问道:

“顾总,你没事吧?没伤到哪里吧?”

“我没事,不用大惊小怪,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又能伤到哪里去?”

顾修摆摆手,不以为然地这么说着,而就这个时候,也有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就这么在大前方传来了,似乎是和撞上他的这个小男孩是认识的,只听那边那小男孩是这么严肃地训话着他的同伴。

“唐子轩,你都六岁了,能不能稳重一点,走个路都能撞到人,哪里像我弟弟了?”

训话完,那小男孩还十分绅士地转过身来了,拉着自家弟弟就走到了顾修面前,躬了躬身,就正式道歉起来了。

“不好意思,先生,因为天气太热,我和我弟弟急着回去,所以才不留神撞到你,很是对不起……”

只是拉着唐子轩齐齐道歉的唐子骏,他的话还没说完,两娃才刚抬起头来,一抬头,看清眼前西装男人的脸后,便一下子有点愣住了。

然而,在此时此刻,愣住了的人远不止唐子骏和唐子轩这两娃,还有被撞上的顾修,就这么看着眼前这两张萌娃脸,一下子都有点看傻眼了。

原因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眼前这两男娃明显是对双胞胎兄弟,而且这对双胞胎兄弟,模样竟和他长得极像,仿佛是照着他的样子扒拉下来似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