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苏家团宠是朵黑心莲

苏家团宠是朵黑心莲

君忆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软软从二十岁起,献身科学事业整整八年,终于功成名就,成为技能无数的高智商大佬。她研究能够穿越时间的系统,魂穿到二十四年前,苏家家破人亡前夕,彼时,她四岁,是个小奶团。为了拯救哥哥们的命运,苏软软魂穿归来,却不料,自己反而成了团宠,被几个大佬哥哥宠上天。这一世,她不会再让苏家的悲剧发生,她会扮猪吃虎,护好家里的每一个人。

主角:苏软软,苏司翰   更新:2022-07-16 02: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软软,苏司翰 的女频言情小说《苏家团宠是朵黑心莲》,由网络作家“君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软软从二十岁起,献身科学事业整整八年,终于功成名就,成为技能无数的高智商大佬。她研究能够穿越时间的系统,魂穿到二十四年前,苏家家破人亡前夕,彼时,她四岁,是个小奶团。为了拯救哥哥们的命运,苏软软魂穿归来,却不料,自己反而成了团宠,被几个大佬哥哥宠上天。这一世,她不会再让苏家的悲剧发生,她会扮猪吃虎,护好家里的每一个人。

《苏家团宠是朵黑心莲》精彩片段

夏日的傍晚,暑热未退,热气从地里蒸腾起来。

苏家别墅,装扮得如同童话乐园一般。

四岁的苏软软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棉布裙,抱着一只破破烂烂的布偶兔,一张胖嘟嘟的小脸被热得红彤彤的,像极了诱人的苹果。

她抬起藕节似的手臂擦了擦小脸上的汗水,抬头看着眼前巍峨的大门。

她终于回来了,从二十岁开始,她埋头献身科学八年,终于研发出了能够穿越时间的系统,她终于回到了二十四年前,苏家家破人亡的前夕。

此刻,苏家别墅大厅内,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演奏着轻快而欢乐的乐曲。

苏妙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纯白色公主裙,被一众小朋友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

“妙妙,今天你哥哥们会回来吗?”一个女同学一脸向往的问道:“我听说你四个哥哥都好帅好帅的。”

苏妙有些不开心地垂下了头。

二哥正在进行F1大赛的集训,人远在地球另一边。三哥是国家顶级的科研人员,常年泡在实验室,最近更是在进行一个国家保密的研究项目,根本就不能跟外界联系。四哥正在准备全球巡演,也赶不回来。

家里就只有她和那个整天只知道调皮捣蛋的小弟,不过为了不让小弟破坏她的生日宴会,她一早就吩咐照顾小弟的阿姨带着小弟去山庄玩儿去了。

“我大哥会回来的。”苏妙低落了一瞬之后,眸子亮晶晶地说道。

几个同学瞬间满眼的羡慕,“我听妈妈说你大哥今天刚在拍卖会现场拍下了一串矢车菊蓝钻手链,成交价1200万呢!”

其中一人惊叹道:“一个生日礼物就这么贵吗?天呐,有钱人的生活,还真是让人不敢想象。”

苏妙天真烂漫地一笑,“没什么的啦,像这种礼物平时哥哥们也会送给我的。”

她这句话一出口,众人艳羡的声音不绝于耳。

苏妙小小的脸上又多了几分高傲。

这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咦,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小孩儿是谁啊?”

“还抱着只从垃圾堆里的布偶兔,妙妙,你们家的保安也太不小心了,怎么让小乞丐混进来了呀?”

“是啊,好好的生日会,混进来一个小乞丐,真是让人倒胃口。”

……

苏妙顺着众人的视线看过去,顿时心头一震。

那只布偶兔……

三年前,五岁的她把苏家亲生女儿苏软软带出去扔掉的时候,苏软软手里就抱着一只一模一样的布偶兔。

难道……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苏妙脑海中闪过。

不可能!

她绝对不允许。

她现在都还记得苏软软在这个家里的那一年,她受到的是怎么样的忽视,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再来分掉独属于她的宠爱。

但看着周围议论纷纷的宾客,她深吸了一口气,吩咐佣人道:“李管家,这个小妹妹应该是饿了才会走进咱们家里的,你给她装一点糕点带她出去吧!”

她是小公主,要维护小公主的形象。

“妙妙,你可真是人美心善,要换成是我,一个小乞丐破坏了我的生日宴会,我肯定就让人把她赶出去了。”

“就是就是!”

……

苏妙的话一出口,聚拢在她周围的小伙伴们的彩虹屁立即就吹了起来。

管家李昌和一众佣人却是脸色大变。

别人不知道他们家这大小姐,他们却是知道的,年纪不大,脾气却不小。

不知道保安怎么这么不小心把小乞丐放了进来,破坏了这大小姐的生日宴,只怕等客人散去之后,他们这些佣人都难免一顿惩罚。

李昌赶紧上前去拉住了苏软软。

近距离看到苏软软的一瞬,他不由得愣了一下,小囡囡虽然白嫩的小脸上脏兮兮的,但一双大大的眼睛,好看的双眼皮,挺翘的小鼻子,樱桃似的小嘴巴,却是怎么看怎么惹人疼爱。

李昌心里刚才因为怕被苏妙责罚而对她涌起的那一点点怒意,瞬间消失无踪,柔声道:“小囡囡,你是不是肚子饿了,伯伯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

苏软软眨着一双黑曜石般亮晶晶地眼睛,看着李昌,软软糯糯地说道:“李伯伯,窝不饿,窝是软软。”

面对自己的口齿不清,苏软软十分的无奈,她虽然真实年龄已经十八岁了,可她穿越回来后,身体的机能还是只有四岁娃娃的机能,这个年纪说话就会有些音分不清楚。

李昌听到她这句话,震惊激动地抓住了她的两只小胳膊,“小囡囡,你说你是谁?”

“窝是软软。”苏软软目光坚定地说道。

似乎是觉得自己人太小,气势不够,苏软软说这话的时候还下意识的挺了挺小胸膛。

难怪!难怪他刚才就觉得这小囡囡眉眼跟夫人有几分相似。

苏妙听到这四个字,脸色瞬间大变。

再也顾不得什么公主形象了,从众人簇拥的圈子中冲了出来,速度快到她身旁的女佣骆薇想要拉她都没有拉住。

眼看着苏妙的手要推向苏软软,李昌连忙将苏软软护在了身后。

苏妙没推到,气急败坏地瞪着苏软软,“你个小乞丐胡说八道什么?”

随即,她又瞪向了李昌,“李昌,我让你赶这个小乞丐出去,你听到没有?”

“我告诉你,我大哥马上就要回来了,你要是敢不听我的话,我就让我大哥解雇你,把你赶走!”

李昌一脸的为难,他知道苏家人有多宠爱苏妙,苏妙他得罪不起。

他在苏家做管家已经三十年了,全家人都靠着他在苏家的薪水生活,如果他被解雇了……

可这个小囡囡如果真是苏家当年走丢的亲生女儿,好不容易找回来,却被他赶出去了……

苏软软小脸儿气得鼓鼓的,从李昌的背后走出来,拉了拉李昌的手安慰道:“李伯伯,你别怕。”

苏软软气得想笑,就苏妙这小屁孩还敢在她面前指点江山,真当她是四岁的苏软软吗?

粉嫩嫩的可爱小圆脸上,一双漂亮的大眼眸带着不符合她年纪的锐利和霸气,冰冷的眼神狠狠的刺在苏秒的身上。

苏妙看着她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中浓浓的冷意,不知道为何,她心里却没来由的升起一股惧意,下意识地就往后退了一步,“你……你想干什么?”

苏软软瞄准了苏妙,突然迈开小短腿冲了过去,一头顶在了她的肚子上。

苏妙猝不及防,被撞得后退了好几步,站稳之后,痛得龇牙咧嘴地盯着苏软软,怒吼道:“来人,快来人,你们这些人都死了吗?赶紧来把这个小乞丐给我撵出去!”

苏软软双手叉腰,小奶音凶凶的说道:“院长麻麻跟窝说了,这是窝家!窝回家,你这个坏人,凭什么赶窝走!”

周围佣人面面相觑,虽然他们都知道苏妙是收养的,但苏软软到底是不是苏家走丢的那个女儿,现在谁都不知道。

他们也是两头为难,根本就不知道要帮谁!

“你要把谁赶出去啊?”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苏妙眼珠子一转,立即就扑过去抱住了苏一清的大腿,嘤嘤婴地哭了起来,“大哥,你可算回来了,他们都欺负我!”

苏一清一身精致的高定西装,额前的头发一丝不苟的往后梳,露出好看的眉骨。

小麦肤色的脸上,一双狭长的凤眼,看得出来平日里身在高位,整个人都散发着与宴会现场格格不入的冷淡气息。

苏一清的出现,让整个宴会现场都安静了一瞬。

但之后,却又都忍不住小声地讨论了起来。

“妙妙的大哥回来了呢?那个小乞丐该不会真的是苏家丢失了的那个女儿吧?”

“我看不可能,我听我妈妈说过,妙妙那个妹妹一岁的时候就丢了。一岁还什么都不记得呢,怎么可能自己找回来?”

“其实就算是又怎么样,毕竟丢了整整三年,跟苏家几个哥哥都没有感情的,哪儿能跟妙妙比?”

……

“诶,难道只有我觉得那小乞丐长得特别软萌吗?”其中一人小小声的跟旁边人说道。

他旁边有人立即附和道:“你不是一个人,我也觉得小乞丐好萌啊,要不是她是来跟妙妙争宠的,我都想上手rua一下。”

有人大胆说出了心里话之后,众人也不再顾忌苏妙了,七嘴八舌的说道:

“我也觉得小乞丐仔细一看好可爱啊,要是她不是苏家的女儿的,我就把她领回去当我妹妹。”

“待会儿她被妙妙赶出去了,我一定要去捏捏她那张小脸,看起来就很捏的样子。”

……

苏软软看到苏一清的时候,小小的心脏都揪紧了一瞬,清亮的眸子中也不由得带了一丝笑意。

她终于看到活着的大哥了,真好!

不枉费她没日没夜的泡在实验室研究时光机器。

在她穿越之前,她得知她的身世找到苏家的时候,苏家已经破产,大哥也卷入经济案入狱并且因为不堪屈辱在牢中自杀。

“大哥,就是那个不知道怎么进我们苏家的小妹妹,我本来看她可怜让李管家拿一些好吃的点心给她送她出去。可谁知道……”苏妙说到这里狠狠地抽泣了两下,像是受了巨大的委屈。

“谁知道,她不知道是受了谁的指使,非说她是小妹。我一时气愤就说要把她撵出去。”

苏一清听着苏妙的话,目光落在了苏软软的身上。

苏软软直接朝他走了过去,拉着他的裤腿摇了摇,扬起小脸,一脸软萌认真地说道:“你就是窝的大锅锅吗?大锅锅你好,窝是软软,你还记得窝吗?”

她的小奶音钻入苏一清的耳中,苏一清心头一震。

他低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神色坚定的小囡囡。

小囡囡脸上满是脏污,但那眸子如星辰一般明亮,秀气的小翘鼻,樱桃般的小嘴唇,软萌软萌的模样让人只看一眼心就软得一塌糊涂。

但他很快就把这种情绪克制了下去。

当初因为父母的意外身亡,他不得不与环伺的群狼斗争保住家族产业,从此以后,他身上就再也不允许出现心软这种情绪。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苏软软,眸中冷意凌冽,“你的意思是你是我的妹妹苏软软吗?”

苏软软认真地用力地点着小脑袋,“是哒,大锅锅,窝是软软。”

苏一清笑了一下,只是笑不达眼底,散发出来的寒气让周围议论纷纷的宾客都不由自主地噤声。

很明显他是在压抑着怒气,“小囡囡,你告诉哥哥这些话是谁教你说的?”

当年,妹妹苏软软丢失之后,父母开着车没日没夜的寻找,以至于最后父亲因为疲劳驾驶出了车祸,双双身亡。

这些年他接手苏氏,股东和对手群狼环伺,为了侵占苏家产业那些人的诡计层出不穷。

对于那些手段他都可以容忍,因为根本伤不了他。

但有人竟然敢找个小囡囡来假扮他丢失的妹妹来做饵,看来,对方是活腻了!

苏软软知道苏一清没这么容易相信她,所以对他的态度并不在意,反而用她那奶萌奶萌的声音,十分认真地说道:“是院长麻麻告诉我这么说的。”

“院长妈妈?”苏一清瞬间明白了,这小囡囡是福利院的人送到这边来的。

苏软软观察着苏一清的神色,她努力地伸长一双嫩藕似的小手臂把布偶兔举到了苏一清的面前,“大锅锅,你看兔兔。”

“院长麻麻说,窝被送到福利院的时候,就抱着这只兔兔。”苏软软一张小脸上写满了童真,眨着一双萌萌的大眼睛,看着苏一清。

见苏一清深邃的眸子中仍然看不出任何情绪,脸皮也紧紧的绷着,她拿不准苏一清到底还记不记得她当初走丢的时候抱着这只布偶兔。

不过,就算苏一清不记得了也没关系。

她转过身,后背朝着苏一清,板着一张小脸认真严肃地大声说道:“大锅锅,你要是还想不起来,就看看窝的背。院长麻麻说了,如果大哥不相信窝的话就给大锅锅看窝的后背。”

苏一清听到这句话呼吸一滞,他去拉苏软软后背衣裳的手指尖都在微微地颤抖。

苏软软对这些恍若未觉,她继续奶声奶气地絮叨:“院长麻麻还说了,要是大哥看了窝的后背还不相信窝的话,可以让大哥做亲子鉴定的。”

“阔是,大锅锅,亲子鉴定是什么啊?窝问窝们福利院里的姐姐,姐姐说做那个亲子鉴定要打针针,打针针好痛好痛的。”

“软软不想打针针,阔是院长麻麻说,只有打了针针,才能有锅锅……软软想有锅锅,软软不怕打针针……”

苏妙眸中的慌乱一闪而过,她怎么都没想到这小乞丐居然真的是苏软软!

她垂在身侧的两只手紧紧地拽住她身上的公主裙。

当苏一清看到苏软软背上那红色的心形胎记时,他几乎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和激动。

而听着苏软软小奶音絮叨的那些话,他心里又不自觉地软得发疼。

忍不住就将苏软软抱了起来说道:“哥哥相信软软是哥哥的好妹妹,哥哥不会让软软去打针针做鉴定的。”

“真的吗?”苏软软惊喜地看着苏一清,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亮晶晶的,格外惹人疼爱。

“真的。”苏一清十分肯定地点头,不由自主地就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小奶团的小脸蛋儿热热的,软软的,滑滑的,就像是丝滑的牛奶巧克力一般,奇妙的触感让人心不自觉地就柔软了下来。

“大锅锅最最胖了!”苏软软一双小爪子热情地抱住了苏一清的脖子。

苏一清一向不露喜怒的脸上,不自觉地全是柔软的笑容,抱着苏软软一边走往楼上走一边吩咐李昌道:“李叔,给小姐收拾房间。”

“是。”李昌也满心欢喜地道。

眼看着苏一清抱着苏软软上楼的背影,她也没心思再过什么生日了,直接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骆薇很快也跟了进去。

苏妙沉寂的坐在卧室里的沙发上,阴沉着一张脸,一言不发。

骆薇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姐,您没事儿吧?”

苏妙勾唇笑了笑,对她说道:“骆薇姐放心吧,我没事儿。刚才是我冲动了,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骆薇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担心苏妙在苏家待久了,对这几个哥哥产生了真感情,忘了她们的任务。

“小姐,现在苏软软回来了,我们该怎么办?”骆薇问道。

“慌什么?”苏妙看了她一眼,“回来了又怎么样,不过就是一个四岁的小丫头,难道还能翻了天不成。”

“我能丢她一次,就能丢她第二次,而且这一次,我让她永远回不来!”


苏一清抱着苏软软回了自己的卧室。

跟在他身后的佣人内心已经震惊到无以复加,他们家大少爷的房间除了从小就照顾他的王阿姨之外,没有任何能进入,就连妙妙小姐都不行!

看来这个家里的天是要变了!

苏一清亲自替苏软软把小脸洗得白白嫩嫩的,又给苏软软放了洗澡水。

这才叫来了王阿姨帮苏软软洗澡。

浴室门关上之后,苏一清打电话给助理,“你现在去童装店,让他们把四岁女童穿的所有型号的衣服都送过来。”

苏软软舒舒服服地泡在浴缸中,全身心放松下来,瞌睡就挡也挡不住。

她穿越回来的时候是在城郊的福利院,一路上靠着挤公交和这双小短腿回到苏家,真的是把这小身体的能量都折腾完了。

苏一清在浴室外等着王阿姨把小奶团抱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小奶团在王阿姨的怀里睡得正香甜。

小团子白嫩的小脸上红扑扑的,一双长长的睫毛如蝶翅般投下一片剪影,奶萌奶萌地模样,让人看了就觉得心都快要软得化成水了。

“大少爷,小小姐今晚睡哪儿啊?”王阿姨放低了声音问苏一清。

苏一清抬抬下巴,指向他的大床,“就睡我的房间,我睡书房。”

“阿姨,麻烦你今晚上在我房间打个地铺陪着软软,我担心她刚回到家不适应,万一半夜醒了会害怕。”苏一清看着小团子,声音格外的温柔。

“不麻烦不麻烦,小小姐回来了,我也高兴。”王阿姨连忙说道。

她是真的高兴,她是从苏一清出生开始就在苏家照顾苏一清的,早已经真心把苏家当成自己的家,把苏一清当自己的孩子一般对待。

自从小小姐走丢,先生太太车祸意外去世之后,她还从来没见过苏一清脸上出现这么柔软的表情。

……

苏软软半夜就醒了,听到房间里有呼吸声,她爬到床边看到在地上打地铺的王阿姨睡得正香。

又缩了回去,抱过她枕头边上的布偶兔,小手伸进布偶兔里面掏啊掏,掏出一个板砖手机。

熟练的打开,上面一行行的代码跳动。

她肉嘟嘟的小脸上多了一丝满意的笑容,看来她今天贴在她大哥耳朵后面的芯片已经开始在传输信息给她大哥了呢!

她在研发穿越机器的时候,顺便也搞了一个芯片将她所查到的苏家的事情全部记录在了芯片里面。

这芯片只要贴在人身上的特定位置,就会将它里面储存的信息以梦境的形式传入人的大脑中。

她也没指望苏一清会因为这么一个梦就跟苏妙划清界限,但怀疑的种子种下了,苏一清自然会提高警惕!

……

第二天早上苏软软起床的时候,童装都已经送到了,王阿姨把她打扮成了一个漂亮的小公主。

她下楼的时候,苏一清和苏妙已经在餐桌边坐在餐桌边等着她吃早餐了。

从苏一清的脸上看不出昨晚梦里的信息到底有没有对他造成影响。

“软软以前在哪个幼儿园上学啊?”苏软软正享受着苏一清夹进她碗里的美味食物,就听苏妙问道。

抬头看向苏妙,小姑娘笑得甜甜的,完全没有昨晚刚面对她的时候的惊慌失措和恐惧愤怒。

很显然,是已经被人指点过了。

苏软软看了一眼站在苏妙背后不远处的骆薇。

懵懂地摇了摇头,看向了苏一清,“大锅锅,幼鹅园是什么啊?”

“好玩儿吗?也有这么多好吃的粑粑吗?也有院长麻麻吗?”

苏一清看着她纯真的模样,心里一痛。

要不是当初走丢,他们苏家的掌上明珠怎么会四岁了却连幼儿园是什么都不知道?

“幼儿园有很多好玩儿的玩具,还有很多的小朋友可以陪软软一起玩儿。也有好吃的粑粑和温柔漂亮的老师。”苏一清声音柔软到如水一般。

“好啊好啊!”苏软软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布满了星星,激动得拉着苏一清的衣袖,奶声奶气地撒娇,“大锅锅,软软要去幼鹅园,要去幼鹅园。”

苏妙脸上瞬间就写上了不开心,不过只是一瞬,她清脆的童音就说道:“大哥,要不就让妹妹上我们学校的幼儿园吧,我可以每天带妹妹一起上学放学。妹妹在学校要是被欺负了我还能帮她!”

苏一清下意识地看了苏妙一眼,不知道怎么回事昨晚他做了一夜的那个噩梦瞬间就撞入了他的脑海。

梦里,苏软软没有回来。

他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好妹妹苏妙却是秦家的女儿秦妙仙,因为苏妙一直从他这里窃取公司机密交给秦氏。

最后导致苏氏被秦氏彻底搞垮,他也因为卷入经济案入狱,甚至因为受不了狱中的侮辱自杀身亡。

其余几个弟弟因为承担了苏氏的债务,不得不拼命工作,可也正因为如此,也导致了他们为了挣钱丢失了性命。

只有最小的小弟,因为长歪了,根本不理家里和公司的事情,一直醉生梦死,可就算如此还是被秦家忌惮,引诱他沾惹上了不该沾惹的东西,最后被关进了戒毒所。

苏软软看了一眼苏妙,她就说苏妙的态度怎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她穿过来之前对秦氏做过详细的调查,秦氏涉足的产业很广,但其中他们家的教育产业最负盛名。

而苏妙所就读的学校就是秦氏旗下最高端的学校之一,不仅仅苏妙在那所学校念书,秦家也有好几个小孩子跟她同龄的小孩子在那所学校念幼儿园。

秦家既然把苏妙安插到了他们家,那她也要在秦家有个眼线才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秦家那几个小鬼头,说不定能为她所用……

“好啊好啊,软软要跟姐姐一起去上学。”苏软软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写满了对幼儿园的向往。

苏一清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头顶,“好,既然咱们软软想跟姐姐一起去上去,那就一起去。”

苏一清到底还是决定把那个梦丢在脑后,毕竟那只是一个梦而已。

早饭后,苏妙上楼就看见管家已经在收拾她的东西,皱眉喝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谁给你们的胆子碰我的东西的?”

李昌飞快的走到她的面前,恭敬地答应道:“妙妙小姐,是大少爷吩咐的,三楼的房间要收拾一半出来给小小姐住,所以您的这些东西都得挪一挪。”

苏妙咬了咬牙,握紧了拳头,她记得她来苏家的任务,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毁了爸爸妈妈这么多年的谋划。

她一言不发的走进房间之后,随手拿起一个娃娃狠狠地砸在了床上。

骆薇进去的时候,就看见她那一张原本可爱漂亮的小脸上满是愤怒和阴狠。

“骆薇姐,把手机给我一下。”

“小姐,您想做什么?”骆薇担心她做出什么破坏计划的事情,有些紧张地问道。

苏妙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那死丫头一回来就把属于我的宠爱都抢了去,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苏司翰那个小魔星最讨厌小女生了,不知道他要是知道家里多了这么一个妹妹,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骆薇眼睛一亮,“还是小姐您聪明,我这就去帮您把手机拿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