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修罗令

修罗令

挚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浪曾是顶级豪门的贵少,八年前,他的后妈觊觎财产,便设计将他赶出家门,甚至还想杀人灭口。在他落难之时昔日好友皆不见踪影,不过幸好在他狼狈不堪之时遇见了一位神秘老者,自此他的人生踏上了新的征途。八年后,叶浪以弃少之身重返都市之时,他早已脱胎换骨,不再是曾经那个任人宰割的孱弱少年,而是令全世界闻风丧胆的血修罗……

主角:叶浪,安汐颜   更新:2022-07-16 0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浪,安汐颜 的女频言情小说《修罗令》,由网络作家“挚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浪曾是顶级豪门的贵少,八年前,他的后妈觊觎财产,便设计将他赶出家门,甚至还想杀人灭口。在他落难之时昔日好友皆不见踪影,不过幸好在他狼狈不堪之时遇见了一位神秘老者,自此他的人生踏上了新的征途。八年后,叶浪以弃少之身重返都市之时,他早已脱胎换骨,不再是曾经那个任人宰割的孱弱少年,而是令全世界闻风丧胆的血修罗……

《修罗令》精彩片段

“我的王,力度怎么样?要不要再轻一点点?”

死神监狱最深处,一个大胡子壮汉正在为一个年轻人捏肩,动作无比温柔。

这画面要是传出去,不知要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因为这个大胡子正是全球最凶残、最恐怖的大毒枭卡夫,当年国际联盟为了抓捕他,整整牺牲了三千名特战精英。

如今,这嗜血凶残的大毒枭却温顺得像只小猫。

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卡夫的身后,还恭敬地站着几十个凶名更盛的恶徒,每一个都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恐怖存在。

但此刻,这些绝世猛人却如同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一样,乖乖地站成两行,排队等着那躺在凉椅上的年轻人训话。

年轻人名叫叶浪,外号血修罗!

是曾以一己之力屠了半个战神榜的恐怖存在。

他也是第一个自愿来到这死神监狱的人,但却是利用这地底炎脉来恢复伤势。

眨眼两年过去,他不仅伤势痊愈,而且破而后立,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叶浪伸了一个懒腰,淡淡地道:“今天有没有什么新消息?”

“王,罗斯柴尔德家族第一继承人出价十个亿,希望您能帮他解决一个麻烦。”卡夫身边一个叫做阿玛多的杀人狂魔小心谨慎地说道。

“奥比椰那个憨货?”

叶浪轻轻地扫了阿玛多一眼,话语中带着一丝质问,顿时吓得这位手握三百多条人命的杀人狂魔冷汗直冒。

“是是是,就是他!”

阿玛多急忙点头哈腰,生怕叶浪有丝毫不满。

“没兴趣,下一条!”

叶浪再次闭上了眼睛,让阿玛多暗自松了一口大气。

“伊丽莎白公主,希望与您共进晚餐,并原意拿出一处庄园作为谢礼。”

“没时间,下一条!”

“王,这有一条来自大炎长老会的消息......”

阿玛多看了一眼那个消息的内容,神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后面的硬生生被他吞了回去。

但叶浪一听到“大炎”两个字,顿时微微一颤,尘封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他原本出自大炎中州顶级豪门叶家,可以说是一个顶级的豪门大少。

谁料,八年前,他被后妈诬陷对她欲行不轨,从而被叶家人打断双腿,并将他如同死狗一般丢在雪地中,任其自生自灭。

一夜之间,豪门大少变落魄弃少,曾经称兄道弟的朋友全部玩起了失踪。

短短一夜,他经历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好在,他命不该绝!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快要冻死之际,被一个神秘老头救走。

从此大炎国少了一个纨绔子弟,而海外则多了一尊嗜血修罗!

......

收回思绪,叶浪缓缓站起身来,目光却不由自主地望向了那遥远的东方。

“大炎国那边说了什么?”

“他......他们想请我们修罗殿,出动一名次神级高手前往渝都,保护一个女人......”阿玛多轻声说道,生怕自己的声音过高,打扰了叶浪。

“什么女人?”叶浪双目微闭,漫不经心地反问道。

“东方集团的新任总裁。”阿玛多忐忑万分地说道。

“东方集团?”

叶浪猛然睁开了双眼,然后又眯了起来。

十二年前,他的母亲莫名失踪,至今杳无音信。

这是他心中最大的遗憾!!

而她失踪前最后去的一个地方就是东方集团,并特意嘱咐过他,当东方集团出现危急的时候,他能帮就帮一把。

曾经,他也调查过东方集团,却并没有发现任何与他母亲有关的线索。

但可以肯定的是,母亲的失踪一定与东方集团有着某种联系。

沉思片刻后,叶浪缓缓说道:“告诉他们,这个任务我们修罗殿接了!让他们尽快将相关资料发过来!”

......

当天下午。

叶浪就坐上了一架从欧罗巴飞往大炎国的国际航班,他决定亲自去完成这个任务。

这些年来,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自己的母亲,哪怕只有一丝虚无缥缈的希望,他也绝不会放弃。

能让大炎国的长老出面请他们修罗殿出手,看来东方集团这一次遇到的麻烦不小。

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可以趁虚而入,深入调查。

但因为走得太匆忙了,他只买到了一张经济舱的机票。

幸运的是,与他同座的是一个大美女。

却见她穿着一身黑色职业短裙,干净利落、优雅大方。

绝美的容颜、嫩滑的雪肌、轻盈曼妙的身材、清雅脱俗的气质,浑身上下都对男人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无论是身材样貌,还是气质容颜,都是满分!

当然,最引人注意的,还是那一双又细又长的大美腿。

完美的长度、完美的比例、完美的形状、完美的颜色,仿佛是上帝精心雕琢的艺术品,让人浮想联翩,心驰神往。

唯一的缺点,就是冷了点。

叶浪好奇地打量着身边的东方美人。

久居他乡,回国路上遇到同种肤色的人,尽管还不清楚是不是炎国人,但还是让叶浪产生了一丝亲近感。

“登徒子,看什么看,再看姑奶奶打爆你的眼球。”长腿美女身边的短发女恶狠狠地盯着叶浪。

叶浪微微一愣,他已经记不清多久没人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了。

不过短发女那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也暴露了她就是炎国人无疑。

叶浪也不生气,反而生出一股玩世不恭的戏谑,撇了撇嘴道:“有美女不看,那就是纯种王八蛋!”

“呀,好你个臭流氓,我看你是欠收拾!”

短发女是个爆脾气,撸起袖子就要上前教训叶浪,可她刚起身就被长腿美女拦住了。

“岚姐,不要节外生枝。”

安汐颜轻轻地瞟了叶浪一眼,美眸中闪过一道微不可察的忧色。

而这抹忧色正好被敏锐的叶浪捕捉到了,不过他并不在意,一是不熟,二是他闲的才会给自己没事找事。

“哼!”

陈岚轻哼一声,气呼呼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她是安汐颜的贴身保镖,大炎国最年轻的内家拳宗师,如果不是自家小姐被西方三大恐怖势力之一的权杖盯上了,怕暴露行踪,她保准分分钟把眼前可恶的登徒子揍出翔来。

陈岗暗暗记住叶浪容貌,心想着最好不让自己在渝都碰上他,到时定叫他好看。

当然,眼前最最重要的还是逃过权杖的追捕,护送小姐安全回到国内。

否则,她将成为整个民族的罪人!

不过往还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

陈岚的屁股刚刚坐下,一道戏谑的声音就从机舱的当头传了过来。

“尊敬的安小姐,你可真是一个小可爱,竟然换了普通航班,呵呵......”

话音一落,只见一个身穿红色西装,将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的西方男子儒雅地走了进来。

在他身后,跟着几个身穿戴着墨镜、手持枪械的男子。

随着他们进来,一股阴冷的气势瞬间笼罩了全场,令机舱内所有人都不寒而栗,纷纷闭上了嘴巴,连大气都不敢喘。

“红衣执事史密斯?”

陈岚一看到来人,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史密斯,权杖四大红衣执事之一,全球都排得上号的超级高手。

但凡被他盯上的人,还没有一个活着脱身的。

一般的黑执事根本不被陈岚放在眼里,但对上一位红衣执事,她却没半点胜算。

安汐颜也是秀眉紧皱,她们已经万分谨慎了,但还是被这些人截获,看来是有人泄露了她们的行程。

“你们权杖也太大题小做了,为了追捕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居然出动了您这样的大人物。”

安汐颜冷言嘲讽道。

“呵~让安小姐见笑了,不过你值得我们这么做。”史密斯轻笑着,儒雅地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走吧,大家都是体面人,希望不要让我亲自动手。”

安汐颜轻皱着秀眉,人生中第一次生成了无力感。

逃?

她们身处万米高空,怎么逃?

求救?

更不现实。

机舱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在权杖的一众高手面前,连送死的资格都不具备。

这就是一个死局。

无解的死局!

当史密斯出现的这一刻,她的结局似乎就已经注定了。

“呼!”

安汐颜深吸一口气,眼神中闪过一道决然,轻咬着朱唇道:“我可以跟你们走,但希望你们不要伤害这些无辜的人。”

“对不起,亲爱的安小姐,您的这个请求恕我不能答应,您知道的,但凡见过我们的人都得死。哪怕是我,也不能坏了权杖的规矩。”

史密斯依旧笑咪咪地开口。

他的声音很轻、很柔,但那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安汐颜扫了几乎被吓傻了的众人一眼,眉头皱得更紧了。

“小姐,你跟一群畜生讲什么道理。”

陈岚一把护在安汐颜身前,扯着嗓门对众乘客大喊道:“横竖是死,与其窝囊死,不如与这群杂碎拼了!”

然而,飞机上的这些乘客,早就被这阵势吓得腿都软了,根本没有人回应她。

更让她恼怒的是,那登徒子此刻竟然被吓得闭上双眼装睡了。

懦夫!

陈岚恨得牙痒痒。

“我亲爱的女士,我很欣赏你的勇气,但你的决定是非常不理智的。”史密斯摇了摇头,丝毫不把陈岚放在眼里。

他轻轻一挥手,手下众人立即将子弹上膛,枪口对准了飞机上的众人。

一场血腥屠杀即将开始!

史密斯嘴角勾起了一抹残忍的微笑!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机舱内突然响起了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

“看来,你们权杖的人还是不长记性啊!”

史密斯一听到这个声音,顿时脚步一滞,差点没吓晕过去!

满脸的笑容随之变成了无边的惶恐。

这个声音,他三辈子也忘不了!

三年前,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一人一刀在权杖大本营杀了一个七进七出。

权杖高层被这个男人屠掉了三分之一,至今都尚未恢复元气。

“你、你是......血......”

史密斯刚要喊出那个领全世界颤抖的名号,但随即想起喊出那个名号的恐怖后果,硬生生把剩下的话憋了回去。

“我的上帝啊,怎么和这个煞星撞上了。”

一想到这位爷的恐怖,史密斯便是一阵头皮发麻。

然后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道:“尊上,无意冒犯,还望恕罪,我马上就滚!”

这一幕,直接把众人看傻了眼。

就连权杖的其他人也是一脸懵,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异。

这什么情况?

堂堂权杖红衣执事,竟然被一句话吓得跪地求饶?

这说出去谁信?

可事实就摆在面前!

“打扰了我休息,说一句无意冒犯就想走,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那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不大,却宛若惊雷一般在史密斯等人脑海中炸响。

“那您,您要怎样才肯放过我等?”

史密斯额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惊恐万分地四处张望着。

“替我去向你们的上帝问声好!”

“啥?”

史密斯一愣。

他还没反应过来,便只见一张扑克牌一闪而过。

“噗!”

一朵血花在他眼角绽放。

紧接着只见一个小弟惨叫一声,捂着喉咙倒了下去。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前后不过三秒钟,他手下的十几名黑执事全部被一张扑克牌击杀。

“偶买噶!”

史密斯惊呼一声,转身想要开溜。

“咻!”

又一张扑克牌飞出,围史密斯绕了一个圈,直接扎进了他的眉心。

“这......怎么可能?”

史密斯满脸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接着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地,没了动静。

至此,前后不过五秒钟,权杖十余名高手便团灭了。

整个机舱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足足过了好几秒中,才被一个女人的尖叫打破了。

“啊,死人了!!”

机舱内很快便乱成了一团。

而死里逃生的安汐颜和陈岚相视一眼,双双无力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过了好一会,她们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双双站起身来,四处张望着,想要找到那个出手救她们的那位神秘人。

可对方由始至终都没有露面,她们根本无从找起。

她们将机舱内的人都看了个遍,却没有一个是符合高人形象的。

回想起整个事件的始末,机舱内最镇静的人,可能就是这个与自己同座的登徒子了。

但说他是那位高人?

不可能!

打死她们都不信!

“小姐,这人摘花飞叶便可杀人,实力绝对已臻至化境,放眼整个大炎,恐怕也找不出几个这样的高手,如果能够请来这样的人做保镖,你就安全了。”

陈岚急无比振奋地说道。

安汐颜轻轻点头,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作为当事人的叶浪,心中却有些好笑。

这两个女人还真是有眼不识真大神啊,自己就坐在他们身边,她们却视而不见。

混乱持续了好一会儿,飞机上的乘务人员才姗姗来迟。

他们急忙清理现场,安慰受惊的乘客。

半个小时后。

飞机在渝都机场降落。

叶浪出了机场,将手机开机,很快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是属下人发来的关于任务的具体信息。

当他看到任务目标照片的时候,整个人直接傻眼了。

“怎么会是她?”


叶浪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这次需要保护的对象,东方集团的新任总裁,竟然就是飞机上偶遇的那个长腿大美女安汐颜!!

“真是孽缘啊!!”

叶浪摇了摇头,照着对方给的地址,打了个车直奔东方大厦而去。

与此同时。

不远处的一辆劳斯莱斯幻影上。

安汐颜拨通了安父的电话,将飞机上的事告诉了他。

“什么?红衣大执事了?”

安父倒吸了一口凉气,一颗心瞬间揪紧,急忙问道:“你......你没事吧?”

“我没事,史密斯已经死了。”安汐颜想到这事依旧有些后怕。

“什么?死了?”

安父顿时惊呼了起来,心中万分震惊。

这样顶级的存在,怎么会说死就死呢?

又或者说,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杀得了他?

“到底怎么回事,你和我好好说一下。”

安父语气凝重,他感觉事情已经越来越严峻,也越来越复杂了。

安汐颜当即将飞机上发生的事,仔仔细细和父亲说了一遍。

“摘花飞叶凌空杀人?”

安父深深地皱起了眉头,这样一位高手的出现,远比权杖的一位红衣大执事之死来得震撼。

虽然那神秘强者救了他女儿,但他也不知道,这样一位可怕人物进入大炎,究竟是好事还坏事。

但可以肯定的是,要不了多久,一定会有更多的域外顶级强者进入大炎。

而安汐颜的处境将会越发危险。

沉思良久。

安父凝声说道:“你稍等一会,我先给三长老打个电话。”

“嗯!”

安汐颜挂断了电话,心思越发沉重起来。

她之所以被这么多势力盯上,是因为她掌握了一项足以改变世界局势的顶级技术,那些外族才会想方设法谋夺。

一旦他们觉得自己得不到之后,恐怕就会采取极端行动,直接将她灭杀。

到那时,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正当她愁眉不展的时候,父亲的电话再次打了进来。

“汐颜,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三长老说修罗殿已经接了我们的任务,并派出了一位次神级高手,你赶快回公司,他应该很快就到了。”

说这话时,安父的声调都高涨了几分。

“好,我知道了。”

安汐颜当即让司机加速返回公司。

半小时后。

叶浪来到了东方集团总部。

看着这巍峨高耸的东方大厦,心中顿时有些无奈。

不知道待会那两个美女再见到自己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会不会让人将自己丢出去?

摇了摇头,将心中的杂念抛开,昂首挺胸向大夏内走去。

此时,东方集团正在招聘保镖。

因为东方集团开出的条件非常好,再加上安汐颜的绝世容颜,所以吸引了许多人前来应聘,应聘者直接排成了两条长龙,少说也有两三百人。

叶浪目光一扫,就在人群中发现了几个实力不俗的人。

甚至还有次神级强者潜藏其中。

叶浪知道,这些人可能是大炎国官方派来的,也有可能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

不过,叶浪也并没有太在意。

这些人想要在他眼皮子地下搞事情,恐怕还嫩了一点。

看着那长长的队伍,叶浪不由得摇了摇头,他可不想和这些人一样傻乎乎地在这里排队,扭头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那边同样是在招聘,不过招的是保安,前来应聘的人要少得多,而且都是一些普通人,甚至他还在人群中看到了几个缺了几颗牙的老大爷。

凭借自己的年龄和卖相,叶浪以绝对的优势碾压几位老大爷,成功应聘为东方集团的临时保安,并且当天就直接上岗了。

不过让他有点郁闷的是,安保经理将他安排到了门卫室,担任起了看门的“重任”。

转念想想,其实这样也不错,他可以掌控任何进入东方集团之人的情况,没有人可以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混进去。

下午。

叶浪正在保安室内吹着空调,一个穿着西装、打扮得人模狗样的男子走了过来。

“看门的,还坐在那里干什么,快,给我开门!”

男子趾高气扬地对叶浪招了招手。

“通行证!”

叶浪抬起眼皮撇了那人一眼,屁股都懒得抬一下。

“唉,你这看门的,怎么做事的?我可是来谈合作的,哪来的通行证?快点给我将门打开,万一耽误了合作,你负得起这个责吗?”

男子扯着喉咙嚷嚷了起来。

“没有通行证,一律不能放行。”

叶浪说着,将腿搭在了桌子上,优哉游哉地抖起了腿。

“唉,你这人还想不想干了!”

男子的怒火一下子涌了上来,气势汹汹地来到了门卫室门口。

待看清叶浪的面容后,先是一愣,随即阴阳怪气地嘲讽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叶大少啊!”

“你认识我?”

叶浪抬起眼皮,看着眼前这男人,脑海中并没有半点关于他的记忆。

“呵呵,叶大少这么有名,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呢?八年前,叶大少想对后妈不轨的壮举,可是火遍了全城啊,呵呵......”

“这么多年不见,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没想到竟然偷偷在这里当起了保安!真是失敬,失敬了!”

男子的声音极大,一下子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你是谁?”

叶浪的声音冷了下来。

男子装模作样地整了整衣裳,仰着头,鼻孔朝天地说道:“在下不才,区区林氏安保集团CEO林博文。”

“林氏安保?”

叶浪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林氏集团的董事长名叫林申斌。

八年前,还只是叶家的一个安保队长。

当年正是他动手打断了自己的双腿。

如今八年过去了,他在叶家的庇佑下,创建林氏安保集团,并摇身一变成了林氏安保集团的董事长。

“你和林申斌是什么关系?”叶浪冷冷开口。

“那是我爸!”

“原来如此!”

“怎么?怕了?”林博文冷笑道:“你现在给我跪下来磕几个响头,我就不与你计较了,否则,我不介意像我爸一样,再打断你两条腿!”

“是吗?”

叶浪神色一冷,一抹冰冷的杀意涌上心头。

可就在这时,林博文突然眼前一亮,口中惊呼道:“天哪,虎王唐啸,他......他竟然来这里了。”

说着,他撇下叶浪,大步迎了出去。

叶浪放眼看去,只见陈岚领着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大步地走了过来。

在他身后还跟着十余名身形壮硕、气息凝练的高手。

一行人龙行虎步,气势非凡,引来无数的议论声。

“虎王唐啸,渝都第一高手,没想到陈助理将他老人家都请过来了。”

“有虎王在,以后谁还敢来我们公司放肆?”

“虎王就是虎王,你看这气势,这气场,世上何人能及?”

“做人就要像虎王一样,威震一方,有我无敌!”

......

然而,就在众人对虎王崇敬万分的时候,唐啸突然看到了门卫室内的叶浪,顿时脚下一颤,接着只觉得心跳加速,一股无法言喻的兴奋与激动瞬间涌上心头。

错不了!

一定错不了!

三年前,就是这个年轻人,一人一刀几乎将权杖大本营屠了个干净。

他当年侥幸见识过他的绝世风采,惊为天人!

本以为这辈子都无缘再见,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

三生有幸啊!!

唐啸当即调转方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大步向叶浪走了过去。

眼见虎王径直向自己走来,林博文顿时受宠若惊,当即整理了一下衣领,笑容满面地迎上前去,恭敬万分地说道:“唐世伯,您好,我......”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脸上的笑容便凝固了。

因为唐啸根本没有理会他,甚至都没有多看他一眼,直接从他身边绕了过去,然后径直来到了叶浪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来了一个九十度的大鞠躬,然后说了一句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