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大佬天天黏着她

离婚后大佬天天黏着她

流年蜚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结婚三年,白温婉温顺的像一只小绵羊,规矩,听话,安霆东说什么就是什么。他知道这个女人的脸上带着一层“面具”,他看不透她,极其厌烦她。可他没有想到,乖巧温顺的白温婉居然敢提出离婚,她居然妄想从他的身边离开?离婚后,安霆东越来越不自在,原来,在经年的岁月流转里,那个女人早就刻在了他的心上……

主角:白温婉,安霆东   更新:2022-07-16 02: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温婉,安霆东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大佬天天黏着她》,由网络作家“流年蜚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三年,白温婉温顺的像一只小绵羊,规矩,听话,安霆东说什么就是什么。他知道这个女人的脸上带着一层“面具”,他看不透她,极其厌烦她。可他没有想到,乖巧温顺的白温婉居然敢提出离婚,她居然妄想从他的身边离开?离婚后,安霆东越来越不自在,原来,在经年的岁月流转里,那个女人早就刻在了他的心上……

《离婚后大佬天天黏着她》精彩片段

晚上八点。

富有节奏感的脚步声传来,开门的声音,男人从玄关处走了进来,神情淡漠。

他五官刚毅俊朗,略显深邃的眼眸冷冰冰的没有一丝寒意,起码面对她时是如此。

白温婉放下手中的书,迎向男人。

灯光打在她脸上,泛起淡淡的光彩,她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安霆东,我们离婚吧,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写好了。”

男人挂西服的动作一顿,诧异的看向她。

憋在心头的话终于说出口,白温婉像是突然有了充足的底气,接下来的话也就顺畅的说了出来:“我觉得,我们这样过下去并不像夫妻,倒不如分开。你跟我在一起过的也不开心,我想……”

“你想与其这么拖着,倒不如离婚再找一个男人。”

安霆东截口打断她的话,双眸深邃如暴雨前的阴天,带着令人惧怕的气息。

他探出修长的手指,轻挑她的下巴,温热的气息吐在她脸上,一字一顿的,带着隐忍的怒气:“是不是这样,白温婉?嗯?”

面对他冷峻的眼神,她怯怯的缩了缩,轻启红唇:“是的,我要离婚。”

下巴蓦地一痛,却是他用力钳住。

“白温婉,谁给的你这么大的胆子!”

安霆东冷笑,眸子紧盯着这个胆大的女人,结婚三年,她一直如温顺的小绵羊,规矩,听话。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妄想从他身边逃开了?!

他的手不自觉的用力,钳的她下巴一阵剧痛,白温婉疼的眼泪飙了出来,却直直迎上他的眸子。

她的眼瞳温润乌黑,如天真无辜的幼崽,眼泪泛出来,在眼眶里打转。

痛楚骤然消散,安霆东松手一推,这才冷冷吐出一句:“你以为你算老几?你既不懂如何取悦男人,又没有经商的才能,就连在那种事上,也表现的像一条死鱼!白温婉,离不离婚,是我说了算!”

白温婉站不稳,一下子撞在摆件桌上,尖锐的桌角硌的她背生痛。她咬紧了嘴唇,他的话如尖刀,狠狠刺进她的心里。

她柔和的五官仿佛带着某种魔力,让他莫名的心慌。他不想看见这个女人的脸,省的影响了心情。

“别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烦!”

他最后抛下一句,就直接离开了家。

安霆东直接去了公司,一夜没回来。

第二天忙公司的事,直到入夜才缓下来,合作方提议去海城最大的娱乐场所帝歌放松一下,众人皆叫好,安霆东也跟着去了。

白金vip包间里,灯红酒绿,陪酒小姐们燕瘦环肥各有千秋,妖娆的为顾客劝酒,安霆东的心思却不怎么在这里,推开身旁的小姐,透过半透明的玻璃门,漠然扫视着外面的热闹。

蓦地,一个熟悉的背影引起他的注意。

那是每天下班后都可以看到的背影,她总是微微佝偻着,谦逊,卑微,怯弱的讨好着他,然而今晚她站的很直,朴素的衣衫遮不住身上优美的线条,时不时引来登徒子不怀好意的眼神……

白温婉来这里做什么?!


安霆东恍然回神,默念了一声“该死”,推门冲了出去。

“安总?”

“大家别急!”秦玉似笑非笑的拦住大家:“安总出去透透气,不用在意!该玩玩,该喝喝,high起来哈!”

秦玉是海城唯一与安霆东关系较好的花花大少,有他说话,大家也放了心,纷纷落座继续喝酒唱歌。

安霆东追出来,人群中却已经没了白温婉的身影。

“该死,这个女人……”

他低声咒骂,在人群中搜索着,刺眼的光线在舞池里跳跃,使他不得不眯起眼来。穿过嘈杂的舞池,无视身旁正在接吻的男女,他的目光倏地锁在前方一间包间门口。

白温婉仰着头,正和一个男人说着什么,安霆东看到她的侧面,下巴的弧度仰的正好,这个线条,竟不知为何,感觉比在家里时要美的多。

然而再美,也不是为他而绽放。安霆东闷哼一声,大步上前,二话不说,抓起白温婉的手腕,转身就走!

白温婉惊叫一声,才看清这个男人,再次发出一声惊叫:“安霆东?”

“跟我回去!”

他冷冷的发令,连看都不想多看她一眼,脸上是掺杂着尴尬的愤怒。

堂堂总裁夫人来夜店和男人约会,传出去他的名声还要不要!

“你放开我……”白温婉自知理亏,挣扎声都小了许多,糯糯甜甜的语气中带了几分往常的怯弱。

手中一滞,安霆东不耐回头,却见白温婉的另一只手被和她谈话的男人拉了住。

他的长眸危险的眯起,冷冷道:“放开她的手!”

那男人也报以冷笑:“温婉是我的朋友,我不能让你这么带走他。”他高挺的身材,面部轮廓较为深邃,似乎有混血血统,只是左脸颊一道扭曲的疤痕,破坏了这一切美感。

白温婉心头一跳,低声道:“锦宇,别这样。”

锦宇?这个男人的名字?叫起来那么亲昵!

安霆东蹙眉,他狠狠一拽,白温婉倏地失去平衡,跌进他怀里。

“难怪你突然要和我离婚,原来已经找到了下家。”安霆东居高临下望着她,突然嫌恶的一推她,她踉跄一下,又向后倒去。

“啊!”白温婉本以为自己要摔倒了,然腰间一紧,却是许锦宇揽住了她。

“放手!”安霆东怒喝。

许锦宇微微一笑,目光澄澈坦然:“安总,老婆不是这样疼的,如果你吃醋,就直接告诉她才对,这样动用暴力,伤的只会是你们的感情。”

“我吃醋?”安霆东冷笑一声,道:“我只是来警告她,做我安霆东的老婆,就乖乖的呆在家里,也别妄想私会什么情人,娱乐场所,不是她该来的地方!”

看到许锦宇放在她腰间的手,他就怒火中烧,自己的老婆,却被别人揽着,这无异于打自己耳光!

似乎感受到他的心声,白温婉推开许锦宇,向他点头示意,这才面对安霆东,冷静的反问:“娱乐场所不是我该来的地方,就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这女人胆子越来越大了!

安霆东握拳,正要咬牙切齿开口,肩膀被人搭上:“东哥,在这干嘛呢,大家都在等你。”

他回头,见是秦玉,便恢复了神色,淡淡道:“没什么事。”

“咦?嫂子啊!”秦玉这才看到白温婉,嬉皮笑脸的敬个礼:“嫂子放心!我们来这里绝对是因为公事!东哥身边一个美女都没有!而且有我监督着,保证他不会乱来!东哥,大家都有等你呢。”

有秦玉解围,安霆东没有再闹,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白温婉,你现在去找我的司机,立刻回去。”

回到家时,安霆东已经醉了几分。

他不耐烦的扯扯领带,抬步上楼。

卧室的床头灯亮着,柔软的天鹅绒床垫上那个娇小的身躯静静侧躺着,身材曲线在柔媚的灯光下更加诱人。

他无声的走近,唇凑近她的耳畔,呵一口气,才轻轻的开口:“白温婉,你要和我离婚,是不是因为他?”

白温婉沉默着,甚至动也不动,她铁了心似的要装睡下去。

安霆东见她不动,薄唇一勾,又冷冷道:

“你的眼光也就这个样子?那个男人哪里好?他没钱没权,你看上了什么?他甚至长的那么恶心!”

白温婉腾的坐起来:“你怎么能这样说别人!”

这时她才发现,安霆东脸上并没有咒骂的恶毒表情,反倒是眼眸饶有趣味的眯起来,自她出声反驳起,就迸射出森森的阴寒意味!

她莫名的心虚起来,低头嚅嚅道:“锦宇是我高中同学,曾经误入歧途,脸上才留了那道疤,但现在他已经改过!我去找他也只是叙叙旧。”

“叙旧?”安霆东冷笑:“白温婉,别拿我当傻子!”


“不然你以为我们是什么?!”她也急了,小声吼出来。

安霆东猛地钳住她的手腕,把她提起来,正对着她的双眸,似乎要望到她心底深处:“你这么着急难道不是心虚了?你嫁过来三年,从来都是乖巧顺从,现在为了那个男人跑到夜店去,你说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和他不是你想的那样!”白温婉低声辩解。

然而她的神态却被安霆东认作是心虚。

“我倒从没发现,你还有说谎的潜质!”安霆东冷笑一声,突然托起她的下巴,对着她的唇啃咬下去。

“唔……”她蹙起眉。

这却是没有感情的吻,他用力的吻着她的唇,撕咬着,粗暴而无礼。

白温婉从未见过这样的安霆东,被他吻的近乎窒息,她反抗他的暴力,呜呜的抵着他的胸膛。

他的双臂结实胸膛宽阔,怎么推也纹丝不动,她睁眼,正对着他的眸,唇齿用力,一丝血腥自两人唇齿间蔓延开。

“哼!”他吃痛,一把推开她,恶狠狠道:“你现在为了他,竟然都敢咬我!”白温婉深吸口气,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

“我要离婚,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要离婚,是因为你不爱我!你从来不会反省自己,只知道把气撒在我身上!我……”

她话未说完便缄了口,因为脖颈被钳住,呼吸都无法进行……安霆东现在的样子,活像要杀了她!

直到憋的脸红脖子粗,白温婉以为自己要死了,安霆东才骤然放开她,转身就走。

她忙大口大口的呼吸,白嫩的脖颈被掐住一道红痕,嗓子都火辣辣的。

“喂,秦玉……”

白温婉依稀听到他打电话的声音,随之是房门被砰然摔上的巨响。

从秦玉那里得知,许锦宇是帝歌的新老板,这两天从国外回来接手了帝歌,随后又借了五十万给白温婉。

他们的确是高中同学,甚至大学都在一所学校,许锦宇喜欢白温婉多年,因为多次表白未果,大学毕业后就出国直到现在。

她借钱做什么?

安家没钱吗?需要她安太太去找别的男人借钱?

安霆东皱眉,因为喝酒阵痛的太阳穴越发的疼起来。

次日早晨,白温婉疲倦的下楼,即使昨晚安霆东在书房过夜,她也没能休息好,现在两个黑眼圈那么明显的挂在眼袋上,与熊猫无异。

吃饭时,两人静默无语。

直到安霆东擦过嘴,扔给她一张支票。

“这是什么?!”待看清支票上的数字,白温婉开始全身颤抖起来,紧紧的盯着他。

“你找许锦宇不就是要借钱吗,我给你一百万,以后离他远一点!”

白温婉努力了一下,才把那口气咽下去,低声道:“我不要你的钱,结婚的时候我说过,绝对不拿你安家一分钱。”

他站起身,低头瞥她,双眸充满讽刺:“让我睡了三年,过夜费也足够一百万了,你又何必这么客气?”

“你!”她脸色瞬间煞白!

这三年,他把她当什么?过夜费?呵,真讽刺!

脸色苍白旋又转青,她深呼吸,把支票撕成碎片,才接着说:“随便你怎么说,安霆东,反正我要和你离婚,你现在说什么都没有关系了。”

“你确定?”安霆东眯起眼眸。

她微微扯了扯嘴角:“对,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要和你离婚,也不会要你的钱。”

他突然钳住了她的下巴,用力的像要捏碎她的骨头!

“我也说了,离婚,想都别想!”

白温婉却只是淡淡一笑:“你现在不同意也没关系,等我们分居两年,自然就可以判决离婚了。”

她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安霆东,他猛的一挥手臂,将满桌碗碟扫下桌!

“哗啦”一声,碗碟的破碎声直刺入耳!

他手指被划了几个口子,血淌出来染上了桌布,白温婉掩嘴惊叫一声:“你的手!”

他狠狠剜她一眼,不顾滴血的手,直接去了书房。

空荡的别墅格外沉闷,吴阿姨默不作声的做自己的事,很快外面来了人,是安霆东在老宅的管家。

他只是与白温婉点头示意,随即也去了书房。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白温婉快长在沙发上,她不吃不喝麻木的等待着,外面天都已经黑了。

安霆东出来了,手上拿着两份文件,上面染了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签名!”他冷漠的把文件甩到桌子上。

白温婉怔了怔,瞪大了眼。

离婚协议书,清清楚楚的签上了安霆东的名字。

他终于同意离婚了吗?

白温婉心口有些憋闷,忙深呼吸几口,让自己的情绪平复几分。

“如你所愿,我同意和你离婚,此后我们各不相干!关于补偿,我一分钱也不会出,反正你也不在乎钱对吗?”他走近几步,俯身在她耳边冷笑道:“好歹也曾经是我安霆东的老婆,希望你好自为之,以后在外面……千万别丢我的脸!”

白温婉拿起离婚协议书,手却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

这是她梦寐以求的东西,拿起来却有千斤重。

颤抖着签上自己的名字,她收起属于自己的那份。

安霆东面无表情,站直了居高临下睨着她:“白温婉,从现在开始我们正式离婚,这里是我家,你该走了。”

现在?让她去哪里?

安霆东就是故意的,说完他便看她的反应,神情里甚至有些恶毒。

但白温婉只是敛了眸子,默默收起离婚协议书,回房间去收拾自己的行李。

十分钟后,她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低着头出门离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