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首富从九零年代开始

首富从九零年代开始

纵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看着好端端站在眼前的妻子,田源不由得欣喜万分,他竟然重生了!前世,他不学无术,对妻子非打即骂。后来生活好了,田源无耻的抛弃了糟糠之妻,转而迎娶了小十二岁的女明星。不过这段感情并没有走到最后,看似百依百顺的娇妻夺了全部财产,并且将他送进了监狱。一跃回到九零年代,田源发誓要痛改前非!

主角:田源,林秋月   更新:2022-07-16 02: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田源,林秋月 的女频言情小说《首富从九零年代开始》,由网络作家“纵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看着好端端站在眼前的妻子,田源不由得欣喜万分,他竟然重生了!前世,他不学无术,对妻子非打即骂。后来生活好了,田源无耻的抛弃了糟糠之妻,转而迎娶了小十二岁的女明星。不过这段感情并没有走到最后,看似百依百顺的娇妻夺了全部财产,并且将他送进了监狱。一跃回到九零年代,田源发誓要痛改前非!

《首富从九零年代开始》精彩片段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你会如何选择?

田源当前就面对了这样一种境遇,是的,他重生到了二十岁这年。

“老公,家里只有这三百块钱,这是,这是我妈给我去医院做检查的钱。”

“我,我怀孕了,你以后,能不能别打我了?”

“呜呜……”

林秋月捂着嘴巴就痛哭了起来。

在这个思想观念还非常保守的年代,她不顾一切反对嫁给了田源。穷她不怕,挨饿受苦她也不怕。

可田源结婚后性情大变,天天赌博喝酒,家里能卖的都被他给卖了。更让她感到绝望的是,田源还开始动手打她。

所有的一切,她只能默默忍受,在深夜躲在被窝中偷偷哭泣。她不想让父母看不起,更不想让那些不看好他们的人笑话。

但是,她的忍让换来的是田源的变本加厉,如今,连自己孕检的钱他都惦记上了。

看着林秋月那畏惧的眼神,田源心中莫名一痛,红着眼眶就上去抱住了她。

三十年后,他是叱咤风云的企业家,风头无人能比。

他抛弃了糟糠之妻,迎娶了小二十岁的女明星,这是他们这些企业家身份地位的象征。

可谁知道,这个看起来百依百顺的明星小老婆,竟然伙同合作伙伴将他送入监狱,五年服刑回来后,他变得一无所有。

回到十多年没有回去的家,看到是林秋月冰冷的墓碑。悔恨如同利刃,深深刺入他的内心。

“老公,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不怪你,你自己在外面要注意安全,你的腿受过伤……”

“你有完没完?没事赶紧挂了,烦人!”

“老公,婆婆摔伤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看看她。”

“我给你转一万块钱,你照顾好我妈,我这段时间工作忙没有时间。”

“老公,我这几天感觉心口难受……”

五年!

十年!

他,落魄归来!

但,秋月已不在!!

回想林秋月一人病死无人在前,田源胸中一痛,一口热血喷出就昏迷了过去。

醒来,听到了她怯弱无助的声音!

而且,还是他们刚刚结婚的第二年。

“秋,秋月。我以后一定不会再打你了,一定不会!”

“我不会再去喝酒赌博,我会好好赚钱养家,让你,让肚子里的孩子以后过上幸福的生活。”

田源心中发誓,感受着林秋月那微微颤抖的娇弱身体,眼泪滚滚涌出。

“老公,你,你轻点,把我弄疼了!”

田源这才反应过来,松开林秋月笑着看着她。越看,心里越高兴。

原来一切,真的可以重来。

田源的变化让林秋月双眸中满是诧异,他充斥泪水的眼神充满了柔情,这种眼神只有在结婚之前才见到过。

难道,田源这次被打了脑袋之后,真转了性子?变好了?

“你从昨天出院睡到现在,一定很饿吧,我,我这就跟你做饭去。”

林秋月不敢再跟田源待下去,生怕他突然变脸让自己交出身上的三百块钱,转身就去厨房忙碌起来。

田源笑了笑。

他知道林月娥一下子难以接受自己的变化,不过,他有的是时间,让林月娥对自己重新恢复信心。

吸了吸鼻子,田源直接去卫生间洗刷去了。

“咚咚咚!”

门外传来强有力的敲门声。

这声音很急促,厨房中,林秋月表情忽然就变得紧张起来。

每次这种声音十有八九是来讨债的,每次都是自己去开门,田源躲在卫生间。

看了一眼闭上的卫生间,林秋月硬着头皮去打开的房门。

“臭娘们,是不是偷汉子了?这么久才开门。”

一位膀大腰粗的黑汉子进门就骂道。

林秋月长得瘦弱,在他面前就跟小孩一样。

“黑哥,我,我在厨房做饭所以开门晚了点。”

“你特么还有心思吃饭?田源那个狗东西呢?让他滚出来!”

林秋月忽然脸色就变得一片惨白。

“我,我男人他,他前天被你打了还没出院呢。”

“去你妈的,还特么糊弄老子。老子早就去过医院了,你男人昨天就出院了。”

“他今天要是做缩头乌龟不出来,我就不走了。”

黑子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洗漱间,田源听到外面动静,从洗脸架上拿起剃须刀塞入口袋中,就走了出去。

田源身高达到了一米八多,也挺魁梧的,出来后直接将畏惧的林秋月拉到了身后。

“秋月,别怕,有我在!”

林秋月感动的同时,竟然非常的意外。按照往常对方就是对自己动手动脚田源也不敢出来。

今天怎么……

黑子听到这句话,呸的一口唾沫吐在地上。

抬头看着田源冷笑了一声。

“小逼崽子,老子还以为你真当缩头乌龟不敢出来呢,看来,也不是那么没种。”

说着,从包中拿出了一个契约书。

“白纸黑字的契约书,要么三万块,要么老子把你老婆带走。”

“你自己选吧。”

林秋月听到这句话脸色大变。

她没想到,田源竟然为了借钱赌博,把她都给抵押了。

一瞬间,林秋月就感到天旋地转。这两年,她可以挨穷挨饿,甚至可以承受田源输钱酒后的暴打。

但是,把她当做货物抵押,彻底击溃了她最后的那份倔强。

几乎是瘫软着,林秋月蹲在了地上。

“秋月,秋月!”

看着林秋月蹲在地上掩面落泪,田源心中绞痛。抬手朝着自己脸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狗日的田源!!

再看向黑子,一双眼睛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黑子被田源的眼神看的心中一阵突突,他咬牙说道。

“小子,看样子你不服气呀?”

田源手伸入口袋,抹上了刮胡刀。

他说道:“黑哥,你不就是要钱吗?”

“行,我可以想办法给你,咱们出去说话。”

黑子一听,冷笑着看着田源。

“你他么有钱还会从老子这里借高利贷?是不是想跑?”

田源沉声道:“我不跑,如果我跑了,我媳妇在家,你可以把她抓走。”

“你小子真有钱还我?”

黑子意外。其实从借钱开始,他就知道田源肯定还不起,所以他的目标就是把林秋月搞到手。


“我骗你做什么,走,咱们出去说话。”田源率先走出了门口。

黑子皱了皱眉,而后脸色一横。

“行,老子就看你怎么搞钱。弄不到,你老婆就是我的了。”

如果说第一次听说自己被卖,林秋月已经绝望,此刻田源的言行,已经让她有了寻死的念头。

他什么人自己心里最清楚,出去了,肯定就逃跑了。

自己当年不计较他一穷二白,不顾家里人的反对,最后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

哈哈。

林秋月,你太傻了,真的太傻了。

林秋月脸色惨白,起身后直接来到了卫生间,她要割腕自杀。

她再也不想受这种苦难了,死,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解脱。如果说她还有什么放不下,那就是肚子里的孩子。

他还那么小,还没有见过这个世界……这个残酷的世界,不见也罢!

孩子,别怪妈心狠,但凡你爸争点气我也不用走这一步,黄泉路上,咱们娘俩也算有个伴儿了。

来到卫生间,林秋月却发现刮胡刀,竟然不见了。

早上,她才刚刚收拾过的,怎么就……

难道……

出门后,田源带着黑子往外走。

黑子有些不耐烦。

“田源,你他么该不会把老子带出来,让你媳妇逃跑吧?”

田源摇了摇头,微微一笑。

“黑哥,您在这里什么势力我还不清楚呀,我哪敢呀。”

“谅他么你也不敢!”

“这是往哪走?前面可他么是要拆迁的巷子,连个人毛都没有了,那里能有钱?”

黑子疑惑的皱了皱眉,脚步放慢了很多。忽然,田源刮胡刀刀片直接就按在了黑子的喉咙上。

黑子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敢做出这种举动,当即就吓的脸色惨白。

“田源,别,别冲动,别……”

“黑哥,别怪我下狠手,我要是不杀你,我全家都要被你逼死,反正早晚都是死,我不如先把你弄死。”

说着,刮胡刀用力按了一下,黑子脖子的皮肤瞬间就被切出一个口子,鲜血,顺着刮胡刀涌出,染红了田源的手掌。

黑子吓的脸色大变,明显能够感受到这小子是动了真格。

他开口哀求。

“钱,钱我不要了,不要了,你媳妇我也不要了。”

“求你放过我,放过我!”

田源冷笑一声,显然已经动了杀机。

“放了你?再让你来我家闹事?”

“你把我当二傻子呢?”

黑子吓的腿都开始打哆嗦了。

“我,我绝不会再来了,我说话算话。”

“协议,我可以把协议还给你。”

黑子咕嘟咽了口唾沫,从包里掏出了协议递给田源。

田源看了一眼协议,直接塞到嘴里嚼了几下吞了下去,随后一脚踹在黑子屁股上。

黑子直接来了个狗吃屎,趴在地上。

“黑子,你特么给我听好了,钱我一定会给你。但是你需要给我时间。还有,再敢来我家欺负我媳妇,我他么直接割了你脖子,我说到做到!”

黑子起来后,摸了摸脖子出的血,恶狠狠的盯着田源。

他本想冲上去教训对方,可一看对方手中有刀,身高马大并不比他块头小,眼见并不能占到便宜。

黑子捂着脖子,咬了咬牙。

“小子,三天,老子再给你三天时间。要是没钱我他么带兄弟把你家给抄了!”

田源心里很清楚,黑子说到做到。

所以,他必许赶紧凑齐那些钱,这种人其实也是为了求财,真跟他拼命他也害怕。

重新回到家后。

田源看到林秋月满脸紧张的站在门口。五月的天,额头上都是汗水。

“老公,你,你没做啥事吧?黑子呢?”

田源不想让她担心,笑了笑说道。

“走了。”

“走了?钱,给他了?”林秋月怯弱的问道。

田源笑着点了点头。

“恩,已经给黑子了。”

林秋月知道田源根本不可能借到钱,当她看田源去了一趟卫生间,刮胡刀重新出现后。

她的内心,忽然就砰砰跳了起来。

田源他,该不会真的杀人了吧。他怎么那么傻,怎么能够杀人。

这可是死罪呀!

林秋月害怕的走出卫生间,眼神有些慌乱,最后却发现田源正在厨房里收拾东西,走进了一看,他,竟然在做饭。

他怎么会……

林秋月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田源看到了门口的林秋月,对她微微一笑。

“秋月,这里油烟味太大,你赶紧去沙发上坐下。”

“你现在有身孕,以后这种活儿我来做就是了。”

善良的女人,往往心肠总是那么的柔软。明明对他已经彻底的死心,却因为这一句话,忽然感动的满脸都是泪水。

看着他笨拙的切菜烧饭,几次被油花溅到身上烧的嗷嗷叫,却还是不忘提醒她赶紧离开。

“秋月,赶紧坐下准备,尝尝老公牌煎鸡蛋!”

那笑容如沐春风,让如同做梦的林秋月,终于听话的坐到了沙发上。

田源,他似乎,真的变了。

突然就温柔体贴了,突然就变得很有男子气概了。

“老公,如果你犯了事儿,我愿意陪你一起逃亡……”

“如果你要卖我,我也认了……”

这句话,如同一根利刃狠狠的刺入田源的内心。

想到二十年后,林秋月独自病死,心中的愧疚更加强烈。眼泪,滚滚涌出。

田源紧紧的抱住了林秋月。

秋月,对不起。

这几年让你受委屈了。

不过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不会再让您受委屈,我会陪您到老……

田源深吸一口气,擦掉泪水后,松开了林秋月。

“秋月,相信我,我没有杀人,也没有把你卖了,我真的把钱还给黑子了。”

林秋月满脸的不可置信。

“那可是三万块呀?老公,你,你从哪里弄的钱?”

田源嘿嘿一笑。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前两天去滏阳河溜达的时候,无意救了一个落水的孩子。后来我才知道,那孩子的父母都是有钱人,开工厂的。所以,他们听说我要用钱,毫不犹豫就借给了我。”

林秋月将信将疑。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不纠结这个了。你只要记住,以后我一定会改过自新,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来,赶紧把鸡蛋吃了,凉了就不好吃了。”

田源夹起了鸡蛋,亲手喂给林秋月。


林秋月看着满脸含笑的田源,无比满足的吃了一口,眼泪,突然就涌了出来。

接下来。

田源为了证明自己真心改变,让林秋月坐在沙发上不能动,他把衣服洗了,把凌乱的家里收拾了一下。

最后,才气喘吁吁的坐在了沙发上。

林秋月为他擦了一下汗水,心疼道。

“累吧。”

“你是个男人,肯定做不惯这些事情,以后,还是我来吧。”

田源长吁一口气。

“秋月,咱家怎么连个拖把也没有呀,这水泥地面,打理起来太难了。”

“拖把?十来块一把咱们怎么买得起……”

林秋月无奈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田源一愣。

旋即脸色一喜。

“秋月,你不是说身上还有三百块钱吗?那个,能不能借我用一下?”

林秋月心里一凉,想到田源突然变好就是为了自己这三百块钱。她不想给,可是又不忍心让他不高兴。

最后还是给了他。

“秋月,你别担心,我绝对不是去赌博。你给我三百,我用不了几天,我还你三千。”

“有可能,是三万!”

林秋月似乎早已听惯了这种话,也没有说什么。

田源知道,让她相信自己必许做出成绩才行。

他现在已经有了一个赚钱的路子。

制造拖布。

如果田源没有记错的话,整个江陵城,只有城中心的江陵大卖场中,才有拖布可卖。而且,十来块的价格,一般家庭根本就舍不得用。

田源出门后叫上了自己的死党,钱宇。

钱宇长得矮挫壮,不到一米七的个头,黑乎乎的。平常也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但是有一点好,这小子逢人都能聊两句。

属于那种特别自来熟的人。

“怎么着源哥,我约了王松那狗东西掐架呢,你找我是要帮忙?”

田源给了他一脚。

“去你妈的,都多大的人了,还掐架。”

“我找你是有正事,你最近还在制衣厂上班吗?”

“却。那种地方都是老娘们呆的,哪能困小爷一辈子。辞了,早就辞了。”

“我靠,那不是你爸生前给你留的工作呀?你他么怎么辞了。”

田源气呼呼的说道。

钱宇的命运比起田源还要惨,父母在他七八岁就都没了。只有一个七十多的奶奶,厂里为了照顾他们,就将他爸的工作留给了他。

谁知道这小子,竟然辞了。

“那你辞了,在厂里还能说上话不?”

“你见过那老狗撒尿占地儿不?小爷这英姿飒爽的长相,绝对让他们念念不忘。说吧,有什么好事儿?”钱宇得意的说道。

“你小子长得跟个夜壶似的也真能吹牛。”

“不过,我还真有个大买卖需要你帮忙,你做不做?”田源说道。

“能不能赚大钱?”钱宇眼睛一亮,他初中就辍学了,各种零活都干过,那时候还跟着民间艺人学过撂地相声。

不过,没有一样能坚持下来的。经历了社会的毒打,才能够明白钱这个东西,究竟有多么的重要。

“肯定能!不过,我需要你回厂,给我搞一批废布头!”

田源一本正经的说道。

“废布头?”

“找那玩意儿干啥?”

钱宇挠了挠脑袋说道。

“那你就别管了,你就说,能不能搞到吧。”

钱宇一拍手。

“田源,这事儿对我来说还真不是难事儿。老子在厂里就是倒腾那些玩意儿,又累又苦的。”

田源好奇的问道。

“你们厂里都把布头做什么用了?”

“还能做什么,烧锅炉了呗。不过也有回收的,但是我们厂太小了,人家回收公司懒得要。”

田源一听,这特奶奶敢情好呀。

他们把宝贝当柴烧了。这下,事情就好办了。

“啥也别说了,钱宇,这事儿办成了,我最少给你一千块提成!”

钱宇立马来劲了。

“田源,你小子别忽悠老子,我可当真了啊。”

事情随后的发展,非常顺利。

顺风制衣厂,以前的规模其实挺大。是国营厂,但是最近两年国家大力支持私营企业发展后,顺风制衣厂因为国企模式的种种限制,导致了客户的严重流失。

以前的几千人大厂,现在只有几百人了。八个车间现在也只有一个车间还在运转。

厂长李长风有点挠头。

刚才环保局的人过来了,说制衣厂天天浓烟滚滚的污染严重,让以后杜绝燃烧废弃布头。

虽然现在制衣厂规模小了,可只要生产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废弃边角料。烧了还能废物利用制造热气。

这不烧又没地方用,囤积起来还占地方。

该咋整呢?

就在这个时候,田源跟钱宇就来到了办公室。

“钱宇?你小子怎么来了?”

“昨天不是挺有骨气的,还搬出你奶奶喝药来威胁我?”

钱宇嘿嘿一笑。

“李厂长,李叔。您跟我爸的关系那绝对不用说,进厂这段时间您对我照顾我也记在心里了。”

“今天呢,我不是来闹事的,我是来跟您谈生意的。”

“哟呵?”

“你小子口气不小,昨天才离厂,今天就来谈生意?说来我听听,你要跟我谈什么大生意?”

李长风饶有兴致的看着钱宇说道。

同时,目光在田源的身上扫了一眼。

“李厂长,也不请我们坐下?”

李长风被钱宇的话逗乐了。

“你个臭小子,在我面前还摆架子,信不信我抽你?”

“李叔,一看你就没有见过大世面,你这个态度咱们厂啥时候才能够好起来。”

“你!”

李长风真的有点生气了。

钱宇立马露出一个笑脸。

“好了李叔,不逗你了。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公司的田源,田总。”

田源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小子,吹牛吹得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可也只能忍着,对李长风笑了笑。

“李叔好。”

李长风瞪了钱宇一眼。

“钱宇,你小子要是有你爸一半的实在也不至于现在还淘不上媳妇,整天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说,到底找我什么事情!”

钱宇看了田源一眼,似乎是再次确认一下。

田源眼神笃定,对他点了点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