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绣阴师

绣阴师

墨大先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于水莫名其妙的来到了一个平行世界中,这里与原来的世界所差无几,所以很多时候他甚至分不清是前世还是今生。如今他是一名纹身师,虽然做这一行不至于大富大贵,但是混个温饱完全没有问题。可天有不测风云,父亲死于车祸,母亲被查出患了重病,为此,于水决定靠“阴阳绣”赚钱……

主角:于水,蜜蜜   更新:2022-07-16 0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于水,蜜蜜 的女频言情小说《绣阴师》,由网络作家“墨大先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于水莫名其妙的来到了一个平行世界中,这里与原来的世界所差无几,所以很多时候他甚至分不清是前世还是今生。如今他是一名纹身师,虽然做这一行不至于大富大贵,但是混个温饱完全没有问题。可天有不测风云,父亲死于车祸,母亲被查出患了重病,为此,于水决定靠“阴阳绣”赚钱……

《绣阴师》精彩片段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是个与原来蓝星差不多的世界,无论语言还是生活方式,几乎没有太多差别,所以我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我穿越了,还是现在的“我”多了一份记忆。

我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睁开眼就是一场车祸,父亲当场去世,我和弟弟被妈妈护在怀里,只受到一点轻伤,而她为了保护我受了重伤。

从那之后,我发誓要照顾好她。前两天,我妈感觉浑身打摆子,医院做了检查之后,说我妈得了严重的肾衰竭,也就是咱们常说的尿毒症。

医生说要想康复,只有肾脏移植手术。

我弟弟说他问了一声,一次肾脏移植手术,需要八十万。

这事是把我急的焦头烂额,八十万啊,我一个做纹身的普通人该怎么去赚?

毕竟我一个月,就那么点赚头,也没啥有钱的朋友亲戚,借钱借不到,唯一的办法,就是“阴阳绣”赚钱了。

要不试试?

可是这“阴阳绣”,我答应了师傅不再碰的……

这天中午,我正在纹身工作室里想着怎么赚钱救我妈,一个女人进了我的店里。

这妹子是东北人,叫蜜蜜,在我纹身室旁边做理疗减肥的,长得挺高挑,浑身都是透着一股风尘味,穿着打扮也是,低领T恤,白色的包裙将身材包裹,腿上还有一层黑色的丝袜。

她一进来就靠在我工作室的门框上,一口北方味普通话:老哥,跟你打听个事唉,我这遇到点麻烦,想问问你咋整。

我抬头笑了笑,说蜜蜜,你还有啥麻烦?你可是你们店里的一把手,哪天不是三四千的进账?你是张哥的摇钱树,有麻烦跟你张哥说,你张哥绝对给你摆平。

说蜜蜜有钱那是真的,这一代出了名的能说会道,就连来我店里纹身的街溜子每次都跟我眉飞色舞的说蜜蜜特别能说,就他这样不胖的人都被忽悠的去做减肥理疗!

“别闹,老哥,真是有事。”蜜蜜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坐我给客人纹身的小床上,说:我最近老是做特别奇怪的梦,梦到被人追杀,我嘛,被人砍得一身都是血,吓得老惨了,今天吧,我把事给我小姐妹一讲,她让我去庙里求个平安符。

我正擦拭着纹身的工具呢,听到蜜蜜要求平安符,我心里顿时活络了起来。

平安符?要什么平安符!

我的阴阳绣要比那些庙里平安福管用多了。

我深吸了两口气,调整调整激动的心情,装出一副平常的模样,套着蜜蜜的话:“那你找我干啥?”

“哎呀,你听我说完嘛!”蜜蜜急得拍腿,她说她当时是想去寺庙的,结果被张哥知道了,张哥不让她去。

张哥是蜜蜜店里的老板,也经常来我店里玩,摆摆龙门阵啥的,他心思狠,但是会做人,见我这一碎催还给点头哈腰的递烟呢。

我问张哥为啥不让你去。

蜜蜜说:张哥说了,我们这边,其实不兴去,都说纹个身也能保平安,说这是南越这一代的风俗。

听她这么说,我有点忍不住了:那是,咱们南越这边,刺青就是平安符,不过一般的刺青没那个效果,得纹我的阴阳绣,阴阳绣,绣阴阳,生死富贵,出入平安呐。

蜜蜜有点迟疑,可能她没听过阴阳绣。

我见到她反应不大,又欲擒故纵的说:阴阳绣做出来的纹身,最是灵验了,你要不然回去问问你张哥,你张哥铁定知道阴阳绣,不就做个噩梦吗?阴阳绣让你安心入眠。

“那成,我先回去问问张哥。”说完蜜蜜掉头想走。

才走了几步,她突然回过头来,又跟我说:对了老哥,我这事吧,还不光是做噩梦,你看看我的脖子,多了一排牙齿印,你帮忙瞅瞅。

说完蜜蜜扬手把大波浪给撩了起来,让我看她的后脖颈。

我这一瞧,坏了,蜜蜜的后脖子那儿有一圈青色的牙印,牙印的模样一瞧就不是人的牙齿弄的。


“你确定你仅仅是老做噩梦?我怎么感觉你碰上不该碰东西了呢?”我半信半疑的看着牙齿印。

我一说,蜜蜜立马吓得缩脖子,说她胆子小,让我可别吓唬她。

我说:你也别糊弄我,这事儿不是小事,你实话跟我讲怎么回事,不然这事情没得办。

我没骗蜜蜜,这事情确实不好办。

虽然说阴阳绣能解决她的毛病,但总得对症下药啊。

我的阴阳绣也不是万能的,万一绣错了图案,不只是纹身的人会出事,刺青师也难逃一死。

有人就会问了,哎,你这阴阳绣什么来头?这么奇异?

说到阴阳绣,就不得不说一下刺青的历史了。

“刺青”有着悠久的历史,现在的人总会把“刺青”和“纹身”弄混,实则不然。

因为纹身机的出现,“纹身”这个说法才大行其道,同时有取代“刺青”的样子。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世俗人,只能接受传统被世俗打败的趋势。

实际上,“刺青”是最传统的一门手艺,它在全国各地都有,花式繁多,而在南越一代,有着最为奇特的一种纹身手法。

这种手法传说起源于南越的一位巫师,那巫师在给人刺青的过程中,发现用血液来制作刺青,能够让人拥有不可思议的能力。

这件事得到了那巫师的注意,从此,他苦研数十年,终达大成,自此开始广收门徒。

而用血来刺青的手法,也有了响亮的名号,叫阴阳绣。

只是连那巫师都没有想到,古时候大行其道的阴阳绣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几近失传了。

我呢,叫于水,是阴阳绣第十五代传人,经营一家纹身店。

这消息都是从我这身体原本的主人那里得来的,我自然也是懂阴阳绣的。

在我从小学习阴阳绣时,师父告诉过我一句话:

阴阳绣,绣阴阳,生死富贵,出入平安!

师父本不想教我阴阳绣,说这东西给人纹多了,刺青师会有报应的,这也是阴阳绣没落的原因之一。

可阴阳绣现在会的人越来越少,他舍不得失传,最终还是教了我全套手法,不过他不让我用阴阳绣去赚钱,具体为什么他没说。

只是在临死的时候,师父一边哀嚎着,一边还不忘告诫我,千万不要碰阴阳绣,不然以后可能就会步入他的后尘。

我师父死的时候,浑身上下不能动,空气里好像有人拿刀子在割他,身上不时的出现一道血口子。

在这样诡异的情况下,师父他整整忍受了七天才去世。

就是因为这样,我扎扎实实的被吓到了。

这些年,我没有纹过阴阳绣,甚至连一些青龙、海东青、黑虎这些传统刺青我也不碰,专门搞一些西洋纹身,什么圣经图案之类的,别说这些玩意儿挺受年轻男女的喜爱,甚至有一些大胆年轻的女孩子,会要求我在某些地方纹身,这种活我求之不得,既能赚钱又能一饱眼福。

世俗化嘛,纹身能搞钱,就不用刺青了,免得遭什么忌讳。

只是现在为了救我妈,我也管不得那么多了。

我咬咬牙,一定要把蜜蜜这事儿给弄妥!


我拿出手机,对着蜜蜜的后脖颈,拍了一张照片,然后递给她看。

她看了一眼,问我:这牙齿印有什么特别吗?

我说这牙齿印一个个都是点,如果是人咬的牙齿印,那得是一小段一小段的吧?

“哎呀!”

蜜蜜听出了我的画外音,突然一愣,接着手机从她的手里面滑了下来。

好在我眼疾手快,连忙扑住了手机。

好家伙,现在开发商还逼着我全款交房子呢,要再摔一手机,那就太惨了。

“那……那老哥你是说我惹上脏……脏东西了呗?”蜜蜜这时回过神了,问我。

我让蜜蜜仔仔细细的回忆一下晚上做的噩梦,我师父以前说过,说有些诡异的事情,会让梦变得很奇怪。

虽然我也不太懂这里面的道道,但让蜜蜜说出来,我们俩个分析分析也好。

蜜蜜点头,立马给我讲起了她的梦境,原来她刚才真糊弄我呢,她的梦,压根不是有人追杀她,而是她梦见和一个男模特逛街。

梦里两人逛到了一条空无一人的街上,她和那男模特都有是急性子,两人就开始在街上接吻。

就在她心里爽得死去活来的时候,突然,那男模特变幻了脸孔,人脸变成了怪物脸,青面獠牙的,张嘴就冲她的脖子咬去。

于是蜜蜜就吓醒了。

蜜蜜还说:当时我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脖子上粘呼呼的,也不像是汗,还有一种诡异的香味,就像……就像酒精的味道。

“这……我也弄不清,不过你这么多怪现象叠加在一起,铁定是遇到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这事儿诡异,不过阴阳绣能办。

于是我对蜜蜜说:妹妹,你信我一句,只要我给你纹个有“镇魂”作用的阴阳绣,绝对灵验,什么东西都不敢近你的身。

蜜蜜连忙说:多少钱?

“一万。”我张嘴就说了一个价。

要说蜜蜜是个有钱人,她是店里的一把手,一个月能搞十几万的主,一万的价格,她铁定能接受。

不过我一说钱,蜜蜜的神色就变得阴晴不定了,她有钱,但我没想到,她挺精打细算的。

她跟我说:老哥,你可别忽悠我,我虽然来钱多,可也是一碗青春饭,我手里那些钱,还打算过两年回家搞点生意做呢,不容易。

我说你去找张哥问问,问问阴阳绣有几个人会做?而且我也不坑你,如果做了阴阳绣没有解决你的毛病,我一万块钱,原封不动的退你了,成不?

蜜蜜能当一把手,心眼还是足,没直接回我,就说她先回去问问,多问问不吃亏。

“那行,你先去问问吧,我接着干我的活。”我好说歹说也没让蜜蜜狠下心掏一万块钱,我也懒得废话了。

“行,那老哥我先回去了啊。”

她这一走,一下午都没过来,搞的我怅然若失。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蜜蜜这边没信儿了,另外一富婆联系我了。

当时我估计和蜜蜜这波生意要黄,但下定决心要用阴阳绣赚钱了,心一横,掏出手机,把微信和QQ的个性签名全部改成:招财进宝图心安,阴阳纹身镇阴阳,阴阳绣传人于水竭诚为您服务!

弄完了,我还在微信朋友圈和qq空间里发了一篇介绍阴阳绣的文章,没过多久,一富婆给我打了电话。

“喂!水子,我苗玮玮啊!”苗玮玮跟我招呼了一声,话筒里,她的声音,十分虚,透着一股害怕的味道,说她老是做一个噩梦,梦里,她家的猫,吃掉了她,一口一口的吃,咬碎了她浑身的每一块骨头,她想找我搞定她的噩梦,太怪了。

接着,苗玮玮还说……她每次做这个噩梦惊醒之后,自己家的猫,都对他十分凶狠的吼叫,想要咬她似的,龇牙咧嘴的,可吓唬人了。

她问我有什么招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