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许少全球追妻

许少全球追妻

钱饱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前,向晚晴被人陷害,成了全民皆知的杀害许云霆心上人的凶手。他毫不留情,将她丢进监狱,下令封杀。三年牢狱之灾,她满身是伤,出狱后更是成了人人避之的过街老鼠。就当所有人都等着许云霆来取她命时,画风突变,她成了许少宠之入骨的小娇妻,还有了孩子!

主角:向晚晴,许云霆   更新:2022-07-16 02: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向晚晴,许云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许少全球追妻》,由网络作家“钱饱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向晚晴被人陷害,成了全民皆知的杀害许云霆心上人的凶手。他毫不留情,将她丢进监狱,下令封杀。三年牢狱之灾,她满身是伤,出狱后更是成了人人避之的过街老鼠。就当所有人都等着许云霆来取她命时,画风突变,她成了许少宠之入骨的小娇妻,还有了孩子!

《许少全球追妻》精彩片段

“大小姐?你,你不是被判了二十年吗?”

“这才刚三年,你怎么出来了?”

向家别墅,洒扫院子的女佣,惊讶的看着栏杆外面,衣衫褴褛的女人。

“我??????”向晚晴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解释两个小时前,她突然被放出了监狱。

“什么大小姐?自从她三年前,害死许家大少的心上人后。许少就下令,以后江北再无此人!”

王管家抱臂走来,冷斥众人。

向晚晴心脏抽疼,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起来。

三年前,她被设计和爱慕多年的许云霆一夜·情迷。

许云霆的心上人江梦秋,碰巧在那个时候,遭人绑架、玷污,成了不死不活的植物人。

凶手被抓之后,一致指认她是幕后指使,她来不及解释一句......

就被男人送进了监狱里折磨到今天!

不等向晚晴解释,王管家一把夺过园丁手中的水管,朝着向晚晴滋了过去。

“臭叫花子,我不管你这一次又是陪谁睡了,才能被放出来。总之,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识趣儿的,就赶紧滚!”

冰冷刺骨的水迎面而来,向晚晴下意识的抬手去挡。

可在监狱中被惨无人道的折磨了三年的她,如今瘦骨嶙峋。

还没坚持两秒,便全身湿透跌倒在地。

深冬的寒风一吹,她的头发便顷刻间凝起了冰霜。

她无奈裹紧身上冰冷的单衣,打着颤,站了起来。

“王妈,我知道如今的向家,不想跟我扯上关系。我回来,咳咳,只是,只是想拿走我母亲的骨灰和遗物。”

当年,向家设计将她迷晕,送上许云霆的床。

事发之后,为了不受牵连。

向家是承诺过,等她出狱后,会将遗物和骨灰交还的!

王管家一脸鄙夷的扫过向晚晴。

“你是个什么玩意儿?向家怎么可能会有你的东西?赶紧滚!”

“不论我是什么,这些都是向平山亲口答应我的。他的话,王妈你总要听吧?”

“我要就是不给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向晚晴眼神微微一沉,上前小半步,压低声音道:“王妈,我没记错的话,太太四年前丢的珍珠项链,父亲五年前,少的那根金条,都和你有关吧?”

“你,威胁我?”王管家有些心虚。

“我怎么敢呢?”

向晚晴声音愈发冷漠:“我不过是想要提醒王妈,没必要因为我这个烂人的一点点破事儿,断送了自己在向家的大好前程。你说,对吧?”

王管家气的牙根发痒,咬牙切齿的回答:“你母亲的东西,太太觉得晦气,三年前就让人烧了,找不回来了。”

“烧了?”向晚晴怔了一下,“那么重要的东西,不可能扔掉。我不相信,你一定在骗我!”

向晚晴摇着头,她扯过王管家的衣领,红着眼道:“你一定在骗我,让我进去找!”

王管家一个狠毒的眼神过去,门口的保镖立刻亮出滋滋作响的电棍,朝着向晚晴的腰间戳了过去。

向晚晴猝不及防被电晕。

再醒来,她已经被扔到了山脚的垃圾堆边......

向晚晴一睁眼,寒风瑟瑟,她全身冰冷的像块石头,时不时还有虫子从身上爬过。

王管家丑恶的嘴脸,和向家对她们母女的种种利用、侮辱,纷至沓来。

心脏仿佛被人生生撕成两半,数不清的委屈、愤恨一时间直冲大脑。

让她紧紧攥住了拳头,指甲刺入掌心,滴出了血来。

她早就该想到,向家人,从来都是这么的无耻!

许久,向晚晴起身发誓道:“妈,是女儿不孝,对不起你。总有一天,女儿一定会让整个向家给你磕头道歉!”

但眼下报仇还是长远之计,向晚晴打算先去见见那个孩子。

那个--她和许云霆的孩子!

当初,向晚晴被许云霆送进监狱之后,才发现自己怀孕了。

起先她是不准备要的,因为这个孩子生出来,只会得到许云霆的厌恶!

可一开始没有医疗条件,后来月份越大,向晚晴越不舍。

最终,还是在狱中拼死生下了这个孩子。

并将孩子托付给狱中,唯一的好友莫寒,代为抚养。

一年半之前,莫寒带着孩子出狱之后,便再也没有了联系。

向晚晴从口袋摸出那张泛黄的小纸条,借了一部手机往上面的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一接起来,向晚晴便听到对面传来小孩子的哭声,心一下子便揪了起来。

“喂!”

“你是?晚晴吗?”电话那头的人听出向晚晴的声音,激动不已,“你可算是打电话过来了!你现在可以弄到钱吗?小家伙这几天一直高烧不退,我刚把带他到县医院。”

“医生说,孩子的情况不是很好,后续可能发展成肺炎,得花个几万块,让我尽快准备。你也知道我的情况,每个月靠着几百块的低保过活。你要是还要这个小家伙的话,就赶紧想办法弄点钱来,不然我到时候,只能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去了。”

“别,别送去福利院。”向晚晴咬着唇,眼泪模糊了双眸。

她强忍着哽咽,恳求道:“莫寒,求求你再帮我照顾小家伙一段时间,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求求你了。”

电话挂断后,向晚晴难过了几秒,便毅然绝然的擦干了眼泪。

当务之急,必须找到一个赚钱的工作,给那个孩子弄到医药费。

但由于许云霆的关系,向晚晴是个黑户。

她四处碰壁,终于在一家名为幻夜的酒吧,找到了一个临时的酒水销售工作。

酒吧的工作服是一件很短、很暴露的闪片吊带。

向晚晴穿上之后,别扭了很久才鼓起勇气,走出了更衣室。

开始,因为向晚晴不好意思,丢了好几个大单。

但只要一想到孩子还在被病痛折磨,向晚晴便再没有什么难为情的了。

向晚晴很机灵,没几天便从同事那里,学到了挑选大客户和销售的技巧。

这天夜里,向晚晴瞅准人群中一个大腹便便的胖老板走了过去。

学着同事的样子坐在老板身边,伸手拉过老板的领带,眼神妩媚的说道:“大哥,这家店的威士忌不错,你能请我喝一杯吗?”

老板见向晚晴长的还不错,起了色心,油腻的笑着,手似有若无的搭在向晚晴的腰上。

当向晚晴以为这单即将成的时候,那位胖老板倏地站起身,满脸的恭敬肃穆。

向晚晴疑惑转过头,却蓦然对上一双冰冷凉薄,熟悉万分的眼眸。

男人富有磁性的嗓音随即缓缓响起。

“三年不见,向小姐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一霎那,向晚晴浑身寒毛直竖,下意识后退,本能的想要逃离。

“许少,你们认识?”

许云霆阴冷的勾起唇角,嫌恶的目光扫过向晚晴暴露的衣衫,“当然,向小姐可是我的好朋友呢!”

向晚晴此刻已经抑制不住的浑身颤抖,脸色煞白的厉害,她紧紧抓着衣角。

“许少,你认错人了,我还有事儿,就不打扰了!”

向晚晴清楚,许云霆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继续待在他的眼前,和自寻死路没有区别。

“站住!”

向晚晴猛地停住脚步,僵硬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她至今都清晰的记得,她被他安排的人,摁在监狱厕所。

被活生生挖走左眼眼角膜的时候--是多么绝望的痛苦!

许云霆缓步走到向晚晴身侧,冷戾的声音陡然响起:“顶楼包厢需要一个服务生,你来!”

即便向晚晴心中万般不愿,可她现在根本没有胆子触怒许云霆。

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说了声:“是!”

一踏进包厢,向晚晴娇小的身影,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众人诧异的望着门口身穿廉价工作服,拘谨又不安的女人。

“这个韩经理,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明天我就让我爸开了他!竟然敢在许少的酒局上放女人进来。许少你别生气,我这就把她赶出去!”

一旁的祁家二少祁明盛见况,赶忙起身道歉。

生怕等会许云霆恼了,他要吃不了兜着走。

“不用!”许云霆抬眸看向门口的女人,勾起一丝冷笑:“她是我点的包厢服务!”

众人大惊,自从三年前江梦秋出事后,许云霆便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

这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能够得到许云霆的青睐?

“是吗?那我可要好好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入了许少的眼。”

祁明盛噙着一抹坏笑,走到向晚晴跟前,见女人迟迟没有动静,祁明盛好奇低头。

“啧啧啧,我就说许少今天怎么突然转性了?原来是因为我家酒吧,新来的公主了不得!”

“你们知道她是谁吗?”祁明盛故弄玄虚的说。

“她就是曾经大名鼎鼎的江北校花、高高在上的向家大小姐向晚晴。”

他还故意用手弹了一下向晚晴的肩带:“怎么样,向大小姐,我们家的工作服你可还满意?”

向晚晴低着头,不断的用手扯着自己的裙子,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四面八方灼热的目光,似乎要将她烧成灰烬。

可她只能忍着,因为她清楚,这一切都是沙发中央的那个男人,想要看到的!

许云霆微垂着眉眼,眼底闪过一丝冷厉。

修长的手指,轻轻晃动着手中的威士忌,“她是今夜的包场服务生,你们想怎么玩都可以,只要??????”

许云霆顿了顿,抬头望着向晚晴:“别闹出人命就行!”

这句话,让向晚晴如坠冰窟!

“真的吗?”祁明盛不胜欣喜。

向晚晴皮笑肉不笑的开口:“我来这里是为了赚钱,只要给钱,什么都可以!”

听到这句话,许云霆手中的酒杯,蓦然停了下来。

静默的眸底,泛起一丝波澜。

祁明盛轻蔑一笑,掏出一沓百元大钞:“我要你吻我!”

向晚晴紧咬着下唇,在心底告诉自己,没关系的,就当是亲了一只猪。

只要亲了他,儿子的医药费就有着落了!

可当向晚晴踮起脚的时候。

对方却突然间,像是扫开垃圾一样,将向晚晴狠狠地一把摔到了地上。

“还是算了。你如今早就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向家大小姐了,一个陪酒的公主,我可害怕因为你,染上什么脏病!”

向晚晴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指甲刺着掌心。

可她无法开口反驳,因为这屋子里坐着的每一个人。

如今的她,都惹不起!

祁明盛下流的眼神,在向晚晴的若隐若现的娇躯上流连,戏谑道:“还是请向大小姐跪下,像狗一样从本少爷的垮下钻过去!”

“哈哈哈!”

“钻!钻!钻!”

一时间,包厢内充斥着奚落呵嘲笑。

毕竟,当年的向晚晴,可是江北名副其实的女神。

在座的除了许家大少,哪个没喜欢过她!

只可惜当年的女神眼中,只容得下许云霆一人。

众人一想到现在可以亲眼看到,当初不可一世的女神,被狠狠羞辱的样子。

便迫不及待的兴奋了起来!

“我??????”

向晚晴张了张嘴,本能的想要拒绝。

可下一秒,眼前浮现儿子躺在病床上的痛苦画面。

后半句的那个“不”字,便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她抬眸看着祁明盛,“祁少爷,如果我做了,你可以给我一万块钱吗?”

祁明盛怔了一下,随后嗤笑道:“哈哈哈,别说一万,只要你狗叫学得像,我给你两万!”

向晚晴垂眸,将眸底的羞愤藏匿的无影无踪。

尊严、脸面,那些曾经她无比看中的东西。

对于现在的向晚晴,早就毫无意义了!

她如今只想挣钱,治好儿子的病!

向晚晴深吸了一口气,答应道:

“好,我钻!”


一声闷响!

向晚晴的膝盖,砸在了地上!

当着众人的面,她匍匐下身子,双臂撑在了身前。

众人不禁咋舌,完全无法想象,眼前这个低贱到骨子的女人。

会是曾经那个让整个江北趋之若鹜的孤傲红玫。

“真想不到,向大小姐如今这么豁得出去啊?”

“你们还别说,向大小姐这身段,确实和祁少家中的那条狗有的一拼。”

四周此起彼伏的嘲讽和奚落,刺痛着向晚晴的耳膜。

她只能狠狠的咬着下唇,就算冒了血珠也不松开。

祁明盛讥笑着,将一条腿踩在了茶几上。

“那就快来,让本少爷好好欣赏一下向、大、小、狗的表演!”

“千万记得,要学像一点,不然我可是要扣钱的!”

“哇吼吼,快!快!快!”人群愈发的兴奋。

向晚晴强忍着眼底的酸意,攥紧拳头,艰难的开始向前挪动。

角落里,许云霆看着这一幕,脸色阴骘的可怕。

鹰隼般凌厉的双眸,微眯着,浑身上下散发着骇人的危险气息。

突然,许云霆起身,大步流星的朝着向晚晴走了过去。

向晚晴下意识的后退,她知道,许云霆这是发火的前兆!

可她不明白,明明是自己被他们羞辱,他为何要生气?

许云霆越过祁明盛,走到向晚晴的面前。

一把揪住她的衣领,暴力的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

“你就这么爱钱?”

向晚晴愣了一秒,随后强忍着内心的恐惧,答道:“这是我的事,和许少无关。”

许云霆神色复杂的冷笑一声,将向晚晴丢在地上。

指着一桌的高浓度伏特加,冷声道:“桌上的酒,吹一瓶,一万块。”

“你要有本事都喝了,我就让人恢复你的身份,从此你就不是江北的黑户!”

“你说真的?”听到恢复身份,向晚晴从地上站了起来,眸底不禁浮起一层喜悦,

只要能恢复身份,她就可以到别的地方去上班。

这样,就算不做这些下流的工作,她也能赚到足够的钱,养活自己和儿子。

“当然!”

“希望许少说到做到。”

随后,向晚晴走到酒桌前,举起桌上洋酒,一整瓶灌了下去。

她根本就不会喝酒,酒一入口便呛得眼泪横流。

但向晚晴还是像疯了一样,一瓶接一瓶的灌下去。

一开始屋子里的人还此起彼伏的起哄。

可是很快,众人便安静了下来。

因为--

这个女人不是在喝酒,她是在玩儿命!

五十六度的烈酒,一连四瓶,可向晚晴却依旧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

强烈的眩晕,让她没有办法继续保持站立,她索性跪在了桌边。

她的脸色,也从开始的一片红霞,变成了如纸般惨白。

嘴唇更是完全褪去了血色。

胃里更是不断的有东西,冲上喉咙。

第六瓶的时候,巨大的酒劲儿,和强烈的生理不适,已经让向晚晴只能如烂泥般躺着。

可她满心都还惦记着许云霆的那句话:只要喝完这些,他就给她恢复身份!

然而,她的手指都还没能再次碰到桌边,五官就突然难受的拧在一起。

下一秒,胃里的酒水掺参杂着大量的鲜血一起呕了出来......

“啊,她,她吐血了!”有人尖叫道。

许云霆瞳孔紧缩,倏地站起身。

看到女人凄惨的模样,他的心脏冷不丁的抽痛起来,太阳穴更是跟着疯狂的跳动。

莫名的心慌,让许云霆十分烦躁。

祁明盛赶忙起身道:“许少,你别生气,我这就让人把这里打扫干净,咱们继续玩咱们的。”

许云霆依旧阴沉着脸色,随之一脚踹翻了面前的大理石茶几。

屋里的人皆被许云霆突如其来的火气吓了一跳,祁明盛更是腿软的跌坐在沙发上。

“祁明盛?我一早就说过,在江北任何人不准给那个女人工作,你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吗?”

“不,不是的许少,你,你听我解释。”

许云霆狠厉的看着祁明盛,“若是再让我知道,你们祁家的产业敢收留这个女人,我就把你变得和她一样!”

祁明盛疯狂的点头,“是是是!许少放心,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保证见那个女人一次,便打她一顿给您出气。”

祁明盛自以为这样的说,可以讨好许云霆。

却不想,话音刚落,许云霆一脚便踩在了他的胸口。

翻卷着杀意的眼神在祁明盛的身上停顿了三秒,

“祁二,你给我听清楚了,我许云霆要教训的人,我自己会动手,轮不到别人!听明白了?”

“明??????明白了。”

许云霆阴沉着脸色捡起沙发上的外套,转身头也不回的朝着大门外走去。

可当他走到向晚晴身边的时候,脚步还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助理莫铭一眼便明白了总裁的意思,“总裁,需要我给向小姐交个救护车吗?”

许云霆沉默了几秒,突然俯下身,一把将满身污秽的向晚晴抱了起来。

随后,对莫铭道:“去医院!”

向晚晴醒来的时候,刺鼻的消毒水味扑面而来。

她头疼的厉害,一睁眼天花板上的灯还在不停的旋转,她只能难受的闭上眼睛。

这时,耳边忽然想起一个清丽的声音:“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真是意外啊!”

向晚晴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当她看清床边坐着的女人时。

双眼陡然睁圆,脑子更是在瞬间清醒。

“江、江梦秋?不对,你不是??????”

女人冷笑,眼底写满了阴狠,“我当然不是,我是江梦秋的孪生妹妹江梦莹。我的姐姐因为你,至今都躺在医院的看护病房里!你倒是手段了得,当年把人害成那样,判了二十年,结果才刚刚做了三年牢,就被放出来了。哼!”

“我当初没想过要抢你姐姐的男朋友,那天的事情是个意外。”

向晚晴垂着眸子,声音很轻。

这句话,三年前她就说过了无数遍。

可没人......相信她。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江梦莹满是恨意的看着向晚晴,伸手拿起床头刚倒好的那一杯热水。

当着向晚晴的面,将一枚白色的药丸放了进去。

“喝了它!”

“你放了什么?”

“没什么,一种要命的毒药罢了。你把我姐姐害的这么惨,我让你去死,不过分吧?”

“我不喝!”向晚晴抿唇摇头。

她心中虽然对江梦秋有愧,可她已经还够了。

她现在有儿子,她不可能为了江梦秋去死!

“必须喝!”江梦莹上前,强硬的将杯子怼到向晚晴嘴边。

向晚晴伸手去挡,却不想江梦莹忽然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只见,江梦莹将一整杯热水泼在自己的脸上。

随后强忍着痛,在向晚晴的目瞪口呆中,将杯子塞进她手中。

自己则向后咣当一声倒了下去。

紧接着,病房的大门便被人推开。

而许云霆,此刻正站在门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