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首辅大人宠妻成瘾

首辅大人宠妻成瘾

绯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凤昔颜本是二十一世纪最年轻的医学博士,因为触动了别人的利益,死于一场精心设计的医患事故中。再睁眼,她魂穿古代,重生到铁血女将军的身上。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原主和她都有执念,她一路虐渣打脸,替死去的原主讨回公道。复仇的路上,凤昔颜遇上了一品首辅萧拾州,两个人互相治愈,成为彼此的救赎,携手君临天下!

主角:凤昔颜,萧拾州   更新:2022-07-16 02: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昔颜,萧拾州 的女频言情小说《首辅大人宠妻成瘾》,由网络作家“绯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凤昔颜本是二十一世纪最年轻的医学博士,因为触动了别人的利益,死于一场精心设计的医患事故中。再睁眼,她魂穿古代,重生到铁血女将军的身上。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原主和她都有执念,她一路虐渣打脸,替死去的原主讨回公道。复仇的路上,凤昔颜遇上了一品首辅萧拾州,两个人互相治愈,成为彼此的救赎,携手君临天下!

《首辅大人宠妻成瘾》精彩片段

南粱夜国,氏族白府。

凛冽的北风呼啸拂过,霜寒刺骨的雪地之中,竟还蜷缩着一个身量单薄的女人。

正是白府相国的将门妻子凤昔颜。

雪地中的凤昔颜被人捆住了双手双脚,额上溢出的血珠与白雪交融,冷得她一度差点晕了过去。

蓦地,一盆冷水浇在了凤昔颜的身上!

三九的寒冬,吹口气都能结成冰霜。

刺痛令其发出一声惨叫,纵是狼狈至极,眉宇间的矜傲仍是不容轻视。

“凤氏,你若识相便早些伏罪,我儿宽厚,自然会留你一个全尸。”衣着华贵的妇人悠哉地捧着一个暖炉,眼中尽是轻蔑。

“我没做错任何事……”

尽管凤昔颜强打起精神,声音仍是虚弱得轻缓颓废。

她咳了两口血出来:“你让白应川来见我!”

妇人冷嗤一声:“川儿,这小蹄子可是对你情深不已,连死之前都想要见你一面!”

“娘,莺儿还在这。”

白应川的话中尽是对凤昔颜表妹乔莺儿的维护,好生可笑。

凤昔颜厉声道:“白应川,我何时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当初说要接济莺儿,我从未说过半个不字,你如今,便是以此来做回报的?”

她虽是两眼不见万物,但这股如刀的魄力仍是让白应川怔了怔,拧眉辩驳道:“你自幼便是凤家千金,享受着世人无法企及的富贵,我的莺儿却只能终日寄人篱下,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被旁人唤做父亲,这些欠她的,你早该还给她了!”

自己欠她的?

凤昔颜冷笑两声,他白应川怕是不知乔莺儿自小便住在大统领府,一切待遇都比她这个嫡女好上数倍,就连凤大统领,都告诫她不要在乔莺儿的面前叫他父亲,免得自小没有父亲的乔莺儿心中难过……

表妹年幼,凤昔颜一一应下。

可她这个所谓的“表妹”甚至比自己还要年长一个月!自己“年少守寡”的姨姨,根本就是凤大统领瞒着自己娘亲把堂姨母养成了外室!

凤昔颜的气息已经愈发的沉重,生气流散:“此事瞒不住凤府,你们都要给我凤昔颜陪葬!”

“姐姐,你认为没有凤家做依仗,我们哪敢直接杀了你这个大统领府千金?”乔莺儿戏谑道,“只可惜——有人不想让您带着秘密活下去。”

凤昔颜倒吸了口寒气,“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似是从凤昔颜空洞的眼眸中觉出了阵阵杀意,白应川赶忙将乔莺儿护在自己怀中:“凤昔颜,你如今已是凤家弃子,当初废你双眼的药是你爹亲自送来,废掉你手脚筋脉这个主意也是你凤家长辈所出,如今让你死,也是为了让你死守秘密!

可笑,可笑……

她本该是夜国的镇国一品宣威大统领。

当年边关临敌,世代武将的凤家理应出力,偏生凤大统领负伤,这差事自然落在了凤家的小辈身上。

否则,难免要落上抗旨的罪名。

但凤昔颜的兄长凤冠玉不仅不是将才,甚至自幼体弱,连马背都坐不上去。

凤家长辈苦苦哀求,求凤昔颜戴上面具代兄长出征,保住没落的大统领府!

凤昔颜凯旋而返,负伤在榻养伤之际,兄长竟已代她入宫领赏,成为了战功赫赫的宣威大统领,无比风光。

凤家长辈又劝她,事已至此,总不好再禀圣上,犯下欺君之罪。

退让一时,便要搭上一辈子。

命不久矣的凤昔颜逐渐有些耳鸣。一旁的婆子似是听了谁的命令,将一盆又一盆的撒盐冷水倒在了凤昔颜崩裂的伤口上。

这些人,竟是连个痛快的死法都舍不得给她,硬是要让她皮开肉绽,疼得生死难分……

凤昔颜眸中发亮,竟是冷笑着用残存的最后一丝气息道:“便是托成恶鬼,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一时!”

这一众人还笑凤昔颜天真。

凤昔颜的一缕意识在尘世游离数月,见证了夜国百转。

首府萧拾州竟起兵篡位,将那徐阳帝派人强行掳掠民女,灭人满门的一众腌臜事都抖了出来,当即被百姓所拥护……

那萧拾州也着实有趣,竟封了一块灵位来做皇后。


月色戚戚然。

屋内炉火烧得正旺,小火慢煎的药材渐渐拂了些苦香。

凤昔颜头疼得厉害,好不容易从床上坐了起来。

汗水让衣服湿哒哒的贴在了凤昔颜身上,难受得厉害。

凤昔颜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大声喊着:“刘护士长,空调调低点,太热了!今晚几号床手术?”

可是屋里哪有什么护士长,正在添柴的小姑娘没听懂自家小姐的话,只走上前去摸了摸她的头:“小姐您说什么?”

凤昔颜这才怔怔回神,看了看眼前的婢女,又看了看屋内的古风摆设,陷入沉思。

她本是21世纪最年轻的医学博士,却不料因为动了别人的蛋糕陷入一场医患事故中,最后被红了眼的患者家属捅了心脏而死,年仅24岁。

她心有不甘,灵魂游离之时,听到有人问她是否愿意延续生命。

她当然愿意,于是,21世纪的凤昔颜带着原身残存的一缕魂魄重生了,她的任务,就是帮原身报仇,让她这最后一缕魂魄得以投生。

此时,原身的记忆如电影版在她脑海中放映,由于还带有原身的元神,随着记忆回流,凤昔颜心痛不已。

原身空有一身武艺,却因凤家的“捧杀”不懂人情世故、深宅算计,是个只会打打杀杀的草包。

如今,就是让她重生,也未必能报得了这仇。但奈何仇太深、恨太浓,所以凤昔颜来了。

从回忆中出来的凤昔颜渐渐平静了下来,心中为原身不甘、也为自己不甘。

凤昔颜,你糊涂啊。

你的大仇,我定替你报了!

从回忆中挣扎出来的凤昔颜深吸了两口气,看向原身的婢女:“柳儿,如今是什么时候了?”

她本是无心一问,柳儿却是会错了意:“天亮便是初五了,小姐这伤一养就是半个月,怪是吓人的,大公子今儿个也回来了,还说给您捎了礼,要等您醒了再送给您呢。”

凤昔颜的笑意忽然僵在了嘴边。

前世,原身那位好兄长着实是给她准备了一份“厚礼”……

她受了重伤回京,本该是在明日夜里才苏醒,等她睁眼时,凤冠玉已经被封为了镇国将军,带着徐阳帝所赏赐的奖赏风光回到了凤府。

因得她借尸还魂的缘故,这次她提前苏醒。

凤昔颜看向窗外,白雪给这夜色平添了一抹凄凉,她勾勾苍白的嘴角:“如此,我去把你失去的东西,都夺回来。”

翌日。

因凤昔颜的提前苏醒,整座将军府都人心惶惶。

连说为凤昔颜捎了礼的凤冠玉都神色难看,递给凤昔颜一枚街边商铺所卖的金钗便走了,脸色闷得厉害。

凤将军前世的说辞是圣上催促凤家人入宫领赏,不得已才让凤冠玉代替昏迷的凤昔颜入宫,可如今凤昔颜醒了,凤冠玉便没办法直接入宫,总归缺个名正言顺的说辞,说服凤昔颜又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如此,凤昔颜歇了小半日,实在无聊,又去药房溜达了半圈。

过了晌午,乔莺儿才打破了凤府僵局,端了一碗新煮的花生粥来探望凤昔颜。

可没想到乔莺儿竟然刚进门,就将花生粥撂在一旁,无端指责起了柳儿:“柳儿,你怎么还是如此笨手笨脚的,凤姐姐养了半个月的伤,你也不知精心伺候着,若不是凤姐姐有福气,自己醒了过来,真是要遭不少的罪了。”

屋内也有不少做杂役的奴仆,众人目视下,乔莺儿就敢毫无道理的指责柳儿,分明就是把自己当作了凤府的主子,实在是有些不识规矩。纵如此,竟也无人上前说些什么,可见凤昔颜不在府中的这些日子,乔莺儿已经立足了威严。

连柳儿自己都悻悻点头:“乔姑娘批评的是……”

说不委屈都是假的。

“乔莺儿,我屋子里的人,还不需要外人来指指点点。”凤昔颜亦未与她客气,“柳儿已经不眠不休地照顾了我半月有余,我虽养伤在床,但这一切我都心中分明,方才亦是我让她休息片刻,你且说说,我到底是遭了什么罪?”

她从记忆力便看得出来,这偌大的将军府,真心对原身的只有柳儿一人。

乔莺儿哽了哽,不知是哪里招惹了凤昔颜,更不敢相信凤昔颜成了这般样子,蓦然挤出两滴眼泪:“凤姐姐别误会,莺儿只是怕她们怠慢了你,所以专程来看看你,还带了亲手煮的花生粥……”

“那我还真是要多谢你一番好意了。”

凤昔颜唇角轻勾,“厨房送来的那些灵芝燕窝做的的确腻人,还是莺儿妹妹最善解人意,知道给我换换口味。”

乔莺儿又是哑然失色,无端觉得这一年未见的凤昔颜性子冷厉了许多。

“凤姐姐不嫌弃就好。”

乔莺儿佯作怯懦地点点头,自来亲近地坐到了凤昔颜的身侧,“凤姐姐,你感觉近两日身子如何?可觉得好些了?”

前世的凤昔颜倒很喜欢与乔莺儿亲近。

她只有一个自幼在府外调养身体的兄长,柳儿又时常把主仆有别挂在嘴边,能与她亲近的人只有伪装很好的乔莺儿。

思及此,凤昔颜的心中陡然生出一丝寒意,与乔莺儿隔出一段距离,防备地点了点头:“好了许多,不必挂念。”

“那便好,否则莺儿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了!”乔莺儿盈盈一笑。

“嗯?”

凤昔颜迟疑地挑了挑眉。

“凤姐姐不知道,莺儿前两日才约了几位姐姐明日去郊外骑马远游,结果府里教马术那位先生回家昨儿日才说要省亲去了,莺儿胆小,不敢自己骑马,特此想求凤姐姐给莺儿作个伴,与姐姐们聚一聚。”

乔莺儿眸光闪了闪,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但凤姐姐若是不愿,那就算了,莺儿与姐姐们说一声要失约就好。”

凤昔颜却答应的爽快:“谁说我不愿意的?我已经养好了,你明日准时来找我便是。”

“多谢凤姐姐,那莺儿便先回去了。”

乔莺儿这才露了笑意——凤昔颜果然还是个傻子,也不怕绷开自己浑身的伤!

一时欢喜起来,乔莺儿连步子都轻快了几分。

这位难伺候的走了,柳儿等人才好生不易的松了一口气。

柳儿满是担忧地上前规劝道:“小姐,奴婢觉得您不该去,您的伤势还未痊愈,乔姑娘就想逼您陪她骑马,丝毫未顾及您的身体,您又何必顾及她的颜面?”

“傻柳儿,既然她自己要送把柄给我,那我就不能白白浪费了乔姑娘这份好意了。”

凤昔颜抿了口热茶,神色好的丝毫不像还在养伤的人。


京郊空旷,的确适合骑马散心。

只可惜……

凤昔颜瞥了一旁与人叽叽喳喳暗中攀比的乔莺儿,感叹了声晦气。

前世,乔莺儿便是用这个借口约她去郊外骑马散心,可那匹麟驹不知是闹了什么毛病,竟不受控制地挣脱缰绳甩飞了马鞍,撞死了太师府的夏二小姐……

凤昔颜前世太过信任凤家人,至死都未怀疑过在马鞍上做了手脚的是凤家长辈,甚至还以为是自己骑术不精而酿成大错,对以嫁人为由拼命“保全”她的凤家感恩戴德。

如今想想,不过是凤家那时便视她为眼中刺了而已。

只要她再背上误杀夏二小姐这口黑锅,凤家便可再以保全她为借口,让凤冠玉入朝领赏……

乔莺儿无意对上了凤昔颜的目光,冷不防地打了一个寒颤:“凤姐姐,你怎么不骑马,可是这马有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都是千金难换的好马。”

凤昔颜认真赞叹了两声,乔氏的确舍得下血本,这两匹麟驹就是军中也难寻得一匹品相相似的。

天亮前,她悄悄溜进马厩检查了一番,麟驹没有问题,但马鞍被人做了手脚。

凤昔颜并未声张,而是悄悄调换了两匹麟驹的马具。

乔莺儿乖顺地点了点头:“那凤姐姐扶莺儿上马背好不好?先生今日不在,莺儿有些害怕……”

“也好。”

凤昔颜抿唇一笑,刚要扶乔莺儿上马,便担忧道:“莺儿,我瞧你这匹马似乎性情要更凶些,你既然骑术不精,不妨和我换一换?”

乔莺儿闻言一怔,忸怩起来:“啊?这……凤姐姐,莺儿之前所骑的一直都是这匹马,若是换了,怕是要不习惯的。”

“那便算了,我也只是随口一说。”

凤昔颜用余光漠然扫了一眼身旁的各家千金,确认这话都被她们听了进去,才把乔莺儿扶上了马背。

“这乔莺儿不说是寄居在凤府的表小姐,哪来这么多的架子,竟还要人扶上马背?着实是娇气。”

一人议论道。

另一身着粉衫的贵女答腔道:“要我说,分明就是凤家小姐在府中不受宠,自己又没有本事,只能靠疼爱表妹来做做样子了。”

乔莺儿嘴角含笑,得意不已。

想得无非是凤昔颜算什么凤家千金,还不是要伺候自己上马,同个下人一样。

凤昔颜只当是未瞧见乔莺儿嘴角的盛气,翻身跃上马背。

却听到一旁有人轻咳两声,面色严肃:“你们若是来胡言这些是非的,我就要回府去练琴了。乔姑娘毕竟是凤府的外客,你们府上来了客人,难道不是礼貌招待?凤小姐能有这般的气量,你们应当好好学习。”

这话说得倒很对凤昔颜的胃口。

尤其是瞧见乔莺儿发青的脸色以后。

要知道,乔莺儿最大的忌讳就是旁人提起她是将军府的“客”。

早前凤昔颜不在京中这段时候,可是人人都把她当做凤家小姐的!

凤昔颜见乔莺儿一脸不满却又不敢多言,好奇地回身去看,方才指责众人的果然是那位落入乔莺儿算计之中的夏二小姐,夏娆。

她正想得出神,不远处就传来一声惊呼——

乔莺儿已经的马绳已经断开了!

她身下那匹麟驹更是不受控制地向众人奔驰而来!

乔莺儿双眼抹泪,一切正常的马她尚且驯服不了,更何况是这发了疯的!

凤昔颜万没想到乔莺儿还是会用相同的伎俩,为了和此事撇开关系便骑马溜到远处,待事情法师了,再幽幽赶回,表示自己一无所知。

但这一次,乔莺儿急着跑出去,也不过是加快了马绳断裂的速度而已。

身后的一众贵女接连发出惊呼,各顾各地跑出老远,只有夏娆被惊出心悸旧疾,当场瘫倒在地……

“夏姐姐,你快跑!快跑啊!”

乔莺儿吓得扯破了嗓子,缰绳也彻底断裂在了她的手上,马鞍中最后一枚银针于同一时刺入了麟驹的脖颈……

夏娆瘫坐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喃喃道:“救我……”

她将求助的目光递到了一众昔日好友身上,贵女们却纷纷逃散,躲在远处不敢吭声,生怕被麟驹重装。

随同夏娆出行的婢子们亦是各忙各的,只知该舍命护着小姐,可又不知该如何护着,才不会和夏娆一起被踩成血肉。

趋利避害,人之常情。

凤昔颜叹了口气。

“让开!”

凤昔颜对在夏娆身旁犹犹豫豫的婢子呵斥一声,那婢子便懂事地退到了一旁。

只见在乔莺儿的麟驹踩到夏娆之前,一抹红痕打马而过,将瘫倒在地的夏娆抱上马背,颇有那话本里英雄救美的意味……

偏偏那众人眼中的“红衣公子”,正是雷厉风行的凤昔颜,十分潇洒。

一众贵女还未从方才的动乱中反应过来,乔莺儿便随着马鞍一起被甩了出去……

只可惜她乔莺儿没有前世的凤昔颜那么好的武艺来反应,这一摔至少要摔断半条腿。

“夏小姐,没事吧?”

凤昔颜抱着夏娆跃下马背,交到了夏府婢女的手上:“你家小姐犯了旧疾,你手上可有药?赶紧给你家小姐服下。”

夏府婢女怔了许久,赶忙为夏娆服下心悸药,“多谢凤大小姐救命之恩,奴婢一定将此事好好禀给老爷,来日为凤大小姐补上谢礼,定不会寒了凤大小姐的心!”

乔莺儿硬生生从马背上跌了下来,差点疼晕过去。

本该在此事上倒大霉的凤昔颜却要领夏太师的赏赐,她哪能忍得了这般的委屈。

乔莺儿咬咬牙,本想把委屈咽到肚子里也就罢了。

偏偏凤昔颜没有想要放过她的打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