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带崽农女穿越后每天都想休夫

带崽农女穿越后每天都想休夫

龙柯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现世网红带货女主播周巧巧,一朝不慎穿越古代,成为了弱小无助的童养媳。穿越开局,周巧巧便生下了一个奶娃娃,本想开启新生活与傻夫合离的她却发现此时家中欠了一大堆的外债。无奈之下,她只好撸起袖子努力赚钱,携手夫君发家致富奔小康。几年后店铺开了好几家,而她也从一无所有的小媳妇变身美富婆……

主角:周巧巧,秦桓   更新:2022-07-16 02: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巧巧,秦桓 的女频言情小说《带崽农女穿越后每天都想休夫》,由网络作家“龙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世网红带货女主播周巧巧,一朝不慎穿越古代,成为了弱小无助的童养媳。穿越开局,周巧巧便生下了一个奶娃娃,本想开启新生活与傻夫合离的她却发现此时家中欠了一大堆的外债。无奈之下,她只好撸起袖子努力赚钱,携手夫君发家致富奔小康。几年后店铺开了好几家,而她也从一无所有的小媳妇变身美富婆……

《带崽农女穿越后每天都想休夫》精彩片段

“生了!生了!可惜是个女娃......”

“哎呦!怎么出了这么多血!坏了坏了,快把盆端来!”

“我的娘子呢?娘子......娘子......”

周巧巧觉得自己的眼皮很沉,身体动不了,只能听到耳边有人在大喊大叫着她缓缓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而且还有好大一张脸正凑近了看她。

“啊!”周巧巧猛地坐起来,结果下巴和那人的脑门撞了个正着。

一阵撕裂感袭来,疼得她又重重地倒在了床上,后脑勺猛地撞到了枕头上,把她的眼泪都疼出来了。

哪有人出车祸是下半身疼的!周巧巧疼的几乎要骂娘。

“娘子很疼吗?我来给娘子吹吹,吹一吹就不疼了啊......”男人说着就要欺身过来。

周巧巧正疼的七荤八素,眼看着躲不过去,倒吸一口冷气,猛地推开了他。咚!

男人坐在地上,一脸委屈的看着周巧巧。

“娘子......”

他长得极为周正,刀削斧凿的脸上长了一双眉目传情的丹凤眼,此时正一边揉着腰一边委屈的看着她。

周巧巧看着眼前这人的穿着打扮,彻底懵了。

她又不可置信地扭头看向四周,昏黄的灯光,破旧的土坯墙,还有眼前这个一脸委屈的大男人......她怎么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她本来在着急赶下一场直播,但是在路上和货车追尾,她现在应该在医院啊,但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秦桓见她不答话,以为她又生气了,连忙起身走到榻前,揪着衣袖嗫囁道,“娘子莫气,为夫......我知错了。”

男人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屋内本就微弱的烛火,在墙上留下一个剪影,无端的让周巧巧熄了几分火气。

“为夫?你......”

周巧巧刚想开口问,门就被猛的推开。

一个胖妇人风一般冲到她面前,一把拉过秦恒护在身后,伸手给了她一巴掌。

“你这女人!你竟然敢推我儿子!”

林氏看着周巧巧就气不打一处来,“你嫁到我们家来,我好吃好喝的伺候你,结果你倒好,就生了个赔钱的丫头不说,还欺负我儿子!我是造了什么孽,碰上你这么个不要脸的小蹄子!”

什么孩子、儿媳妇......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周巧巧刚生完孩子本就体虚,又被林氏重重地打了一巴掌,她只觉得嘴里升起一阵腥味,脑袋里像是有千万根刺在扎着,疼得几乎要裂开。

两眼一黑,身体往下倒,她隐约听见秦桓喊了她一声,然后她落入一个结实的环抱中,随即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半夜里,周巧巧发起了高烧,一些关于原身的回忆渐渐和她的记忆融为一体这身体的原主姓周,七八岁的时候就被卖给秦家做童养媳,被林氏使唤着伺候一家子人的起居。每天给在秦家当牛做马,吃不饱穿不暖不说,稍有不慎还挨一顿藤条,过的别提有多苦......好在秦桓虽然是个傻的,模样却极为周正,也知道护着原身,这才让她不至于在秦家被打死。

直到昨天......原身生下了一个女儿。

秦氏的脸立马就变了,抢走孩子之后再也没进过她的房间!

原身生产时伤了身子,虚弱的不能下地,只能一声声的求她娘把孩子还给她......直到今早,油尽灯枯死在房间内。

可怜秦桓不知道原身已经不在了,还在身边守着。


过往的那些记忆像是走马灯一样在周巧巧的脑子里迅速流转着......不知过了多久,她疲惫的身体再次被唤醒,睁开眼,她第一眼看到的还是那个傻子相公一一秦桓。

秦桓是秦家的小儿子,生下来就极为聪明,可惜五岁的时候生了一场重病,人是救回来了,却成了个傻子。

秦家人把原主买回来,一方面是要给秦家开枝散叶,另一方面是要伺候秦桓。

如今已经是第十年了。

周巧巧睁开眼睛定定地打量了一下还守在床边的男人。

这人身上穿的虽然是打着补丁的粗布麻衣,看上去倒是干净清爽。

他五官清秀,眉眼生得很好看,但棱角分明的下颌为这张脸增加了一些男人味儿,搭配上清澈的眼神,倒是个俊朗的男人。

如果只是这样看的话,其实很难看出他是个傻子。

周巧巧正打量着秦桓,就被对方紧紧抱住,疼得她直翻白眼,恨不得给他一巴掌。

“娘子,娘子你终于醒了!真是吓死我了!”

“你先放开我好不好?”周巧巧一边在心里把秦桓骂了八百遍,一边推了推他。

秦桓像憨憨的金毛一样把脑袋埋在她的肩膀处,摇了摇头,闷声说:“我不放开,我怕娘子你又睡着,又不理我。”

周巧巧觉得秦桓的怀抱其实很温暖,他身上还有很好闻的气味儿,让她觉得安心、可靠。

她的语气和态度也渐渐变得温和了起来。

她拍着秦桓的头,耐心地哄着秦桓说:“没事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但是刚才她们都说你可能活不成了。”

秦桓难过地说,“真的把我吓坏了!”

秦桓的语气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想得到安慰的小孩子,让周巧巧的心又软了一些。

“我已经没事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地么。对了,我们的孩子呢?你去把孩子抱过来,让我看看。”

周巧巧想到这原身十月怀胎,临死都没见到自己的孩子,又想起林氏当时那可恨的嘴脸,总觉得这孩子的处境不妙,所以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想确定孩子是否平安。

秦桓一听她说要见孩子,马上两眼放光地说去抱,然后一溜烟地跑了出去,又一阵风似的跑了回来。

秦桓献宝似的把孩子抱给周巧巧看。

“娘子你看,这就是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很可爱?”语气中还带着骄傲和喜欢。

还没等她看上一眼,林氏又风风火火地追了进来,嘴上还嚷嚷着:“桓儿,你快把孩子给我,听娘的话......”

“可是娘,我还想再抱抱她。”秦桓抱着怀里的孩子,眼神都不舍得挪开。“抱什么?不过就是一个女儿,有什么好抱的?”

林氏耐心地哄着秦桓,“你听话,等将来有了儿子,你想怎么抱就怎么抱。

”林氏说着就要把孩子从秦桓怀里抱走。

“你想把孩子抱到哪儿去?”周巧巧盯着林氏质问。

“我把这孩子卖给别人了。”

林氏瞥了周巧巧一眼,理所当然地说,“反正她将来都是要嫁人的,现在给她找好人家,也不用白养那么多年。”

周巧巧咬着牙冷笑了一声说:“这是你的亲孙女,这么丧心病狂的事你也能做得出来?”

“人家朱家出的钱可不少。更何况老大就要娶媳妇了,正差一笔聘金,这没用的丫头到人家家里还能过上好日子,也不用愁将来嫁不出去,有什么不好?”


周巧巧听着这话只觉得心里一凉,掀开被子光脚下地,挡住林氏,不让她碰孩子。

“你想干什么?”林氏恶狠狠地瞪着周巧巧。

“孩子是我十月怀胎生出来的,你没资格把我的孩子抱走!”

“但这是秦家的孩子,我是她的奶奶,我当然有资格!”

林氏用手去拽周巧巧,指甲直接就往她的衣服里面抠,她稍微酝酿了一会儿,铆足了一股劲儿,用力地把林氏推开。

刺啦一声,周巧巧的衣服都被林氏给扯裂了。

林氏也没想到周巧巧会对她动手,脚下一个踉跄就坐在了后面的凳子上,腰刚好撞到身后的桌子,疼得大叫了一声。

“这个贱女人!你竟然敢对我动手!”林氏扯着脖子喊道。

周巧巧的中衣都敞开了也不在乎,她用比林氏大了一倍的嗓门喊了回去:“不管你是谁,都别想打我女儿的主意!”

“疯了!这女人一定是疯了!”

林氏又把目标转向了秦桓,站着周巧巧说,“桓儿,你看看这个疯女人!他竟然打你的母亲!你快把孩子抱给我,我是你娘,你得听我的!”

“这是我的女儿,不能把她卖给别人!不能!”

秦桓不但没把孩子交给林氏,还往后退了几步,一边退着一边摇头。

林氏苦口婆心地劝着:“桓儿,我这么做是为了这个孩子好。咱们家穷,她去了别人家就能过好日子了。我能害这个孩子吗?听娘的话,娘不会骗你。”

林氏对秦桓说了半天,秦桓不但没把孩子交出去,反而更坚定地说:“这是我的女儿,我很爱她,我和娘子会保护好她,不会让您把她交给其他人的!”

眼看着秦桓胳膊肘往外拐,林氏的脸色更难看了。

“你只想着这丫头,那你大哥呢?如果没有这笔钱,你大哥就不能成亲。你现在已经有媳妇了,难道你想眼睁睁地看着你大哥错过这桩婚事?孰轻孰重你总能分清吧?”

“我可以出去赚钱,大哥也可以赚钱,为什么一定要卖了我的女儿呢?”秦桓摇头,“不行,我是不会把女儿给您的!”

“都是你这个女人!肯定是你给我儿子吹枕边风!不然我儿子不可能和我作对!”

林氏火冒三丈,抄起桌子上摆着的茶杯就往周巧巧身上砸。

秦桓一个激灵,往前窜了一步到周巧巧面前,转过身用后背护住了周巧巧和孩子。

茶杯重重地砸在了秦桓背上。

“哎呦!”秦桓疼得喊了一声。

林氏看到秦桓被自己砸疼,心疼得想过去安慰儿子。但秦桓竟然还搂着孩子和周巧巧往后挪了两步,防备着她。

“桓儿,看来现在不管娘说什么话,你都不打算听了?”

秦桓背对着林氏,不停摇头。

林氏此刻恨不得把周巧巧给剁成肉馅,还觉得不够解恨。

“看来你这个贱女人没少在背地里挑拨我们母女的关系!给我等着瞧!只要你还在秦家一天,我一定折磨死你!”林氏不甘心地走了。

刚才强撑着的那口气卸下来之后,周巧巧才发现自己的腿都是软的。

她一个刚生下孩子不久的产妇,按理说应该在家里舒心地做月子,结果没成想遇到这种恶婆婆,气得她命都快没了半条。

要不是因为自己这个身体实在虚弱,她真想好好收拾收拾林氏,好歹她之前也是学过跆拳道的,总不能任由着一个老毒妇欺负自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