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带着百能手机穿八零

带着百能手机穿八零

卜算子_谨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文淼淼在十年前得了一种罕见的疾病,原本苗条的靓女成为了三百多斤的胖子。父母意外去世,她失去了最后的依靠。一场意外,文淼淼穿越到了八零年代,本以为终于能够开始新的生活,哪知道竟然把三百多斤的身体也带了过来!既来之则安之,文淼淼决定下海养猪致富……

主角:文淼淼,白九   更新:2022-07-16 02: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文淼淼,白九 的女频言情小说《带着百能手机穿八零》,由网络作家“卜算子_谨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文淼淼在十年前得了一种罕见的疾病,原本苗条的靓女成为了三百多斤的胖子。父母意外去世,她失去了最后的依靠。一场意外,文淼淼穿越到了八零年代,本以为终于能够开始新的生活,哪知道竟然把三百多斤的身体也带了过来!既来之则安之,文淼淼决定下海养猪致富……

《带着百能手机穿八零》精彩片段

“这位姑娘,咱……咱都是误会,误会,你要真心里不痛快,我……我给你五十块钱,你赶紧走吧……”

穿西装的男人自诩风流倜傥,身份高贵,只要他想,靓丽的姑娘们天天不带重样儿的。可是这一刻,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一个清心寡欲的出家和尚。

床上的姑娘一把扯下裹着自己的麻袋,甩了甩乌黑的秀发,水嫩的脸上绽放出无比灿烂的笑颜,抬手冲着男人勾了勾手指头,用娇滴滴的声音委屈道:“这位爷,你不就是喜欢人家才把人家绑过来的嘛,怎么现在还想赶人呢?”

男人腿一抖,差点夺门而逃,声音都哑了,“姑娘啊,我手下有眼无珠啊!”

看着男人眼里藏不住的厌恶,文淼淼笑容收住,冷哼了一声,“一句话就扔给手下了?门儿也没有啊!第一次有男人迫不及待要得到姑娘我,我当然要成全你。”

她抖了抖自己身上三百来斤的肥肉,从床上一跃而起,死死抱住眼前这个被人称作沈五爷的男人,两人活像一只鸡翅包饭。她今天说什么也要把这男人睡了!

要说别人穿越是为了刺激,她文淼淼纯粹为了生存。十年前,她得了一种罕见的代谢疾病,体重极速上升,十年时间从85斤的排骨精变成了近300斤的女“墙”人。

父母没什么来钱的手艺,为了挣钱给她治病跟着别人下矿井,塌里面没了。她唯一的希望是有生之年能有个支撑她活下去的家庭,结果对象没找到,工作还丢了,只剩下财务部领的1725块钱。

她一时冲动,把这钱拍在街头带墨镜的瞎子桌上,拿出这辈子最大的底气嚷了一句:“让我穿越,这些都是你的!”谁知道竟然真成了!

可让她更没想到的是,本以为这一穿越终于能摆脱300斤的病体,成为女强文里叱咤江湖的武则天,结果往身上一看,放眼望去……还是肉。

她还是一个近300斤的大胖子……

怎么?苗条的身子载不下她伟岸的灵魂吗?

也不知是哪个好心的姑娘看她躺在地上,把自己的外衣脱了帮她盖着,那衣服……连她一半都盖不住。

不过也正是这件盖在身上的衣服,让她被十里八乡有名的流氓头子沈五爷的手下错绑了回来。

沈五爷这人,说起来是混江湖的,其实都是靠自己亲哥的关系,本人没啥能耐,只敢欺负欺负女人,文淼淼可不怕他。

“这样……这样……”沈五爷快窒息了,艰难的挣扎道:“你不……就是要男人吗?我给你找!”

文淼淼放了手,“你给我找?保证不跑?”

“呼……”沈五爷终于喘上一口长气,赶紧两步退到了房门口,这才点头回道:“保证不跑,保证不跑,他……他跑不了。”

话音一落,沈五爷打开了房门,一群带着大刀、钢管的手下鱼贯而入,在沈五爷的暗示下,把文淼淼绑起来连推带搡的塞进了大门口一辆小破车里。

两个半小时的车程后,文淼淼被人套着头,扔进一间四面透风的大瓦房,沈五爷的手下们几乎一刻不愿停留,连滚带爬的窜回车里,一溜烟跑没影儿了。

大豆虫一样的文淼淼在地上蠕动了一番,扯不开身上的绳子,也甩不掉头上的袋子。

就在她急得满身是汗,绳子越勒越紧时,一个脚步声由远及近来到她身旁。

那人在她跟前停顿了几秒,缓缓蹲下身来,一双修长温润的手覆在她手腕上,有力却不粗暴的帮她解绳子的死结。

“走吧,他们不会回来了。”

绳子解开,清沉的嗓音对着地上的文淼淼道出一句,缓缓起了身。


这声音,清而不亮,沉而不哑,煞是好听,使得文淼淼把头上麻袋拽下来的动作都斯文了许多,差点没把兰花指翘起来。

可是大瓦房里的光线很暗,文淼淼顺着那人走的方向望去,只看见角落里一个蜷缩的身影。

从那人的动作来看,似乎是在磨刀,发出一阵阵沙沙的声音,配合幽暗的环境,听着给人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文淼淼慌了,但她没逃,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你为什么不去屋外?院子里亮,看得见。”

那人的手没停,只是阴恻恻的回答:“第一,我本就能看见,第二,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在磨刀。”

“……”

这下文淼淼是真待不住了,什么叫不能让别人知道你在磨刀?你丫要屠村吗?

她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尘和Q弹肥肉,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诶诶,刚才那是沈五爷的车吧,是不是扔了个啥进去?”

“是个女的,凶多吉少咯。”

“啧啧,那白疯子要杀人的,别管别管。”

刚从大门走出来,文淼淼就看见不远处的人家三三两两的聚在门口,看着这间破瓦房指指点点。村子里僻静,这边又是顺风,几句话全传进了文淼淼耳中。

看见她出来,几个人眼里都是震惊之色,纷纷往后退了一步,摆手要回屋子里去,像躲瘟神一样。

文淼淼不管,三两步就蹿到了最近的一户人家门口,啪啪拍打着大门,朝里面问:“大姐,你们这是哪儿啊?刚才说什么呢?那户人家怎么了?”

她力气大,屋子里的人感觉她要把自家的大门给拍碎了,只好又回到门口,隔着门回她道:“丫头,俺们这儿是浅场村,既然他没为难你,你就赶紧走吧。白九是杀了人刚放回来的,脾气古怪,凶得很,惹了他命都没咯。”

屋子里的人没有开门的意思,文淼淼搁下面子,讨着问了一句:“大姐,这天都快黑了,你能让我在这儿过一夜吗?我明天一早就走。”

“走吧,你别连累俺们。”屋里的男主人扯着嗓子冲门口吼了一句,话都不想再听她一句。

文淼淼没办法,估计其他人家也是这情况,不用试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逐渐灰暗的天色,又看了看死死闭门的几户人家,不由皱了眉。

她掏了掏缝在腰间的布口袋,拿出一只磕瘸了边的华为手机,紧紧按着开机键,一边沿着村里的路走,一边期盼着能开个机。

这是她穿越后唯一带过来的东西,既然能跟着她,必然不只是方便她砸核桃的。

之前她也努力过,开不了机,可能是没电了,也可能是磕损。

文淼淼正为即将要露宿荒野的自己默默点个蜡,却突然感觉有亮光闪过,低头一看,是手机屏幕亮了。

令她意外的是,往前走会黑屏,但退回来又会亮起,似乎这个地方有什么特别之处。

她茫然的抬头,看向旁边唯一的建筑,是那间四面透风的大瓦房……

这时,手机发出叮咚一声,弹出个福袋图标,一点开,大写的“囍”字跃然屏上,欢快的“喜洋洋”差点吓得她脱手将这不按套路出牌的玩意儿甩出去。

长叹一口气,文淼淼一脚将旁边的石头踢出去老远,然后甩甩膀子重新推开了破瓦房的大门。

管他呢,没点儿光环何谈穿越,今晚就住这里!


破瓦房的大门被文淼淼这一把推的摇摇欲坠,白九打开房门探出头来,冷淡的看着堂屋里一面墙似的文淼淼,问:“你回来做什么?”

房间里的烛光从他身后透出来,背光下也清晰照出白九一半的容貌。

他脸上的胡茬子许久没刮过了,头发不够齐整,应该是自己拿剪子绞出来的,一双眼睛半睁着,藏在深邃的眼窝里。放在现代社会,不欠六个亿都搞不出这半死不活的气质。

文淼淼又上下打量他一眼,发现他状态虽像个流浪汉,那身宽松的灰色麻布褂子下却有着十分挺拔的身姿,覆在门框上的手指节修长,白皙干净,把脸盖起来着实令人心生好感。

“你有对象不?”文淼淼冲他扬了扬头。

白九不明所以的顿了顿,随即微微摇头,“不关你事,赶紧走。”说完就一边冲着文淼淼摆手下逐客令,一边作势就要来关大门。

“嘿嘿。”文淼淼笑着往门前一横,满脸写着霸道,一字字咬着说:“我不走,你得娶我!”

她自从体重迅速上升之后,人也敏感了许多,因此看到了太多人性之恶,除了父母眼中是心疼之外,其他人眼中不是嘲讽,就是厌恶、嫌弃,可是眼前这个叫白九的男人不一样,他眼里只有冷淡,没有任何的贬义情绪。

所以文淼淼对他的好感度直线上升,他别想轻易赶走她。

被文淼淼一句话雷在原地的白九半天才回过神来,他没有直接拒绝,而是指了指堂屋角落里的一口小缸,道:“去看看那里面有什么。”

“啊?”不明所以的文淼淼看了看白九,又看了看角落里的那口缸,这才走过去打开了盖子。

“这里面啥也没有啊?”文淼淼不解。

白九点了点头,“嗯,那个缸是用来装米的。”说完他又抬手指了指堂屋后门口,“你若是能坚持,两个月以后,打开门可以喝到新鲜的西北风。”

“……”

料想到他穷,却没料想到他这么穷,文淼淼有些无语,好大一大老爷们儿怎么连饭都吃不上?

“那你今天晚上吃了啥?”她一边问着,起身向白九的房里瞅了瞅,发现桌子上有半块没吃完的烂瓜,“就吃这个?”

白九点头,自嘲的笑了声,“不是要我娶你?怎么娶?”

说着他又想让文淼淼赶紧走,但抬眸看了眼漆黑一片的天色,还是道:“不行就在这里凑合一晚,明早天不亮就走,趁着没人看见。”

“谁说我要走了?”

文淼淼的后半句被懒得废话的白九关在了房门外,只能贴着门嘟囔了句:“不就是吃的吗?活人还能被饿死?”

看门缝里透出来的烛光熄灭了,文淼淼也不吭声了,就着屋外一点微亮将大门关了起来,找个墙角缩着。

摸了摸裤子右口袋,里面的一只手表还在,应该还能换点钱。

她拥有这具身体的记忆,知道这个胖姑娘和她不同,她是21世纪普通工薪家庭的孩子,而这个胖姑娘却是80年代某医科大学校长的女儿。

要不是跟人私奔被渣男骗了,最后落得个自杀的下场,她也不至于身上只剩这块表。

但这块表,够两个人撑几天?白九又为何不能找个谋生的活儿干?都还是未知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