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与君相逢伴余生

与君相逢伴余生

慕茶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人人都说锦华仙官聪慧过人,对帝君尊敬,是元熙宫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却不知,花箐窈并不是真正的锦华仙官,那是她的哥哥,她其实是女儿身,代替哥哥拜入云熙宫的。一路走来,她万分小心,生怕行差踏错一步,就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终于到了离别之日,花箐窈压在心头的大石头依旧没有落下,因为她发现自己居然因为某人魂不守舍,她对苍泽动了情……

主角:花箐窈,苍泽   更新:2022-07-16 02: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花箐窈,苍泽 的女频言情小说《与君相逢伴余生》,由网络作家“慕茶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人人都说锦华仙官聪慧过人,对帝君尊敬,是元熙宫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却不知,花箐窈并不是真正的锦华仙官,那是她的哥哥,她其实是女儿身,代替哥哥拜入云熙宫的。一路走来,她万分小心,生怕行差踏错一步,就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终于到了离别之日,花箐窈压在心头的大石头依旧没有落下,因为她发现自己居然因为某人魂不守舍,她对苍泽动了情……

《与君相逢伴余生》精彩片段

“锦华见过帝君。”

元熙宫内,锦华仙官向苍泽帝君垂眸行礼,步子,却有意停在了五尺开外。

人人都道锦华仙官天资聪颖,却又克己复礼,是元熙宫不可多得的好苗子。

却无人知晓,他如此谨小慎微,不敢行差就错半步,并不仅仅是因为对苍泽帝君的尊敬。

还因为,他的心底,藏着一个无人知晓的秘密。

他并非真的花锦华,而是他的妹妹,花箐窈。

五年前,她的哥哥锦华参加元熙宫的仙官选拔,一路过关斩将,成功成为元熙宫一名掌管文书事务的小仙官。

这本是光耀门楣的大好事。

可就在不久之后,哥哥为了替母亲寻一味药材,在禁地被妖兽重伤,虽拼着一口气回来,却生命垂危。

因本就是偷偷去的禁地,他们一家连神木一族的医仙都不敢去请,唯恐被人发觉。

眼看着任职文书已由仙鹤送至府中,为避免被人察觉,她逼不得已,只得换上男装,扮成哥哥的模样,替哥哥前往元熙宫做仙官。

女仙假扮男仙本就难当,何况还是在高手如云的元熙宫。

五年里,她每天都过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唯恐被苍泽帝君发现了这个秘密。

不过好在,她这种战战兢兢的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了。

只因为,她哥哥的病,已经大好了,马上就能重返元熙宫。

苍泽帝君的视线从书页上移出,微微上挑的凤眸看向花箐窈。

自从那件事情过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安静地和他独处一室了。

对于苍泽帝君来说,锦华无疑是最让他满意的仙官。

办事能力强、细心谨慎,仙法一点就通,头脑机敏,各方各面,无一不是上乘。

不仅如此,与过往的仙官相比,锦华在各类文书信息的处理上,给出的方法和意见都十分有见地,深得他心。也因此,苍泽帝君时常让锦华跟随在他身边,协助他处理沧海境的一些事务。

仙界因此有了传闻,说苍泽帝君喜好男色,与锦华仙君日夜厮混。锦华既是他的仙官,也是他的面首。

尽管在苍泽帝君的雷霆手段之下,谣言最终无人敢提。

但不知缘何,苍泽帝君的视线总不经意地落在锦华的身上,甚至会格外注意他的一切。

甚至,在一次锦华与他连续商讨数日后精神不济,伏案小憩时,看着锦华那粉嫩鲜润的唇,他竟忍不住吻了下去。

当他的唇触及到一片柔软时,仿佛有一道惊雷在他脑海中轰然炸开。

他、他竟然会去亲吻一名男子!

他竟然对一名男子动心了!

这实在是大大地超出了他的接受范围。

为了控制自己对锦华仙官的感情,他不再让锦华跟随在自己身边,在自己身侧办事,而是让他去到仙官办事处工作。

“帝君,苍泽帝君?”

一道清亮的声音打断了苍泽的思绪,他回过神来,发现对面的少年正疑惑地盯着自己。

“咳。”

苍泽不自在地轻咳一声,掩下心中异样的思绪。

他明明早已有了决断,却没有将这份决断贯彻到底。

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将锦华仙官唤到自己身边。

也许,他是时候该弄清楚自己对锦华仙官到底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思了。

他重新恢复淡漠的神情看着眼前的少年,“过来。”

听见苍泽帝君的吩咐,花箐窈沉默半晌,终是小心翼翼地往苍泽帝君走去。

然还未到他跟前,脚底却突然被绊了一下,身体立刻向前扑去,吓得她立刻闭紧了双眼。

身体却并未触到冰凉的地面,相反,落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

花箐窈猛然睁大双眼,看着眼前被放大的俊颜,以及身侧温暖的大掌,心中警铃大作。

她的秘密。

该不会要被发现了吧?


花箐窈心中一惊,徒生出几分慌乱来。

这是五年来,她第一次与苍泽帝君靠得这般接近。

两人咫尺的距离,让她甚至能清晰得听见男人平稳的呼吸,感受到男人身上透出来的点点暖意。

撑在她身侧的温热大掌,更是似乎要隔着衣襟将她灼伤。

强烈的危机感袭来。

花箐窈一把掀开苍泽帝君扶在自己身体两侧的手,几乎就想立刻退到八尺远。

可想着刚刚苍泽帝君“过来”的吩咐,却又生生止了步,只是低垂着头,不让对方看到自己此刻的表情。

她不敢不听吩咐惹恼帝君,却更怕被他识破她的女儿身。

看着仿若鸵鸟一般的花箐窈,苍泽帝君命令道:“抬头。”

“是,帝君。”

花箐窈低声应道,微微抬头,却依旧不敢看向苍泽帝君,也不敢与苍泽帝君对视。

不过即便如此,苍泽帝君已是满足。

他很早便知道花箐窈生得一副惊艳容貌,只是他从未像如今这般细细打量。

花箐窈五官精致,即便是不施粉黛,亦能让人心生旖旎,而她的一双潋滟桃花眼更是摄人心魂。

这样的容貌,若是略施粉黛,该是何等的迷人模样?

可她为何偏偏是男人?

就在花箐窈暗自担忧之际,她的下颌被人捏住,不容抗拒地抬了起来。

这一抬头,花箐窈便撞入了苍泽帝君深邃的黑瞳中。

花箐窈的心跳瞬间乱了一拍,连忙垂下眼眸。

苍泽帝君指腹在花箐窈下颌处轻轻磨蹭了几下,皱眉问道:“怎么这般瘦了?”

虽说苍泽帝君语气中带着关怀,但花箐窈心中还是分外惶恐不安。

“回帝君,许是蟠桃宴将近,小仙近些日子忙碌了些。”花箐窈恭敬回答。

然而,这番回答不过是花箐窈的托词而已。

她之所以会变瘦,不过是因为这五年来,她每日都过得战战兢兢、提心吊胆、寝食难安,生怕被苍泽帝君发现了自己的秘密。

如此一来,不瘦也难。

对于花箐窈这番话中暗含的恭敬与小心,苍泽帝君亦是听出来了。

他早早便知晓,上位者向来都是孤独一人。

不能有亲近之人,亦不可轻信于人。

他本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

可为何,当他在花箐窈的回复中感受到恭敬、小心以及疏离之意时,心中竟是生起了一股淡淡的不悦情绪?

花箐窈此刻被巨大的担忧裹挟,并未发现苍泽帝君对自己的不同。

只见苍泽伸手轻轻一揽,她的腰不堪盈盈一握,微微一用力竟将她整个人提起,跨坐在他腿上。

“啊——”

花箐窈一声短促的惊呼,因为重心不稳,下意识地环住了苍泽的脖颈。

此刻除了担忧,她心中更是羞愤难当。

尽管外表是个英俊少年,可她内里,可是个十成十的女孩子啊!

这样的姿势让她脸红得如三月桃花染粉颊,她一手捂着脸颊,声音中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

“帝君……还请帝君自重!”

话音落下,她就挣扎着要起身,小手推着苍泽的胸膛,对方却没有半分挪动。

苍泽不仅没松,反而用力一揽,将她的身体更加贴近自己,他轻凑在花箐窈红透的耳边低声呢喃:

“方才,锦华仙君在想什么?”

花箐窈被苍泽这一举动吓得全身紧绷,她紧咬下唇,眼尾红得犹如飘落的西府海棠一般,声如蚊蜹。

“不曾想些什么,只是惦记着还有些文书未曾整理,因而胡乱思绪了些。”

苍泽忽然缓缓靠近,吐息打在她的耳垂上,刺激得那只小巧的耳垂轻轻一颤,几乎要滴出血来。

“锦华仙君的思绪中,可曾有我?”


花箐窈心神大乱,此刻樱唇微张,半晌不知如何接话。

苍泽帝君眼神微闪,不由抬起修长的食指按在那张诱人的下唇上,来回抚摸。

这番举动,激得花箐窈不自觉地浑身微微发抖。

她忍了又忍,终是忍不住想抬手拿开苍泽帝君的手,未曾想苍泽帝君先一步抬起了手。

他盯着花箐窈眼神深邃,慢声道:“你的腰肢比寻常男子纤细,嘴唇……”

花箐窈下意识抿住嘴唇,听见苍泽有些玩味的声音。

“……也比常人软些。”

花箐窈内心慌乱起来,她正想找补几句,却隐隐从苍泽帝君带笑的眼眸中看出了打趣之意。

自己在这厢怕得要死,他倒好,竟仗着自己帝君的身份肆意妄为,戏弄自己。

花箐窈脸色不由沉了下来,隐隐有些怒意。

这还真真是叫人生气!

苍泽在一旁看着她的脸色,自知自己有些过火,当真是唐突了她。

忧心日后花箐窈避自己避得愈发厉害,便松了手,让花箐窈起身离开。

见苍泽帝君放自己离开,花箐窈松了一口气,连忙跑回之前站着的地方,与苍泽保持着偌大的距离。

苍泽瞧她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垂着头小心地喘气,心中一梗,不由试探地问道:

“锦华仙君可否婚配?”

虽不知苍泽帝君如此问的用意何在,花箐窈还是回答道:“回帝君,小仙尚未婚配。”

哥哥早已到了成亲的年纪,本也定下了一门亲事。

不曾想,却在为娘亲采摘草药时被妖兽重伤,生命垂危。

哥哥不想耽搁了对方,执意与对方解除了婚约。

听见花箐窈这么说,苍泽帝君的心情好了许多。“你去旁边坐着,替我念一下书上的内容。”

说罢,苍泽帝君将一卷书扔向花箐窈。

花箐窈手慢脚乱地将书接住,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让她站在苍泽帝君身侧,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花箐窈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翻开书页,开始朗读书中内容。

她坐着,挺直了腰杆,并不像在家中那般随意自在。

她向来喜爱读书,学识亦是十分不错。

若非如此,她亦不能在哥哥受伤后,替代哥哥到元熙宫当值,成功完成元熙宫的各类文书工作。

就在她端坐着朗读书中内容时,一道清晰的“咕噜”声在殿中响了起来,打断了她的朗读。

正当她思索着这道奇怪的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她便发现苍泽帝君正抬眸看向她,一双斜飞的凤眼透出些谐谑的笑意。

这时,又一道“咕噜”声从她肚子里响了起来。

原来是她的肚子在叫。

想到这,花箐窈的脸瞬间染上了一抹嫣红的绯色,真真是丢尽了脸面。

见花箐窈这般模样,苍泽帝君唇角微扬:“来人,摆膳。”

……

很快,殿中的玉石方桌上摆满了各种精致美味的菜肴。

花箐窈脸上还带着些未退的红霞,还有些不好意思,只夹着面前的菜肴,吃得极慢。

忽然间,苍泽帝君接连给花箐窈夹了好些菜肴,堆得花箐窈的碗都要放不下了。

“把这些都吃了。”

“帝君……”看着碗中多得快要掉下来的菜肴,花箐窈一时间有些苦恼。

这饭菜是不是太多了些?

即便她再饿,她也吃不下呀。

看到花箐窈一脸苦恼以及不情愿的样子,苍泽帝君脸上露出了些不悦神色,冷声问道:“锦华仙官这是在嫌弃?”

他方才给花箐窈夹菜时用的是自己的筷子。

花箐窈被苍泽帝君这语气吓得寒毛都要竖起来,连忙站了起来,对苍泽帝君躬身致歉道:“小仙不敢。”

可花箐窈的这番举动并没有让苍泽帝君消气。

与此相反,苍泽帝君更气了。

看到花箐窈弯下腰,墨黑的长发自然垂下,露出一小节白皙纤细的脖颈,苍泽帝君感觉自己的心跳错了一拍。

算了。

他何必要与花箐窈置气呢?

“回来用膳。”苍泽帝君冷冷地说道。

“是。”

花箐窈重新坐回位置上,努力地将碗中的菜肴吃掉。

半个时辰后,花箐窈感觉自己已经吃饱了,想润润口,下意识端起桌上的桂花酿喝了一口。

甜甜的,带着桂花的清香,好喝。

花箐窈看了眼酒杯,又端起来喝了一口。

苍泽帝君的视线一直都放在花箐窈的身上,花箐窈的这般举动自然是全都落在了他眼中。

他拿起酒壶,往花箐窈的酒杯中斟酒。

“既然喜欢,那便多喝一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