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傅先生蓄谋已久

傅先生蓄谋已久

不灭之握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温诗诗精心守护了四年的婚姻最终因为一纸不孕检查单而被宣告终止。丈夫的背叛,婆婆的刁难,还有小三的嚣张,这一切的痛苦遭遇让温诗诗掉入谷底,当她被迫净身出户之时,温诗诗本以为自己会狼狈满身,却不想遇见了矜贵冷傲的霸道总裁傅亦城。一纸契约,她为他生孩子,他为了复仇雪恨,本是一场你情我愿的利益交易,最终傅亦城却将她宠上了天……

主角:温诗诗,傅亦城   更新:2022-07-16 02: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诗诗,傅亦城 的女频言情小说《傅先生蓄谋已久》,由网络作家“不灭之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温诗诗精心守护了四年的婚姻最终因为一纸不孕检查单而被宣告终止。丈夫的背叛,婆婆的刁难,还有小三的嚣张,这一切的痛苦遭遇让温诗诗掉入谷底,当她被迫净身出户之时,温诗诗本以为自己会狼狈满身,却不想遇见了矜贵冷傲的霸道总裁傅亦城。一纸契约,她为他生孩子,他为了复仇雪恨,本是一场你情我愿的利益交易,最终傅亦城却将她宠上了天……

《傅先生蓄谋已久》精彩片段

“我说什么来着?生不出孩子就是你的问题!这下检查结果出来了,我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温诗诗拿着检查报告单的手微微颤抖。

看着上面“输卵管堵塞”五个字,从头冷到脚底。

她有些绝望的闭上眼,跟傅亦城结婚了四年,一直没能怀上孩子。

婆婆指着她的鼻子,那凶狠的样子恨不得下一秒就要生吞了她。

周围经过的人都像是看笑话似的看着婆婆骂她,指指点点的,还有幸灾乐祸看笑话的,热闹的不可开交。

傅亦城是傅家的独生子,她能理解婆婆想要抱孙子的心情,所以她一直都默默的忍着。

“妈,”温诗诗还在极力的忍耐,“我们先回家再说吧。”

“那是我家,不是你的家,你搞清楚!我从来都没承认过你是我们傅家的儿媳妇,你不配!”

温诗诗闭了闭眼睛,无力的争辩:“我跟亦城是领过结婚证的合法夫妻.......”

“我告诉你温诗诗,赶紧跟亦城离婚!我们傅家的财产你什么都别想带走!”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燥热的天气和周围凌厉的目光让她越发狼狈不堪。

温诗诗沉沉的吐出一口气,绝望又无奈。

她跟傅亦城的结合,当初就是因为傅亦城的爷爷在弥留之际强势促成,为了能让爷爷走的安详,傅亦城才不得不跟她结了婚。

这四年的婚姻里,傅亦城对她不冷不热,只是比陌生人稍微熟悉那么一点点而已,她压根也没指望傅亦城会为了她去反抗婆婆,只是没想到,这段婚姻,竟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陷入僵局。

“妈,我们结婚是爷爷.......”

“你还想用老爷子来压我?温诗诗,你长本事了?!”

婆婆越说越来气,温诗诗正以为她又要开始新一轮的训斥的时候,婆婆突然换上了一张笑眯眯的脸,指着不远处相拥在一起的一对男女对她说:“看见了吗?你不能生,有的是女人给亦城生孩子.......”

温诗诗顺着婆婆的手望过去,整个人都仿佛被钉在原地。

不远处,喧闹的妇科诊室门口,她的丈夫傅亦城殷切的把怀中小腹微凸的女人护在怀中,深情温柔的低下头,迁就着女人的身高,因为她一句话微微笑开,呵护备至。

她从来没有见过傅亦城对自己这样笑过。

目光落在傅亦城怀中的女人身上,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袭来。

那个扶着腰的孕妇,不是别人,正是她从小疼爱到大的表妹,孙思静。

震惊,愤怒,不敢置信,多种情绪漫上心头,温诗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直到孙思静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拉着傅亦城慢慢的走到她面前。

“表姐,”她像一个普通的准妈妈一样幸福的笑,“我怀了姐夫的孩子,刚刚医生说了,是个男孩。”

温诗诗看着她已经显了怀的肚子,犹如被当头棒喝:“你怎么能.......他是你姐夫啊!!礼义廉耻都被你吃狗肚子里面去了吗?竟然去勾引自己的姐夫?!”

刚刚扬起的手在空中被猛地抓住。

傅亦城沉着脸,重重的把她的手扔到一边,上前一步把孙思静护在身后:“温诗诗,我们离婚。”

温诗诗闭了闭眼睛,一股疲惫和无力几乎将她压垮:“什么时候的事?”

“你还有脸问?我告诉你温诗诗,你没权利管我们家的事情,更没权利管亦城!”婆婆有了孙子,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就差蹦起来指着她鼻子骂了。

心头一股憋闷,她也低吼出声:“妈,我是亦城的妻子,我的丈夫出轨了,我总有知情权吧?”

“你少来,就凭你一个不知道父亲是谁的野种,也想当我们傅家的少奶奶?老爷子当年老糊涂了,我可没有!”

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仿佛再看一出八点档狗血电视剧。

她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这出闹剧的主角。

反倒是孙思静面含内疚,温温柔柔的半靠在傅亦城的怀里,轻声说道:“阿姨,您别怪表姐了,这件事.......原本就是我对不起她的。”

婆婆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拉着孙思静的手一个劲儿的安慰,满意的不得了:“静静啊,你能给亦城怀上金孙,就是我们傅家的大功臣,其他的事情你都别管了,有我呢。”

眼前的一幕,温诗诗只觉得刺眼的厉害。

“静静,我供你吃穿,还送你出国念书,自认没有对不起你!”被至亲背叛,温诗诗泪水瞬间决堤,“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温诗诗,”说话的是傅亦城,他上前一步,以强硬的姿态把孙思静护在身后,保护之意再明显不过,“思静现在是我的女人,你有什么怨气都冲我来。”

怨气?

她还能有什么怨气?

这四年间,所有的委屈她都一个人忍着,所有的怨气也都化为讨好,她拼了命的想讨好傅亦城,讨好婆婆,甚至连傅家的保姆她都卑微的讨好着,她还能有什么怨气?

这一切的根源,无非就是因为,她爱着傅亦城。

她想要当一个好妻子,照顾丈夫,侍奉公婆,生一个可爱的孩子,她有什么错?

本就六亲零落,如今连表妹都成了插足她婚姻的小三。

心仿佛被一把无形的大手使劲的撕扯着,痛的她直不起腰来。

“先回家再说。”

傅亦城在深城有头有脸,这场闹剧终究还是要回家再继续上演的。

可当温诗诗的手握上车门把手的时候,傅亦城却说:“你去打车,别挤着思静。”

一辆车四个座位,他是司机,婆婆坐在副驾驶,孙思静一个人坐在宽敞的后排,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啊表姐,医生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有点不稳当,亦城也是担心孩子.......”

她失笑,随手甩上了车门。

孩子,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她生不出孩子。

傅亦城驾驶着黑色的布加迪消失在视野尽头,只留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医院门口,被来往的行人指指点点。

她是傅亦城名义上的妻子,也是傅家,彻头彻尾的外人。


回到傅家别墅,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

婆婆怕她拿傅家的钱给娘家,对她看管的很严,平日里买个菜都得跟婆婆申请,她身上从来都没有多余的钱。

只能走回来。

一进门,就看到婆婆正忙前忙后的给孙思静削水果。

而傅亦城,则是笑吟吟的坐在一边,目光一直凝望在孙思静微微隆起的肚子上,脸上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

看上去,他们才像是和睦融洽的一家人。

推门进屋。

婆婆的笑脸垮了下来:“还有脸回来.......静静,别管她,妈给你削水果吃。”

温诗诗冷笑了一声,这还没离婚呢,都已经叫上妈了。

孙思静则是面露难色,扶着腰想站起来。

傅亦城按了按她的手:“你坐着,陪妈说说话。”

他自己站起身来,高大颀长的身影挺拔笔直,压迫感十足:“温诗诗,你跟我来。”

二楼,是她跟傅亦城的卧室。

只可惜四年来,傅亦城回家住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多数还都是住在书房。

进了屋子,他走到床边,点燃了一支香烟,声音冷漠:“说吧,你的条件。”

温诗诗一愣:“什么?”

“要多少钱才肯离婚?”傅亦城冷笑了一声:“你不就是为了钱,才嫁给我的吗?”

五雷轰顶。

“我嫁给你是因为........”

是因为我一直喜欢你啊.......

温诗诗抹了一把脸,掌心湿漉漉的,全都是她的泪水:“是因为爷爷的临终嘱咐.......”

“够了!”傅亦城狠狠的掐灭了烟,“为了嫁进傅家,你使出浑身解数去讨好爷爷,非得逼着我娶了你!别说那么多没用的,你想要多少,给我个数字,从此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温诗诗听了,苦笑出声:“这些年来,你一直是这样看我?”

“不然呢?”他的声音冷的出奇,“难不成你嫁给我是因为爱我?”

一句话,把她接下来的所有剖白都堵死在嗓子里。

也把她这些年所有的付出和努力,全部抹杀。

温诗诗摇着头,苦笑:“傅亦城,你没有心。”

“随你怎么说,”傅亦城撕下一张支票,签好自己的名字扔到她面前:“数额你自己填,明天一早跟我去律师事务所签离婚协议书。”

轻飘飘的一页纸掉在脚下。

温诗诗不想去捡。

“孙思静.......就那么好?让你非得离婚不可?”

傅亦城已经大步走向了卧室门口,一分钟都不想跟她多呆:“至少,她不会处心积虑的算计我,还愿意为我怀上一个孩子。”

门被一股大力摔上,震天响。

温诗诗仿佛被抽去了脊椎,软软的跌坐在地上。

手边,是那张足以结束她婚姻的支票,惨白的刺目,傅亦城的签名正盘踞其上。

他的字跟他的人一样,凌厉,决绝。

她捡起来,撕碎,直接从窗口扔了下去。

把自己蜷缩成一小团躲在角落里,仿佛这样才能有一点点安全感。

其实她心里都明白的。

她没有父亲,母亲也因为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是两个舅舅把她养大。

大舅妈因为要额外负担她,跟大舅大吵一架之后离了婚,留下了孙思静这么一个女儿就愤然离去,从此音讯全无,而二舅则是一直都没有结婚。

也因为这样,她对两个舅舅充满了愧疚。

所以,对孙思静,她可以说是拼尽了全力去照顾。

家里条件不好,没什么钱,可孙思静想学钢琴,她就一个人打四份工,赚钱给她买了一架钢琴。

甚至高三毕业之后,她放弃了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一门心思的赚钱,只因为孙思静说了一句,她高考之后想出国。

现在,孙思静成为了海归精英,可以是傅亦城事业上的助力;而她,只是一个高中学历的黄脸婆。

卧室的门被再次打开。

温诗诗瞬间停住哭声,满心期盼。

或傅傅亦城还会给她一个转机,或傅他们还可以去做试管,只要她还能留在他身边,她什么都愿意.......

“表姐,是我。”

孙思静的声音打破了她最后一丝希冀。

心仿佛坠入谷底。

她调整了一下呼吸,看着孙思静扶着腰,慢慢的走进屋子,声音淡漠:“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了,请你出去。”

孙思静却说:“是亦城让我上来的,他说,以后这间卧室就是我跟他的新房,等你们一离婚,就立刻娶我......”

温诗诗猛然间抬头,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眉眼依旧是她熟悉的,可神情却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跟刚才楚楚可怜的孙思静判若两人。

“表姐,你也不用太惊讶,你嫁给亦城本来就是高攀,无论从家世还是学历,你们都不合适,早点离婚其实也好。”

温诗诗气急:“就算我们要离婚,也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孙思静勾唇一笑:“表姐,你知不知道,你歇斯底里的样子,真的很像泼妇骂街。”

“你也别忘了,没有我这个泼妇,你哪里来的钱出国去学钢琴学画画!”

“那是你愿意的,我又没有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孙思静一摊手,扶着腰慢慢走近,压低了声音,声音暧昧:“亦城可真是猛,一晚上要了我六次呢,他是有多不想碰你,硬是把自己憋成这样.......”

温诗诗的脸瞬间惨白,结婚以来,傅亦城只碰过她一次,还是两年前他喝醉了酒。

那之后,他们再也没有上过床。

这一点连婆婆都不知道。

“表姐,你留不住亦城的,就算不是我,也会是别人,既然这样,那还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以后孩子生下来,也要叫你一声大姨妈.......”她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捂着嘴偷笑:“大姨妈啊,这个称呼还真好笑,不知道表姐你现在还来不来大姨妈?还是这么久没有男人,都闭经了.......”

“孙思静你闭嘴!”

温诗诗气得血气上涌,抬手就想扇上去。

恰在这时,孙思静脸上笑容尽失,换上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拉着她的手扑倒在地:“表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打我吧,可是不要推我的肚子.......”

砰——

卧室的门被大力踹开。

傅亦城暴怒的站在门口,目光恨不得在她身上戳出几个洞来。

温诗诗高举着手,气得笑出来。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她还真是蠢到了极点,连这种狗血的套都会钻。

孙思静捂着肚子,泪水涟涟:“我的肚子,好痛........亦城救我.......救救我们的孩子.......”

婆婆腾腾腾的上楼声,佣人张皇失措的惊叫声,孙思静的哭喊声,乱作一团。

而她没有打出去的那一巴掌,终究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婆婆扬手给了她两个巴掌,气得抄起床头柜上的台灯就往她头上砸:“贱人!敢伤害我的小金孙,看我不打死你!”

额角处一阵刺痛,蜿蜒的血迹顺着太阳穴往下滑,眼前一片血红。

她站在原地,看着正把孙思静抱在怀里安抚着的傅亦城,心如刀绞:“假如我说我没有推她,你会不会相信我?”

傅亦城的答案是,“你配吗?”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

傅亦城抱着孙思静上了车,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回头。

婆婆让佣人把她所有的东西都扔了出来,连人一起。

“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砰的一声,别墅的大门在眼前慢慢合上。

温诗诗看着地上散落的一地狼藉,指甲几乎戳进肉里。

她其实没多少东西的,嫁给傅亦城的时候,除了死去的妈妈留给她的一副耳环,也没有什么嫁妆。

这一对耳环她一直舍不得带,妥善的收在小盒子里。

而现在,它们被粗暴的扔了出来,一只躺在泥泞的草地里,一只不知所踪。

漆黑的夜里,手机铃声尖锐的刺耳。

她接起来:“喂?”

“诗诗,我刚刚在医院看到傅亦城了!他居然抱着........”

“我表妹,”她苦笑,“我知道。”

电话那头的,是她多年的好友兼闺蜜孟小夏。

她爸爸就是医院的院长,白天在医院门口婆婆那么大嗓门闹事,身为院长不可能不知道。

恐怕这也是孟小夏现在打电话给她的原因。

“诗诗.......”孟小夏听出她声音不太对,一下子就软下来:“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接你。”

孟小夏来的很快。

红色的跑车一个甩尾,停在傅家别墅前。

看到温诗诗的时候,她已经把散落的东西都整理好,放进脚边的小皮箱里,孤独的坐在十字路口的花坛边,孤单的一个人垂着头,像是被遗弃了的小朋友。

“小夏,你来了.......”她站起身,努力的扬起一个笑。

孟小夏眼眶立马就红了:“傻不傻啊你,当初我拼着绝交都要阻止你嫁给傅亦城,你就是不听。”

温诗诗听完也笑了,只不过笑比哭还难看:“是啊,我自己自作自受。”

孟小夏听得心酸,扶着她上了车:“别说这些了,我先带你找个地方休息。”

“小夏,我想喝酒。”她看着后视镜里的自己,淡然的说。

孟小夏见她状态不好,心知她想大醉一场,便点了头:“那行吧。”

车子在酒吧门口停下。

孟小夏是这里的常客,熟门熟路的找到了自己的老位置,叫了一瓶洋酒。

温诗诗抓起瓶子就往下灌。

“诶......你悠着点啊,没喝过酒不能这么喝这么猛的........”

温诗诗笑,有温热的水渍从眼角滑落:“没事,我高兴。”

“高兴个屁!”孟小夏不放心,酒吧这里到底鱼龙混杂的厉害,两个女孩子还有一个是醉鬼,毕竟不安全。

她招手叫了一个服务生:“先送这位小姐去楼上2301。”

2301是她自己经常住的房间,在房间里喝,还是安全一些。

温诗诗喝酒喝得猛,没过一会就觉得头脑昏昏沉沉,只记得孟小夏拍了拍她的手,嘱咐道:“你再这么喝非得酒精中毒不可,酒吧没有牛奶了,我去门口便利店给你买,你先上楼等我。”

她点头,被服务生搀扶着,上了电梯,进入一个房间,倒在床上。

昏昏沉沉间,身子一凉。

“唔.........”

温热的吻覆了上来,含住她的唇瓣,温柔的辗转。

周身都是男人的古龙水味。

男人!!!

温诗诗脑子瞬间僵住,想要伸手推开他:“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却听到他在耳边低吟,声音蛊惑而深沉:“跟我在一起,我来帮你报仇,把本该属于你的,一一都夺回来。”

她的性经验,有且只有那么一次,还是在傅亦城喝醉了的情况下,痛的她苦不堪言。

可是这个男人不同,他的前戏温柔缠绵,攻城略池时却又直接而强势,扣着她的腰沉沉的撞击,深沉而爱恋,像是要跟她合二为一.......

一夜缱绻。

醒来的时候,除了床单上还残留着欢爱过后的痕迹,她几乎要怀疑方才那只是一场春梦。

窗外依旧乌沉沉的,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孟小夏已经快疯了,电话打不通,人找不到,酒店的监控今天还好死不死的坏掉了,记得她快要接近暴走的边缘。

直到听到身后有人叫她。

她走进房间,气喘吁吁:“那个服务生估计是耳朵不好使吧?我明明说的是2301,他怎么把你送到2307来了,害得我一顿好找。”

温诗诗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凌晨两点。

她跟那个男人......做了至少两个小时。

浑身酸痛,头也痛的快要炸开,“可能是酒吧太吵了,没听清吧。”

孟小夏长出了一口气:“你没事就好,喏,这是给你买的牛奶,先喝点。”

一瓶牛奶下肚,她才觉得整个人好受了傅多。

电话响起来。

来自傅亦城。

他终于肯想起她来了?

接起:“喂?”

“你去哪里了?冷冰冰的质问。

温诗诗的态度也不怎么好:“不关你的事。”

傅亦城一窒:“明天一早民政局见,等我们把离婚手续办妥,你想怎么放荡都随便你。”

“放荡?”她脑子一空。

傅亦城道:“妈说,她亲眼看到你被一辆跑车接走了。温诗诗,我没看出来啊,你早就找好了下家,嗯?”

温诗诗突然笑了:“来接我的人是孟小夏.......算了,反正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

挂断。

温诗诗突然觉得,真是没意思。

遇到一个不爱你的人,你撒娇是错,哭闹是错,就连呼吸都是错的。

还有,她不配。

不配让他相信。

孟小夏说:“你别怕,离就离,跟这种渣男过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你长得这么漂亮,肯定还能找到更好的。”

医院里,傅亦城看着黑掉的手机屏幕,有些怅然若失。

孙思静拉着他的手,撒娇的问:“表姐没事吧?”

“应该没事,跟孟小夏在一起。”他收起手机。

孙思静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亦城,还好我们的孩子没事,不然我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

说起孩子,傅亦城的心瞬间柔软起来。

“你别怕,有我在,不会让别人伤害到你和孩子的。”

“嗯,”孙思静乖巧的点点头,“亦城,我们的事情......对表姐的打击肯定会有点大,她毕竟对我有恩,你别为难她。”

傅亦城脸上的笑容淡了些:“别想太多,好好休息,护工在这里照顾你,我得回公司去处理点事情。”

“好,那你开车小心。”

目送傅亦城出门,孙思静坐了起来,找出一个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一通,就迫不及待的一通盘问:“照片呢?这都几点了,怎么照片还没发到我邮箱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