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霸总宠妻很豪横

霸总宠妻很豪横

苏茶大小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四年前,一场精心设计的陷害,田小溪失身于陌生男人,还因此未婚先孕,成为众人眼中声名狼藉的女人,在她最需要陪伴的时候,却不想无情父亲将她赶出家门。十月怀胎,她拼尽全力生下小包子,却不想孩子不见了。时隔四年,田小溪洗尽铅华,携众多护身小马甲强势归来虐渣之时,却不想复仇路上被一只呆萌的小包子抱住,喊她妈咪还要亲亲要抱抱,还将自家的总裁爹地送给她……

主角:秦放,田小溪   更新:2022-07-16 02: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放,田小溪 的女频言情小说《霸总宠妻很豪横》,由网络作家“苏茶大小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四年前,一场精心设计的陷害,田小溪失身于陌生男人,还因此未婚先孕,成为众人眼中声名狼藉的女人,在她最需要陪伴的时候,却不想无情父亲将她赶出家门。十月怀胎,她拼尽全力生下小包子,却不想孩子不见了。时隔四年,田小溪洗尽铅华,携众多护身小马甲强势归来虐渣之时,却不想复仇路上被一只呆萌的小包子抱住,喊她妈咪还要亲亲要抱抱,还将自家的总裁爹地送给她……

《霸总宠妻很豪横》精彩片段

B市酒店。

高耸大楼直冲云霄,楼下大厅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田小溪穿着洁白婚纱站在窗户前,往下看,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她咬了咬牙,坐回到了床上。

都到这一步了,是不可能有什么退路了。

今天,是她跟秦放结婚的日子。

楼下,也是田家自己举办的婚礼。

秦放,那可是商业界闻风丧胆的人物,咳嗽两声,就能让川城不太平。

前几天,田家公司受到重创,正是需要有人帮忙的时候。

田父不知道怎么,让秦放答应了娶他的女儿田小湾,田小湾当然是欣喜若狂,但能嫁给秦放的,自然是要完璧之身,否则秦放一动怒,这婚事也就黄了。

田家也就真的完了...

所以,田小溪就被推了出来,替妹出嫁。

光是想起这一点,田小溪也就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算了算了,就算是当做补偿田小湾的,当做是维护一下本就稀薄的亲情...

此时,门口传来一阵动静,田小溪看了过去,死盯着门口。

不一会儿,男人推开门,大步走了进来。

他一身造价不菲的西装革履紧绷着,暴露了他结实的肌肉,腰身却是往里收的,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公狗腰吧。

田小溪的视线往上移,停留在男人的脸上,眼神中不经意的流露出了惊艳之色。

他的五官长得精致,拼凑在一起也没有感觉十分不协调,反倒是璀璨如星河,让人移不开眼。

秦放看着发愣的田小溪,唇角上扬,略微有些嘲讽的开了口:“田小湾?”

田小溪收回目光,神情有些落寞的点了点头。

秦放将田小溪的神情收入眼中,坐在沙发上,叠起了大长腿,慵懒的看着她,语气散漫的说道:“我不会跟你结婚,你走吧。”

她既然也不愿意结婚,那么正好,他也不想结这个婚。

一听这话,田小溪惊慌的看着他,霎时眼眸就起了一层水雾。

她要是被退婚了,那么明天,田家就会破产,任由别人宰割了!

她的爸妈,还有她的妹妹,一定会恨死她的!

田小溪站起身,朝着秦放走去,扯了扯嘴角,露出了笑容来,“秦少,您可是答应我爸爸,说要娶我的,你怎么能反悔呢?”

秦放眸中翻滚着熊熊怒火,脸色也冷了几分,“我反悔,你又能怎么样?”

什么愿意娶她,不过都是田正男灌醉了他,录下来的一些对话而已。

灌醉的糊涂话,怎么可能当真?

秦放又怎么可能因此被要挟呢?

田小溪被秦放的气场压得喘不过气,耳边又响起了临走之前妈妈对她说的话。

“你千万不要害羞,一定要主动点,男人都喜欢主动的女人。只有你成功了,我们田家才能保住。”

主动点?

田小溪没什么经验,但是也大概知道怎么做。

她红了红脸,鼓起勇气保住了起身要走的秦放,硬着头皮说道:“我,我一直很喜欢秦少,你别让我回去好不好...”

“滚开!你这个恶心的女人!”

秦放眼中的怒火翻涌,恨不得将这个女人从窗户丢出去。

可田小溪是抱着誓死的决心,一双小手在他身上肆无忌惮的侵犯,耳边也故作听不见秦放的怒火。

秦放一愣,他对这个女人竟没有一点恶心的反应,换做是以往,早就将人给丢出去了。

这时候,田小溪也凑了上来,她死死地抱着秦放的脖子,奉上了自己的初吻。

少女独特的香味在秦放的鼻翼间萦绕,不是刺鼻的香水味,而是一种清淡的芬芳,好似来自田小溪的身体。

拙劣的吻技,如星星之火,点燃了秦放这堆枯柴。

秦放眸光微闪,一把搂过田小溪的细腰,“这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一夜风雨后,田小溪艰难的起身,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睡得正沉的秦放,嘲讽的笑了笑,开门离开了。

等一会儿,田小湾就会过来顶替她了。

而她,已经不需要了...

清晨的微光投过窗幔落在地上,床上的人动了动,睁开了一双锐利的眼眸。

看着身旁的女人,秦放眼中透着笑,一把将女人揽入怀中。

刚触碰到她,秦放的身上就长满了红点,来自女人身上的那股清香也消失了。

不对,眼前的女人不对劲,脸还是一样的,但感觉上截然不同。

“秦少。”田小湾娇滴滴的笑着,伸手就要去抱他,可还没碰到秦放,就被秦放推开了。

秦放起身,冷漠的穿好衣服,头也不回的对田小湾说道:“我会派人送你回去。”

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见秦放如此冷漠,田小湾恼羞成怒拍打着被子,“秦少!”

一个多月后。

田小溪陷在沙发里,生无可恋的拿起手中的验孕棒再确定了一下。

她怀孕了。

是秦放的孩子...

现在孩子还小,赶紧去医院拿了?不然的话,孩子出生之后,可就要背负私生的骂名了,去找秦放负责,给田小溪一万个胆子她也不敢去啊。

田小溪深吸了口气,正准备出去的时候,一开门也就看见了田父和田母还有田小湾站在门口。

田父嫌恶的看了一眼田小溪,板着脸说道:“小溪啊,你在国内,会影响到你妹妹和秦少的婚事,你还是去国外吧,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一切了。这是为了你好,你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你跟你妹夫上过床,对吧。”

田小湾也在一旁帮腔道:“是啊姐姐,你去了国外,我们也会去看望你的,你依旧是田家人,也还是我姐姐。”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秦放也去找过田小湾,可就是冷漠的很,只是碰她手指头一两下,就好像很嫌弃。

她们姐妹两明明都长得一样,可为什么田小溪能上了秦放的床,而她却近不了秦放的身呢?

每每想到这一点,田小湾看着她的眼神就充满了妒恨。

田小溪一脸冷淡的看着他们,这就是她珍惜的家人了,居然把她利用完之后,甩手就丢到国外去了?

 


心口好似压了一块大石,压得她连气都喘不过来。

“好。”田小溪攥紧拳头,还是答应了。

从小就是这样,如果不是跟田小湾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田小溪都怀疑自己是捡来的了。

算了,得不到的亲情,就不属于她。

田小溪这么想着,心中就更是憋屈了,忽然胃里一阵翻腾,她快速的冲到了卫生间干呕,放在包包里的验孕棒也掉了出来。

看着地上的验孕棒,田小湾眼中淬了毒,眼圈都红了。

田母跟了上去,看着在洗手台干呕的田小溪,一脸难以置信,“小溪,你不会真的怀孕了吧!”

一听见怀孕,田父气得浑身直抖,怒吼着:“马上打掉,田小溪,你还知不知道廉耻,你居然怀了你妹夫的孩子!打掉,绝对不能让秦少知道此事。”

秦少的妻子只能是田小湾,绝对不能是田小溪!

“你别妄想要用孩子威胁秦少!”

听到这些话,田小溪眼中有泪,脸上却是笑的,“是啊,我是不知廉耻,居然答应你们那么糊涂的事情。我代替了小湾一夜,已经仁至义尽了,别想要再控制我,孩子的去留,不是你们能决定的。”

田父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些什么,就被田小湾打断了,她笑着劝说道:“爸,这也是你的外孙啊,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呢?既然姐姐想要生,那就让姐姐生吧,到时候一起送到国外不就好了?”

方才田小湾也缓过神来了,虽然很妒恨田小溪,但是这可是天赐良机啊。

照这么下去,秦少肯定不会娶她,但是,有了这个孩子,就不一定了。

听见田小湾的劝说,田父怒瞪了一眼田小溪,随后拉着田小湾走到了门口。

“小湾啊,我知道你很善良,但这个时候不是你善良的时候。秦少要是知道了,我们一家人还活不活了。再说了,难道你就真的想要把秦太太的位子让给你姐姐吗?这个位子,本来就是你的啊。”

田小湾莞尔一笑,“爸,就是因为想要做秦太太,所以得让姐姐生下这个孩子啊。”

“那你姐姐……”田母跟了出来,听见的就是父女两的对话。

这样做,对田小溪太不公平了。

田小湾拧了拧大腿,眼中多了一汪水,委屈的看着田母说道:“妈,你以为我真的这么想对姐姐吗?可是姐姐心里很怨恨我们,她当了秦太太,到时候会报复我们的。再说了,姐姐是什么命,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是想要害了我们田家,也害了秦少啊。”

说着,目光转向他田父:“爸,事已至此,难道你真的不帮我吗?你们最疼的可是我啊……”

还未想太多,田父就坚决的点了头。

他们从小就对田小溪刻薄,这万一成了秦太太,那到时候可就是田家的末日了。

更何况,算命的也说了,田小湾是福星,田小溪可是个灾星啊。

小时候没弄死田小溪已经是他们仁慈了,如果这样好的婚事都让她给搅黄了,那田小湾以后可怎么办啊?

见田父点了头,田小湾嘴角扬起,田小溪再好又能怎么样,只要她开口,田小溪的一切都会奉上。

三人商量好了之后,田父冷着脸对田小溪说道:“你可以留下这个孩子。”

“是啊,小溪,你可要好好歇歇你妹妹,是她不计前嫌帮你求你爸爸的,否则你爸爸的性子,怎么可能留下这个孩子呢。”一旁的田母附和道。

这么说,田小溪还得感恩戴德,感谢他们给了她怀孕的机会,又给了她生孩子的机会是吗?

田小溪笑了,嘲讽的看着这三人,发出了一声冷笑,“是吗?那我真是要替孩子好好感谢你们了,谢谢你们给他这个机会来到这个世上。”

说着,田小溪的目光从三人身上扫过,“不用等你们把我扫地出门,我明天就走,我和我孩子,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田小湾给田父使了个眼色,田父厉声说道:“走什么走,就在家住着,等生完再走。等你生完,你才能离开这个房间。”

说完,甩门而去。

田母担忧的看了一眼田小湾,大步跟上了田父的脚步。

田小溪颓废的坐在沙发上,无助的看着地板。

“你就听爸爸的话吧,姐姐,我们都是为了你啊。”田小湾安慰道。

“为了我?”

田小溪是蠢,但是还没蠢到这个地步。

一开始,她对田小湾的确是很愧疚,觉得对不起她这个妹妹。如果不是她没照顾好田小湾,田小湾就不至于丢了清白身。

可自从田小湾出主意,让田小溪取代她承欢的时候,她就已经明白了。

当年的田小湾早就长大了,已经学会算计她的亲姐姐了。

田小湾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她的小心思好像已经完全的暴露在田小溪的面前了。

不过,这都没关系,只要这个孩子健健康康就好。

接下来被困的日子,门口几乎都有人把守着,至于外面也有很多保镖24小时看守,都是为了防止她逃走。

除了每个月有医生定期来检查,田小溪就见不到一个外人。

时间过去的很快,预产期的日子已经差不多了。

这一天,下了一夜的大雨。

田小溪在室内痛苦的惨叫着,田家除了田小湾,没有一个人出现在现场。

折腾了四个小时,田小溪终于生下了一个女婴。

她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见医生惊慌的说道:“新生儿的情况很危险!”

田小溪想要起身,却被田小湾按了回去。

“姐姐,你起来又没用,还是当心你自己的身体。我是帮你保住了这个孩子了,但是吧,她能不能活下来,那可就要听天由命了。”

“闭嘴!”

田小溪瞪了她一眼,努力想要挣扎去看女儿,却被田小湾死死摁在床上不能动弹。

她刚刚生产完,身子骨还虚着呢,哪里比得过田小湾。

躺在床上,看着医生对新生儿做了一番急救措施,抢救了半个小时,最终看见他们摇摇头,对着田小溪说了一句节哀顺变,也就抱着孩子走了。

田小溪瞪大了眼看着眼前的一幕,歇斯底里的咆哮着:“不可能!你把孩子还给我!不可能的,她很健康的,怎么可能突然死了呢!我不信,你把孩子还给我!”

 


看着门合上了,田小溪心好痛,就好像是被挖空了一块,鲜血直流。

田小湾眼中掠过一抹笑意,“节哀顺变吧,姐姐。还好孩子死了,否则你就要被爸爸逐出家门了。爸爸说了,你是个不检点的女人,勾引了自己的妹夫还生了妹夫的孩子,所以啊,你是我们田家的污点。还好还好,这个孩子死了,咱们还是能做姐妹的,你还是田家人。”

田小溪强忍着眼中泪意,看着田小湾直笑,“我不知检点,田小湾,你果然还狠毒啊。”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

田小湾也不装了,脸上明晃晃的得意,“姐姐,我也怀孕了,是秦少的孩子,我们这个孩子是天经地义的。可是你这个孩子呢,就是个孽种。

你放心好了,我会安葬好我的小侄女的,毕竟我还是这个孩子的姑姑。”

“田小湾!你一定会遭报应的!”田小溪咆哮着,眼中的泪水涌了出来。

田小湾肆无忌惮的笑着,“我怎么可能遭到报应呢?你这么恬不知耻我都原谅你了,而且我还是爸妈的乖女儿,爸妈最喜欢的就是我了,我是田家的福星,我怎么可能遭报应呢?”

“我从小最讨厌的就是你了,你一个灾星,也配长得跟我一样?田家只需要一个女儿啊,你就是多余的,连爸妈都厌恶你嫌弃你,你应该感谢我,感谢我们家,还养着你。”

说完,田小湾止住了笑声,对着门口的保镖吩咐道:“把她给我丢出去。”

丢出去?外面还下着大雨,这田小溪刚刚生产完,哪里受得住?

保镖迟疑了一下,还是将床上的田小溪架起,从田家丢了出去。

大雨拍打在身上,犹如无数个小石头砸在身上,疼得厉害。

田小溪在雨中无助的哭嚎着,声声凄厉,犹如墓地里哀嚎的鬼魅。

时光飞逝,五年已过。

田小溪穿着一身职业装站在窗前,俯瞰着脚下的车水马龙,眸光深沉,已经没了当年的稚嫩。

她所在的地方,是全国最高的大楼。

这也是她奋斗了五年的成就。

这五年来,她从未忘了田家,一直忽略田家在国内的发展,也是为了等。

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把她奶奶留给她的东西,全部都讨回来。

还有那日日夜夜的噩梦,既然不能走出噩梦,那么她总得要做点什么吧!

唇角微微上扬,联系上了助理的电话:“明天我回国,帮我订机票。”

此时的田家。

田小湾刚刚接到田小溪回来的消息,她额头青筋暴起,将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稀巴烂。

这个时候的田小湾,哪里有什么豪门千金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泼妇。

“田小溪一定是回来,想要夺走我的一切!田家只有我一个女儿,秦少也只能是我的!她回来,自取其辱!”

田小湾面目狰狞的盯着眼前的手机,屏幕上还有田小溪给她发来的短信。

她猛地将手机摔了个粉碎。

五年前,她抱着孩子去找秦放,秦放做了亲子鉴定,确定孩子是他的。

田小湾欣喜若狂的等了很久,一等就是五年,这五年来,秦少对她冷淡至极,并没与要娶她的念头。

如果不是为了孩子,秦放恐怕这五年来都不会跟她有什么交集。

万一田小溪回来,让秦放察觉到了什么蛛丝马迹,那她这五年来,可就真的是付之东流了。

田小湾深吸了口气,目光瞥到桌上的烫金请帖,心里多多少少好受了一些。

她回来又能怎么样?商太太的晚会啊,可不是谁都能参加的,她田小溪算个什么东西?

当天下午,田小湾就坐上了秦家的车,赶赴商太太的晚会。

商太太办的慈善晚会,去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纵使是田家,没有秦家这个靠山,也收不到这个邀请函。

当然,这个宴会,秦放是不会陪她去的,但是能坐着秦家的车过去,就已经是狐假虎威了,还是众人巴结的对象。

在一路被人吹捧中,田小湾趾高气扬的走到了第一排的位子。

身后,有位太太不解的小声说道:“秦少都没娶她过门,何必要去巴结她呢?区区一个田家而已。”

旁边的太太看了一眼田小湾,确定她没听见,这才松了口气,“人家肚子争气,给秦少生了个女儿。秦少可宠那个女儿了,把最好的都留给他女儿。就算是进不了秦家的门,有这个孩子在,秦少也会庇护田家一辈子。”

“讨好一下,给她个好印象也是好的,管她进不进的了秦家的门。”

“是啊...”

商太太登台,说了几句场面话,拍卖会也就正式开始了。

第一件拍卖品,是一条珠光宝气的钻石项链,最大的一颗钻石做吊坠,估摸着有鸽子蛋那么大。

在灯光下,璀璨夺目,十分晃眼。

起拍价是七百万。

田小湾换了个姿势,举了举手中的牌子,喊道:“八百万。”

见田小湾举牌了,其他人识相的也就没喊价,田小湾不高兴没关系,可不能让秦少不高兴了。

“八百万一次,八百万两次,八百万三......”正要锤定落价的时候,人群中忽然有人举起了牌子。

“八百零一万。”

一道清冽的女声响起,众人纷纷回头。

万众瞩目中,田小溪暴露在众人视线之中,一身干净利落的小礼服,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矜贵清冷的气质。

脸色淡淡的,但是却透着一股自信的优雅,还有干练的气场。

“这是?”

“应该是田家的大小姐吧,田家是一对双胞胎,这应该是在国外养病的姐姐。”

“是吗?气质可真好啊,姐妹两个还真是不一样。”

这姐妹两的气质,自然是没得比的。

所谓美人在骨不在皮,说的也就是这对姐妹两了。

但田小湾身傍秦放,就算是再不堪,她们也不能说什么田小湾不好的话。

不过,田小溪一出场,全场开始热闹了起来。

田小湾听见动静,回头死死的盯着田小溪,这个女人,还真的回来了?

不过这也没关系,她能赶走田小溪一次,那就能赶走田小溪两次。

田小溪微微一侧头,对上了她的眼神,撞进那清冷淡漠的眸子,田小湾竟然有一种见到了秦放的错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