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你真是我一百多岁曾祖父

你真是我一百多岁曾祖父

寂静脚环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随着灵气越来越稀薄,修仙者逐渐减少。叶昊是修仙问道的痴者之一,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月,他一步一步历劫,一晃已经百年过去。现代世界科技飞速发展,突然出现在密林中的叶昊被当做野人!在警察叔叔的帮助下,他找到了后代,跟曾曾孙女相认后,开始了一段新奇的都市之旅……

主角:叶昊,叶紫烟   更新:2022-07-16 02: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昊,叶紫烟 的女频言情小说《你真是我一百多岁曾祖父》,由网络作家“寂静脚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随着灵气越来越稀薄,修仙者逐渐减少。叶昊是修仙问道的痴者之一,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月,他一步一步历劫,一晃已经百年过去。现代世界科技飞速发展,突然出现在密林中的叶昊被当做野人!在警察叔叔的帮助下,他找到了后代,跟曾曾孙女相认后,开始了一段新奇的都市之旅……

《你真是我一百多岁曾祖父》精彩片段

“心魔凝练,虚幻空境,怎么把我带到这里来了?”

光绪22年,灵气逐渐稀薄,修仙者越来越少。

但,叶昊却是修仙问道的痴者之一。

此时误入秘境,却激发心魔。

“若想长生,需经历七七四十九劫,此为其一,大秦王朝!”

恢弘的声音震慑叶昊心声。

浑身打了个哆嗦,叶昊这才回过神来。

“没办法了,走着吧!”

葱葱绿绿的密林间,他身穿白色布衫,背着沉甸甸的书箱,缓步而行。

走了那么两三盏灯的时间,前面豁然开朗,遥遥就望见有一所大客栈坐落在山脚。

“正好歇歇脚。”

叶昊轻笑着。

但下一刻。

他脸色骤变。

一双凌厉的鹰眼死死地盯着那所大客栈。

“不对劲。”

“好浓烈的妖气……”

“自乾隆以来,世上因无这等浓郁妖气才对!”

“噢,难道虚空幻境中,还原了古代的灵气程度?”

“对,我感觉自身强度也凌厉了许多。”

叶昊自言自语地说着,抬头望着天空。

天空处,有着普通人的肉眼无法察觉的现象:一股股凝实而强大的蓝色黑色的妖气如烟喷般直冲而上。

“有点意思……”叶昊笑容越发浓郁:“我得看看这是什么劫!”

话语落。

他迈起毅然的步伐,往那所大客栈走去。

……

……

客栈。

厢房中。

一片桃花荡漾的氛围。

男女欢声,不绝于耳。

床上,一对男女缠绵。

男的,相貌俊美,五官端正,俨然是一名美男子,但此刻满脸苍白,毫无血色,眼神迷离,沉溺在魔幻般的快乐中。

女的,长得如花似玉,雪白娇容,身材修长,妖艳不可言,咯咯咯地笑着,脸上蔓延着一种怪异的得意神色。

就在这么个时候,外面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说了不要在这种时候打扰我!”妖艳女子不悦地厉喝道。

外面那人低声道:“禀告圣女,外面……有新客人到了。”

“嗯?”妖艳女子皱了皱眉,停下了缠绵动作,这才问道:“长得如何?”

“赶考书生,眉目如画,嫩滑白净。”外面那人嘿嘿地道。

“书生?”妖艳女子闻言,一下子感兴趣起来,嫣然地笑了起来,缓缓从床上走下。

“美人,不要走……不要走……”床上那男子虚弱地央求着。

“哼!”妖艳女子冷笑一声,陡然嘴巴一张,诡异一幕出现,竟咻一声将那男子直接吸了进嘴,咕噜一声吞了下去。

那男子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喊。

妖艳女子神色自若,不以为然,慢悠悠地穿上了精致的长衫,这才推门而出,领着左右两名女婢,快步走出了阳台外,伸着脖子,远远望去。

果不其然,颠簸的山路上,有一名白衣书生不疾不徐地走来,只见他面如冠玉,柳眉星目,看上起有些弱不禁风,真是一名浊世美少年。

“好!好!”妖艳女子见状,喜上眉梢,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贝,玩味地道:“我亲自去迎他……这次,够我玩弄数日都不会腻味的。”

“圣女,还请谨慎……”其中一名女婢低声道:“刚才我施展了望气术,打量了一下此书生,竟无从入手,可能是个深藏不露的儒家高手。”

妖艳女子翻了翻白眼,根本不在乎地道:“他周身半点儒气都没,踏步无金莲,疾行无清风,压根就是个毫无修为的小书生,他奈何得了本圣女?”

“还是小心点好。”女卑有些担心地道:“我总有些不祥预感。”

……

……

“有人吗?”

客栈门前。

叶昊停下脚步,故意高喊了一声。

这时候,客栈内传来一阵撩人心动的甜美笑声。

一名身穿紫色长衫、头插发簪的妖艳女子领着两名女婢走了出来。

“公子,欢迎欢迎。”妖艳女子咯咯地笑了两声,走上前来,故意亲近地道:“天色将夜,公子,不如留宿一晚?”

叶昊表面不动声色,眼睛却紧盯着这妖艳女子,发现对方身上的妖气如同瀑布般倾泻而出,黑乎乎的,充满了邪恶和强大。

“是个妖族高手!”

他已经了然。

“我看看你是个什么妖!”叶昊心里吟唱了《周礼》一篇“大宗伯”经文,二目顿时如同电光迸射,眼神开始洞穿周遭环境的一切。

表面豪华风光的大客栈,竟是一所黑铁牢笼所变化,里面染满了鲜红的血液,地面堆满了白色的人骨头,墙壁上挂满了琵琶钩、利剑、吊索、滚石锤等等,让人毛骨悚然。

而站在妖艳女子左右的两名女婢,是狐妖所变,龇牙咧嘴,锋利爪子,浑身黄毛。

唯独妖艳女子,还保持得住人形。

“嗯……”叶昊有些诧然了:“以我的修为,看不穿她的真身!看来有妖族高手给她种了护符。”

叶昊沉思着,转了转眼珠子,开始在脑海里呼唤:“看来,这就是一劫!”

叶昊眉毛飞扬起来。

妖艳女子看见叶昊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还以为对方被自己美貌迷住,心中欢喜,声音发嗲地道:“公子?”

“有劳掌柜前面带路。”叶昊点点头,并未暴露杀意,开口道。

“叫我紫萱就好了。”妖艳女子很大胆,竟直接挽起了叶昊的手往里面做,暗送秋波地道:“公子一路风尘仆仆,我给您安排一间上好厢房,好好侍奉你。”

最后几个字,尽是挑逗勾人的语气。

“是吗?”叶昊似笑非笑地道:“我可没那么多钱。”

“咯咯咯~”紫萱花枝乱颤地笑起来道:“公子至此,便是缘分,谈钱太过落俗,放心享受就是。”

“那我,不客气了!”叶昊深意地道。

说话间。

两人走入客栈中。

叶昊谨小慎微,暗中往各个角落里探查了一次,确认了再无其他伏兵,做到完全准备,眼中战意才一丝丝地溢出来。

“紫萱姑娘,我有个不情之请。”叶昊忽地说道。

“请说。”紫萱浅笑道。

“我想……我想要你。”叶昊似笑非笑地道。

紫萱闻言,先是一愣,旋即不由得咯咯咯直笑起来,满脸红光,嫣然如花。

她也是第一次碰上这么大胆的书生!

以往,都是她主动勾挑,对方才会逐渐上套。

没想到这个小小白面书生如此放荡。

“好呀。”紫萱神色玩味,搔首弄姿,妩媚地道:“我们上房?”

“在此就行。”叶昊轻摇头。

在此?

紫萱脸上唰地涨红了,还有些娇羞。

客栈大厅,公众场所,众目睽睽,这也太……

“公子真大胆……”紫萱不恼反笑起来,觉得甚是刺激,朝着左右两名婢女挥挥手,示意她们离开,然后开始缓缓脱衣,边说道:“公子,您可得温柔着点……”


“放心。”叶昊面无表情,慢慢将背后的书箱放了下来,紧接着从其中抽出了一支竹制的尖头小毛笔,猛地变得森然道:“我保证你死的时候,不会感到痛苦。”

一语落下。

现场气氛骤地就变得古怪起来。

紫萱脸色一变,迅速将衣服重新穿上,两只水汪汪的杏眼盯着叶昊,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叶昊嘴角挑了挑,立住身形,如同巍然山岳,沉声断喝道:“呵,妖女,还不现形,等什么!”

声音嗡嗡嗡的。

如同铜钟震荡。

叶昊一步迈出,周身倏地升起了阵阵浩然清风,又一步迈出,地面寸寸裂开,竟有绿色花草拔地生长而起,再一步迈出,足下绽放出一朵朵金黄色的莲花。

“什么!!”紫萱看见这一幕,大惊失色地叫了起来:“清风境、显灵境、五行境……不对!!你……你是金莲境的儒家高手?!”

“妖女。”叶昊身边若隐若现萦绕着一行行儒家经文,显得那么庄严那么神圣,他声音中有凛然正气:“速速伏诛!”

恢弘浩音响起的时候,叶昊手中一挥那支尖头小毛笔,重重摁下,就见空间唰唰地喷出了巨大的墨水洪流,夹带着恐怖的威力,镇压下来。

“圣女小心!”

“圣女小心!”

此时,只见两名婢女同时从左右两边快速冲出,都手掐法诀,身上妖气作腾,凝聚出气罩,想要保护主人。

哪料——

轰嚓。

墨水洪流倾泻下来,犹如狂风暴雨,凶猛无匹,强悍难挡,瞬间就将气罩给撕碎,再撞到了这两名婢女的身上。

“啊!”

“啊!”

只听两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响起。

两名婢女长喷一口鲜血,倒飞出去,撞在了墙壁上面,连墙壁都直接撞凹了,砖瓦唰唰地坍塌下来。

两人抽搐了一下,身躯开始缩小,最后竟变回了狐妖形状,已经不省人事。

“小红!小豆!”紫萱见此,大急地叫了一声,当即凶神恶煞,开始反抗。

“小妖女不知天高地厚。”叶昊神色平静,开口道:“我倒没什么时间跟你玩耍了,你认命吧。”

很快。

叶昊放下了尖头小毛笔,从书箱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了一支超大号的大头毛笔。

这支毛笔,通透碧绿,笔毛如羽,隐隐约约散发着圣洁的气息。

“这!”紫萱一感受到那支毛笔的气息之后,像是触电似的,内心下意识涌起了阵阵惊恐,她立刻顿住了脚步,死死地盯着,颤声道:“你……你那支是什么笔!是什么来历!”

“死人,有需要知道吗?”叶昊面色冰冷,他像是握剑一样,握着这支大头毛笔,漠然道:“有什么遗言不?”

“不对,幻境之中,我还管你什么遗言不遗言!”

紫萱咽了一口口水,在这一瞬间,她再无战意。

她有一种直觉,只要叶昊用那支笔施展招式,绝对不是她能抵挡的!

逃!

快逃!

她的内心升起了这个念头。

“去死!”

她嘴上叫了一声,虚晃一招,当即凌空飞起十几丈,要遁走。

叶昊从容不迫,也不着急,只是慢吞吞地拿着大头毛笔,在空中里认认真真地写着一个字体。

一笔。

一划。

一勾。

在这短短几秒内。

紫萱已经逃出了数百丈之外,她扭头一看,发现叶昊并没有追来,心中狂喜:“逃了!我逃出来了!这个距离很安全,儒家高手并不擅长飞天遁地,不像道家高手。”

而在原地的叶昊,神色严肃,手中快速勾画,不一会儿,终于将这个字体写好了!

这是一个斗大的“镇”字!

它漂浮在空中,像是拥有生命似的,是那么的清晰,是那么的灵动,静悄悄。

“去吧!”叶昊咻地把大头毛笔一挥。

就这么简单一挥!

这个“镇”字发出了轰隆隆的声音,咻一声,犹如穿云利箭般,直冲云霄,其巨大力量,刮起的飓风,硬生生就将周遭大片树木给掀翻了起来。

太快了。

快如风驰电掣!

带着震裂大地般的沛然威力,眨眼之间,就追上了千丈之外的紫萱。

紫萱心中侥幸欢喜的时候,忽听得脑后生风,扭头一看,正看见一个散发着悍然力量的虚空大字追来,吓得是魂飞九天。

她远远望着那个“镇”字,就觉得一座座重有万钧的山岳追来,给她一种从所未有的压迫感,像是一下子就能将她碾压成齑粉。

“不!”

“我不能就这么死在人族手上。”

“我还要回去,还要回去继承族位!”

紫萱心乱如麻,惶急之下,哪管那么多,浑身妖气如同决堤般迸发而出,双手快速结印,嘴里念起妖族咒语,又从身上掏出了两道灵符,疾然将其射出。

只见两道灵符金光大作,激射过去,撞在那大大的“镇”字上面。

啪啪两声。

灵符眨眼粉碎,根本起不了半点作用。

“什么!!”紫萱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了。

要知道。

这可是她娘亲赠给她的保命手段之一。

居然如此不堪大用?

不容她再作挣扎,那“镇”字如同流星般追了上来,轰然落下,以排山倒海的威势,压了过来。

轰嚓一声!

紫萱整个人已经被镇压下去,压在地上,遍体鳞伤,不停呕血,身体连半点动弹都不得,被这个“镇”字压得死死的,跟当年齐天大圣吃了如来佛一招五指山大同小异。

“救……救我……爹爹!娘亲!”紫萱气息极其虚弱地叫着,人形已经开始维持不住了,缓缓地,就变回了一直浑身雪白色毛发的狐妖,它的额头上,明显有着一个非比寻常的月牙形印记。

过了大概片刻间。

沉沉脚步声响起。

一袭白衣的叶昊背着书箱,冷笑着赶了过来。

“不要!不要杀我……我求你了……”紫萱痛哭流涕,到了这个生死关头,她才彻底害怕起来,说道:“公子,只要你肯饶了我一命,我做什么都行,我愿意对天发愿成为您的奴辈,生生世世伺候你。”

“呸!还想乱我心智!”看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叶昊心神还震荡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过来。

“死!”

一声怒吼,顿时整个幻境烟消云散。

“恭喜,第一劫,通过!”

恢弘声音响起,叶昊顿时舒展一口气。

接着,他又开始往后渡劫。

和白起坑杀过三十万大军。

和唐皇密谋玄武门事变。

和朱重八沿路乞讨,教唆他起兵反元。

和虞姬彻夜长谈,差点沉迷幻境……

整整四十九劫,最终清朝变天,叶昊被邀请当海陆空大帅。

但他向天问道,得知清朝气数已尽,强行扭转苦的只会是百姓。

于是安顿好家里后,一甩袖子,闭了死关……

最终,清朝灭亡,全新的时代来临,开始百废待兴!

一晃,便是百年过去!

新的时代,科技亨通!

叶昊猛地睁开双眼,喃喃道:“不知道世界现在怎么样了……”

说完,叶昊几个跳跃,如同猛虎一般傲然出世……

国家卫视:“我国探查队于大星安岭处视察,偶然捕捉到一道在密林间跃动的身影,疑似是当地的野人。”

芒果新闻:“又一桩重大的发现,大星安岭出现野人?”

朱雀新闻:“继神侬架后,我国再度发现野人。”

一张照片登上了各大热点版块的头条,而照面的内容是一道兽皮遮体,头发褴褛,满脸胡子的身影,于山林间跃动。

一时之间,野人成为举国上下的热议。

……

孤月高挂,万里无云。

丛山峻岭处,一个看起来年过半百的老人站在树底下,痴痴地望着那轮明月。

好半天,他那浑浊的眼里终于有了神色。

“清朝之祸,我终于扛过来了。”

老人缓缓开口,神色激动。

这次闭关足足困了他几十年,大半个世纪之久。

如今再次醒来,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如今是什么年代,我那儿子后代可还在?”

叶昊自问。

可他内心里清楚。

没有半点修为的儿子,可能早已经化为尘土了。

“唉,罢了!”

叶昊摇头叹息。

“如今我再度醒来,一味闭关修炼不但毫无用处,反而会导致走火入魔,不如趁机入世,不但能打磨内心,或许能找到后人也不定。”

话语之间,叶昊几个闪身,便来到了数十米之外:“不过得换身行头才行,就我现在跟野人似的,能把人吓死。”

说着,他便往山下走去。

数星期里,叶昊一直在城市里游荡。

以他元婴的修为,就是数月不吃不喝也没什么问题,只要打坐运气,身体就一直能保持在巅峰的状态。

看着尘世的繁华与灯红酒绿,街道上一辆辆如猛兽咆哮的汽车,恍若隔世的感觉涌上心头。

“那会我过的生活也算奢华,但哪有这个?还好当初没出手呀!”

叶昊感叹。

就在这时,一道不善的声音响起:“死老头儿,识相的就跟我走,不然老子在你身上开一道口子!”


叶昊转头一看,发现一个染着黄毛的青年正拿刀抵在自己的身后。

事实上在他近身时叶昊便发现的,只不过为了不声张,他没有出手而已。

“好,我跟你走。”

两人来到了一个阴暗的巷子了。

黄毛青年拿刀杵着叶昊:“老家伙,把身上值钱的都拿出来,不然要你好看。”

青年以为吃定叶昊。

而且这也是他专门挑老人下手的原因。

一来年老体弱可以控制,二来表达能来差,就算事后报警了,也未必能说的清楚,他也可以高枕无忧。

“堂堂国人,头发染个西洋鬼子的颜色,成什么样?”

叶昊怒喝。

“管你鸟事,死老头别给老子废话,把值钱的都交出来!”

黄毛青年有点不耐烦。

“今天我就替你的祖宗好好教训下你。”

以叶昊的年纪,确实有说这话的资格。

“你这老头,身子骨不硬嘴倒是挺硬,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以为自己是谁了?”

说着,黄毛青年拿着刀向叶昊冲了过去。

叶昊脚下轻轻一绊,便放倒了他。

“你TM找死。”

黄毛青年羞怒。

拿着刀向叶昊狠狠划来。

但皆被轻松躲开。

“这一巴掌,是替你祖宗打的!”

叶昊一巴掌扇把青年扇得晕头转向,随后又举起了手。

“这一巴掌你替你父母打的。”

又一巴掌落下。

没一会,黄毛青年变成了猪头,要是他妈在场可能也认不出。

“爷爷,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黄毛青年哀求。

他想不通这老头为啥这么猛。

“嗯,知错便好,我……”

叶昊满意道。

但他话没说完,身后便传来一阵怒喝:“住手,放开那老人!”

只见一名民警在巷口出气喘吁吁。

事实上他早就看见叶昊被挟持了,他一路紧追了过来,但这一幕却让他有点傻眼了。

一个半百的老人一手揪着年轻人的领子,另一只手对着他狂扇耳光?那年轻人还拿着刀呢。

这就有点离谱了吧。

民警走了上前,小心翼翼地看了叶昊一眼:“老人家,你没事吧?”

叶昊正色道:“没事,倒是这小伙子身子有点弱,才这么几下就受不了了。”

民警干咽口水,灿笑:“是,是的,老人家你也太厉害了。”

“行了,没事我先走了,后面的就交给你了。”

叶昊挥了挥手。

“哎,等等老人家,这事还得要您跟着会所里录份口供。”

叶昊见眼下无事,便道:“那行吧。”

跟着民警回到了派出所,录完口供后,或许是太久没跟人说话了,叶昊便跟民警有一搭没有搭地聊了起来。

“这么说来,老爷子您是来寻亲的?”

民警问道。

对于叶昊,他满心同情。

“对啊,我离开了几十年,不知道后人都怎么样了。”

叶昊唏嘘到。

“您放心,只要你提供线索,我们一定能帮你找到亲人!”

“真的?”

叶昊激动道。

“嗯!”

向民警提供了线索后,他便在派出所住下来。

原本他是想走来着,但人家民警同志见他孤苦伶仃,也没个人照顾,说什么也得要他留下。

他也没有拒绝这好意。

几天后,民警根绝叶昊拿出来的线索,来到了一栋公寓当中,开门的是一位可爱的女孩子。

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有点惊愕的看着门口的几个人。

她不知道为什么大半夜的,这些民警带着以为白发苍苍的老人家来自己这干什么。

“你是叶紫烟小姐吗?”

民警一边问道,一边拿出自己的证件。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这老人家以后就交给你来照料了。”

叶昊看着叶紫烟,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他一眼便能认出,这小妮子身上必定流着自己的血。

叶紫烟愣神了,瞪着两只大眼睛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这,这老人家我不认识啊,要照料他也得找他的家人啊。”

民警尴尬的说道:“抱歉,我刚才没有说清楚,根据我们的调查,你就是这位老人家的后人。”

叶昊温柔的笑了:“按照辈分来算的话,你应该叫我曾祖,我是你爷爷的爸爸。”

“不可能啊!”

叶紫烟刚说完,叶昊就把她的信息和生日说出来。

而且还拿出一个信物,上面写着一个叶的小包裹!

叶紫烟一看傻眼了,她家里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很明显是一对!

一时间她感觉这是在拍电视剧呢。

她爷爷的名字没有错,她试探的对叶昊问道:“老人家,不知道您今年多大了?”

“清朝末年,灵气仍在,妖魔横行,具体不记得,我只记得和光绪同年。”

叶紫烟心中顿时嘀咕了,你老人家是糊涂了,那岂不是一百多随?

同时她非常震惊于叶昊的面容,说是一百多岁,但眼角都没有皱纹,简直跟五十岁差不多。

叶紫烟转头对着民警说道:“我说警官,这明显是不可能的呢,如果这位老人家是我曾祖的话,和光绪同年,那么现在都一百好几岁了,你们看他这样子是一百多岁的人吗?我看你们还是要继续调查一下。”

民警苦笑的说道:“叶小姐,一开始我们也不怎么相信,但是我们已经调查过了,并且这位老人家也有属于那个年代的东西,我们对过了,这位老人家的身份是不会有问题的。”

叶昊把一切自认有价值的东西,都存在个人空间里,随后便可拿出来。

叶紫烟没有办法了,只能够让他们来到客厅当中,给他们倒一杯水。

“你这房子怎么那么小呢,这地方是人住的地方吗?”

身边的民警连忙说道:“老人家,魔都是一线城市,是华夏的金融中心,寸土寸金,跟村子里面的房子是没办法比的。”

叶昊摇头说道:“跟我以前的茅厕都没办法比。”

想当年他可是住着王府,里面随便一间茅厕都比这里大。

叶紫烟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这套房子能够在村子里买个十几套了。”

随后她拿出了族谱,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拿出这种东西。

他立马找到了自己父亲这一脉,然后拉到了最上面,果然看到了爷爷的父亲,名字便叫做叶昊。

“这应该就是你的曾祖了。”民警也看到了,心情也轻松了。

总算是把这一件事情给解决了。

“你找找你爷爷的照片,跟老人家手中的照片像不像。”

叶紫烟摇头说道:“老人家的照片我这里怎么可能会有,那么你知道我父亲的信息吗?”

叶昊摇头,坐在沙发上沉思着:“我出去的时候,你父亲还没出生,但是我走的时候,曾经跟家里人说过,如果下一代当中有男孩子的话,那么名字便叫做叶伟。”

民警连忙往族谱上看,好家伙,还真的看到叶伟这两个字,这还要怎么解释?

“这,可是我从没听家里提起过,我有个走失了的曾爷爷啊,而且,他如是我曾爷爷,一百好几的年龄怎么会有如此记性,这不可能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