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战王心尖宠医妃倾天下

战王心尖宠医妃倾天下

元一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觉醒来挨了一巴掌,还被眼前的古装男人百变厌恶,当楚琉锦恢复理智之时,她才知道自己穿越了,成为了古代战王府最不受待见的王妃。穿越第一天,白莲女便嚣张跋扈的踩在她的头顶想要夺走她的正妃之位,还对她百般算计。没关系,她一手医术,一手毒术,虐渣男撕白莲,顺便再丢给薄情王爷百里擎苍一纸和离书……

主角:楚琉锦,百里擎苍   更新:2022-07-16 02: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琉锦,百里擎苍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王心尖宠医妃倾天下》,由网络作家“元一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挨了一巴掌,还被眼前的古装男人百变厌恶,当楚琉锦恢复理智之时,她才知道自己穿越了,成为了古代战王府最不受待见的王妃。穿越第一天,白莲女便嚣张跋扈的踩在她的头顶想要夺走她的正妃之位,还对她百般算计。没关系,她一手医术,一手毒术,虐渣男撕白莲,顺便再丢给薄情王爷百里擎苍一纸和离书……

《战王心尖宠医妃倾天下》精彩片段

大昭国,战王府。

啪!

楚琉锦刚睁开眼睛,迎接她的就一记重重耳光。

晕黄的烛火中,头顶是雕花床帐。

男人身着古风衣袍,赤红着眼站在床前,满头大汗,模样狰狞。

声息喘得剧烈,咬牙切齿,嘶声低哑:“贱人,居然敢算计本王!”

光是听着,就觉得特别欲!

而衣袍下的偾张,几乎把人逼到崩溃的边缘,像是随时能化成野兽,扑上来生撕了她!

!!!

什么情况?

她堂堂星际最优秀的医药师,刚搭建好全星际最先进、最全面的医疗实验室,怎么一睁眼,就到这里来了?

楚琉锦心里掀起惊涛骇浪,跳下床厉声喝问道:“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你想干什么?”

男人冷笑:“少在本王面前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本王爱的是怜星,也只会碰她!”

“就算你给本王下毒,也休想本王会碰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肌肉都在发颤,声音更是带着强行忍耐的哆嗦。

楚琉锦脑子一阵阵昏眩,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潮水般涌来!

原主和她同名,也叫楚琉锦,大昭国左相府嫡女。

出生时生母难产去逝,原主被视为克母的不详之人,被直接送往乡下庄子,交由下人抚养。

直到半年前,相府忽然派人把她从庄子上接回来,说是皇上给她指了门好婚事,嫁给战王百里擎苍做正妃。

百里擎苍十六岁开始为国征战,抵御外敌,大小数百役,未逢一败,军中名望高涨,是大昭名付其实的战神。

想要嫁给战王的女子排起队,能从京城排到江南......怎么看都是一门好亲事!

然而原主的日子却并不好过。

因为战王百里擎苍想娶的人根本不是她,而是她的继妹楚怜星!

成亲之后,百里擎苍更是从没碰过她,让原主这个王妃成为众人的笑柄。

可怜的原主在乡下十几年,连下人都经常欺负她,本就被养得卑微、懦弱、胆怯,毫无贵女风范,这么一来更加自卑。

百里擎苍又让原主在三朝回门的时候,以初到王府住不习惯,需要家人陪伴为由,把继妹楚怜星接进王府客居,方便他们朝夕相处。

原主哪敢违背百里擎苍的意思?只能照办。

楚怜星是真正的相府贵女,无论相貌气度、教养、还是才情,在整个京城都是出了名的。

进了战王府之后,每天和百里擎苍赏花赏月,读书下棋,弹琴练剑......简直羡煞旁人。

对王府下人更是温柔宽厚,从不摆架子,也不轻易治罪,就算下人们犯了错,楚怜星也只是轻言细语的让他们下回改正。

短短月余时间,就深得王府所有下人爱戴。

王府的下人们,更是不止一次在原主面前公开议论:“只有怜星小姐才配得上我们王爷!”

要不是皇上赐婚的圣旨上、皇室的玉碟上,战王妃一栏写的是原主名字,原主都差点以为:楚怜星才是这个王府的女主人!

原主也深觉配不上百里擎苍,所以对楚怜星处处避让。

可即使这样,楚怜星也不肯放过她,时不时带人到她面前耀武扬威。

每次她忍无可忍,稍作反抗的时候,百里擎苍就刚好出现,说她欺负楚怜星,说她恶毒,居然连自己的继妹都容不下。

嫁进战王府不到两月,原主就被逼得躲在自己院里不敢出去,战战兢兢忍受下人的欺压。

这天白天的时候,原主隔着院墙听见两个丫鬟在议论她。

丫鬟甲说:“什么王妃?!一个乡下来的村姑,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哪来的脸霸着战王妃的位置不放?”

丫鬟乙:“就是,王爷是何等的英雄,娶了一个这样的王妃,走到哪里都让人笑话!”

“但凡要点脸的,就该自己了断,大家清净,也省得连累我们王爷!”

杀人诛心,不过如此!

原主听得浑身发抖,萌生死志。

谁知就有这么巧的事,从不踏进她院子的百里擎苍,却在今晚闯进她的院子......

楚琉锦整理着脑海里的记忆,知道自己这是穿越了。

珍爱生命,远离渣男!

何况面对一个中了毒的男人,保持距离,才是最安全的!

楚琉锦转身往外走。

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百里擎苍在毒素的侵蚀下一直没有得到纡解,忽然失控,赤红着眼睛往她身上扑来。

“砰”一声响,楚琉锦被重重扑到在地。

她还来不及反应,百里擎苍已经在她身上乱拱,并且撕扯她的衣裳,“怜星,本王......要你!”

卧槽!渣男!

楚琉锦心里一万只乌鸦飞奔而过。

“给我起开!”她拼命想扑把身上的百里擎苍推开。

可被毒物迷失神智的男人,沉得可怕,跟座山似的,无论楚琉锦怎么推都无法撼动半分。

反而因为不停的挣扎,更加刺激男人。

男人身上的体温越来越高,动作更是急切,“嘶啦”一声响,楚琉锦的衣裳被扯......


楚琉锦被撕破衣裳,大怒,曲起膝盖,往百里擎苍身上狠狠撞去。

嗷!

百里擎苍捂住命脉,痛得整个人都蜷起来,楚琉锦趁机翻身,把百里擎苍压在地上。

地上的百里擎苍,面色涨红,目光失神,全身滚烫。

楚琉锦本想就这么离开的,只是医生的本能,最终使她停留下来。

这很不对劲!

再烈性的毒药,都有一个发作时限,根据百里擎苍刚才中毒的情况来看,不至于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毒物峰值就达到顶峰。

这个变化,太快了。

楚琉锦一把抓住他的脉门。

这一查就发现,百里擎苍的情况,果然比她想像的还要严重很多。

因为这具身体,大约在两三个月前,曾中过一次烈性毒。

当时应该是找人纡解过,但是不知什么原因,毒素并没有彻底排除干净,一直残留在百里擎苍体内没有消除。

这回又中了同样的毒,一下就把原来留在身体里的残余毒素一并激发出来。

楚琉锦:“......”

如今只能让他尽快纡解出来,否则不用等到天亮人就废了,更严重点,丧命都有可能。

怎么让百里擎苍纡解,这是个问题。

楚琉锦没打算见死不救,但也没打算舍己为人,把自己赔进去。

听说当王爷的,总有几个姬妾,让那些姬妾们来解决就好。

这该死的鬼地方,让她连样趁手的医疗器具都没有,换了她的前世,医疗实验室在手,什么问题不能解决?

只要一管清心剂下去,百里擎苍就只会清心寡欲,甚至当一年和尚!

楚琉锦正这么想着,就觉掌心一凉,一管淡蓝色的毒剂就这样凭空出现在手里。

楚琉锦:“!!!”

清心剂!

这是怎么来的?

她刚才,好像只是在脑子里想了一下清心剂,清心剂就凭空出现了。

楚琉锦脑子里掠过一个大胆的想法。

难道那个医疗实验室也跟着她一起穿过来了?

她定了定神,集中精神再次尝试,脑海里有光点一闪,完整的医疗实验室就这样出现在她面前。

这里有星际最全面的医毒典籍,最先进的检查仪器,手术器材,无菌室,营养舱,各种激发潜能的基因毒剂,配备了最先进的人工智脑和医疗纳米机器人......是她毕生心血所聚。

如今,这个医疗实验室和她的灵魂绑定,变成她随身携带的医疗空间,为她所用。

再没有什么能比这更让她惊喜。

楚琉锦激动得差点跳起来,连带看百里擎苍这个渣男都觉得顺眼多了,抬手就把清心剂给他灌下去。

清心剂见效极快。

因为所中毒物剂量大,毒性烈,百里擎苍迷失在身体原始的本能当中,数次差点撞到墙上。

楚琉锦只好缠摁住他,十分后悔没有先把人绑起来。

百里擎苍挥汗如雨,喘气如牛......

屋子里充斥着浓郁呛人的栗子花香味,真让人担心战王爷就此挺不过去。

楚怜星身边的大丫鬟琉璃,和百里擎苍两个大丫鬟红香、绿玉带着人匆匆赶来。

刚进院子,就听见王爷剧烈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丫鬟们齐齐羞红了脸。

“王爷!”红香、绿玉齐齐变色。

“王爷!”琉璃更是脸都扭曲了。

没想到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

她甩开身后的丫鬟往屋里冲,高声道:“王爷,我们小姐新得了一副美人图,特命奴婢邀王爷前往共赏。”

一边喊,一边抬手推门。

门没关,一推就开。

屋子里灯烛摇曳,王爷王妃滚作一团。

浓郁的粟子花香味扑面而来。

王妃衣裳半毁,鬓发零乱,面色涨红,攀附着满头大汗的王爷,王爷喘声急促,胸膛不停起伏。

花开富贵的地毯上一片狼藉,不难想像方才这里发生过什么!

“王爷!”琉璃尖叫一声,就想往屋子里冲。

百里擎苍被惊动,转头看向门口,怒喝道:“滚!”

他眼里的赤红之色还未退去,狠戾暴虐,如同被惊扰的凶兽。

琉璃被这一眼看得浑身僵硬,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停止流动,根本不敢上前。

紧随而来的红香、绿玉见到这一幕,倒吸一口凉气,喝令小丫鬟们统统退后,谁也不许上前,再一把将琉璃从屋子里拽出来,飞快掩上屋门,吩咐小丫鬟赶紧烧热水。

楚琉锦早已累得脱了力,手一松瘫在地上。

这一晚上,又是穿越,又是救人的,可累死她了!

百里擎苍直到这个时候,才从刚才那场人间极乐中慢慢醒过神来,微眯着眼睛问楚琉锦:“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他厉声道:“本王警告你,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在本王这里行不通!”

真特玛是个渣男!刚帮完他就翻脸无情!

楚琉锦不屑道:“正好,我对王爷也没兴趣。”

然而这年头说真话没人信。

楚琉锦越是这么说,百里擎苍就越觉得她是死丫子嘴硬,为了可笑的面子,拒不承认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

看在她刚才的举动还算识趣的份上,战王爷觉得可以给点奖赏作为鼓励。

百里擎苍道:“只要你安份守己,就算以后合离了,本王也不会亏待你。”

这话彻底激怒了楚琉锦。

无缘无故就要跟人合离,还敢说不亏待人家。

难道他不知道这个时代,合离对于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是,他是不满意这门婚事,想娶的另有其人,可这门婚事,又不是原主硬塞给他的。

一个大男人,不能对自己的婚事做主,就把责任怪到同样是受害者的女人头上,简直无耻!

楚琉锦气得肚子都痛了。

她嗤笑一声:“安份守己?!”

“王爷说得没错,我一定尽好战王妃的本份,守住战王妃的位置、尊严和底线,以免丢了王爷的脸。”


百里擎苍脸都青了!

绕着这么大一个圈子,楚琉锦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牢牢霸住战王妃的位置。

亏他还以为这个女人已经转性了!

果然楚琉锦刚才的行为,就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真以为这样就能吸引他的注意,让他高看一眼?

做梦!

百里擎苍怒声道:“你也配当本王的王妃?!”

楚琉锦冷笑:“配不配的,这话王爷不用跟我说,只管和皇上去说。”

她扬声朝外吩咐:“来人,备水!”

这一声气场十足,百里擎苍心头生出一股异样,总觉得今晚的楚琉锦和平时大不一样,根本不是那个从乡下庄子里来的,懦弱自卑、畏畏缩缩的村姑。

小丫鬟抬热水进屋,全程低眉敛目,完全不敢抬头看。

红香、绿玉带人进来,服侍王爷王妃沐浴。

红香领着几个小丫鬟把累到脱力的楚琉锦从地上掺扶起来。

到底是哪个在造谣,说王爷王妃感情不好,来误导她们这些丫鬟的?站出来她保证不打死他!

王爷王妃感情不好,王妃能累到起不了身?

红香这么想着,掺扶的动作更加恭敬了几分。

“血,王妃出血了!”小丫鬟一声尖叫,惊得脸都变了形。

众人大惊失色,目光齐刷刷往楚琉锦身上看去,就见她裙摆上晕染开的一抹血色,地上也是......

楚琉锦:“......”

她就说肚子怎么有点痛,刚才还以为是被百里擎苍气着了,现在看来,这个身体难不成还真有隐疾?

看来得找个时间给自己做个全面检查,她可不想好不容易重活一次,却因为身体原因,英年早逝。

“请大夫!”

“快请大夫!”

“王妃,你没事吧?”

“快,快扶王妃去床上躺着......”

小丫鬟跌跌撞撞跑出去请大夫,红香带着几个丫鬟一脸凝重的把楚琉锦扶到床上。

屋里一片鸡飞狗跳,百里擎苍关点没关系,自顾自去隔间沐浴。

是渣男本渣无疑!

楚琉锦趁机给自己把了个脉,一下子就愣住了。

怎么可能?!!!

明明......

王府的大夫来得很快。

进了屋,看到地上的血迹时,心里就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顾不得把气喘匀,赶紧上前给楚琉锦看诊。

而他心里不祥的预感,直接变成了现实!

大夫急得声音都变了:“你们都是怎么侍候的?”

“王妃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你们都不知道,还让她乱吃东西,又让她受到惊吓和劳累?”

红香等人大惊失色,王妃怀孕了?

这可是王爷第一个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们这些丫鬟是不是得跟着陪葬?

红香急得声音都变了调:“大夫,王妃和肚子里的孩子会没事的,对吧?”

大夫哪敢担保这个?

怀孕初期大出血,能不能保住胎儿只能看运气。

大夫冷汗都出来了,只急着给楚琉锦扎针保胎。

刚沐浴完的百里擎苍听见他们的对话,不由脸色铁青,厉声喝问道:“你说什么?给本王再说一遍!”

他发梢上的水珠滴落在身上,洇开大片大片的水渍,带着丝丝慵懒与柔和,目光却和形态完全相反,凌厉如刀,带着丝丝杀意,似乎看向谁,就能把谁凌迟。

红香小心翼翼道:“回王爷的话,王妃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加上惊吓和劳累,动了胎气引起大出血......”

百里擎苍的脸色更加难看,冷冷看向大夫:“你来说!”

大夫心惊胆颤,压力巨大,差点一针扎歪了。

求生的本能让他硬着头皮担保,强自镇定道:”王爷放心,老夫一定想办法给王妃安胎。”

“针灸加汤药,至少有五成,不,六成,至少有六成的机会保住胎儿!”

他只有这么大的本事,真的尽力了,老天保佑,王妃肚子里的孩子可千万别出事!

百里擎苍怒道:“谁要听你说这些?”

“本王是在问你,王妃是不是真的怀孕了?你是否诊错?”

这是看不起谁?

喜脉这种常见的脉相,又不是什么疑难杂症,是个大夫都能诊出来,怎么可能诊错!

大夫这回理直气壮:“老夫敢用脑袋担保,绝对没诊错,王妃真的怀孕了,已经三个月......哎,王爷,您别靠这么近,以免老夫施针的时候不小心戳到您......哎呦!”

大夫被百里擎苍一把挥开,整个人都是懵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百里擎苍已经大步上前,揪住楚琉锦的衣领,把人整个从床上提起来,声音冷得像是淬了冰:“楚琉锦,你肚子里的野种是谁的?说!”

大夫双腿一软,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满屋子丫鬟全都跪倒。

空气忽然安静,针落可闻!

是了,他们王爷大婚才二个月,王妃却有三个月的身孕,孩子......根本不是王爷的!

王爷喜当爹!

这种了不得的秘密被他们知道了,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吗?

众人伏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

楚琉锦眼里厉芒一闪。

这个时代,父不详的孩子,几乎留不下来。

“王爷怎么这么问?”她抚着肚子,一副母性柔弱模样,却言之确确:“这当然是您的孩子!”

星际时代,人类孕育率低下,每一个孩子的到来都是可贵的。

于是,保护每一个幼小生命的到来,成了星际人类刻进骨子里的基因,无可更改。

她跟百里擎苍拜过堂成过亲,是合法夫妻,所以她的孩子,当然就是百里擎苍的孩子,没毛病!

百里擎苍脸色骇人的可怕,掐住楚琉锦的颈脖冷笑:“本王的孩子?你也配?!”

她被迫和百里擎苍对视,能清楚看见百里擎苍眼里的暴戾之气激烈翻滚。

楚琉锦心里暗叫不好。

颈脖上的力道收紧,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让人喘不过气来。

她剧烈挣扎,正打算给百里擎苍来一针麻醉剂,就被百里擎苍重重往地上掼去。

小腹剧痛,血流如注!

百里擎苍居高临下俯视她:“贱人,说出奸夫,肚子里的野种打掉,本王留你一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