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师父通天飞升后我成了剑仙

师父通天飞升后我成了剑仙

清风伴明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二十年的顾长生每天的日常就是习武练剑,虽然他每天都会遭到师父一顿鞭策的吊打。长久的压抑终于迎来了释放的机会,因为师父飞升成仙了,这山上没人再能管得了他了。他直接放飞自我,给周边邻居搅了个天翻地覆。东海龙王被他一剑击败,孙悟空认他做师父,就连千年修炼的白素贞也遥望着他的背影犯花痴......

主角:顾长生   更新:2022-07-16 02: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长生 的女频言情小说《师父通天飞升后我成了剑仙》,由网络作家“清风伴明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二十年的顾长生每天的日常就是习武练剑,虽然他每天都会遭到师父一顿鞭策的吊打。长久的压抑终于迎来了释放的机会,因为师父飞升成仙了,这山上没人再能管得了他了。他直接放飞自我,给周边邻居搅了个天翻地覆。东海龙王被他一剑击败,孙悟空认他做师父,就连千年修炼的白素贞也遥望着他的背影犯花痴......

《师父通天飞升后我成了剑仙》精彩片段

“大势已定,小势可改?”

东海之滨,一座不甚起眼的小山头上,一名身穿半旧道袍的苍老道人,望着前方的苍茫大海,发出一声深沉叹息。

“遮掩天机下凡,行走人间四百年,吾却连小势都未曾寻得,也罢……先回紫霄宫,这场西游,暂且让那接引、准提得意几分。”

随着口中喃喃低语,道人目光微沉,却是扭头朝身后方向望去。

远处,正有一名相貌堂堂,同样身着道袍的青年,正提着一只食盒缓步行来。

“师父,该吃午饭了!”

“长生吾徒!”

看着自己于人间收下的这名弟子,道人眼中流露出几分不舍:“可惜,你与仙道无缘。纵然你已继承了为师的剑道,攻伐犀利,人间几无敌手,却终究不能长生。”

突然听到这番话,顾长生也有些无奈。

因为这些话,他师父无存道人已经唠叨了二十年。

“师父,学不了法术,那就不学呗,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生命的意义不在于长度,我更在意它的宽度和高度!”

顾长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上辈子七十八岁寿终正寝后,猛的再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转生成了这个神话世界里的一名婴儿。

他是被师父无存道人捡到的,从小跟着师父习武、练剑,虽然成不了飞天遁地的神仙,但据师父说,以他如今这人间“大宗师”的本事,再活个两三百年,还是不成问题的。

至少跟上辈子不到八十岁就英年早逝比起来,顾长生对现在这份阳寿,感到很知足!

“师父啊,咱们还是先吃饭吧,菜都快凉了。”

“长生!”

挥了挥手,在顾长生疑惑的目光中,无存道人咳嗽了两声:“为师……”

本想说大限已至,又觉得诅咒自己不太好,无存道人临时改口道:“你知道的,为师修行仙道。今日功德圆满,压制不住实力,只能飞升仙界,估计以后没什么机会再见面,这……罢了,这把剑留给你当个念想吧。”

话音方落,无存道人手边放着的,那把看起来有点破破烂烂的破剑,就被抛到了顾长生手里。

紧接着,无存道人朝天上瞪了一眼。

只见原本还风平浪静,万里无云的东海上方,登时乌云滚滚,雷霆炸起,电蛇狂舞。

在猎猎狂风中,无存道人缓缓升空。

“为师成仙去也,长生吾徒,你照顾好自己,日后……若是力所能及,顺便多收几个徒弟,发展一下咱们‘剑宗’。”

“弟子顾长生,恭喜师父今日修成正果,飞升仙界!”

仙凡有别,二十年的养育之恩,没机会再报了!

顾长生很清楚,师父如今成了神仙,就算自己三百年后化为黄土一抷,师父他老人家还活得好好的,给师父养老送终什么的,想都不用想。

故而,他唯一所能做的,就是长跪在地:“师父放心,弟子一定竭尽所能,壮大‘剑宗’!”

“甚好……”

不多时光景,漫天雷霆尽收,天上却是再也看不到无存道人的身影。

缓缓起身,看着手里那把破剑,顾长生心中又是惆怅,又是感慨,竟有些不知该伤心,还是该高兴。

坏消息是,师父飞升仙界,估计自己到死那天,也未必能再见到他老人家。

好消息是,恐怕自己一百零八代子孙出生的时候,如果没什么意外,师父还活得好好的。

“这破道观,以后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叮咚!】

【检测到“危险源”消失,蛰伏二十载,“超级进化系统”正式激活!】

一道电子合成音,突然在顾长生脑海中响起。

咦?

听到这个声音,顾长生猛的一惊、一喜。

身为穿越者,从他发现自己穿越那天起,就为自己没有金手指而懊恼。

没想到,今天外挂终于到账了!

不过……

蛰伏二十年?

我师父,就是所谓的“危险源”?

想想也对,毕竟师父是神仙嘛,系统的存在,被这种大佬感知到,应该……很正常?

靠!

怎么感觉这破系统这么垃圾呢?

而也就在顾长生腹诽不已的同时,他的脑子里,响起了一连串的提示音。

【你的“剑宗”认为残破不堪、有待修葺的山门,有损它的形象,感知到你的不作为后十分愤怒,开始自动进化。】

【地势改变,你的“剑宗”周围出现七座侧峰,与主峰辉映,形成奇观“七星拱月局”。】

【你的“剑宗”获得一座剑冢。】

【你的“剑宗”获得一座藏经阁。】

【你的“剑宗”获得一座镇妖塔。】

【你的“剑宗”获得……】

一串系统提示音,让顾长生持续震惊。

这,这就是超级进化?

轰隆隆!

脚下大地升高,周围七座小山头拔地而起,一座又一座气势恢宏的建筑,缓缓从地下破土而出。

原本的所谓“剑宗”,说白了只有顾长生和他师父俩人,勉强称得上是一座顶风漏雨的小破道观,外加两间茅草屋,两条篱笆墙而已。

可是如今,各式建筑,应有尽有,直接把整个山头都占全了,显得大气磅礴。

尤其是山门上方,更是书有二字:剑宗!

顾长生自己就是一名武者,只是朝那两个字看过去,霎时就进入了一种玄而又玄的意境中,仿佛天下、天下,世间所有剑道,尽数囊括其中。

“这……”

好强悍的系统!

为系统而感到震惊的同时,顾长生忍不住又看向了自己手里,那把师父飞升前留下的破剑。

师父只是一名刚刚飞升仙界的小神仙,在这个神话世界里,像他老人家一样的人,能被系统称作“危险源”的人物,应该还有很多吧?

想到这些,顾长生又恢复了平静。

不能浪!

苟住,先发育!

【你的“剑宗”感知到你是个光杆司令,恨铁不成钢,主动放出特效,吸引弟子前来拜师……吸引成功。】

【晓梦正在骑马赶来的路上。】

【美猴王正在卖力的划着木筏赶来。】

什么?

穿越至今二十年,顾长生几乎就没离开过周边百里。

他一直也只是听师父提起过,自己所生活的地方,叫做——秦国。

本来还以为,这是个封建玄幻的世界背景,以后他也能去见一见始皇帝这位历史名人什么的。

但是现在,看到剑宗上方金光一闪,听到“美猴王”这三个字,顾长生才真正意识到,这是:西游世界!

可是,晓梦又是什么鬼?

她怎么跟孙悟空撞到一块去了?


刚开始的时候,顾长生确实想不通。

但是,很快他就释然了,虽然西游开场是唐朝的事,但孙悟空可是被压在五指山下整整五百年啊。

唐朝往前五百年,再加上大闹天宫、当弼马温、和几位妖王啸傲山林,光是之前拜师学艺那会儿,刚入门就被菩提祖师晾了七年,这里里外外加起来,正好撞上秦朝……

很合理!

师父刚飞升一个小时,我马上就要收徒弟,师父他老人家创建的“剑宗”,是不是被我发展的有点快?

心情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顾长生不禁拔出了师父留下的那把破剑。

呛啷!

拔出一看,只见那剑身晦暗无光,迎着阳光一照,隐约的还有些细密裂纹,乍一看仿佛随时可能碎掉似的。

又或者,它曾经碎过,又被高手续好了?

青?

发现在剑锷上方的剑脊处,一侧刻着青字古篆,而另一侧却只是隐约能看到个三点水的痕迹,顾长生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是青什么剑?

而也就在顾长生为此感到好奇的同一时间,一道清艳秀雅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剑宗”山门之外。

“侧峰成七星之势拱卫主峰,完全不见半点人工雕琢痕迹,好一个天生地成的‘七星拱月局’,此地灵气磅礴,却是不曾想到,四处游历,竟还能寻得这等洞天福地。”

一路信步走来,青色长裙随微风摆动,不多时光景,这位美人,已是踏上了“剑宗”主峰。

剑宗!

当晓梦看清那山门之上,气势雄浑的“剑宗”二字,一瞬间,哪怕她被世人誉为“晓梦大师”,天宗第一人,心境超然,早已无“喜欢”和“讨厌”的区别,仍是在这“剑宗”二字之下,心脏猛的重重一缩。

看似简单的两个字,竟仿佛包罗万有,世间一切剑道,皆可在这二字之间,寻找影子。

猛的深吸一口长气,费了好大力气,晓梦才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她可以漠视生死,但在这堪称天下剑法总纲的“剑宗”二字面前,却必须要保持一份敬畏。

因为,她身负名剑“秋骊”,也是一名剑客!

写下“剑宗”二字之人,究竟是谁?

一时间,哪怕心境超然,晓梦仍是起了一份好胜心。

她想看看,这剑宗的主人,究竟——是何许人也!

当晓梦走入被几欲雾化的灵气所包裹的“剑宗”,穿过一栋栋宏伟建筑后,她终于看到了,正前方的广场上,有一名英俊潇洒的青年道士,手里正捧着一把隐现裂纹的破剑,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

咦?

陷入沉思中的顾长生,终于恢复清醒。

不是因为晓梦来了,而是因为他感知到晓梦来了——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似乎整个“剑宗”,都成为了属于他的领域。

所以晓梦一来,他立时便清晰的感应到了对方的位置。

缓缓抬头,当顾长生看到晓梦的一瞬间,望着对方那张熟悉的面孔,还有那身青色长裙,以及那把名剑秋骊,他的心情略微有些复杂。

没想到,真的是他所知道的那位——晓梦大师!

“我乃剑宗之主,顾长生。你来我剑宗,是要拜师学艺吗?”

“我乃道家天宗掌门,世人称我晓梦大师。”

名剑秋骊缓缓出鞘,晓梦摇头轻语:“我游历八方,忽然心血来潮,偶至此间。你想收我为徒,也并非不可,但你首先要证明,你比我强,而不是——死在我的剑下。”

“……”

果然是晓梦!

纳头就拜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发生,还是要打过一场。

想到这儿,顾长生手中破剑缓缓垂下。

虽不知剑名,但观摩许久,他可以确定,师父留下的这把破剑,看起来很破,似乎微微用力就会崩碎,但实则不然。

哪怕曾遭受重创,可论锋芒、论坚韧,依旧世间罕有!

最起码在顾长生的感应中,斩断晓梦手中那柄秋骊,不成问题!

“既然你想与我论剑,那就出手吧,不然——我出手之后,你就没机会了。”

“好。”

话音未落,晓梦已经在原地消失不见。

而与此同时,顾长生也是身形一闪,横向挪移出两米开外。

咻!

剑气翻滚,地面坚固的青石板,已经被犁出横七竖八的十几道剑痕。

“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好一个合光同尘。”

二十年习武练剑,每天都被师父给吊打,从来没和别人动过手,晓梦刚来的时候,顾长生还真有点心里没谱。

但是现在,当对方真正出手后,他的一颗心立马就落回了肚子里。

看起来好弱的样子!

能打得过!

我的开山大弟子,就是你了!

心结解开,顾长生豪气满腔,缓缓抬起手中剑:“让为师来告诉你吧,所谓的力量……”

下一秒,身影一闪,以比合光同尘更快的速度,顾长生已经出现在满脸凝重的晓梦正前方。

“……是用来形容这种东西的!”

话落,剑落!

当!

布满裂纹的破剑,斩在名剑秋骊之上。

好快!

不,好强!

在晓梦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十大名剑之一的秋骊,在那把破剑面前,犹如豆腐一般,被轻而易举的斩断。

与秋骊一起被斩断的,还有她的一缕秀发。

不是晓梦不想躲,而是她躲不开,更躲不掉。

因为在两剑交接的那一刹那,一股汹涌澎湃的力道,已经透过剑身,把她整个人当场贯穿,几乎是以最蛮横的方式,打断她即将用出的合光同尘,把她给“定”在原地。

一滴冷汗,不受控制的从晓梦额间滑落。

因为她很清楚,如果不是眼前这位剑宗之主手下留情,她……已经与秋骊一般,断成两截!

“现在,我可有资格做你师父?”

“……有!”

深吸一口长气,勉强平复纷乱如麻的心绪,晓梦缓缓跪下:“弟子晓梦,拜见师父!”

“好!”

壮大“剑宗”的目标,师父前脚刚飞升,我后脚就取得了重大进展,如果师父知道……他一定会很欣慰吧!

扶起晓梦的同时,见到这位晓梦大师似乎是因为之前败得太快,如今有点怀疑人生,顾长生心中默默的补充了一句。

别想了!

我师父是神仙,你师父只是个凡人。

你败给我——很正常!


【大弟子:晓梦】

【年龄:18】

【修为:宗师(886/1000)大宗师】

【体质:凡体(51/100)灵体】

【气运:10,000】

【忠诚度:2/100】

看到系统弹出的晓梦面板,顾长生极度无语。

别的就算了,这坑爹的2点忠诚度……这是随时要背叛师门吗?

不行!

好歹是开山大弟子,必须得把她留住!

可是,拿什么留呢?

【叮咚!】

【你的“剑宗”感知到你收下第一名弟子,大感欣慰,献上“弟子养成礼包”一份。】

【你获得《太上忘情录》一部。】

【你获得“器物修复符”一张。】

【你获得“储物袋”一只。】

【你获得“辟谷丹”一瓶。】

【你获得“悟道茶”三钱。】

“……”

储物袋,我都还没有呢!

这破系统,过分!

但是,既然已经收下弟子,顾长生也不至于抢弟子的礼包。

而也就在他这个过路财神,把相应物品,全部交给晓梦后,再仔细一看面板,终于略感欣慰。

因为,这位大弟子的忠诚度,跳到了10点。

“师父,弟子能够感觉到,这部《太上忘情录》与弟子心境无比契合,弟子想……”

得到新功法,当然是想好好研究一下,顺便再练一练喽。

这种心情,顾长生还是很理解的,毕竟想当年,他每次从无存道人那儿学到新剑招以后,也是迫不及待的去练。

但是,现在还不行!

顾长生摇头道:“修行不急于一时,再等一下吧,你二师弟就快到了。对了,他是个猴妖,等到见了面,你无需太过惊讶。”

猴妖?

妖怪?

晓梦终究是晓梦,短暂的惊讶之后,很快又恢复平静,无喜无悲。

而也就在两人闲聊的时候,穿着人类衣衫,满身海腥味,顶着一张毛脸雷公嘴,手里还拿着一只木桨的猴王,已经满眼新奇的走进了“剑宗”山门。

有人!

见到顾长生和晓梦之后,猴王猛的眼前一亮:“你们两个,便是此间主人?”

“自然!”

顾长生点了点头:“此地乃是剑宗,我顾长生,便是这剑宗之主。至于她,则是我的弟子晓梦。”

话说到这,见已经断成两截的名剑秋骊,如今还在地上,他不由指点道:“晓梦啊,把那张符拿出来,贴在断剑上。”

“哦。”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当那张“器物修复符”被贴在秋骊其中一截的瞬间,断掉的另外一截剑刃,竟是仿佛受到某种无形的力量牵引,自行飞了过来,对准了断口。

唰!

剑身之上寒光一闪,随着那张黄符凭空化为灰烬,竟是已经接好了,恢复如初!

“这……”

“仙家手段,妙啊!”

看到不论是晓梦还是猴王,两者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在了自己身上,顾长生只是笑而不语。

更神奇的法术,他都见师父无存道人用过。

要不是他顾某人天生剑体,连毛孔里都充斥着锋锐剑气,灵气甫一入体就会被排斥出去,他也能施法!

可惜了,就是没有当法爷的命!

敛去杂念后,顾长生也不废话:“阁下进了我‘剑宗’山门,可是前来拜师……嗯?”

靠!

猛的想起来一件事,顾长生眼皮狂跳。

那就是,他这么直接收孙悟空入门,这是……截了菩提祖师的胡?

如果菩提祖师真是准提化身的话,我一个连仙道都证不得的凡人,岂不是要被人家找上门来,一巴掌给拍死?

【叮咚!】

【你的“剑宗”怒你不争,再次进化,成功屏蔽天机。】

【猴王的信息已被屏蔽,拜师成功后,只要他自己不说,没人知道你是他师父。】

哦?

进化的好,进化的妙!

默默给系统点了个赞,后顾之忧尽去,顾长生直接朝猴王问:“你可愿拜我为师?”

“这……”

两只眼睛骨碌碌的乱转,看了看晓梦手中那把修复好的秋骊剑,又看了看顾长生,猴王终究是觉得,虽然这个剑宗之主,看起来像是一位高人,但还是和他想象中的高人,差距有点大。

“拜你为师,可得长生否?”

就知道你要这么问!

嘴角一撇,顾长生哂声笑道:“看好了!”

青什么剑呛然出鞘,朝着猴王的方向,便是凌空一斩。

咻!

没有滚滚剑气,没有漫天剑影,有的只是青光一闪,以及——无法用语言去形容的快!

猴王、晓梦刚刚看到顾长生出剑,而后就只闻呛啷一声,长剑已然归鞘。

啪!

直到手里握着的木桨断成两截,猴王才如梦初醒。

回忆起方才那几乎是擦着他一身猴毛斩过去的锋锐剑气,猴王惊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是被这一剑斩在身上,那岂不是……立刻就要死?

顾长生:“这一剑,二十年的功夫,你挡得住吗?”

孙悟空:“挡,挡不住……”

很好!

顾长生满意的笑了:“能长生,不代表你能打,我一剑下去,就能斩断你的长生路。现在,你可悟了?”

“这,我……”

一张猴脸青一阵、红一阵,最终猴王还是有点不甘心:“你,你刚才那是偷袭,想让我拜你为师,你最起码也得多露两手!”

还露两手?

我这个做师父的,不要面子的吗?

有事,当然是弟子服其劳!

顾长生朝身边的晓梦看了眼:“去,揍他,别打死了。”

“是!”

见到晓梦朝猴王走去,顾长生活动了一下脖颈,挑了个视角好的位置,开始坐下看戏。

对于谁输谁赢,这个——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不管这猴王以后如何的斗、战、胜,现在也只是刚走出花果山,战斗力根本不入流的战五渣!

堂堂晓梦大师,怎么可能会输?

事实,就如同顾长生所预料的那般,尽管是第一次见到猴妖,但晓梦还是那个心境超然的晓梦,出手毫不迟疑。

一剑斩落,天地失色!

当这一剑映入猴王眼中的瞬间,他震惊的发现,自己眼中所见,全部化为黑白两色。

有心想躲,可也不知怎的,这身体的反应,竟变得无比迟顿。

然后,一截锋利剑刃,已经抵在了他的喉咙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