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这个太子有点作

这个太子有点作

酒醉红尘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现代大二机械工程学生人品运气爆棚,不仅成功穿越,还直接一步到位,穿成了大唐贞观年间的太子爷李承乾。原主出身皇室,身份尊贵,却聪明反被聪明误,总是被人算计利用,做了不少的蠢事。魂穿过来的李承乾决定做点什么,改变一下原主的人设,改写一下自己的命运。且看穿越之后的大唐太子爷,如何凭借各种作妖,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

主角:李承乾,小倩   更新:2022-07-16 02: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承乾,小倩 的女频言情小说《这个太子有点作》,由网络作家“酒醉红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大二机械工程学生人品运气爆棚,不仅成功穿越,还直接一步到位,穿成了大唐贞观年间的太子爷李承乾。原主出身皇室,身份尊贵,却聪明反被聪明误,总是被人算计利用,做了不少的蠢事。魂穿过来的李承乾决定做点什么,改变一下原主的人设,改写一下自己的命运。且看穿越之后的大唐太子爷,如何凭借各种作妖,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

《这个太子有点作》精彩片段

大唐贞观二年——冬。

一辆零件还算齐全的马车,在晨光的沐浴下极其低调的驶出了皇城。

大唐太子李承乾,一个仅有八岁的小屁孩,就坐在这驾马车上,目的地——常乐坊。

“流放就说流放,非要美其名曰,体验民间疾苦!”

“跟一个小屁孩还要绕弯子,你丫有意思吗?”

回头看了一眼太极宫的方向,小家伙的嘴里是骂骂咧咧个不停。

与之境地恰恰相反的是,太极宫甘露殿内,大唐皇帝李二陛下则是龙颜大悦。

那满脸的畅快,就像是与那心爱的观音婢,头一遭步入洞房——欣喜、期待、无比的享受!

“不容易啊!终于把那小祸害给轰出宫了。朕——总算能过上几天舒坦日子了!”

后世某大学,大二机械工程学生李程前,不仅一朝穿越成功,更是人品爆发,成为了大唐贞观年间的太子爷——李承乾。

不过,貌似之前的这位太子爷,坑爹坑的也是有点狠......

说真的,对于唐初这段历史,李程前还是有些了解的。

按理说,那太子李承乾也是挺聪明个娃娃。

怎么就能蠢到被人摆了一道又一道?

贞观元年,只有七岁的小家伙,竟然听从了工部侍郎王迁的建议。

先是动用内府库房一万余贯,从吐蕃大量购入牦牛。

之后又在长安城东,圈了一块近百顷的荒地作为牧场。

而做这一切的目的,也只是因为,这傻孩子得知大唐耕牛太少。而吐蕃牦牛数量众多,且又价格低廉。

于是,这位太子爷便想借此为基础,为大唐的田耕事业——添砖加瓦。

结果,不到半年的时间,牧场内两千多头牦牛,如今就只剩下了一堆白森森的骨架。

当然,这期间的牦牛肉都去哪里了,相信不就是说,大家也猜的到。

“傻孩子啊!难道你就不懂什么叫水土不服吗?”

“就算你不懂什么叫水土不服,可那牦牛肉的有多值钱你总该懂吧。”

“白白便宜了那几个老杀才,你说你!你是不是傻!”

贞观二年初。

小家伙怀着永不气馁的坚韧决心,再次兴师动众,不远千里从南方移植果树。

上千株的荔枝树被他运抵长安城。

结果,因为气候和土壤的种种原因,截止目前,上千根枯木还在南山的坡地上矗着。

而这回的原因就更简单了,为了给长孙皇后准备寿礼。

礼部侍郎王仁可进言,荔枝不仅味美绝伦,更是可以促进食欲、补虚益肺,实乃赠礼之绝佳选择。

“好一个孝子啊!”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你丫这是想把长孙皇后,培养成日后的杨玉环吗?”

不仅如此,就在不久前,这位太子爷更是搞出了一个作死般的举动。

他竟然准备给东宫六卫率换装。

而这回进言的则是一位出身清河崔氏的官员,兵部侍郎,崔瑾!

其中理由也是相当充分,去年的禁卫军大比,十六卫的成绩遥遥领先,而东宫的六卫率......

那成绩还真是要多残有多惨,仅仅是一个回合下来,便全军覆没,再无一战之力。

而换装就是为了提高六卫率的士气,正所谓输人不输阵。

哪怕是今年的大比再输了,但从军容气势上来讲,也会好看不少!

可是这小东西也不动动脑子,那可是东宫六卫率,上上下下足有两万多府兵。

这要是从头到脚来个大换装,那还真就是有多少钱都不够他败扯的。

幸好长孙皇后及时出手,将这个不切实际,且又作死的想法给他扼杀在摇篮之中。

不然如今的体察民情,很可能就要衍化成,九死一生的流放千里。

“果然,历史从不欺我!太原王氏!清河崔氏!你们还真是处心积虑!”

千年世家的底蕴确实可怕了。

最初李承乾在脑海中读到这些信息时,哪怕他来自千年之后的世界。那也是被这一幕幕处心积虑的谋划,惊的后心阵阵发凉。

李承乾是谁?那可是当朝太子爷!李世民最为宠爱的儿子。

可如今那,好端端的一颗花骨朵,却成了神憎鬼厌,天怒人怨的小祸害!

“世家!你们等着,小爷我来了!”

李承乾斜靠在车厢内,满口的小牙,被他咬的嘎嘎作响。

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也在这一刻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熊大——前面这是怎么了,难道咱们大唐,也堵车吗?”

马车行驶至东市,人头攒动下,车架的速度慢了许多。

“殿下有所不知,这些人都是来自各地的流民。现在已经是辰时,他们这都是在等着县衙施粥。”

车箱外,一个粗犷憨厚的声音传了进来。

贞观二年可谓大旱之年,关中多地是滴雨未下。

大旱后又遭蝗灾,更是让关中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

单是长安城一处,就聚集了成千上万,流离失所的灾民。

“熊大,要不——明天咱们也开个粥棚吧。流民苦啊,冬天的流民——更苦!”

虽然唐太宗那个老爹是他捡来的,看起来也挺便宜的。

但有句古话说得好,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身为李二皇帝“最不待见”的太子殿下,他李承乾怎么也要为那个便宜老爹,分担些许忧愁。

“殿下…您有钱吗?”

呃......

“这个......”

刚刚升起了一丝,为流民做点事的想法。不想,熊大的一句话,就差点没把小家伙给噎背过气去。

李承乾是被流放出宫的,既然是流放,那就注定——兜比脸还要干净。

而熊大的那句话,也不像是在真的询问,你究竟有没有钱。

反而更是像在嘲讽这位太子爷——没钱的话,您还是消停点吧!

“喵的——你也敢讽刺小爷…”

就在李承乾掀开车帘,准备狠狠踹那熊大几脚的同时,四个大字,突然映入了他的眼帘。

王氏医馆。

“熊大,那家医馆的背后可是太原王氏?”

如今的李承乾可能是已经坐下病了,见到王氏二字,牙根就莫名的一阵痒痒。

“回殿下!那正是太原王氏的产业。”

“都排好队,不要挤!孩童和老者优先。”

几乎是在熊大话落的同时,一阵银铃般的声音,紧接着传进了李承乾的耳中。

王氏医馆门前,一个看上去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站在一面写有悬壶济世的帆旗下,小手不停的挥舞着,示意着人群要保持秩序。

“悬壶济世?王氏之人也能做出此等善举?”

小家伙双眼微眯。

他是真不相信,那个唯利是图,行事不择手段的王氏,真的会在此悬壶济世。

“殿下,您误会了。那个女孩并不是王氏之人。”

“不是王氏之人?”


“义诊的小神医名叫宝儿,出现在长安也就是月余。”

“那她为何会出现在王氏医馆的门前?”

“这个…这个臣就不知道了。”

见熊大一个劲的摇头,李承乾便也不再追问。

毕竟那熊大又不是这东市的万事通,事情能知道个大概,也就不错了。

“那个是谁?”

“殿下问的是哪个?”

“呃......就是在小神医身后,拿把折扇,扇个不停的那个?”

“真够装的!大冬天的,你丫也不怕给自己扇中风了!”

可能这就是所有男人的通病,看到别人装逼,心里总会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爽。

“他叫王珏,东市的一个纨绔,也是那王氏医馆的少东家。小人物一个,应该还入不了殿下您的法眼。”

熊大明显是听出这话里的味道不对,眼珠一转,赶忙顺着这李承乾的话茬——往下聊。

常乐坊。

马车缓缓停下,李承乾将头伸出车窗探去。

“熊大,你确定是这里?”

指着两扇破败不堪的大门,李承乾的太阳穴,就是好一阵狂跳。

说句好听的,这里是一处荒宅。

可说不好听的,如果这里不是长安城的话,小家伙绝对会怀疑面前这处宅子,就是他喵的一处义庄。

“应该是......这里吧?”

熊大也不太敢肯定,他只是按照地址找过来的。

“殿下您请稍等,臣这就去扣门问问。”

咯吱一声,熊大只是用手轻轻一推,大门竟然没有上锁,自己开了。

而熊大那五大三粗的身躯,也在这一刻完全紧绷了起来。

似乎随时要面对不明来历的生物攻击。

没办法啊,这里真的是太慎人了,哪怕这里是人声鼎沸的常乐坊!

“看你那点出息,走,进去看看。”

别看现在的李承乾,只是个八九岁大的孩子。

但不要忘了,他那小身板里,装的可是一个将近二十岁的灵魂。

“殿下,还是让臣先去打探一番。”

面对一座荒宅,熊大可不敢让这小祖宗冒然进入。

“起开!有什么可怕的!小爷连鬼宅都敢进,还怕这种荒宅!”

李承乾伸出小胳膊,将那身壮如牛的熊大,直接给推到了一旁。

当然,熊大可不知道,小家伙口中的鬼宅,其实只是后世游乐场里的恐怖鬼屋。

“殿下果然乃人中龙凤,属下佩服万分!”

虽然明知道小家伙这是在吹牛掰,但人家熊大也是相当捧场。

李承乾本想说的是,这马屁不够响,下次记得换一句!

可下一秒,八九岁的小家伙,竟然猛的爆了粗口。

“他喵的!这......这里该不是传说中的兰若寺吧?!”

荒草丛生,残垣断壁,最特吗可怕的是,才迈进大门一步,竟然有一阵阴风迎面袭来。

李承乾似乎还想仗着胆子,再往里面走走看。

只是还没等他那小短腿迈出第二步,可怖的一幕竟已经出现。

“大粽子——妈啊!鬼啊!”

只见那兰若寺中,一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似乎正在无意识的四处游走。

只是在当她发现,有人闯进这院子后,更是足尖轻点地面,身形一跃而起。一道白色的身影,对着大门口就是直扑而来。

“殿下小心!”

“何方妖孽,胆敢惊扰殿下!”

眼看这熊大已经拔出了腰间匕首,作势就要上前与那女鬼拼命。

却不想那女鬼也是机灵,还没等冲到近前,就是身形一顿。

紧接着这女鬼......

竟然对着李承乾行了一套,再正式不过的万福礼。

看得小家伙和熊大,都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见过殿下,奴婢迎接来迟,还望殿下恕罪!”

“我去!你丫竟然会说话?”

见这女鬼竟然口吐人言,而且还自称奴婢......想来应该是危险不大了。

伸手拍了拍自己那起伏不定的胸口,李承乾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回殿下,奴婢小倩,已经在此看守一年…”

“等等…”

李承乾眼角微微跳动,抬手打住了“女鬼”的自我介绍。

“你说…你叫什么?”

“奴婢小倩。”

“嗯......你家姥姥可在?”

李承乾强装镇定,貌似随口一问。


“姥姥...姥姥是谁?奴婢一年前轮值到这里。从未从未听说过这里还有位姥姥。”

“没听说啊!没听说过就好——你接着说吧。”

李承乾再次长出了一口气。

如果这女鬼真的回头指一下,说她姥姥就在后宅休息......

那小家伙绝对会二话不说,直接拔腿就跑。

兰若寺,一处三进三出的超大宅。前宅的面积很大,抛出一间三层主楼不算,大约有一千五百平左右。

二进宅子的面积也不小,花园假山,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面积也足有千平开外。

除了这些外,兰若寺还有一处超大的后宅。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却被分割成了很多小院落。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小院落全部加起来,竟然有将近两千平的面积。

“女鬼”小倩,带着李承乾一步步向后宅走去,同时也不停的介绍着每一处的房间。

“兰若寺”残破,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残酷的战争。

三进的超级豪宅,竟然找不出几间能做住人的屋子。

此等荒废程度,足以让李承乾伸出双手,为其点赞——牛!

“小倩,你既然是宫女,为何要如此打扮?”

一路走下来,李承乾始终都有些纳闷,难道这小宫女也有后世coplay的爱好?

初次见面,就给自己送了怎么大的一个惊喜?

“回殿下,奴婢正在梳洗,却不知殿下来的如此之快。失礼之处,还请殿下莫怪。”

“梳洗?嗯——这个理由还说的过去。”

李承乾想了想,貌似电视剧里古人梳洗打扮时,还真跟这女孩的样子差不多。

要不是这兰若寺的气氛,诡异的吓人,自己还真不至于如此。

“豪宅”的前前后后,李承乾大致的转了一圈。

这里除了那一地的杂草,就是满眼的残垣断壁。

摇了摇头,示意熊大可以去搬行李了。“豪宅”再怎么破旧,也算是个容身之所。

而那女鬼小倩,李承乾也是让她接着去梳洗打扮。

毕竟有这么只女鬼在身边飘来飘去,后脖颈子时不时的,还是有些——发凉。

推开了属于自己的房门,李承乾迈开小短腿走了进去。

房间内应该是被小倩打扫过了,看上去倒是整洁的很。

不过...当小家伙进入房间后,还是迎面扑来了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

想想也是,这个房间应该很久没人住过了,没有人气也是实属正常。

“这样的房间也能住人?开玩笑吧!”

阴寒之气太盛,就算是里面没什么脏东西。但就凭李承乾这小身板,用不上两天——他就能上演一场卧床不起的大戏。

再四周打量一番后,李承乾果断的退出了房间。

“殿下,您这是?”

见李承乾就像是躲瘟神一般,迅速退出了房间,跟在后面搬东西的熊大,也是连忙向一旁闪去。

生怕一个不小心,再把这小家伙给撞回屋子里去。

“这屋子不能住人,就是要住,也要先搞个炉子过来,烘烤一下房间。”

李承乾的想法简单粗暴,此时还只是上午,用炉子烘烤这房间半日,晚上再搬进去,应该就差不多了。

可让他想不到的是,自己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先去搞个炉子。

不成想,听到自己这番话后的熊大,竟然依旧呆立在原地。

除了一脸傻笑的看着自己外,这货竟一点行动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你看我干吗?我脸上有炉子吗?去找炉子啊!”

“呐个......殿下,炉子…炉子为何物啊?”

熊大继续他的傻笑,一脸的横肉,笑得那叫个慎人。

尤其是他嘴边的那一圈的胡子,笑起来,完全就是《熊出没》的真人版再现。

“不会吧,你竟然没听说过炉子?!”

“等等......”

熊大的话,似乎让李承乾抓了些什么。

“你的意思是......咱们大唐,没有出现炉子?”

“没有!香炉、炉鼎什么的,倒是听过,可炉子......臣敢发誓,从未听过此物。”

“没有!竟然真的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大唐竟然没有炉子!”

只是与熊大对视了片刻,李承乾便状如疯癫般狂笑起来。

于此同时,一组让他数钱,数到手抽筋的画面,更是在他的脑海中越发清晰可见。

“如果大唐真的连个炉子都没有......那小爷我…岂不是可以借此机会......大发一笔横财!”

太高科技的东西想搞出来,李承乾可能一时半会还搞不定,毕竟这里是大唐。

不过像炉子这种,既简单又实用的取暖神奇,李承乾还是有足够的信心,让它分分钟的面世!

想到就做,如此发财大计,可千万耽误不得。

“熊大——快去取纸笔来!”

“你看我干吗?还不去拿纸笔?!”

“殿下......你......您该不是在屋子里......遇到什么脏东西了吧?”

也不怪人家熊大会这样想,就刚刚他那副狂笑的模样,还真是与那传说中的中邪,相差无几。

虽然熊大依旧很怀疑李承乾,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但纸笔还是很快被取了过来。

在院子中一处小石桌坐下,李承乾便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起来。

“殿下......您确定您没事?您画的这......这东西......他究竟是什么啊?!”

李承乾画出的那些曲线和弧线,看在熊大眼中,完全就是那传说中的鬼画符。

再加上小家伙之前那慎人至极的笑容,熊大是完全有理由相信,自家这小祖宗,绝对是撞上了脏东西。

而李承乾,作为一名机械工程系,大二的高材生......

一直以来,李承乾的绘图功底,可是堪比CAD高精绘制。

别看他此时用的是毛笔......

但只见过平面草图的熊大,还是在这张近乎3D版的样板图面前——彻底的懵逼了!

“看不懂?”

李承乾歪了歪小脑袋,斜上角六十五度看去。

没办法,身高是硬伤啊!

“不懂!”

熊大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也罢,还是去找个铁匠回来吧!”

李承乾也是无奈。

不过想想也是,像这种高端物件,熊大看不懂也实属正常。

“铁匠?殿下找铁匠做什么?”

“如果不是太难的东西,小倩就可以代为打造。”

此刻的熊大还在想,该去哪找位铁匠过来。

却不想小倩的声音,突然从二人身后传来。

此时的小倩已经梳妆整齐,一身大唐特有的宫女打扮,正对着李承乾这边,露出甜甜的笑容。

不得不说啊,此刻的李承乾有点看傻了。

兴许是这丫头前后的反差太大,或者说这小丫头压根就是个美人胚子。

总之,在这一刻出现的小倩,其美貌程度,绝对堪比当年那原版的聂小倩。

不过,美人归美人,可这好像跟打铁锻造,压根贴不上边吧?

“小倩,是不是我听错了,要不…你再说一遍。”

李承乾故意揉了揉耳朵,示意你刚才说的什么,我是真的没听懂。

“殿下,奴婢说,奴婢懂一点铁匠的手艺。”

似乎真的怕李承乾没听懂,小倩在重复话语的同时,竟然还加上了一个挥舞手臂的肢体语言。

“你......真的会打铁?”

哪怕是得到了小倩的确认,李承乾仍然是瞪大了眼睛。

“当然,不信殿下跟奴婢过来看看。”

“看看?看什么?”

这下李承乾就更蒙了。

难不成这小丫头,还真要来个当场示范?

“我去,这还真是锻造台?”

被小倩带着,一行三人来到了二进院子的一个角落。

角落里是一个简陋的竹棚,拉开竹门后,一整套打铁的工具是样样俱全。

“这…这些都是你的?”

李承乾嘴角抽了抽。

任凭他有着二十一世纪的超大脑洞。

但他也不敢想像,一名如花似玉的少女,抡起大铁锤时,究竟会是个什么样子。

“不是奴婢的......这些东西一直都在。”

“奴婢只是偶然发现,之后就时不时的拿出来消磨一下时间。”

呵呵......用打铁来消磨时间,你究竟是无聊到了什么程度啊!

李承乾的嘴角继续抽抽个不停。

不过手上的图纸,却不由自主的递了出去。

“你看看,这个东西......能打出来吗?”

“这是什么?不过…看起来倒也是挺简单的,奴婢应该可以试试看。”

“人才啊!这绝对是人才啊!”

李承乾心中暗暗竖起了大拇指。

熊大看了后,满脸懵逼的3D图纸,在人家小丫头这里,仅仅只用了几秒钟,就敢来上一句挺简单的!

不!这不是人才,这丫的绝对是天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