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有七个师姐无敌了

我有七个师姐无敌了

鳄鱼罐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罗非是天玄宗的大师兄,年轻一辈的最强者。受师父命令,他下山去找自己多年未见的七个姐姐。可刚下山,他就差点被仙人跳讹钱,还被警花小姐姐损了一顿。不想过多纠缠,他从五楼一跃而下,继续按师父给的地址找人。只是找着找着,罗非发现,这七位师姐的身份可真豪啊!

主角:罗非   更新:2022-07-16 02:3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罗非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有七个师姐无敌了》,由网络作家“鳄鱼罐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罗非是天玄宗的大师兄,年轻一辈的最强者。受师父命令,他下山去找自己多年未见的七个姐姐。可刚下山,他就差点被仙人跳讹钱,还被警花小姐姐损了一顿。不想过多纠缠,他从五楼一跃而下,继续按师父给的地址找人。只是找着找着,罗非发现,这七位师姐的身份可真豪啊!

《我有七个师姐无敌了》精彩片段

“你看,这就是你的事业线,又直又长说明最近的生意很好,但不能太过操劳了,要注意身体。”

这是一间只有二十平左右的卧室,屋子里面只有一张床,窗帘紧闭,导致屋里黑漆漆的。

罗非和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面对面坐在床上,将对方的小手捉住,轻轻揉搓。

“呦,没想到小哥哥还懂算命呢!”

女子笑得花枝乱颤,并没有把手收回来。

罗非一抬头,顿时和女子胸前白色的“事业线”对上了。

“姐姐这事业线很深啊,未来前途定将是不可限量。”

女子突然将头探了过去,双手附在前胸,贴在罗非耳边说道:

“里面更深,要不要姐姐把外衣脱了给你看啊?。”

罗非挑了挑眉毛,不动声色道:“免费吗?”

女子本来包含春意的脸瞬间拉了下来:“怎么着?吃霸王餐吃到姐姐身上来了?”

合着老娘衣服都脱到一半了,你给我来这一套?

女子重新把肩头的衣服拉了回去,冷声道:“你也不在周围打听打听,上一个在我春花姐这里吃霸王餐的,坟头草都已经长了三尺多高了。”

罗非无奈地摇了摇头:“第一,我不是吃霸王餐,我是真的没钱。”

“第二,姐姐你的姿色也算不上是什么山珍海味,充其量就是一顿快餐。”

“第三,我就是打听去红枫公馆的路,结果被你们的人带到这来了,我是无辜的。”

紧接着,罗非又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道:“当然,如果姐姐你乐善好施,我也不介意免费吃一顿路边快餐。”

女子“唰”的一下站了起来,横眉冷对:“小嘴巴巴的,倒是挺能说。一会儿我给你嘴缝上,看你还能不能巴巴。”

“虎子,进来把这个吃霸王餐的家伙嘴给我缝上!”

女子朝外面喊了一声。

然而走廊里却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回应。

“虎子,虎子?你他娘是拉屎去了吗,叫你没听见?”

罗非叹了口气道:“姐姐,你今天可能得打烊了。山水有相逢,咱们江湖再见。”

说罢,罗非起身便要走,但却被女子一把抓住:“小子,没给钱还想走?”

罗非是一个讲道理的人,见女子阻拦,颇为不满:“我根本就没在你这吃我给什么钱?”

女子将罗非的胳膊攥的紧紧的:“刚才又是摸手又是看事业线的,老娘白白吃亏?”

罗非轻轻一震,甩开了女子的手,开口道:“那是我用算命换的,我还给你什么钱?”

女子一时语塞。

她春花姐好歹也是火车站附近几条街骂人向来没有对手的存在,没曾想今天竟然会在一个毛头小子面前吃瘪。

“反正你别给钱就休想走!”女子不依不饶。

“好不讲道理,今天我偏要走,看谁能拦得住!”

罗非也懒得继续在这里胡扯,因为他的神识侦查到外面的人就快要进来了。

“不准走!”

女子直接抱住了罗非的双腿,朝门大喊:“虎子,快点进来,我快要按不住他了!”

砰!

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

“不许动,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一个双手持枪,身材高挑的漂亮女探员出现在了门口。

“条……条子?”

女子瞬间懵了。

罗非无奈地摇了摇头:“我都说了你生意今天得关门,你还不信。”

“如果你刚才听我的话,咱们两个现在都走了,何至于此?”

女探员见罗非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厉声道:“闭嘴,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女子放开了罗非双腿,老老实实地蹲在了墙角。

罗非摊开双手,满脸委屈地解释:“这位漂亮的小姐姐,你听我解释,我就是一个无辜的路人……”

“我说了让你闭嘴!”

韩若琳最讨厌的就是油嘴滑舌的男人。

她的本职工作是刑侦队的队长,但只有扫黄部门一有行动她就会参与,她想要好好教训那些在外面胡搞的男人。

韩若琳将枪收回了枪套,上前就是一记擒拿手,想要将罗非按到在地。

但罗非是何许人也?

他可是天玄宗的大师兄,年轻一辈的最强者。

就在韩若琳的手探过来的一瞬间,罗非一个侧身躲过,接着就是一个反擒拿将韩若琳按到了床上。

“小姐姐,我真是一个无辜的路人,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罗非右手抓住了韩若琳的两只手,让她无法动弹。

韩若琳俏眉微皱:“在这里的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此刻,韩若琳的上半身被按在床上,胸前的两个大白团都被挤的变了形,后面高高翘起,总之就是一个非常羞耻的姿势。

“放开我!”

韩若琳想要挣脱罗非的束缚,但却发现他的力量太大,自己根本反抗不了。

“姐姐,我真是一个好人!”罗非说道。

“我告诉你,再不放开我,你会后悔的!”

韩若琳快要气炸了。

她一个堂堂的刑侦队队长,被人用一个极为羞耻的姿势按在床上。

如果被手下知道了,恐怕会笑掉大牙。

“怎么就跟你说不明白了呢?算了,不跟你说了!”罗非无奈,“我还有事,漂亮小姐姐,以后我们有缘再见吧!”

看着眼前优美的曲线,罗非抬手在韩若琳的后面拍了一下。

“嗯~”

一个奇怪的声音从韩若琳的鼻腔里面发出,紧接着全身都没有力气了。

罗非微微一笑,松开韩若琳的手后前身退到窗户边,朝韩若琳挥了挥手道:“拜拜喽!”

随后,一个后空翻撞碎玻璃跳下了楼。

很快韩若琳便反应了过来,嘴里怒骂一句:“该死!”

随后她掏出对讲机:“刚刚有个人从窗户翻走,周围注意封锁,另外叫个救护车,我估计那小子至少得断条腿。”

接着,韩若琳匆匆离开,全然不顾还蹲在角落的妖艳女子。

女子看着一地玻璃碎片,怔怔自语:“这可是五楼啊……”

哗啦——

罗非和无数的碎玻璃同时落在地上,地面被罗非踩出了两个深坑。

从五楼跳下来,他竟然毫发无损。

“嚯!还真是红枫公馆!”

罗非抬头看到“红枫馆”三个还在闪烁的LED招牌,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师父说的果然不错,城里的女人都太可怕了!”

罗非摇摇头,大摇大摆地向外走。

就在这时,一个男探员从远处迎面而来:“先生,你刚刚在周围有没有看到过什么可疑的人物?”

“有的有的。”罗非点点头,随便手指了一个方向:“刚才我看到一个挺帅的男的从楼上跳下来,往那边去了。”

“多谢!”

罗非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不客气,谁让我是热心市民呢!”


海城对罗非来说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十岁之前,他在这里生活过。

但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年,记忆里的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为了避免之前尴尬的事情再度发生,罗非特意走出了火车站的辐射范围才找路人问路。

“大爷,您知道红枫公馆在哪儿吗?”

罗非看到一个拄着拐棍,面色慈祥的大爷,上前把他拦住。

“红什么馆?”

大爷看向罗非,一脸疑惑。

“红枫公馆,大爷你知道红枫公馆在哪儿吗?”罗非大声重复了一边。

“什么公馆?”

大爷侧着脑袋,把耳朵对着罗非。

“红枫公馆,红枫,红枫!”

“红枫什么?”

罗非放弃了:“大爷,您这耳朵这么背,家里人就这么放心您一个人大晚上出来溜达?还是快点回家吧。”

不料,面前大爷脸色一沉:“你才耳背!”

然后拄着拐杖和罗非擦肩而过。

“靠!都什么人啊?”

十五年后,再次回到大城市的天玄宗大师兄,感觉这个城市到处充满了恶意。

终于在一个小时后,罗非历尽千辛万苦,抵达了红枫公馆。

今天晚上,红枫公馆将举行一场拍卖会,几乎整个海城的社会名流都会来参加。

罗非也是为了拍卖会上的一件拍品,特意从天玄宗赶到了海城。

“小子,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哪凉快哪待着去了!”

公馆的保安见罗非穿着如此普通,将他拦在了外面。

罗非挑了挑眉毛:“我凭什么不能进来?我也是来参加拍卖会的。”

保安上下仔细打量了罗非一番,脸上露出了浓浓的不屑之情:

“知道参加这场拍卖会的都是些什么人吗?就你这种穷屌丝还想进入?真是白日做梦!”

“赶紧滚蛋,别在我面前碍眼,否则我就动手了!”

保安挥了挥手,明显很不耐烦。

就在这时,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搂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与罗非擦肩而过。

中年男子将手中红色的请柬递了过去:“这是我的请柬。”

保安双手接过请柬后,点头哈腰道:“刘老板,凭借您的身份不用请柬的,直接靠脸就能进去。”

“不像某些人,连个请柬都没有,死皮赖脸的还想要进入会场,真是好笑!”

罗非颇为不悦:“在那指桑骂槐地说谁呢?你信不信我只要一个电话,你们老板就得亲自出面请我进去!”

一旁的刘老板直接被罗非的这番话给逗笑了:“小伙子,年轻人要脚踏实地,整天吹牛是不会有进步的。”

罗非看着刘老板一眼,淡淡道:“你又是哪根葱?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看你脚步虚浮,脸色苍白,还有那么大的黑眼圈,给你一句忠告,别再碰女人了,否则你早晚得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你……”

刘老板伸出手指向罗非,气得浑身发抖。

边上的女孩亲密的搂住刘老板的胳膊,嗲声嗲气的说:

“刘老板,别和他一般见识,他就是看我这么一个大美女陪在你的身边嫉妒。”

“吃葡萄就说葡萄酸的臭屌丝,我见的多了。”

一边说着,女孩一边朝罗非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罗非不由得一声嗤笑,指着不远处一个刚下车的靓丽女子说:

“对,你很美,就算她化了妆,也没有你化成灰美。”

刘老板和女孩本以为罗非想要服软,但没想到他话锋一转,又是一顿怼。

好歹刘老板也是海城的上市公司老总,怎会就这样忍气吞声?

“小兔崽子,倒是伶牙俐齿!今天我要是不好好给你上一堂人生教育课,你永远也领悟不到人生的真谛!”

面对刘老板的威胁,罗非的脸上满是轻蔑与不屑。

刚才那个下车的靓丽女子,这时也走到了会馆门口,引起众人一阵热议。

“快看,那是万盛集团的林总,真的好漂亮啊!”

“如果这辈子能和这样的女人同床共枕一回,少活十年也值了!”

“小点儿声,你不要命了,如果被林总听到,小心把你沉江。”

……

林思瑶刚一出场,立刻万众瞩目。

如今刚刚二十六岁的林思瑶,一手创建了万盛集团,当之无愧的海城第一女首富。

再加上林思瑶出众的气质和外貌,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俊杰趋之若鹜,但通通被林思瑶拒之门外。

罗非也多看了林思瑶几眼,不仅仅是因为对方漂亮,更是因为罗非觉得她有点面熟。

刘老板屁颠屁颠的上前伸出手,想要和林思瑶握手。

不过林思瑶却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要和他握手的意思。

刘老板尴尬地笑了两声,收回了手。

“林总,您应该还记得我吧,我们之间是有合作的。”

虽然刘老板的公司已经上市,但他却要依赖于万盛集团才能生存。

他现在只想着赶紧和林思瑶混一个脸熟,毕竟合同马上就要到期,他还想续约。

林思瑶轻轻点了点头,声音如同黄鹂一样婉转动听:“记得,强强地产的刘总。”

见林思瑶真的记得自己,刘老板大喜过望。

“一点眼力见都没有,难道就没看出来这位美女一直懒得搭理你,你还死皮赖脸的往前凑。”

罗非靠着门口的柱子,抱着胳膊,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刘老板发现罗非还没有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林总,刚刚就是这个小子口出狂言,竟然敢在大庭广众羞辱您!”

“是吗?”

林思瑶转过冷艳的脸蛋儿看向罗非,直接愣住了。

罗非也与她对视,更加确定了这个女人的美丽。

就在周围众人都以为接下来林思瑶会雷霆大怒,好好惩戒罗非的时候,却见林思瑶一步步走向了罗非,伸出右手轻轻抚摸着罗非的脸。

“你是……小飞?”

林思瑶嘴角微微弯起,眼中满是蜜意。

单单这一个笑容,立刻把周围众人都给看痴了。

轰——

罗非的脑海中突然有一道雷霆闪过。

他想起来了,他终于想起来为什么对林思瑶感到如此熟悉。

恍惚间,罗非仿佛又回到了十年的那个孤儿院,又想到了自己和七个姐姐辛苦却又无比快乐的时光。

罗非眼角微微湿润,他握住了林思瑶放在自己脸上的手,语气复杂:

“大姐,我是小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