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傅总夫人就在您隔壁

傅总夫人就在您隔壁

月下长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司念从来都不是一个勇敢的人,嫁给傅明灏,已经花掉了她所有的勇气。结婚三年,某人从不回家,完全将她视为无物,纵使如此,她依旧畏畏缩缩,小心翼翼的爱他,并且甘之如饴。可惜,没有感情的冰冷婚姻,最终还是以离婚惨淡收场。司念以为自己跟傅明灏不会再有交集了,谁成想,隔壁搬来一位新邻居,恰好是她的那位前夫哥。

主角:司念,傅明灏   更新:2022-07-16 02: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念,傅明灏 的女频言情小说《傅总夫人就在您隔壁》,由网络作家“月下长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司念从来都不是一个勇敢的人,嫁给傅明灏,已经花掉了她所有的勇气。结婚三年,某人从不回家,完全将她视为无物,纵使如此,她依旧畏畏缩缩,小心翼翼的爱他,并且甘之如饴。可惜,没有感情的冰冷婚姻,最终还是以离婚惨淡收场。司念以为自己跟傅明灏不会再有交集了,谁成想,隔壁搬来一位新邻居,恰好是她的那位前夫哥。

《傅总夫人就在您隔壁》精彩片段

暮色微垂,别墅一片静谧。

偌大客厅没有开灯,窗棂折射点点晕黄在实木地板上,半明半暗的光影下,司念纤瘦的背影挺得笔直。

突然,一道车灯由远及近。

“嘎!”

司念惊醒,下意识看向门口。

暗影中,一双如麋鹿般的眼睛浸满了湿润、慌乱。

“嘭!”

大门被推开,撞到了墙。

司念受惊过度,身体一晃,快要站起时,客厅的灯突然全亮。

明晃晃的灯光刺得人张不开眼睛,待双眼适应后,男人已经走到了面前。

司念不敢抬头,慌乱的目光只停留在眼面前的地板上。入眼处,男人铮亮的皮鞋光洁如新。

男人静静站定。

几秒的沉默,足以溺死一个胆小如鼠的人。

司念从来不觉得自己胆子大,尤其是在傅明灏面前,她一直都畏畏缩缩、恨不得夹起尾巴做人。

“可......可不可以......不要离婚?”司念死咬的唇瓣终于松开,说出了今晚第一句话。

男人没有回应。

司念素白的小手紧揪着裙摆,因为太过用力,指节泛着青。

她喉头如鲠,呼吸有些艰难,每回在傅明灏面前,她都显得笨拙不堪。

蠢笨的女人,这就是傅明灏给过她司念的唯一评价。

“现在反悔有意思?”傅明灏一贯低沉的声音里夹杂一丝不耐。

“我知道......”司念心一急,抬头看向傅明灏。

男人修长的指节落在领口上,随意松开领带,性感的喉结随着吞咽滚动了几下。

司念不敢再往上看,心跳已经加速,这种感觉她自是不陌生。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从来都没有一点抵抗力。

“既然知道,就签了它。”傅明灏不再啰嗦,直接丢下一份合同。

合同很轻,落在桌上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司念却觉得心头猛地被重重砸了一下。

酸涩不堪。

眼底涌出泪,朦胧了视线,司念眼前的合同模糊不清。

“离婚”二个大字却明晃晃的,异常刺眼。

“我不想离婚!”司念鼓起勇气,唇瓣颤抖,泪悄然滑落。

“司念,你是不是忘了我说过什么?”傅明灏耐心消失殆尽,语气森然。

司念摇头,泪水更多。

“把眼泪收回去,你知道我最讨厌哭哭啼啼的女人。”

司念咬紧唇,她不能再哭,她已经让傅明灏不喜了,再哭只会让他更厌恶自己。

可是眼泪还是不受控制地落下来,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她捂紧了小嘴,冲傅明灏死命地点头。

她一定不哭了,一定不会了。

“明灏哥哥,我不哭了,不哭了,你别生气......”司念手忙脚乱擦眼泪,慌乱无助地看着男人,语气里全是卑微的祈求。

“签字吧。”傅明灏看着司念,漆黑的眸底没有一丝动容。

“我、我愿意再捐一年血,就一年,一年好不好,明灏哥哥,一年后我们再离婚......”司念不知哪来的勇气,突然一把拽住傅明灏的衣袖,眼巴巴地看着男人。

傅明灏居高临下,漆黑如墨的眸子看不出半点情绪。

年轻女孩巴掌大白嫩的小脸此时布满泪痕,杏眼红肿不堪,小嘴咬出了血痕,这张脸能有多丑就有多丑,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明灏哥哥,你怎么哭了?这是我最喜欢的小兔,我送给你,你不要哭好不好......”

傅明灏眼前滑过一张比这更小的脸,同样大大的眼睛,红润润的小嘴,只是那双大眼睛里光彩流动,要好看很多。

“我决定的事情什么时候......”

司念一颗心沉到底。

傅明灏的话没有机会说完,手机突然响了。

他只看了一眼,就马上接了起来。

“喂。”傅明灏看都没看司念,直接走至落地窗前,声音又轻又柔。

通话持续不到一分钟,傅明灏转身过来,司念看到他的脸色比刚才更沉重,她心里却隐隐升腾起了一丝希冀。

在宁城,甚至是在这个世上,能让傅明灏这么温柔说话的,除了那个人,没有第二个。

司念静静等着傅明灏开口,她心里突然没有那么害怕了。

傅明灏眸底暗潮涌动,薄唇轻启:“就一年。”语落,男人毫不留恋抬脚离开。

门关上,司念的身子重重滑落在地板上。

她手里抓着那份合同书,苍白得不见一丝血色的小脸,终于露出了一点儿笑容。

今晚的运气总算没有很差,她还能在傅明灏身边待一年,这已经足够了。

地板有点凉,意识一点点回笼,司念深吸了口气,找到手机,拨出去一个电话。

电话那端的人没有接听,司念也不在意,她点开通信记录,发了一行字出去:

“陆医生,明天我来见你。”

短信刚发出去,那边直接打了过来。

“司小姐,你同意继续诊治了?”电话里陆明礼有点难以置信,因为就在白天,司念才刚拒绝了他的提议。

“嗯,我答应你陆医生,谢谢你这么费心帮我。”司念轻声道。

虽然不清楚是什么让司念在短短半天时间改变了心意,但陆明礼确实很开心听到这个消息。

司念现在的病情,多拖一天,对她身体更不利。

“明天我来接你?”陆明礼温声问道。

“不了,我自己坐车来。”说完这句,司念也不等陆明礼再说话,礼貌地说了声再见就挂断了电话。

陆明礼听着耳边的“嘟嘟”声,扯了扯唇角,轻笑了下。

挂断电话后,司念感到一阵疼痛自腹中传来,她这才想起,已经一天没吃一点东西。

她其实没有一点胃口,可腹部疼痛如刀绞,再不进食,她可能今晚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司念在厨房煮面,悠扬的音乐声突然响起。

她手一抖,铲子差点掉落下去。

这首“mylove”的歌,是她特意为傅明灏设置的铃声音乐。

平日里,这个铃声一个月会响一次,二年来雷打不动,从没乱过节奏。

可今晚还没到日子,他怎么会打来?“明灏哥哥......”司念接起电话,才刚起了个头,就被男人毫不留情打断。

“来一趟。”

“......好。”司念咬紧了唇,闷闷地应了一句,一颗雀跃的心慢慢沉降下来。

司念吸吸鼻子,心里却并不怎么难受,即使傅明灏是因为别人主动找她,可能见到他人,她也很开心了。


打车到“紫藤”小区,保安熟门熟路给司念放了行。

敲响了门,李岩站在门口。

“夫人。”李岩朝她客气招呼道。

司念轻点头,心念微微一动。

“夫人”这个称呼她一个月才听到一次,也只有李岩会这么叫她。

刚走到客厅,一股熟悉的消毒水味道窜入鼻翼,司念没有乱看,在老位置坐了下来。

一分钟后,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间走了出来,手里拿着几样工具。

司念静静看着那双戴着医用手套的手替她消炎,冰凉的触感尚未消褪,拇指大小的针筒在眼前一晃,紧接着一阵尖锐、熟悉的刺痛猛然袭来。

司念身体不自禁抖了下,下意识闭紧了眼睛。

她其实很怕痛,很小的时候她感冒了,宁愿吃很苦很苦的药,也绝对不要打针。

这么多年下来,每个月一次的疼痛她本应该习惯才是,可是每每那针孔刺入肌肤,她还是会因为害怕而死命咬着牙关、紧紧闭上眼睛。

仿佛不去看,不去听,不去想,那个被针孔刺进血管的人,就不是她。

“放松一点。”医生微蹙眉,扫了一眼司念苍白的小脸,终是缓了下语气道:“你肌肉绷这么紧,血液流通不顺,不利于抽血。”

司念紧攥的拳头松开了。

鲜红的血液顺着针管蜿蜒流出,好一会儿,才堪堪遮住了透明玻璃管的底部。

“你是不是没怎么喝水?”医生突然发问。

司念懵了,张开眼后,就看到医生面无表情的脸,语气有些不大好。

“我......”

司念还没来得及说话,医生又训道:“都多少回了,这点规矩怎么还不懂?要多喝水,你这身板子,别说给人献血,怕是你自己都贫血吧,改天去医院检测下,别到时候弄出问题来。”

司念抿了抿苍白的唇,低着头没再说话。

胃里翻江倒海一般难受,小腹那隐隐的抽痛,频率也越来越明显,她知道自己快要撑不住了。

可是,血还没有抽完,她怎么也要坚持到最后。

“好了。”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医生出声打破了缄默。

司念抬手压紧了伤口,看着医生拿着装有她新鲜血液的玻璃管往里间走,轻推开那扇门,而后隐入门后。

门内什么景象,司念一点儿都看不到。

她心心念念想要看到的那个人,亦是半个人影都没看见。

“夫人,我送您出去。”李岩不知打哪冒出来,一语惊醒了司念。

“哦?好......”司念轻点头,正要站起身,可眼前突然发黑。

一阵天旋地转后,她跌坐回椅子上。

“夫人,您怎么了?”李岩因为惊讶声音拔高了些。

司念摇头,唇瓣咬得死紧,她当然不能对李岩说自己饿得头昏眼花,四肢无力。

“吵什么?”身侧,男人不悦的低沉嗓音响起。

傅明灏走出了房间,俊朗如神祗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傅总,夫人她......”李岩不知该如何往下说,他其实并不知道司念到底是怎么了。

“没事,我这就走,不、不会打扰到你们的......”司念强撑着站起身。

她自然知道,如果不是刚才李岩惊呼声太大,惊扰了里面的人休息,只怕傅明灏连动都懒得动一下。

只是事与愿违,她太高估了自己,脚还没迈开一步,身体就再也支撑不住往面前的地板倒下去。

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司念宁愿去死,也不愿四仰八叉、在傅明灏面前出大糗。

心急之下,她左手一阵乱挥舞,企图抓住点什么来平衡身体。

结果还真让她给抓着了!软软的,只是她还没来得细细体会,也还未抓稳,傅明灏突然倒退一大步。

她左手好不容易拽住的支撑物也随之消失,身体不可遏制地重重摔落在地板上。

“夫、夫人?!”李岩被这一幕惊呆了,沉稳庄重如他也实在对眼前的这一幕场景接受无能。

李岩全身心都处于震惊状态,眼睁睁看着司念狼狈地趴在地上,他也一动不敢动。

刚、刚才......夫人手里抓着的难道真的是......傅总?!!李岩自然不敢真的去验证心里所想,因为不用眼睛看,他亦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二步开外傅明灏冷冽森然的气息。

这下......夫人要倒大霉了!

时间过得极慢,秒针滴答声似已停止。

地上司念依旧趴着一动不动,李岩终于忍不住看向了傅明灏。

男人天人之姿,丰神俊朗,没受丝毫影响,可若细看,他眼底那抹冷然已经冰到了极点。

傅明灏长腿轻抬,站在了司念身边。

昂贵、锃亮的皮鞋倒映出地板上司念惨白似纸片的小脸。

“装死?”傅明灏声音冷沉得像是冰下的寒流,阴险冷峻。

司念没有一点反应。

李岩想到刚才司念异常的举动,不禁捏了一把冷汗。

夫人应该没胆子在傅总面前装死,该不会是真晕过去了吧?

“司念。”傅明灏的声音从齿缝中逼出,一字一句,“给你三秒钟,从这里滚出去。”

李岩看了一眼地上双目紧闭的女子。

三秒钟?照这样看,夫人三个小时都不可能醒来。不过要再耽搁下去,指不定这人就要永远长眠在这里了。

“傅总,夫人应该是晕过去了。”李岩不得不硬着头皮提醒了一句。

“晕倒?”傅明灏轻扫了司念一眼,眼底厌恶之意明显。

这个蠢女人,刚才居然胆敢抓了他!让傅明灏心里除了厌烦之外还添了一丝暴躁。

“扔出去。”

“傅总,这里有医生,不如我们让医生给夫人看看?”

傅明灏没说话,睨了李岩一眼。

李岩跟着傅明灏这么多年,于是心知肚明接下来该怎么办。

只是,委屈夫人了。

李岩弯腰去搀扶司念,幸好司念个子娇小,身材纤瘦,并不怎么重。

正待要将人带出去时,身后,一道清脆好听的女声传来。

“眀灏,发生什么事了?”

随着声音落下,长发披肩,一身淡雅长裙的女子已慢慢走近。


女子不施粉黛,脸色略显苍白,不过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

她五官十分精巧,尤其是那一双盈盈水眸,好似藏着数不尽的哀绪,是个男人看了,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要怜惜疼爱她。

“没事,你怎么出来了?”傅明灏淡淡说。

“刚才听到外面有动静,我以为你......”霍静雅停住了嘴,目光落在被李岩搀扶着的司念身上。

“司姐姐她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霍静雅语气十分关心。

李岩趁机回答道:“夫人昏过去了,我正要带她去医院看看。”

“啊?”霍静雅惊呼出声,一双美目看向傅明灏:“眀灏,司姐姐是因为给我输血才会晕过去,你赶快让医生给她检查一下吧。”

傅明灏不置可否地抿了下唇。

李岩知道他就是默许了,还是霍小姐的魅力大,一句话就足以扭转乾坤。

救了夫人的命!

司念是痛醒的。

心脏那像是被机器死死绞着一般的痛,让她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睁开眼,一张美丽可人的脸出现在眼前。

“司姐姐,你醒了?”霍静雅惊喜出声喊道。

司姐姐?司念愕然,转而又什么都明白了,她现在躺着的这片地方就是霍静雅的。

她记得昏过去前,傅明灏袖手旁观站在那,如果她没估错,傅明灏此刻也应该在房里。

她可是托了霍静雅的福,才有这个荣幸躺在这里的。

“谢谢。”司念动了动唇,声音有些嘶哑,她喉头里也是干渴得厉害。

司念说完要下床,霍静雅却一把按住了她,急急说道:“司姐姐,你这身体还很虚弱,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

“不了,我可以回去。”

“医生说你要多休息,眀灏,你也来帮着劝劝呀。”霍静雅扭头看向另一边说。

司念也看了过去。

屋内光线并不明亮,白纱半掩着窗,男人侧身而立,一半光影笼在他身上,看不清他脸上什么表情。

可司念不用怎么看,也能感受到傅明灏身上冰冷的气息,即使隔着几步远,这种凌冽的气息也强烈得好似要将她整个人吞噬干净。

司念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我还是......”

“留下来。”司念话没有说完,被男人低沉声音打断。

她愣了一瞬,理解了话里的意思后,却一点都没有感到惊喜。

这个房子是傅明灏为心爱女人精心置备,无论地段还是环境,都是整个宁城数一数二的。

她踏入这栋房子数十次,可每次都是匆匆来匆匆走,从不会多停留片刻。

多待一秒,她不想,傅明灏亦不愿。

现在只因为霍静雅一句话,傅明灏却主动开口让她留下。

可是,她何苦要碍了别人的眼。

“我明天还要上班,这里离上班地方太远了,不方便。”司念说这话时,目光并不看向任何人。

“可是你都这样了,你回去一个人,我不放心。”霍静雅叹了口气,又看着傅明灏体贴地说:“眀灏,要不你陪司姐姐回去吧,我自己能行。”

闻言,司念目光轻落在霍静雅身上。

年轻女孩脸色略显苍白,神情似有些急促,语气里亦满是关心,她在关心自己。

司念顿时觉得好笑。

她是傅家明媒正娶进来的,可她这个傅家少夫人,却当得实在名不正言不顺。

因为她就算是生病了,甚至就是马上要挂了,她名义上的丈夫,都不会多看她一眼。

回家?那不是傅明灏的家,亦不是她司念的家。

“我走了。”司念不想让自己的自尊再一次被人狠狠踩在脚下,虽然这些年她也已经被踩习惯了。

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迈向门口,她心脏突然剧烈抽搐,痛得她不得不咬紧牙关。

待站在门口,已是一头的冷汗,拉开门正要出去时,身后却传来傅明灏的声音。

“我送你回去。”

司念震惊过来后,便释然了。

傅明灏破天荒答应下来,当然不只是单纯地为了送送她。

毕竟从认识他开始,他就没那么好心过。

“我先送她回去,你早点休息,不用等我。”傅明灏对霍静雅说。

司念听到霍静雅笑着说:“嗯,你不用担心我,照顾好司姐姐要紧。”

她拉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司机早已等候多时,见她出来,习惯性拉开了后排的车门。

司念没等傅明灏,自己先上了车。

她右手紧紧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呼吸,企图借着吸气来减轻身体的疼痛。

傅明灏高大的身影朝车子走来时,尽管司念痛得只想躺下来,可还是并紧了双腿,后腰挺得笔直。

她不想让傅明灏看到自己的狼狈。

傅明灏上来后,车子开动。

车内空间本来很大,可傅明灏坐在身边,司念有点紧张,因为紧张,她身体略微僵着,一动不敢动。

一路无话,车子到了别墅门前停下来。

还不等司念动作,傅明灏突然一把拽住了司念的手臂,将她拖下了车。

傅明灏的动作算不上粗鲁,可也并不温柔,大手十分有力,铁钳一般钳住司念不放。

一路跌跌撞撞被带到大厅,傅明灏突然放开了手,司念没站稳,跌落在地上。

桌子角磕到了腹部,又是一阵钻心的痛传来。人还没缓过气,她的下巴被紧紧捏住。

被迫抬头,就看到傅明灏散发着寒意的一张俊脸。

“想找死?”

司念忍不住瑟缩了下。

他语气摄人,可偏偏神情寡淡。

司念就算再愚笨,也知道傅明灏这通火跟之前屋内的事有关。

她不该晕倒,更不该在那间屋停留,也不该让霍静雅担心她......

总之她今天做了太多不该做的事,而这些不该都统统触到了傅明灏的逆鳞,让傅明灏动了怒。

司念看着男人隐隐冒火的黑眸,深不见底,狠狠盯着她的样子,好似她就是一堆万人厌恶的垃圾,没有一点自知之明怎么敢出现在这里。

她捂着肚子,嘴角抽了抽,突然就笑了下。

她居然敢笑?傅明灏手里动作加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