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闪婚后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闪婚后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

八方进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婚宴之上,云城第一名媛姜疏,惨遭抛弃,颜面扫地。她向来最看中颜面,怎么甘愿做别人眼中的笑话,于是,她素手一指,随便拉了一个残废逼婚。却不料,那残废居然是赫赫有名的湛寒霆。他是私生子,双腿还有残疾,但湛家权势滔天,也不是谁都放在眼里的。所有人都等着姜疏被拒绝时,他却懒懒一笑:这个女人,我要了!

主角:姜疏,湛寒霆   更新:2022-07-16 02: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疏,湛寒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闪婚后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由网络作家“八方进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婚宴之上,云城第一名媛姜疏,惨遭抛弃,颜面扫地。她向来最看中颜面,怎么甘愿做别人眼中的笑话,于是,她素手一指,随便拉了一个残废逼婚。却不料,那残废居然是赫赫有名的湛寒霆。他是私生子,双腿还有残疾,但湛家权势滔天,也不是谁都放在眼里的。所有人都等着姜疏被拒绝时,他却懒懒一笑:这个女人,我要了!

《闪婚后成了残疾大佬的心尖宠》精彩片段

盛世酒店。

精心布置的婚礼现场此时一片狼藉,杯子、蛋糕扔的遍地都是!

姜疏一袭洁白婚纱,攥着她的准新郎沈长青寄给她的一封婚礼邀请函,孤零零的站在偌大的舞台上。

他要结婚了,但新娘并不是她,而是她的好闺蜜慕婉儿!

就在几分钟前,沈长青在电话里咬牙切齿的告诉她:“姜疏,实话和你说了吧,我从未爱过你!和你在一起都是逢场作戏,不过是为了你们姜家的财产!”

“这几年为了忍受你的霸道不讲理,你知道我受了多少苦吗?终于,我再也不用面对你那张让我恶心的脸了!”

姜疏这才知道,原来,几日前,爸爸忽然被人查出逃税被捕,妈妈从高空坠落昏迷不醒,这一切都是沈长青干的!

昔日的美好一幕幕浮现,他曾拥她入怀,说她要星星,他都为她摘。

现在,沈长青却给了她致命一击,让她彻底一无所有!

她之前怎么没发现,那些深情都是他装的!

“哟,这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云城第一千金姜大小姐吗?听说以前都不低头看人的呀,怎么成了二手货啦!”忽然有东西朝着台上扔去。

“哈哈哈,不会吧不会吧竟然真的有人在婚礼上被抛弃,让我看看是谁!哦,原来是姜家的小公主姜疏啊!那没事了,因为她活该哈哈哈!”

“姜小姐,没了姜家的庇护,还有人敢娶你吗?!”

嘲笑声一声比一声高。

她看到了大家眼里的讽刺,听到了她们语气里的嘲笑。

那些话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匕首在她的身上随意割伤,却再也不会有人出来护着她了。

爸爸在时,谁人见她都得恭恭敬敬叫一声姜小姐,现在,墙倒众人推!

云城第一千金婚礼现场被抛弃,这样的新闻,难道不足震惊整个云城吗?!

沈长青摆明了是想看她被笑话!

偏偏,姜疏不如他的愿!

姜疏沁着薄雾的泪眸扫向台下,角落里一个坐在轮椅上看着自己的银发男人吸引了她的注意。

姜疏下台,她提着裙摆路过众人,不顾他们异样的眼神,冲着他走去,每一步都坚定无比。

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震惊不已。

姜疏要干什么?

“你,敢不敢娶我?!”

女人清冷的声音自安静的礼堂里响起来,带着几声回响,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带着几分破碎的美感。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缓缓抬起头,确定这句话是对自己说后,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迎上他的脸,姜疏的瞳孔跳跃了一下。

男人生的很好看,五官精致,棱角分明,剑眉下是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双眼皮下睫毛浓密又长。

他瞳仁很黑,目光看着姜疏时,像是一团化不开的墨,右眼角的那颗美人痣带着几分不经意的撩。

只是,目光上移,银灰色的头发下,额头一片疤痕,触目惊心,看着便让人觉得可怕!

可即便如此,还是藏不住男人的魅力,他的气场是极强大的,甚至带着几分让人捉摸不透的神秘感。

姜疏想:这样的人,若是个健全的人,该是怎样一个令女人疯狂的角色!

这时,礼堂里有人惊出了声。

“这竟然是湛三少?!”

“二手货竟然要嫁给湛三少?”

“等等,这湛三少不是被送出国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平时可从不参加什么宴会,他怎么会在这儿?”

湛寒霆——云城第一世家湛家最不受宠的私生子。

因为一场火灾,他失去了双腿,脾气也变得古怪。

湛家人三年前将他送出国,没想到他竟忽然回来了,还出现在姜疏的婚宴,实在稀奇!

湛寒霆瞧着姜疏,本抿成一条线的薄唇轻启,他嗓音清冷富有磁性的问:“为什么是我?”

“不出意外,应该没人敢嫁给你吧。”姜疏看着他,笑的自嘲,“不出意外,应该也没人敢娶我。所以,我们正合适。”

闻声,湛寒霆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弧度,他压着嗓音,懒洋洋的说着,“姜小姐,我没钱。”

姜疏不以为然,“我可以赚!”

湛寒霆那双深邃漆黑的眼眸含着浅浅的笑意,他淡淡开腔:“我是个私生子。”

“那不重要。”

“我这腿,这辈子都站不起来。”湛寒霆仰脸,眸光深邃的望着姜疏。

姜疏嗤笑,站起来的会劈腿,还不如站不起来的!

他试图从姜疏的眼底看出一丝退缩的情绪。

可是她没有,她迎上他淡如水的双眸,说:“我照顾你一辈子!”

啧,还有这种好事儿?

湛寒霆嘴角扬起一抹弧度,瞳孔里的深邃清楚的映着他的性格,他不好惹,城府很深。

全场人都以为,姜疏要被拒绝了。

姜疏的心,也不由得忐忑了几分,她会被拒绝吗?

谁知,三秒后,礼堂里传来男人沉磁好听的声音,他说:“好啊,我娶你。”

随着湛寒霆的声音落下,现场传来了一阵惊呼声,众人议论纷纷,觉得不可思议。

姜疏瞬间松了口气似的,眼眸含笑,笑的明媚,谁说她没人娶!

姜疏放下裙摆,温柔看他,“我可以吻你吗?”

湛寒霆微怔一瞬,嗯?

湛寒霆没来得及拒绝,姜疏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俯身,她一手捂着身前衣领,抬眼看向湛寒霆,犹如高高在上的白天鹅,愿意为了心爱的人放下身份去亲吻他。

姜疏微微闭上眼,睫毛卷翘又长,挺翘的鼻梁下,红唇又撩又诱人,迷人的香与她一同朝着湛寒霆扑面而来。

湛寒霆霎时间喉咙滚烫,不禁咽了下口水。

姜疏软软绵绵的吻落在了他冰凉的唇上。

湛寒霆的心尖轻轻颤了一下,他看着眼前的女孩,眼神有些许暗淡。

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能引起她的注意,对吗?

姜疏睁眼,一双美眸勾人魂似的,她笑靥如花,“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湛寒霆沉下眼,攥住姜疏的手,忽然勾住她的腰肢,将她拉入自己怀中。

姜疏跌坐在湛寒霆的腿上,他抬手挑起姜疏的下巴,对视着女人美的惊心动魄的双眸,他问:“不后悔?”


姜疏看着他额头的疤,再看他的脸,如果没有这道疤,他一定很完美。

可看着湛寒霆,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冒出一种掉入狼穴的感觉。

见姜疏看着他失神,湛寒霆搂着她纤细腰肢的手紧了紧,压低了嗓音,尾音上挑,“嗯?”

姜疏回过神,她笑的妩媚,“这话该我问你才对。”

“怎么说?”湛寒霆眯眼。

“虽然你残废,长得也一般,可您毕竟身份家世放在这儿,反倒是我。”姜疏双臂搭在湛寒霆的脖颈,她像个小妖精一样,说:“空有一副好皮囊,却一无所有,你不嫌弃?”

湛寒霆眯着眼,静静听着姜疏的话。

嗬,说他残废,长得也一般。

说她自己,空有一副好皮囊。

嗯......属实。

“明天早上八点,民政局见。”他说。

姜疏莞尔,“不去是哈士奇!”

“嗯,是阿拉斯加也行。”他淡淡回应。

姜疏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湛寒霆的回答,她莫名喜欢。

“老公,爱你。”姜疏帮湛寒霆整理了一下衬衫领带,而后起身,往台上去。

湛寒霆怔在原地,漆黑瞳仁轻颤了一瞬,握着轮椅的手都跟着一紧。

老......公?

姜疏再次站在偌大的舞台中央,她明明那么单薄,可一个人站在那,却气场十足。

她拿着麦克风,捂着领口鞠了一躬:“各位前辈,朋友们,很抱歉让你们看了一场闹剧。”

再起身,她笑如阳光,灼热人心,她说:“改日,我和我老公湛寒霆的婚礼,定重新邀请大家前来参加,现在,婚礼结束,请大家有序退场。”

说完,姜疏转身走向后台。

婚礼现场,那些想看姜疏笑话的人,万万没想到,姜疏会这般结束这场闹剧。

那个向来被姜家捧在手心,从不需要抛头露面解决问题的姜疏,今日竟也能独当一面到让他们哑口无声!

湛寒霆歪了歪头,不禁嗤笑了一声。

“爷儿,”湛寒霆身侧的男人小声询问,“你,真要娶她?”

“不好吗?”湛寒霆望着姜疏的身影。

“好,当然好,娶姜小姐,可是爷儿你的毕生梦想!可是她现在——”

“没有可是。”湛寒霆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语气都变得严肃起来。

叶江立刻闭上嘴。

姜疏再换了裙子出来时,并没有看到湛寒霆。

“姜小姐,您说要嫁给湛三少!是认真的还是在和沈长青怄气?”一群记者来势汹汹,逼得姜疏连连后退。

“姜小姐,如果明天湛三少未去民政局,你该怎么办呢?”

“众所皆知湛三少不好惹,姜小姐就不怕被二次抛弃吗?”

麦克风怼脸,镜头里,女人眼眸有些红,可那张精致的脸依旧又欲又撩人。

姜疏抿了抿唇,那种支离破碎的美让人格外心疼,她浅浅一笑,说:“老公,我们明天民政局见。”

话落,姜疏的心还是揪了一下。

明天八点,湛寒霆会去吗?

......

民政局。

姜疏身着一件白衬衫,下身一条黑色短裙,她静静的倚在墙边,黑发顺着脸颊落下来,有一种平凡的美好。

时间定格在九点钟,烈日当头,姜疏被晒得有些不耐烦了。

难道湛寒霆真要放她鸽子?

“小疏?”耳边忽然传来一道试探的声音。

那人一条白色裙子,栗色卷发披散身后,笑起来温婉可人。

那是一个化成灰姜疏都认识的人——慕婉儿!

慕婉儿得意的往姜疏这边走来,“小疏,真是你啊,我还以为我看错了。”

眼看着慕婉儿停在自己的面前,姜疏眼角微挑,上去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

她几乎用尽了全力,打懵了慕婉儿,打愣了过路人。

“疼不疼?”姜疏问她。

慕婉儿迟迟都没回过神,姜疏勾唇,反手又是一巴掌。

啪——

她偏过头,眼泪瞬间掉了下来,本漂亮的脸蛋儿上瞬间多了两个巴掌印,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慕婉儿往后退了两步,看到沈长青过来了,赶紧扶着小腹跌坐在地上。

“姜疏,你干什么!”

沈长青扶住慕婉儿,推了姜疏一把,恶狠狠的骂着姜疏,“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恶毒?她怀孕了你知不知道?孩子如果出什么事儿,你付得起责任吗?!”

姜疏十分震惊的看向慕婉儿。

怀孕?

慕婉儿怀孕了?!

慕婉儿哭哭啼啼,往沈长青的怀里躲去,手扶着小腹,摆明了怕姜疏,可嘴里还是说着:“长青哥哥,你不要怪小疏,她只是心情不好,是我的错,我道歉。”

“小疏,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我还和长青哥哥说,等宝宝生下来,认你做干妈呢!”慕婉儿擦着眼泪,委屈坏了。

沈长青看着慕婉儿肿起来的两边脸,心疼极了,抬头便喝姜疏,“看到你和婉儿的区别了吗?她会道歉,不像你,从不低头!你现在连给婉儿提鞋都不配!”

姜疏眸光落到沈长青的身上,看着那张冲着自己嘶吼的脸,姜疏语凝片刻后,笑了。

抢了她男人,怀了孕,还让她做干妈?还说她提鞋都不配?

这不是存心恶心她吗?

姜疏觉得自己真是瞎的彻底!

姜疏狠狠的“啐”了一声,“不要脸的狗男女!”

慕婉儿才不在乎她怎么骂,姜疏一无所有,沈长青是她的,这就足够了。

“小疏,你一定是在等湛三少吧?”慕婉儿故意问。

姜疏不说话,她便说:“别等了,湛寒霆不会来的。湛寒霆那人又拽又狂,向来喜欢看别人的笑话。他昨天刚回国,戏耍了云城第一千金的新闻,他哪里会错过?”

继而,她给姜疏出主意,“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就立刻找媒体澄清,昨日婚礼现场只是玩笑,不然,你今天要丢脸丢大发了!”

看似在给她出主意,实则阴阳怪气的嘲笑她。

“长青哥哥,你说是不是?”她拉了拉沈长青的衣袖,一扬起脸,脸颊都红肿着,更让沈长青心疼了。

沈长青斩钉截铁的喝道,“湛寒霆虽残废,但也不是谁都娶的,她不知好歹罢了!就等着看她又一次以笑话上娱乐新闻吧!”

姜疏望着沈长青,觉得自己可悲又可怜。

二次被抛弃,成为全世界人的饭后话题,这比杀了她还难受!

他们从小玩到大,他最了解自己,该有多恨,让他频频往她的心上捅刀子!

沈长青,杀人诛心啊......

压抑的气氛里忽然传来一声男人的嗤笑,紧接着,一道低沉的男音腾空而起。

“沈先生真当人人都像你一样是个人渣?”


这声音!

所有人都转过身,不远处,叶江推着湛寒霆缓缓而来。

沈长青和慕婉儿对视一眼,愣住了。

姜疏看着奔她而来的人,忽然间就觉得有些委屈,她真的以为他不来了......

今日的湛寒霆特意盛装打扮过,一身黑色西装与平日吊儿郎当格外不同,那头银灰色的头发又酷又张扬,虽坐在轮椅上,却不减强大气场。

他薄唇轻启,朝着姜疏开口,“疏疏,过来。”

男人声音温润好听,温柔到了骨子里,

姜疏鬼使神差的就走了过去,被他牵住手,一把拉入怀中,跌坐在他的腿上。

男人身上的冷香入了鼻,姜疏无措抬头,对视上他漆黑瞳仁,嗓音有些哽咽,“怎么才来?”

“怎么,怕我放你鸽子?”湛寒霆指尖捏住姜疏的下巴,看得出她的委屈。

姜疏忽然就憋红了脸,“不是,怕你变成哈士奇。”

嗬......

湛寒霆不禁笑出声来。

沈长青看着那二人,心里有些不悦。

她和姜疏在一起的时候,最多也就牵牵手,拥个抱!接吻都没有过!

可今天,姜疏坐在他的怀里,与他四目相对。

姜疏冷眸扫过慕婉儿,眼底都是针对,“慕婉儿,让你失望了,我的男人来了!”

慕婉儿瞬间气的要死。

这怎么可能,这并不符合湛寒霆的人设啊!

“湛三少,你真要娶她?”沈长青忽然开口质问。

湛寒霆抬眼,懒洋洋的看向沈长青,“沈先生该不会是后悔了吧?疏疏现在可是我的宝贝了。”

姜疏望着湛寒霆的侧脸,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格外的自然。

明明,他们昨天才见第一面!

沈长青嗤笑一声,满眼不屑,“后悔?湛三少,她可是我不要的垃圾。”

说着,他还将慕婉儿往身边搂了搂,好似在说:这才是宝贝。

姜疏睨着沈长青,呵......垃圾。

湛寒霆的眸光不屑的扫了慕婉儿一眼。

“啧,沈先生,这找老婆,就像选股票,选好了,一路红,选不好......会血本无归的。”湛寒霆笑里藏刀,嘴巴毒得很。

沈长青自然听得出他话里的意思,却依旧风轻云淡,“逢场作戏也该有个度,小疏已经很惨了,湛三少就别玩弄她了吧?”

“尾巴摇的比天高,还在这里装好人。叶江,我们家看门的狗是不是都比他伪装的好?”湛寒霆扫向叶江,无情戳破沈长青的虚情假意。

叶江淡淡笑,跟着应声,“爷,他怎么能和湛家的狗比呢?即便是狗,湛家的狗也是最高级的。”

沈长青......也配?

沈长青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那张温润的脸上,竟也爆起青筋来,“湛寒霆!”

“哟,恼羞成怒了。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比我们家看门的狗听得懂人话,你说呢,叶江?”湛寒霆眼角轻佻,眼底写满了挑衅。

“是的,爷。”叶江毕恭毕敬回答。

“改日沈先生若是没工作了,不如就来湛家当看门狗吧,单独别墅、进口狗粮,待遇丰厚。”湛寒霆勾唇,眼神里布满不屑。

沈长青气的脸铁青,话都插不上去一句!

安静的气氛下,院子里的藏獒忽然叫了几声,好像在欢迎沈长青的加入一样。

姜疏那张憋红了的小脸上不禁多了几分浅浅笑意。

看到姜疏眼底泛笑,湛寒霆的心情也变得愉悦,他偷偷捏着姜疏的指尖,这女人的手又白又软,捏着格外舒服。

慕婉儿看到姜疏在笑,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滋味。

慕婉儿一直以来最羡慕姜疏,她出生普通人家,从来没有聚光灯在她的身上,零花钱更是掰碎了花。

可姜疏不同,她是被宠上天的千金大小姐!

她的傲气和高高在上来自骨子里的,她天生就高人一等!她是无论身处怎样的环境,都让人移不开目光的焦点。

看到姜疏也有跌下神坛被抛弃时,她比中了五个亿还爽!

可现在,她的身边竟然又有新人围绕了!

真是个......贱人啊!

“我们去领证吧。”姜疏开口。

湛寒霆挑眉,富有磁性的嗓音自姜疏耳畔缓缓传来,他说:“求之不得。”

湛寒霆揉了揉姜疏的头发,忽然看向沈长青。

就听他懒洋洋道:“两日后二位的婚礼,我和我老婆一定到场,并亲手为你们准备一份新婚礼物。我保证,一定惊喜。”

慕婉儿和沈长青怔站在原地,周边,死一样的安静。

慕婉儿轻轻勾住沈长青的手,她抬眼看沈长青,轻轻摇头,“没关系,长青哥哥,以后我在你身边。”

沈长青揉了几下慕婉儿的头发,再看那二人的身影,恨意爬上心头,双眸晕染了一片红。

姜疏......我再也不是你们姜家捡回来的那条狗了!

......

从民政局出来,姜疏紧紧的攥着手中的红本,这不仅仅是一本结婚证。

更是她未来沉甸甸的一生。

叮——

姜疏的手机忽然响了。

“姜小姐,这里是中心医院,你妈妈病危,你还是赶快来医院一趟吧!”

姜疏肩膀陡然一颤。

她挂断电话,来不及和湛寒霆打招呼,匆忙离开了。

待湛寒霆被叶江推出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叶江小声道:“爷,盛小姐已经到云都了,她带着国外的合作伙伴一起来了,让您现在过去。”

湛寒霆看向手中的结婚证,不禁勾起一抹嘴角。

结婚证在手,她也跑不掉。

“好。”

......

医院。

姜疏匆忙赶去的时候,一个护士从抢救室里出来,她一眼就看到了姜疏,“姜小姐,这是病危通知书!”

姜疏吞了下口水,无措的攥着被强行塞进手里的病危通知书。

病危......

“刚才病人忽然心跳骤停,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姜小姐,来不及了,快签字吧!”

她把笔一起塞给姜疏,姜疏拿着纸笔的手不停颤抖着,她脚下直发软,心里是说不出的害怕。

姜疏想去签字,可那笔写出来的字却像是一条条浪线。

她用尽力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姜疏!

护士转身,再一次进了抢救室,姜疏跌坐在长椅上,看着头顶的“抢救中”三个大字,脑子里轰隆——的一声。

三天前,沈长青和慕婉儿纷纷站她身侧,安慰一声比一声好听。

现在,所有的苦难都是他们给的,所有的一切,都要她自己来扛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