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阅遍渣男后我爱上了系统

阅遍渣男后我爱上了系统

秦淮没有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安绘已经躺在病床上六年!当初她怀了身孕,丈夫为了照顾她请了一个保姆。没想到保姆恶毒,不光设计陷害她失去了孩子,还夺走了她的丈夫。终于,安绘结束了长达六年的苦难,离开了这个世界。不过并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她绑定了系统,并且接受了系统派发的任务……

主角:安绘,凌一   更新:2022-07-16 02: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绘,凌一 的女频言情小说《阅遍渣男后我爱上了系统》,由网络作家“秦淮没有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安绘已经躺在病床上六年!当初她怀了身孕,丈夫为了照顾她请了一个保姆。没想到保姆恶毒,不光设计陷害她失去了孩子,还夺走了她的丈夫。终于,安绘结束了长达六年的苦难,离开了这个世界。不过并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她绑定了系统,并且接受了系统派发的任务……

《阅遍渣男后我爱上了系统》精彩片段

“安绘,你看,这是池越送我的新戒指,好看吗?”

“啧啧,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我要是你,就趁早赶着去投下一胎,省得在这里让池越看了心烦。”

“不过,你怎么能这么快就死了呢?你要是死了,可就看不到池越如今有多爱我了。”

“那就便宜你这个贱人再多活几年吧,不用太感激我的仁慈。”

“......”

耳边恶毒的谩骂声,安绘已经忍受了整整六年。

她躺在这病床上一动不能动弹,也已经整整六年了。

这六年的时间里,张小曼几乎每个月都雷打不动地来“看望”她一次。

而她每次一来,安绘的身上就会多出一些伤痕。

女人用细长的指甲狠狠地在安绘的身上掐出一片片淤青。

“唔唔!!!唔......”

安绘想说话,想还击。

但她唯一能发出的只有这种干涩骇人的“唔唔”声。

自从六年前被张小曼陷害,安绘不但失去了腹中还未出世的孩子,也从此变成了一个全身瘫痪的“活死人”。

为了不让安绘说出事情的真相,张小曼甚至收买了医生,在手术中剪断了她的声带。

如今的安绘,只有躺在这里忍受着张小曼无休无止的折磨。

回想六年前。

那时的张小曼只不过是池家雇来的一个小保姆。

因为安绘怀孕,池越不想她太过操劳,这才请了一个保姆替她分担家务。

谁成想,这一“分担”,便“分担”了她的人生......

听到“咔嗒”的关门声,安绘知道张小曼终于走了。

她痛苦的眼泪顺着脸颊落在枕头上,犹如断线的珠子,怎么也止不住。

......

又是一声“咔嗒”。

安绘以为张小曼去而复返,紧张地盯着门口。

“呼......”

进屋的人气喘吁吁,一边小心翼翼地关上门。

这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安绘从来没见过她。但她身上穿着医院的同款病号服。

女人把手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嘘!千万别说话,别让他们发现我在这儿!”

“唔......唔......”

安绘艰难地扯着嗓子发出一些声音。

她难得见到除了张小曼和护士之外的人,她想用这样的方式试图求救。

可对方哪听得懂这些“唔唔”声的意思。

她有些同情地看着她:“你该不会是不能说话吧?唉,真可怜。”

“唔!唔......”

安绘急得直皱眉头,费劲地发出声音。

可惜,她的声音没能让对方听得明白,却把护士给招来了。

“好像在那边,快去看看!”

“完了完了,他们又来了。姐姐诶,这东西我先放你这儿寄存一下哈,等我把他们甩了再来找你拿!”

听到护士朝这边跑过来的脚步声,女人一脸着急。

她随手把怀里的电脑往安绘的被子里一塞,也没管安绘同不同意,转身就跑。

她跑得着急,一不小心撞翻了床头柜上的一只水杯。

那是刚才张小曼用的杯子,里面还盛着她没喝完的水。

被人这一撞,水杯翻倒,大半杯白开水全都洒在了旁边连接着医疗仪器的插座板上。

安绘急得“唔唔”直哼。

可那女人早就跑得没了踪影,所有的护士也都追她去了,根本没人听到她的求救声。

眼看着那插座板“嗞嗞”一阵电光火石,安绘只觉得从连接在身体上的几根线传来一阵强烈的电击感。

随后,她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有人吗?喂,快醒醒!”

黑暗中,安绘被一个声音唤醒。

这声音有些奇怪。

不是从耳边传来的,倒像是从她自己的脑子里传来的。

安绘的意识逐渐清晰,但她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这时,那个声音又说话了。

“别费劲了,你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

安绘一惊,她竟然听到了自己说话的声音。

她已经六年没能开口说话了。

但此时,她似乎可以靠着自己的意识,跟那个奇怪的声音对话。

安绘有些懵。

她又试了一下:“你......是谁?”

“我是负责替含恨而死的人清除怨念的系统,凌一。”

“01?”

“不是01,是凌一。”

“有什么不一样吗?”

“算了,随便吧。”

“等等,你说的系统是指?”

“就是给你发布任务,给你发放奖励,让你的人生开挂那种。”

“?”

“这都不知道。没看过小说吗?”

“emmm......”

安绘在医院躺了六年。

她上一次看小说,看的还是当时时兴的青春疼痛文学。

什么劳什子系统?

根本没有听说过。

看她完全不明白,凌一又一番解释:“总之,你现在已经死了。要想再活过来,你就得配合我完成任务,我保证不会亏待你。明白了吗?”

“不明白。”

“......”

安绘不是故意怼他,她确实不清楚眼下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而且,如果说她真的死了,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毕竟,像过去六年那样苟且偷生,简直是生不如死。

听到安绘的心声,凌一无奈之下扫描了她的大脑。

他这才发现,这个宿主的遭遇简直惨不忍睹。

于是,他换了个方法来让事情变得简单一些。

“那个小保姆把你害成这样,你想报复她吗?”

“你是说张小曼?”安绘咬牙切齿,“我当然想!这六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让她尝尝这种痛苦的滋味!可是,我现在都已经成了个废人,我还能怎么样?”

“只要你想就行了。我可以给你一具新的身体,到时候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你是说,新的身体?这怎么可能?”

“别问了,以你的理解能力,我解释了你也听不懂。机会只有一次,要不要接受,你自己决定。”

这态度傲慢的系统,给安绘丢下一个只有“是”或“否”的选择题,然后彻底没了声音。

安绘觉得自己好像在做一个荒唐的怪梦。

可是,她的意识却无比清晰。

看着黑暗中闪着亮光的“是”“否”两个字。

她毫不犹豫地朝“是”字伸出手去。

下一秒,一道刺眼的白光将她吞噬......


“仲先生,冯小姐醒了!”

安绘刚刚睁开眼睛,就听到身边欢喜的呼喊声。

她被刺眼的灯光闪得皱了皱眉,下意识抬手去遮挡。

纤长的手指在眼前晃了晃。

安绘猛然瞪大了双眼。

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双手......又可以动了?!

“别乱动,你还在输液。”

还没等安绘从身体恢复知觉的喜悦中回过神,一个陌生男人突然把她的手从眼前拉开。

虽然他说话的语气有些严厉,但他的动作很温柔,生怕弄疼了她似的。

安绘眯着眼看向他。

男人背对灯光,周身仿佛有一圈耀眼的光晕。

他棱角分明的脸刚毅俊美,安绘看得入迷。

这也许就是小说里写的那种“雕刻一般的完美容颜”吧?

“你感觉怎么样?”

“雕塑”忽然开口问她。

安绘愣了一下:“我......”

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的刹那,安绘又怔住了。

她的声带不是断了么?为什么现在可以说话了?

等等......

这声音,好像不是她自己的声音。

安绘满脑子堆满了一个又一个的问号。

这时,梦里那个古怪的机械男声又响了起来——

“宿主,这就是我答应给你的新身体。你还满意吗?”

“!!!”

听到这声音,安绘脸色大变。

她不顾旁人的阻拦,倏地从床上起身。

刚刚苏醒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了这样的反应,踉跄了几步摇摇欲坠。

但此时的安绘顾不了那么多,她连滚带爬来到一面镜子前。

看到镜子里这张精致却陌生的脸,她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是我?”

“这就是你,一个全新的你。”

凌一在回答安绘的同时,顺便把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都导到了安绘的脑子里。

安绘一阵头晕,眼前闪现过一堆凌乱的画面。

她慢慢整理着脑海里的碎片,得知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叫作冯茵茵。

而冯茵茵的遭遇,也不比她好到哪里去。

冯茵茵原本是一个豪门阔太,虽然吃穿不愁,但公公不疼婆婆不爱。她的老公段容清常年出差在外,两个人结婚两年多,圆房的次数屈指可数。

后来段容清飞机失事,失联数月。公公为了延续家族的血脉,硬是逼冯茵茵用段容清生前留下的冻精去做试管。折腾了几个月,冯茵茵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可段容清却在这时候突然“死而复生”,还带着个大着肚子的小三一起回来了。

段容清口口声声说自己这一年都没碰过冯茵茵,不承认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段家的血脉。而段家人为了让她让位,不知道从哪找了个男人来陷害冯茵茵,害得她被迫流产。

最后,段家团结一致把冯茵茵赶出了门,而走投无路的冯茵茵选择了跳海自杀......

回顾完冯茵茵的一生,安绘心里突然平衡了不少。

原来,这世界上跟她一样惨的,还是大有人在。

安绘正想跟凌一问点什么,突然被人一把抱了起来。

“不是让你别乱动吗,手上都流血了。”

说话的男人叫仲文渊,是冯茵茵在嫁入段家之前的顶头上司。

冯茵茵昨晚在海边想不开寻短见,就是他从海里把她捞了起来。

只可惜,仲文渊还不知道自己捞上来的是一具已经断了气的尸体。

真正的冯茵茵,早就赶着投胎去了......

安绘从凌一给出的资料里整理出这些信息。

再看向仲文渊的时候,她对这个男人也莫名多了几分好感。

她轻声开口,替身体的原主人补上一句苍白的道谢。

“仲先生,谢谢你。”

听到她这话,仲文渊的动作怔了一下。

但他很快又恢复成平日里冷冰冰的样子,说话也总是那种苛责的语气。

“下次没事别再干这种蠢事,我不想救你第二次。”

“放心吧,绝不会有下次了。”

好不容易才重获新生,安绘当然会好好活着,怎么可能会去寻死。

......

“所以,我不是在做梦。你真的让我重生了?”

安绘闭上眼睛,用意念试着跟脑子里的系统交谈。

“可以这么说。”

“那我现在在哪?”她问完才觉得这话听起来有点怪,又补了一句,“我的意思是,我原来的身体,怎么样了?”

“因为设备故障导致的电气事故,你已经脑死亡了。那具身体,现在就是一副空壳。”

“设备故障?”

安绘回想着自己昏迷之前发生的事。

医院里那个古怪的女人、被塞到自己怀里的电脑、打翻的水杯......

然而,凌一并没有留给她太多思考的时间。

“叮”一声响。

安绘眼前出现了两个悬浮的透明框框。

(任务目标一:冯茵茵恨意达到0%”)

(任务目标二:段容清悔意达到100%”)

“恨意?悔意?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凌一解释得很没耐心,“冯茵茵含恨自杀,她现在的恨意值是100%。等这个数值变成0%,你的任务就完成了。至于悔意......”

“就是要让段容清后悔?”

“还学会抢答了。”

“可我为什么要做任务?对我有什么好处?还有,我......”

“你问题未免太多了。”

从刚才开始,安绘就一直在问个不停。凌一很不耐烦地打断了她。

眼前的框框右下角,跳出一个倒计时——14天23时59分。

“这是任务时限,你的时间不多了。有空在这里躺着问问题,不如抓紧时间去干活。”

“还有时限?那要是我没完成的话......”

“你会死。”

凌一言简意赅。

——

几天后,安绘已经完全适应了这具新身体。

她还恶补了不少网络小说,搞清楚了自己脑子里的系统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说白了,无非就像是开了个外挂罢了。

“凌一,下个路口怎么走?”

“你把我当成GPS导航了?”

“哎呀,开车的时候用手机是要被罚款的,你就帮我导航一下不行吗?”

安绘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该如何“正确”使用这个白给的“外挂”。

她理所当然地使唤着凌一,一脚踩下奔驰车的油门。

这是仲文渊分给她的座驾。

从昨天起,她已经以冯茵茵的身份重新回到了仲文渊的公司上班。

过去六年的悲惨人生教会了她——

爱情算个屁,只有搞事业才是最明智的。

此时,安绘正在赶往集团总部的路上。

她今天有一场重要的合作洽谈。

而对方的代表,正是段氏集团的总经理——

段容清。


仲天集团,一楼大堂。

安绘一进门,就看到了站在电梯厅的段容清。

对方回头看到她,一脸诧异:“冯茵茵?!你怎么......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看到我还活着,你好像很失望啊。”

“你没死就好。因为你的事情,小婕这几天一直很内疚。要是知道你没事,她也能宽心一些。”

段容清语气冷漠。

知道原主还活着,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为林婕不用再内疚而庆幸。

天知道那个林婕的内疚到底是真的还是演的。

安绘默默翻了个白眼,无力吐槽这个渣男。

“叮”的一声,电梯开门。

段容清带着助理直接走进去,根本没想多看安绘一眼。

见安绘也想进电梯,他伸手拦住了她。

“冯茵茵,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连电梯都不配坐了?”

“你听着,我不管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最好马上把你那些龌龊的心思收起来。离婚协议书你已经签了,我跟你现在没有任何关系。你要是再这么纠缠不清,别怪我不留情面。”

“......”合着这个渣男以为,她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对他死缠烂打。

安绘无奈地笑了。

她也不解释,只是反问:“那段先生希望我怎么做?”

“从我眼前消失,最好再也别让我见到你。”

段容清话里透着毫不掩饰的恶意。

看来,他对冯茵茵这个曾经的结发妻子,可真是厌恶到了极点。

安绘忽然觉得有些心酸。

她分不清这样的感觉究竟是因为原主残存的情感,还是因为段容清让她想起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池越。

“好。”安绘不假思索地答应,一抹清冷的笑,“我现在就滚。不过,等我滚远了,你可千万别后悔。”

“呵,真可笑。我为什么要后悔?”

段容清冷哼一声,毫不犹豫地按下电梯的关门键。

就在两人之间只剩下狭窄的一条缝隙时,仲文渊派给安绘的助理匆匆从大堂一路小跑。

“冯总监!实在是不好意思啊,路上太堵了,我差点迟到了!”

冯总监???

听到这个称呼,段容清立马狂按开门键,差点没把电梯给戳烂。

还好电梯听话,马上乖乖打开了门。

看到一直负责跟他对接这次合作案的李助理恭恭敬敬地站在安绘身边,段容清一脸难以置信。

“小李,你昨天说你们新来的项目总监,该不会就是......”

“就是这位冯总监呀。段总,你们......好像已经见过面了?”

“岂止是见过,简直印象深刻。”

安绘悠悠开口,对段容清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

......

刚才在楼下还趾高气扬的段容清,从进了会议室就低着头黑着脸,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安绘看他那吃瘪的模样就觉得可笑。

也难怪。

毕竟,段氏集团一直都倚靠着仲天吃剩下的“残羹剩饭”来营生,自然是要低人一头。

“段总,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这个会议的第一个环节原本是要段氏那边先做预算报告,可段容清这时候脑子里哪还装得下东西,他只想赶紧结束,从这里逃出去。

越是这样,安绘就越是不想让他如愿。

“段总,大家的时间都不多,就别磨蹭了吧。”

“冯总监,是吧?”段容清咬紧牙齿,满脸写着被人愚弄的愤懑,“既然你根本不会把这个项目给我们段氏,又何必再浪费彼此的时间?”

“谁说我不会把这个项目给段氏?”

“这还用问吗?就凭我们之间的关系,难道你还会愿意在这份合同上签字不成?”

会议室里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只有他们随行的助理。

段容清也不想再兜圈子受人羞辱,索性把话摊开了。

安绘一听,笑得坦然:“段总,我们今天坐在这,谈的是公事。至于那些私下的恩怨,我并不打算带到谈判桌上来。”

“你确定?”段容清有些意外。

安绘懒得跟他废话,直接翻开面前的文件:“我已经看过了,段氏的报价还算合理,而且之前已经跟仲天合作多次了。我认为,我们今后还是可以合作愉快的。”

“冯茵茵,你认真的?”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安绘双手交叉在胸前,用下巴指了指合同,“段总,这合同你到底想不想签?”

“签,我当然想签!”

——

事情完全出乎段容清的预料。

他没想到那个被自己弃如敝履的前妻,摇身一变竟成了仲天集团的项目总监。

他更没想到,本该对他恨之入骨的人,竟然这么轻易就把上亿的项目给了他。

段容清倚在车旁,翻看着手里签好的合同,还是有些恍若梦中的感觉。

忽然,身后熟悉的女声叫住了他。

“段总,还没走呢?”

不远处,安绘踩着高跟鞋朝段容清走过来。

那气场十足的步伐,让他想起了他们初见的时候。

那时段容清会爱上冯茵茵,完全是因为她有一张精致的脸,和让人挪不开眼的女王气质。

谁能想到,结婚才没多久,冯茵茵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成了一个只会唠叨不休的怨妇......

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女人让段容清有些恍惚,又有些莫名悸动。

他收好合同,正了正领带:“茵茵,合同的事,谢谢你了。”

“段总,你突然这么称呼我,还真是让人有点不习惯。”安绘扯了扯嘴角,心下对这个男人的厌恶又多了几分。但她还没忘记自己的目的,“对了,你中午有事吗?没事的话,不如一起吃个饭吧。”

“我们两个人?”

“对啊,就我跟你。吃个便饭而已,段总别想太多。”

“这......”

若是早上,段容清肯定想都不用想就会拒绝她。

但,人家刚刚才在会上大大方方把项目给了段氏,他现在要是拒绝,反倒显得小气。

段容清只犹豫了片刻,就替人拉开了车门。

“上车吧,冯总监。”

......

餐厅。

这对前夫妻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

自从坐下来点完菜,就谁也没有再出声。

安绘表面上在玩手机,但其实她一直在默默用意念跟凌一说话。

“凌一,段容清的悔意现在是多少?”

“5%。恭喜你,小有成效了。”

“才这么点?”

“已经算不错了,只不过见了个面而已,你还想怎么样?”

“距离任务时限就剩下不到十天了,你说我能不急吗?”

“前几天都被仲文渊关在医院养病,没有进展也不是你的错。”

“既然这样,那你能酌情给我延期几天吗?”

“不能。”

“啧,小气鬼!”

安绘聊得太投入,一不小心话就从嘴边漏了出来。

段容清一脸茫然:“茵茵,你说什么?”

“没什么,刚好看到一条微博,随便吐槽一下。”安绘淡定解释。

正说着,他们点的东西就送上来了。

服务员上完菜,离开的时候居然“一不小心”碰倒了段容清的杯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