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镇国神殿江云

镇国神殿江云

望眼欲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云曾经是燕京第一豪门的唯一继承人,原本是天之骄子般的存在,可是在十五岁之后,却被家人囚禁了起来。只因为当初江家老太太路过一个算命摊,那个神棍声称江云会让江家落败,只因为一句话,他的美好人生被改写。如今江云已经是权势滔天的北海将军,重新回归都市,只为守护心爱的女人……

主角:江云,林莜莜   更新:2022-07-16 02: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云,林莜莜 的女频言情小说《镇国神殿江云》,由网络作家“望眼欲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云曾经是燕京第一豪门的唯一继承人,原本是天之骄子般的存在,可是在十五岁之后,却被家人囚禁了起来。只因为当初江家老太太路过一个算命摊,那个神棍声称江云会让江家落败,只因为一句话,他的美好人生被改写。如今江云已经是权势滔天的北海将军,重新回归都市,只为守护心爱的女人……

《镇国神殿江云》精彩片段

“江云,你老婆一家欠我八百万,目前在我手中,你若想要她们活命,那就在半天内拿八百万赎人!”

“我若收不到这钱,你老婆到时候少了腿还是少了手可不要怪我没有事先提醒!!!!”

嘟嘟嘟……

一望无垠的北海上一军舰编队正在航行,作战室,江云接到一个神秘电话。

他如遭雷击,整个人徒然一颤,爆涌不朽的气息。

欠人八百万?自己的妻子被抓了?

“到底是谁干的?”

他急忙按照号码回拨过去。

怒吼道:“我不管你是谁,请你立即放了我老婆一家,她们若是少了一根头发,我要你们所有人为此偿命!!!!!”

江云瞋目切齿的说。

撕心裂肺的声音如恶龙在咆哮,宛若震动了天上的白云,有众仙退避之举。

“不要!!!!你这个畜生,你若敢动我老婆,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北海海域。

江云正在执行任务,带着一军舰编队再一次击败侵犯我国海域的他国暗中实力,暗夜组织。

刚打扫完战场,江云就接到了这个神秘电话,他隐约听见电话一头岳父岳母那撕心裂肺的求饶声,以及混混辱骂与殴打的声音。

这一刻江云心如刀割,宛若被一道道天雷所击中,周身汗毛全部炸开。

“老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有事!”

“所有敢欺负你的人,我都会让他灰飞烟灭!”

收回手机,江云眸子赤红如染过鲜血,对着作战室其余人吼道:“麒麟,快点准备战斗机,以最快的速度送我回松山市!”

“通知民航,一个时辰内不许任何民用客机途经松山上空!!!!!”

“是将军!”

一个穿着作战服,肩上有两杠四星的男子立即一个敬礼。

很快,一架战斗机从军舰甲板起飞。

轰鸣的声音响彻苍穹,超音的速度撞散了如花的白云,震动茫茫天宇。

“快快快!!!!速度给老子开到最快,半个时辰内一定给我赶到松山市!!!!”

江云神经紧绷的大吼,眸子一直紧蹙着,连身体都在跟着一起颤抖。

此刻,松山民航内。

他们接到了国防下发的函件。

“全松山空域会进行军事演习,松山所有客机在一个时辰内不得起飞!”

“已经起航的客机立即返航,否则后果自负!”

指挥室里传来系统警告声。

民航负责人神色大变,对着属下慌张的吼道:“立即按照国防的函件执行,不得有误!!!!”

机身印有红旗的战斗机冲入云霄,两道赤红光焰如两条金色巨龙伴随其后。

江云坐在副驾驶,点燃一个烟再一次怒吼道:“还不够快,把速度继续给我加快,然后给我定位这个电话的位置,一定要快!!!!”

说完这话的时候,江云已是泪流满面。

麒麟望见江云,心中掀起滔天巨浪,将战机马力已经开到最快。

另外一人则立即给之前的神秘号码定位。

坐在战机最后排的江云身子已是一个泪人,他双手紧握成拳,戾气突然爆发,整个人仿佛都已是笼罩在了一片阴云之下。

“混蛋,你敢动我老婆一家,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你若不死,我将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江云呼吸急促,心中的各种情绪猛然增长。

他敢肯定自己老婆一家一定在对方手中,因为自己的手机号不会有其余人知道。

这些混混定是从老婆手机中翻到了自己号码,然后打电话让自己送钱!!

敢绑架北海将军的家人,江云知道对方死定了!!!!

前方麒麟回身见到江云双目血红,他虽不知出了什么事,但也不敢怠慢,急忙联系松山民航,战机要不久后将要降落。

“五百里……”

“三百里……”

“一百里……”

“将军,我们还有十分钟就降落松山机场了!”麒麟无比恭敬的说。

不久后,松山国际机场。

一架最新款的战斗机降落。

一条神秘通道内,站有无数前来迎接的机场与松山高层领导。

他们一脸肃穆,身子站的笔直,不时拿出手机翻看时间。

北海将军凯旋,每个人都是热泪盈眶,手捧鲜花,想要一睹风采。

要知道这些人在松山都是权贵,拥有滔天实力,就是抖三抖整个松山都会为之颤抖,足以见得北海将军的身份有多尊贵。

“书急,城长,北海将军的战机马上就到了!”

一个穿着西服的秘书上前说。

他身旁被称为城长与书急的中年人不时拿出手机观看,生怕错过北海将军电话。

“继续等,将闲杂人等一律清除,北海将军凯旋,不允许任何人前来打扰!”

“好的书急,我这就去办!”

秘书点头,转身离开,吩咐机场清人。

“麒麟,调查到那个电话位置没有?”

刚下战机,江云就冲到一辆早已准备好的悍马车旁。

“回将军,已经调查到了,目标距离机场直线距离三十里,可二十分钟内赶到!”

麒麟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如实的禀报。

“对了将军,松山的书急与城长目前正在机场恭候,用不用前去……”

江云眸子紧盯前方的说:“不用,老子现在没空,让他们回去等着就行,有什么事我会找他们!”

“让开让开,北海将军有紧急任务要办,所有人都让开一条去路!”另外一个上校昆仑坐在驾驶室,启动悍马车后,驱逐前方人群。

悍马车风驰电掣般的开走。

“通知交警大队,去往目的地的十字路口一路给我全程绿灯!”

江云一脸凝重,神色略有不安。

“是将军!”

江云本是燕京第一豪门的继承人,但他从十五岁到离开江家,也没有得到继承人该有的待遇。

反而像下人一般被活生生囚禁了五年时间。

原因无他,只因为江家老太太十年前路过一个算命摊位,有钱人本信风水,老太太拉着江云前去算了一卦,得知江云有反骨,大奸之相,会让江家落败,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老太太本不相信,但无数风水先生告知的结果皆是相同。


回到江家,与江家人商量后,剥夺了江云继承人的身份,像狗一样将他囚禁,足足五年。

毕竟也是血脉相连,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连着筋,他们也不能杀死江云,而是将他囚禁,也好掌控江云的命运。

这五年时间里,江云从未离开过牢房半步,他靠江家管家所给柴刀,花费半年时间挖出一条地道逃出这个是非之地。

而救他的老管家由于败露,被江家处死。

逃出江家,江云南下松山找到了昔日好兄弟,不料已经被江家买通,暗地里给江云下毒,要处死他!!!!

这一年江云迎来了人生至暗时刻,被赶出江家,兄弟的出卖让他心寒,他自知无力报复江家人,因此想到了自杀,

五年前江云来到海边,看着涨潮的海水跳下,与他一起跳海的还有之后的妻子林莜莜,二人被海浪冲到岸边,大难不死后皆对方遭遇感动,相互鼓励,相互打气,然后偷偷摸摸结了婚。

林家人震怒,林莜莜可是林家千金大小姐,虽说落魄凤凰不如鸡,但也不能嫁给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吧?况且还是一个外地人,没有松山户口。

因此当天晚上林家老太太一声令下,林家小辈们趁着夜色绑架江云,将他带到海边推进海水中…………

等江云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艘军舰上,两旁都是穿着作战服的战兵,威风凛凛。

江云背负血海深仇,他想要拥有滔天实力,他想要位高权重,他想要为自己报仇!!!

因此他踏上了参军之路。

终于五年后,江云在北海一路血战,一路披荆斩棘,击溃他国强者无数,战功赫赫,从未有过败绩。

被燕京赏封北海将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风头无两。

境外,江云更是成为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克星,被敌对势力悬赏三十亿美金。

无数敌对势力为了高额的悬赏而来,但统统有来无回,全部葬身在公海之中!!!!!

松山市,一栋破烂而老旧的烂尾楼中。

一个身材高挑,有着倾国之色的女子躺在地面,面容憔悴,双手被捆,身上伤口众多。

她周边还有一男一女也是躺在地面,五十出头,一脸的血,鼻青脸肿的。

“混账东西,我们家说了会还你的八百万,你为什么要把我们往绝路上逼?”

林母张翠兰哭着说。

“一群狗东西,我林东海虽说落魄,但我不会差任何人一分钱,这个钱我不会赖账,早晚有一天会还给你们!”

林父林东海老泪纵横。

三月前他们一家陷入债务危机,银行贷款无法下来,借遍了所有亲朋好友,只借到五万块钱,与欠款相比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面对债主的暴力催债,他们无力还款,林东海想到了高利贷,但他不知已经陷入别人的算计当中!

“老三,我们这里没有那么多钱,你去借高利贷吧,只要你准时还钱,高利贷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大哥林东成出了一个馊注意。

同为林家人,他们并没有伸出援手,哪怕资产过千万也没有相助。

甚至还在落井下石,冷言冷语,各种看笑话。

因此,在林家人的介绍下,林东海终于找到放贷人,每月百分之一百的利息压得他们一家喘不过气来。

本金与利息,利滚利,三月之后成了八百万。

终于这笔巨款成了压垮林东海一家的最后稻草,他们无力还钱,之前不久便被高利贷所抓。

由于无法还钱,放贷的黑手从林莜莜手机中翻到了江云手机号。

于是也有了之前的那个神秘电话。

一旁,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人,一脸刀疤与冷笑。

“还钱?你们一家现在拿什么来还钱?借钱的时候只图痛快,现在无法还钱了,想要赖账了是不是?你们把老子当成什么人去了?想借钱就借钱,不想还钱就一句屁话没有?”

“要不这样,只要你们女儿陪我睡几晚上,这个钱我就一分不少的免了,好不好?否则的话,你们家三口人会得到什么下场你们自己清楚!”

一个小弟猥琐的看着林莜莜,口水直流的说:“老大,你玩够了能不能给我也玩玩?妈的这个妞长得太漂亮了,兄弟们忍不住啊!”

黑衣人哈哈一笑点燃一根烟,尖锐的声音在烂尾楼中传荡。

“好,那就等做大哥的把她玩腻了,然后再给你们玩,敢不还钱,这就是代价!”

“多谢大哥!”

那小弟高兴极了。

“不过大哥,这三人可是林家的人,咱们这么做,就不怕得罪了林家?万一他们报复我们怎么办?”

黑衣人将烟头往地面一踩,不屑的道:“林家?呵呵,林家算个屁,在张少爷面前他们啥也不是,我就是睡了他的孙女,这个林老太太也不敢怎么样,因为他们在张少爷面前就是一条狗!”

“你这个混蛋,我和你拼了!”

林东海愤然起身,冲向黑衣人。

“砰……”

他被一脚踢飞。

“爸!”

林莜莜呐喊着,身子瑟瑟发抖。

“混蛋,居然还敢主动攻击我,我是给你脸了吗?”

黑衣人挥起一把砍刀走向林东海。

“抱歉了姓林的,既然你们无法还钱,那老子今日只能将你们夫妇每人卸一条胳膊,然后睡了你的女儿!”

“谁让你们不还钱呢?”

他步步逼近,脸上杀机很重。

“砰!”

就在这时一道枪声传来,黑衣人惨叫,身子倒地。

“快,留下一个领头的,其余人全部一个不留!”

烂尾楼外,江云嘶吼咆哮着,如猛虎出笼,率先冲进内部。

“砰砰砰……”

接连好几道枪声传开,所有混混倒地,被击中脑门,失去了生机。

只剩下黑衣人一脸骇然的望着冲进内部的持枪战兵!

“爸妈老婆,我回来了!”

江云一眼望见三人,立即冲去,无与伦比的战神气息爆涌,空间震动,仿佛连诸神都在为之让路。

他解开林莜莜的绳子,轻手搂在怀中。

“对不起老婆,我来晚了!”

江云的声音随着身体一起颤抖,声音沙哑。

他无法想象若是失去了林莜莜会怎么样。

血雨腥风是必然,莫说眼前这一群人,恐怕整个松山没有一个黑道组织还能存活!

北海将军的怒火谁也无法承受。

万幸的是这群人还没有失去理智,倘若不然……


“江云,你终于回来了?”

林莜莜一脸的血,十分憔悴,仿佛随时都会晕倒。

她靠在江云肩膀哭泣,被林家所欺负,被高利贷所欺负的压力这一刻开始释放。

江云回来了,林莜莜知道自己终于解脱了,但这个男人会给自己带来安定的生活吗?

江云轻轻嗯了一声,他的心在滴血,心痛的用手抹去林莜莜脸上的血液。

在战场上流血无数的他从没流泪过,这一刻他泪目了。

“老婆你相信我,从今往后我会一刻不离的待在你身边,我不允许任何人再敢欺负你,还有爸妈!”

这一刻江云气势磅礴,宛若天神下凡。字字有力,仿佛是用尽周身所有力量说出。

“畜生不许动,否则老子一枪崩了你!”

麒麟与昆仑大喝,两柄黑漆漆的冲锋枪对准黑衣人,扳机随时都可扣动。

黑衣人吓尿,跪地道:“军爷,我……我没有得罪你呀,你们这是……”

“住口你这个狗杂种,你不把华夏法律放在眼里,居然还敢绑架,你犯下严重罪行,我现在通知你,你被逮捕了!”

江云松开林莜莜,前去解开岳父岳母绳子。

“爸妈,你们没事吧!”

很快,张翠兰一巴掌甩在江云脸上,用手指着他怒骂道:“你这个畜生,你怎么不死在外面?五年了,你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你可知道这五年来我们家承受了多大的压力?连莜莜都差点被别人逼得自杀!”

“你现在就给我滚,我们还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想到居然活着回来,现在就去和我的女儿离婚!”

张翠兰的声音已经歇斯底里。

当然,林莜莜一家并不知道五年前江云被林家人推进海中的一幕。

“被逼得差点自杀?对方是谁?”

江云体内热血上涌,周身仿佛被天火点燃,焚烧着他身子每一处。

“还能是谁?还不是我们的债主,松山龙大集团的少东家张志鹏,此人资产过十亿,你斗得过他吗?在他面前,你连一只蝼蚁都算不上!”

“松山的权贵?莫说一个有钱人,就是天王老子我也要将他撕了!”

江云一步一步走向黑一人,气势盖过神灵,连地壳仿佛都要被踩出一个窟窿。

“告诉我,这个叫张志鹏的住在什么地方?”

他语气冷漠,脸色可怕,蕴含可怕杀机的问。

黑衣人怒瞪江云开骂。

“畜生,找来战兵帮忙算什么英雄好汉?要是没有他们,我今日弄死跟玩一样……”

“找死!”

麒麟一脚重重踢在黑衣人胸口,将他踢飞数米。

“杂碎,你为什么答非所问?你是听不明白吗?要不要我给你翻译一次?”

黑衣人面如死灰,无比后怕的说:“说了又能怎么样?你难道还能斗过张少爷?呵呵,他就在天河路的龙大集团里,你能耐就去找他!”

“龙大集团么?好,我现在就来会会你!”

江云一个眼神暗示,此人已无存活的必要了。

昆仑扣动扳机,黑衣人倒地死去,脑壳都被击出一个窟窿。

“先生,凶手已死,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奉命返回!”

二人对着江云一个敬礼,紧接着转身离开。

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泄露江云的身份。

“爸妈老婆,你们先回去,我马上去找这个张志鹏!”

说罢,江云转身离开。

望着江云离去的背影,张翠兰不屑的怒骂,“什么东西,居然还敢去找张志鹏,你连他手指头都碰不到,不过去了也好,说不定还能被张志鹏打死!”

“不好,江云这个东西要去教训张志鹏,可千万不要得罪了对方,我的赶紧联系妈那边,因为龙大集团的背景太强大了!”

林东海拨通了其母朱小芳的手机号。

电话一头传来咒骂声,“混账东西,你欠高利贷的钱还了吗?告诉你,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这件事你自己想办法!”

林老太太身旁,家族大大小小一辈全部一脸冷漠。

关与林莜莜一家,对他们而言就是陌路人,哪怕死了也不会掉一滴泪,哪怕鳄鱼的泪。

林东海立即慌张的说:“不是啊妈,是江云这个东西回来了,他要去找龙大集团报复,我担心他会得罪龙大集团,然后报复我们!”

林东海无比担忧的说,他不怕林家,唯有龙大集团让他感到骇然。

欠龙大集团的钱好不容易还清,要是再出点什么事就完了。

“什么玩意?”

林老太太一拍桌子骤然站起,江云这个东西不是扔海里淹死了吗?五年过去了还能活着回来?

老太太知道江云绝对不能活下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五年前的一幕将会暴露,林家人无法承受。

挂断电话,老太太对着孙子孙女们说道:“子豪子龙子然,你们马上去龙大集团配合张家弄死江云,绝对不允许他活过今日!”

三个小辈立即道:“知道了奶奶,我们马上就去!”

“不!”

听见电话一头老太太的命令,林莜莜花容失色。

她绝对不允许江云出事,虽说二人结婚当晚江云就失踪,可林莜莜知道,此事有可能与林家人有关。

他们不满江云不是丁点,而是恨不得致对方与死地!!!!!

“江云你等我!”

林莜莜转身跑了出去。

“莜莜你这个死孩子,你给我回来!”

张翠兰大喊。

龙大集团顶楼,一间豪华办公室内。

几个青年一边抽烟一边喝茶。

“张少,你真逼得这个林东海一家去借高利贷去了?”

有个青年问道。

坐在老板椅上的张志鹏喝了一口茶水,笑道:“他们一家欠我的钱还不上,我总不能将他们杀了吧?再说他女儿死活也不肯嫁给我,你说我还能怎么办?”

“咱们这些做生意的,有那个的钱是大风刮来的?连他们林家人都不肯相救,甚至还袖手旁观的看笑话,我一个外人,难道还能免去他们的债务?”

“然后我就上门逼迫他们还钱,再不还我就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这个林东海或许是真的急了,在他们自己人的引荐下找到了高利贷,每个月百分之一百的利息呀,啧啧,他们还真的敢借!”

“其实他们不知道是,这个高利贷也是我的人,我要是不玩这一手,我的钱岂能如大风一样刮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