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第一杀神

第一杀神

野生大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二十年前,萧绝被亲生父母托付给了师父,他与师父之间不光是师徒之情,同时还有亲情。三年前亲生父母的仇家出现,为了不连累师门,萧绝选择不辞而别。如今他已经成为闻名世界的第一杀神,原本打算回归都市,与师父和师妹们再续前缘,哪知道竟然得知了师父被残忍杀害的消息!萧绝怒火从天,他发誓要为师父报仇雪恨!

主角:萧绝,苏清璇   更新:2022-07-16 02: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绝,苏清璇 的女频言情小说《第一杀神》,由网络作家“野生大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二十年前,萧绝被亲生父母托付给了师父,他与师父之间不光是师徒之情,同时还有亲情。三年前亲生父母的仇家出现,为了不连累师门,萧绝选择不辞而别。如今他已经成为闻名世界的第一杀神,原本打算回归都市,与师父和师妹们再续前缘,哪知道竟然得知了师父被残忍杀害的消息!萧绝怒火从天,他发誓要为师父报仇雪恨!

《第一杀神》精彩片段

“杀神,问海市来报,玄玉门被灭,您的师父叶无霜被杀,尸骨无存。”

炎国海域,一艘航空母舰破浪而行,一名戴着黑白魔鬼面具的男子全身发抖。

“啊!”

一声怒啸,让平静的海面掀起滔天巨浪。

男子的面具炸成碎片,露出年轻冷酷的脸庞,他双眼血红,杀机密布!

扑通......

男子身后,上百名男女老少纷纷跪伏,瑟瑟发抖,因为男子是全球第一杀手。

杀神,就是他的代号!

航空母舰上的人,都曾是声名赫赫的杀手,如今却被这个男人征服,成为他的下属。

对外号称:杀神殿!

他们从未见过杀神发怒,然这则消息却引发了,杀神之怒!

突然,杀神止啸,颤声道:“立刻准备战机,我要马上回到玄玉门,那是我的家!”

拳头握着咯咯直响,愤怒后的杀神,眼中只剩下无尽的痛苦。

他叫萧绝,本是炎国问海市玄玉门中唯一的男弟子,二十年前,只有六岁的他被亲生父母托付给玄玉门门主叶无霜,从此他便有了师父。

三年前,亲生父母的仇家出现,为了不连累玄玉门他不辞而别,销声匿迹。

如今他成为全球第一杀神,仇家早已不被他放在眼里,正准备荣归故里,给师父和玄玉门的师妹们一个天大的惊喜,但得到的却是惊天噩耗!

叶无霜是他的师父,是姐姐,更似母亲啊!

两行血泪,从萧绝眼中滑落!

战机出现,就在萧绝登机之际,一名老者问道:“杀神,这艘航空母舰......”

萧绝头也不回,重重打断:“继续开往问海市,航空母舰本是我要送给师父的礼物,若她真的不在人世,我便亲手烧给她!”

轰鸣声响彻海面,半个小时后,战机出现在问海市郊区一处竹林上空。

竹林深处,正是玄玉门所在。

当萧绝落地时,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废墟,曾经生活了十七年的亭台楼阁不在了,那些欢声笑语也不在了,只剩下满目疮痍,残砖裂瓦。

“师父,师父啊!”萧绝狂啸一声,冲入废墟。

他来到师父住处的废墟上方,落地之际,周围的残砖裂瓦纷纷飞起,炸成粉沫。

没有看到任何尸体,被清空的地面,只有一件白色的衣衫如此醒目,那是师父叶无霜最喜欢穿的白色长衫,上面是一个个鲜红的血字。

展开,萧绝全身一颤!

“吾徒萧绝,当你看到这些字时,为师怕已不在人世了。”

“不必悲伤,生死有命。”

“三年前你不辞而别,为师知道是你父母亲的仇家找来了,但为师很生气,因为你是我的孩子,保护你是为师的责任,你不应该一走了之的。”

萧绝身体再颤,泪水滴落于血字长衫之上。

“这次的劫难与你无关,是为师自己惹出来的,所以你不要自责,为师唯一的愿望就是你们师兄妹七人,快快乐乐地生活。”

“在为师写下这些字时,你的六个师妹已经被安排到安全的地方。”

“你最懂事,答应为师,一定要好好照顾你的师妹们。”

“为师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你不能修炼玄玉门的功夫,但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玄玉门的弟子,是我叶无霜的最可爱,最骄傲的孩子!”

血红色的字到此为止,萧绝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心仿佛裂开了,突然道:“翡翠,是谁杀了我师父?尸体呢?”

一名身穿碧玉色旗袍的女子,出现在萧绝身后:“回杀神,还在查!”

翡翠曾经也是杀手,如今则是杀神萧绝麾下的得力干将。

此次,萧绝带着航空母舰回归的同时,也让她先行来到问海市,要准备其他送给师父和师妹们的礼物,之前玄玉门被灭的消息,就是她传来的。

“不过杀神,我发现一个视频直播,请看。”翡翠说着递出手机。

萧绝的目光凝固,视频里是一场盛大的宴会,但一个狗笼却突兀地呈现在宴会中心,里面关的竟然不是狗,而是人,一名少女。

她身上穿的,正是玄玉门独有的服饰。

一名花枝招展的女人,走到狗笼边上,拿起话筒介绍道:“各位来宾请看,这就是玄玉门的女弟子,长的如花似玉。”

“我这里有狗粮,有骨头。”

女人突然将手伸进狗笼,狠狠地掰开少女的嘴,娇笑道:“咯咯咯,谁能让这个小贱人吞下这些东西,重重有赏!”

轰!

萧绝仿佛被天雷劈中,全身的杀机直冲云霄。

是小师妹,狗笼里面竟然是她的小师妹杨萱儿。

花枝招展的女人松开少女,在她脸上重重吐了口浓痰后,才满意地面向全场道:“宴会开始,喂食的东西越刺激,奖励就越高。”

顿时间,宴会上的来宾纷纷起哄......

“还真是玄玉门的女弟子,真如传说的那样,美艳无双。”

“这不太好吧?玄玉门的门主叶无霜可不是普通人物,戏弄她的弟子跟自杀有区别?”

“哈哈,你的消息太落后了,叶无霜已经死了。”

“叶无霜死了?好好,快给我来一根骨头,我要塞到这小贱婢的嘴里,让她吞下去。”

“骨头算个毛?老子要给她喂屎。”

得知叶无霜已死,宴会上的众人鬼叫连连,场面火爆异常。

小师妹杨萱儿脸色苍白,卷缩在笼子里,纤白的双手紧紧抱住自己,泪流满面:“你们害死我师父还不够,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你们还有人性吗?”

她的尖叫,引来的却是更疯狂的笑声。

“杀,杀,杀......”

恐怖的杀音从萧绝口中传出,徒然喝道:“查,无论用什么手段,立刻查到这个宴会的地点,我让里面的人生不如死。”

旁边的翡翠立即发出指令,半晌便有了消息,道:“杀神,宴会就在海面上,是属于问海市四大家族侯家的人工小岛,蓝候岛。”

“四大家族,侯家!”

萧绝的声音充满血腥,喝道:“立刻出发,同时命令航空母舰撞上去,所有杀神殿成员登岛,绝不能让我小师妹受任何羞辱。”

说完,萧绝重新登上战机,杀向蓝侯岛。


蓝侯岛上,正中心的大厅里,所谓喂狗宴会正在开始。

一名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嘴角含笑,目睹一切。

他是问海市四大家族候家的大少爷侯少强,宴会就是在他主持下进行的。

这时,花枝招展的主持人走来,勾搭上侯少强的臂膀:“侯大少,这个玄玉门的女弟子看起来真不错,你怎么没有享用过就拿出来给其他人玩耍了?”

侯少强捏了下主持人的下巴,道:“她是玄玉门的小师妹,年纪太小我不感兴趣,我想要的是她在玄玉门的五个师姐,年纪大才够劲,我很期待她们来救人。”

这次的宴会全程直播,就是要引来玄玉门的其他女弟子。

现在周围已布下天罗地网,来一个捉一个,来一对捉一双!

叶无霜竟然在临死前将她的六个女弟子全都安排好了,但她至死也没有想到,候家能逮住这个杨萱儿小师妹。

有了这个诱饵,侯少强自信满满,此次必有大收获。

“少爷,来来来了......”恰在这时,尖叫声从大厅外传来。

侯少强眼前一亮,狂笑道:“玄玉门其他的女弟子,来救人了吗?”

进来的人跌跌撞撞,结结巴巴道:“不不不不是,少爷,快跑......”

啪!

侯少强直接就给了来人一记耳光,不悦地道:“跑什么跑,在问海市我侯大少还没怕过谁,哪怕她叶无霜死而复生,老子一样把她关进狗笼里塞骨头。”

说完,狠狠踹了来人一脚,大步出门:“本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来了。”

轰!

刚刚出门,蓝侯岛就发出重重的撞击声,疯狂摇晃起来,滔天的海水如一面墙壁狠狠砸入这小小的人工海岛。

侯少强首当其冲,惨嗷一声被撞回大厅内,变成了滚地葫芦。

海水随着灌入大厅,宴会上的人尖叫不绝。

而当海水倒退后,一个个才跑了出去,然后全都傻在原地,他们看到小岛外立了一艘庞然大物,竟然是——航空母舰!

成了落汤鸡的侯少强也来到人群当中,他惊叫道:“航空母舰,开什么玩笑?”

唰唰唰......

徒然,一道道人影从航空母舰上飞落,转眼便落在小岛上,一个个形态各异,身上杀机隐而不发,冷酷,没有言语。

众人面面相觑,全都看向蓝侯岛的主人,侯大少爷。

侯少强“咕噜”一声,咽了咽口水,好一会才靠近其中的老者问:“各位是......”

航空母舰?

难道是,炎国战部的大人物?

老者面无表情,道:“在等我们主人,他对你们狗笼里的女子很感兴趣。”

侯少强闻言,依旧一脸茫然。

就在这时,有人指着舰上的图案,兴奋地叫道:“侯大少,这不是炎国的航空母舰,而是海外杀神殿的。”

众人惊觉,目光落在航空母舰,那黑白魔鬼图案上。

一下子,侯少强恍然大悟,眼中神光闪烁:“竟然是杀神殿的航空母舰,难道杀神殿之主看到我们的直播,想要得到玄玉门的杨萱儿?”

无论如何,侯少强提起的心落地,原本还担忧战部因为直播太没人性而来找麻烦。

既然是海外杀人如麻的杀神殿,就没问题了!

“所有人不准靠近狗笼,等杀神殿主到来。”

侯少强心中热络,如果能跟杀神殿主搭上关系,那将是无与伦比的机遇。

哈哈,我侯少强,果然是被上天眷顾的。

回到宴会中心,侯少强将手伸进狗笼内,捏住杨萱儿的下巴:“小贱人运气真好,竟然得到杀神殿主的青睐,你......啊!”

话音未落,侯少强就感觉手上一疼,竟然被杨萱儿给咬了。

“你果然属狗的,敢咬我?”侯少强说着,猛的打开狗笼,一巴掌狠狠抽在杨萱儿的脸上:“要不是杀神殿主要来,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突然,暴虐的声音在大厅外响起:“想弄死我小师妹,你有几条命给我杀?”

杀机扑入大厅,一道人影轰然冲向侯少强,

砰的一声,侯少强整个人倒飞出去,重重撞在狗笼上面。

同时萧绝出现,他第一时间就看到狗笼里面的小师妹,双眼血光弥漫。

一别三年,师父死了,小师妹也遭到如此虐待,在场所有的人都该死!

侯少强脸上全是鲜血,从狗笼边上爬起,喝问:“你是什么人?竟敢打我。”

狗笼突然摇响,杨萱儿半跪在狗笼里面,苍白的双手紧紧握住狗笼铁条,颤声问:“大师兄,是你吗大师兄?”

萧绝无视侯少强,带着深深的愧疚:“萱儿,对不起,大师兄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就在萧绝向狗笼靠近时,一只手突然拦在他面前,当然还是侯少强。

只见他慢条斯理地擦着脸上的血,还恢复轻松的表情,对萧绝道:“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玄玉门失踪了三年的废物大师兄。”

“没引来五个玄玉门美女,竟然引来你这条无关紧要的小鱼,真是晦气。”

侯少强露出一脸的遗憾,对萧绝不屑一顾。

“玄玉门的大师兄,那是什么东西?”

“你不知道?就是叶无霜二十年前收的男弟子,一个不能修炼玄玉门功夫的废物。”

“哈哈,这种垃圾竟然还敢来救人,有病吧?”

周围,响起各种嘲笑声。

同时狗笼内的杨萱儿脸色一变,道:“大师兄快逃,你不会武功,不能白白送死啊!”

在场的人都知道萧绝不会武功,杨萱儿当然更加清楚,此刻心急如焚。

“逃?太迟了,来人给我挑断他的手筋脚筋。”

“敢打我?我要让这个废物,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侯少强的声音满是暴虐,瞬间萧绝的周围便有高手出现,狞笑而来。

杨萱儿大声尖叫:“不要啊,侯少强,你放了我大师兄,我任你摆布就是了。”

轰!

话音刚落,萧绝却动了,如幻影闪出,砰砰砰砰......

撞击声响彻宴会大厅,所有靠近他的人全部炸碎,鲜血落地。

仅仅眨眼的功夫萧绝便回到原地,冰冷的眼神看向侯少强:“知道我刚刚为什么不杀你吗?”

全场静寂,不敢相信。

侯少强的笑容凝固,如同见了鬼。

萧绝伸手握住侯少强的脖子,一把将他提到半空,喝道:“因为我还有问题要问你,我师父是怎么死的,是不是你们四大家族干的?”

恐怖的震音砸入侯少强脑中,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了出来。

但侯少强没有回答,而是大声咆哮道:“来人,杀了他,快杀了这个废物!”

哗啦啦,周围又出现上百名高手,一个个气息强大,飞身而来。

“翡翠,杀!”萧绝低喝一声。

顿时,一道碧玉色的人影闪出,紧接着上百名侯家高手全部落地,脖子上都是一道深深的血线,转眼便是无一生还,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侯少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整颗心凉透了。

失踪三年的玄玉门大师兄,为什么突然变的这么可怕?

突然,侯少强看到门外聚集的杀神殿众人,眼中立即闪过兴奋的神色,对着萧绝重重喝道:“废物,放开我,否则等杀神殿主到场就是你的死期。”

杀神殿主快要到了,还想要杨萱儿,注定与萧绝是对立的。

利用好了,就能让萧绝,死无葬身之地!

轰!

话落,杀神殿众踏入宴会大厅,纷纷对着萧绝单膝跪下,齐齐说道:“参见杀神。”

萧绝对杀神殿众微微点头,再看侯少强:“杀神殿主,已经来了。”


什么?

宴会上的人们看向萧绝,难道玄玉门的废物大师兄,就是杀神殿主?

疯了疯了,众人双腿不自觉地打颤,还有人的裤子竟然湿了。

侯少强也惊呆了,对萧绝疯狂摇头:“你就是杀神殿之主,不可能,我不相信!”

曾经的废物,如今却成为全球最恐怖的人物,他不能接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惶恐不安的声音响起:“杀神大人,求求你放过我大师兄,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求你了。”

声音竟然是来自于狗笼里面的杨萱儿,只见她对着萧绝的方向不断磕头,祈求连连。

萧绝呆住了,自己就是杀神啊!

突然,他发现杨萱儿的眼睛空洞洞的不对劲,马上扔掉手中的侯少强,将狗笼撕成了碎片,萧绝紧紧地抱住杨萱儿问:“萱儿,你的眼睛怎么了?”

杨萱儿空洞洞的双眼眨了眨,咬着唇道:“我的眼睛没、没事,大师兄,我一定会求杀神大人放了你的,绝对不会让你出事。”

嗡!

还说没事,萧绝的脑子嗡嗡直响,杨萱儿的眼角膜竟然没了。

她瞎了,瞎了啊!

“啊......”

萧绝震怒咆哮,疯狂道:“萱儿,告诉我是谁拿走了你的眼角膜,我要诛他九族。”

被看出来了,杨萱儿知道瞒不住,泪水忍不住崩溃滑落:“大师兄,你不要问了,萱儿眼睛瞎了就瞎了,但不能让你搭上性命啊。”

“不,有我在你不会瞎的,告诉我是谁干的?我要把她的眼珠子挖出来,把你的眼角膜重新装上去,让你重复光明。”萧绝的声音带着滔天之怒,双眼血丝密布。

小师妹不止被当成狗虐待,还被挖走了眼角膜。

此刻,萧绝的杀机,达到顶点。

而杨萱儿因为瞎了,看不到眼前的场面,还以为杀神殿之主另有其人,拼命摇头。

现在,她想的只有,如何才能保全萧绝的性命。

见杨萱儿不说,萧绝起身,猛的张手将侯少强吸到手中,暴喝问:“是不是你摘了萱儿的眼角膜?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响起,侯少强身上的骨头一根根被萧绝捏碎。

惨叫不绝,侯少强承受不住道:“跟我没关系,是四大家族何家的大小姐何纤,她原本是失明的,何家的人见杨萱儿眼睛漂亮,就夺走她的眼角膜。”

“四大家族,何家!”

萧绝的声音带着彻骨的寒意,再问侯少强:“何纤,在什么地方?”

“她一般在她的纤纤会所里面。”侯少强已经崩溃,知无不言,又求饶道:“饶了我,我可以告诉你叶无霜是怎么死的,我可以给你当狗!”

然而,咔嚓......

萧绝直接捏碎侯少强的脖子,道:“不必了,四大家族有的是人知道。”

随后,萧绝回到杨萱儿的身边,将她抱了起来,温柔地说道:“萱儿放心,大师兄现在就去把你的眼角膜,给拿回来。”

杨萱儿靠在萧绝怀里,茫然问道:“大师兄,杀神他......”

“放心,杀神是我的朋友。”

萧绝轻轻安慰一句,并未说自己就是杀神,因为杀神的朋友更能让杨萱儿安心和相信。

果然,杨萱儿这才松了口气,幽幽道:“大师兄,我好累,想睡会。”

说完闭上眼睛,在萧绝温暖的怀里沉沉睡去。

萧绝疼惜地抚摸着杨萱儿的头发,冷酷地交代一句:“翡翠,随我去纤纤会所。”

看向杀神殿众,萧绝再道:“把这里的人全杀了,把蓝侯岛击沉。”

什么?

宴会上的人傻了,有人叫道:“玄玉门的大师兄,你不能这样,我们是无辜的啊。”

“是啊,滥杀无辜,你会遭天谴的。”

“哪怕你是杀神,这也是炎国的海域,炎国战部不会放过你的。”

萧绝仿佛没有听到这阵阵鬼哭狼嚎,紧抱着杨萱儿,带着翡翠大步离去,冷酷无比!

“恭送杀神,保证完成任务。”

杀神殿众对着萧绝的背影深深行礼,徒然回头看向宴会上的人,杀神殿的老者寒意绵绵地道:“凭你们将杀神的小师妹当狗戏弄,就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至于炎国战部,既然杀神能开着航空母舰进入炎国的海域,自然就不怕。”

“杀!”

杀神殿众杀入人群,一个不留。

一分钟后全部回到航空母舰上,轰的一声炸响,蓝侯岛升起蘑菇云,沉没海底!

同时,炎国海域第一战部,海龙战城也监视到这一幕。

海龙战神在收到报告后,立即对手下问:“怎么回事?杀神殿发什么疯,怎么在海上开火,还炸毁了一个问海市的人工小岛?”

此刻,海龙战神既懵又惧,杀神殿在进入炎国海域时,还高高兴兴的,杀神本人甚至还跟自己喝了酒,怎么说疯就疯了呢?

“回禀战神,还在查,但如此目无王法地开火,我们是否要行动?”手下问。

海龙战神嘴角抽搐,道:“行动?你知道杀神是什么人吗?他不仅仅是海外的杀神,还是我炎国的荣誉战神,他手上的功勋甚至比我还要大几倍。”

手下们惊呆了,才第一次知道,杀神竟然还是炎国的荣誉战神。

“记住,先查清楚是什么情况,必要时为杀神擦屁股。”

海龙战神重重交代一句,而他还有一句话没说,正是杀神殿全是恐怖的杀手,杀神本身更是杀人不留痕,若闹起来谁能抵挡?

而在问海市,何家旗下的纤纤会所内。

一名男子正在为一个女人解开眼睛上的纱布,很快纱布落地,露出一张妖媚无比的脸。

她正是何家大小姐何纤,一个原本双目失明的女人。

“哈哈,我能看见了,快拿镜子过来。”何纤眨着眼睛看向周围,开怀大笑。

男子赶紧把镜子给递过去,何纤对着镜子抚摸着自己的脸。

“原来我这么美,玄玉门杨萱儿的眼角膜果然好用,就是不知道,侯少强把玄玉门的其他五个女弟子都引出来了没有?”

“这些贱人,个个自以为国色天香,连我都不放眼里,哼,我要将她们的眼角膜全部挖出来,一天换一对,轮着用!”

旁边的男子闻言,拿出手机道:“何大小姐,我这就打电话,问问。”

砰!

就在这一刻,房间的门骤然被轰开,几个身穿保镖制服的男子吐着血,重重砸落于房间之内,抽搐几下便死了。

两人惊怔,下一秒何纤满脸扭曲:“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我纤纤会所撒野?”

一阵寒风卷入房内,萧绝出现,一步踩在一具保镖尸体上,咔嚓一声变成肉泥。

萧绝看向房内唯一的女人:“你,就是何纤?”

“臭男人,你是谁?”何纤恶狠狠问。

啪!

萧绝点了根烟,寒声道:“一根烟的时间,把你两颗眼珠子完整交到我手上,否则生不如死,剥皮抽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