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神龙战王陆行天

神龙战王陆行天

小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正在域外挥斥方遒的陆行天,接到了妹妹的诀别电话!陆行天二话不说,带着手下迅速赶回了都市。当年母亲病故,父亲再娶,可是继母对他们兄妹二人并不好,后来他带着身患绝症的妹妹入赘到了林家。没想到他不在的这几年,继母竟然恶毒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不光虐待妹妹,甚至想要打妻子的注意。是可忍孰不可忍,陆行天一定不会让心爱的人受到伤害!

主角:陆行天,林诗韵   更新:2022-07-16 02: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行天,林诗韵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龙战王陆行天》,由网络作家“小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域外挥斥方遒的陆行天,接到了妹妹的诀别电话!陆行天二话不说,带着手下迅速赶回了都市。当年母亲病故,父亲再娶,可是继母对他们兄妹二人并不好,后来他带着身患绝症的妹妹入赘到了林家。没想到他不在的这几年,继母竟然恶毒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不光虐待妹妹,甚至想要打妻子的注意。是可忍孰不可忍,陆行天一定不会让心爱的人受到伤害!

《神龙战王陆行天》精彩片段

“哥,我要死了......妈把我动手术的钱又拿去赌了。她还给我买了一份意外保险......哥,对不起,我可能等不到你回来了。可你一定要回来保护嫂子,妈她已经将主意打到嫂子身上了!”

视频里的女孩脸色苍白,嘴唇青紫,浑身遍布交错的旧疤和新伤,看起来没少被虐待。

紧接着下一秒,一个打扮富贵的妇人突然闯入,一巴掌抽在了女孩脸上。

视频里被虐待殴打的女孩正是他的亲妹妹陆芯!

而此时正在施暴的恶毒妇人是陈莲,他和妹妹的继母!

陈莲原本只是一个好赌成性的陪酒女,因模样有几分像他们死去的母亲,从而嫁进了陆家。

    可不曾想温柔可亲只是她的假面!

“你在做什么?!还想和你哥求救?呵,你跟一个死人求救,有用吗!”

“妈,我错了,求你,别打我了......”

“你这个丧门星!害死了你爹,还害得老娘打牌从来没赢过!你就是个天煞孤星!”

“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视频很快黑下,可里面的殴打声却清晰无比,历历在目!

此时,南疆神殿加冕台上。

陆行天一身戎装,胸前挂满的勋章是他这五年来的赫赫战功!

五年来,他杀敌无数,立下无上战功!

他所带领的九州军团,仅用三载,便从敌方手中收复了东、南、西、北四处疆地!

一战封神!

他被誉为国之神将,镇国战王!

    他所带领的九州军团战无不胜,无人能敌!

他封号神龙,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更是唯一一个走上神殿的男人!

神殿之下,数百万战士热血沸腾,齐声高喊。

“战王加冕,天下太平!”

陆行天不仅仅是国之神将,更是亿万战士的精神榜样!

    视频播放完毕。

砰!

陆行天徒手捏爆了手机,滔天怒火布满整张脸!

他怎么都没想到,竟会在加冕仪式上收到妹妹被虐待的视频!

“韩风,我妹妹陆芯现在情况如何?!”

韩风抱拳回答:“回主帅,一星期前,陈莲已经停掉了陆芯小姐的用药,甚至......”

男人有些不忍道:“甚至还将陆小姐从病房安置到了......厕所!好在大嫂一直在救济陆芯小姐,否则,陆小姐恐怕早就已经......”

陆行天怒吼出声,“备机,给我用最快速度回到海峰!”

路上,回想到视频里的惨叫声,陆行天心如刀割。

陈莲嗜赌如命,嫁到陆家两年,便将曾为一流豪门的陆家的财产败光,导致陆家破产!

    而后更是在外面偷人,活活气死了父亲!

陆家落魄之际,他却意外发现妹妹患上绝症,急需换肾。

    可手术需要一笔巨额手术费,他根本拿不出。

恰逢这时,海峰市林家有家规女不外嫁,正在为长女林诗韵重金招婿。

短短三天,入赘名单多达数百人。

不为其他,众人都想娶海峰市第一美人为妻,同床共枕。

可最终,林家选中了他。

    准确来说,是林诗韵选中了他。

而他之所以能被选中,全是因为大学时期的一场见义勇为。

那时的林诗韵被校外流氓缠上,差点失身,是他救了她,为此他还挨了一刀。

他记得那时的林诗韵哭成了泪人,说会对他负责。

再后来毕业后各奔东西,他们再无相见。

再见时,他入赘林家,成为她的丈夫。

好巧不巧的是,林诗韵还是妹妹的主治医生。

她没有嫌弃落魄的他,反而还说,“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我们的妹妹就不会有事!”

林诗韵是一个好女人,可他不能成为她的累赘。

为了不辜负这样的好女人,他毅然从军,一路征战,终于在五年后,满身荣耀加冕,成为了镇国神将,神龙战王!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陈莲竟然如此丧心病狂!

其心,当诛!

海峰市的一个黑医院内。

一个妇人带着几个医生正围在陆芯的身边,正在小声的商量着。

“都给我小心点,她的很多内脏都还是好的,一会儿全部摘下来,以后还能卖出个好价钱!”

妇人此时显得无比兴奋,看着躺在手术台上的陆芯,眼里尽是贪婪。

“陈夫人。”一旁的医生突然嚷嚷道:“这个女孩好像还有一点气,她的手还在动!”

陈莲顿时不爽的瞥了那个医生一眼,说道:“有气又怎么了?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赶紧趁着新鲜,把她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给弄出来!”

“等我卖了这些内脏之后,看我回去之后怎么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随后,她便示意一旁的医生开始行动。

这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想象着一会儿血腥的画面,脸上不仅没有一丝恐惧,反而是一脸的疯狂!

医生直接拿出了手术刀,面目狰狞的盯着陆芯白皙的身躯,就这么举着刀,连麻药都没打,就扎了下去。

陆芯的瞳孔剧烈收缩,满眼都是绝望,身体还在不停的挣扎着。

“哥,我还想再见你一面,你还活着吗......”

“我真的不想这么屈辱的死在这个女人手里......”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来人正是闻讯赶来的林诗韵。

    她出去给陆芯换药,回来就发现陆芯不见了,打听了一番之后,才知道陆芯是被陈莲给带走了。

她当即猜到后面会发生什么事,她很清楚陈莲的为人,为了拿到钱,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你...你们几个畜生!赶紧给我住手!”林诗韵愤怒的声音在手术室里响起。

陈莲闻声,转过身来,满脸不悦。

“哼,你也是来这里送死的吗?”

“本来你还能再多活几天时间的,既然你现在送上门来了,那我不介意把你身上的器官也给挖出来!”

话音刚落,陈莲就对着身后的医生挥了挥手。

    医生拔出了刚刺进陆芯身体里的那把刀,此时鲜红色的手术刀显得无比惊悚。

“你给我站住!你要是再敢动一步的话,我就报警了!”林诗韵大吼道。

她毕竟只是一个小女人,面对这些人,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设法保护陆芯不再受到伤害。

“呵呵,就你还想救这个人?”

“陆行天这个废物出去都五年了,没有他任何消息,我看,他早就死在外面了吧!”

陈莲站在一旁嘲讽道。

此时,拿着手术刀的几个医生一步一步走了过来,逐渐把林诗韵逼到了墙角。

“这么细皮嫩肉的美人,说实话,我还真是有点下不去手呢!”

“不过能拿到这么多钱,管她是什么东西!”

“赶紧动手吧!免得夜长梦多!”

医生们露出了癫狂的笑容,看着靠在墙上的林诗韵,忍不住舔了舔舌头。

随后,两名医生拿着手术刀,朝着林诗韵刺了过来!

望着极速挥过来的明晃晃的刀,林诗韵缓缓闭上了眼睛,现在的她只能绝望地等待死亡。

但是过了好一会儿,预期中的疼痛都没有到来,周围的空气突然变得无比寂静。

林诗韵睁开眼睛,只见这两名医生已经被一个伟岸的身影从后面扣住了脖子,像两个小鸡仔一般被人提到了半空中。

看清男人那熟悉的面孔,林诗韵的心头一阵酸楚。

    一时间,万千情绪浮现在她绝美的容颜上。

“对不起,我来晚了!”


陆行天看到医生手上抓着的手术刀还在滴着鲜血,顿时虎目一沉!

砰!

一声巨响,陆行天把两名医生狠狠摔在一旁的墙上!

这两个医生,根本就不配活着!

陆行天这才走上前,小心抚摸着林诗韵的秀发,一脸心疼。

“诗韵,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被刚才的阵仗震傻了的陈莲,看清陆行天的脸后,终于回过神来,尖叫出声。

“陆行天,你居然还没有死!”

“这五年你在部队里面都做了什么,怕不是在部队里喂猪?!”

“就你这个废物,让你去喂猪都是高看了你!哈哈哈哈!”

陆行天冷冷的看着她,没有说话,直接一巴掌扇在了陈莲的脸上。

“你这个畜生!”陆行天低沉的声音在整个手术室里面回荡。

陈莲的脸直接被打成了猪头,她捂着脸,不可置信地开口:“你这个废物,居然敢打我?!”

“打你又如何?我以前只是不想脏了我的手,陈莲,从今天开始,我们和你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陈莲脸色铁青,怒吼道:“陆行天,你反了天了!”

“还不滚?想让我亲手教你怎么下跪给我妹妹磕头道歉?”

陆行天刚刚单手拎人的恐怖画面还历历在目,陈莲自知现在的情况不是她一个弱女子能够解决的,立马溜掉了。

陆行天转身来到病床前,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救治妹妹。

    收拾陈莲,后面有的是机会。

随即,陆行天脱掉了上衣,露出了缠满绷带的右手,绷带一一拆解,触目惊心的右手臂露了出来。

只见他整条右手臂呈一种令人厌恶的黑紫色,仔细一看,手臂的血管里还散发着淡紫色的光芒。

一直默默护卫在陆行天身旁的寒风见状神色微动,战王这一手,他无论看多少次,都满心崇拜!

他喃喃道:“鬼手现,天地惊!”

此时陆行天三指齐出,轻轻按压在陆芯的身上。

    站在一旁观看的林诗韵顿时感觉到了陆行天指尖传来的磅礴精气,不由微微瞪大了美眸。

这是......陆行天在部队学来的本事吗?

不出半小时,治疗完毕,陆芯缓缓睁开了眼睛。

“哥,真的是你吗...?”

陆行天急促的点点头,生怕妹妹听不见:“是我,芯儿,是哥哥回来了!”

“这些年来,是哥哥让你受苦了,哥哥保证,一定不会再离开你身边了!”

见到兄妹平安重逢,一直等候在旁边的林诗韵心情也明快起来。

    然而她低头看了眼时间,很快又皱起了眉头。

因为,今天是林家老太爷的七十大寿,所有林家人都必须要到场贺寿。

而且林老爷子特别钦点,寿宴上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她亲自去做。

看着陆行天安顿好陆芯之后,林诗韵对陆行天道:“今天老爷子七十大寿,我得先回林家了。改天你再和我说说这五年的事情吧!”

简单说明完情况,林诗韵匆匆离开。

看着林诗韵离开的背影,想起林家对林诗韵的种种苛待,陆行天危险地眯起眼睛。

“寒风,备礼,去林家给林老爷子祝寿!”

夜。

林家老太爷寿宴。

今日是林家老太爷的七十大寿。

林老太爷在林家地位斐然,所有子孙亲戚全部到场,纷纷献上豪礼。

“爷爷,听说您爱良玉,我这里有一枚上好的翡翠,价值五十万,是送您的寿礼!”

“爷爷,听说您平日喜爱品茶,我这里有一斤完美的雪山乌龙,价值七十万,是送您的寿礼!”

林家老爷子看着五花八门的礼物,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众人被眼前一件件豪礼惊花了眼球。

    此时,不知道是谁带头说了一句话。

“你们都听说了吗?我们九州出了一名镇国战王!可谓是国之战神,无所不能啊!谁能攀上他,财富、地位,再也不愁了!”

“听说现在战王已经来到西州了,所有人都等着战王的消息公布呢!我们家现在已经备好礼,就等着和战王拉近关系了!”

“我也听说了,这一次的战王还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听说还不过三十呢!也不知道最后会是谁攀上这条线。”

此时送礼已经完成,林家老太爷便打断了众人的闲聊:“那样的人物,岂是我们可以高攀的?”

说完,他便起身,亲自带领着林家众人守在门口。

虽然攀不上镇国战王,但今天他们在等的,也是一个身份极为尊贵之人。

此时,林家老太爷身边站着一个绝美的女子,长相和身材那绝对是沉鱼落雁,无可挑剔,只是,她的眉宇间尽是冰冷。

正是林诗韵。

林老爷子轻轻拍了拍她的手:“韵儿,今天可是王家少爷赏脸亲临寿宴啊,待会儿你可要好好表现,要是你能够和他在一起,那我们林家可就飞黄腾达了!”

林诗韵眉头紧锁,刚刚她才得知,林老爷子让她回来,居然是让她做这样的事情!

她绝不可能接受!

“爷爷!我都已经嫁人了!我有老公。”

林老爷子冷声一笑:“老公?你是说陆行天那个废物?哼!当初要不是见他可怜,我又怎么会让你和那个废物领证?”

“五年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你还念着他不成?!”

林诗韵正欲反驳,王家少爷出现在了门口,林老爷子忙带着众人迎了上去。

“王少爷,您终于来了,等候多......”

然而林老爷子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道低沉男声打断了。

“林家女婿陆行天祝爷爷福如东海,万寿无疆!送明代景德陶瓶一件!”

众人纷纷转头,待看清来人,顿时大惊失色。

“居然是陆行天?!”

“他不是死了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陆行天,林诗韵神色激动。

但想到自己今天的任务,还有王家少爷,她看着陆行天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担忧。

陆行天款步上前,躬身对林老爷子行了个大礼,一旁的寒风递上明代景德镇陶瓶。

见到陆行天,林老爷子眉头立马就皱起来了。

此刻更是暗恨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会儿来坏他的寿宴!

还未待林老爷子开口,林家长子林雷便跳了出来。

“陆行天,你还知道回来!”

“这么多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你还不如死在外面算了!”

“还明代景德镇陶瓶?赶紧拿走你的地摊货,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说话的正是林家的长子,林雷。

“就你这个废物还能拿出明代陶瓶?”

“这次老爷子的寿宴来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还有鉴宝大师在里面,你就不要自取其辱了!”

“赶紧滚出去,不要丢了我们林家的脸面!”

然而,任由林雷一蹦三尺高,陆行天依旧面无表情。

这么几年征战下来,他早已养成了古井无波的性子。

此时,被陆行天压了风头的王家少爷王长风心里正不爽。

    他看了一眼寒风手上的礼物,又用不屑的目光上下扫视了一遍陆行天,嗤笑出声。

“哟,这就是你们林家那个废物女婿?把林诗韵嫁给他,真是糟蹋了!”

“巧了,我也有一件明代景德陶瓶要送!”

说着,王长风打开了手里的盒子。

“林老爷子,今日是您七十大寿,这是明代景德陶瓶一件,祝您万寿无疆!”

众人都愣住了,因为王长风手里的陶瓶,和刚才陆行天拿出来的一模一样!

“王少的一看就知道是真货!这光泽,这做工,一看就知道是孤品!”

“就是!陆行天,你没钱就不要送,拿个假货出来,还不够给我们林家丢人的!”

“果然废物就只能自取其辱!”

林家众人此时都将王长风当作是林家的女婿了,一个劲的夸赞着王长风。

林老爷子更是满意的点点头,一脸灿烂:“人来了就好,送礼就不必了!”

王长风呵呵一笑,然后就看向了一旁的林诗韵:“为了诗韵,这些不算什么。”

陆行天只一眼,就看出来王长风带来的东西是假货。

因为这个陶瓶确实是孤品,而真货就是他刚刚拿出来的那个。

据传北宋皇帝赵光义极爱收藏景德陶瓶,而这正是当年流出的其中之一。

林雷见陆行天不说话,还一副老神在在的表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骂道:“陆行天,赶紧带着你的假货滚出去!”

“不要在这里拉低了宴会的档次!”

说完,林雷随手就将陆行天送的陶瓶扔进了垃圾桶!

“陆行天,你送的东西就应该和你一样,待在该在的地方!”

就在此时,宴会桌上,一名胡子花白的老者站起身,走了出来。

他顶着众人惊愕的目光,小心翼翼捧出了垃圾桶里陶瓶的碎片!

他戴上眼镜,近乎痴迷地看着手中的碎片。

老者正是被林家邀请来的全国知名的鉴宝大师,古大师!

见古大师如此,林老爷子忙道:“古大师,不过就是一堆垃圾,不要脏了你的手了!”

闻言,古大师冷笑一声:“垃圾?你见过几千万的垃圾吗?!一群不识货的东西!”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几千万?

古大师摇摇头冷笑:“我竟然在垃圾桶里发现了孤品!?真是天大的笑话!”

古大师身后的助理更是一脸震惊:“明代景德陶瓶非常稀少,基本上是有市无价!这样的稀世珍宝,竟然...竟然被丢进了垃圾桶?”

“什么?!”林家众人震惊。

这居然是真的明代景德陶瓶,而且还是有市无价?

众人都被震撼到了,一个个脸上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而此时,古大师注意到了被林家人小心保护着的王长风送的明代陶瓶。

古大师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是一个赝品。

“哼!真的明代景德陶瓶被扔在垃圾桶里,假的倒是被当成了宝贝!”

古大师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愣。

王长风一听,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他当然清楚自己手里的这个陶瓶是假货。

林诗韵不过就是长得漂亮一些,他只是想玩玩她而已,怎么可能拿真货送人?

他立马一脚踢向身边的小弟:“你是怎么做事的?你是想死吗?”

小弟立马就明白了:“对不起少爷,是我狗眼瞎了,认错了东西。”

林老爷子面色阴沉,古大师的话无疑就是权威,他当然是相信的。

只是没有想到,王长风居然会拿一个赝品来送给他,而那个被他们当作是废物的陆行天送的,竟然才是真正的孤品!

但是碍于王长风王家人的身份,众人只是一笑而过,没人敢说什么。

众人重新回到林家内院里。

但王长风却对这件事还耿耿于怀,如此丢脸的事情,他可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陆行天,你就老实交代吧!你这明代景德陶瓶是怎么来的?”

“就你这样的废物,一辈子都不可能买得起这样的东西,肯定是你偷的!”

听到王长风的话,陆行天忍住不想笑出来。

    他根本不想和这种人解释什么,完全就是自降身份。

他可是堂堂九州镇国战王,区区一个明代景德陶瓶,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林老爷子此时也放下了刚才的尴尬,主动和王长风搭话。

“长风啊,不要和那废物说话!”

“你是什么身份的人啊?以后我们林家还要靠您王家多多帮衬呢!”

林老爷子一顿马屁,拍的王长风笑得合不拢嘴:“那是自然!”

“只要诗韵跟了我,那林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听着林老爷子和王长风像是商业交谈一般的对话,林诗韵再也受不了了,起身就准备离开。

“我出去透透气。”

    ......

酒过三巡,酒劲上来之后,林老爷子更是对王长风十分满意。

    王长风看了一眼手机,趁着这时走了出去。

陆行天看了一眼时间,皱起了眉头,林诗韵已经出去有一个多小时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他已经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陆行天立马起身,飞一般冲出了林家内院。

当他来到林家一间偏僻的小阁楼时,听到里面传来阵阵呼救声。

一听这个声音,陆行天立马分辨出来,正是出去了一个多小时的林诗韵!

陆行天一脚踹开房门,就看到林诗韵正衣冠不整的被王长风压在身下!

陆行天眼睛立马就红了,王长风竟然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情!

听到声音,王长风抬起了头,愣了一下:“陆行天,你他妈从哪儿出来的?”

看到陆行天,林诗韵则是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声音里带着哭腔:“陆行天,救我!”

林诗韵使劲推开王长风,拼命的保护着自己。

听到房里不对劲,一旁的房间里面冲出来了一个光头,眼神冰冷,恶狠狠的盯着陆行天。

正是他之前打晕了林诗韵,拖到了这个小房间里来,看时机成熟后,发消息叫来了王长风。

光头掏出了匕首,死死的盯着陆行天:“找死!!”

陆行天面无表情,在南疆经过了各种腥风血雨,他现在看着眼前这个拿着匕首的光头,就跟看蝼蚁一样。

“还愣在这里干嘛!给我弄死他!”

王长风喊了一声,光头男直接就冲了过来,如狼似虎般的向陆行天扑了过来。

光头男出手狠毒,显然是想将陆行天置于死地。

但是,陆行天只是轻轻一挥手,光头男就倒飞了出去,眼前一黑,一头栽在地上。

随后,陆行天朝着往王长风走了过来。

王长风见陆行天如此能打,人都给吓傻了。

    那可是他的保镖,身手极为了得,却被陆行天一个照面就打翻了!

他连忙把林诗韵抓在身前,不停的退后。

“你...你不要过来!”

“你再动一步,我就杀了她!”

王长风话音刚落,陆行天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他面前,狠狠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王长风倒飞了出去,狠狠撞在了墙上。

“敢动我的女人,你找死!“

陆行天蹲下抱起林诗韵:“你没事吧?”

被陆行天抱在怀里,再加上刚经历了那样的事,林诗韵一时间心情极为复杂。

不得不说,林诗韵的身材那是极好的,身上还时不时传来暗香,搞的陆行天内心开始燥热起来。

林诗韵察觉到什么,小脸瞬间就红透了,粉拳砸在陆行天的胸口上:“你快放我下来!流氓!”

“哦。”陆行天哦了一声,放下了她,随后脱下自己的上衣给林诗韵穿上。

    内心的那股火这才慢慢降了下去。

这世界上,有两个人是陆行天的逆鳞,一个是陆芯,还有一个就是林诗韵。

别人怎样对他,他不在意,但是只要敢伤害她们,他绝不放过!

王长风被一拳打的晕头转向,根本没有办法再站起来。

林家的人听到这边有声响之后,连忙报告给了林老爷子,林老爷子随即带着一众人赶了过来。

“陆行天,你...你这个废物!”

“一回来就知道给林家惹事!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他可是王家的继承人!林家的崛起还要依靠王家,你竟然敢打王少?!”

“你就等死吧!我们林家没有你这号人!你就等着承受王家的怒火吧!”

林老爷子一脸暴怒地说道。

身后的林风更是一副戏谑的表情。

“陆行天,我劝你赶紧准备一口棺材,给自己收尸吧!”

“你要是没有钱的话,不妨跪下求我,我倒是可以考虑给你准备一口上好的棺材,我也可以帮你去给王少求求情,留你一个全尸!”

    王长风在林家被伤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王家立马派了人过来带走了王长风。

并且还对林家人放话,要想解决此事的话,就让陆行天废掉双手双脚,并让林诗韵嫁给王长风!

如不遵从,那林家就要承受来自王家的怒火!

陆行天和林诗韵回去的路上,林诗韵一脸的担心,她拿出了一张银行卡。

“这里是我这几年的积蓄,你拿着,赶紧趁着夜色离开海峰市吧!”

陆行天没有接,他一脸郑重地说道:“我不会走的。”

“这次我重回海峰市,不会再像当年那样离开了。”

    “诗韵,不管你信不信我,这次的事,我自有办法解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