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众圣来朝你管这叫普通凡人

众圣来朝你管这叫普通凡人

心往意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意外穿越到玄幻世界,却激活了一个生活系统,幻想着和修士们一样可以御剑飞行的萧然,只能窝在一处小山村中,提前过起了养老生活,每天的生活,就是养养鱼,种种花,没事练习练习琴棋书画,在帮村民,砍砍树拔拔草什么的,萧然也逐渐适应了这种悠闲的生活,直到那一天,偏远的小村庄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女人,也终结了萧然的养老人生.......

主角:萧然   更新:2022-07-16 02: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然 的女频言情小说《众圣来朝你管这叫普通凡人》,由网络作家“心往意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穿越到玄幻世界,却激活了一个生活系统,幻想着和修士们一样可以御剑飞行的萧然,只能窝在一处小山村中,提前过起了养老生活,每天的生活,就是养养鱼,种种花,没事练习练习琴棋书画,在帮村民,砍砍树拔拔草什么的,萧然也逐渐适应了这种悠闲的生活,直到那一天,偏远的小村庄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女人,也终结了萧然的养老人生.......

《众圣来朝你管这叫普通凡人》精彩片段

 天玄大陆 东洲

翠山连绵,绿水清涟。

苍然天空宛若幕布,几朵白云点缀其上。

而就在那青山相掩的峡谷处,一片远离俗世的宁静村庄坐落于此。

其中半山腰上,那青砖绿瓦的院落内,一名青年正立身于火炉旁,高举地铁锤将锻造台上的铁剑敲得当啷作响。

青年赤裸着上身,随着铁锤每一次落下,周围都会迸射出无数火花,于他那古铜色的皮肤互相映衬,相得益彰。

【叮!宿主已成功锻造出第9999件兵器,成功完成所有任务!】

听着脑海中骤然而起的系统声音。

青年脸上微微出现一丝喜色,但紧随其后喜色便僵在了脸上。

【叮!宿主各项数据已经完美达到指标,所有任务均已完成,系统正在卸载中……】

“卧槽!别啊……”

青年还没来得及喝止,最后一道系统声音已然响起。

【叮!卸载成功!】

卸载了!?

这就卸载了!?

青年气得抓起铁锤,一下砸在了旁边的院墙边上,惊得院中一阵鸡飞狗跳,就连一旁的老垂柳都震得抖了一抖。

MMP啊!

老子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他叫萧然,十年之前穿越到了这个修仙的世界,作为一介小屌丝,初来乍到的时候他可是乐不可支。

谁不知道能穿越来的都是主角?

想他萧然今后必定也是人中龙凤……不对!仙中龙凤!

尤其是他知道自己还身负系统,更是老脸笑开了花。

最强生活系统!

光是看见最强这两个字,萧然嘴角就已经咧到了耳朵根子上,至于后面的生活俩字,他浑然没放在心上。

于是接下来十年,他根据系统提示,隐居山中开始完成一个个任务,同时也掌握一项项技能。

锻造冶炼、栽花养草、钓鱼养鸡……

卧槽!??

这画风怎么不对啊,不应该教他飞天遁地、翻江倒海吗?这尼玛都是些什么破烂玩意?

向往的生活吗?

淦!

渐渐地萧然发现了,这什么狗币系统,最强他没有看出来,生活倒是妥妥拉满了。

萧然前世小说没少看,什么国运求生、乡村种田,自己各种生存技能点满的情况下,妥妥吊炸天的主角存在啊。

可是现在呢?

尼玛这是修仙世界啊!大哥!

人家单手捏诀狂傲无比的找上门的时候,他能怎么办?

腆着脸凑上去:“大哥我给你炒个菜呗?”

不过好在萧然天生乐天派,寻思着是不是等这些日常任务做完了,系统就会加大难度,然后这种功法法宝就来了。

就在他心心念念盼着这一天到来的时候……

你T!M!

竟然自己卸载了!

萧然从兜里摸出了一包曾在系统兑换的软中华,依着老树根默然点上一根,随着一口浓烟喷出,他眼神也逐渐迷离深远起来。

这忧郁青年范,单就气质而言萧然一直拿捏得死死的。

退一步无比憋屈,忍一时越想越气!

终于,萧然忍不住出声骂道:“我去你MLGBZ!”

而就在他抽烟的时候,旁边不知何时已经蹲着一只哈巴狗,此刻也微微耸动着鼻子,拼命嗅着萧然身边的二手烟。

“妈的!”

萧然见状笑骂了一句,“抽了十年的烟,没想到连旺财你都染上烟瘾了。”

罢了。

一支烟抽罢,萧然心情也渐渐平复了下来。

既然事已至此,以后就当个普通人好好生活便是。

上一世庸庸碌碌,至少这一世落了个逍遥自在、丰衣足食。

想到这里,他脸上不自觉又出现了笑容,去屋内稍稍收拾了一下,便扛着个麻袋,下山去镇上赶集去了。

“旺财,守好院子,别让陌生人随便进来。”

临走前,萧然朝着哈巴狗唤了一声。

那狗也是通人性,竟也摇着尾巴“汪”了一声。

而就在萧然离开之后。

那哈巴狗目光中出现了人性化的激动,竟摇头晃脑地走回了院子,而后吐口人言:“主人已经离开了!”

“真的走了吗?刚才吓死我了!”

说话间,原本墙角的那只老母鸡,竟然摇身一变周身涌现道道炫金之光,在后方形成瑰丽的神凰虚影!

太荒神兽的气息一经散开,引得一旁的池水都一阵沸腾。

片刻之后,一只锦鲤跃出水面,带动的水花在阳光的折射下,竟然显现出一副神龙的气息。

阵阵龙吟不断。

“元凤!就你没出息的样子,指不定哪天就被主人拔毛炖汤。”

那老母鸡一听顿时炸毛。

“祖龙!我会不会被炖汤不知道,但是你可别今晚就被红烧了,主人可是有段时间没吃鱼了。”

“我看你是找死!”

说话间,风云色变。

那一龙一凤虚影暴涨,周围山林倏而寂静,就在这山雨欲来之时,一个苍老而满是威严的声音响起。

“够了!你们想毁了周围一带吗,连气息都控制不住,怪不得不受主人待见。看看人家圣麒麟,每天跟随主人,如今修为已经堪比妖皇了!”

说话者,竟是那不起眼的老柳树。

听到老柳树的话,周围终于渐渐归于沉寂……

与此同时。

就在邻山脚下,一道曼妙身影正在狼狈逃窜。

女子绝世容颜,但却身负重伤,仓皇回首间,远处正有几道黑影在不断逼近。

“想我云浅雪,今日竟被噬魂殿之人逼到如此地步,今日我若能活下去,此仇来日必报!”

女子冷然回头继续飞逃,忽然注意到什么般猛然抬头。

“那里怎会有仙气缭绕,难道是有隐士高人在此?”

心念及此,云浅雪立马化为一道遁光,飘然落在了一处朴实无华的农院之前。

咦?

刚刚还仙气缭绕,怎么转眼就成普通院落了。

“敢问可有前辈在此,小女云浅雪特求前辈庇佑!”

云浅雪不敢大意,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此。

院内久久无人应答。

而随后出现的,竟是一只懒洋洋的哈巴狗。

云浅雪心急如焚,但偏偏又不敢妄动,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几道黑影已经闪身而至。

“云浅雪!你已无路可逃,速速拿命来吧!”

那几道黑影落地之后,

周围空气顿时弥漫出滔天黑气,随后阴风中传来阵阵亏鬼哭狼嚎之声。

云浅雪俏脸一白。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原本赖洋洋的旺财打了个呵欠,随后一道凌厉的罡风顿时出现。

阴风消散。

几道黑影宛若被无形之力积压一般,瞬间炸成了漫天血肉。

云浅雪傻眼了。


 萧然来到镇上。

街道上人来熙往,商贩络绎不绝。

“萧先生又来了?”

店铺老板似乎对萧然很是熟络,热情的打着招呼。

“嗯,随便过来摆个摊,两枚银币收好!”

萧然扔过去两枚银钱,随后便将自己带来的书画一一列开,在这里摆摊是他为数不多的收入来源之一。

其实在山里面住,他对钱财倒是用处不大,可关键系统教他练书画,日积月累下来他也写写画画了一大堆。

这些玩意自己留着也是当柴火烧,不如卖了还能换几个银板子。

买卖不温不火,来问讯的也为数不多。

但萧然的另一大乐趣,便是看着街道上时不时佩剑而过的行人,他知道那些人都是修士。

修行者!

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强者。

“唉!你们听说了吗,最近青云宗和极武门好像有大动静!”

“怎么没听说,青云老祖和极武真人相约七日后生死之战,到时候咱整个南城的修士估计都要去观战。”

远处两个商贩津津乐道。

萧然听后也是一阵艳羡,这种瓜他一个凡人也只能稍微吃一下了,赌战那天估计光是一个战斗余波,他就得身死当场。

真羡慕啊!

强者的世界!

“小姐,这些书画好像有点意思,我们要不要买上几幅,回去献给老祖?”

摊位前忽然传出了一道悦耳的声音,萧然随即收回了心神。

那是两个女子,看情形似主仆模样。

女仆年约十五六岁,粉面桃腮样貌可爱。

至于另一位女子,虽然性格看上去有些清冷,但那美的令人窒息的容颜,就已经无数人驻足流连了。

尤其配上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更是宛若画中仙一般。

“七七,我们是有要事在身,这种凡夫俗子粗劣之作,师祖又怎会放在眼里,赶紧走吧。”

萧然本来觉得眼前一亮,毕竟如此美人可不常见。

但一听对方的话,顿时明白了。

这两人都是修士。

而且听对方语气……萧然更是脸色一黑。

我画的有这么差吗?

“小姐,但是我看这字画真的很不错诶,我在藏书阁看到很多良品,皆不如这些字画,你要不要先看看?”

竹七此刻已经蹲在了摊位面前,展开萧然的一副山水画,一边欣赏一遍称赞有加。

萧然脸色这才好了许多。

“姑娘眼光不错,这些都是在下拙作,姑娘要是喜欢随便开个价便是,箫某绝不还价。”

琴音听后微微蹙眉。

区区凡人所作,怎么能跟青云宗藏书阁内相比?

她浑然没放在心上,但眼看竹七似乎真的喜欢,也没打算多浪费口舌。

“既然你喜欢,随便挑一样带走吧。”

时间紧迫,她只想赶紧回宗。

竹七听罢,美滋滋地挑了一副自认为不错的字画,然后钱袋内递出十枚金币。

十枚金币?

这可顶得上两百枚银板子啊!

萧然心中一喜,但脸上却是没表现出来,淡然地将其收下。

“赶紧走吧,别浪费时间了。”

琴音说罢,便步履匆匆地带着竹七离开。

直到两女已经走远,萧然这才心有感慨地收好了金币,果然修行者就是不一样啊,出手都这么大方。

竹七跟在琴音身后,一边走着一边捧着一副画卷,似乎被上面的画作深深吸引,久久不能自拔。

眼见这一幕,琴音总算是忍不住了,轻声呵斥道:“我们现在当务之急要赶紧回宗,这些俗物可以今后慢慢看。”

“可是小姐,这画的实在太好了,您看看!”

竹七说着,便将展开的画卷递到了琴音面前。

琴音已经有些不耐了,师尊七日后便是生死之战,这些乱七八糟的她哪有心思看得进去。

就在她准备出声呵斥的时候,余光忽然瞥到了那画作之上。

仅仅一眼。

轰——

一股凌厉无比的剑意陡然袭来,琴音身形忍不住一个踉跄,随后喉中一甜,鲜血便溢出嘴角。

这!这是剑意!

“小姐……你怎么了!”

竹七根本没有想到,琴音只是看了一眼这幅画,竟然就直接吐出血来,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但琴音此时哪里还顾的上答话,她眼睛死死盯着那副画作。

画上是一名青衫剑客,手持三尺长剑立于紫禁之巅。

圆月之下,一人一剑。

如此绝妙的意境中,道道凌厉无比的剑意弥漫其上,而刚才她就是猝不及防之下,才被这上面的剑意所伤。

剑意!

区区凡人所作画作,竟然蕴含着无上剑意!这种荒诞至极的事情,眼下竟然真的发生了。

传闻只要领悟一道剑意,便有望跻身为剑道宗师!

而那仅仅只是一道!

但是这幅画作上的剑意何止一道,足足有成百上千道啊!这是何等恐怖的剑道?

她心神狂震,正要开口询问竹七什么,随后脸色一变,失声喊道。

“七七,你的修为……”

竹七见琴音满脸的难以置信,立刻一脸困惑的看了看自身,随后她也失声尖叫起来。

“我……我竟然到淬体七层了!”

两女心中震惊无以复加。

就在刚刚,竹七的修为都还是淬体四层,仅仅只是入神观看了一会这个画作,竟然修为一举连越三层!

这究竟是什么画作?

琴音心中难以平复,目光不自觉的再次落在画卷之上,上面除了这幅画之外,并没有落款。

旁边还写有两行诗句。

“一手剑一壶酒,含笑睥睨战勾吴!”

字迹遒劲有力,宛若游龙其上。

就在字迹映入她眼帘的一瞬间,周围景色忽然蜕变,她恍然深处那大漠孤烟的战场之上。

血染黄沙,伏尸百万。

而她的面前是一名醉酒持剑的青年,那摄人心魄的战意让她遍体生寒,周围杀伐声不绝于耳,单是一道眼神就仿佛能将其撕成碎片。

“小姐!小姐!”

竹七的声音将她惊醒,再看四周哪里有什么战场黄沙,不还是这处熟悉的街道吗?

她心中惊骇欲死,但就在她正欲开口的手,赫然发现自己的修为,竟然一举从淬体九层,突破到了元气一层。

淬体和元气,这足足一个境界的差距,竟然悄无声息的就被她突破了!

这!

这简直骇人听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