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帝婿龙主

帝婿龙主

郭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萧南本是江南第一豪门萧家的贵公子,谁知一场变故,萧家满门被屠,他的父母亲人全部枉死,他侥幸逃生却又遭人陷害锒铛入狱。幸运的是,在狱中他被华国特工看中,从此开启了他的戎马生涯。六年浴血奋战,他从藉藉无名的小卒蜕变为北境之王,被誉为南帝。当边境平定,他放下满身荣耀重返都市之时,萧南发誓定要让所有陷害他萧家的人付出血的代价!

主角:萧南,柳月茹   更新:2022-07-16 02: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南,柳月茹 的女频言情小说《帝婿龙主》,由网络作家“郭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南本是江南第一豪门萧家的贵公子,谁知一场变故,萧家满门被屠,他的父母亲人全部枉死,他侥幸逃生却又遭人陷害锒铛入狱。幸运的是,在狱中他被华国特工看中,从此开启了他的戎马生涯。六年浴血奋战,他从藉藉无名的小卒蜕变为北境之王,被誉为南帝。当边境平定,他放下满身荣耀重返都市之时,萧南发誓定要让所有陷害他萧家的人付出血的代价!

《帝婿龙主》精彩片段

华国北境,狂怒之城。

数百米高的城楼上,一个青年浑身浴血,无论是城内还是城外,无一活口,尸骨如山,数万敌人已被斩于剑下!

“恭喜南帝大获全胜,炎帝传来讯息,让您立即返回庆功!”

一个面容精致,身材饱满玲珑的美女半跪在青年面前,她一身黑色制服,全身上下充满了致命的杀气。

青年闭上了眼睛,长长出了一口气,“如今敌寇已除,华国必会国泰民安,繁华昌盛,我和炎帝的约定也达成了。”

“冰霜,告诉炎帝,这一战,南帝已战死。”

“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南帝这个人。”

“从现在开始,我叫萧南!”

……

华国,江南城。

萧南刚从机场下来,得到消息,老家祖宅变成了一个大型养猪场!

萧南无比的愤怒!

萧南放下‘北境之王’之位,这次回来,是为复仇而来!

六年前的事,始终是他心中的心结。

六年前,萧家商会遭人算计,三天之内支离破碎,江南城众多势力落井下石,一夜之间,萧南的父母,亲人,全部被人杀死!

当时,萧南也被人算计入狱!

这六年来,萧南机缘巧合下,被华国特工看重,开始了六年的戎马生涯。

六年来,他要忘记以前的身份,只有一个信念,保家卫国!

六年时间,从一个无名小卒成为了高高在上的北境之王!

然而,为了六年前的事,萧南放弃了王者的身份,放弃了王者的荣耀。

他现在只有一件事要做,就查明真相,复仇!

“南帝,只要你一句话,我便血洗江南城,将所有和当年之事有关的人,铲除殆尽!”

“就算是屠城,也在所不惜!”

萧南身边,是一位英姿飒爽的女人,一身制式服装,显得格外的迷人,但是浑身散发的气势极为冰冷,犹如万年寒冰。

此人正是冰霜,三年前,在一场深山之战中,萧南救下了冰霜,之后,冰霜一直誓死跟随南帝。

湘南冷冰冰的道:“这件我自有打算,我要的是真相,到时候,我会把一个个仇人,碎尸万段!”

“冰霜,你负责去调查当年我们萧家所有的敌人!”

“是,南帝!”

萧南回来第一件事,前往老家祖宅。

“少爷,少爷,您回来了啊。”

这时,门口出来了一个清理猪粪的老头,看到了萧南,第一眼就认了出来。

他放下手中的工作,急忙冲了过来,老泪纵横,“少爷,少爷……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啊……”

“江叔叔!”萧南看到满鬓白发的老头,心里很不是滋味。

六年前,江林是祖宅的管家,六年后,竟然沦落成给别人清理猪粪的工人,只是六年,江叔叔看起来老了二十多岁!

“小南,我等了你六年,你终于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

江林在身上抹了两把,将手仔细的擦干净,想要去摸摸萧南,可是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养猪六年,他太脏了。

萧南则是毫不嫌弃,将脸凑过去,如同孩童偎依长辈的慈祥。

“老东西,让你干活呢,在这里干嘛?是不是不想干了,妈的,把后面的路都挡住了!”

这时,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黄毛青年冲了过来,骂骂咧咧,“你全身是屎,真臭,快点干活去!”

说着,青年向江林的身上一脚踹去。

而下一刻,江林还在原地站着,青年却倒在了三米外的地方,肚子上传来了阵阵剧痛,呻吟了片刻,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是谁?你敢打我!”青年犹如一头愤怒的野狗。

青年的话刚落,萧南又是一脚踢了过去,青年飞到了五米外,萧南一脚踩在了青年的胸口。

青年嘴角挂着血迹,喘着气,痛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少爷,少爷……快住手啊!”江林急忙拉开了萧南,“你快走啊,他是养猪场老板张宏伟的儿子,张洋!”

“你惹不起啊,你快走啊!”

青年爬了起来,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恶狠狠的道:“走?你们走的了吗?”

“这是我的地盘,打了我,还想走吗?”

江林着急的满头是汗,“张总,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萧南不懂事,我给您道歉,对不起,真是太对不起了。”

江林点头哈腰,带着卑微的笑,诚恳道歉。

“道歉?打了我,道歉有什么用?我弄死你这个老东西,道歉行吗?”张洋一边大吼,一边拨打了电话。

顿时,里面冲出来八个保安,每个保安都手持棍子!

“给我打,把这个混蛋往死里打!”

“你们要打,就打我吧,不要打我家少爷。”江林用瘦弱的身子挡在了萧南面前。

萧南的眼圈有些泛红,江林在萧家做了二十年管家,是看着萧南长大,如今危及关头,面对八个人高马大的保安,还在保护着萧南。

萧南动了杀意,“任何人敢动我林叔,死!”

只要这些保安动手,萧南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些人全部杀死!

六年前,萧南没有能力保护家人,六年后,任何人都不能动自己的亲人!

正在保安们要动手之时,一辆豪车径直的向这边驶来,保安们纷纷让路。

车内下来了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全身名牌,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一副土豪模样。

此人正是养猪场的老板,张宏伟。

“怎么回事?”张宏伟看到儿子受伤,这些保安剑拔弩张的样子,急忙问道。

“爸,我被这个混蛋打了!”张洋加盐调醋的解释了一番,“爸,你刚好来了,我要弄死这个混蛋!”

“我倒要看看,谁这么牛逼,敢动我张宏伟的儿子!”张宏伟的目光狠狠的落在萧南身上,先是一怔,很快想起了什么。

“这不是萧南么?怎么快出狱了?你不是被判了十五年么?”

张宏伟对儿子笑道:“儿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可是萧家商会萧川的儿子,萧南。”

张洋闻言,想到了什么,原来是萧家的人,那个强干犯。

萧家的人已经死光了,没有想到,还有一个活着。

“大家都是熟人,这里曾经可是萧家的祖宅。”张宏伟面带笑意,非常和善,“儿子,你也别计较了。”

“走,萧南,既然来了,应该回家看看,我陪你。”

江林又要阻止,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些人伤害少爷。

他知道老板是个笑面虎,非常护短,儿子被打了,还请萧南进去,肯定没有好事。

“我没事的,叔叔。”萧南微微一笑,“你不用为我担心。”

萧南跟着张家父子进去了,江林一直在外面等着,非常担心。

张宏伟明显有很多企业,养猪场开了三家,如今年关将至,最近猪肉大涨,所以身为董事长的张宏伟亲自前来召开会议,激励员工,督查工作。

员工听到董事长要亲自前来,各个都打扮了一番,会议室里早就人员满座。

张宏伟刚踏进会议室,迎来了雷鸣一般的掌声。

“诸位,在会议开始之前,我要介绍一位朋友给大家认识!”

张宏伟拿着话筒,将话筒的音量调节到最大,“大家都知道,这里曾经是萧家商会萧家的祖宅,眼前的这位,是曾经萧家商会董事长萧川的儿子,萧南!”

“萧家全家被人杀了,而眼前的萧南,是一个强干犯,也是刚坐牢回来!”

“请大家热烈欢迎萧南!”

会议室里顿时传来了热烈的掌声,很多人都面色古怪,甚至带着嘲弄,惊讶,戏虐。

而之前被打的张洋大声叫好!


萧南面色一片平静,波澜不惊。

而张宏伟认为萧南被这气场吓着了,继续戏虐,“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这个人比较直爽,要是说错话了,你别介意。”

“其实,你来这里的目的,我非常清楚,这里曾经是你家祖宅,你打我儿子,无非是要搞事情,弄点钱是不是?”

“当然,我也并非无情之人,当年萧家的管家江林,我都愿意收留,让他在这里做六年铲猪粪的工人,至于你,我当然会收留。”

“坐牢回来,我相信你已经痛改前非,以后会好好做人,以后,你就和老江一起,在我这里铲猪粪吧!”

羞辱!

肆无忌惮的羞辱!

会议室里的人各个无情的嘲弄,有的人为了迎合老板,甚至是抱腹大笑,笑的东倒西歪,前俯后仰,差点滚地大笑了!

然而,萧南稳如泰山,面无表情,就好像在看一群傻子在表演一般。

张宏伟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这种面对众人嘲弄面不改色的人,要么是人中龙凤,要么就是一个被吓傻的废物!

当然,张宏伟根本不信眼前的萧南是人中龙凤,那只能是一个废物了。

在众人的嘲弄声中,萧南走到了话筒面前,道:“张宏伟,限你们三天之内,搬出我家祖宅,将这里清理干净。”

“所有不属于萧家的一切东西,全部拆除,要绝对的干净!”

“如果做不到,三天后,我来这里,见到多少人,我杀多少人!”

众人闻言,先是面面相窥,然后是哄堂大笑。

“哈哈,这人傻了!”

“是不是做了几年牢,脑子被里面的人打傻了?”

尤其是张洋,喊的声音最大,“来来来,我把脖子洗干净等你,你有种杀了我啊,要不要我给你一把刀啊?”

“哈哈,真是傻缺啊,傻缺!”

萧南并没有理会这些人,道:“记住了,你们只有三天时间,我劝你们动作快点。”

萧南向外面走去。

“站住,谁让你走了?”张宏伟喊了一声,门口四个保安挡住了萧云。

“我们的地盘,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当然,你要走也可以。”

张宏伟伸出了右腿,踩在了桌子上,“给我儿子下跪道歉,然后,从我的胯下钻出去,像一只狗一样爬出去,我就看在你家祖宅的份上,饶你一次。”

几个保安围住了萧南,拿着电棍,众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还不快跪下,道歉?”

“快点,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跪下!”

众人也都吆喝着,要萧南跪下。

萧南还是一副平静的样子,好像这些人的逼迫和羞辱,与他无关。

其实萧南在考虑,要不要出手,将这些人全部杀了。

张洋见萧南不动,对保安下令,“看来这小子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来人,让他跪地道歉!”

四个保安同时出手,争先恐后地抓向了萧云的手臂,这种情况,他们是抢着立功。

在最前面的两个保安要碰到萧南的胳膊时,他们同时感觉到脸上一痛,然后整个人飞了出去,砸在了五米开外。

两个保安嘴角溢血,昏死过去了!

另外两个保安吓傻了,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满脸惊恐。

在场的人,全部被吓着了!

那两个保安,那可是一米八几的身高,身材魁梧,就这么飞了五米远,而且,没有人看到萧南是如何出手的!

张洋大喝,“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全部给我上,抓住这**!”

外面的八个保安全部冲了进来,和里面的两个保安一起。

他们知道萧南厉害,但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这么多人一起上,还拿着电棍,一定可以制服萧南!

四周的人纷纷散开,他们都起哄,又开始大笑,等待萧南被狠狠毒打的场面。

砰!

砰砰砰!

萧南一拳一个,一脚一个。

从四面冲上来的十个保安,一个接着一个飞了出去,狠狠砸在地面上,每个人都是昏死过去了。

萧南的触手速度太快了,那些保安,连萧南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这次,没有人敢笑了,所有人的表情都僵硬在了脸上。

这人是疯子吗,还是人吗?十几个保安,每个人都是一招被打晕了!

萧南向张宏伟走去,路过张洋的身边时,瞪了张洋一眼。

“别打我,别打我。”张洋吓的跪在了地上,身下湿了一滩,裤腿处还流出了尿……

“大哥,我错了,我今天不敢惹你,求求你,别打我。”

萧南并没有理会张洋,这种没有骨气的人,他都懒得出手。

萧南走到了张宏伟身边,在张宏伟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

张宏伟满头大汗,满心恐惧,感觉站都站不稳了。

萧南并没有动手,淡淡的道:“记住了,三天时间。”

萧南没有多停留,在众人复杂和惊恐的目光中离开了。

“萧南!”张宏伟左手扶着会议桌,支撑着酸软无力的身体,“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弄死你!”

萧南刚走出大门,一脸着急的江林看到萧南出来,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抓住了萧南的手,“少爷,您没事吧?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阵阵暖意从江林手心传来,萧南目光真诚,“江叔,不要在这里工作了,跟我走。”

“少爷,我一把老骨头了,习惯了在这里工作,你不用管我了。”江林从怀里摸出了一张银行卡,道:“这是我这些年的积蓄,虽然不多,你拿去创业吧,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能做出成就来。”

江林刚才去了一趟宿舍,将他所有的积蓄拿了出来。

萧南满心感动,这里面的钱,可是江林辛辛苦苦转来的血汗钱,他怎么可能要呢。

江林认为,萧南刚出狱回来,可能身无分文,所以,他将这些钱给萧南,让他用。

“你一定要收下。”江林道:“孩子,别拒绝我,萧家对我恩重如山,对我不薄,你千万别拒绝。”

萧南收下了,心里道,放心吧,江叔,三天后,这里的一切会重归萧家,以后,您老就是萧家的主人!

萧南向江林告辞,来到一个路口,一辆黑色轿车驶了过来。


萧南上车。

车上,冰霜不解地看着萧南,“南帝,您为何要心慈手软?将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全部灭杀,一个不留,不是更好?”

萧南眯着眼睛,“杀他们?岂不是便宜了他们?”

“我萧家满门被灭,难道杀了敌人,就能解开我心头之恨吗!”

“我要做的是,是为我们萧家正名,洗刷我们萧家的冤屈!”

“我要的不光是杀戮,我要惩罚,我要一步步让所有的敌人绝望!”

冰霜明白了,“一切遵循您的安排!”

冰霜道:“南帝,炎帝知道您要卸甲归隐,但对于国之功臣,不能让你空手而归。”

“如今,江南,江北,江东三大城市和并,成为新区,帝南区,这次,炎帝亲自任命您为帝南区负责人。”

“南帝,炎帝还是挺关心您,把新的城市那用南帝您的名字倒过来命名,这可是很肥的差事。”

南帝,帝南,炎帝真的是别有用心啊。

萧南皱眉,“我都解甲归田了,炎帝有给我安排事情,三大城鱼龙混杂,很多事情很难解决,你认为炎帝是在关心我?”

“你告诉炎帝,我没有兴趣。”

“可是……”对于萧南的拒绝,冰霜有些意外,“任命文书已经下来了,让您明天上任。”

萧南冷酷道:“那告诉炎帝,我只拿钱,不做事。”

什么?

冰霜左右为难,一边是炎帝的命令,一边是南帝的拒绝!

这句只拿钱不做事的话,冰霜可不敢给炎帝说。

这么肥的差事,南帝不做,冰霜灵机一动,那只有自己去做了。

“南帝,现在去哪里呢?

“京泰华都。”

柳月茹,六年了,我回来了。

萧南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美丽高挑的身影。

六年前,萧家变故被灭门,当时,萧南和柳月茹结婚三天,正在度蜜月才躲过一劫,可惜被人陷害入狱!

后来,机缘巧合下,被北境当兵,因为组织铁令,也因为萧南的身份极为特殊,每次任务都极为危险,怕认识的人受到牵连,不能将消息传递回来。

萧南到了高档景泰小区。

六年了,小区的绿化一直很好,跟以前没有多大变化。

萧南来到三单元二十八楼。

他收起了所有的气势和强大的气息,看起来像是一个邻家的大哥哥。

按下门铃。

没多久,房门便是被拉开。

“你是?”

开门的正是萧南的岳母刘秀。

刘秀脸上本来带着灿烂的笑容,但看到萧南的刹那间,神色一怔,笑容渐渐的凝固在了脸上。

“你是萧南?”

刘秀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萧南,心里有些慌乱,厌恶。

“妈,我回来了!”萧南的脸上,情感流露。

“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婿!”刘秀黑着脸,“我不是你妈,你认错人了!”

这个该死的**,怎么回来了!

当年,她把女儿嫁给萧南,没过几天,萧南却因强干入狱!

萧南丢尽了柳家的脸面!

她心里对萧南只有恨意,她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萧南了,可现在,萧南却出现在了她面前。

里面传来了岳父柳建国的声音,“是谁呢?”

“爸,我是萧南。”萧南冲着里面喊了一句。

很快,一个戴着金丝眼镜,身材修长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萧南,你还有脸回来!”柳建国看到萧南,脸色非常难看。

他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萧南了,没有想到,竟然回来了!

萧南没有想到二老的态度如此冰冷。

当年,二老对萧南的态度,那可是尊敬有加,热情洋溢,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柳建国看了萧南手中提着礼物,道:“来者是客,既然来了,你进来吧,有些话,我要对你说。”

三人坐在沙发上,萧南将礼品放在茶几上。

柳建国开门见山,问道:“你刚出狱?”

萧南回答,“我入狱一年便离开了,去了北境,当了几年兵。”

柳建国继续问,“在北境有没有混出一官半职?”

“并没有。”萧南道:“如今北境安定,国泰民安,我想回来,在本地发展。”

柳建国眉头紧锁,“这次回来,北境有没有给你安排工作?”

萧南道:“没有。”

柳建国的脸色越来越沉,“萧南,我相信你的话,可是你没有混出什么名堂来,也没有工作,也就是说,你现在一无所有,你和废物有什么区别?”

“你回来做什么?”

萧南一脸自信地解释,“爸,我这次回来,是要做生意,重建萧家商会。”

“口气倒是不小!”刘秀闻言,冷着脸,“做生意,你拿什么做生意?你有钱吗?无论是你入狱还是当兵,你这些年音讯全无,现在,你来我家做什么?”

“你是不是来借钱的?”

萧南回答,“我不是来借钱的,爸妈,你们要相信我,我这次有十足的信心,重建商会。”

“不要叫我妈!”刘秀想起这些年发生的事,因为萧家变故,萧南入狱,他们一家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在外面被人指点,戳脊梁骨,在家族,被众人嘲弄,想起这些,就满心怒火,“我没有你这个女婿,我也不承认你!”

“你就不应该回来,你回来做什么?”

“够了!”柳建国狠狠瞪了刘秀一眼,“我有话对萧南说,你一个妇道人家,不要插嘴!”

“都什么时候了,你不是要升职吗?这个强……”刘秀看到老公生气,声音也软了下来,“他现在回来,会影响到你的前途,甚至让我们一家人蒙羞……”

刘秀看到柳建国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没有再说下去。

柳建国沉声道:“吵闹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一会还要忙。”

“你给月茹打电话,让她回来,萧南既然来了,我们今天把所有事情说清楚就好。”

不多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柳月茹在附近有事,接到妈妈的电话,就赶了回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