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向斐少撒个娇

我向斐少撒个娇

迦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结婚后的云依依发现自己被骗了,老公不仅不碰她,还和外面的莺莺燕燕不清不楚。终于,对方见不得光的那些事被她当面撞破,她果断提出离婚。协议书送过去时,渣男嘲笑她嫁不出去。岂料,离婚后没多久,她火速和全城第一富少斐漠结了婚。这次和上次不同,这次他们先婚,后爱!

主角:云依依,斐漠   更新:2022-07-16 02: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依依,斐漠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向斐少撒个娇》,由网络作家“迦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后的云依依发现自己被骗了,老公不仅不碰她,还和外面的莺莺燕燕不清不楚。终于,对方见不得光的那些事被她当面撞破,她果断提出离婚。协议书送过去时,渣男嘲笑她嫁不出去。岂料,离婚后没多久,她火速和全城第一富少斐漠结了婚。这次和上次不同,这次他们先婚,后爱!

《我向斐少撒个娇》精彩片段

江城,夏末,落霞山庄。

云依依身穿紫色长裙,乌黑的长发温顺垂在肩头,五官精致非常美丽,她坐在奢华偌大的客厅内,手中端着一杯咖啡。

转头,她看了一眼时钟,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处房门上。

房间内,传来的声,不用想也知道里面在发生些什么事。

调成静音的手机再一次亮起,云依依瞥了一眼手机眉头紧锁,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不耐烦,她起身走向这间房。

“咚咚咚!”

她敲响了这扇门,但是房门并没有为她打开,反而屋内响起了的动静,仿佛在向她宣战。

此刻,她眼角微挑,她在客厅坐了三小时。

这时,手机又一次亮了起来,云依依犹豫了一下,不再向刚刚那样显得礼貌敲门,而是“砰砰砰”敲打着门。

“顾景言,您可真力气多啊,这都三个小时了,您不累我听着都觉得累,你就不怕闪着腰吗?”

然而回答她的是沉默声。

云依依清了清嗓子,她昂声继续说:“顾景言,你妈说你近来脸色有些差,所以她特意准备了补汤,我看你在屋子里劳累了这么久,肯定有需要就答应了,我估摸差不多快到了。”

那紧闭的房门瞬间打开,露出一张高傲的俊容,云依依微挑眉头看着他,见顾景言身上穿着睡袍,领口微开若隐若现。

他眉目间带着不屑的鄙夷看向云依依,一张俊容上带着一抹绯红。

“滚!”他薄唇轻启,冷冷丢下一个字,下刻就要关上房门,但被一双如玉的手摁住。

云依依脸上带着笑意,丝毫没有半点惧意,“顾景言,毕竟我是你妻子,有话咱们可以好好说。”

说是妻子,她和顾景言结婚了半个月,他连她的手都没碰过,并且还每天带着这个女人来羞辱她!

然而,今天注定是不同的一天。

她很清楚有时候一味的妥协,只会让他变本加厉的践踏她。

所以有些时候她必须得宣示她的主权,特别是像此刻他身后双眼带着挑衅看着自己的女人。

就算她马上不要这个男人,也由不得别人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说话间,她一副女主人姿态的样子径直穿过顾景言旁侧走进屋内,屋子里面充斥着女人浓烈的香水味和靡丽气味,让她眉头微皱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

然后,她转身冷笑看向脸上带着鄙夷和挑衅看着自己的女人。

她承认眼前这女人属于好看的一种。

“穿上你的衣服,从我的家里滚出去!”

女人美丽的脸色通红,她直接抱住一旁的顾景言。

顾景言一手将女人拥入怀中,薄唇紧抿带着嘲笑的愤怒,“云依依,我警告你,这是我顾家,由不得你撒野。”

面对顾景言的愤怒,云依依没有一丝惧意,而是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她的笑容如同三月怒放的樱花,清丽而又脱俗。

她唇角一勾,樱红的唇轻启:“顾景言,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落霞山庄不是你顾家的,这可是我嫁给你的时候你妈送给我的聘礼,房产证上写的也是我云依依的名字,既然是我的家,那么我有权利请这位名模小姐滚出去。”

“你不要太过分了。”在顾景言怀里撒娇的女人吃味的瞪着云依依。

“我过分?”云依依嗤笑了一声,“你当着我的面和我男人在一起,到底是谁过分?”

女人嗲声嗲气的朝着顾景言撒娇说:“景言,我对你的情意,你是知道的。”

“情意?”云依依觉得听到了一个大笑话,她似笑非笑的望着女人说道:“你这是准备在这里搭台子唱大戏,抒发你明知道对方是有妇之夫却依旧情深不悔的戏码?我说名模乔菲兰,你应该知道我是一名公关主编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采访采访你,专门为你刊登一篇文章歌颂你的情意,你觉得如何?”

乔菲兰顿时脸色苍白,她立刻朝着顾景言撒娇:“景言,我爱你啊。”

云依依真是感到恶心,她刚刚带笑的脸色已经冰冷,语气锋利带着压迫道:“三分钟,足够让你从这里滚出去!”

“景言……”

“两分钟……”

顾景言一双细长眼眸死死盯着云依依,此刻,他看向乔菲兰声音轻柔的安抚:“你先回去,我一会去找你。”

乔菲兰可怜兮兮的望着顾景言,但她从他眼里看到了坚决,只能跺跺脚扭着纤腰离开了房间。

顾景言额头青筋突起,他声音锋利而冰冷,“云依依,你真不要脸!”

云依依抿唇轻笑,“怎么?你也怕我乱写一些对你不利的新闻吗?”

要脸?要脸能吃吗?何况,到底是谁不要脸在先?

“哼!”顾景言冷哼一声,周身围绕寒气,齿冷的看着云依依:“你这辈子都休想我碰你一下!你就做一个慢慢变老的老女人吧!”

云依依眼中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她将手中拿着的文件递给顾景言,语气带着嫌弃道:“放心,我绝对不愿意让你碰一下。”

她是一名高级公关主编却忽然被顾氏集团总裁田亚选中做媳妇,就因为她长了一张与顾景言死去前女友的脸,才被田亚看中。

而家里人……呵……为了田亚给出的一点利益背地里促成这桩婚姻。整件事她完全在事后才知道她已经和顾景言成为合法夫妻。

顾景言怒瞪着云依依,却接过她递过来的文件,打开顿时脸色一沉,随即大笑出声。

“离婚协议书?”

“对,离婚。”云依依轻挑眉头,很淡定的看着顾景言,“我什么都不要,只要求和你离婚。”

她家是个很普通的家庭,妈妈从小偏爱哥哥,但哥哥对自己挺好,她的婚姻可以带给哥哥一份年薪百万的工作,并且,哥哥马上要和相恋五年的女友结婚,女方家里提出的条件非常苛刻。

这也是她没有立刻要和顾景言离婚的原因,因为一旦哥哥结婚什么都需要钱,而顾家最不缺钱。

但是昨天她无意回家听到妈妈的一段对话之后,她对唯一信任的哥哥失去了信念。

她努力委曲求全承受顾景言对自己的侮辱,只为给家里人换来好生活,结果她在家里人眼中什么都不是。

那她又何必为了抛弃自己的家里人,让自己过的如此窝囊?

顾景言看着云依依讥讽地笑着,“云依依,你要是和我离婚了,你哥哥和他女朋友都得从顾氏集团滚蛋,还有你妈妈现在居住的别墅都是我顾家的!”

“我知道。”云依依很平静的直视着顾景言,“我哥哥他们有手有脚,离开顾氏照样可以找得到工作,我家也有一桩老房子,足够我妈住了。”

顾景言大笑着盯着云依依好一会,他停下笑声看着她问:“你认真的?”

“我非常认真。”云依依直视着顾景言说的坚决。

“哼!”顾景言冷笑一声,“云依依你要是和我离婚,放眼整个江城没人敢娶你。”

云依依平静的看着顾景言,“顾景言,整个江城不是你顾家的,离开了你,我照样嫁的出去!”

“整个江城谁不认识我顾景言!虽然我没有碰过你,但是外人不知道,在外人看来你就是我顾景言玩剩下的破鞋,没人会娶你!”

“破鞋?”云依依可笑的看着顾景言,“顾景言!收起你的狂傲吧!这离婚是我先提出来的,等于是我甩了你!谁才是破鞋?你自己心里有数!”

“你……”顾景言瞬间双眼窜起两团火,他双眸怒视盯着云依依好一会,眼中带着一丝莫测道:“云依依,你就真的想离婚吗?你确定不为你家里人考虑考虑吗?失去了顾家靠山,你哥哥连娶老婆的钱都没有。”

“我家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云依依冷笑了一声,眼眸划过一道讥讽道:“怎么?你现在舍不得和我离婚了吗?”

“谁舍不得!”顾景言怒瞪云依依,“想让我签离婚书,我有条件,你要是敢答应,我就签!”

“你说。”

“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里没有人娶你,你就乖乖回来做我老婆,从此对我言听计从,你敢吗?”


云依依听后笑了,顾景言狂傲的还以为整个江城是顾家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凭什么要和你打赌?”

顾景言眼中带着得意笑容,“凭什么?凭你想离婚就必须我签字!”

“顾景言你够狠!”她目光锐利直视着顾景言,下刻,她语气带着挑战的意味,对他说:“不过,如果三天内我嫁出去,你输了,你就要带着乔菲兰对我说三声对不起,还有让你妈妈不要找我麻烦,从此之后我们一刀两断,你敢吗?”

“这有什么不敢的!”

“那我和你赌!”

顾景言一听云依依这话顿时额头青筋,他似是没想到她会真答应这可笑的赌约。

“云依依!你认真的?”

“非常认真!我要和你赌!我看亲眼看着你输得一败涂地,让你知道的的确确是我甩了你!”

云依依的眼中带着坚韧,他们对她的羞辱,她要他和乔菲兰全部还回来!

更重要的是她看出来顾景言其实并不想离婚,他不离婚,她一辈子都要留在他身边,然后受尽他一辈子的羞辱。

让她去和他妈妈田亚商量离婚?田亚绝对会弄死自己,所以唯一能够让自己离开痛苦根源的就只有顾景言。

对于顾景言这种人,要想让他签离婚书,只有彻底激怒他,他这人一向心高气傲,一定笃定她嫁不出去。

虽然她将面临接下来又一次婚姻,至少这一次婚姻由她来做主,而不是被家里人当一件货物一样低贱的卖了出去!

顾景言满脸愤怒的拿起笔在离婚书上签下了他的名字,他嘲笑的看着她:“你输定了,没有人会娶一个二婚的女人!特别是我顾景言不要的女人!”

云依依从顾景言手里拿过离婚书,嘴角勾起笑容,“到底谁会输,我们拭目以待。”

果然如她所料,被激怒的他签了离婚书,接下来她需要的就是赶紧找目标把自己嫁出去!

云依依刚离开落霞山庄,就看到田亚的专车开进山庄,此刻,她手中的手机又一次亮起,她将手机丢在副驾驶专心开车。

三天之内不用担心田亚到处找她,反正顾景言会摆平他妈妈。

天,阴天。

江城顶级咖啡厅CaffeFIorian内,云依依身穿黑色露肩长裙,长发温顺垂在肩头,清秀的脸上画着精致妆容,她嘴角微翘带着微笑,此刻她视线落在靠窗角落,而后直接走过去坐下。

手中拿着蓝色文件夹,她右手拿着一支铅笔在面前洁白的纸上平静描画。

墨色个性短发,白皙的俊容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一双狭长凤眸此时显得深邃又漆黑,透着薄凉气息,给人一种非常冷傲难亲近的感觉。

优美的薄唇轻抿着,笔挺黑色西装衬得他身形修长,周身散发着高贵且凌厉的气势,让人不容忽视。

一双骨节分明修长的手快速敲打着面前笔记本键盘,对于忽然坐在他对面沙发上的女人,他指尖微顿,清冷的凤眸深深看了一眼云依依。

下一秒,视线就重新落在笔记本上,不为外物打扰的继续敲击着键盘。

时间就在这极有节奏感的敲击声中悄无声息的溜走。

两个小时过去了。

云依依甚至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因为她知道眼前的男人不喜欢在工作的时候被人打扰。

当她在看到对面的男人合上笔记本显然准备要离开时,她将手中的素描放在他笔记本上,对他礼貌微笑:“我觉得我挺有画画天赋的,当初我真该报考美院。”

斐漠,斐氏集团总裁,杀伐决断,运筹帷幄,整个江城斐氏集团若排第二,就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敢排第一。

她花了一晚上时间选出这么一位高高在上却又不太好挑战,但最适合结婚的男人。只有他可以压住顾家,避免发生任何意外,并且这一次婚姻掌握在她手中,起码不会受到羞辱。

当然她的搭讪方式老土了点,但她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接近到他了。

斐漠看了一眼笔记本上的素描,一张英俊的脸庞,一双清冷凤眸专注盯着电脑,一眼就能够让人看出他太锋利,有一种涉世已久的尖锐和锋芒,画中的他紧抿着薄唇散发着拒人于千里的冷漠,在画的右下角写着娟秀的三个字——云依依。

他不由抬眼,眸中带着深邃不着痕迹打量她,她的双眼带着浅浅笑意,却带着能够看透人心的穿透力。

在画旁边放着一张金色名片,上面写着华社公关主编——云依依。

“我不接受采访。”清冷而低沉充满磁性的嗓音。

“我今天来不是采访你的。”云依依起身对斐漠伸出了右手,“您好,斐总。”

社交礼仪上,一旦女方主动伸出手,绅士的男人必须要与自己握手。她一点都不担心被斐漠拒绝,因为他是一位绅士。

斐漠双眸如潭直视云依依稍许,他才伸出右手握住她的手,面无表情但没有不悦。

夏季之末,他的手却很冰,毫无一丝温度。斐漠,人如其名,整个江城他是出了名的不苟言笑,非常冷漠。

两手分开后云依依温和看着斐漠,“斐总,请您允许我耽误你五分钟,接下来我所说的事,您一定感兴趣。”

斐漠拿起桌上笔记本,语气清冷而低沉,“没什么和你说的。”

云依依一点都不急,对于他这种高冷男人,她在工作上遇到不少。

“刚刚握手时,斐总握着我手的力度微微使力,并且一般握手时间在3-5秒,刚刚你握着我的手至少有10秒,证明你对我多少有点兴趣。”

正要走的斐漠听到这话时,他脚下一顿,狭长凤眸瞬间一片冷凝,他转头看向微笑的云依依。

她的笑容很浅,带着一丝疏离却又不失礼,一点不像一些故意来搭讪取得他好感的女人。

隔着一张桌子云依依都能感受到斐漠身上散发的冷冽气息,她知道自己说穿了他的心思,惹他不快了,但她说的是事实。

她心里稍微有点紧张,因为面对他这种人,想要毁掉自己跟踩死一直蚂蚁一样简单,她硬着头皮微笑直视着他:“斐总请坐,我就耽误您五分钟。”

斐漠下刻把笔记本放在桌上,他坐回了原位冷冷直视着云依依。

“做你们这行的是不是特别会察言观色。”

“略懂一些。”云依依礼貌微笑望着面若冰霜的斐漠,看到他坐下来就是给自己一个机会,紧绷的心总算稍微放松了一点。

幽暗深邃的冷眸凝视着云依依,斐漠浑身散发着王者的霸气,嗓音淡漠却语锋藏着冰冷的锋锐问:“观画看人,你刚刚的素描能够将我的神情细微捕捉到,说明你是心思缜密之人……”

“多谢斐总夸奖。”云依依听到这话笑容愉悦。

斐漠神情冷峻凝视云依依,略略沉吟后他问:“你刚说有我感兴趣的事情?什么事?”

云依依听斐漠这么一说,下一刻将面前文件打开放在他面前,虽然她做足了功课来见他,但这一刻她还是心里忐忑不安。

万一,他不感兴趣呢?

斐漠冷眸落在了面前的文件上,顿时眉头微皱,紧抿薄唇,冷冽气势随之迸发。

凌厉气势压迫着她,让云依依顿时后背发寒,他生气了?

时间流逝,斐漠身上寒冽的气息慢慢消散,他眼中带着一丝复杂直视着云依依。

“你的这份合约上,首先你免费作为斐氏公关主编五年,这点我要告诉你,斐氏集团有专门的公关部门,不需要你。”

“第二,你是顾氏集团大少顾景言的前妻,也就是说你是一名二婚的女人。”

“五年免费做斐氏集团公关主编,然后还是二婚女人,虽然你对我很诚实,但是不足够说服我娶你。”


强势的气势随之消失,让心惊胆战的云依依松了口气。

他没生气。

而他的语气很随意,仿佛在谈论一件很随便的事情,但对云依依来说却是不一样的欣喜,因为他看完没有直接走人那就是留有余地,对她所给的文件有兴趣。

这一刻,她双眼中充满自信的光彩,这时候就该发挥她在工作上锻炼出来的三寸不烂之舌了。

“首先,斐氏集团的确有专门的公关部门,这点我比不了。但我是一名进攻型的公关主编,我永远是采取主动出击的方式来维护我所要维护的,这点我调查过,你的公关部门并没有人擅长。”

“第二,这是最重要的一条,斐总今年32岁,188身高,家世显赫,英俊非凡,堪称完美男人。但是你从来都没有出现任何花边绯闻,连参加活动的女伴都没有,清心寡欲被人报道过是GAY。”

“年纪摆在这里,又有报道说你是GAY,为人父母谁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所以我听说你爷爷下了死令,让你在这一个月内一定把媳妇搞定。”

这时,云依依将面前仅留的一份合约放在斐漠面前,她双眼清澈的看着眼中惊愕的斐漠。

“首先,对于我对调查了您感到非常抱歉,对不起斐总。”

道歉完了,她继续说:“这个月你一共相亲了八位名媛,每一位名媛见了一面之后就没后续,我猜想你爷爷肯定每天都打电话催促你赶紧定下一位名媛结婚,后天是月底最后一天。”

斐漠直视着云依依的眼中带着探究和意外,随后他看向面前的合约,微微挑眉。

云依依继续开口:“这是婚前协议,斐总要看仔细了。”

“一,我不出卖自己的身体。”协议结婚,又不是真嫁给他。

“二,免费做斐氏集团公关五年,五年合约到期立刻解约,婚姻亦然。”

她什么都没有,唯一有的就是自己,如果她败给顾景言,她将连自己都失去。五年,说长不短,对于斐漠来说或许没有什么,对于她来说用五年青春保住自己一辈子。

值得。

“三,我不要你任何钱财,所以我们不用办婚礼花费。”

“四,你我都是自由的,互不干涉,这点合约上写的很清楚,只要结婚,你在外面有小三小四都跟我没关系。”

“五,虽然我是二婚,但是你被逼婚迫在眉睫,而我同样急需结婚,与其你娶一个整天无所事事购买奢侈品的金丝雀名媛,不如娶我实在点还能在公关上帮你。况且你我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需要那张合法的结婚证。”

“六……”

斐漠眼眸锐利的直视着云依依,随着她的言语眼中出现了一抹难得的浅笑。

下刻,不等云依依把话说完,他站起身拿起笔记本转身就走。

云依依看到这一幕,一直很冷静的眼里出现一丝慌乱。

她提的要求太过分了?

忽然,斐漠停下脚步,他转头看向呆坐的云依依,嗓音低沉道:“愣着做什么,去晚了民政局就下班了。”

云依依略一迟疑,随即眉间带着喜色,“好。”

心中兴奋的快要死掉,天啊,她竟然说服了斐漠,说服杀伐决断冷酷无情的斐漠和自己结婚!

这比挑战采访总铜都有成就感,这一次她抓住了自己的命运,再也不会被人摆布了,她欣喜若狂。

快速收拾了一下桌上文件她跟随在斐漠身后,他走的不急不缓,可脚穿高跟鞋的她几乎要快走才能跟上他。

大概,这就是腿长的优势。

当走出咖啡厅,劳斯莱斯幻影停靠在门口,司机毕恭毕敬打开车门。

斐漠将笔记本递给司机,优雅从容径直上了车。

云依依没有一丝迟疑也上了车,终于抓到斐漠,她可不会傻到自己开车去民政局。

车上,她将文件递给斐漠,心情好脸上笑容也就灿烂,她嗓音温和礼貌的说:“麻烦斐总先把合约签下。”

一直凝视着云依依的斐漠在看到她笑颜如花时,凤眸不由划过一道惊艳,他轻启薄唇,“不用签。”

云依依小小惊讶,她一笑娇俏道:“斐总不签的话,不怕等领了结婚证之后我反悔吗?”

“我相信你。”斐漠凤眸深沉盯着云依依,语气显得坚定。

云依依微挑眉头,“谢谢斐总信任,不过这份合约斐总还是收着吧,想起来的时候签一下。”

说完,她把文件放在一旁。

斐漠清冷嗓音道:“阿青,Timeinabottle。”

随即舒缓的音乐响起,云依依眼角微挑,她抿唇一笑看向斐漠,“我也喜欢这首曲子,特别心情好的时候。”

斐漠眼底闪过一道意外,望着云依依的眼神似乎温和了些许。

云依依168的身高站在斐漠身边,依旧显得小鸟依人,她仰头看向他。

188的身高让斐漠每次看云依依都要低下头,此刻他低头看向她,语气带着意有所指道:“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云依依浅浅一笑,脸颊泛着白玉光泽,“我主动找你,就没有打算反悔。”

斐漠眼神深深看了一眼云依依抬步走进民政局。

憋了一天的阴天,终于落下了磅礴大雨。

当看到大红结婚证的时候,云依依苦笑,两次婚姻,每次都不是她想要的,不过赢了顾景言就是赢回了自己,她的心情还是很喜悦的。

斐漠并没有看到云依依眼中的苦涩,因为他正在看着手中的结婚证照片,他面无表情,她微笑如花,两人竟然出奇的般配。

这时,云依依手机铃声响,她接通顿时一脸惊愕,“我现在马上过去。”

说完,她看向斐漠,“抱歉斐总,我有急事要先走,我的名片在你车内文件里面,后面有我手机号码,有事请直接联系我。”

“我让司机送你。”

“不用了,旁边就有地铁。”云依依说完对斐漠微微一笑,然后快速离开了民政局。

能够让从容淡定的她声音中透着焦急,看来事情的确很急,下刻斐漠走出民政局,这时才发现外面在下大雨,阿青立刻上前为他撑伞。

“少爷……”司机阿青面带焦急,“少爷您真和这位云依依小姐结婚了?那云依依可是个二婚啊,少爷您一次婚都没有结,无端娶个二婚,这要是老爷子知道了肯定会愤怒的。”

阿青是斐漠的司机同样也是保镖,之前他就坐在不远处,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但碍于云依依在场他没好意思出声。

此刻他苦口婆心劝着:“少爷,你和她身份悬殊丝毫不般配,况且她还是顾氏大少爷顾景言的前妻,这要是传出去,外人该如何看待少爷?说少爷横刀夺爱?还是说少爷娶了个……”破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