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废物老公滚远点

重生后废物老公滚远点

鸡腿太咸少加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年相识,三年婚姻,林蔓从始至终都不了解她的枕边人,不知道他是个人面兽心的魔鬼。因为他竟然把她杀了。重生归来,她发誓要步步为营,用尽一切手段将渣男恶女一网打尽。只是未曾想到,她复仇路上出现了一个大麻烦,那个叫季楠烛的男人天天纠缠她。霸道总裁追妻就是顶,林蔓逃无可逃!

主角:林蔓,季楠烛   更新:2022-07-16 02: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蔓,季楠烛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废物老公滚远点》,由网络作家“鸡腿太咸少加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年相识,三年婚姻,林蔓从始至终都不了解她的枕边人,不知道他是个人面兽心的魔鬼。因为他竟然把她杀了。重生归来,她发誓要步步为营,用尽一切手段将渣男恶女一网打尽。只是未曾想到,她复仇路上出现了一个大麻烦,那个叫季楠烛的男人天天纠缠她。霸道总裁追妻就是顶,林蔓逃无可逃!

《重生后废物老公滚远点》精彩片段

身边有些事似乎发生了改变。

林蔓感到了不对劲,但这种感觉她也说不上来。

早上起床时她有些恶心,刷牙一直干呕。

丈夫陈洞溪站在旁边与她一起洗漱,也发现了今日的反常。

“你的脸有些苍白,昨晚没睡好吗?怎么感觉这么憔悴。”

林蔓漱漱口,拿起毛巾擦掉脸上水渍,有气无力:“昨晚熬夜赶报表,凌晨两点才睡着。”

一听到这话,陈洞溪立马开始埋怨:“我就说你不要继续上班了,一个项目组组长有什么好忙的。我又不是养不起你,当个阔太太有什么不好?”

听着这话,林蔓心里又甜蜜又苦恼,老公心疼自己不假,但这个组长也是她努力好久靠自己实力拿到的。

丈夫陈洞溪是富二代,但她并不想做菟丝花依附别人而活。

她连忙在老公脸上亲了一口,“知道你心疼我,我这不是以防万一嘛。万一哪天你在外面有了别人,我可不想喝西北风。”

陈洞溪身形一顿,立马轻轻环住林蔓,“胡说什么,我所有的财产早已转移到你名下,哪天我要真敢做那事,净身出户这代价可太大了。”

看着镜中的陈洞溪,林蔓不得不承认上帝并不是公平的对待所有人,比如陈洞溪,他便是被偏爱那一位。

二十九岁的他脸上看不出一点皱纹,一米八四的身高,肤色白皙,精致的五官无可挑剔,挺直的鼻梁,衬得脸部线条更加棱角分明,而他又长期坚持健身,身材更是瘦削结实。

林蔓又看了看自己的脸,不健康的苍白,遮不住的黑眼圈,下巴因为熬夜还冒了一颗小痘痘。

她挣开陈洞溪的怀抱,马上开始往脸上涂抹护肤品,

这可不行,只差了一岁,不能被他比下去!

陈洞溪看着妻子在脸上东抹西抹,还是有些担忧:“今天请假吧,我陪你去看医生,陪你在家休息一天。”

看着陈洞溪关切的目光,林蔓心里有些暖,头好像没那么晕了,精力回来了,连干呕也停了。

“不用,项目要收尾了,今天好多会议要开,再说你不是要去安城出差吗?行李收拾好了吗?”

“放心吧,老婆大人,按照你的吩咐,我早早就已经收拾好了,列表上你写的一项都没落下。”

林蔓完成护肤最后一步,转过头来亲了一口陈洞溪,像是奖励小狗一般摸了摸他的头发,说道:“真乖。”

“这次要去三四天呢,一想到这么久见不到你真是难受。”

陈洞溪再次揽住林蔓,恋恋不舍,像只小猫咪,把头放在林蔓肩膀上撒娇,“老婆,干脆你和我一起出差吧。”

“啪”的一声,林蔓轻轻拍了陈洞溪一巴掌,笑着嗔怪:“陈大总裁,你这样让别人看着丢不丢人。”

“粘着老婆有什么错,别人还羡慕不来呢。”陈洞溪紧紧搂住林蔓,勒的林蔓有些喘不过来气。

林曼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俩人腻腻歪歪在洗手间又消磨了一段时间,林蔓发现自己快要迟到了。

林蔓并不会开车,一开始陈洞溪要送她去上班,但她的办公室与陈洞溪公司一东一西,避免麻烦也从不让陈洞溪去送。陈洞溪心疼林蔓不愿她去挤公交和地铁,便雇用了司机老赵负责林蔓出行。

今天恰好老赵请假,林蔓本想早起出门坐地铁,没想到跟陈洞溪磨磨蹭蹭浪费了时间。

陈洞溪自知理亏,主动提出要送林蔓上班,林蔓也不再推辞,这个时间若是去挤地铁,怕是上得去也下不来。

—————

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林蔓不对劲的感觉又来了。

看着林蔓皱眉,陈洞溪有些紧张,连忙问道:“哪里不舒服?”

林蔓摇摇头,她也不知道这个感觉从何而来

“没什么事,快走吧。”

车辆缓缓行驶,因为是上班高峰时间,路上有些堵车。

车内幽幽散发着香味,是林蔓平时用的香的味道,平日里她闻到觉得清新淡淡的果香味,今日却觉得让人反胃。

看着林蔓难受的表情,陈洞溪连忙问道:“我开的不平稳,是不是感觉晕车了。”

林蔓忍下那阵难受,缓了一会才开口,“不是,闻到香水味有些难受。你怎么不用之前的香薰了。”

陈洞溪脸色有些不太自然,望着前方车流,没有看林蔓

“你闻不惯那款男士香水,担心你坐我车时闻着难受,就换了。”

林蔓点点头不再说话,陈洞溪一路上也没有多言。

其实林蔓也想去医院做个检查,这样干呕不舒服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天。

但是前几天林蔓上司来找她谈话,先是夸奖她,这次购物节活动她带领着她的小组策划做得很好。然后又暗示,这次她有望竞争总监这个职位。

项目马上收尾,她不想自己带领大家努力这么久的结果虎头蛇尾潦草收场。

强打精神,林蔓开始工作,她给自己不断打气,只要快点做完,马上就可以休息了。

但事情发展往往不能如自己所愿。

办公室门窗紧闭,空调大开。空气不流通,林蔓不舒服的感觉又来了。

忍到中午,直到隔壁工位同事汗臭味道混着其他人午餐饭菜的油味直冲头顶,林蔓再也忍不住,直奔洗手间。

吐完一阵,林蔓双腿发虚,站都站不稳,五脏六腑攥得难受,头像灌了铅一样重。

楼下就是药店,林蔓拖着发软的双腿决定先去买点药。


“感觉哪里不舒服吗?”药店新来了个年轻的姑娘,圆嘟嘟带着笑,声音温柔。

林蔓仔细想了想症状,简短说道:“呃·······就是胃有些不舒服,早上刷牙的时候还想吐。”

“可能是咽炎,建议您拿这款药。”小姑娘拿起一款药,递给林蔓。

林蔓接过,拿出手机准备付款,突然店里另一个在工作的大姐走了过来,拿起一盒验孕棒,放到林蔓面前。

“先别喝药。”大姐看着林蔓,脸上意味不明的笑。

林蔓如同棒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两个月没来大姨妈了。

—————

坐在马桶上,林蔓看着验孕棒的两根线,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

她的月事向来不准,压力大时三个月也有可能。尤其跟项目,她也没有在意。

她已经二十八岁,备孕其实也有提上日程,但这实在来得突然。

这段时间她没有去注意调整饮食,陈洞溪为了应酬也有经常喝酒,这个小生命的到来太意外了,他们两人完全没有做好迎接的准备。

冷静了一会,林蔓回到座位,拿出手机给两个闺蜜发了消息。

——“晓娜,我好像怀孕了。”

——“遥琏,我好像怀孕了。”

晓娜很快给了回复,三个大感叹号,问为什么是好像。

苏蔓飞快的打字,“我担心验孕棒不准,你有时间吗?陪我一起去医院做个检查吧。”

消息一发出,晓娜立马来了电话。

话筒里传来晓娜大大咧咧的声音,“怎么你家陈大总裁不陪着你一起啊?”

林蔓忍不住轻笑,“他出差了,还要三四天呢。先做个检查确定了再跟他说,我担心是空欢喜一场。”

晓娜听到她这样说,连忙说道:“呸呸呸,乌鸦嘴。你肚子里分明就是怀了我的干女儿。我现在有时间,是去接你还是在医院门口等你?”

“在复柯医院等我吧,我打车过去。”

挂了电话,林蔓收拾好东西请完假,跟组员交代好任务,终于放心离开。

越是想要做某事的时候,一般都很难得偿所愿。就像现在打车,明明不是上下班的时间,但一辆没有经过,打车软件也无人接单。

未到盛夏,但一出门热浪扑面而来,闷得让人难以呼吸。周围没有可以遮阴的地方,林蔓在太阳下等了十来分钟,她感觉自己就像是烈日下被海浪拍打到沙滩的咸鱼。

在林蔓一筹莫展之际,突然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缓缓驶来,停在她面前。

车窗放下,露出一张俊美的脸。光洁白皙,棱角分明。漆黑的双眸深不见底,让人猜不透在想什么。他看向林蔓,透着不寒而栗的阴冷,身上得体优雅的定制西装完美修饰主人的身材,

“季···季总好。”林蔓连忙打招呼。

季楠烛面无表情,冷冷说道:“上车”

林蔓有些摸不清状况,以为是什么工作上的安排,便没有多说,从另一边上车。

季楠烛是林蔓公司的大客户,年纪轻轻便继承家业,成为了盛世企业的总裁,手腕强硬雷厉风行,接手后几年时间将盛世做大了两倍。这样有能力,长得帅还有钱总裁,当之无愧成了无数少女心中的钻石王老五,霸总代言人。

林蔓见过几次季楠烛,都是在一些公开的宴会上,作为陈洞溪女伴出席,两人仅是点头之交,说不定连名字都没有记住。

进公司后,林蔓大部分的业务都是与盛世企业对接,开会时偶尔也能见到季楠烛,但都是他坐在前面面无表情听下属讲话。而林蔓作为小职员只是坐在最后面听听记记,听着他训斥员工的方案,更是不敢抬头。

车上气氛快要凝结成冰,林蔓等了半天,也没见季楠烛开口。

“地址?”季楠烛终于开口。

“啊?什么?”林蔓有些搞不清状况。

季楠烛似是有些不耐烦,问道:“你要去哪?”

“哦哦,那个南淮路的复柯医院。”

“你生病了?”

林蔓不解,季楠烛这话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为何突然关心她的身体。

“没什么事,只是例行检查。我以为季总有工作要安排,那既然没事,我先下车了。”

林蔓小心翼翼措了半天词,担心说错话。她不喜欢大老板打交道,倒不是不懂怎么处理,只是万一说错什么,出现一点问题她感觉自己都承担不起。

“走吧。”季楠烛依然是惜字如金,但这次却多解释了一句,“前段修路,打不到车。”

林蔓有点惶恐,怎么突然就蹭到了大老总的车。

不过检查要紧,她没再多说,扣上了安全带。


到达目的地,林蔓向季楠烛表达谢意后下车。

前面的“司机”转过身来,原来开车的并不是所谓的司机,而是季楠烛的好兄弟苏灏,两人今日恰好来林蔓公司开会。

他看着季楠烛,戏谑道:“让我翘掉会议,就是为了给这个美女当司机?”

季楠烛望着窗外林蔓的背影没有说话,

“喜欢就去追啊,搞着背后深情一套,人家可不知道。”

看着林蔓渐渐消失在视线中,季楠烛终于开口。

“她结婚了。”

苏灏挑挑眉,这季楠烛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兄弟只是想提醒你一句······”

话未说完,季楠烛便打断了他,一如既往的清冷声音:“知道,我们走吧。”

苏灏看着后视镜的季楠烛,他眼眸低垂,遮住了所有情绪。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说。

晓娜早已经在医院门口等着了,看着林蔓一路小跑过来,有些着急:“哎哎哎,你跑什么,慢着点别再摔倒。”

“这不是想着见你,恨不得快点飞过来。”林曼亲密的挽住晓娜,脸上笑意止不住。

私立医院人没有那么多,很快做完了各项检查。

等结果的过程,两人有些无所事事,坐在休息室,无聊的翻着桌上的杂志。

“今天不忙吗?”晓娜难得看到林蔓不打电话,不谈业务。

“忙,今天按理说有好多会要开,还有各种复盘,但是看到验孕棒那两条线,突然什么都不想去想了。”林蔓合上杂志,神情恍惚。

手机“叮”一声,提示有消息,林蔓打开一看,是遥琏的回复。

——“不好意思亲爱哒,刚下飞机,才看到你的消息。去做检查确定了吗?”

林蔓很快回复了消息。

——“还没出,在等结果,你去哪里玩了?”

晓娜看林蔓在发消息,以为是与陈洞溪在聊天,打趣道:“憋不住,准备要跟自己亲亲老公说了?”

林蔓微微脸红,推开晓娜凑过来八卦的脸,“才不是,是遥琏,她说她出去玩了。”

晓娜觉得无趣,坐回身子,理了理刚才玩闹弄乱的刘海,“说起她,你知道吗?遥琏好像有男朋友了。”

林蔓一愣,“男朋友?怎么可能,她要是有怎么可能不同我说。”

“我也是猜的,上个月她一声不响搬家了,你忙项目一直没时间,我找了个时间去了一趟她家,她家里突然多了一些男人的用品和内衣裤。当时我只是开玩笑,问她是不是交男朋友了,没想到她竟然支支吾吾的,表现得特别奇怪,好像还脸红了。”

林蔓心一沉,她与遥琏高中认识,因为要好还约定读了同一所大学,一直以来所有的快乐悲伤连秘密两人都彼此分享,现在谈恋爱同居这么大的事她为何都没有与自己说

手机又响起,是遥琏的来信。

——“没去哪里,只是回安城来处理点事。出来结果记得告诉我哟。爱你亲亲。”

林蔓看着短信最后亲亲的表情出神,心里酸酸涩涩。是因为最近太忙与她联系变少,所以她谈恋爱和男人同居的事才没告诉自己吗?

遥琏拖着行李箱,大步流星朝前走,她的头发高高挽起,露出了洁白无瑕的脖颈,线条迷人,让人看到会忍不住想咬一口。

她踩着精致高跟鞋,贴身连衣裙凸显她迷人火辣的身材,散发着属于独特的成熟女人的妩媚。

这时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过来,跟她打招呼:“美女,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你要去哪?我可以载你一程。”

遥琏带着大大的墨镜,看不清表情。她有些不耐烦,本想直接拒绝,却瞥见远处走来的男人。

遥琏微微一笑,红唇轻启,“当然可以。”

伸手拿过男人手机,准备输入电话号码。

突然出现了一只骨节分明、白净修长的手,拿走了遥琏手上的手机。

“不好意思,不方便。”

遥琏露出满意的笑,挎上男人的胳膊,魅惑的对年轻男子说道:“不好意思,小帅哥,我有男友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