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都市开局收购烂尾楼

都市开局收购烂尾楼

一壶红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当陆谦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内心久久无法平静,他竟然重生回到了十年前!前世,女友家狮子大开口,索要五十万彩礼,为了娶媳妇,他只好变卖了家里的房产。可是买房子的钱却被岳母拿去给小舅子换了车!婚礼日期迟迟未定,当陆谦加班累的被送进医院之时,女友正在跟富二代缠绵!今生,他发誓不会重蹈覆辙,至于腌臜的女友一家,请有多远走多远!

主角:陆谦,张娇娇   更新:2022-07-16 02:4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谦,张娇娇 的女频言情小说《都市开局收购烂尾楼》,由网络作家“一壶红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陆谦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内心久久无法平静,他竟然重生回到了十年前!前世,女友家狮子大开口,索要五十万彩礼,为了娶媳妇,他只好变卖了家里的房产。可是买房子的钱却被岳母拿去给小舅子换了车!婚礼日期迟迟未定,当陆谦加班累的被送进医院之时,女友正在跟富二代缠绵!今生,他发誓不会重蹈覆辙,至于腌臜的女友一家,请有多远走多远!

《都市开局收购烂尾楼》精彩片段

“万象广场资金链断裂,成为烂尾楼……”

陆谦看着手机上的新闻推送,一脸懵逼!

万象广场?

那地方不是早就建好,成了曹市的地标建筑吗?

怎么又烂尾了?

思索着,他看向了四周。

这是母亲留下的职工房!

之前不是卖掉了吗?

怎么回事?

他忙看了眼手机上的日期,神情变得古怪起来。

十,十年前?

我淦!

我,居然重生了?!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周围的一切,脑袋里转得飞快,消化着突如其来的变故。

前世他过得凄惨,活得不如狗!

没想到,竟又给了他重新来过的机会。

十年前,可是遍地黄金的时代。

重活一世,我一定不会像前世那么窝囊。

我要赚钱!

要成为世界首富!

“咚咚咚!”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陆谦皱眉,“谁啊?”

“我,张娇娇!开门!”

门外的声音夹着不悦,接着门被狠狠踹了脚。

听到这名字,陆谦心头登时蹿起怒火,一把拉开了屋门。

门外站着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年纪大的身材臃肿,年纪小的短发圆脸,两人脸上有怒意。

这二人,正是他的女友张娇娇和她妈刘翠蓉。

陆谦的脸当即就沉了下来。

前世这对母女可把他害惨了。

上学那会张娇娇喜欢跟别人攀比,他为此到处兼职,累得半死不活,对方连句感谢都没有。

毕业后刘翠蓉催促订婚,张口就要50W彩礼。他拿不出钱,刘翠蓉就出主意卖掉了母亲留下的房子。结果,卖房子的钱最后被刘翠蓉拿去给儿子张强买房买车。

后来提起结婚,刘翠蓉就各种借口,一拖再拖。

那几年张娇娇以结婚为由变着法要钱,他生病还被逼着去上班。

结果他劳累过度身体每况愈下,张娇娇转头就跟富二代好上了。

还没等他去要回彩礼钱,却没想到张娇娇母女又上门,狮子开口要他赔偿张娇娇15W青春损失费!

他气急怒火攻心,被路人送到医院抢救。

对,他前世就是被这对无耻的母女气死的!

张娇娇把陆谦推开,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热死我了!快给我和我妈倒杯水!”

“要喝自己倒。”陆谦冷声道。

张娇娇跺脚,声音陡然高了几分:“你说什么?居然让我自己倒水?”

“我跟我妈等了你几个小时,你什么态度?”

陆谦声音冰冷,“不爱等别等。”

“你!别以为我非你不嫁,要不是我妈觉得你老实……”

张娇娇怒目圆瞪,腾地下站了起来。

“娇娇!”

刘翠蓉忙出声喝住她,盯着陆谦眉头拧成了个川字。

她总觉得这陆谦今天有点不对劲,怎么跟变个人似的?

那边她可都说好了,过几天就交定金。

这到嘴的鸭子,还能让他给飞了?

刘翠蓉脸色一沉,“我今天就把话摆在这,我女儿娇娇愿意跟你结婚,是你的福气。彩礼50W,一分都不能少!”

果然和前世一模一样!

陆谦冷笑,“没钱!”

刘翠蓉面露嘲讽,“我知道。我替你想好了,你这房子是以前锅炉厂的职工楼,开发商不见了,现在属于个人产权,可以买卖,最少能卖个100W。”

张娇娇闻言眼睛亮了起来,“这么多啊!我以前咋没发现,这房子值这么多钱!要早知道,就让他早点卖了,也不至于我连个包都买不起。”

陆谦心口直犯恶心,却故作惊讶道:“100W啊,那50万当彩礼,剩下的钱作为以后生活的开支。要是张强有啥需要的,可以先给他用。对吧?”

闻言,刘翠蓉面色微僵,口中却道:“那你跟娇娇结婚,强子就是你小舅子。你帮衬他不是应该的吗?”

“做梦吧!”

陆谦猛地站起身来,想到前世那些糟心事,心头的怒火越烧越旺。

他一把推开凑过来的张娇娇,讥讽道:“卖掉房子,给你彩礼,然后剩下的钱给你挥霍?张娇娇,你爱我吗?不,你爱的是钱。你找的不是老公,是提款机。你张娇娇,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扶弟魔!还有你,刘翠蓉!”

“你说得冠冕堂皇,这钱不还是要拿去给你儿子买房买车!”

“你!”

刘翠蓉心思被戳破,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

“王八蛋,你一穷二白要什么没什么,我辛苦拉扯大的女儿,难道你想一分钱都不给就娶回家?我拿钱给我儿子用怎么了?她是姐姐,帮衬弟弟有问题吗?睡了我女儿,还不想娶她,我告诉你,今天不拿出50W,这事没完!”

陆谦抬手就甩了一巴掌,“你女儿又不是天仙,她值50W吗?”

刘翠蓉被打蒙了,脑袋里嗡嗡直响。

“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打我妈?“张娇娇看到这情形,冲过来就朝陆谦脸上挠去,却被陆谦反手一巴掌甩了出去。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整天跟这个暧昧,那个撩骚,还给人发你的睡衣照,就你这样上下比例不协调,长着一双死鱼眼,去卖都没人看!”

”你……“张娇娇被抖了老底,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扑过来对着陆谦又抓又挠。

陆谦抬腿就是一脚,要不是杀人犯法,真想一脚踹死这个绿茶婊。

“啊!你还打我!呜呜呜~!我张娇娇真是瞎了眼!当初要不是看你长得还行,谁TM做你女朋友?跟你在一起几年,我连瓶香水都不敢买,逛商场只敢看打折的衣服!你自己没出息,还要怪我和我妈!”

陆谦听得一阵心烦,一把扯住她身上的连衣裙,“你身上这裙子是我花了两个月工资买的,我日夜加班,省吃俭用,就为了给你买点礼物,你居然还不知足,要这要那就算了,还想合着你妈一起来占我家的房子。你还有脸给我哭?”

张娇娇咬牙切齿“人赵公子一出手,就花了3W块给我买了个包,你给我买件2000块的衣服怎么了!我愿意穿你买的衣服,那是你的荣幸!”

“荣幸?老子不稀罕,衣服还我!”

陆谦差点都被气笑了,用力一扯。

嗤啦!

张娇娇身上的裙子登时被扯坏了!

刘翠蓉看到这情境,冲着陆谦撕扯,声音更加尖锐。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种煞笔,没背景的穷光蛋,只配在工地上搬砖!”

张娇娇脸捂着胸口,大声叫骂。

“陆谦你个王八蛋,敢这么对老娘!分手!现在就分手!”

陆谦听到这话顿时笑了,“行啊!滚,赶紧滚出我家!”

刘翠蓉僵了下,抄起个水杯就朝陆谦砸了过来,“你这有爹生没娘养的小畜生……”

啪!

啪!

啪!

连着三声脆响,屋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刘翠蓉捂着脸颊,错愕地看着陆谦,骂人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张娇娇瞪大了眼睛,瞬而跟疯了似的朝陆谦扑去!

“王八蛋!老娘杀了你!”

陆谦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怒道:“你TM都这么对我了,我还不能对手了?我这人最恨的就是别人提我爸妈!现在,立刻,滚出去!”

张娇娇懵逼了。

刘翠蓉傻了眼。

明明……她是为了彩礼来的。

怎么会搞成这样?

陆谦指着门口,“听不懂人话?滚!”

见两人不动,他上前拽着母女二人,使劲朝门外推去。

“砰”的声关上了屋门。

“你,一辈子也不会有出息,只配捡辣鸡过活!真以为没了你,我女儿就嫁不出去了?臭傻逼!我女儿要嫁那也得嫁富二代!”

“就是。陆谦,你TM后悔的时候别来求我!”

“……”

张娇娇和刘翠蓉在外大声叫骂着,不停地踹门。

陆谦不想跟她们废话,死死的顶着门。

十几分钟后,张娇娇母女叫骂着离开了。

周遭安静了下来,陆谦靠门坐在地上,锤地大笑!

TM的,终于出了口恶气!

深呼吸一口气,陆谦又沉下心来。

重活一遭,得好好计划一下。

努力混出个样子来,让张娇娇好好看看到底是谁瞎了眼。

“老子是要成为世界首富的人,能配得上我陆谦的女人,长相,人品还有头脑缺一不可!。”

陆谦看着报纸上那一张略带忧愁却不失俊美的俏脸,嘴角浮现起一抹笑意。

开发万象广场的美女总裁——徐漫,几乎本市所有男人心中的女神。

万象广场资金链断裂最后被迫停工,业主维权搞得满城风雨,那位美女总裁因为这事欠下了巨额的债务,最后只能卖掉公司。

后来被迫嫁给了一个富二代,但没过多久就跳楼自杀了。

这事当时轰动一时,闹得沸沸扬扬。

没错,万象广场是被人整垮的,目的就是想占有这个美到极点的女人。

“这么漂亮的女人,就该好好的享受这人世的繁华,张娇娇,等着哥来救你!“

而且这也是个绝佳的赚钱机会!

别看万象广场现在是烂尾楼,徐漫事情过去后,广场马上被重新盘活,成为地标建筑。

市值翻了何止是十倍。

距离万象广场彻底宣布停工还有一个月。

如果这一个月内他能赚到足够的钱,投资万象广场,那日后曹市地标建筑可就有他的股份了!

这可不是几千几万,而是几个亿!

想到这,陆谦连忙爬起来翻箱倒柜。

可找了一圈,只找到了一本产权证书。

他看着产权证书半晌,脑海里灵光一闪。

职工房!

对,职工房!

职工房可以卖,当然可以在银行做资产抵押!

只要拿到抵押的钱,他就有办法能让这钱快速翻倍!

说干就干,他忙带着证件直奔银行。


五天后,陆谦拿到了抵押款,他马不停蹄往南门的古玩街奔去。

这会是早上九点多,街上没那么热闹,两边是清一色的古玩玉器店,还有卖文房四宝的。

他没心思瞎逛,直接进了街东边的漪澜轩。

店里装饰的古香古色,跟人一种沉静的感觉。

陆谦装作漫不经心地在店里闲逛,最后停在了角落的木架前,看着那尊玉佛若有所思。

这尊玉佛,是外祖父给母亲的传家宝。

前世,父亲失踪后,陆谦母子生活过得很艰难。屋漏偏逢连夜雨,高中那年陆谦生病需要做手术,母亲只能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其中就包括这玉佛。

后来陆谦无意得知,玉佛被一位古玩收藏家低价买走,在拍卖会上拍出了几百万。

他来漪澜轩,就是买了玉佛。

正想着,一个穿着灰袍的中年男人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他正是这家店的老板,林之秋。

从陆谦进门时,林之秋就在留意了。

他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陆谦有买玉佛的心思。

当下,林之秋热情地走了过来,“小兄弟也懂玉器啊。真看不出来,年纪轻轻竟有这爱好。这现在的年轻人可没小兄弟这份沉稳……”

陆谦回头,“玉佛多少钱出货?”

林之秋顿时眉开眼笑,竖起个大拇指赞道:“小兄弟果然有眼光,这玉佛是我的镇店之宝……”

陆谦冷笑,“镇店之宝?这玉佛玉质普通,透光满眼棉絮,就雕工还算上乘。老板你是欺负我年轻不懂行吧?”

林之秋闻言又打量了眼陆谦,见他模样憨实,可眼里透着股精明,顿时把想宰人的念头压了下去。

他把陆谦拉到一边,“哎,我看小兄弟你跟着玉佛有缘,我也就跟你交个实底。这玉佛玉质是一般,但雕工可是出自名师之手,极具收藏价值。这样吧,我让点,这个数。”

说着,他伸出了五根手指。

陆谦暗骂林之秋心黑!

当初母亲当玉佛,林之秋才给了三千,看他这样子至少要五万。

他嘴角扯出冷笑,摇头。

“老板,你这生意做得不厚道。我是诚心想请个玉佛回去消灾保平安的,我看这玉佛顶多就值个万把出头。这东西合眼缘,我就不跟你瞎扯,这数。”

他伸出了三根手指,“三万。”

林之秋怔了下,不住摇头。

“不行不行,我都说了这是我的镇店之宝。小兄弟你这砍价砍得也太厉害,我说的可是50W!”

50W?!

陆谦脸色瞬间冷了下来,“这玉佛你三千收的,三万已经翻了十倍。林老板,做生意别太贪心。”

“你?你是陆谦?!”

闻言,林之秋面色大变,又仔细打量了眼陆谦,感慨道:“没想到你都长这么大了……”

说完,他叹气道:“你妈当年急用钱,把东西当给我,我也算是帮了她的忙。这样吧,我让点利,一口价30W!”

陆谦沉声,“五万。”

林之秋冷哼了声,眼中露出鄙夷。

“没钱还想把东西买回去?这东西就算放在这里落灰,我也不可能五万给你。我开门做生意的,不管来路多少钱,到了我手里,他就值这个价!你要拿不出这么多钱,咱们免谈。”

他摆了摆手,就往柜台后走去,明显是下了逐客令。

陆谦来之前就猜到林之秋会讹人,但没想到他这么狠。

可,这玉佛他一定要拿到手!

思索下,陆谦叹气道:“林老板,刚才是我太心急了。这玉佛是我妈的遗物,我想买回去留个念想。咱们好歹也是旧相识,你就给个准数吧。”

林之秋做玉器生意多年,是人是鬼他一看就明白,又怎么瞧不出陆谦是想借此压价。

他略一思索,咬牙道:“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这么大个店面,还养着好几个员工,我压力也很大。不说多的,就冲着我跟你妈认识,就再让你点。10W,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了,不能再少。”

说是这么说,林之秋心里却喜滋滋的。

这玉佛留在店里也没用,能赚多少算多少吧。

就看这小子上不上钩了!

陆谦明白,再压价林之秋必然反悔,于是点了点头。

“成交。”

林之秋心下一喜,拿了玉佛领着陆谦去结账。

拿到票据后,陆谦却没着急离开。

看着那边面露喜色,优哉游哉喝茶的林之秋,他唇角翘出冷笑。

“林老板,我妈当玉佛的时候,有告诉过你玉佛的来历吗?”

林之秋手上一顿,回头看他。

“不是你外祖父传下来的吗?”

陆谦笑了,“没错。可我妈不知道,这玉佛值几百万。”

“几百万?”

林之秋眼皮突地跳了下,很快脸上露出嘲讽。

“你骗谁呢!就那玉佛还几百万?你当玩古董的都是傻子啊!你自己不也说了,那破玉杂质很多,是下品之作,谁会买这种烂货!”

陆谦摇头,眯眼笑着。

“林老板是做玉器生意的,应该知道古代抛光水平有限,很多玉器表面十分粗糙,需要长期把玩,才会变得光滑温润,这便是所谓的包浆。没有经过把玩的物件,长期又被埋在地下,就会出现土锈……”

闻言,林之秋讥笑道:“就你这穷酸样,为买玉佛怕是连家底都掏空了。难为你为了骗我,还专门去学了这些专业术语。”

他这么说着,可看见陆谦的神色不像说笑,心里咯噔一下。

难道,自己真看走眼了?

想着,他起身朝陆谦走了过来,“这生意我不做了,玉佛还我,我把钱退给你。”

陆谦冷然笑着,“林老板,生意不是你这么做的。银货两清,懂吧。玉佛现在是我的,不管值多少钱,都跟你没关系。但是你既然不信,那咱们就打个赌。”

林之秋拧眉,“打赌?赌什么?”

陆谦声音陡然提高,“就赌这玉佛的价值。”

林之秋虽然怀疑,可他不信陆谦真的懂玉器。

他这明摆着是给自己添堵。

“赌就赌,如果这玉佛价值超过30W,算我输!”

陆谦拍手,“好,赌注呢?”

林之秋见他这般咄咄逼人,气急怒道:“10W,我输了给你10W!”


此时已到了中午,古玩街上热闹了起来。

听到这边的动静,周围的店家和街上的人都围了过来。

有人调侃道:“林老板这么早就开张了啊,赚了钱怎么还跟人较上劲了?”

那人脸上露出个颇有深意的笑容,诸人看陆谦跟看傻子似的。

林之秋深觉这话刺耳,瞪了眼那人。“他买了玉佛得了便宜,还非得说着玉佛值几百万。大家都是玩古董玉石的,既然来了,那就帮忙掌掌眼。”

就那破玉能值几百万?

众人哗然。

有人喊道:“我刚看到王老在张家铺子,林老板要不请他过来?”

林之秋听见“王老”,顿时面露喜色。

“王老可是我们这行的天山北斗,请,当然得请!”

陆谦倒是听过王老。

他是古玩界的名人,经常上电视节目,本身也是玉器收藏家。

想着,他点了点头,“请吧。”

有人已朝外走去,没多会就见几个人朝漪澜轩来了。

走在前头的老者六十来岁,精神矍铄。

正是王老。

众人自觉地让出条道,态度恭敬。

林之秋忙迎上前,“王老驾临,蓬荜生辉啊!”

落座后,王老扫了眼诸人,“找我老头子不是要鉴定玉器吗?东西呢?”

陆谦把玉佛递了过去,“王老请掌眼。”

然而,王老只看了一眼,眉头就皱了起来。

“小林啊,你干这行也十几年了,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这东西连玉都算不上,你竟然能看走眼?”

林之秋闻言,笑得得意,手伸到了陆谦面前。

“我就说了,这破东西哪里值几百万了!咱们可是打了赌的,你输了,给钱吧!”

陆谦无视了他的话,看向王老。

“我以为王老是个识货的,没想到也是徒有虚名。”

砰!

王老气得手抖,“我王之琦在这行纵横数十年,我敢认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你竟敢质疑我!”

陆谦收回玉佛,冷声道:“不敢。王老作为鉴宝界的前辈,不用做最基本的触摸和视察,就能断定我的玉佛不值钱,实在让我开了眼界。”

闻言,王老猛地起身,甩袖朝外走去。

“现在的年轻人马忒没礼貌了!拿块破玉也敢污我的眼!”

“让我看看吧。”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陆谦回头,看到一个身着中山装的男人走了出来。

他身边站着个四十来岁,身形颀长的男子。

中年男人笑着自我介绍,“我是梁允文,对玉器有些研究。小兄弟要是信得过,我来过过眼。”

“梁允文?他竟然是梁允文?!”

“妈啊,那可省博物馆的馆长啊,他怎么会来这里?”

陆谦凝眉,仔细打量了番梁允文。

他听过这个名字。

传闻梁允文祖上是从燕京皇城里出来的,他少年时期就已经很有名了。此人不光是省博物馆的馆长,还是曹市书法协会的名誉会长,本身书画境界也有很高的造诣。

思索间,陆谦把玉佛送到了他手中。

刚走出门的王老看到这一幕,脸色有些难看,竟又折了回来。

“老梁,这东西都能入你的眼,你博物馆怕都得是假货了。”

他说这话时虽然面带笑意,可听着却让人心中一颤。

梁允文随口笑道:“博物馆的东西大多都是你我经手的,要真有假的,咱俩可就成了难兄难弟了。”

众人被他这话逗得笑了起来。

王老气结,双手抱在胸前冷眼看着。

梁允文握着玉佛轻轻摩挲,后又拿起对着阳光眯眼看了起来,越看,他脸色越凝重。

“这玉……快取水来!”

诸人都惊了下,林之秋脸色沉了下来。

有人端了水过来,梁允文从容滴水在玉上。

众人目光被吸引了过去,就见玉佛上的滴水如露珠般随着他轻微地摇晃,滚动着。

“这,是的。”

然而,接下来的梁允文的动作,直接让众人炸开了锅。

他伸出舌头,慢吞吞舔着玉佛。

这动作看似怪异,可在场的都是玩玉石古董的,又岂会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能让梁允文这么认真仔细看的,那必然是宝贝啊!

“这……这玉佛是出自雕刻大师姚宗仁之手……”

半晌后,梁允文神情激动小心翼翼地把玉佛还给陆谦,似乎生怕一不小心给啐了。

“姚宗仁雕刻的东西留世不多,这种造型的玉佛更少。因为玉未经包浆,看着品相很差。实际上这玉质地属于上乘,只有达官贵人,又或是宫中才有。这玉佛极有可能宫里流出来的,闻着有淡淡的檀香,应是一直被供奉在佛前享受香火的。价值嘛,最少400W,升值空间很大。”

闻声,人群中爆发出惊呼,议论声纷纷。

“姚宗仁?真是姚宗仁雕刻的?”

“啧!我看梁先生这样子,应该错不了!”

“大师雕刻,宫里的物件……”

林之秋脑袋里嗡的声,眼前发黑,差点摔倒。

他此时心都在滴血!

看走眼了啊!

想到刚才赌注,他恨得五官都扭曲了。

这时,梁允文旁边那中年男人忽然上前,抓住了陆谦的手。

“小兄弟,这玉佛多少钱转手,开个价吧。500W,行不行?”

陆谦愣了下,还没开口就听那人又说道:“我能遇上这事,说明我跟玉佛有缘,小兄弟你考虑下?”

陆谦心动不已,这价格比自己心目中的定价高出很多。

更何况,眼前这个男人看着身份不俗,如果能趁此结交倒也不错。

林之秋此时欲哭无泪,又恨又恼,后悔得想撞墙!

500W啊!

那可抵得上他这铺子近十年的营业额了!

这么大一个漏,竟然被自己拱手让出去了……

他双眼通红,怒吼道:“他这根本就是空手套白狼!10W从我这买的玉佛,几百万卖给你,你是冤大头吗?”

陆谦冷笑,“你怎么不说你三千从我妈那收的?我给你10W,你还不知足?”

那人听到这话,推开林之秋,“小兄弟,我再加50W!”

550W!

扑通!

林之秋一口气没喘上来,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