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20231

20231

浅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豪门储家破产,储氏夫妇跳楼自杀,所有的债务强行压在了储礼寒的身上。在最需要安慰的时刻,相恋多年的女友在递来一纸分手信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可是命运却让他们再度相遇,为了报复,储礼寒娶了那个女人为妻。郁想不想过多的解释什么,纵使其中有百般误会,她也不能说。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妹妹的陷害,他们之间断然不会走到如今这步田地……

主角:储礼寒,郁想   更新:2022-07-16 02:4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储礼寒,郁想 的女频言情小说《20231》,由网络作家“浅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豪门储家破产,储氏夫妇跳楼自杀,所有的债务强行压在了储礼寒的身上。在最需要安慰的时刻,相恋多年的女友在递来一纸分手信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可是命运却让他们再度相遇,为了报复,储礼寒娶了那个女人为妻。郁想不想过多的解释什么,纵使其中有百般误会,她也不能说。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妹妹的陷害,他们之间断然不会走到如今这步田地……

《20231》精彩片段

储家。

摆放在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着实令人醒目。

“他回家了吗?”

郁想身心俱疲地坐在沙发上,故意忽略掉那张离婚协议,向许管家开口问道。

只见许管家神色一顿,低头道:“少爷……已经回了。”

郁想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急忙问道:“他在哪儿?”

“少爷……在书房,不过……”

许管家话还没说完,就只见一个人影在他眼前掠过。

“夫人,少爷说不许别人进去”

许管家小跑着上前拦住郁想,正当郁想开口询问时,忽而听到书房内传来一阵男女的欢笑声。

郁想对那笑声很是熟悉,此时便不顾许管家的阻拦,强行推门而入。

书房内,储礼寒皱着眉头看向她。

只见他双手自然地环抱在与他一同登上新闻封面的郁爱言的腰上,他皱眉对她不耐道:“你怎么来了?”

郁想的眼泪倏地从眼眶滑落,此刻她的嗓子里就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

许久,她颤抖着声音开口:“储礼寒,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

可不等储礼寒回答,一旁的郁爱言就抢先高声道:“哎呀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看着郁爱言脸上肆意的笑容,呼吸顿感不畅。

只见郁爱言继续道:“礼寒说让我提前住进家里适应生活,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劳烦姐姐照顾了。”

郁想震惊地看向储礼寒,可她看到的却是储礼寒看向她时满眼的嫌弃。

强忍着胸腔内的不适她问他:“储礼寒,你真要为了她,和我离婚吗?”

储礼寒的心底莫名升起一股烦躁,那烦躁烧在他的心口,火辣辣地疼。

他强压下去,对郁想冷声问道:“离婚协议不是已经都给你了吗?难道你还没签?”

此时郁爱言却在一旁对储礼寒故作安慰地劝说道:“礼寒,你就再多给姐姐一点时间吧”

听到郁爱言对储礼寒的亲昵称谓,郁想不由得双手紧攥,指甲嵌进肉里,她却丝毫不觉得疼。

她深吸一口气,强行镇静道:“我不会签的!”

“让你签就签,哪那么多废话!”

郁想被储礼寒暴怒的声音吓了一跳。

她看着他朝自己走来,双目嫌恶地看着她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识相点,赶紧把离婚协议签了,别耽误我,娶别人!”

郁想心下一沉。

她看着储礼寒,想从他脸上找到一丝玩笑的神情,可找来找去,却只看到他脸上两年如一日的嫌恶。

一旁的许管家默默在心中叹了口气。

他家这个少爷,自小就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

五年前那场商战过后,储家破产,储氏夫妇不堪重负跳楼自杀,压在储氏头上上千万的债务强行押在了储礼寒一个人身上。

可是这个郁家大小姐却在储礼寒危难之时抽身离去,只托人给储礼寒送了一封分手信便从此杳无音信,后来的她,更是和魏家小儿魏桐订了亲。

当时储礼寒有多伤心他是见过的,只可谓天道有轮回。

郁想眼中噙着泪,卑微地小心说道:“储礼寒,你在外面养多少女人……我都可以……不管,但是唯独郁爱言!你不能和她好。”

储礼寒眉头紧皱,眼底的怒火更盛了。

他冷言对郁想怒喝道:“我要娶谁轮得到你来过问?还有,谁允许你进我书房的?马上给我滚出去!”


偌大的房间,寂静无声。

一想到储礼寒竟然为了郁爱言和她离婚,她的心就碎得不成样子。

当初储家破产,她为了见他一面从郁家逃走,却被郁爱言陷害从二楼跌落;是她,给魏桐的母亲捐了颗肾才求得魏家帮他;她甚至为了抵抗父亲给她安排的婚事,不惜自杀。

可是他呢?

他是娶了她,可是却待她如仇人!

不管郁想如何挣扎,她还是被储礼寒叫来的两个保镖拖进了祠堂。

祠堂

周身漆黑一片,她本能地蜷缩在墙角,紧紧地抱住自己

不多时,祠堂外传来一阵高跟鞋走动的声音。

“呦,郁大小姐怎么落得这副田地了?”郁爱言轻蔑地对郁想说道,“你以前不是仗着有储礼寒撑腰,很是得意吗?怎么现在,跟条丧家犬似的?”

郁想忍着心中悲痛,咬牙朝郁爱言怒吼道:“说够了吗?说够了就给我滚!”

看到郁想生气的样子,郁爱言不由得心满意足地笑出声来。

“哎呦,生气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郁爱言轻步走上前,蹲下身,盯着郁想悠悠道:“储礼寒他现在一心只系在我身上,我劝你,赶快把离婚协议签了,还能少受点儿罪!”

郁想流着泪,朝郁爱言近乎疯狂地怒斥道:“滚!”

那喊声吓到了郁爱言,她转身离开道:“不识抬举!”

郁爱言走后,郁想突然崩溃。

她瘫坐在地上,将头埋进双臂间,哭得彻底。

三天

她整整被关了三天

三天里,仆人们得了储礼寒的吩咐,没有给她一粒饭一滴水。

所以三天后当她被架到储家客厅后,她整个人都是虚弱无力的。

她趴在地上。

只有在听到储礼寒的声音后,才强撑着睁开眼睛。

“知道错了吗?”

储礼寒看着眼前的郁想冷声开口,看到郁想挣扎的模样,心中不知被什么东西倏地揪紧。

“我……”

她现在的力气还不足以支撑她把话讲完。

她有什么错?

她在心里想,是错在未经储礼寒允许闯入他的书房?还是错在不该撞见他与郁爱言二人的亲昵场面?抑或是,不该不识相不签离婚协议,让他没办法娶上自己心爱的女人?

看到郁想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样子,储礼寒眉头皱起。

此时,一旁看着的郁爱言看向趴在地上的郁想开口道:“姐姐,只是关了三天没这么严重吧?你就算对礼寒再不满也不要不说话啊。”

储礼寒脸上的表情愈发不耐,对郁想怒斥道:“别装了!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同情你?郁想,就算你现在死在我面前,我储礼寒也绝不会怜悯你分毫!”

郁想抬眼,正对上储礼寒看向她时冰冷的神情。

她想和他解释,可是此刻她如鲠在喉,张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

她只好用尽全身力气,强撑着起身,却在刚站起时突然眼前一黑,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地向后仰去。

储礼寒见倒地的郁想,神情更不耐了。

他冲着倒在地上的郁想吼道:“还装?喜欢装是吧?好!许管家,拿着那张离婚书让她画押!我倒要看看她还能装多久!”

“少爷,夫人晕过去”

听到许管家的话,储礼寒身体一怔。

他疑惑,“晕过去了?”

怎么会?

他控制不住自己身体上前,一把将她抱起。

在看向郁想的脸时,他却犹豫了。

他想,他应该已经不喜欢她了?

可是为什么看到她晕倒,他竟然心疼了呢?

郁爱言站在一旁,亲眼看见储礼寒焦急地将郁想抱起。

她上去阻拦,却被储礼寒忽略。

眼看着储礼寒马上就要抱着郁想离开,她急忙冲到储礼寒面前,挡着房门急迫道:“储礼寒,你要去哪儿?”

可是储礼寒并没有回答她。

他的怀里紧紧抱着郁想,急忙推开她,冲出了家门。


他的怀里紧紧抱着郁想,急忙推开她,冲出了家门。

---------------

医院

郁想缓缓睁开眼,强撑着起身。

她拿起她身侧桌子上的一张病例报告:

心脏肿瘤,恶性。

郁想拿着报告单的手微微颤抖。

她低头,伸手轻轻摸了摸心脏的位置。

泪水,一瞬间从眼眶滑落。

她人生是不是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门被打开,张妈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

郁想慌忙地将眼泪擦干,她把报告单藏到身下。

“张妈,帮我办一下出院手续吧,我们现在就回家。”郁想一边说着,一边强撑着身体下床。

张妈小跑着上前,将踉跄的郁想扶住,焦急道:“小姐,医生说您要留院观察,听话,快重新躺下。”

郁想只记得,在自己昏迷之前,储礼寒让她在离婚协议书上画押。

他们,现在已经离婚了吧!

她流着眼泪对张妈伤心道:“储礼寒就要结婚了,你要我还怎么在这里?我要去见他!”

“小姐……”张妈看着郁想憔悴的面容劝道,心中心疼不已。

郁想挣脱不掉张妈,只能哭着乞求她:“我求求你……张妈,你放开我!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他误会我了……我要和他讲清楚!你不要拦我……放开我!”

郁想越说越激动,最后竟冲张妈发起了脾气。

张妈使了好大的力气才抱紧她,苦口婆心地高声劝道:“小姐!您给储少爷解释了那么多次,可他哪次听进去了?”

张妈的话给郁想当头一棒。

她突然停下挣扎,沉默片刻后。

她红着眼,看着张妈悲苦道:“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娶了我妹妹啊!”

他明知道她和郁爱言之间的恩怨,明知道她今生最痛恨的就是她,

张妈看着郁想失魂落魄的模样,心中不忍但又怕郁想还像刚才那样冲出去,便劝道:“储少爷陪二小姐选婚纱去了,小姐,就算你现在回家也见不到储少爷。”

郁想的眼眶一下子变得猩红,胸口涌上的血腥令她恶心地想吐。

魏桐一进门就看见郁想扶在床边,虚弱无力的模样令他感觉心慌。

“魏少爷,您和小姐好好聊聊,我去拿药。”张妈对魏桐说着,出去也把门给带上了。

魏桐对郁想张口问道:“你的情况张妈和我说了,你现在还好吗?”

郁想茫然地看着地面,强忍着从心底涌上来的酸涩对魏桐道:“我没事,魏先生,以后如果张妈再去找您,您不用过来的。”

并不是郁想心狠凉薄,相反她是在为魏桐考虑。

上次母亲忌日,郁想打不到车是魏桐送去的。

这件事被储礼寒知晓后,他让魏氏集团的股价跌了好几个点。

因为,储礼寒是不会叫帮她的人好过的。

魏桐许是知晓郁想的意图,他并没有回应郁想的话,反而开口道:“就算他这样对你,你也不打算离开他吗?”

郁想的心倏地被戳了一个大窟窿,伤及心,痛到无法呼吸。

见郁想捂着胸口,魏桐急忙上前查看,无意间触碰到了郁想的肩膀。

恰好这一幕,刚好被储礼寒看见。

病房外,郁爱言一脸得意,她对储礼寒说:“储少爷还来看姐姐呢,没想到,姐姐已经有人在照顾了”

储礼寒看着屋内二人亲昵的场面,脸色变得阴翳,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攥紧。

他转头,冷声对郁爱言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说罢,便强迫自己不去理会病房里的场面,脸上带着怒意,气冲冲地离开了。

郁爱言的眼神忽地阴冷下来,她透过窗户恶狠地看向郁想。

彼时嘴角露出得逞的微笑,喃喃道:“走着瞧!”

医院大厅

张妈拿了药刚转身,就看见一个酷似储礼寒的背影。

她的心里心里犯嘀咕,储少爷怎么会来这儿?

她摇摇头,只当是自己看错了。

张妈再次回到病房时,魏桐已经离开了。

她看着坐在病床上失魂落魄的郁想,重重叹了口气。

郁想的声音平静地让人心疼,她对张妈说:“以后不要再麻烦魏先生了,我们还不起。”

张妈的眼眶有些发红,将心中的难言之隐尽数吐露。

她点头道:“是,可是这次真的是万不得已。小姐住院需要钱,老爷那边和我们已经断了来往,储总也不肯出钱帮小姐,只有魏先生肯帮我们。”

郁想看着张妈为难的神情,心中尽是酸楚。

在储家,她们遇到的烦恼事不少,可她自己出面解决的却是寥寥无几。

在这其中张妈不知为她承受了多少不堪。

看着张妈转身离开的背影,郁想心情沉重。

她此刻竟有些后悔曾对储礼寒那么痴迷。

郁想将被子紧紧抱在胸前,皱眉喃喃道:“储礼寒,我为了你都做了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