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薄少宠妻在线营业

薄少宠妻在线营业

吃骨头不吐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柒玖和薄凌远本是青梅竹马的一对恋人,因为旁人别有用心的算计和陷害,两个人之间出现隔阂,就连她辛苦生下来的孩子,也被薄凌远迁怒。被逼至绝境时,叶柒玖决定奋起反击,为了她自己,也为了她的孩子。不就是去征服那个最危险,最厉害的男人吗?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重新走进薄先生的心里,让他对自己死心塌地,再无半点猜忌。

主角:叶柒玖,薄凌远   更新:2022-07-16 02:4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柒玖,薄凌远 的女频言情小说《薄少宠妻在线营业》,由网络作家“吃骨头不吐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柒玖和薄凌远本是青梅竹马的一对恋人,因为旁人别有用心的算计和陷害,两个人之间出现隔阂,就连她辛苦生下来的孩子,也被薄凌远迁怒。被逼至绝境时,叶柒玖决定奋起反击,为了她自己,也为了她的孩子。不就是去征服那个最危险,最厉害的男人吗?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重新走进薄先生的心里,让他对自己死心塌地,再无半点猜忌。

《薄少宠妻在线营业》精彩片段

“放肆!伤了我的孩子,你们知道自己的后果么!”

“动了我的孩子,你们想清楚后果!”

头顶的手术灯,亮的刺目。叶柒玖被绑在窄小冰冷的手术床上,语气森冷。

但她颤抖的手指,和苍白的脸色,出卖了她的紧张。

她这几个月来东躲西藏,还是被抓到了!

几十分钟前,正在吃早饭的她,被几个黑衣男子破门而入打晕,再醒来,就躺在了这里。

两个带着口罩的黑衣男子,神色蔑视,在她耳边递来一部手机。

对方声音温柔甜美,语气,却是刻薄恶毒。

“叶柒玖,离开薄家,你还以为自己算什么东西?”

“你怎么那么不要脸,明知道薄爷有未婚妻,还爬上他的床?”

“你不过是十年前,薄爷捡回来的一个玩意儿,这些年给你点甜头,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以为怀了他的孩子,就能染指薄家一丝一毫了?”

“你那么饥渴就和薄爷说啊,他对下人很大方的,保证找十几个男模满足你。”

“你想仗着肚子里的孩子,毁了我们云家和薄家的关系,我告诉你,不可能!”

“听好了,薄爷让我告诉你,他不需要你这种下贱女人,替他生孩子!”

“不需要!”

云诗曼连珠炮一般的话语,把叶柒玖击的脸色苍白。

“云小姐,我从来没有妄想染指过什么,那天……是是意外。我会带着孩子躲得远远的,保证不出现在……”

“晚了。”云诗曼冷笑着打断,“你该不会不知道吧,薄爷早就说过,他这辈子只会和一个女人生孩子,那个人,就是他的妻子!是我!”

叶柒玖浑身发冷,不住的挣扎。

她有预感,自己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电话骤然挂断,早已准备好的医生麻利上前,剪破了她的衣服。

“不要!你们不能动我的孩子,否则……否则我会报复你们所有人!”

叶柒玖拼命抵抗,皮带几乎要断裂,两个护士根本要按不住她。

她这是怀孕了,要是平常,这几个杂碎,哪儿能挡得住她?

“烦死了,镇定剂!”医生恼了,从托盘内抄起针管,隔着衣服,狠狠扎在了她的身体上。

药效瞬间发作,叶柒玖的胳膊,软软垂下。

“不要啊……”

叶柒玖喃喃求救,眼角,留下两串泪痕。

十岁那年,无家可归的她,被十六岁的薄爷用零食拐骗回家。

薄爷身份尊贵,即便只是少年,也是京城身份最矜贵的王者。

吃穿用度,一切都给她最好的。还找来了顶尖黑客,知名医师,第一赛车手,甚至是跆拳道冠军,以及各行各业的尖端人才,饶有趣味的给她“扫盲”。

叶柒玖学的勤奋,但始终笨笨的,薄爷也不嫌弃。

她顺理成章的成了他的小跟班,小尾巴一样跟在他身边。

直到,老爷去世,薄爷独自扛起了薄家这棵大树。

那之后,薄爷再也不笑了,常驻在了国外,和云小姐,恋爱,订婚了。

百般无聊的她,这才开始奋发学习。

她十八岁生日那天,薄爷早回家,却浑身滚烫。

叶柒玖的医术早就有了长进,自然看得出,薄爷不是发烧,是中药。

那药来的霸道,不及时救治,就会血管爆裂而死。

 然而她的水平,还是不够,除非……

几个小时候后,薄爷沉沉睡去,她拖着沉重的身体,也昏睡在了浴缸内。

但醒来后,薄凌远凌远的私人飞机,就开往国外,再也没回来。

两个月后,她得知自己怀孕的同时,还接到了薄凌远凌远预计完婚的消息!

她从没打算,也不敢让薄凌远凌远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叶柒玖丢下一切,用尽浑身解数,藏了半年,却还是被他找到了。

也是,如果不是薄爷授意,这个世界,恐怕没人能抓得住她了。

虽然,这早就是她预料到的结局。

这个想法让叶柒玖彻底绝望,意识瞬间崩塌。

模糊中,体内被冰冷的器械入侵,翻搅……

四年后——

空无一车的赛车跑道上,一辆深蓝色布迪加威龙,正在飞驰。

“滴滴”,身着黑色赛车服的女子按下耳机,“讲。”

“老大,维他亚9号来了位奇怪的客人,一身是血,而且看着来头不小。”

“不用管,死不了人就行。”

叶柒玖皱起眉,不就是流点血,这种小事,叶新都要来烦她。

“等等老大,主要是这位……好想和您很熟,手里还有您客串服务生时的照片。”

“熟人?我可没有脑子不好的熟人。”叶柒玖抿紧了唇。

她早就不是三年前那个人人揉捏的叶柒玖,此时,全亚洲最豪华高端的会所,就是她名下的产业。

这里位于东亚的小岛,来往客人都是全球的顶尖豪客,身份又都鱼龙混杂。是藏身打听小道消息最好的去处。

三年中,她只在两个嘿帮大佬的场合上客串过服务生。

是什么人,竟有本事能偷拍到她?

“对了,老大,那人手腕上的纹身,和您办公室那幅画很像啊,不然您去看看吧,我真怕人死了。”

叶柒玖一愣,似乎想到什么。

方向盘猛的旋转360°,刹车和地面摩擦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啸,深蓝色的车子犹如一道暗影,朝着维他亚急速驰去。

十几分钟后,叶柒玖已经身着一身黑白制服裙,手提医药箱带着大眼睛框,站在了9号房间门口。

他们可是号称全球最好的服务场所,做戏总得做全套。

门打开的一瞬间,叶柒玖脸上立刻换上了小兔子一般怯懦,诚惶诚恐的表情。

 


意大利进口纯牛皮沙发上,慵懒的靠着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

他面色苍白,姿势也非常随意,但身上,却散发出一股令人生畏的气势。

这份熟悉的气息和身影,让叶柒玖心底咯噔一声。

下意识的,她想躲。但眼神,却和那人对上了。

薄凌远!

薄凌远眼神淡然,丝毫没有叶柒玖的慌乱,他沉声开口,“柒柒,过来。”

他怎么可以做到这么自然?自然到,好像他们之间没有发生过任何事。

叶柒玖咬着唇,死死站在原地。

再次见到薄凌远,无异于在她心口刺了一刀。

三年前的那一天,是她心底永远的疤。但面对薄凌远,她又偏偏什么都不能说,更无法质问。

她跟了他十年,当然知道外人面前风光无限的薄爷,也有自己的隐痛。

他的母亲,死于抑郁症。病因,就是薄父在外面有了私生子。

所以薄凌远利落的做掉他们的孩子,也都在情理之中。

虽然她福大命大,医生发了慈悲放了她和女儿一条生路。

可宝宝至今身体不好,一直靠着药物维持。

但她总是在这三年中无数次的会想,如果没有早产,没有强迫剖腹,宝宝会不会是个健康的孩子!

万千思绪,彻底击碎了叶柒玖整整铸造了三年的心灵壁垒。

面对薄凌远沉静如水的眼神,她磕磕巴巴的开口,“三,薄爷,好久不见。”

话音刚落,叶柒玖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她现在好歹也是盘踞一方的女精英,早就不是当年薄凌远身边的那个小笨女孩,怎么还是改不了这副一见薄凌远就怂了的习惯!

“是好久,小九都长大了。”

薄凌远英挺的眉峰拧成一团,语调沉了下来。

薄爷,这个称呼由她嘴里说出来,还真是奇怪。

他的小九,以前都是叫他哥哥的。

叶柒玖低下头,眼神扫到薄凌远的黑色西裤,这才注意到室内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你受伤了。”她骤然抬头,这才想起刚才的事,提了药箱就要上前。

薄凌远对着手下挥挥手,几人悄声无息的出去,房间内只留他们二人。

叶柒玖蹲在地上,倒吸一口冷气。

黑色西服的半边几乎都被血液渗湿,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薄爷,麻烦您把衣服脱了。”

薄凌远没动,幽如深潭的眼眸紧紧盯着她的眼睛,“我受伤了,不能动。”

“那我去叫医生来。”

“我已经失血500毫升了,再过十分钟,可能会休克。”

“我简单包一下,然后您就去医院吧,我技术很差会疼死人的。”

“不去,你来。”

知道失血过多还非得等她来?不怕休克了?

忘了当年她血医时,出过多少“医疗事故”了?是真头铁还是不怕疼啊?

叶柒玖在心底默默回怼,站在原地僵持了两秒,还是泄了气,认命一般取出小剪刀,为他一点一点的剪开西服。

叶柒玖倒抽一口冷气,眉头蹙的紧紧地。

这些保镖都是吃干饭的吗?薄爷竟然受了这么重的伤!酒精是什么人,能伤他这么重!

一条足足十厘米场的伤口,狰狞的盘踞在他的腹部,部分鲜血结痂,但伤口还是缓缓渗透着鲜血。

叶柒玖颤抖着手,一点点用棉布擦去血痂,上药消毒。

看着精神精紧绷格外认真的叶柒玖,薄凌远有些恍然。

三年未见,记忆里的小丫头长大了。即便是穿着黑白制服裙,也难掩凹凸有致的身段。脸上更是少了当年那副天真。

他的小九,变得不爱说话了,房间里安的可怕。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叶柒玖下意识抬头,就对上了薄凌远深邃的眼眸,她吓得赶紧再低下头,强迫自己专心致志对付那道伤口。

薄爷一点没变,还是帅气到凌人。但比三年前,更加成熟硬朗。

可她叶柒玖,再也不会也不能,喜欢他了。

他们之间横亘着一条孩子的人命。

他对于她而言,只是救命恩人。

勉励压抑住情绪,拿起小针秉着呼吸替他缝合皮肉。

一针一针仿佛扎在了她自己身上,分外的疼。

但薄凌远面不改色,依旧看着叶柒玖的脸,不放过分毫她的表情。

过了良久,叶柒玖才长舒一口气,擦掉额头的薄汗,“好了。”

一抬眼,她这才注意到薄凌远半裸的上身,匀称健硕的肌肉,布满汗水显得微微发亮,简直就是人间行走荷尔蒙。

瞬间,叶柒玖的脑子里蹦出三年前那个疯狂的夜晚。

薄凌远开口,声调虽冷,但透着戏谑,“脸怎么那么红。”

“那是热,热的,太热了,所以脸红。”叶柒玖愣了一下,立刻下意识反驳。

“房间温度20°,竟然还会热。”

又被薄爷套路了!

叶柒玖羞恼起身就想走,但蹲的太久小腿发麻,一个不小心,直接朝地上磕去。

一条臂膀托在叶柒玖腰上,之后,她就坐在了薄凌远的膝头。

两人的脸对着脸,只有不到三公分的距离。

 


两人呼吸交织,房间内的空气仿佛都凝结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双深沉眼眸,叶柒玖彻底愣在了原地,脸一点点的涨的通红。

“还是笨手笨脚,只长个子不长脑子。”低沉的嗓音响起,这才惊醒了叶柒玖。

她想慌乱的挣扎起来,丝毫没注意到一向冷静自持的薄爷,此时略带无奈和宠溺的语气,因为但腰间,已经被薄凌远修长的手指扣住。

隔着薄薄的布料,她甚至感受到了他身上灼热的体温!

叶柒玖咬着嘴唇,后悔无比。

早知道她就不来了!更不会给他包扎!

毕竟,当年薄凌远可是狠心的要杀了她的宝宝。

“谁碰过你了。”忽然,薄凌远的语气骤然冰冷,眼底带着阴鸷,盯在她的脖子出,一块小小圆圆的疤痕。

是个齿痕。

叶柒玖是疤痕体质,破点皮都留下痕迹。天知道他曾今多么爱护过她。

是哪个男人,碰了她?还敢留下痕迹?

他薄凌远精心养了八年的小丫头,被她从身边逃了不说,如今还被人给拱了?

叶柒玖咬着唇,手指紧握成拳,又伸展。

她要怎么说?说是那晚你留下的,你不光留下了这个齿痕,还留下来个孩子?

过了良久,他才开口,“被蚊子咬了,自己抓破的。”

她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但薄凌远怎么会相信这种谎言?

他眼神愈发的冰冷阴鸷,似乎随时能降临一场暴风雨。

三年前这死丫头无故消失,难不成就是为了某个男人?

“叶柒玖,你撒谎时候能不能不咬嘴唇?”

薄凌远怒极反笑,但语气中,带着浓浓的醋意。

两人相互僵持,谁也不说话,一道突如其来的铃声,打断了这份沉寂。

薄凌远迅速接拿出手机,在看到来电人的那一刻,脸色瞬间温和下来,起身走向了房间的另一端,这才按下接通键。

他接通,他声音低醇温柔,“乖”

“爸爸爸爸!”电话对面,传来一道清脆的童声。

叶柒玖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胸口一寸寸变得冰冷。

刚才,她差点都要忘记了。薄凌远结婚了。

三年前离开时候她就听说,他和未婚妻两情相悦,又是门当户对。

那他今天,还来这里招惹她做什么?

叶柒玖涌上无数酸涩,薄凌远什么都有,幸福的家庭,健康的孩子。

而她呢?

宝宝因为胎里不足,身体一直很差,至今还在住在重症监护室,全靠一种特殊药材维系生命。

她这几年来费尽心机的在这里站稳脚跟,和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周旋,就是为了哪天能打听到某个厉害的药方,或者治疗方案。

想到此处,叶柒玖不免愈发的心酸。

按照薄凌远孩子的年龄,他应该也是两三岁左右了。往前算算,恰巧就是她怀孕时,他已经和云小姐结婚,孕有了孩子。

所以这才要急着拿掉她的孩子。

因为,薄凌远说过,他这辈子只会娶一个女人,也只会和一个女人生孩子。

那个女人是云诗曼,是他的合法妻子。

刚才叶柒玖稍稍被拨乱的心,此时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叶柒玖默默蹲下捡起收拾好散落一地的药品后,轻手轻脚走出包间。

手里捧着电话的薄凌远,早就注意到了她的行动,却没有阻拦。

电话那边,“爸爸,你找到那个阿姨了吗?都好久了,你怎么还不回家?”

“找到了,你让苏妈接电话。”

小家伙不满意的抱怨几句,还是乖巧的听话了。

“薄爷。”

苏妈恭敬打了一声招呼,她是看着薄凌远长大的,也是薄凌远最信任的人。

“下周,你带着乐乐回国。”

“这么急?我和云小姐打个招呼。”

“不用,乐乐的事情与她无关。”

“是。”

打发了小家伙,叶柒玖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

叶柒玖已然走出了会所,站在冷冷的夜风中。

虽然是仲夏夜,但她依旧觉得浑身冰冷。

走过寂静的街道,一辆深蓝色捷豹带着劲风,朝她迎飞驰而来。

似乎要把她撞飞!

但叶柒玖却没有动弹分毫,任由车子贴着她的身体停下。

几秒种后,车上下来一个高挑的身影。

纤细,精致,明艳。来人很漂亮,但眼角眉梢,都带着傲气和精明。

女人二话不说,上前就对着叶柒玖的脸高高举起手,然后,使劲扇下!

但——

谁也没看清叶柒玖是怎么动的,只听女人发出一声痛苦的身银,胳膊被叶柒玖以一个绝对压制的姿势,拧在手里。

她身体丝毫未动,只是稍稍动了下手腕。

女人忍了几秒,脸色惨白的尖声厉吼起来,“叶柒玖!你竟伤我?你这个白眼狼,我可是b的太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