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开局被公主表白

开局被公主表白

东西厂主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觉醒来穿越平行世界,成为了大华帝国的一名太监。因赵贵平有一张俊美的脸,所以他成为了后宫众多嫔妃青睐的对象,当他害怕自己与众贵妃之间的秘密被皇帝知晓,更不想因此而让自己的脑袋搬家,于是赵贵平准备跑路,谁知此时他竟意外获得万界抉择系统……

主角:赵贵平,楚文竹   更新:2022-07-16 02: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贵平,楚文竹 的女频言情小说《开局被公主表白》,由网络作家“东西厂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穿越平行世界,成为了大华帝国的一名太监。因赵贵平有一张俊美的脸,所以他成为了后宫众多嫔妃青睐的对象,当他害怕自己与众贵妃之间的秘密被皇帝知晓,更不想因此而让自己的脑袋搬家,于是赵贵平准备跑路,谁知此时他竟意外获得万界抉择系统……

《开局被公主表白》精彩片段

“小贵子,这些天没见,有没有想哀家啊?”

大华皇城,嫔妃寝宫。

一身大红宫群的美人侧卧塌前,素手撑面,言笑晏晏的看着面前的小太监,问道。

“娘娘美若天仙,好比玄女临凡,小的当然是想的。”

赵贵平脸上带笑,显得真心实意。

身为一个现代人,赵贵平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太监。

但穿都穿了,当太监总好过被砍头......虽然这个太监当得有些累。

赵贵平最近经常做噩梦,梦里东窗事发,他被抓起来凌迟、车裂、开肠破肚等等,总之就是怎么惨怎么来。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赵贵平觉得,按现在这个情况发展下去,自己多半是要被皇帝老儿弄死的。

——穿越三年,他从刚进宫就因外貌似潘安被福妃看上,虽然因此躲过净身,却被福妃当成玩物,日夜操劳马不停蹄三年下来,情况已经到了人传人的地步,后宫有数的几位娘娘,都和他有超出道德的升华!

“哎!我只是个长得比较帅的普通人啊,老天爷,你为何要让我背负如此重担。”

赵贵平心里苦:“据说那大华皇帝武功盖世,一巴掌能把百斤巨石拍个粉碎,要是让他知道我给他戴帽子......”

“算了算了,不能再拖了,今夜就溜吧!”

赵贵平暗自想到。

“发什么呆呀。”

福妃突然娇笑一声,手指转着发丝,嘴唇轻咬:“长夜漫漫,开始吧......”

赵贵平突然觉得腿有些发软。

整整三年啊,铁打的也熬不住啊!

罢了,罢了,就当临别赠礼

赵贵平在心里安慰自己,咬牙道:“娘娘,我来了!”

子夜时分,赵贵平扶墙而出。

福妃的贴身宫女送来了些金银玉器:“贵公公,娘娘说你最近过来陪她看书辛苦了,这是娘娘赏您的。”

赵贵平脸皮抽搐了下:“麻烦姐姐回禀娘娘,我赵贵平顶天立地,不受嗟来之食,以后请不要拿这种东西侮辱我。”

说罢,他轻车熟路的将东西打包背在了身上,转身就走。

还有半个时辰就是采买太监出宫的时间,赵贵平打算跟着混出去,所以一路走得很快。

他从福妃宫里出来,径直就到了南苑,结果眼看就快到膳事房的时候,一声娇喝突然想起。

“赵贵平!这么久你去哪儿了?”

赵贵平本就心虚,一听这话差点没吓尿了。

他忙不得回头,就见到一个身着月白色宫装的高挑少女走了过来。

少女约莫十八九岁,素云白裳,鹅蛋脸,身材凹凸有致,修长的大腿被裙边罩住,淡蓝色的绣花鞋缝金坠玉,体态端庄秀雅。

赵贵平松了口气:“原来是三公主殿下......”

大华皇帝育有四男三女子嗣七人,其中三公主姓楚名文竹,平日很喜欢去司礼监看几只护国神兽,赵贵平身为西厂之下的掌礼太监,经常陪同,一来二去就和楚文竹混熟了。

“你还没回答本宫的问题。”

楚文竹倨傲的仰着头,俯视赵贵平。

赵贵平看了眼她光滑白皙的脖颈,一脸笑意道:“回殿下,小的刚伺候福妃回来,准备回去歇息。”

赵贵平心头已经不紧张了,楚文竹属于那种比较单纯的女人,没啥心机,说白了就是胸大无脑,不可能发现他的问题。

然而让赵贵平始料未及的是,他刚说完话,楚文竹突然冷笑一声。

“呵呵,赵贵平,你是不是以为,你做的事永远都不会被人发现?”

楚文竹眯着眼睛,眼神锐利,她看着赵贵平,一字一顿道:“有些事,做了可是要掉脑袋的。”

咯噔!

有那么一瞬,赵贵平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他完全无法置信——楚文竹怎么回知道我和贵妃们的事情?

赵贵平想不明白,也没时间去想。

他整个脑子都乱糟糟的,他知道,要是不做点什么,明年今天就是自己的祭日了。

夜黑,风高,孤男寡女,正适合

【叮!万界抉择系统加载完成。】

【你触发了一次抉择。你接下来的举动,会影响你的生命安全。请谨慎考虑做出选择。】

【选项一:矢口否认。选择此项无奖励,且将惹怒楚文竹。】

【选项二:坦然承认。选择此项你将获得:宗师级修为,及随机宗师武学奖励】

伴随着突然出现的古怪声音,一面淡蓝色的屏幕突然出现在了赵贵平面前。

赵贵平先是呆了下,随即看向楚文竹。

楚文竹皱眉看了他一眼:“无礼的小的,看本宫作甚?”

赵贵平放心了——楚文竹看不见这屏幕!

这一刻,他险些喜极而泣。

三年了啊,特么老子的金手指终于来了!

赵贵平很激动,大华皇宫高手如云,他一个小弱鸡在这里过得提心吊胆,天天担心睡过去就醒不来了。

现如今,风水轮流转,他终于苟到了出头之日!

宗师修为啊,放眼整个大华,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还用选吗?

赵贵平没有丝毫犹豫,有了宗师修为,他就有了安身立命之本,到时候是走是留,都看他的心情。

虽说宗师并非无敌,但至少有了一条后路。

想到这,他有了打算。

赵贵平看着楚文竹,叹息一声:“殿下赎罪,是我鬼迷心窍误入歧途......殿下,你走吧,我会禀明皇上,任凭处......”

啪!

赵贵平话还没说完,突然就被打了一巴掌。

他一脸懵逼的抬起头来:“你打我干什么?”

楚文竹脸色愠怒:“狗小的!你还有脸问我?你在信里怎么说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我在这等了你三个时辰,你就跟我说这些?”

赵贵平:“啊?”

赵贵平很茫然,咱们说的不是我惑乱后宫的事儿吗?

信?我没给你写信啊!

然而楚文竹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这个平日里就有些刁蛮高冷的公主殿下,此刻伸手摸了个东西出来,一把扔在赵贵平胸膛上。

“从今天起,你就是本宫一个人的狗小的,以后没有我允许,不准再去福妃宫,知道吗?”


楚文竹昂着头,好似一只骄傲的孔雀,唯有脸上的红晕,显现出她心头的不平静。

赵贵平低头看了眼,手上是一个编得歪歪扭扭的香囊。

啊这

赵贵平很想说一句,误会了啊,我其实一直把你当妹妹的,也根本没写过信。

但瞧着楚文竹的脸色,赵贵平估摸着,自己要真敢说这种话,这位公主殿下怕是当场要让他变真太监。

他只得昧着良心道:“小的知道了......”

“哼。”

楚文竹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似乎在借此掩饰内心的慌乱。

赵贵平本来打算追上去说几句话,毕竟楚文竹这个傲娇小萝莉的态度已经很明显。

但他脚下刚动,就听到系统提示响起。

【叮!你成功完成了一次抉择,是否立即接受奖励?】

赵贵平愣了下,问道:“动静大吗?”

【系统奖励属于规则类赋予,无声无息,不被本世界土著察觉。】

系统很快回复。

赵贵平闻言放了心,当即道:“接受!”

轰!

话音未落,赵贵就感觉一道庞然的气机从天而降。

仿佛无穷无尽的伟力没入身躯,迅速改变他的经脉、丹田、四肢百骸。

同一时间,他的脑海中多出无数关于武学的记忆,那些记忆深刻又熟悉,就好似他真的习武数十年,让他心痒难耐。

少顷,系统提示响起。

【改造完成。你获得了宗师级修为,你获得了随机宗师武学《葵花宝典(完整版》】

赵贵平握了握拳。

心随意动之下,真气瞬间从丹田涌出,给他一种一拳能打爆世界的错觉。

牛比!!

赵贵平恨不得仰天大笑,三年了,老子终于熬出头了!

结果就在这时,他大幅强化后的五感,感受到了有人靠近。

转身一看,一个小太监跑了过来。

“哎哟,贵公公,小的可算找到您了。”

小太监累得气喘吁吁:“厂公要见您,您快些跟我来。”

“好。”

赵贵平顿时顾不得装逼耍帅,心头一凛,连忙答应。

大华皇朝设有东西南北四大辑事厂,负责监察百官、拱卫皇权,每一位长公,都是强绝一时的大宗师。

赵贵平就是西厂底下的马仔之一。

半个时辰后,赵贵平见到了自己的顶头上司,西厂厂公,魏大年。

赵贵平作辑发问:“厂公连夜着小的过来,不知有何要事?”

魏大年是个白面无须的瘦高中年人,他端坐太师椅,头也不抬的喝了口茶,反问道:“你说呢?”

赵贵平愣了下,摇头道:“小的不知......”

魏大年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咱家刚去了趟宝贝房......小贵子,你入宫也三年了,为何咱家没看到你的宝贝?”

赵贵平心头一跳,脸色微变。

魏大年捻着茶碗斜睨着他,道:“你说,要是让皇上知道你这些年做的事,你还有活路吗?”

“魏公......”

赵贵平张口欲言。

魏大年淡淡摆手:“放心。我若是要揭发你,便不会让你知道。”

他说着,叹了口气:“小贵子,说起来,你还算老夫半个老乡……这人上了岁数,就有些心软。你的事我可以帮你藏着,但你得帮我办件事……你,可愿意?”

“......愿意!”

赵贵平有些感动,当即答应下来。

魏大年笑眯眯的:“不错,识时务知进退,还算是个人才......既然如此,今儿个就派你去杀杀东厂的气焰吧。”

“我?”

赵贵平懵了:“魏公,东厂可是大华四大辑事厂之首,咱们西厂如今势不如人,贸然挑起事端,怕是......”

赵贵平有句话没说出来——人家东厂厂公刘化雨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宗师巅峰,正值壮年,魏大年不过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不死,真把人惹毛了,到头来还不是西厂遭殃?

魏大年叹了口气:“我西厂人才凋零,青黄不接,此事你若不去,我实在找不出其他人了。”

他说着竟是有些哽咽:“老身无儿无女,死了也就死了,可我西厂这些孩子,届时定会被清算……小贵子,你就当给西厂留点香火,如何?”

赵贵平闻言,也是有些戚然,西厂沦落至此,让他也有些不是滋味。

“魏公放心!”

赵贵平看了眼魏大年:“此事便交给我了。”

他拿起茶杯倒了杯茶:“水温前,尘埃落定。”

说罢,赵贵平撩袍而去。

外城。

“钱百户,这回我等抓住了杨智,回去可得跟您讨杯喜酒喝啊!”

“是啊,这杨智可是谋逆重犯,百户大人立此奇功,定能高升啊!”

“哈哈哈,好说好说。”

护城河口,一群东厂锦衣卫围在一起,对一个中年人交响吹捧。

旁边几个鼻青脸肿的西厂太监面露不忿。

其中有个戴尖帽的挡头忍不住道:“你们东厂的别太过分!抢了咱们的人也就罢了,还动手打人,魏公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你们!”

“就凭他魏大年?”

钱百户不屑冷笑:“那老不死行功出错,都快咽气了,别说你们一群虾兵蟹将,今天就是他亲自过来,老子也不怕他!”

他说着,狞笑一声:“你几个看来是不记打啊......来人,给我再揍他们一顿!”

旁边有个锦衣卫忍不住道:“百户,快到内城了,这时候动手不太好吧。”

“怕个屁!咱们是刘公公的人,你还怕几个西厂的番子?”

钱百户说着,看了眼几个手下。

一群人对视一眼,很快就有想邀功的站出来,撸起袖子要动手。

西厂众人气得面色发白。

势不如人,打又打不过,这等憋屈的光景,让一伙汉子把牙咬得咯吱响。

钱百户见状,更加嚣张一分:“把他们的裤子脱了!据说西厂都是太监当差,老子还没见过太监呢,今儿个就要开开眼!”

“哈哈哈!”

东厂众人纷纷大笑,一哄而上。

轰!

就在西厂众人脸色铁青的时候,陡然间,身后传来一声爆响。

众人纷纷抬头,下一刻,就见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

——晴朗的夜空之中,不知何时下起暴雨,那雨点犹如针尖,一落下就让周围的树木千疮百孔。

“是暗器!”

“不可能!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暗器!”

“快,快躲开!”

嗖嗖嗖!

密集如雨的绣花针扑面而来,打头十多个东厂当差连声音都没发出,瞬间就成了筛子。


噗通!噗通!噗通!

伴随着一连串的倒地声,钱百户骇然发现,自己带来的二十多个手下,居然在瞬间就只剩下数人!

他慌慌张张的抽出绣春刀,色厉内茬的大喝:“谁!到底是谁!给老子滚出来!”

嗖!

话音未落,钱百户突然感觉眼前一花。

等他回过神来,就见到面前不知何时多出来一个人影。

人影身着西厂番服,身披一件漆黑大氅,背对着他,之指尖隐约有银光闪烁。

钱百户仓皇后退,厉声问道:“你是谁?”

“赵贵平。”

赵贵平缓缓转身:“你也可以叫我......西厂代督主。”

“是你?”

钱百户认得赵贵平,主要赵贵平长得实在过于英俊,基本上见过他的人,就没有记不住的。

但钱百户很快又感觉荒诞:“你居然成了代督主?”

督主就是厂公,代督主......那岂不是魏大年钦定的西厂接班人?

“赵公公小心!此人乃是东厂百户,武功了得,万万不可轻敌!”

有西厂的人在后面喊。

钱百户这时候也回过了神来,他横刀骂道:“赵贵平,老子可不是好惹的,有本事你别用暗器,咱们真刀真......”

轰!

钱百户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

众人只听一声雷鸣般的爆响,待到反应过来后,就见钱百户倒飞而出,轰的一声撞断了一棵大树。

赵贵平撩了下大氅,淡淡开口:“你说什么?”

钱百户想回答,却说不出话。

“噗!”

他吐出一口鲜血,当场晕了过去。

当,当,当。

东厂还剩下的几个人,吓得刀都掉了。

“钱百户可是半步宗师的高手,居然,居然连一招都接不下?”

“此人怕是已经成就宗师!”

“难怪他能成为代督主!”

一群人惊慌失措,再也不复之前的嚣张。

赵贵平挥挥手:“都杀了。”

“......”

西厂众人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赵贵平。

一言不合,动辄杀人,这可是东厂番子才有的底气!

何时轮到自己西厂如此嚣张了?

“怎么,不敢?”

赵贵平弹了下指尖的绣花针,淡淡道:“之前他们是怎么羞辱你们的,这就忘了吗?”

“还是说,你们被净了身,就成没卵子的孬种了?”

“唰!”

话说到这个份上,终于有人忍不住抽出了刀。

东厂众人仓皇逃窜,却被西厂的人追上去,乱刀砍成了肉酱。

赵贵平面无表情的看着,直到带头的百户回返请命:“赵公公,接下来怎么办?”

赵贵平看了眼旁边瑟瑟发抖的杨智,大手一挥:“进内城,复命!”

御书房。

大华之主玄景帝盘腿坐于蒲团之上,周身气流滚荡,好似浪潮。

良久,他收功起身,叹了口气:“九荒御龙真经不愧为绝世神功,修行起来进展神速......只可惜此功需得闭关锁阳,倒是苦了朕的美人们。”

想了下,玄景帝突然开口问道:“乱党抓到了吗?”

话音未落,阴影中走出一个面白无须的男人。

“回陛下,据探子回报,东厂之人无功而返,但,西厂已经将人抓到。”

男人低头回复道。

玄景帝眉头一挑:“哦?莫非是魏大年亲自出手?”

“不是,是一个叫赵贵平的小太监抓到的人,此人自称代督主,应是魏大年的心腹。”

“呵呵......有意思。”

玄景帝眼神微眯。

作为一国之君,他自然清楚如今四方辑事场已形同虚构,东厂一家独大,早已尾大不掉。

因此,办成事的是西厂之人时,他反倒更为满意。

“传朕口谕,赵贵平办事有功,朕要大赏!让内阁拟旨,明日早朝宣他入殿。”

“遵旨。”

男人领命而去。

御书房很快恢复了寂静。

玄景帝坐了会,目光落到桌上一封密信之上,好似走神般陷入沉默。

良久,他叹了口气。

“都说儿大不由爹,到了朕这里,女儿反倒更不让人省心......”

“长乐啊长乐,朕一日不死,你就得给朕老实当你的公主!”

宣武门。

“赵公公,咱们真要直接把人带入宫里?”

赵贵平带着手下一路来到内城,直至宣武门外,手下的百户终于忍不住问道:“此事内情复杂,依小的看,不如先把人押入西厂天牢......”

赵贵平挥挥手:“人是陛下要的,既然已经抓住,就得立刻送过去。”

“可是......”

百户迟疑片刻,念在赵贵平刚才提他和兄弟们出头的份上,咬牙道:“赵公公有所不知,属下这些天明察暗访,听到了一些流言......”

百户顿了下,凑近道:“据说,这杨智乃是长乐公主的门客,此番暗中谋逆,乃是受人指使......赵公公,帝王家事,您可得想好了再办啊。”

赵贵平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陛下神功盖世,寿数齐天,该怎么做需要我教你?”

“这......”

百户一想也是,玄景帝还没死呢,现在站队不是找死?

他顿时闭口不提其他。

众人出示了腰牌,城墙之上禁军审查之后,开了侧门放行。

结果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唱喏。

“长公主到!”

赵贵平回头一看,只见一架鸾车疾驰而来,车未停稳,就有一宫装女子掀帘飞出。

女子约莫二十有六,气质冷若寒霜,虽身材凹凸有致却面无表情,宛若游龙一般踏空而来,正是大华长公主,楚嫣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