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妈咪不好了总裁带着二哥找上门来了

妈咪不好了总裁带着二哥找上门来了

砚舞天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宋秋词和戎行之隐婚三年,她付出自己全部的真心,还给对方生了两个孩子,默默吞下所有的委屈。最终,她换来的依旧是一纸离婚协议书。好吧!宋秋词想明白之后,果断干脆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拿钱走人,顺便带走了他们的一个孩子。五年后,她携萌宝华丽归来,戎行之委屈巴巴的带娃敲响了她的房门,这是要认错,要追妻的节奏?

主角:宋秋词,戎行之   更新:2022-07-16 02: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秋词,戎行之 的女频言情小说《妈咪不好了总裁带着二哥找上门来了》,由网络作家“砚舞天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秋词和戎行之隐婚三年,她付出自己全部的真心,还给对方生了两个孩子,默默吞下所有的委屈。最终,她换来的依旧是一纸离婚协议书。好吧!宋秋词想明白之后,果断干脆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拿钱走人,顺便带走了他们的一个孩子。五年后,她携萌宝华丽归来,戎行之委屈巴巴的带娃敲响了她的房门,这是要认错,要追妻的节奏?

《妈咪不好了总裁带着二哥找上门来了》精彩片段

“我们离婚吧。”

清冷的声音在宋秋词身后响起,如同白开水,淡的连点浪花都惊不起。

宋秋词正在切菜,望着手指上殷红的血珠,她头也没回,打开水龙头,冲走手指上的血迹,继续切菜。

“云渺山的别墅划给你,不够的话现在这栋也能给你,还有那些车,不够的话可以给你买最新款的,钱不会少你的,只要你同意,我会尽量满足你。”

宋秋词淡然的听着,没有说话。

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他为了一件事,急切的在询问她的意见。

很想说,她要的是这些吗?

她以为自己不会贪恋这个位置,可听到他说离婚,心忽然就痛到无法呼吸。

原来她是这么在乎。

她扭头冲他温柔一笑,“先吃饭,吃完饭再聊。还有最后一道菜,马上就好。”

望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戎行之皱起了眉头,好像她永远都有忙不完的事情,没有理想没有追求,生活只是枯燥无味的柴米油盐,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

她就是一个无知的家庭主妇。

当初如果不是戎建国逃婚,爷爷以戎家继承者的位置来逼迫他,他又怎能会娶这位乡下来的野丫头?

结婚三年,他每见她一次都头疼,好容易将自己的产业脱离戎家,创立了国内首屈一指的科技产业园,反观她——

她从未接受过什么正规教育,他给她报学习班,她说无聊,让她去上班,她才去就闹的人仰马翻,这样无知又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就应该放在乡下自生自灭,怎么能登大雅之堂?

他跟她从来就不是同一路人。

当初的结合,也不过是爷爷为了报恩,现在爷爷生病住院,对他来说是脱离掣肘的最佳时机。

“可以开饭了。”

宋秋词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盘子里的韭菜,在头顶的灯照下,散发着幽幽绿光,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头顶着一大片草原,关键是,她端出来的五道菜,竟清一色的绿.

西兰花、韭菜、油麦菜、芹菜以及叫不上名字的菜汤!

“宋秋词,我很忙。”

他已经忍到了极限,她就像是荒原上的一颗野草,根本不知道他时间有多宝贵。

“你不是要离婚吗?”宋秋词被油烟熏的缺水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微光,“不坐下怎么谈?说起来,这还是你第一次回家吃饭呢。”

戎行之眉头一蹙,望着她因为整天忙碌而失去光泽的手,到底坐下。

宋秋词亲自帮他盛了一碗米饭,晶莹剔透的米粒在灯光映照下,发出润泽的光,更显她黯然失色。

她又帮他盛了一碗汤,“这是蔬菜汤,特别养胃,你尝尝。”

望着那绿油油的汤,戎行之实在没胃口,象征性的喝了两口,说:“明天我会让律师送文件过来,如果你觉得生活有问题,我可以多补偿你。你想要工作,开店做生意,总之干什么都行。这三年来我没有碰过你,你总归能找到适合你的人。”

这一番话说的有情有义,好像她宋秋词才是无情无义的那位。

又不像是买花瓶,放在家里好歹还能当个摆设,她,连花瓶都算不上。

宋秋词拿起筷子说:“再不吃菜要凉了。”

戎行之被宋秋词漠不关心的态度惹毛,感情说了半天她一直在装聋作哑?

“宋秋词,你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这女人总是挑战他的耐心。

宋秋词点头,不是你的风筝,再怎么攥在手里,也终会飞走。

三年了,她也累了。

“离婚,我答应就是了。”

她突然改变态度,倒令戎行之心尖微窒,眯起眼睛望着她,发现她端坐在那里,纹丝不动,脸上一点情绪都没有,那模样好像在说明天可能会下雨,是啊,天气预报说有雨,当真令人火大。

“我去让律师拟文件。”戎行之撂下一句话上楼了。

宋秋词默默的望着餐桌,眸底的光逐渐变得坚毅。

过了一会儿,宋秋词上楼。

望着真丝睡衣下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戎行之眸底凝聚出一抹危险,愠怒的说:“宋秋词,你做什么?”

宋秋词狡黠的目光望着他,施施然走过来,“收利息。”

戎行之:“?”

宋秋词说:“咱们结婚三年,我肚子一直没动静,就这么离了,万一别人说你性无能,这不影响戎家形象?”

这话像是拔了恶龙身上的龙鳞一般,当真让戎行之磨牙切齿,“宋秋词,你找死!”

真丝睡衣滑落在地,宋秋词缓缓开口:“你紧张什么,我还没开始验货呢。”

戎行之额头青筋倏地一跳,“宋秋词,你敢!”

做都做了,有什么不敢的?

三年来,她伏低做小,为他收敛自己的锋芒,只为博他一笑,结果换来一纸离婚书?

那太便宜他了!

她主动贴上来的那一刻,轰隆一声,戎行之脑海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倒塌了,电光火石之间,他牙缝里迸出一句话:“该死,你居然——”

那未说完的话,就这样淹没在黑暗里


五年后。

申城机场。

“小姐,到了。”

空姐甜美的嗓音在宋秋词耳畔响起,她睁开眼睛,看到飞机降落在停机坪上。

刚开机,电话打了进来。

“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宋秋词说:“坏消息。”

“坏消息是,戎行之五年前对你下的追杀令至今还在生效。”

那个小心眼的男人,只是睡了他一夜,居然记仇到现在?

宋秋词问:“好消息呢?”

“他不知道他要找的人其实就是你啊,哈哈哈,你说我要不要告诉他你就是Wendy的事实?”

电话那头魔性的笑声,刺的宋秋词耳朵发痛,“不要。”历史只适合铭记,而不是重演。

挂断电话,她提着行李出了机舱。

刚出来,看到有人朝她挥手。

“姐,这边。”

裴子峰迅速跑过来,接过宋秋词的行李,问:“怎么就你自己,孩子呢?”

宋秋词说:“这次匆忙,没带他们。”事实上,她回来另有目的,带着俩孩子不太方便。

裴子峰说:“你是担心我带歪他们吧?”

宋秋词从包里拿出墨镜戴上,“歪的还不算很,至少还有自知之明。”

裴子峰忙像个哈巴狗,摇起了尾巴:“我已经改邪归正了,不信你打听一下,我最近夜店都不去了。”

宋秋词不置可否。

裴子峰亲手接过宋秋词的行李,塞入后备箱,帮她拉开车门,让她上车。

这一幕落在不远处站着的两个人眼中,其中一人眼底喷着火,差点没烧掉周围空气。

戎爱国瞠目结舌的说:“大大大大哥,那是大大大大嫂?我我我我眼睛没看错吧?”

戎行之脸上乌云密布,牙缝里迸出一句话:“你眼睛没瞎。”

戎爱国一脸狐疑,“大嫂怎么跟裴家那小王八蛋在一起?”

戎行之冷冷的从嘴里吐出两个字,“诈尸!”

戎爱国像是参透了什么秘密:“啊,我明白了,难怪大嫂不喜欢你,原来她喜欢小白脸啊。”

“戎爱国!”

“到!”这一声喊,戎爱国立即站起了军姿。

戎行之将行李重新还给他,说:“你步行回家。”

戎爱国顿然哭丧着脸,拉着戎行之的胳膊,央求道:“别啊,大哥。”

戎行之充耳不闻,迈着大步离开。

“哥,我的亲哥,等等我。”戎爱国小跑追上去。

戎爱国是戎老爷子最小的一个孙子,听说戎老爷子病了,立即结束学业从国外回来。

本来戎行之没有时间,可戎爱国点名道姓的要他去接,美其名曰那么久没见,路上培养下兄弟情,戎行之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宋秋词,那个他找了五年的人。

戎行之目光里凝结了一层杀气:宋秋词,这次看你哪里跑!

裴子峰车子驶离机场,上高架时,发现有车跟着他们。

正在看文件的宋秋词察觉不对劲,问:“怎么了?”

裴子峰说:“好像有人跟踪。”

宋秋词看了眼后视镜,果然,一辆黑色申A牌照的车子一路尾随他们。

她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是戎行之?

他这么快就收到她回来的消息?

“坐好了。”裴子峰开始加油门。

宋秋词问:“你行不行?”

“你千万不要问男人行不行,不行也得行,放心吧,”裴子峰眉角扬起自信的笑容,“我被送到国外锤炼时,没少跑过地下赛车,这点难度算什么。”

他一个漂亮的漂移,拉开同后车的距离,尽管他车技高超,竟没有甩掉后面那辆车。

宋秋词皱起了眉头,后面是什么怪物,这也追得上?

戎行之眼看着就要追上宋秋词,被旁边的拖油瓶给绊住了。

戎爱国扯着他的手臂,大呼:“大哥,救命,快停车,我要吐。”

戎行之面无表情的说:“忍住!”

“忍不住啊。”

见戎行之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戎爱国使出杀手锏,“大哥,我吐你身上了。”

戎行之额头青筋一跳,靠边减速。

车子还没停稳,戎爱国推开车门,滚下去吐的摧肝裂胆。

最后他无力的趴在车门上,气若游丝的说:“大哥,我真没想跟你争继承权,我发誓。”

“出息。”戎行之压住胸腔里翻滚的热浪,说:“滚上来!”

望着前面已经跑的无影无踪的车子,戎行之拿出手机开始吩咐,“查辆车,申AXXXXX,有消息立即通知我。”

你不是跑得快么?

天涯海角,他看你往哪跑!

南山陵园。

宋秋词找到爷爷的墓碑时,望着上面摆放的花束有些意外。

花色还很新鲜,她倒没想到会有人来看爷爷。

望着墓碑上爷爷那慈祥的面容,她眼底泛起一抹雾气。

“爷爷,原谅孙女的不孝,这么久才来看你。”

她将花束摆放在墓碑面前,然后跪下,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裴子峰也跟着下跪,宋秋词问:“你跪什么?”

裴子峰一本正经的说:“给爷爷磕头啊。”说着连磕六个。

听闻他磕的咚咚响,宋秋词没说什么。

离开陵园时,她找到陵园管理员,正要交钱让人打理爷爷墓碑时,却听陵园管理员说:“不用了,有人已经付了一大笔管理费。”

宋秋词十分意外,爷爷葬在这里知道的人不多,谁会来看他?

离开陵园,宋秋词闭上眼睛说:“去医院。”

裴子峰问:“你不休息?”

“飞机上睡了一觉。”

车子在中心医院门诊大楼前停下。

宋秋词没有去病房看裴老夫人,先去了医生办公室。

主治医师陈刚一见到是宋秋词,激动的站起来,“宋医生?”

之前他们为了裴老夫人的病情,视频交流过,宋秋词朝他点点头,问:“现在情况怎样?”

陈刚连忙将裴老夫人的影印资料以及病历本交到宋秋词手里,“有你主刀,裴老夫人的病有救了。”

宋秋词看完资料后,说:“我要亲自去看一下。”

看完裴老夫人后,宋秋词同陈刚讨论了治疗方法,便让人准备手术。

听到手机响,宋秋词拿出手机,看到是宋琛乐打的视频电话,便出门接电话。

视频里,宋琛乐那极具辨识度的五官跟戎行之简直如出一辙,“妈咪,你到了吗?”

望着他眉飞色舞的样子,宋秋词所有的疲倦一扫而光,她微笑着说:“已经到了。”

“那你在那边,千万不要太想我们哦。”宋琛乐说。

宋秋词正要说话,眼角余光看到对面楼下的电梯门打开。

戎行之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五年不见,他比之前更显成熟,睿智,浑身上下散发着不可一世的凛然之气。

他旁边跟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还有一个漂亮女人。

这一幕,像是闪电般击中宋秋词的心脏。

五年不见,戎行之的孩子这么大了?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撞击着她的心脏,让她有种被撞出地球的感觉。

望着他们其乐融融的三口之家,再想想自己那没有父亲宠爱的孩子,宋秋词转身朝楼道口走去。

戎行之脚步一顿,下意识回头朝对面楼上看去,楼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徐楉汐说:“行之,不是要带我去看爷爷吗?怎么不走了?”

戎行之点头,带着她朝病房里走去。

“妈咪,你没事吧?”

恍惚中,宋秋词听到有人说话,忽然想起来自己还在跟宋琛乐通着话。

她说:“妈咪可是打不死的奥特曼。”

“那你笑个。”

这要求.

宋秋词扬起一抹灿烂的笑。

“笑的真丑。”

宋秋词:“.”是亲生的么?

楼道的门被人一把推开,裴子峰气喘吁吁的过来,“原来你在这,叫我好找。”

宋秋词瞬间恢复到一贯的姿态,转身看着他,冷清的声音说:“什么事?”

裴子峰楞了一下,说:“不是我有事,而是你有事。”

宋秋词反问:“我有什么事?”

“不是,”裴子峰诧异的问:“你要没事,躲在这里做什么?”

宋秋词淡淡的说:“打苍蝇。”

裴子峰:“.”骗人,那面前站着的红着眼睛的是谁?

宋秋词换上手术服,把头发高高挽起,拿起肥皂准备洗手,可脑子里却掠过刚才那一幕。

戎行之都有孩子了,为何还揪着她不放?

随她一起做手术的陈刚见她拿着肥皂发呆,问:“宋医生,你没事吧?”

宋秋词放下肥皂,说:“没事。”

为宋秋词打下手的护士一脸崇拜的说:“宋医生,我在医学院就听过您的事迹,听说您用3D打印技术,帮患者建造了一颗能与人体正常心脏相媲美的人工心脏,那时候您就成了我崇拜的对象,我男朋友以为您是男的,差点为这事跟我分手。”

陈刚笑说:“你要是有机会看她使用CAR-T治疗技术挽救脑瘤患者,那更震撼,患者都已经休克了,她硬是从死神手中把患者抢了回来。”

护士欣喜异常:“真的啊,那我得好好学习。”

他们说的话,宋秋词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刚才那一幕。

她承认,她没有想象的那么潇洒。

望着那威严肃穆的手术室,宋秋词明白,她手中握着的是人的生命,稍有差池,便万劫不复。

因此,她必须用尽全力将注意力放在手术上,“进去吧。”

医生正在查房,看到戎行之过来,顺口说:“戎先生,医院从国外请来一位顶级的外科专家,要不您请她来给戎老爷子做个诊断呢?”

戎行之为戎老爷子的病情,请过不少优秀专家,但没有一个能胜任。

得知E国知名医生Wendy来到国内,他正花重金聘请。

听闻医生这么说,他有些犹豫,毕竟不是所有医生都是Wendy。

医生见他迟疑,说:“多次尝试的机会就多个希望。”

戎行之点头。

查房医生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之后他对戎行之摇摇头,说:“真不凑巧,那位专家时间太赶,做完手术已经走了。”

戎行之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他去哪了?我亲自去请。”

裴子峰载着宋秋词前往酒店休息,快到时接到一通电话。

裴子峰听完,直接了当的拒绝:“她没空。”

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宋秋词睁开眼睛问:“怎么了?”

裴子峰若无其事的说:“卖保险的。”

被迫营业的院长又锲而不舍的将电话打了过来:“我的小裴祖宗,麻烦你让宋医生接电话,我这里真是十万火急,不然也不会这么急着找你。”

裴子峰正要再挂电话,宋秋词把手机接了过去。

院长正在打保证书,“只要你能让宋医生来医院帮忙看一个病人,以后若有需要,整个医院的资源都为你调动,这样可以了吧?时间就是生命,拜托你快点让宋医生回来,病人可等不起啊!”

这是个不小的保证,刚好宋秋词需要,便对裴子峰说:“掉头。”

裴子峰指着前面说:“马上就到了。”

见宋秋词冷眼看着他,他只好举手投降,“我这就调头。”

裴子峰方向盘猛地往左打,油门一轰,直奔医院。

二人赶到医院,宋秋词没想到会在院长办公室里见到戎行之。

戎行之也没想到来的会是宋秋词。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尤其宋秋词同小白脸裴子峰同时出现,这仇恨值拉的满满的。

戎行之隐忍着怒气,说:“宋秋词,你居然敢出现?!”

裴子峰说:“你以为我们想来啊,还不是院长大人请我家秋秋来的?”

院长一脸懵逼,神补刀道:“戎先生,你不知道我所说的那位名医就是她啊?”

戎行之太阳穴突地一跳!

他“亲爱的”前妻不是乡下来的草包吗?

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为医生?

她不是连正规的学校都没上过吗?

又怎么能够操刀给人做手术?

她不是连出去上个班都出错吗?

居然会让院长如此低声下气的去请?

他想来想去,只有一个结果,这个人也许是宋秋词的双胞胎姐妹?

他目光如炬,盯着宋秋词,眼底汇聚起来的风云,似要淹没她,“你到底是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