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医途

医途

极乐谷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个备受欺凌的赘婿能有多大潜力?世人皆以为他是个一无是处的废材,叶秋却只笑他人看不穿!他本是权倾天下的神医,不光医术滔天,同时拥有数不尽的财富。不过名誉以及地位在他眼里根本一文不值,这世间所有的美好都不及他妻子的一颦一笑!叶秋低头做人并不代表他软弱,有谁胆敢欺辱他的爱人,定分秒取其性命……

主角:叶秋,周灵儿   更新:2022-07-16 02: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秋,周灵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途》,由网络作家“极乐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个备受欺凌的赘婿能有多大潜力?世人皆以为他是个一无是处的废材,叶秋却只笑他人看不穿!他本是权倾天下的神医,不光医术滔天,同时拥有数不尽的财富。不过名誉以及地位在他眼里根本一文不值,这世间所有的美好都不及他妻子的一颦一笑!叶秋低头做人并不代表他软弱,有谁胆敢欺辱他的爱人,定分秒取其性命……

《医途》精彩片段

“叶神医,您这是何必呢?入赘一个小小云城的破家族,当赘婿?”

魁梧的男人,弯着腰,苦口婆心地说道,“只要您跟我回三角洲,亿万资产还不是手到擒来?”

他说话的时候,脸上狰狞的刀疤,一抖一抖的,像是蜈蚣一样。

明明长着一张凶神恶煞的脸,此刻却低头哈腰的跟小弟一样。

“三角洲……”

叶秋提着菜篮子,露出回忆的神色来,“蓝星最大的罪犯聚集地,那里有着无数穷凶极恶的暴徒。”

“我去那里,不是羊入虎穴么?”

刀疤男人闻言,语气更加低三下四了,他连忙赔笑道,“叶神医您说笑了,您的医术通神,就算是咱们三角洲的王,都对您恭敬有加。”

说着,刀疤男人顿了顿,又劝了起来,“叶神医,您看看您现在的样子,便宜的地摊衣服,还被那个狗屁家族的人动辄打骂。”

“何必呢?”

“只要您一句话,我立刻带兄弟们,把这个家族夷为平地!”

刀疤男人语气中杀意沸腾。

他是三角洲赫赫有名的毒蛇,哪怕是国际在暗网排行榜中,都是榜上有名的杀神。

毁灭一个云城的小家族,顶多一个小时就够了。

“你动他们一下试试?”叶秋俊朗的脸庞,神色瞬间冷冽。

毒蛇浑身一个哆嗦,连忙搓了搓手,笑起来,“叶神医,您别生气,我跟您开玩笑呢。”

“好了。”

叶秋不耐烦毒蛇像跟屁虫一样跟着自己,索性把话说开了,“行了,你不用在劝我。”

“当初我被诬陷为强暴犯,本来坐牢就够,但他们为了置我于死地,所以直接买通警署,将我流放到了三角洲,想让我自生自灭。”

说到这里,叶秋露出一缕苦涩的笑容来,随后神色变得冷淡,“我在三角洲待五年,不过是情不得已。”

“如今既然回来,就不会再去三角洲。”

他的语气决绝。

毒蛇知道,这是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

他只能叹息一声,语气复杂地说道:“叶神医既然不愿意,那就不勉强。”

“不过‘王’近期会来云城,所以我作为接应,就不回去了。”

说着,毒蛇把一张名片递给了叶秋,“叶神医,如果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来找我。”

叶秋接过名片一看,露出诧异的神色来,“荣光集团总裁?这不是云城排名前十的大企业吗?”

毒蛇摸了摸鼻子,轻咳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为了少挨刀,所以必须有白道的身份,便于行事。”

叶秋没再多问,随意地把名片塞进口袋,然后耸耸肩,说道,“知道了,再会。”

说完,他提着菜篮子,向周家方向走去。

周家。

云城新贵之一。

也是毒蛇口中,叶秋入赘的“破烂家族”。

不过。

正当叶秋拐入小巷子里面以后。

忽然。

几道悄无声息的身影,跟随了上去。

“嗯?”刚上车的毒蛇,双眼虚眯。

他似乎认出了那几道身影的主人是什么人了。

与此同时。

小巷里。

叶秋脚步一顿,语气淡然,“出来吧,谁派你们来的?”

他虽然武力不强,但好歹在三角洲待过五年时间,直觉还是很强的。

他感觉到,到有人用杀机锁定了自己。

“居然能发现我们?”

几个黑衣杀手,手持利刃,从阴影中悄然走出,将叶秋团团围住。

“你们是杀手殿的?”叶秋看了眼黑衣杀手胸口的标志,眉头一挑。

黑衣杀手小头领一愣,语气惊讶,“你知道我们杀手殿?”

旋即,他又恍然道,“也是,能被流放到三角洲,却没有身死道消,肯定有点本事。”

不过很快,小头领话锋一转,杀气凛冽道,“但到此为止了!”

“有人重金聘请我们这些杀手殿精锐,取你项上人头。”

叶秋背负双手,完全没有面临危机的惶恐,他眼神微微一凝,“是金陵叶家雇佣你们来的吧?”

小头领没有说话,但细微的眼神变化,说明了一切。

叶秋充满嘲讽意味地一笑,低声说道,“想我叶秋,堂堂叶家嫡系继承人,却被小三和私生女算计,背上强暴的罪名……”

“临到头,还要赶尽杀绝,真是够狠啊,就这么怕我抢走你们的荣华富贵么?”

小头领听得不耐烦了,他抬起手,利刃寒光闪闪,“这些与我们无关。”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我这就送你上路!”

但就在这时,叶秋陡然说道,“留他一命。”

小头领以为叶秋失心疯了。

谁留谁一命?

然而。

下一刻。

“你动叶神医一下试试?”一道阴森的声音,从小头领背后传来。

小头领大惊失色,立刻和杀手跳出老远。

阴影中的毒蛇抬头,咧嘴一笑,他手里的匕首上,带着一抹血迹,“要不是叶神医没有杀你的意思,这会儿你已经死透了。”

小头领顿时摸了摸脖颈,摸到了一缕血丝。

他瞬间浑身发寒,“你,你是什么人?”

毒蛇走出阴影,露出那张刀疤脸。

噗通。

小头领瞬间瘫软在地,眼神惊恐万状,“您,您是三角洲一等势力‘蛇窟’的老大毒蛇大人?!”

杀手殿虽然名声在外,但在三角洲,却是不入流的势力。

跟蚂蚁差不多。

“别吓唬他了,我留着有用。”叶秋淡淡地说道。

“好的叶神医,听您的。”毒蛇一改刚才的凶狠,站到了叶秋背后,神色乖巧恭敬。

小头领傻眼了。

叶家那两个女人不是说,叶秋只是一个被叶家赶出家门的吊丝吗?

这他妈的是吊丝?

你见过三角洲一流势力保驾护航的吊丝?

叶秋上前两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头领,“留你一命,去给叶家那两个女人,我的好后母,以及我的好继妹带一句话。”

“我,叶秋,五年后,回来了。”


小头领抖若筛糠,根本不敢说话,大气都不敢出。

见状,毒蛇眉头狠狠一皱,说道,“叶神医跟你说话,没听到?”

小头领打了个哆嗦,连忙点头如捣蒜,“听到了!小的听到了!”

叶秋满意地点点头,重新提起菜篮。

他看了眼手机,心里一惊。

坏了坏了。

买菜耽搁这么久,回去又要被丈母娘骂了。

见叶秋要离开,毒蛇连忙说道,“叶神医,其他的几个杀手,怎么办?”

“又要被骂……啊?处理掉吧,别留下痕迹。”

叶秋摆了摆手,匆忙地往周家方向走去。

杀手殿即使在三角洲,也是不受人待见的。

因为只认钱,没有丝毫的底线。

连妇孺都会下狠手。

这些人渣,该杀就得杀。

反正传信的,留小头领一个就够了。

“谨遵叶神医法旨。”毒蛇神色一定。

他似乎从叶秋身上,重新看到那个与三角洲的王站在一起的霸气身影。

只不过下一瞬间。

幻影破碎了。

叶秋的背影,看起来平凡无比。

“也不知道什么大事,让叶神医如此着急?”

毒蛇暗自嘀咕了一句。

就算在三角洲被无数势力围攻,也没见叶神医惊慌失措呢。

等到叶秋完全离开小巷子。

一阵凄厉的惨叫声接连响起,不绝于耳。

杀完人之后,毒蛇有些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角落里,小头领像是绵羊一样,瑟瑟发抖。

完全没有一开始的嚣张跋扈。

“还等什么?”

毒蛇瞥了眼过去,“叶神医的命令,你照做就是了。”

“传话之后,别来云城就行。”

小头领忙不迭点头。

他要是知道云城这穷乡僻壤的,居然藏着叶秋这样有毒蛇保驾护航的巨擎,打死也不会来。

别说云城了。

东华国他都不想再来!

这辈子都不想!

等小头领离开后。

毒蛇喘了口气,缓缓对着空气说道,“叶神医不希望我插手关于他的事情。”

“我自然不能乱来。”

“但叶神医的人身安全,我还是得保障的。”

“暗一,你去跟着叶神医,保护他的周全。”

“记住,不到危急时刻,不要露面。”

“是,大人。”

一缕清冷的声音响起,模糊的影子,刹那间远去。

见状,毒蛇挠了挠头。

嗯。

应该没有什么纰漏了。

要知道,想来和叶神医打交道的三角洲大人物太多了。

他挤破头皮才抢来的机会,必须做到尽善尽美。

别的不说,就叶神医那出神入化的医术,对他们这些刀尖上舔血的亡命徒来说,简直就是救命稻草。

而且是无可取代的那种。

讨好是必须的。

另一边。

叶秋耳朵微微一动,嘴角轻勾,“这个毒蛇啊,倒是挺会来事儿的。”

想了想,他也不能白白浪费人家的好意,对跟上来的暗一说道,“联系你家主子,跟他说,晚上去他家旗下的荣光酒楼等我。”

“他的旧疾,我帮他治好。”

暗中跟随的暗一也不多问,直接联系了毒蛇。

毒蛇那边有多欣喜若狂,按下不表。

很快。

叶秋提着菜篮,来到了周家大院门口。

看着大院,他露出复杂的神色。

闻名于三角洲的天才神医,如今却龟缩在一个小小的云城周家之内,当受人欺辱的赘婿。

恐怕谁都觉得他叶秋是情不得已吧?

实际上。

叶秋是心甘情愿入赘的。

因为这里有一个女孩,需要他用一生去守护……

嗯,要是她能爱上自己,那就再好不过了。

想起那张冰冷的绝美面孔。

“任重而道远啊。”

叶秋摇了摇头,很快收回思绪,踏进大院。

周家客厅内。

气氛凝重。

叶秋刚一进门,正喝茶的罗美琴,立刻砰的一下,重重地放下茶杯,“让你买个菜,都能买这么久,真是个没用的窝囊废!”

叶秋权当没听到。

丈母娘骂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自从入赘后,这大半年,基本天天都在骂。

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见叶秋闷不吭声地往厨房走,罗美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指了指周元,“都怪你没本事,才让老太君给灵儿找这么个窝囊废男人!”

“我怎么就嫁了你这个没用的老公!”

“可怜我的灵儿,云城第一美人,本来随便都能找个豪门才俊,结果倒好,去金陵游玩一趟,没了清白,只能找一个窝囊废当老公。”

说着,罗美琴捂着脸哭了起来。

鬓角发白的周元,低着头,神色低沉,却没有说话。

罗美琴虽然数落自己的话难听,可也是事实。

“都怪我,不受咱妈待见,才让大哥他们一家有机可乘,吹耳边风,让灵儿跟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男人。”

周元懊恼地握紧拳头。

厨房中。

叶秋没有反应,岳母岳母的话,话里话外都在贬低自己。

不过他并不在意。

只是当罗美琴提起金陵,他的手才微微一紧。

叶家母女设计他背负上强。奸罪名,而周灵儿,就是那个受害者。

纵然叶秋也是受害者。

但伤害了周灵儿也是事实。

这就是叶秋为何入赘云城周家的原因。

他要用后半生去补偿这个可怜的女人。

他满目深情地看向厨房门口那道长发披肩,黛眉如柳,玉腿修长,娇躯凹凸有致的绝美女子。

周灵儿,周家的千金,也是他的老婆。

此刻。

站在厨房门口的周灵儿,冷淡开口了,“好了,你们别说了。”

“我既然已经跟叶秋结婚,那就……得过且过吧。”

她的语气难掩失落。

她本是云城第一千金,却只能嫁给一个穷吊丝,怎么可能不难受。

可如今木已成舟,再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灵儿,我提起这些不是空穴来风。”

罗美琴冷不丁地说道,“你可以跟叶秋这个窝囊废离婚!”

咔。

叶秋正在切菜的手,顿住了。

周灵儿忍不住看了眼叶秋,眼神冷淡,但又夹杂着一缕认命,“我丢了清白之身,本就不干净,能跟叶秋这样不嫌弃我的男人结婚,也算不错的结果了。”

“离婚?”

“还是算了吧。”

罗美琴可不这么觉得,她美滋滋地说道,“林家的林海洋少爷,前不久从海外回来,他对你念念不忘,之前还说了,只要你跟叶秋离婚,他就愿意娶你。”

林海洋?

周灵儿脑海中浮现出一张油头粉面的脸蛋,神色厌恶,“他,一个好色之徒罢了。”

罗美琴连忙说道,“灵儿,就算好色之徒,也比叶秋这个窝囊废强吧?”

“林家可比咱们周家有底蕴多了。”

“你嫁过去不是吃香的喝辣的?”

周灵儿却不为所动,摇了摇头,说道,“不,我有老公了。”

罗美琴见周灵儿愣是不愿意,她有些不耐烦了,“灵儿,林家的聘礼,我都收下了。”

“你今天抽空跟叶秋离婚吧。”

“然后嫁给林海洋少爷。”

周灵儿惊愕地抬起头,“妈,你什么意思?”

罗美琴神色不太自然地说道,“灵儿,你别怪妈。”

“林海洋说了,只要你嫁过去,就跟你奶奶说情,让她不再针对咱们一家。”

“这样,你爸在公司就不会被排挤,咱们一家的生活,也就能改善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