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狂龙天王

狂龙天王

山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炎是一剑斩杀十王的不败战神,自从东疆一战,他斩敌百万,争取了东疆区域百年的太平。甚至,在东南跨海之战,他一人灭五国,还海疆一片清朗。唯独在坐镇瀚海的两年时,他以自身能力阻止战争,结束世界数十年混战。可到这时候,他却因一纸军令解甲归田。如今恢复安稳的生活,他不想再打打杀杀,只想守护身边的佳人,守护苏子卿一生的安稳!

主角:秦炎   更新:2022-07-16 02: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炎 的女频言情小说《狂龙天王》,由网络作家“山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炎是一剑斩杀十王的不败战神,自从东疆一战,他斩敌百万,争取了东疆区域百年的太平。甚至,在东南跨海之战,他一人灭五国,还海疆一片清朗。唯独在坐镇瀚海的两年时,他以自身能力阻止战争,结束世界数十年混战。可到这时候,他却因一纸军令解甲归田。如今恢复安稳的生活,他不想再打打杀杀,只想守护身边的佳人,守护苏子卿一生的安稳!

《狂龙天王》精彩片段

华龙国,西北瀚海。

巍巍昆仑。

百丈峭壁之上,血红大氅迎风怒展。

山下,百万大军仆仆风尘,势吞山河,锐气难挡。

然而,如此百战精兵,此刻无不望向那一抹血红,眼中燃满热切崇拜。

“华龙万岁,军魂万岁,天王万岁。”

震天的吼声,让天地色变,寰宇震撼。

震慑八方宵小!

可是.......

峭壁之上,第一近卫军团的将官们,却是满眼惆怅。

“大帅,您,真的要走吗?而且.....”

看着大氅之下,清瘦却钢枪般挺直的身躯,军团副司令何刚小心翼翼,欲言又止。

坚毅的面庞不为多动。

“你需知道,这是国之军队,非你我以及在场诸君之物。”

秦炎缓缓扭头,目光如电。

“身为军人,哪怕一丝此等念头,都不该有。”

一言而决,百将无不从命。

可是……

此等天下第一名将,华龙军权第一人,怎会为军部一纸军令,心甘情愿,交出百万精兵?

要知道,他可是一骑三千里,一剑斩十王的不败战神。

是带领纠纠虎贲,所向披靡,拓地万里的不朽军魂。

华龙有十帅,天王唯一人耳!

他怎会如此轻易妥协?

而深潭般幽静的眸子,此时却已经将目光投向东方。

“江州,我秦炎要回去了,你可做好了迎接我的准备?

....................

三月。

塞外飞雪,江州却已柳绿花红。

夕阳西下,街灯泛黄,湖畔佳苑,秦炎站在陈旧的小楼前,思绪飞扬。

苏家,江州一个二流家族。

十年前,秦炎十五岁,父母被害,产业被夺,他侥幸逃过一命,流落街头,落魄如狗。

那一年,江州的冬天很冷,无情无义,冰冷残酷;

那一年,江州的冬天也很暖,油纸扇下,少女的玉手拂在额头,温暖如春。

那一年,快要冻死的秦炎,被苏子卿拖入老宅,被苏老爷子收留。

从此,他和苏子卿情同兄妹,两小无猜。

七年后,苏老爷子亲指婚约,让他入赘。

那时,苏子卿刚满二十,还是象牙塔里的天之骄女。

可是,她并没有嫌弃他。

即便她的苏家之人视秦炎如废物,恨之入骨。

然而,深仇大恨,就在心中,此仇不报,枉为人子。

新婚一月后,秦炎在苏老爷子的安排下,秘密入伍,却因军令所限,不能告别。

如今苏老爷子已经离世一载,再无人知道秦炎身份,也坐实了他“薄情寡义”的事实。

此刻,他载誉归来,只想把三年之事娓娓道来。

秦炎抬手,轻叩大门。

没多久,房门被打开,一道熟悉的佳人倩影映入眼帘。

苏子卿!

“子卿,我...我回来了。”

秦炎欲抬手,见到佳人淡漠的俏脸,却是浑身僵住。

三年未见,生死不知,终是物是人非。

将军百战归乡日,小楼佳人泪已干。

清冷的面容,比昆仑山的雪还要冷,如一把利刃,插在秦炎心头。

梧桐树下,佳人已不再。

秦炎心中,万千话语,堵在嘴边,都显苍白无力。

“子卿,我,对不起!”

秦炎微微一叹,他理解苏子卿对自己的态度。

独守空房三载,丈夫无影无踪,无论多么坚强的女子,都是毁天灭地的打击。

“不必,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

“你我恩怨已绝,从此两条平行线,互不相干。”

绝情的话语,字字如刀,魏巍战神,竟是心头一紧,满面苍白。

“我并非离你而去,而是参军去了。”秦炎急切辩解,小心翼翼。

“与我何干?”

秦炎身子一颤,竟不知如何作答。

是啊!

即便你秦炎东疆一战,斩敌百万,争取东疆百年太平,与她何干?

即便你秦炎东南跨海,一人灭五国,还海疆清朗,与她何干?

即便你秦炎坐镇瀚海两载,结束世界数十年混战,与她又有何干?

她只是个苦寻丈夫而不得的凄苦女子。

翻江倒海,天塌地陷,与她苏子卿何干?

“子卿,谁在门外啊?”

此时,屋内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

苏子卿的小姑苏韵见到来人,一脸鄙夷的将秦炎推开。

“你还真有脸回来,什么玩意?你知道子卿为了你,这几年流了多少泪,这才放下几天,你又跑回来祸害她了?”

“我看他肯定是目的不纯。”

周华,苏韵的男友,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秦炎。

一身华龙军中最常见的墨绿军衣,没袖标,没领章,没有绶带。而且洗得已经发旧,一看就混得不怎么样。

“是混不下去了,跑回来接着混吃等死吗?”

“你可真不要脸。”

“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听说子卿要申请仲裁离婚,你就回来讹人捣乱来了?”

周华微眯二目,一脸嘲讽,仿佛揭穿了秦炎目的,得意非常。

被苏韵、周华同时针对,即便在军中说一不二,秦炎这时也是百口莫辩。

“我并非你们想象的那样,可以让我把话说清楚吗?”秦炎沉声问道。

“说清楚?”

周华绕着江凡打量了一圈,翻了个白眼,道:“这还不清楚吗?就你这样的,十有八九是违反了军纪,被人家开除了吧?”

“滚吧,今天我们要给子卿介绍良配,这里不欢迎你。”

闻言,秦炎浑身一颤。

“子卿,这...这是真的吗?”

秦炎双目望向苏子卿,不敢置信。

苏子卿没有理会秦炎。

“子卿,你们赶紧进来了,家里还有客人呢。”

屋内,一道中年妇女的声音传出。

“哦。”

苏子卿轻声应道。

“子卿,我们进去,不要管这个烂人。”

苏韵拉着苏子卿,不屑的看了秦炎一眼。

苏子卿娇躯微颤,双眸闪动,身后却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

“我三年未归,未尽孝心,我去给老爷子上炷香,上完香,就走。”


屋内,众人目光扫过,见到秦炎。

各个都长大了嘴巴。

“怎么是他,他怎么回来了。”

“他还回来干嘛。”

“我们苏家不欢迎他。”

苏家的一众亲戚,皆是发出了不悦之声。

忽的。

“小炎,你终于回来了!”

苏青云坐在长桌上,浑身一震,重重的揉了揉有双目,有些不敢相信。

当年,其他人都说秦炎逃婚,唯独他苏青云知晓,这一切都是老爷子的安排。

秦炎三年渺无音讯,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唯有他知道,秦炎去了哪里。

“嗯嗯。”

“这三年,让您担心了。”

秦炎神色微动,见苏青云对他的态度,让他颇为意外。

他以为,整个苏家都不待见他呢。

“没事没事,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以后咱爷俩慢慢说,有的是时间!”

苏青云神情激动。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秦炎怎么还来了.....”陈景凤有些低声说道。

随后,她又是看向秦炎,道:“秦炎,既然你回来了,也不差这一两天,要不,你明天再来吧!”

秦炎缓声。

“我来给爷爷上柱香,就走。”

“既然小炎回来了,就不走了。”

苏青云目光一横,低声重喝,很是不喜。

陈景凤虽然有些不悦,但也没有继续坚持赶走秦炎。

毕竟,秦炎是老爷子生前选出来的女婿。

再有,过几天就是老爷子的忌日,这时赶秦炎走,也有些不合适。

今天,在苏家的人不少。

不过,大多都是熟面孔,是苏家的一些亲戚!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身穿革履的富家子弟,那人正被苏家一众亲戚围在其中,众星捧月一般。

“赵晨,今天你能来我们苏家的家宴,我们感激不尽啊。”

“以后,你可多得照顾一下子卿啊,这些年,她一个人非常不容易。”

“只要你们聊得来,子卿嫁入豪门,我们也能跟着沾光呢。”

苏家的一众亲戚,完全不避讳秦炎的存在,直接给苏子卿牵线搭桥。

更甚者,苏家中一个中年妇女,直接指着秦炎。

“秦炎当年你逃婚,你知道给子卿带来多大的伤害,如今知道我们要撮合子卿与赵公子,你就要回来捣乱?”

苏子卿的母亲见状,也立即开口。

“秦炎,既然你当年选择离开,那你与子卿的事情就一举揭过,不要再纠缠子卿好吗?如果你真的希望她幸福,就请放手。”

陈景凤这些年见女儿经常以泪洗面,她也于心不忍。

她只想女儿,有人疼爱,一生无忧,这是身为母亲,唯一的期望。

“够了!”

“我不想再听。”

苏青云厉声怒喝,她们这般为难秦炎,他非常生气。

面对这些人的针对,秦炎内心毫无波动。

三年征战沙场、开疆扩土,他早已淡漠一切。

苏家于他有恩,他不会去计较冷嘲热讽。

“赵少难得来我们苏家,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在一旁很久都没有说话的周华,嘴角微斜笑道。

一听要介绍赵晨,大伙都来了兴致。

周华看了一眼秦炎,墨绿色的军装道。

“赵少与秦炎一样,都到参过军,不过就不知道他们认不认识了。”

苏韵在一旁讥笑道:“看秦炎的那样子,怎么可能认识赵少,赵少在参军的时候,乃是营长。”

赵晨听到两人恭维,他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我也就是运气好,在进入军营那一年,参加了秦天王领率的东疆一战,捡的一个功劳,才有幸当上营长的。”

赵晨语气谦逊,眼神之中,却是掩饰不住傲气。

“说起来,秦炎你与我们秦天王同名同姓,你们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赵晨假装捂嘴,语气很是惊讶。

“怎么可能,就他这样子,怎么可能是秦天王。”

“华龙国,元帅有十个,天王却只有一个。”

“能成为天王,都得是举世无双之人。”

周华偏头,看了一眼秦炎快要洗白的墨绿色军装,发出冷笑。

“就是,要成为天王也唯有赵晨少爷这种年少有为的人,怎么可能是他。”

苏韵在一旁附和,一味贬低秦炎。

赵晨看向秦炎,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

“你好,西北战区,猛虎突击营,八营营长,赵晨。”

“不知,兄弟在那高就。”

“西北战区,猛虎突击营?”

秦炎似乎有些印象,当初东疆一战,他深入敌区,以一人之力,摧毁了一支军队时,倒是顺手救过一个猛虎突击营。

“我?”

“不过是一介退休老兵而已。”

秦炎微笑。

苏家的那些亲戚,听到赵晨的身份,纷纷动容,欲与赵晨打好关系。

她们再看向秦炎时,神色更是嫌弃。

同样的年纪,赵晨是营长,而秦炎不过是一个退休的大头兵。

众人讨好赵晨,希望攀上赵家这颗大树。

唯有苏青云,是丝毫都看不顺眼赵晨。

若不是,苏家众人坚持邀请赵晨,他是让其步入苏家半步。

如今秦炎回来,这赵晨得找个机会打发走。

“饭菜马上做好,大家一起入桌。”

苏青云见状,欲与秦炎解围。

闻言,陈景凤也是立马反应了过来。

“大家赶紧入桌!”

“赵晨你难得来苏家,一定要尝尝子卿的手艺!”

陈景凤看着赵晨,是越看越满意,人不仅长得帅,并且家里面又是开公司的,又有礼貌,这才是最适合子卿的良配。

陈景凤拉着苏子卿去厨房,她要再嘱咐子卿几句,不能让她女儿与秦炎再有来往。

“小炎,三年未见,我们今天好好喝一杯。”

苏青云除了秦炎,是谁都看不上眼。

“好,我陪您!”

秦炎笑道。

虽然有伤在身,不能饮酒,但秦炎也丝毫不管。

很快,饭菜上桌。

大家围坐在桌上。

赵晨看了秦炎一眼,面带微笑。

“叔叔,我听阿姨说您喜欢年轻时就有参军报国的心愿,只是因为家庭耽搁了下来。”

“我这里有一枚猛虎军勋,乃是秦天王奖赐我们西北战区的,后来有幸被我得到。”

赵晨起身,将一枚栩栩如生的猛虎军勋递给苏青云,猛虎军勋上闪耀着光芒,仿佛是闪烁着它的荣光一般。

“天哪,竟然是秦天王赏赐的猛虎军勋。”

苏韵张嘴,非常吃惊。

“得到秦天王赏赐的军勋,可是被秦天王认可的传人啊!”

“那赵晨以后成为元帅,甚至成为天王....不都是有可能?”

小姑惊呼出声,捂住嘴,眼神充满了崇拜,羡慕。

“赵某,一直以秦天王为目标!”

“发誓,定要追随秦天王的脚步。”

赵晨被苏家之人这般恭维,眼神也充满了豪气。

苏子卿脑袋微偏,偷看了一眼秦炎。

“这猛虎军勋,我不是发出了几百上千枚么?”

秦炎喃喃自语,当初他只是为了激励各战区,才是发出。

想不到竟然被大家误会成了接班人。

“这可得好好收着,千万别摔坏了!”

陈景凤见苏青云没有理会赵晨,赶忙出言。

赵晨当真是人中龙凤,若是赵晨真的成为了元帅、天王。

那苏子卿就是元帅、天王之妻了啊。

忽的,苏韵却是看向秦炎,酸溜溜的说道:“赵晨对大伯可是上心的很啊,连猛虎军勋都拿了出来,就是不知道某人回来,有没有准备什么礼物呢?”

赵晨一笑。

他这猛虎军勋一拿出,还有什么比得上他的礼物。

除非,拿出秦天王的信物。

苏韵说着,停下了脚步,看向秦炎脚下的帆布军挎,一把抓了过来。

“现在军中还有用这种老式军挎的吗?正经退伍的老兵,现在可都有专门的行李箱。”

苏韵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毫不客气地打开军挎,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倒在了桌上。

铛!

忽的,一块沉重的金铁之声响起。

一面活灵活现的五爪蛟龙勋章,落在桌上。


金铁之音响彻,众人目光如炬。

“秦天王的五爪蛟龙勋章!”

“这可是秦天王平定东疆的至高荣誉!”

赵晨见状,出言,眼神闪烁。

“哟,秦炎。”

“你该不会是从批发市场买来的吧。”

苏韵出言讥笑,才是看了一眼,她便是断定这是假的。

“五爪蛟龙上一丝真金都没有,不是仿制的,又是如何。”

“笑死我了,竟然有人还来冒充秦天王。”

周华同样在一旁附和冷笑。

真金能比得上陨铁?

秦炎摇头,不语。

.........

一时间,苏家大厅充满了嘲讽之声。

“够了!”

“吃饭!”

苏青云打断了众人对秦炎的讥讽。

众人见苏青云发怒,不再出言讥讽,只是用讥讽的眼神望着秦炎。

宴会散后。

赵晨与周华一同离开。

“赵少,用不用我明天让秦炎消失在江州。”

周华开口,脸上带着一抹阴狠。

“不用。”

“后天就是老爷子的忌日,到时候我会邀请江州有头有脸的富商前来祭拜。”

“届时,我相信苏家之人和子卿自有抉择,谁才是良配。”

赵晨摆了摆手,今天第一次上门,他不想闹得太过,否则,以他的实力,秦炎早以颜面无存。

他刚刚已经动用军中的人脉,去调查秦炎的底细,相信很快会有消息。

后天,秦炎依旧不识相的话,他不介意让秦炎从江州彻底消失。

苏家,客房。

“小炎,后天就是老爷子的忌日,就在江州烈士陵墓旁,到时我们一同前往。”

苏青云安排秦炎在苏家住下。

“嗯嗯。”

秦炎重重点头,爷爷的忌日他一定会去。

当初与爷爷承诺过,他一定会在军中闯出名堂。

届时,会将荣誉带回江州,带回苏家。

苏青云也没有再打扰秦炎,秦炎舟车劳顿,已经很累。

见苏青云离开,秦炎从包中掏出军绿色的卫星电话。

“后天清晨准备五亿美元,运往江州烈士陵墓。”

“另外九十五亿美元分给华龙国烈士之后。”

秦炎言毕,便是挂断电话,缓缓睡下。

当初东南跨海一战,损失惨重,其中不乏江城的战士。

他答应过那些战士,待直捣米国老巢,会用美元来祭奠他们的不朽英魂。

如今回到江城,便是兑现诺言之时。

今夜,华龙国外汇交易所,所有人都疯狂了起来。

秦天王竟然主动联系他们。

“准备运输机,立即前往江州!”

“明晚到不了江州,你们全部主动辞职。”

林沧澜一声令下,所有人皆是行动了起来,不敢有一丝含糊。

秦天王在华龙国的份量,他们很清楚。

一时间,帝都乱成一团,仅仅因为是秦炎打去了一个电话。

..........

两天后,清晨。

秦炎孤身前往老爷子的墓前,没有惊动苏家众人。

他通过这两天的接触,苏子卿对他的态度,不冷不淡,仿佛是对待陌生人一般。

他不想再打扰苏子卿,祭拜老爷子之后,便会离开江州,前往京都复仇。

当年的血债,京都的那些家族,是时候还了。

烈士陵墓旁,苏老爷子墓前。

一名身材魁梧,穿军装的林沧澜挺拔站立,肩上赫然有着五颗金色的五角星。

五星上将!

“秦天王,五亿美元已经准备完毕。”

五亿美元,堆积成山,被一张巨大的黑色幕布笼罩着。

这五亿美元现金,足以让江州所有人疯狂。

........

陵墓外。

苏家众人与全部前来,当然还有赵晨带着数十位江州富商。

“秦炎那个小子呢,莫非知道我们赵少带着江州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前来,怕了,跑了?”

周华在人群中没有见到秦炎的身影,便是出言讥讽道。

“呵呵,他之前不是还冒充秦天王吗?”

“估计是怕被揭穿,便是躲起来了。”

“这时候,不知道哪个角落,偷偷的看着我们呢。”

苏韵同样在一旁附和、嘲讽,秦炎在她的眼中简直就是一坨狗屎而已。

众人临近,才是发现老爷子墓旁,站着两人。

“哟呵,秦炎前天冒充秦天王,今天怕露怯就提前来?”

周华见到秦炎,随即大声出言嘲讽。

昨天赵晨已经发话,今天必须把秦炎打回原形,逐出江州,他们已经弄清楚了秦炎的底细。

秦炎不语,没有理会周华的讥讽。

“秦炎,你来看老爷子什么都不带?”

“你也好意思来?”

“快滚蛋吧。”

苏家的众人也纷纷起哄。

紧接着,众人就开始吹捧赵晨。

“就是就是。”

“赵少才是我们子卿的良配。”

“要不是赵少我们苏家哪里会有这么多江州的大人物一起来。”

“赵少比起秦炎来说,不知道强了几百上千倍。”

“秦炎就是一滩烂泥而已,哪里能与赵少相提并论,他也配?”

“今天我们苏家能有今天的荣耀,全部是赵少带来的。”

“他秦炎能带来什么,不拖累我们苏家就万幸了。”

苏家的一众亲戚,纷纷开口,口诛笔伐秦炎来讨好赵晨。

要不是赵少前来,他们苏家那有现在的荣耀。

秦炎这几天,全然已经变成他们谈论的笑料。

“你们莫要多言,小炎子人来就好。”

“老爷子泉下也会开心的。”

苏青云让众人闭嘴。

“苏某,多谢诸位能赏脸前来祭拜老爷子。”

苏青云望着江州有头有脸的富商,拱手言谢,内心并无太多波动。

他知道,这赵晨无非是想将小炎比下去而已,并不是出自内心的前来祭拜老爷子。

“苏兄客气了。”

一众江州的富商皆是笑道。

“今天我们前来也没有带什么礼物,就现场跟苏家集团签下个口头合约吧。”

“李家愿与苏家签订一百万的服装订单。”

“周家愿与苏家签订两百万的水产订单。”

“赵家愿与苏家签订三百万的电器订单。”

随着众富商的开口。

苏家一众人,皆是长大了嘴巴,面带狂喜。

就这么一下,他们苏家就签订了六百万的订单啊。

“多谢各位,有你们的帮忙,苏家的产业必定跟上一层楼。”

陈景凤见状,眉开眼笑,连忙开口感谢,拉着苏子卿表示谢意。

“陈女士不必谢我们,要谢就谢赵少吧。”

“我等也是借花献佛。”

众人纷纷看向一旁的赵晨,要不是昨天赵晨交代了他们,他们又如何能与苏家的小集团合作。

“赵晨,我替子卿谢谢你啊。”

“过段时间,子卿与秦炎解除婚约后,挑个日子你们就订婚。”

陈景凤直接替自己女儿答应了下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