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过期婚姻穆少天天求续约

过期婚姻穆少天天求续约

要吃雪糕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洛之晴唯唯诺诺二十年,只为母亲能安全。但她一度退让只会让洛家人更加无耻,他们把她关进精神病院,直到出院那天她才知道母亲病危。就在这四面楚歌的危难时刻,一个权势滔天的男人找过来要和她领证。至此,两人相互利用,各取所需。只是到合同结束要离婚时,穆大少不同意,还打翻了醋坛子!

主角:洛之晴,穆川泽   更新:2022-07-16 02: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之晴,穆川泽 的女频言情小说《过期婚姻穆少天天求续约》,由网络作家“要吃雪糕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洛之晴唯唯诺诺二十年,只为母亲能安全。但她一度退让只会让洛家人更加无耻,他们把她关进精神病院,直到出院那天她才知道母亲病危。就在这四面楚歌的危难时刻,一个权势滔天的男人找过来要和她领证。至此,两人相互利用,各取所需。只是到合同结束要离婚时,穆大少不同意,还打翻了醋坛子!

《过期婚姻穆少天天求续约》精彩片段

“你妈已经死了。”

入目一片黑暗,那黑暗像是要把洛之晴吞没,她猛然瞪大了眼睛,伸出手攥着床脚。

一巴掌,她恍然睁开眼。

下一秒,整个身子就被拖到了地上,周遭是低俗恶毒的咒骂。

她怎么会在这里……

洛之晴的意识恍惚起来,她明明是等在林宅门外,满眼都是飘雪,为了救母亲,她答应林家人去陪别人睡了一夜。

归来,她敲了好久的门,也没有等来那张救她母亲的支票,却只是那句。

“你妈死了。”

洛之晴紧紧地咬着牙,钻心的疼。

身上的疼痛快要淹没她的意识,她用力地咬住自己的手腕。

“7944,你被释放了。”

护士拿着手里的报告推开了房间的门。

那群殴打洛之晴的人趁机都跑回了自己的床位,只剩下满身是伤的洛之晴蜷缩在地上。

护士开灯面无表情地走过来,时常发生的殴打她早已经习惯了,只是将报告递到了洛之晴面前,冷冷地开口。

“出来和我换声衣服,有人保你出去。”

洛之晴颤抖着手接过护士手里的报告,上面的“释放”两个字张牙舞爪。

像是在祝贺她,她扶着一旁的柱子,颤巍巍地站起了身子,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神经病院门口。

外面的雪花已经停了,阳光明媚地打在了洛之晴的身上,她缓缓地伸出手,挡住了刺眼的太阳,心里悲凉一片。

“妈妈,我出来了,你在哪里。”

洛之晴缓缓地向公交车站走去,她想去看看母亲的墓地,可是还没走两步,一辆黑色卡宴就挡住了她的去路。

“是洛之晴吗?”

洛之晴的身子晃了晃,好久都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

“你是?”

洛之晴声音粗噶地开口,双手局促地放在了两侧。

“上车吧,我们老板要见你。”

“你们老板是……”

剩下的声音淹没在了空气中。

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不由分说地将洛之晴拖上了车。

牵扯到伤口,她吃痛的皱眉。

身侧突然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乖乖呆着,别乱动。”

洛之晴下意识地看过去,身侧的男人眉眼精致,模样俊美。

他目光冷冷地落在她的身上,随即又看向了手里的文件,修长的手指懒懒地翻过纸页,薄唇轻勾。

“去民政局。”

“民政局?”

洛之晴怔愣住,茫然的看向坐在一旁的穆川泽,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推开车门。

“怎么?跟我结婚不是便宜你了?”

穆川泽嘲讽地看了一眼面前浑身乱糟糟的洛之晴,嫌弃地开口。

“这不就是你一直的目的?”

“我不认识你,我不想和你结婚。”

洛之晴说着就要开车门离开,身后的男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目光沉沉地将她拉了回来。

“你放开我!”

洛之晴下意识地向后躲着,试图逃开男人的禁锢。

“老实点,别给我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

语罢,穆川泽便狠狠地甩开洛之晴,随即厌恶地用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

明明是周日,民政局的门口却等着一行人,阵势浩荡,洛之晴被穆川泽拖拽着进去。

“啪嗒”一声,两张结婚证便递到了两人面前。

洛之晴颤着手拿过那张结婚证,上面的钢印清晰可见,像是在张扬着她已婚的身份。

她忍不住浑身颤抖,可是没等她说什么,只听见男人冷漠的声音。

“不用做出这幅感动的样子,三个月后我们就会离婚。”

洛之晴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心底一片恶寒。

在这个男人的眼里,她的婚姻就是这么轻贱吗?

“既然三个月以后就要离婚,那你和我结婚做什么?”

洛之晴恼羞成怒地等着面前的男人,腮帮子气鼓鼓地像只小松鼠。

“呵。”穆川泽冷哼了声,伸出手捏住了女人精致的下巴,隔着墨镜,洛之晴都感受出了男人眸色间的寒意。

“这不是随了你的愿望,你百般接近乔希不就是为了和我在一起?”

下巴似乎是要被掐断,洛之晴泪眼涟涟地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小手下意识地想要捶打他。

“带她去穆家老宅。”

男人猛地松手,眸光低沉地吩咐着。

洛之晴险些没有站稳,扶着身旁的柱子喘了口大气,看着男人潇洒的背影,不由得皱眉。

“真是个疯子。”

穆家老宅内,洛之晴看着四周的华丽,心里莫名地惶恐。

“带她去换衣服。”穆川泽嫌弃地看了一眼身侧的洛之晴,将她推到了女佣面前。

看着周围几个女佣嫉妒惊艳的表情,洛之晴眨了眨眼睛,似笑非笑。

“我……我也是你们总裁带回来的女佣。”

话音刚落,众人的眼神便都变得不屑,丢了几件衣服给洛之晴,便都出去了。

洛之晴不由得勾唇,随后又打量着周遭的环境,心里不由得多了个计划。

“总裁,那个女人那么不堪……您为什么要娶她?”

看着正在处理的文件的穆川泽,身侧的助理忍不住地询问。

穆川泽翻阅文件的动作顿了顿,眉梢间闪过寒意,冷冷地开口。

“博文,这不是你该问的。”

助理抿了抿唇,没有再开口,只是默默地收起了桌子上的合同。

“少爷,少爷不好了!”

尖锐的声音打破了房间的安静,穆川泽下意识地凝眉看去,却见女佣一脸惊慌地敲开房门。

“出什么事了?”男人好看的眉眼间闪过一丝焦躁,薄唇微微抿着。

“那个……那个女人跑了。”


“什么?”穆川泽迅速站起身子,大步走到房间里,房间早已空荡荡,只有窗户那处大开。

他垂眸看去,一条天蓝色的床单很是惹眼,男人紧紧地攥着手里的床单,精致的眉目间怒气氤氲,眸色微敛。

想到在精神院收到的那些文件,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怒意。

他真是小看了那个女人。

洛之晴跑了。

虽然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可是她不敢有片刻的停留。

想到洛宅那句话,她满身狼藉地跑到了洛宅。

“开门,给我开门。”

洛之晴重重地敲打着林宅的大门,寒风萧瑟下,那张小脸被冻的青紫。

“做什么,做什么?”

方美丽披了件外套,脸色难看地瞪着面前的洛之晴。

“我要见洛栋。”

洛之晴缩回自己的手,眸色沉沉地开口。

“你爸不在,就算在家看到你这个孽女,也不想见你。”

方美丽说着就要把门关上,耳边却突然响起了洛之晴的话。

“告诉我,我妈的墓地在哪里,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们的事情捅出去。”

“洛之晴!”方美丽气急,恼怒地指着洛之晴。

“你妈那个病秧子,早就被丢到你们的老家去了,我告诉你,管好你的嘴,不然我有一千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方美丽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百元大钞丢到了洛之晴面前,随即重重地关上门。

洛之晴紧紧地捏着手里的钞票,压抑住心中的怨念,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车站。

洛水巷,这是洛之晴母亲的老家,也是她和方栋初次相识的地方。

洛之晴沿着一排排墓碑缓缓地向前,在最角落的地方发现了她母亲的墓碑。

方方寸寸的黑白照片是母亲笑靥如花的模样,洛之晴颤抖着手抚摸那张照片,泪水簌簌流了下来。

“妈妈,女儿不孝。”

阴沉的天空飘洒下来,寒意渗透进她单薄的衣服却不及她心中的伤痛。

“洛之晴!”

不知是不是意识越来越飘忽,恍惚间洛之晴竟然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

她下意识地晃了晃脑袋,默默地伸出手抚摸着那张照片,将自己的身体都贴到了墓碑上。

黑伞下的穆川泽眸色阴沉地看着不远处那个淋着凉雨的女人。

一身白衣,似是孤魂野鬼。

他找了她整整两周。

没想到,她竟然跑到这里来。

面容冷峻的男人一步步走到她的面前来,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

“跑到这儿来,就是你的新花招?”

穆川泽气质矜贵,雨水顺着伞沿滴落,他静静的看着她,眸底的寒光宛如冬日冰雪,声音清冷,语气嘲弄。

洛之晴愣愣地抬头,泪眼朦胧间倒也看清楚了面前的人。

“你……”洛之晴瑟缩着身子,内心惶恐不已。

“怎么?”他伸出手攥着洛之晴的衣领,迫使她看向自己。

“放开我……”

洛之晴瞪大眼睛,雨水无情地打在她的身上,她用力地咬着穆川泽的手腕,趁着穆川泽吃痛之际,她下意识地站起身子往前跑。

没跑两步,整个人又瘫软地晕倒在地。

“带回去。”

洛之晴是从刺痛中醒来的,她缓缓地睁开眼,浑身酸痛的厉害。

“醒了?”身侧是一道冷漠的男人声音。

“你……”洛之晴嗓子干涩不已,她恐惧地向后靠着。

“把这份合约签了,明天去和我见个人。”

穆川泽的目光不经意地落在她手臂上倒血的针管,不由得眯了眯,声音清冽。

“不,我不签……”

洛之晴只看了一眼合同,便将文件夹扔的远远的,惨白着脸看向穆川泽。

穆川泽拨弄手表的动作一顿,眸色沉沉地看向洛之晴,精致俊美的脸上闪过几分不耐。

他难得好脾气地捡起了合同,丢到了洛之晴的面前。

“做我三个月的穆太太,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穆川泽的目光忽明忽暗地落在洛之晴身上,将她那副娇弱的样子收入眼底,不由得冷笑。

刚准备开口嘲讽她几句时,电话突然响起。

“怎么了?”

语气的突然转变让病床上的洛之晴不由得朝他看去。

他微微垂眸,轻声回答着电话那边人的问题,声音低沉,像极了暖光下的大提琴声。

洛之晴不由得佩服这个男人变脸的速度。

“来人,五分钟时间把她收拾干净。”

穆川泽挂了电话,凉凉地看了她一眼,随即缓缓地吩咐。

洛之晴尚未反应过来,整的人就被穆川泽带去了医院。

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让洛之晴下意识地想到了曾经躺在病床上的母亲。

垂落在两边的手不由自主地紧紧握拳,身子更是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听着,等会进去了,配合我。”

男人的呼吸声在洛之晴的耳侧轻轻响起,让她疑惑地抬头。

下一秒,整个人都被穆川泽拖着带进了病房。

“乔希,我们来看你了。”

“哥哥。”听到这个声音,病床上女孩甜甜地笑着。

洛之晴侧过身子看过去,这才发现竟然是小宝。

之前在精神病院,那群人除了欺负她就是欺负小宝。

大概是同病相怜,她曾经帮过小宝不少次。

“乔希,你怎么会……”

洛之晴惊讶地跑上前,刚准备拉住她的手,却突然想到身后的穆川泽,不由得缩回了手。

“晴晴,还能见到你,我真的很开心,哥哥果然没有骗我。”

小宝惨白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她开心地伸手牵住洛之晴。

“对啊,哥哥怎么会骗你呢?所以你要好好的养病。”

穆川泽径直走了过来,温柔地伸手抚摸着小宝的头,轻声开口。

“对啊对啊,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察觉到穆川泽落在自己身上不悦的眼神,洛之晴连忙开口说着。

她没想到,小宝竟然是穆川泽的妹妹。

“哥哥,你一定要好好地对待晴晴。”

小宝说着,就将洛之晴的手搭在了穆川泽手上,一脸期待。

她指尖的滚烫险些灼烫了洛之晴的手,洛之晴抿了抿唇,笑了笑。

穆川泽倒是反握住了洛之晴的手,眸色柔柔地看向她,声线很低。

“会的。”

从病房出来后,穆川泽脸色难看地拉住洛之晴,将她抵至墙角,定定地看着她。

“我警告你,洛之晴,要是我妹妹知道我们之间的真实关系,我要你好看。”

“穆川泽。”洛之晴嘴角的笑容凝滞住,有些僵硬地开口。

“不是所有人都是你想的那么不要脸。”


“呵。”男人冷哼了声,眸色沉沉地打量着面前的人,薄唇轻言。

“管好你的嘴。”

“一百万。”

洛之晴看着面前的男人,面无表情地说着。

“你说什么?”穆川泽眉心一皱,似是不解。

“你不是说,可以满足我的一个要求吗?我要一百万。”

洛之晴没有回答穆川泽的问题,只是愣愣地重复这句话,眼眸一直盯着不远处的闭路电视。

”你可真是狮子大开口。”穆川泽轻蔑地笑了笑,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金卡甩到洛之晴面前。

锋锐的边角划破了她娇嫩的脸蛋,她却像是没有知觉般地紧紧捏住那张卡,勾唇笑了笑。

“谢谢。”

“不客气。”穆川泽冷冷地开口,眉宇间透露着几分不屑,潇洒离开的背影像是在面对一个垃圾。

“就当是给你的封口费。”

空荡荡的走廊只剩下男人嘲弄的声音和闭路电视的关于拍卖会的新闻。

洛之晴背靠着墙,身子无力地滑落下来,眼眸间闪过悲楚。

可当目光落在电视里的那块翡翠玉时,眸底充满了坚定。

那是她母亲的遗物,她绝对不能让林家的人得逞。

洛之晴匆匆忙忙地赶到拍卖会现场时,外面正下着小雨,她远远地便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方夕月。

她脚步微顿,收了伞,缓缓地走到他们的面前。

“洛之晴,你怎么还有脸来这里?”

看到洛之晴,方夕月脸色突变,眸色阴沉地看着她。

“怎么?洛家的拍卖会我不能来吗?”

洛之晴冷笑地从口袋里掏出那份请柬,居高临下地甩到了方夕月的面前。

烫金的纸张上清隽的字迹,方夕月攥着那张请柬,面容狰狞。

洛之晴缓缓地走进洛家,熟悉的气息扑鼻而来,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等着拍卖会的开始。

“下一个拍品,是凝脂玉佩,玉质通润,色泽精美,起拍价十万。”

听到主持人这么开口,洛之晴猛地来了精神,她紧张地攥紧了手指,眸色定定地看着台上那块玉佩。

“二十万!”

洛之晴想都不想,率先开价。

“三十万。”

话语刚落,身后便传来了方夕月的声音,她拿着号码牌得意洋洋地看着洛之晴。

“五十万。”

洛之晴再一次举起了号码牌,她早就猜到了到时候方夕月会从中作梗,所以早就有了准备。

“六十万!”

“九十万!”

洛之晴面容清冷地看向了方夕月,将她那副样子收入眼底,眸色间闪过了几分淡薄。

她从主持人手里接过那块玉佩时,心脏似乎都要跳出来,潋滟的唇瓣紧紧地抿着。

“洛之晴。”

方夕月端着高脚杯,神色高傲地走到洛之晴面前,鄙夷地打量了一眼她的穷酸打扮,眼光掠过那块玉佩停顿了会,轻声笑了笑。

“一百万买个你,倒也是让你占了个大便宜,你妈要是知道你用卖身的钱拍卖回了她的这块垃圾,会不会气的从棺材爬出来?”

“呵。”洛之晴冷冷地哼了声,下意识地将玉佩藏到了自己的口袋里,抬眸讥笑。

“我好歹值个一百万,你卖个几百次也没有这个钱吧。”

“你……”

“我?我怎么了,只是说个实话,方小姐不用这么激动。”

洛之晴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得意地看着面前的方夕月被气的脸色青紫。

“洛之晴。”方夕月冷冷地看着她,眉梢间布满讥讽。

“你是不是觉得卖了这么多钱,特别自豪?”

“只是可惜啊,你妈要是知道你这么自以为是,估计也不会被你出去卖给气死。”

方夕月的话如同雷鼓般在洛之晴的耳边响起,她猛地瞪大眼睛看向方夕月,眼神间闪过不可置信,唇瓣颤抖。

“你……说什么?”

方夕月挑眉,讥诮地看着她的瞬间狼狈,不由得心情大好。

她步步逼近洛之晴,将洛之晴抵至冰冷的墙面,声音残忍地将洛母死前的事情一桩桩地说给她听。

看着方夕月离开的背影,洛之晴只觉得浑身冰凉,像是置身于极度寒冷的冬日,她大口地喘着气,胃里痉挛地让她快要窒息,忍不住干呕起来。

“小姑娘,你要不要紧。”

“小姑娘,你这样是不是怀孕了?”

周遭围过来了几个阿姨,神色关切地看着洛之晴,不知道是谁无意间的一句话,却点醒了洛之晴。

她慌乱地站起身子,迅速地拦下一辆出租车,朝着医院赶去。

“恭喜你,怀孕两周了。前三个月是危险期,你现在孕酮过低,要多加注意。”

医生面容慈祥地看着洛之晴,将手里的报告单递到她面前。

轻飘飘的一张纸拿在洛之晴手里却有千斤重,她扶着走廊的墙壁,步履蹒跚地向前走着。

她竟然怀孕了!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心里五味杂陈,各种思绪从脑海中闪过。

洛之晴看着人来人往的医院,一时间心中迷茫一片。

她该怎么办?难不成要告诉穆川泽这个孩子是他的吗?

电话恰逢其时地响起,洛之晴看都没看一眼地接过,电话那边是穆川泽。

男主声音中透露着厌烦,不耐烦地问着她在哪里。

“医院。”洛之晴脱口而出,却在下一秒就后悔了。

“去医院做什么?”男主眉头紧皱。

他不知道洛之晴给妹妹下了什么迷魂汤,妹妹隔三差五地便让他带着洛之晴去看她。

他实在拗不过妹妹,便答应了今天下午带洛之晴去医院。

“赶紧回到穆家,下午和我去看乔希。”

穆川泽愠怒地安排着洛之晴的行程,随即就要挂了电话。

“我改变主意了。”

洛之晴听着电话里的声响,没由来的开口说了一句。

“什么?”穆川泽有些不解,动作一顿,在等待着洛之晴后面的话。

“我要钱,最起码五百万还要一栋房子。”

洛之晴神色淡淡地狮子大开口,平静的语气像是在市场买一斤蔬菜一样。

“洛之晴,你说什么?穆川泽咬牙切齿地开口,深邃的眸底是浓浓的厌恶。

“我需要钱。”

洛之晴摸着自己的肚子,眼神坚定。

她决定了,要留着这个孩子,不管怎么样,她只需要做三个月的穆太太,三个月她就可以带着孩子永远的离开这里。

而现在,她最需要的就是钱。

“洛之晴,你还真是挺不要脸。”

听到电话那边男人的戏谑声音,洛之晴抿了抿唇,没有解释什么。

“想要钱,就赶紧给我滚回穆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