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在大叔心尖撒个娇

在大叔心尖撒个娇

公子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母亲病重急需一大笔手术费用,慕晚在走投无路之时找上了无情父母和继母,可谁知父亲将要拿她做交易。别无选择的慕晚只好妥协,谁知她阴差阳错睡了帝都最尊贵顾景深,自此慕晚从灰姑娘摇身一变成为了人人艳羡的小公主,当众人得知帝都顾少的身边多了一个奶凶奶萌的小女友之时,全城哗然……

主角:慕晚,顾景深   更新:2022-07-16 02: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晚,顾景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在大叔心尖撒个娇》,由网络作家“公子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母亲病重急需一大笔手术费用,慕晚在走投无路之时找上了无情父母和继母,可谁知父亲将要拿她做交易。别无选择的慕晚只好妥协,谁知她阴差阳错睡了帝都最尊贵顾景深,自此慕晚从灰姑娘摇身一变成为了人人艳羡的小公主,当众人得知帝都顾少的身边多了一个奶凶奶萌的小女友之时,全城哗然……

《在大叔心尖撒个娇》精彩片段

帝都,七星级酒店

昏暗的房间里,细微的开门声响起,一道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慕晚的思绪。

他来了!

大床上,慕晚抓紧被子,浑身紧绷,耳边响起父亲充满威胁的话,“讨好了刘少爷,你妈的手术费自然会给你!”

不等她多想,男人已然来到了床边。

急促的呼吸声,带着几分掠夺性的侵占......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边空无一人。

地上散落的衣服,以及浑身像是被碾过的疼痛,都昭告着她昨天晚上的事情是真的。

她起身去穿衣服,发现床头柜上压着一张纸条,上面有一串电话号码还有一行字——【我会负责】

紧紧的攥在手掌心里,慕晚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把纸条放进了口袋里。

急匆匆的,打车去了别墅区。

刚到父亲和继母家的门口,一道声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带着几分的愤怒,“你昨天晚上跑哪里去了?你是不是不想要钱了?”

“我昨天晚上去了......”

急急的想要解释,却被打断,“既然不想要救你妈不想要钱,那还回来干嘛,昨天晚上刘少爷在1806等了你一晚上,你知道他有多生气吗?”

慕晚呆呆的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慕言,心凉了半截。

她明明去了,为什么父亲要说她没有去?

难道是因为不想出妈妈的医药费?

等等!

父亲刚刚说的,是1806?

脑海里闪过无数雷鸣闪电,她才意识到,昨天晚上她进的房间好像是1809?

“我昨天晚上好像走错房间了。”

慕晚知道她说这些都改变不了什么,对着慕言祈求道:“爸,我妈今天上午一定要凑齐手术费,我求你了,就当我借你的钱,我以后赚钱了一定会还你的。”

“给我滚!”慕言一把推开慕晚的手,气急败坏的说道:“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昨天晚上没去,我们家和环宇集团的合作都黄了。”

“我可以去道歉的,爸我求求您,你救救我妈吧?”

“想都别想,要不是因为你和你妈这两个扫把星,我也不会那么倒霉。”

慕言是个穷小子,却遇到了失忆的慕晚妈妈,不嫌弃他穷,还嫁给了他。

就在怀慕晚的那年,慕言在一次聚会里被现在的妻子齐月看上,便找人污蔑慕晚妈妈,逼她大着肚子离婚。

若不是因为走投无路,慕晚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找到慕言借钱的。

“可我妈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爸爸的事情,二十万对爸爸来说不多,就算是我求您了,我以后一定会还给你的。”

说着,慕晚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爸爸,我求你了!”

“想要钱?”慕言看着慕晚那酷似前妻的脸,笑的狰狞,“你想的美,我就算是给乞丐都不会给你们母女,给我滚出去!”

“爸,您真的要这样对我吗?”

“这是你们活该的,我本来就不想认你这个女儿,要不是因为刘少爷刚好看上了你,你以为你凭什么踏进我家?”

慕晚脸色苍白,身子倒退了两步。

她原本以为妈妈和他结婚多年,多少还是会念旧情。

可现在看来,男人薄情的时候,根本不是人!

“慕言先生放心,以后我不会再来了!”

慕晚转身离开,坐着公交车去了医院。

刚到病房门口,便听到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

“余欣,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母女两打的什么主意,慕言现在是我老公,别一天到晚的就想勾引别人的老公。”

“齐月你说话放尊重点,我和慕言从来没有联系过,我也没有让晚晚去找他。”

“说的也是,你那孝顺的宝贝女儿昨天晚上可是主动的爬上刘少的床,给你赚医药费呢!”

“你胡说......咳咳......”

病房外,慕晚握紧拳头,冲了进去。

刚想要和齐月理论,她却看了自己一眼,转身离开了病房。

慕晚想也不想,追了出去。

“你站住!”

“真是没教养!”

齐月回过头,一脸冷笑的看着慕晚,“昨天晚上没有爬上刘少的床,我看你妈今天拿什么做手术?”

“不用你管。”

慕晚紧握着手,“你以后不准来找我妈。”

撩了下自己的发丝,齐月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般,“只要你们母女两不缠着我老公就好。”

“放心,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为以前做过的事情忏悔!”

紧握着手,慕晚便转身进了病房。

“晚晚,刚刚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见慕晚进来,余欣马上问着。

“当然是假的,妈我昨天晚上没有去找刘少爷。”

余欣舒了一口气,这才放心的说道:“晚晚,我们待会就收拾东西回家吧?”

“那怎么行,妈你别担心手术费的事情,我现在每天都在上班,我会赚够钱给你做手术的,而且医生也说了,你的病一定要做手术才可以好。”

慕晚侧身握着余欣的手,“妈,你相信我!”

“我......”余欣说话间,余光瞄到慕晚脖颈上遮掩的吻痕,脸色瞬间大变。

她指着慕晚的脖子,半响,眼泪掉了下来,“晚晚,你骗妈妈!”

慕晚急忙的歪过头去看着玻璃,反光下看到玻璃里,脖子上的吻痕,顿时心慌了。

还未开口,一旁的仪器滴滴滴的响了起来。

当下脑子一空,急忙按下呼救按钮,朝着外面的护士站喊道:“医生,护士,我妈出事了!”

抢救室门口,护士拿着一叠叠的手术知情同意书在慕晚的面前。

麻木的签下自己的名字,抬头便听到护士说道:“晚晚,你妈的手术费已经欠了好几万了,加上现在的手术费还有后续的治疗费用起码得要三四十万,你看你爸爸那边......”

“护士姐姐,我马上就去筹钱,求你们不要放弃救我妈妈!”

慕晚紧紧的拽着护士的手,眼泪无声的掉落。

“放心,你妈在我们医院断断续续的也住了两年多,你们家的情况我们院里也知道,你先去筹钱吧,院里我再帮你周旋下。”

“谢谢,谢谢!”

浑身颤抖着走到楼梯口,关上门,慕晚控制不住的哭出声来。

恍惚间,她想起那张纸条。

拿着手机拨通了上面的号码,刚接通,慕晚便红着眼一通的发泄,“你个混蛋,下了床就不负责任的禽。兽,你知道我被你害的有多惨吗......”


顾景深就这样拿着手机,听着电话里的女孩哭了近十分钟。

终于,趁着女孩擦鼻涕的时候,顾景深开口了,低沉磁性的声音:“你想要什么补偿?”

慕晚擦完鼻涕,抽泣着回道:“我要钱,我要很多很多的钱,还有,我需要你做我的男朋友,这样我妈才会相信我没有在外面胡来。”

“男朋友?”

顾景深蹙了蹙眉。

知道昨天晚上的女孩年纪应该不大,如果真做了女朋友,怕是会有点粘人。

他很忙,没时间谈恋爱。

“是你说的要对我负责任的,你现在该不会不想承认了吧?”

“我说过的话是不会反悔的。”

吸了吸鼻尖,慕晚问道:“那你现在是答应做我男朋友了?”

“我可以给钱,也可以对你负责,除此之外别的东西我给不了。”

顾景深觉得,有些事情应该提前说清楚。

“好,那你现在可不可以过来医院,帮我把我妈的手术费交了?”

“地址发给我!”

发完地址以后的慕晚擦干眼泪,站起身来重新的回到了手术室门口。

十分钟后,电梯里黑压压的来了一堆人。

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走上前,对着慕晚恭敬的问:“你就是慕晚小姐吧?”

“我是!”

慕晚应了一声,听着男人的声音很陌生,和刚刚打电话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你该不会是......”

“我是顾少的特助秦川,顾少还有事情要忙,特意吩咐我先来医院处理您母亲的事情。”

“谢谢!”

等那群人黑压压的进了手术室,秦川这才继续说道:“刚刚进去的都是这家医院脑瘤的权威专家,慕晚小姐放心,慕夫人不会有事的!”

闻言,慕晚舒了一口气。

又红又肿的眼睛看着秦川,问道:“我想问,我妈的手术费,他交了吗?”

听到慕晚的问话,秦川笑了。

推了推眼镜,秦川十分温和的回道:“慕晚小姐放心,顾少已经交代过了,这些事情您不需要担心。”

“那就好!”

慕晚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直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等慕夫人醒了,顾少会亲自过来解释的。”

“你们家顾少......”

看着秦川,慕晚欲言又止。

她好像都没有问对方叫什么名字,可对方却对自己的事情了如指掌。

冷静下来,慕晚才发现,她压根就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多大了,干什么的?

秦川不愧是顾景深身边的人,很快的便洞察了慕晚的心思。

开口介绍着:“顾少是M集团的继承人顾景深,现在是M集团总裁,今年刚好三十岁,未婚单身,无不良嗜好!”

“顾......顾景深?”

就算慕晚再孤陋寡闻也知道,这个富豪榜前十的家族企业。

而且,她还在M集团旗下的商场做过促销员。

所以她昨天晚上一不小心睡的是那个传闻中不近女色,性格残暴的顾景深?

“慕晚小姐,手术怕是还要点时间,您吃饭了吗?要不,先出去外面吃点东西?”

慕晚摇了摇头,说了声“谢谢”,倚在墙边焦急的等待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

主刀教授摘下口罩,喊了声秦特助后,才看向慕晚,道:“慕小姐放心,手术很成功。”

“谢谢,谢谢医生!”

“病人很虚弱,明天才会醒,明天慕小姐可以明天早上过来。”

“好的,谢谢!”

秦川在一旁和主任医生说着话,慕晚也听到了他嘴里说着顾少吩咐给慕夫人换套房之类的话。

一着急,慕晚急急的打断秦川的话:“秦先生,我妈妈住普通的病房就可以,她脾气倔,不会允许我浪费钱的。”

“慕小姐,病人刚刚手术完是很虚弱的,住套间可以让您母亲休息的更好,等您母亲身体好些我们再换到普通病房也可以的。”

慕晚想了想,觉得主任医生说的话很有道理。

横竖顾景深也把她睡了,付出点代价也是应该的。

在他的面前现实点,也总比再回到那个家,受屈辱的强。

“那好,如果我妈醒过来了,不管是什么时间麻烦您让护士通知我一声,我妈她要是看不到我会担心的!”

主任医生也只是点头,吩咐了身后的护士长一声。

“慕晚小姐,这边的事情也处理好了,麻烦您和我去见一下顾少吧?”

等所有人都离开了,秦川才转头看向慕晚。

慕晚点着头,跟在了秦川身后。

M集团位于魔都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街,188层的楼高,巍峨壮丽,直插云霄。

忐忑不安的跟着秦川进了电梯,看着不断上升的建筑,慕晚的心悬在了半空中。

“慕晚小姐,到了。”

“好。”

慕晚迟疑的看了秦川一眼,可他已经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进来!”

听到顾景深低沉的嗓音,慕晚的心跳的更快了。

秦川看了身边的慕晚一眼,唇角扬起的角度恰到好处,“慕晚小姐,顾少正在里面等着您,我还有别的工作没有完成,就不进去了!”

“秦特助......”

慕晚喊了一声,可秦川已经先行离开了一步。

“还不进来?”

顾景深的脾气不好,是慕晚的第一感觉。

想起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事情,慕晚深吸了一口气,快步的走了进去。

顾景深站在落地窗前,侧身看着进来的慕晚,一双眉眼冷冷的。

“大......大叔!”

见顾景深不吭声,慕晚结结巴巴的喊了一声。

“秦川应该告诉你我的事情了吧?”顾景深走到慕晚的面前,看着眼睛还有点红肿的她,语气稍柔了些,“你确定要我做你的男朋友?”

“不......不可以吗?”

“我电话里说过,我给不了你除了身份和钱以外的东西,你若是不介意的话,把合同签了。”

说着,顾景深递给慕晚一份合同。

有点懵的接过合同,慕晚看着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情侣合约。

翻开文件大致的看了下,慕晚很快的明白了顾景深的用意。

指尖紧捏着文件,慕晚说道:“大叔,我不是为了你的钱,才让你做我男朋友的。”


“签了,对你没坏处。”

昨天晚上的事情虽是意外,顾景深却不想作为借口。

他离开的时候慕晚还没有醒,所以他只是匆匆的留了一张字条。

也趁机,调查了下慕晚的身世。

慕晚自然是不知道的,听着顾景深的话,内心有点儿挣扎。

最终,在权衡利弊下,慕晚还是拿起来一旁的钢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是我的附属卡,你收着。”

顾景深从桌上拿起一张黑卡,递给了慕晚。

“谢谢大叔,但我不能要!”慕晚将卡推了回去,对上顾景深那如寒潭般深邃的黑眸,忍不住的缩了缩身子。

慕晚知道钱对顾景深来说,算不了什么。

但她还是不想花顾景深的钱,不然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她会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花不花是你的事,给不给是我的事。”

顾景深态度极其强硬的,将卡塞进慕晚的手里,“别忘了,你母亲还需要钱。”

“大叔放心,花了的钱我以后会还给你的。”

紧握着顾景深给自己的卡,慕晚知道要面子这种事情确实没什么必要。

医院里齐月欺负妈妈的嘴脸,她到现在都还记得。

就算她不需要,可妈妈还需要。

手术以后的护理费什么的,那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顾景深眉眼极淡的看了慕晚一眼,“随你便。”

“大叔,那个......”想起早上骂顾景深的话,慕晚紧拽着衣袖,鼓起勇气说道:“我为我打电话时候说的话给你道个歉,对不起,我当时太心急了,说的话没经过大脑,希望你不要介意。”

收回视线,顾景深淡淡的回道:“我没往心里去。”

“哦......”

办公室陷入一阵沉默。

时针哒哒哒的走着,沉默了近两分钟,顾景深拿起椅子上的外套,“我送你回去。”

慕晚往后退了两步,摆着手急急回道:“不用了大叔,我自己可以回去。”

顾景深没说话,率先走出了办公室。

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慕晚只好追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加上慕晚那因为紧张而红的不行的耳朵,欲盖弥彰。

准备下班的员工们丝丝窃语,纷纷猜测慕晚的身份。

甚至,已经有好事者在公司的闲聊群里打起了赌。

电梯叮的一声,两人进了去。

按下F3的按钮,顾景深像是雕塑般一动不动的站在电梯中间。

慕晚刚想要说些什么来缓解尴尬气氛时,突然,电梯剧烈的震动了下。

重心不稳的慕晚,直接往前扑了上去。

“对......对不起......”

慌乱中,慕晚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因为紧张的缘故拽的很紧。

“松手!”

顾景深闷哼一声,声音有几分的嘶哑,“把你的手拿开!”

慕晚紧张的从顾景深的肚子上抬起头,顺着他的视线看下去,才发现,她的手好像抓到了不该抓到的地方。

气氛顿时变得很尴尬。

刚想要爬起来,再次剧烈的震动让慕晚再次摔了下去。

她的手不偏不倚的,按在了顾景深的胸肌上。

“大叔,我不是故意的......”

慕晚的话还没有说完,电梯突然快速的往下降。

眼疾手快的顾景深一个翻身,将慕晚压在身下,手撑着电梯墙壁,将下面的楼层全部按亮了。

慕晚被吓得脸色苍白,两只手死死的抓着顾景深的衬衫。

“背对墙蹲下,抓住栏杆。”

顾景深见慕晚被吓得脸都白了,直接将她拉起靠在了一旁。

电梯还在不断下落,只是下降的速度慢了。

拿出手机,顾景深发现手机竟然没有信号。

按下电梯的急救,却只是嘟嘟嘟的声音。

该死!

顾景深的眼底闪过一丝寒意,这明显就是人为的。

两分钟后,电梯咚的一声卡在了F1和F2的中间停了下来。

随着剧烈的震动声,忽闪忽暗的灯也放弃了挣扎,电梯陷入了一片漆黑。

“大叔......”

黑暗中,慕晚没有听到顾景深的声音,试着喊了一声。

“嗯。”

顾景深回了一声。

听到顾景深的声音,慕晚的心里才稍稍的放下心来。

摸黑掏出手机打开电筒模式,慕晚才发现顾景深半蹲在电梯角落里,眉头紧锁。

看到亮光,顾景深舔了舔唇。

“我手机没有信号,你手机呢?”

拿出自己手机来,顾景深回道:“外面的人发现了,会来救我们的。”

“大叔,你们集团的电梯,也不是那么的安全嘛?”

本来想要活跃下气氛,慕晚说完这话,才发现顾景深的脸色有点难看。

绞着衣袖,慕晚沉默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慕晚发现,电梯里的气温越来越高,她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打湿,甚至,呼吸也有点困难了。

“大叔......”清了清嗓子,慕晚对着顾景深问道:“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的空气好像越来越少了?”

“嗯。”

顾景深应了一声,算是回应。

“大叔你说外面的人会发现我们吗?都过去快四十分钟了,好像都没有人发现我们被困在电梯里了。”

此时的慕晚心里有点急。

一般被困在电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们在电梯里困了四十分钟,都没有人来问。

难道,压根就没有人发现?

忐忑不安的看了顾景深一眼,慕晚想起来豪门那些肮脏的手段。

故作轻松的对着顾景深问道:“那么长时间没有人发现,会不会是大叔得罪了人,所以人家在电梯里做了手脚?”

“如果是这样,你害怕吗?”

顾景深没有回答,而是很认真的问慕晚。

“说不害怕是假的,但大叔是我家的恩人,就算真的出事我也不会做出抛弃大叔的事情来。”

慕晚说的很认真,那瞬间,顾景深突然觉得,有个女朋友似乎也没有那么糟糕。

见顾景深不吭声,慕晚轻咬着唇。

犹豫了几秒钟,才问道:“大叔该不会是觉得我在拍你马屁吧?”

“我信。”

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却让慕晚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开心。

被信任的幸福感从她的心尖燃起,慕晚抓着顾景深的手,眼睛一眨不眨的说道:“大叔,谢谢你愿意相信我,我很开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