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绿了首富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绿了首富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白衣归长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风荷曾经是江氏总裁明媒正娶的妻子,可她却在结婚之后成为了整个豪门的笑话。二人结婚三年,一直没有夫妻之实,外界有人猜测,江大总裁患有隐疾!最终在忍无可忍之后,他们二人分道扬镳。一年后,苏风荷将生下的其中一个孩子送到了江家门口,并且伪造了难产的死亡证明。五年后,本应该在这世上销声匿迹的女人,华丽回归……

主角:苏风荷,江曲垣   更新:2022-07-16 02:5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风荷,江曲垣 的女频言情小说《绿了首富后大佬她又美又飒》,由网络作家“白衣归长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风荷曾经是江氏总裁明媒正娶的妻子,可她却在结婚之后成为了整个豪门的笑话。二人结婚三年,一直没有夫妻之实,外界有人猜测,江大总裁患有隐疾!最终在忍无可忍之后,他们二人分道扬镳。一年后,苏风荷将生下的其中一个孩子送到了江家门口,并且伪造了难产的死亡证明。五年后,本应该在这世上销声匿迹的女人,华丽回归……

《绿了首富后大佬她又美又飒》精彩片段

“离婚吧。”

江曲垣推门而入,把离婚协议书丢在女人面前。

他已经忍无可忍。

从结婚到现在,他们一共见了三面,每一面,苏风荷都给足了他惊喜。

第一面,新婚之夜,她带了两只鸭子,将新房闹得乌烟瘴气。

第二面,是在局子里,她带着野男人出去飚车出了事故,警官打电话让他保释。

这第三面,就是今日……

她花名在外,浪得惊天地泣鬼神,江家和他都容不了这样的女人!

“你认真的?要和我离婚?”

“那你可别后悔,以后哭鼻子来找我。”

苏风荷一双狐狸眼,媚眼横生,似笑非笑拿起协议书看了看。

吱啦……葱白的指尖划过纸面,落在一串数字上停了下来。

“个十百千万……”苏风荷一个一个数了过去,越数便越是心花怒放。

三千万。

苏风荷笑的眉眼弯弯。

而江曲垣那里却是恰恰相反,她越是高兴,他的脸便是越发阴沉。

这女人!!

他咬牙切齿。

他自然是知道苏风荷为什么这般高兴。

景城里谁不知道,苏家大小姐苏风荷是个财迷?

“江总的大手笔果然名不虚传,倒是让我更不舍得离婚了,毕竟做江家的少奶奶,可不止有三千万吧??”

江曲垣脸色微微变了变,不耐烦的扯开衣领,“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

他目光如炬,倒是让苏风荷心底平白漏了一拍。

男人眸子如点墨,面容俊朗,纵使是同当红的小生相比也毫不逊色,一个不小心便轻易陷进去。

长得这么好看,只可惜……

是个GA.Y啊!

苏风荷回想起他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画面,微微哼了一声,转瞬便是恢复成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想离婚,可以。”

“不过……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在这里,添两个零。”

女人戳了戳赔偿金的位置,颇为颐指气使。

好一个狮子大开口!

这女人真敢要!!

江曲垣咬牙切齿,脸色也难看的可怕。

苏风荷到时不以为然,“三个亿而已,江总财大气粗,总不会掏不出来吧?”

她又不傻,江家少奶奶的位置,三个亿她都要少了!!

江曲垣咬紧牙关,眸子落到她手中白纸上的几个大字上面:离婚协议书。

到底,他还是忍了下去。

“第二个条件。”

苏风荷眸子低垂,似有若无闪过一丝失落。

突然,凑到男人跟前……

“你还想要什么?”江曲垣下意识后退一步,眉头紧皱。

苏风荷眸里透出几分狡黠,“江总紧张什么?放心,第二个条件很简单,我亲手调制一杯酒,你喝了就行。”

说着,苏风荷起身进入厨房。

出来时,手上端着一杯鸡尾酒。

“江总可要细细品味,这是我精心调制的,专门用我们两个的名字命名:曲院风荷,就当是祭奠我们失败的婚姻好了……

只要你喝下,我保证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话音才落下,那头江曲垣已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现在,你可以签字了……”

话还没有说完,江曲垣便觉眼前一片漆黑。

这酒有问题!!

可根本不等江曲垣反应他便完全没了意识。

眼见着男人倒地,苏风荷面上的笑意便彻底消失了。

她蹲下来,小手缓缓摸向江曲垣的脸,许久才叹出一口气,“你为什么……喜欢男人呢?”

若非如此,他们也不至于走到这般地步。

可今夜一过,他们也便再没半点关系。

想到这里,苏风荷轻哼一声,小手滑溜溜的向下,将江曲垣的扣子一颗颗解开……

一夜缠棉。

……

江曲垣再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然空无一人,他坐起来,只觉得头疼欲裂。

满床的狼藉足以说明昨天发生了什么,他咬牙切齿,许久才恶狠狠吐出几个字,“苏风荷!!”

她睡了他!?

她竟然敢!

就算是掘地三尺,他也要抓到她!!

而此时的苏风荷正在前往大洋彼岸的游轮上。

靠在甲板的躺椅上,她优雅的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身上的红裙衬得她越发妩媚。

“江曲垣,拜拜了!”


一年后。

黑色的轿车稳稳停在江家门口。

江曲垣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还没有苏风荷的消息?”

助理身子骤然坐直,犹疑半晌才勉强开口,“是我没用,还是没能查到苏小姐的消息……”

江曲垣冷哼一声,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起身下车,管家却是抱着个襁褓餐颤颤巍巍的迎了上来,“先生……有人送来了一个婴儿。”

视线落在粉雕玉琢的婴儿脸上,江曲垣的脸上刹那间结上一层冰霜。

“孩子母亲呢?”他咬着牙,眸里露出凶光。

借精生子?

苏风荷,你好得很!!!

管家抿紧唇,头低下来,“除了这孩子,还有一张苏小姐的死亡证明……”

江曲垣身子一震,不敢相信,“死了?”

管家闷哼一声,面上有些悲戚,将那张死亡证明拿出来。

江曲垣的目光一行行扫过去,最终落在了最后的四个大字上。

难产而死。

除了这四个大字,上面还有苏风荷的遗照。

青肿的脸上没半点血色,一双眸瞪得大大的,透着森然和幽怨。

江曲垣的心咯噔一声,一时之间说不上什么滋味。

到底他还是冷下眸子,将孩子从管家手里接过来,转而便匆匆进了家门。

……

五年后。

魅色KTV。

夜色如墨,一辆血红色跑车疾驰而来,停在门前停车场。

女人纤细雪白的腿从车上踏下,裙摆红艳似火,嚣张至极!

而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五年前已经“死了”的苏风荷。

当年才到大洋彼岸,她便查出怀孕,本打算将孩子打掉,可最后一刻,想到是自己身体内孕育的生命,还是心软了。

没想到的是,最后竟生了三个宝宝,两个哥哥一个妹妹,当时险些被江曲垣的人发现,为了脱身,她才不得不把二宝送了回来,来了一招金蝉脱壳。

想到江曲垣,苏风荷好看的眉都皱紧了!

从十六岁起,她爱了江曲垣五年,甚至为了嫁给他,不择手段!

却没想到在新婚之日撞见他和其他男人苟且!

骗婚的渣男就该死!

要不是她被他的欺骗气怒,也不至于闹出这么多事,故意给他戴了一顶又一顶的“绿帽子”!

她揉了揉太阳穴,走进了班长发来的房间——大学同学聚会。

她刚走进去,一群人直接拥了上来。

“这一定是风荷吧??还是和当年一样,一点都没变呢!!”

“那是!风荷从小就是小美女,现在长大了,还是大美女!”

一群人吵闹着寒暄。

倒也不奇怪,毕竟如今苏风荷在国外也是混出了名堂,都在福布斯上排到了第二,这群人自然是要巴结着的。

直到不知谁说了一句,“今天我们这场子,可不止是风荷这一尊大神过来,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我们上一届的风云学长请了过来!”

大神??

风云学长??

苏风荷不由皱起眉头,心底忽的产生了不好的感觉。

救命!!

这人设怎么那么像江曲垣!?

苏风荷的嘴角不由抽了抽,不管是不是江曲垣,保险起见,她不宜多呆。

想着苏风荷便是不动声色的溜到门边,却未曾想手才碰上门把手,那把手便是自己动了起来。

苏风荷心里直接咯噔一声。

可根本不等她反应,门便一下打开。

出现在门口的,正是江曲垣!

四目相对,苏风荷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要着了起来。

救命!!!

大哥!!装死的事不能怪她啊!若不是当年他就穷追不舍,她也不会想出来那么个馊主意瞒天过海!!

如今被抓了个正着,她彻底完了!

江曲垣面上先是震惊,而后便转为怒意。

好得很!!

他又被苏风荷给耍了!


苏风荷对着江曲垣干笑两声,“真巧,又见面了。”

苏风荷心底只差要卷起一场海啸!

谁来救救她!!

早知道她就不来了!

苏风荷欲哭无泪。

要不是班长说什么有个大业务和她谈一谈,她说什么都不会过来!!

栽在这个阎王爷手里,她根本就是有去无回!!

苏风荷又跟着干笑两声,用包挡着自己的脸,尽量不和眼前的男人对视,“江总,麻烦让一下。”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她还是先走为妙。

说着苏风荷便要从江曲垣身边溜过去。

男人却一把抓住她,手中用力,面上也多了几分阴翳,“我才刚来你就要走,苏风荷,你看不起我?”

苏风荷面上带笑,心底却咬牙切齿。

而一旁看戏的众人也终于反应过来,为首的班长一拍脑门,惊呼出声,“学长和风荷不是结过婚吗?!”

何止是结过婚?

江曲垣都被苏风荷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了。

全国谁不知道,江曲垣生意场上得意,可其实私下里就是个绿毛龟。

一石激起千层浪,此话一出,在场的人脸色全变了。

苏风荷求救的目光时不时投向他们,可他们谁敢动?

江曲垣,景城的商业奇才,不过短短几年的功夫,便是将江家公司做成了业界首位!!

能有这样的成就,除了他本身的资质,还有就是江曲垣的铁血手腕!

杀伐果决,手段狠辣,他们这些人对于江曲垣来说,最多也就是个炮灰,他们哪里敢和江曲垣作对?

众人紧张的吞了吞口水,互相使了个眼色,心有灵犀的默默从苏风荷和江曲垣身边一个接着一个出去了。

最后一个出门的人还不忘贴心的将门关上,“呵呵呵,江总,风荷,你们慢慢聊,慢慢聊……”

门啪嗒一声关上,苏风荷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苏风荷看得愣住,半晌才反应过来。

这群怂货!!怂货!!

房间里很快就只剩下江曲垣和苏风荷两个人。

江曲垣的眸中带着几分厉色,牢牢盯着眼前的苏风荷,似是下一秒将她生吞活剥。

苏风荷硬着头皮轻咳一声,走到桌前,笑盈盈的给江曲垣倒了杯酒,“江曲垣,从前的事情,我承认是我有错,可一日夫妻百日恩,喝了这杯酒,你把我当个屁给放了。”

江曲垣看着她手中的杯子冷笑出声,“你倒得酒,我还能喝吗?”

话音落下,苏风荷便更觉头皮发麻。

妈的!她怎么把这桩事给忘了!!

当年若不是江曲垣喝了她倒得酒,她也不会成功借精生子。

苏风荷缩了缩脖子,和鹌鹑一般没半点脾气,讪讪开口,“既然你不肯喝我敬的酒,那我就自罚三杯。”

说着便是接连三杯酒下肚,精致的面上现出酡红。

可下一秒,苏风荷便是使出了跑八百米的劲头直直往门口跑去!

江曲垣早有防范,在苏风荷才开始动身的时候一把将她按在了沙发上。

男人手上用力,牙关也紧紧咬着,每一个字都在苏风荷心里敲出声音,“苏风荷!你还想跑?”

苏风荷委屈的向后缩,“当年的事你还生气?大不了你睡回来!!我赔你十次!!”

这一次,江曲垣彻底被激怒了!

赤红的眸锐利,大手狠狠钳住苏风荷的喉咙,“苏风荷!你找死!!”

都到这种地步了,她还在说这种话。

话音才落,下一秒香气袭来,紧跟着的便是苏风荷柔软的唇覆上来。

江曲垣身子顿住。

苏风荷……把他强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