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小狼狗他太甜了

小狼狗他太甜了

暮小涯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所有人都知道程落对男友江晨死心塌地,没有人会想到,未来的某一天,她会当着所有人的面,“绿”了江晨。她终于学会了放过自己,放过他,既然明知道他的心里住着其他人,倒不如成全他,留给自己最后的尊严。直到程落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宁梓凡,她才知道,现在的日子有多香……

主角:程落,宁梓凡   更新:2022-07-16 03: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落,宁梓凡 的女频言情小说《小狼狗他太甜了》,由网络作家“暮小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所有人都知道程落对男友江晨死心塌地,没有人会想到,未来的某一天,她会当着所有人的面,“绿”了江晨。她终于学会了放过自己,放过他,既然明知道他的心里住着其他人,倒不如成全他,留给自己最后的尊严。直到程落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宁梓凡,她才知道,现在的日子有多香……

《小狼狗他太甜了》精彩片段

1

昨天下午,困扰了我半个月的智齿突然疼地更厉害了,我打电话给男友江晨,想让他陪我去医院看看,可是他说他公司要加班,就挂了我的电话。

我捂着腮帮子自己去了省一院挂号,却远远地撞见江晨扶着病弱的林若兮在挂号,挂完号还是江晨付的款。

我一路跟着他们,直到他们进了妇产科。

我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心情,只是觉得俩人在候诊大厅里讲的那些温言软语,有些刺耳。

前天林若兮刚发朋友圈说回国,昨天本该在公司加班的江晨就和他的前任「加」到了医院的妇产科。

我静静地看着,并不想上前去问林若兮得的什么病,也不想问江晨为什么来医院「加班」。

三年的相处足够我了解江晨,也足够我了解林若兮在江晨心中的位置。

我可以确定他没有背叛我,一如我确定,不管三年我为他付出多少,他始终不爱我这个事实一样。

我揉烂了手里的挂号单,然后买了两打啤酒,去了闺蜜宁梓玲家。

牙疼的厉害,心里也难受的厉害。

不是因为江晨不爱我,而是因为江晨明明不爱我,却故作慈悲地「感激」我的付出,而跟我在一起三年。

他一直给我希望,让我以为我可以「感化」他,却又不给我走进他心里的机会,让我在这场维持三年的拉锯战中,让我一直顶着他女朋友的名义,却一直旁观他和林若兮的爱情,像个傻子一样。

2

第二天,我头疼又牙疼地被宁梓玲摇醒了。

「落落,你看大学群!江晨晚上说他要请客,这狗日的说他要给林若兮接风!」

「不是,这狗日的拿你当女朋友了吗?他身为你男朋友,完全不顾你的感受,反而去舔一个已婚妇女,他这是恶心谁呢?」

她气愤半晌后,担心的问我:「落落,你要去吗?好多同学都说要去,怪难堪的……」

「明明有错的是江晨,为什么我要难堪?」我忍不住问道。

「落落,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担心……」宁梓玲着急地解释着。

我知道她是担心我难受,但我还是觉得有点讽刺。

因为了解我和江晨故事的人,下意识的第一感受是觉得我丢脸。

多讽刺啊!

明明做错事的是江晨和林若兮,可他们一个人在大学同学群说要为旧爱接风请客,一个晒了朋友圈,说「谢谢你一直在这里。」

仿佛他们俩才是真爱,而我却像是破坏王子和公主爱情的巫婆!

3

我到底还是去了同学会,因为我打电话想跟他谈林若兮的事,他挂了我电话。

找不到他的人,我只能去他请客的地方堵人。

进入包房的时候,久违的老同学们不吝文字地恭维着我,分不清真假。

而江晨在看到我的时候,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却是烦躁,并无愧疚。

以前被他这样看,我还会难受,到现在似乎已经疼到麻木了,只是看着他身上穿的衣服有些碍眼。

他身上穿的竟然还是昨天出门时那一身,原来他昨天到现在也一直没回过家……

但他要见林若兮,那么多衣服不穿,为什么非要穿这件黑色暗纹的衬衣?就因为我说他穿黑色的衬衣肯定招小姑娘吗?

他是不是忘了,这衬衣是我一年前买给他的?

他穿着我买的衬衣去抱林若兮的时候,不觉得膈应吗?

就在我走神的时候,林若兮突然站起来,对我举起了酒杯,「落落,我敬你一杯。」

我凝眸郁闷地看向林若兮,我和江晨还没分,她就已经这么迫不及待了?

但我倒了酒,跟她碰了杯,「好啊!林若兮,你在美国结婚,一直没机会祝福你,咱俩喝一个,祝你跟外国老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我就是故意给她难堪的,从她去医院的举动,到她对江晨的态度,我都猜得到她可能离婚了。

果然,林若兮原本得意的脸狠狠一变。

江晨见了,也脸色难看地站起来冲我呵斥,「程落!」

「江晨你着急什么啊,林若兮在美国注册结婚了,落落说的哪句话不对?难不成林若兮还离婚了吗?」宁梓玲知道江晨和林若兮昨天去医院的事,故意配合我,心照不宣地帮我刺着他们。

包厢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林若兮身上,一副探究竟的样子。

林若兮的小脸更加白了,江晨心疼的不行,拉着林若兮离开了包厢。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有点想笑,果然我和林若兮发生冲突,江晨守护的是林若兮。

宁梓玲在我身边坐下来,将纸巾盒拿了过来,很是温柔地拍着我的背,一副「你想哭就哭吧,有我在」的样子。

我无奈地冲她笑了笑,虽然眼眶很酸,但我哭不出来。

也许这三年里失望太多次了,三年前为爱孤勇的那一腔热火,已经被江晨挥霍殆尽,分文不剩了。

深吸了一口气,我给江晨发短信,「我想和你谈谈林若兮的事,我不喜欢当着别人的面撕扯自己的感情,如果你不想谈,那我们默认分手吧。」


4

江晨没回我短信,许久之后,还和眼圈红红的林若兮一起回来的。

他回来后,也没再提一句刚刚的事,就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是殷勤地照顾着不时捂一下肚子的林若兮,仿佛已经默认了我们分手的事实。

嗯,挺好!

饭后,江晨又化作贴心骑士,跟大家交待:「若兮刚回国没车,我送她回去。」

在场的人听了,都笑而不语地看着我,看我的眼神像看一场笑话。

我捏了捏手心,正打算和大家讲已经跟江晨分手的事,身后就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

「落落?」

我扭头,却看到一个高挺帅气的大男生背着单肩包,步伐轻盈地朝我这边跑来。

他跑到我面前后,先是从包里拿出件夹克,不由分说地披到了我身上。

跟着他又殷勤地接过我手里的包,故作熟练地拉开我的手包,从包里找到我的车钥匙,用带着不满的关怀语气对我埋怨道。

「你知道你现在的模样多引人犯罪吗?以后不许在外人面前喝酒!」

酸溜溜的醋味儿引得在场的人都投来探寻的目光。

我探寻地看向宁梓玲,却见她冲我挤眉弄眼,跟着也惊呼起来,「落落,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找了这么帅的男朋友,竟然都不告诉我,他可比江晨帅多了!」

听着宁梓玲的话,我心头一阵无语。

什么不告诉,怎么回事你不清楚吗?

我正打算挣脱大男孩的怀抱,却见陪在林若兮身边的江晨脸黑成了炭,跟着脚步往我这边偏了过来。

但林若兮抱住胳膊「嘶」了一声,江晨的目光就又被吸引了过去,然后贴心地脱下身上的风衣披到了林若兮身上。

娴熟的动作仿佛是对我过去三年的嘲笑,我摇了摇头,跟着放下了打算推开男孩的手,跟着男孩上了车。

5

「落落姐,刚刚不好意思了。」

上了车,男孩低音炮般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

他叫宁梓凡,是宁梓玲的亲弟弟。

只不过他比我小四岁,如今还是个大四的在校生。

因为年龄差距太大,我们一直不熟,我倒是听宁梓玲提过他留在本市读书,但没想到宁梓玲竟然会把他叫出来救场。

「什么不好意思,今天该我谢谢你啊。」我跟宁梓凡道着谢。

「谢什么,落落姐……」

他的声音本就低沉,后面的声音又越讲越小,具体说的什么,我没听清。

片刻后,他红着脸问我:「那咱们现在去哪,我要把你送到我姐那儿吗?」

我摇了摇头,「不,去江心景苑。」

宁梓凡疑惑地看着我,眼神中似乎也有类似于宁梓玲的那种恨铁不成钢,帅气的脸跟着绷了起来,但他什么也没问。

「我是去收拾东西的。」我解释道。

「这样啊,那我可以开着火箭去!」他突然弯起了嘴角,然后车子就像箭一样飞了出去。

路上,宁梓玲给我发了消息——

「落落,你不知道,你跟我弟走了以后,班上同学都问我「你是不是和江晨分手了」,我说我不知道啊,让他们问江晨去,然后江晨被他们问的脸都绿了,活该!」

看完宁梓玲的消息,我又看了看江晨安静的聊天框,突然觉得江晨可真狠啊!

三年前林若兮甩了他,跑到国外结婚,他为了林若兮痛不欲生,天天喝酒买醉,三次被送进了医院。

当时我心疼的要命,怕他再出事,我强势地搬进他的房子,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后来我顺理成章地从室友变成了女友。

而今林若兮回来了,他连句分手的交待都不给我,就把我甩了。

也是,在一起时,我问他要不要做我男朋友,他只是扑倒了我,压根没有答应,提分手时当然不需要对我交待了。

6

到了江心景苑,我迅速收拾了自己的东西。

推着行李箱下楼时,我将一大包垃圾丢进了楼下的垃圾桶,然后头也不回地再次坐上了宁梓凡的车。

我和宁梓玲打过招呼,说要搬到她那儿,她做二房东租了间两居室,之前和她合租的室友上个月搬走了,另一间卧室正在招租,我打算帮她分担一部分房租。

江晨是第二天打来电话的,原来他昨晚又和林若兮待了一夜。

他问我,「程落,若兮现在刚回国没地方住,我想让她先住我们隔壁。你去哪了?赶紧回来把房间收拾下。」

程落?若兮?

还让林若兮搬到我和他同居的房子里住,让我给林若兮收拾房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